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现风

1765浏览    396参与
黛婳子

【星亦摘星·Peanut生贺】二十五年前,你偶降人间

从去年到今年,拖拖拉拉总算写好了!期间歌手甚至都催了我三次hhh接下来会投入制作,2.3当天发。

花生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摘星的诗人。可诗人不知道,他本就诞生自群海盈波、星辉浩繁。

歌曲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见谅。


——


二十五年前,你偶降人间


——2022/02/03Peanut选手生贺曲


填词:黛婳

选曲:连诗雅-《到此为止》


【文案】


这时代虚幻又复杂,庞然却也藏匿浪漫。


——《月亮幻想症》


【唱词】


二十五年前某一道,闪电偶...

从去年到今年,拖拖拉拉总算写好了!期间歌手甚至都催了我三次hhh接下来会投入制作,2.3当天发。

花生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摘星的诗人。可诗人不知道,他本就诞生自群海盈波、星辉浩繁。

歌曲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见谅。


——


二十五年前,你偶降人间

 

——2022/02/03Peanut选手生贺曲

 

填词:黛婳

选曲:连诗雅-《到此为止》

 

 

【文案】

 

这时代虚幻又复杂,庞然却也藏匿浪漫。

 

——《月亮幻想症》

 

【唱词】

 

二十五年前某一道,闪电偶降人间

峡湾的彼端,静默中轰然迸散

溅落开星屑,埋下题序,以你名落款

此后许多年它,便照彻匝地,惊艳的诗篇

 

这一首读来动魄也难免

涌自伤痕,或衔笑唇间[1]

就让如歌亦如烟,桩桩件件,落定在前个章节

 

抱几回憾

也沐过春风,和几场滂沱的完满

我知你曾回看,再逐一将其,收藏妥善

 

-

 

若言及风发意气,总不乏谁语带怀缅

说粲然那夜,万众嚣喧犹在耳畔

岁月也确未,于你颊侧眉边多作盘桓

皆因有如炬一念,长久蕴蓄,在少年瞳间

 

于是爱得以栖居你指端

渐次分化锋锐与柔软

萤焰流光般浩繁,纷至沓来,将每页诗扉盈满

 

托出合盘

是“我曾抱憾,也沐过淡银色完满”

去日收藏妥善,再转过身把,来日畅谈

 

-

 

纵然这时代复杂虚幻,你是我于庞然间

要寻那一点,藏匿的浪漫[2]

 

那么就让爱栖居你指端

渐次分化锋锐与柔软

萤焰流光般浩繁,纷至沓来,将每页诗扉盈满

 

偶尔翻看

是“抱憾二三,也期盼下一场完满”

去日收藏妥善,再把来日畅谈

 

每一则“去日”同“来日”联翩

详撰成手稿二十五页

意蕴枯淡或轰烈,向来并非,供他人翻拣指点

 

至第七年

诗人另起一篇将浩繁浪漫状写

读来还觉热烈,因遣词真切,一如初见

 

——星降落的瞬间

 

 

 

谨以此歌,祝Peanut选手生日快乐。

星亦摘星,望今年得偿所愿。

遥祝冬安。

2022年1月13日18:38:58

 

 

 

【注释】

[1]纪伯伦:“诗不是表达某种见解,它是从流血的伤口或微笑的唇间涌出的一首歌。”

[2]同文案。


黛婳子

【致少年】总而言之,那些在时间洪流里走失的人们

存档。

暂不开放一切授权,感谢。

写给竞竞世界我嗑过爱过见证过的意难平们,创灵有点琐碎就放评论里了。


——


总而言之,那些在时间洪流里走失的人们


词:黛婳

曲:不方便的真相


八十迈世界惯常无情

要借场雪崩,真相才得窥万一

若能望穿后事,当年人会否庆幸

共沐在鲜衣怒马年纪


十几岁说过信过“命中注定”

到二十出头,情随事迁总该清醒

毕竟也并非没见证多年相契

过一日再逢只称“故侣”


若问是否曾有张面孔

自梦里招摇过市,有几人敢回应?

抑或将答案理所当然推诿给时间,与“那夜雨太淋漓”?...


存档。

暂不开放一切授权,感谢。

写给竞竞世界我嗑过爱过见证过的意难平们,创灵有点琐碎就放评论里了。


——


总而言之,那些在时间洪流里走失的人们

 

词:黛婳

曲:不方便的真相

 

八十迈世界惯常无情

要借场雪崩,真相才得窥万一

若能望穿后事,当年人会否庆幸

共沐在鲜衣怒马年纪

 

十几岁说过信过“命中注定”

到二十出头,情随事迁总该清醒

毕竟也并非没见证多年相契

过一日再逢只称“故侣”

 

若问是否曾有张面孔

自梦里招摇过市,有几人敢回应?

抑或将答案理所当然推诿给时间,与“那夜雨太淋漓”?

 

费了些年醒悟,从来没规定

说既然是并肩为王的,就合该做一辈子密侣

可少年人总过度自信,坐拥着鲜花着锦

要诠释何为“命定”

 

偏要到大厦将倾好梦将醒

终于舍却了一地曾经,放任它们下落不明

此后无非,各有际遇

至于旁人风传的部分,说到底没谁伤天害理

 

-

 

或许吧也真动过凡心

爱一见钟情,爱所谓万中独一

谁教那时年幼,还轻信浪漫传奇

自诩已将之解读分明

 

是五月人海如潮我望向你

太容易撞进,一双点墨瞳如明镜

怪气氛得宜才误将漫天灯炬

充作了眼底我的身影

 

可若人世间所谓“走失”

大多都是彻寒一日、也酿冻三尺

为何轮到我就要是无可奈何、是沦为谈资的朱砂痣?

 

费了些年醒悟,从来没规定

说既然是要并肩为王,就该当做一辈子密侣

可少年人总过度天真,仰仗着气盛年轻

妄图将时间穷尽

 

偏要到现实淋漓将人打醒

才肯收拾了一地曾经,各挣身出走新天地

连道别都,含混至极

大抵我们夸下海口时,也未预料到会有如今

 

-

 

费过几年醒悟,从来没规定

说但凡并肩为王过的,就该当做一辈子密侣

遑论我们连相拥称庆,都未能真正触及

便只配惨淡结局

 

人皆有过头破血流的孤勇

只一回足够刻骨铭心,下半生就敬谢不敏

前缘如续,容我婉拒

从那后片晌相交无妨,要再长久同行便不必

 

而若你其实,同我一般

凌晨梦醒仍心悸莫名,道“借过”时告知便不必


映羽

只剩下雨

词:映羽

漫无目的 随意播的电视剧
散落一地 脚边空的啤酒瓶
滴答滴滴 时间在滴答滴滴
却唯独弄丢了 你声音

只剩下 我一个人 回忆情绪
在稀薄的空气里 老去
用尽了 所有力气
才明白 再也没有你

你离开的那天 突然下起了 一场雨
我站在原地安静 看着你的背影 离我远去
直到最后 你的脚步 也未迟疑
走出了我爱的风景 再也看不清

挽留你的讯息 在手机里 亮了又熄
却没有勇气发出去 只等到没电 自动关机
故事结局 最后...

词:映羽

漫无目的 随意播的电视剧
散落一地 脚边空的啤酒瓶
滴答滴滴 时间在滴答滴滴
却唯独弄丢了 你声音

只剩下 我一个人 回忆情绪
在稀薄的空气里 老去
用尽了 所有力气
才明白 再也没有你

你离开的那天 突然下起了 一场雨
我站在原地安静 看着你的背影 离我远去
直到最后 你的脚步 也未迟疑
走出了我爱的风景 再也看不清

挽留你的讯息 在手机里 亮了又熄
却没有勇气发出去 只等到没电 自动关机
故事结局 最后已经 等不到 什么结局
从此在我的世界里 只剩下了雨

# 阿羽の絮絮叨叨
是个发布上架后可以解禁的约稿!【应该可以吧……?

映羽

少女恋诗

词:映羽

风吹过 摇晃的风铃
像是我 不定的心情
从时间和 手指间缝隙
飘过的云 也有些忧郁
“何时会天晴?”

要如何路过你 最喜欢的风景
练习了很久的 表情
要如何靠近你 地球的引力
“还是勇气?”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M——

风吹过 在街角回音
像是我 失散的情绪
快融化的 ...

词:映羽

风吹过 摇晃的风铃
像是我 不定的心情
从时间和 手指间缝隙
飘过的云 也有些忧郁
“何时会天晴?”

要如何路过你 最喜欢的风景
练习了很久的 表情
要如何靠近你 地球的引力
“还是勇气?”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M——

风吹过 在街角回音
像是我 失散的情绪
快融化的 奶茶冰淇淋
跌落乌云 灰色的天气
“何时会天晴?”

要如何路过你 最喜欢的风景
练习了很久的 表情
要如何靠近你 地球的引力
“还是勇气?”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 阿羽の絮絮叨叨
是个约稿!老阿姨强行少女小清新了一把2333

傅忘川

现风海报丨赛博朋克丨路过苍穹

现风海报丨赛博朋克丨路过苍穹

清漪澜歌
冬日站台 - WOVOP

冬日站台【HBto叶平新】


文案:

或许是某个雪夜,我们在人群中跌跌撞撞地行。

而后在某个街角,邂逅了你。

那一刻我知道,天晴了。

天空中仍雾霾霾 电车停靠冬日站台

听小贩沿街叫卖 整理穿搭设计自拍

我凝望窗户以外 雪花和大地相爱

棉花糖拉扯下来 几团绵绵云彩?


车载音响打开 恰好播至哪个电台

少女和碎花裙摆 去年夏天依旧缅怀

习题册尚未做完 答案总涂涂改改  

遐想未命名冬日 描绘何种色彩


凛冽的风驱散黑夜 与世间的阴霾

不理会他人肆意揣度 ...

冬日站台【HBto叶平新】


文案:

或许是某个雪夜,我们在人群中跌跌撞撞地行。

而后在某个街角,邂逅了你。

那一刻我知道,天晴了。

天空中仍雾霾霾 电车停靠冬日站台

听小贩沿街叫卖 整理穿搭设计自拍

我凝望窗户以外 雪花和大地相爱

棉花糖拉扯下来 几团绵绵云彩?


车载音响打开 恰好播至哪个电台

少女和碎花裙摆 去年夏天依旧缅怀

习题册尚未做完 答案总涂涂改改  

遐想未命名冬日 描绘何种色彩


凛冽的风驱散黑夜 与世间的阴霾

不理会他人肆意揣度 是眼界太狭隘

是谁啊 贪恋几分不期而遇温暖

沙漠飞行员 他心里住着某个小孩


跌跌撞撞一路行来 即便微如尘埃

饮冰十载初心未改 任岁月的编排

不冻的港 飞鸟与海 从来值得期待

是雪落处静默无声 最纯粹的留白


平凡夜晚 人群散去 橱窗之前 徘徊

轻轨站外 灯火阑珊 是否最好 时代 


车载音响打开 恰好播至哪个电台

少女和碎花裙摆 去年夏天依旧缅怀

习题册尚未做完 答案总涂涂改改  

遐想未命名冬日 描绘何种色彩


凛冽的风驱散黑夜 与世间的阴霾

不理会他人肆意揣度 是眼界太狭隘

是谁啊 贪恋几分不期而遇温暖

沙漠飞行员 他心里住着某个小孩


跌跌撞撞一路行来 即便微如尘埃

饮冰十载初心未改 任岁月的编排

不冻的港 飞鸟与海 从来值得期待

是雪落处静默无声 最纯粹的留白


跌跌撞撞一路行来 即便微如尘埃

饮冰十载初心未改 任岁月的编排

不冻的港 飞鸟与海 从来值得期待

是雪落处静默无声 最纯粹的留白

惯看春风.

年终总结/2021


一言以蔽之:告别[将饮],遇见[春和]🌿


Design by @昔年书寒窗 啾咪窗窗

年终总结/2021


一言以蔽之:告别[将饮],遇见[春和]🌿


Design by @昔年书寒窗 啾咪窗窗

清漪澜歌
Perfume - Lemon.橘猫

七宗罪傲慢词作卡!震惊!当代不精致女大学生安利香水背后的原因竟然是……(?)同时也要感谢猫猫宝贝带我玩!

七宗罪傲慢词作卡!震惊!当代不精致女大学生安利香水背后的原因竟然是……(?)同时也要感谢猫猫宝贝带我玩!

黛婳子

【致少年】致我们未曾相干的一生

歌曲正在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感谢。


——


【致少年】致我们未曾相干的一生

(又名:竞女你1202年还不跑路简直是活该)


填词:黛婳

选曲:区文诗-《不只爱情》


怎么立过多少遍誓要一刀两断

临赛前当晚,还坐立难安

忍不住将各式自媒体取了又关

自我哄骗是,我只冷眼旁观


打孩提起就被教导殷切

凡事过犹不及,切记沉湎

可偌大时代你偏将谁当怀撞见

从此走失在幕外台前


你翻阅他许多,藉藉无名时刻,夜以继日、自我磋磨

做的每次抉择,是新机遇,或再蹉跎?

纵然初露锋芒,不敢过分快乐,怕将气运太早挥霍...

歌曲正在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感谢。


——


【致少年】致我们未曾相干的一生

(又名:竞女你1202年还不跑路简直是活该)

 

填词:黛婳

选曲:区文诗-《不只爱情》

 

怎么立过多少遍誓要一刀两断

临赛前当晚,还坐立难安

忍不住将各式自媒体取了又关

自我哄骗是,我只冷眼旁观

 

打孩提起就被教导殷切

凡事过犹不及,切记沉湎

可偌大时代你偏将谁当怀撞见

从此走失在幕外台前

 

你翻阅他许多,藉藉无名时刻,夜以继日、自我磋磨

做的每次抉择,是新机遇,或再蹉跎?

纵然初露锋芒,不敢过分快乐,怕将气运太早挥霍

若将心魔力克,便已半生难得

 

-

 

…人终有挥手作别的一刻

你最后次为他彻夜枯坐

将悉心整理的回忆,安放在铁盒

——一把作废票根,然后呢?

 

你见证他许多,胜或败的时刻,狂澜既倒、以命相搏

他掩面的动作,是喜极或,切肤痛彻?

纵然一夜功成,不敢过分快乐,怕将份额太早挥霍

若共赴过滂沱[1],更够毕生铭刻

 

可岁月倏忽过,不如意总居多,是台前人垂睫沉默

将幕外观者的,泪腺一并,大肆招惹

纵千万里相隔,陪他哭过笑过,其实此生未相干过

…便不必追问我,那几年可值得

 

 

 

遥祝冬安。

2021年11月21日17:23:24

 

-

 

[1]滂沱:金色(或者其他什么颜色)的雨。


黛婳子

【水花兄弟】致下个未知数年

一些文艺复兴...2021年了我又在搞水花,2021年了我终于可以搞水花!阿汤圣诞冲冲冲,真的太久没看到俩人一起打球了T.T

歌曲正在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 感谢。


——


【水花兄弟】致下个未知数年


填词:黛婳

选曲:松下优也-《See You》


*通篇Stephen视角第二人称。


【文案】


“从此,我就沉浸于大海的诗(Et dès lors, je me suisbaigné dans le Poème)。”


——阿瑟·...

一些文艺复兴...2021年了我又在搞水花,2021年了我终于可以搞水花!阿汤圣诞冲冲冲,真的太久没看到俩人一起打球了T.T

歌曲正在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 感谢。


——


【水花兄弟】致下个未知数年

 

填词:黛婳

选曲:松下优也-《See You》


 

*通篇Stephen视角第二人称。

 

【文案】

 

“从此,我就沉浸于大海的诗(Et dès lors, je me suisbaigné dans le Poème)。”

 

——阿瑟·兰波《醉舟》(Le Bateau ivre)

 

【唱词】

 

唯有一二三番,香槟泡沫没过眉睫[1]

窥破这段无言,和背后万语千言

左胸的搏动在,对视瞬间沸反盈天:

「——一起吗我的勇士[2]?」

「——向下个未知数年。」

 

若逃至湾区边沿,若纵容海风交结

思绪漫延,随潮涨落:“浪掏岁月,流金毕现[3]”

只数语,便足以概括这十年

 

若一道弧线能教整座城市疯癫

两滴水澎湃成海,便足以,令世界坍陷

是否那支箭,似冰层破面

让肇事者们,曾有一刹神驰目眩

射落烈日,也贯穿心尖

 

-

 

聚光灯似海绵,饱蘸汗泪、溢美与少年

多少惊才绝艳,到最后淹没其间

而有人沿循命线,施施然踱至你身边[4]

最初对视那一眼,就足将万籁封缄

 

便逃至湾区边沿,便纵容海风交结

思绪漫延:“流金岁月,次第兑现”

纵累牍连篇,怎够概括他同你这十年?

 

于是你也摊开年鉴,精挑细拣

企图寻得只语片言,奉为前半生代言

翻阅至尾页,未得偿所愿

合书起身间,却不慎将过往打掀

一滴水,便晕渲成落款

 

水花飞溅,金色海浪泛溢每条城街

你不经意间,也曾共他衔过,同一支烟

于烟圈散尽前便算,已将某一生都共度完

回神后再万众狂欢下低谈,前路的漫漫亦灿灿

 

 

大抵多年后,当往来者仰瞻堂殿[5]

见你如许辉光,他亦如常,列席在身边

却总抵不过,汗打湿眼睫

的每个瞬间,如鲜花烈火走一遍

再潋滟,也须得是他同你并肩

 

一晃十年,完满与遗憾,其实都不必,旁人置言

他们已占据传奇上半页,而故事未完结

“时间容不得,人无法无天

也未对你我,网开一面,可那又如何?”

滴水仍,腾沸成熔岩

 

——向下个,未知的数年

 

 

 

2021年11月17日11:59:13

 

-

 

【注释】

[1]唯有…没过眉睫:水花率队于14-15、16-17和17-18三度夺得赛季总冠军。

[2]我的勇士:金州勇士队(GoldenState Warriors),两人自各自进入联盟起(2009/2011),迄今为止一直效力于此,已经十年。

[3]浪掏岁月,流金毕现:金州勇士队位于旧金山市,这座城市曾于19世纪中叶在淘金热中迅速发展,也因此得名;也指球队和球员的经历。

[4]施施然踱至你身边:2009年NBA选秀,Stephen Curry以首轮第七顺位被金州勇士选中;两年后,第十一顺位Klay Thompson成为他的新队友,自此再未改变。

[5]当往来者仰瞻堂殿:指NBA名人堂。


黛婳子

【落池】放生星星的人

已得作者授权,月末当叶钦生贺发。

歌曲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见谅。


——


放生星星的人


——《落池》原创同人曲


原著:余酲《落池》

策划/演唱:江白

作词:黛婳


【文案】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要前往的方向。你在哪里,我就落在哪里。”


【唱词】


A1

一枚碎瓷片,能折射出几分从前?

——血渗过指间,沿谁掌纹恣意蜿蜒

静默跌散时,听来竟似,银簪划地为堑

交岔的命线,那夜后各自撰写


B1

…岁月不留情面,向来不吝啬嘲诘:

教他年少骄纵所驱,犯...

已得作者授权,月末当叶钦生贺发。

歌曲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见谅。


——


放生星星的人

 

——《落池》原创同人曲

 

原著:余酲《落池》

策划/演唱:江白

作词:黛婳

 

【文案】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要前往的方向。你在哪里,我就落在哪里。”

 

【唱词】

 

A1

一枚碎瓷片,能折射出几分从前?

——血渗过指间,沿谁掌纹恣意蜿蜒

静默跌散时,听来竟似,银簪划地为堑

交岔的命线,那夜后各自撰写

 

B1

…岁月不留情面,向来不吝啬嘲诘:

教他年少骄纵所驱,犯下的罪愆

分据大洋两岸,辗转数千日夜

却猝然照面在,如今一桌落魄席间

 

C1

原来,星星真会散落在冬夜

就如多年前,他唇齿边

太轻易念出,某一句天真也,残忍的誓约

 

每每,放生星星的人欲回看

时间只冷血,推他向前

至再抬眼,撞进久别新遇的春天

 

-

 

B2

…岁月网开一面,这故事得以续写:

教他悉数偿还年少犯过的罪愆

分据大洋两岸,辗转数千日夜

照面时才发觉,终学不会对爱决绝

 

C2

曾经,星星一度散落在冬夜

就如他掷出,那方素戒

也圈拢不住,金鳞不会终生,豢养在池间

 

放生星星的人曾声嘶力竭

也渐渐在时间前哑言

可左心处,仍多执拗地沸反盈天

 

C3

所幸,星星再度占据了冬夜

向春夏秋天,次第漫延

太淋漓“从前”,被恋人往后的,每个吻封缄

 

于是,放生星星的人才放胆

重蹈多年前,他随口念

过的誓约:“我愿落在你怀间摇曳[1]”

 

 

 

遥祝冬安。

2021年11月16日16:41:05

 

-

 

【注释】

[1]我愿落在你怀间摇曳:灵感源自第85章结尾,即文案。


黛婳子

【致少年】我曾度一生在须臾间

又名:本人搞竞rps之一些扯淡的思维发散

埋了嗑(or嗑过)的一些cp进去:“凡心”是壳花,“改变”是驼妹,“思念”是天卓,“山谷”“深渊”指向就太明显了。舅夜的“时间”、翔松的“陪伴”没明着塞进去,不过写完一看全篇处处留痕,也就罢了。

歌曲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见谅。


——


【致少年】我曾度一生在须臾间


填词:黛婳

选曲:吴雨霏-《告白》


【文案】


“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已将这一生都度过了?”

“…请不必回答我;请不必,教我知道你的答案。”


【唱词】


在旁人口舌里,热恋整...

又名:本人搞竞rps之一些扯淡的思维发散

埋了嗑(or嗑过)的一些cp进去:“凡心”是壳花,“改变”是驼妹,“思念”是天卓,“山谷”“深渊”指向就太明显了。舅夜的“时间”、翔松的“陪伴”没明着塞进去,不过写完一看全篇处处留痕,也就罢了。

歌曲制作中,暂不开放一切授权,见谅。


——


【致少年】我曾度一生在须臾间

 

填词:黛婳

选曲:吴雨霏-《告白》

 

【文案】

 

“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已将这一生都度过了?”

“…请不必回答我;请不必,教我知道你的答案。”

 

【唱词】

 

在旁人口舌里,热恋整个世纪

叫嚣所谓,“浪漫至死不渝”

一时眼神相抵,或捉过他,半刻手臂

便似轰动,满城流言蜚语

 

多数场合只揭过、不予置评,纵容万众惊疑

质问:“你竟为谁,动过一颗凡心?”

 

也曾度一生在须臾间,那片刻当事者只秘而不宣

却反在事后口口声声,高谈阔论说改变、说思念

所有坦言或无言,算来究竟是,少年骗过世界

…还是世界,轻易将他哄骗?

 

-

 

都赌咒发誓我,与某君相爱过

可若将眼蒙了,再探手向

回忆铁盒摸索,怎么半生走过

连张印有你名的,票根也未得?

 

真有过那么错觉片刻,是“我在须臾间将此生度过”

可错觉似流萤不易捉,强行拢在手也不得久活

似我轶闻里为他将山谷或,深渊都跋涉

而现实则至多不过,一个转身,南辕北辙

 

做过最无用抉择,是遑论看破与说破

多年后,统统不明下落

 

-

 

传言“度一生在须臾间”,那瞬息其实谁都未及察觉

不慎打掀旧物,才顿悟何谓,疼痛都要来得晚些

以为丰盈却原来空空如也

…是你骗过世界,它便也报复一般将你,哄骗

 

 

 

遥祝冬安。

2021年11月19日21:48:08


惯看春风.

八百年上线一次的咸鱼饮

八百年上线一次的咸鱼饮

折戟不沉沙
客单‖环游昼 ⑧月的稿了,除个...

客单‖环游昼


⑧月的稿了,除个草。

客单‖环游昼


⑧月的稿了,除个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