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现风填词

124浏览    22参与
映羽

二十七岁才开始叛逆期

词:映羽

[D1] 
二十七岁才开始的 叛逆期
是不是有些突然 还有些 莫名
喝着黑咖啡 混搅着 劣质的糖精
就这样绞进 时间黑洞里 它没有底

[A1] 
又是一天 时针指向一 却假装漠不关心
凌晨四点的天明见过 也没有什么稀奇
手指敲着PPT 屏幕里 表情也变僵硬
直到敲下最后一句 才终于 叹了口气

[B1] 
没有关系 全部都没有关系
别搞得太过悲情 闭眼顺从着阶级
但偶尔也会想着 为何 人不能像个机器
能够重启...

词:映羽

[D1] 
二十七岁才开始的 叛逆期
是不是有些突然 还有些 莫名
喝着黑咖啡 混搅着 劣质的糖精
就这样绞进 时间黑洞里 它没有底

[A1] 
又是一天 时针指向一 却假装漠不关心
凌晨四点的天明见过 也没有什么稀奇
手指敲着PPT 屏幕里 表情也变僵硬
直到敲下最后一句 才终于 叹了口气

[B1] 
没有关系 全部都没有关系
别搞得太过悲情 闭眼顺从着阶级
但偶尔也会想着 为何 人不能像个机器
能够重启 能够一键删除 所有悲喜

[C1] 
屏幕上的 字体 逐渐模糊成 蚂蚁
排着队形 原地 旋转着 不停 不停 
要到什么 时候 灵魂才能得到 喘息
也曾想过 要放弃 却无法 逃离 肉体

—M—

[D1] 
二十七岁才开始的 叛逆期
是不是有些突然 还有些 莫名
喝着黑咖啡 混搅着 劣质的糖精
就这样绞进 时间黑洞里 它没有底

[A2] 
老板他说 时间会有的 要努力去挤一挤
在罐头装的地铁箱里 被挤成沙丁鱼
九九六穿梭零零七 慢慢失意立体前屈
被驯化的 灵魂也终于 卷起自己

[B2] 
一遍一遍 写下了辞职的信
然后再一遍一遍 丢进了碎纸机
反复去麻痹自己 精神 不需要用到酒精
假装生命 是往前的 一切 都为自己

[C2] 
屏幕上的 字体 逐渐模糊成 蚂蚁
排着队形 原地 旋转着 不停 不停
要到什么 时候 灵魂才能得到 喘息
也曾想过 要放弃 却无法 逃离 肉体

[D1] 
二十七岁才开始的 叛逆期
是不是有些突然 还有些 莫名
喝着黑咖啡 混搅着 劣质的糖精
就这样绞进 时间黑洞里 它没有底

[D2] 
二十七岁才开始的 叛逆期
却已经没有勇气 能无所 畏惧
挤上地铁的 星期一 我闭上眼睛
我终于开始 学会把自己 唾弃

# 阿羽の随手记
这首歌算是社畜emo的产物叭~! 当时在蛮偶然的一个情况下看到了关于“蚂蚁怪圈”的一片文章 - 成百上千的蚂蚁组成了一个怪圈,蚂蚁们围绕着这个圈不停的旋转。当时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我也是处于比较焦灼的状态,一瞬间就感觉自己也是不是也陷入进了一个无限循环的怪圈中,一直转啊转、卷啊卷,永远看不见尽头,却没有任何勇气去打破这种“循环”。成年人的世界是真的不容易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和困难,却不得不被生活所“驯化”,最后能做的,也就是多给自己冲一杯速溶的黑咖啡吧。
——以及,这上面叭叭的其实都是废话!已经学会了摆烂的我现在就是无敌的!还有,整个制作组其实没有一个人是27岁你们没想到吧哈哈哈哈233333!
*
完稿于2021.06.10 
发布于2022.05.10

映羽

天生反骨

词:映羽

[A] 
风吹过坟墓 冰冷了温度
他转身脚步 注定孤独
高傲的头颅 隐藏的面目
灰暗的天空 都还来不及哭

[B] 
什么是世俗 什么是限度
要如何领悟 模糊
前路或绝路 正确或错误
都保持风度

[C] 
所以何必徘徊踯躅 何必怀念当初
吹不散的迷雾 让它沾湿衣服
炽烈燃烧的红 在刀锋之上起舞
斩落的黑夜 在眼中落幕

[D] 
是谁又被谁温柔辜负 是谁又被谁报复
这条路向何处 就算是坠入万丈深谷
紧密贴近的皮肤 也无法安静救赎
偏不甘心将皮毛顺伏 ...

词:映羽

[A] 
风吹过坟墓 冰冷了温度
他转身脚步 注定孤独
高傲的头颅 隐藏的面目
灰暗的天空 都还来不及哭

[B] 
什么是世俗 什么是限度
要如何领悟 模糊
前路或绝路 正确或错误
都保持风度

[C] 
所以何必徘徊踯躅 何必怀念当初
吹不散的迷雾 让它沾湿衣服
炽烈燃烧的红 在刀锋之上起舞
斩落的黑夜 在眼中落幕

[D] 
是谁又被谁温柔辜负 是谁又被谁报复
这条路向何处 就算是坠入万丈深谷
紧密贴近的皮肤 也无法安静救赎
偏不甘心将皮毛顺伏 低头做猎物

[E] 
他们说我天生反骨 右手的戒指禁锢住
脉搏下心跳得紧促 可是还是执迷不悟
抛弃无用天真思慕 沉默蔓延着虚无
没有退路 要一人孤身而赴

[F] 
未知的道路 未知的道路 未践行的约束
路过的飞扬尘土 要如何去记录
最是温柔的残酷 最是残酷的觉悟
何必再执着 某一个吻的温度

[G] 
又何须被现实束缚 何须被规则摆布
我走在自己的路
同化庸俗 粉饰无辜 偏不臣服
跟着我的 听见是风在低诉

[H] 
又何须被分解构筑 何须被释义解读
我无需命运宽恕
终章序幕 胜负赢输 并不在乎
在风过后 全部再无需回顾

—M—

[E] 
他们说我天生反骨 右手的戒指禁锢住
脉搏下心跳得紧促 可是还是执迷不悟
抛弃无用天真思慕 沉默蔓延着虚无
没有退路 要一人孤身而赴

[F] 
未知的道路 未知的道路 未践行的约束
路过的飞扬尘土 要如何去记录
最是温柔的残酷 最是残酷的觉悟
何必再执着 某一个吻的温度

[G] 
又何须被现实束缚 何须被规则摆布
我走在自己的路
同化庸俗 粉饰无辜 偏不臣服
跟着我的 听见是风在低诉

[I]
如何解读 风的低诉
隐去无关的赘述
如何解读 无需解读
埋入脚下的土

[G] 
又何须被现实束缚 何须被规则摆布
我走在自己的路
同化庸俗 粉饰无辜 偏不臣服
跟着我的 听见是风在低诉

[H] 
又何须被分解构筑 何须被释义解读
我无需命运宽恕
终章序幕 胜负赢输 并不在乎
在风过后 全部再无需回顾

[J]
刀锋上的火焰 被霜冻成了血
坠落着凋谢 在谁的指尖
冰冷的月光已熄灭
被湮没在那幻觉 谁还在守着夜

[K]
是他的身影决绝
随风远去看不真切
未曾多言 只身穿过荒野
有多少过往 不需要告别

# 阿羽の随手记
是个填翻约稿,这应该是我目前写的最长的一个歌,真实突破自我了噗~!
*
完稿于2022.03.10
发布于2022.03.24

映羽

天空灰了色

词:映羽

[A]
还听着从前 的歌
在爱过的 城市 穿梭
与人潮相拥 错过
剩下一个 是我

[B]
曾经你离开 我的
那个路口 有风 坠落
天空灰了 色
才发现从来 没忘过

[C1]
在回忆里 假装洒脱
想说的话 都变沉默
闭上眼 倔强外壳
掩去没有你在的脆弱

[C1]
以为 学会了冷漠
就可以 装作没爱过
可谎言 再多
却只骗了一个 我

# 阿羽の随手记
上架解禁的约稿 x1
*
完稿于2021.10.05
发布于2022.03.05

词:映羽

[A]
还听着从前 的歌
在爱过的 城市 穿梭
与人潮相拥 错过
剩下一个 是我

[B]
曾经你离开 我的
那个路口 有风 坠落
天空灰了 色
才发现从来 没忘过

[C1]
在回忆里 假装洒脱
想说的话 都变沉默
闭上眼 倔强外壳
掩去没有你在的脆弱

[C1]
以为 学会了冷漠
就可以 装作没爱过
可谎言 再多
却只骗了一个 我

# 阿羽の随手记
上架解禁的约稿 x1
*
完稿于2021.10.05
发布于2022.03.05

映羽

只剩下雨

词:映羽

[A]
漫无目的 随意播的电视剧
散落一地 脚边空的啤酒瓶
滴答滴滴 时间在滴答滴滴
却唯独弄丢了 你声音

[B]
只剩下 我一个人 回忆情绪
在稀薄的空气里 老去
用尽了 所有力气
才明白 再也没有你

[C1]
你离开的那天 突然下起了 一场雨
我站在原地安静 看着你的背影 离我远去
直到最后 你的脚步 也未迟疑
走出了我爱的风景 再也看不清

[C2]
挽留你的讯息 在手机里 亮了又熄
却没有勇气发出去 只等到没电 自动...

词:映羽

[A]
漫无目的 随意播的电视剧
散落一地 脚边空的啤酒瓶
滴答滴滴 时间在滴答滴滴
却唯独弄丢了 你声音

[B]
只剩下 我一个人 回忆情绪
在稀薄的空气里 老去
用尽了 所有力气
才明白 再也没有你

[C1]
你离开的那天 突然下起了 一场雨
我站在原地安静 看着你的背影 离我远去
直到最后 你的脚步 也未迟疑
走出了我爱的风景 再也看不清

[C2]
挽留你的讯息 在手机里 亮了又熄
却没有勇气发出去 只等到没电 自动关机
故事结局 最后已经 等不到 什么结局
从此在我的世界里 只剩下了雨

# 阿羽の随手记
是个发布上架后可以解禁的约稿!【应该可以吧……?
*
完稿于2021.06.07
发布于2021.09.29

映羽

少女恋诗

词:映羽

[A1]
风吹过 摇晃的风铃
像是我 不定的心情
从时间和 手指间缝隙
飘过的云 也有些忧郁
“何时会天晴?”

[B]
要如何路过你 最喜欢的风景
练习了很久的 表情
要如何靠近你 地球的引力
“还是勇气?”

[C]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D]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M—

[A2]
风吹过 在街角回音
像是我 ...

词:映羽

[A1]
风吹过 摇晃的风铃
像是我 不定的心情
从时间和 手指间缝隙
飘过的云 也有些忧郁
“何时会天晴?”

[B]
要如何路过你 最喜欢的风景
练习了很久的 表情
要如何靠近你 地球的引力
“还是勇气?”

[C]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D]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M—

[A2]
风吹过 在街角回音
像是我 失散的情绪
快融化的 奶茶冰淇淋
跌落乌云 灰色的天气
“何时会天晴?”

[B]
要如何路过你 最喜欢的风景
练习了很久的 表情
要如何靠近你 地球的引力
“还是勇气?”

[C]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D]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C]
如果风可以传递 我的声音
将微末心事收集 韵脚诗句
我落笔很小心 和心跳同频
能否靠岸在 拥抱你的梦境

[D]
要如何起题 要如何收笔
透明的心事 独自在飞行
闭上了眼睛 我仔细听
全部关于你 不可说的秘密

# 阿羽の随手记
是个约稿!老阿姨强行少女小清新了一把2333
*
完稿于2021.12.04
发布于2021.12.31

映羽

寸骨不离

词:映羽

[A1]
时钟指针嘀嗒
金色锁链解下
被唤醒的娃娃
眼睛眨也不眨

[B1]
虔诚跪在 我的脚下
是谁卑微 祈求我应他

[B2]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牵我的手吧,跳舞吧。」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所以你的回答……?」

[C1]
脚步踩着玫瑰花
带刺的荆棘攀爬
暧昧贴近脸颊
——是不是冷得人害怕?

[C2]
你的心跳在挣扎
你的骨是我躯架
「从此,再分不开。」
——算不算永生永世的情话?

—M—

[A2]
将一切都觉察
你的欲望想法
窗外黑色的鸦
沉默一言不发

[B1]
虔诚跪在 我的脚下
是谁卑微 祈求我应他

[B3]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吻我的唇吧,很想吧?」
来吧来吧...

词:映羽

[A1]
时钟指针嘀嗒
金色锁链解下
被唤醒的娃娃
眼睛眨也不眨

[B1]
虔诚跪在 我的脚下
是谁卑微 祈求我应他

[B2]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牵我的手吧,跳舞吧。」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所以你的回答……?」

[C1]
脚步踩着玫瑰花
带刺的荆棘攀爬
暧昧贴近脸颊
——是不是冷得人害怕?

[C2]
你的心跳在挣扎
你的骨是我躯架
「从此,再分不开。」
——算不算永生永世的情话?

—M—

[A2]
将一切都觉察
你的欲望想法
窗外黑色的鸦
沉默一言不发

[B1]
虔诚跪在 我的脚下
是谁卑微 祈求我应他

[B3]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吻我的唇吧,很想吧?」
来吧来吧来 来吧来吧来
「所以你的回答……?」

[C1]
脚步踩着玫瑰花
带刺的荆棘攀爬
暧昧贴近脸颊
——是不是冷得人害怕?

[C2]
你的心跳在挣扎
你的骨是我躯架
「从此,再分不开。」
——算不算是情话?

[C1]
脚步踩着玫瑰花
带刺的荆棘攀爬
暧昧贴近的脸颊
——是不是冷得人害怕?

[C2]
你的心跳在挣扎
你的骨是我躯架
「从此,再分不开。」
——算不算永生永世的情话?

# 阿羽の随手记
是个约稿~!我,老暗黑童谣人了【bushi】
这次写的是一个略略病娇的故事:
神拆下亚当的肋骨创造了夏娃。亚当对夏娃说:我的骨中骨,我的肉中肉。
男人把死去的爱人做成了娃娃,祈求爱情重回身边;娃娃被唤醒后拆下了男人的肋骨,做成了自己的骨架——你所祈求的爱情,我来为你实现,从此你我融为一体,永生永世再不分离。
以及,写了这么多年了,不会起名这个症候依旧丝毫没有改善qaq
*
完稿于2021.05.28
发布于2021.10.03

映羽

梅琳达开出了花丨黑童谣系列 · 03「幼童X侵」

词:映羽

[A1]
谁深夜赤着脚丫
走在冰冷的回廊下
地板发出声吱呀
像是垂死的鸦

[A2]
风吹起洁白帘纱
安静睡去的墙壁画
怀抱着我的娃娃
影子跟在脚下

[C1]
我看见梅琳达的身上
盛开着血一样红艳的花
带刺的荆棘肆意攀爬
要去紧紧拥着她

—M—

[A3]
时钟的指针滴答
呼吸声都不被觉察
悄悄推开的门呀
割出黑夜的疤

[A4]
看烛台光在融化
轻吻在了柔软脸颊
她眼睛眨也不眨
好像我的娃娃

[C1]
我看见梅琳达的身上
盛开着血一样红艳的花
带刺的荆棘肆意攀爬
要去紧紧拥着她

[C2]
我看见梅琳达的身上
盛开着夜一样污黑的花
地狱的荆棘肆意攀爬
现在爬向我脚下

# 阿羽の絮絮叨叨
Melinda is flowering. 
这首歌的主题是...

词:映羽

[A1]
谁深夜赤着脚丫
走在冰冷的回廊下
地板发出声吱呀
像是垂死的鸦

[A2]
风吹起洁白帘纱
安静睡去的墙壁画
怀抱着我的娃娃
影子跟在脚下

[C1]
我看见梅琳达的身上
盛开着血一样红艳的花
带刺的荆棘肆意攀爬
要去紧紧拥着她

—M—

[A3]
时钟的指针滴答
呼吸声都不被觉察
悄悄推开的门呀
割出黑夜的疤

[A4]
看烛台光在融化
轻吻在了柔软脸颊
她眼睛眨也不眨
好像我的娃娃

[C1]
我看见梅琳达的身上
盛开着血一样红艳的花
带刺的荆棘肆意攀爬
要去紧紧拥着她

[C2]
我看见梅琳达的身上
盛开着夜一样污黑的花
地狱的荆棘肆意攀爬
现在爬向我脚下


# 阿羽の絮絮叨叨
Melinda is flowering. 
这首歌的主题是“幼童X侵”,写的是一个发生在孤儿院的故事:主人公去找她最好的朋友梅琳达,她走过长长的回廊,抱着她的布娃娃,她推开了一扇有着光亮的门,然后发现了一个只属于夜晚的罪恶秘密。
「红色的花」是指本不该存在的爱痕和伤痕,而「黑色的花」是指尸斑和罪孽。「身后跟随的影子」是如影随形、无处不在的危险,「带刺的荆棘」和「融化的蜡烛」是奇怪的道具和一些粘腻的X暗示意向、在身体上「肆意攀爬」的是眼神、是手、是不被允许的行为,「紧紧拥抱」和「爬向了我脚下」也有着类似的引申含义。
歌名中的梅琳达是受害者妹子,而布娃娃是梅琳达第二重引申,主人公这里没有名字,是一个友人、旁观者、甚至是下一个受害者的存在。所以歌词在设计的时候也是完全偏向于小孩子的口语化,希望没有太垮~其它的我想就算不明说出来大家应该也可以get到吧嘤!qwq
*
完稿于2020.10.25
发布于2021.09.24

映羽

玛丽小姐她一动不动丨黑童谣系列 · 02「荣誉谋杀」

词:映羽

[A1]
玛丽小姐是镇上 最美的她
有着蓝色的眼睛和 金色的发
雪白的皮肤像 丝绸一样滑
所有的居民都 爱戴着她

[A2]
然后爸爸为她戴上 白色的帽纱
说害怕魔鬼会来 看到她
随后妈妈为她披上 白色的裙褂
说害怕魔鬼会来 带走她

[B1]
最后哥哥为她穿上 白色的鞋袜
说害怕魔鬼会来啃食 她的脚丫
玛丽小姐她 乖乖没有动啦

[C1]
于是称赞她坐姿端庄 站姿最优雅
手臂摆放的角度都 选得最佳
笑起来温柔又完美 就像是一幅画
玛丽小姐是镇上 最美的她

—M—

[A3]
玛丽小姐她...

词:映羽

[A1]
玛丽小姐是镇上 最美的她
有着蓝色的眼睛和 金色的发
雪白的皮肤像 丝绸一样滑
所有的居民都 爱戴着她

[A2]
然后爸爸为她戴上 白色的帽纱
说害怕魔鬼会来 看到她
随后妈妈为她披上 白色的裙褂
说害怕魔鬼会来 带走她

[B1]
最后哥哥为她穿上 白色的鞋袜
说害怕魔鬼会来啃食 她的脚丫
玛丽小姐她 乖乖没有动啦

[C1]
于是称赞她坐姿端庄 站姿最优雅
手臂摆放的角度都 选得最佳
笑起来温柔又完美 就像是一幅画
玛丽小姐是镇上 最美的她

—M—

[A3]
玛丽小姐她看见 窗外的花
她提起裙摆好奇地 走出了家
在林间尽情地 嬉笑与玩耍
让淤泥弄脏了 她的脚丫

[A4]
然后父亲为她换上 黑色的帽纱
说魔鬼为何要来 引诱她
随后母亲为她换上 黑色的裙褂
说魔鬼为何要来 伤害她

[B2]
最后兄长为她换上 黑色的鞋袜
说不出门魔鬼怎么会 找得到她
玛丽小姐她 渐渐不能动啦

[C1]
于是称赞她坐姿端庄 站姿最优雅
手臂摆放的角度都 选得最佳
笑起来温柔又完美 就像是一幅画
玛丽小姐是镇上 最美的她

[C2]
她的弟弟小约翰想要 找她说说话
还带来新鲜又漂亮的 玫瑰花
却发现玛丽小姐她 一动也不动啦
玛丽小姐她变成了 一幅画

玛丽小姐是镇上 最美的她


# 阿羽の絮絮叨叨
Miss Mary she doesn't move. 
这是一个自认为有点值得细品的关于「荣誉谋杀」的小故事:
父母和兄长送给玛丽小姐的「帽纱/裙褂/鞋袜」指的是对思想/身体/行动的束缚规范、是家族荣誉、是道德牌坊、是“白色”的贞操观念与“黑色”的葬礼丧服;
 而「恶魔」是来自外界的觊觎、偷窥、掠夺、伤害与恶意;
「淤泥弄脏了脚丫」则是人们封建固化概念中所谓的失贞、失足或是失德;
「说不出门魔鬼怎么会找得到她」这句责备的话是很明显的受害者有罪论;
「花」和「玫瑰」可以是情书、是外界的“诱惑”、是慕少艾的年轻人对玛丽小姐的思念与爱慕,也是「小约翰」这个尚未被当时社会所同化的年幼善良的男性形象对姐姐的进行的祭奠;
「变成一幅画」是指对女性的物化、灵魂的扼杀、是女人不属于自己的标志、是成为家族炫耀的装饰、是一座有形或无形的“牌坊”,同时也指代了遗像;
对家人的称呼的转变,则是想体现从“家人”到“家族”的等级变化;
第一个「最美的她」是指玛丽小姐美丽的外表容貌;
第二个「最美的她」是指玛丽小姐符合了所谓的女性应有的行为举止; 
而最后一个「最美的她」是指她终于成为了社会所认可的「完美」女性: 
她一动不动任人摆布、再也不需要说话,
终究用生命圆满维护了所谓女性道德贞操的要求。
*
完稿于2020.10.19
发布于2021.07.23

映羽

乌鸦先生去见他的新娘丨黑童谣系列 · 01「流行病毒」

词:映羽

[A1]
第十二声钟 在今夜敲响
他戴上礼帽 已然准备妥当 
黑暗中的眼 闪烁着光亮
乌鸦先生要去见 他的新娘

[A2]
折一枝玫瑰 妖艳又芬芳 
花瓣上连露水 都散着甜香
赶路的车灯 一摇又一晃
乌鸦先生要去见 他的新娘

[C1]
庄严教堂 等待谁的到访
推开大门 满座无人起身鼓掌
牧师高声 将誓词念唱
他将玫瑰 献在新娘唇上

—M—
 
[A3]
微笑的面相 像绅士一样
血红的玫瑰 手中安静绽放
脚步声回荡 在谁的心上
乌鸦先生要去见 ...

词:映羽

[A1]
第十二声钟 在今夜敲响
他戴上礼帽 已然准备妥当 
黑暗中的眼 闪烁着光亮
乌鸦先生要去见 他的新娘

[A2]
折一枝玫瑰 妖艳又芬芳 
花瓣上连露水 都散着甜香
赶路的车灯 一摇又一晃
乌鸦先生要去见 他的新娘

[C1]
庄严教堂 等待谁的到访
推开大门 满座无人起身鼓掌
牧师高声 将誓词念唱
他将玫瑰 献在新娘唇上

—M—
 
[A3]
微笑的面相 像绅士一样
血红的玫瑰 手中安静绽放
脚步声回荡 在谁的心上
乌鸦先生要去见 他的新娘

[A4]
朦胧的月光 苍白的衣裳
是美丽的新娘 正睡得安详
荆棘的花冠 冰冷的脸庞
乌鸦先生见到了 他的新娘

[C1]
庄严教堂 等待谁的到访
推开大门 满座无人起身鼓掌
牧师高声 将誓词念唱
他将玫瑰 献在新娘唇上

[C2]
赞美诗行 唱到最后乐章
生出枝桠 玫瑰刺进柔软胸膛
上帝慈悲 将命运宣讲
他俯身将棺盖 虔诚合上

他俯身将棺盖 虔诚合上


# 阿羽の絮絮叨叨
Mr. Crow goes to meet his bride.
是一个以「流行病毒」或者说「黑死病」为背景的故事2333
玫瑰是花、是爱情、是血、是病毒、是深吻;
乌鸦是报丧鸟、是死神 、是恋人、是敛尸人、是送葬人。
至于为啥想到写这个主题,单纯因为最近疫情的缘故。
以及,黑童谣这个系列,是打算每一首都用童谣的形式映射一个现实中的问题,
希望我的笔力可以支持我的脑洞~~~
*
完稿于2020.10.12
发布于2021.04.01

映羽

雕刻家 - The Sculptor -丨Pickup Artist(PUA)主题

词:映羽

[A1]
在人海中 锁定一块可塑的石
完美契合 你精心规划的图纸
于是眼神突然真挚 脚步迈得像诗
像一个成功人士

[B]
看似正直 伸手将我轻松捡拾
却将我丢入 隐秘的陷阱装置
让我固执让我发痴 让我赌咒起誓
做你收藏的装饰

[Rap1]
然后你举起斧凿说要除去顽石多余的杂质
再用砂纸磨去表面所有不平的特质
嘴里说要还原我温柔贤良会发光的品质
不过是在冠冕堂皇掩盖你内心腐朽的变质

[C1]
改造我成你最爱的 容貌与姿势
温顺听话 还要美丽懂事
并不在意鲜活独特 灵魂的消逝
只会依你眼色 点头轻声说「是」

[C2]
雕刻家的美学形...

词:映羽

[A1]
在人海中 锁定一块可塑的石
完美契合 你精心规划的图纸
于是眼神突然真挚 脚步迈得像诗
像一个成功人士

[B]
看似正直 伸手将我轻松捡拾
却将我丢入 隐秘的陷阱装置
让我固执让我发痴 让我赌咒起誓
做你收藏的装饰

[Rap1]
然后你举起斧凿说要除去顽石多余的杂质
再用砂纸磨去表面所有不平的特质
嘴里说要还原我温柔贤良会发光的品质
不过是在冠冕堂皇掩盖你内心腐朽的变质

[C1]
改造我成你最爱的 容貌与姿势
温顺听话 还要美丽懂事
并不在意鲜活独特 灵魂的消逝
只会依你眼色 点头轻声说「是」

[C2]
雕刻家的美学形式 是如此精致
在双手中 尽情操纵控制
被催眠的大脑皮质 规定好的行为举止
连「活着」都要 引以为耻

—M—

[B]
看似正直 伸手将我轻松捡拾
却将我丢入 隐秘的陷阱装置
让我固执让我发痴 让我赌咒起誓
做你收藏的装饰

[Rap2]
我恨这高深的艺术竟然被你掌握到了极致
还装腔作势向人讲授着万能的公式
深夜时分你是否会听到有人在哭泣不止
我想你只会说简直是无可救药失去了理智

[C1]
改造我成你最爱的 容貌与姿势
温顺听话 还要美丽懂事
并不在意鲜活独特 灵魂的消逝
只会依你眼色 点头轻声说「是」

[C2]
雕刻家的美学形式 是如此精致
在你双手中 尽情操纵控制
被催眠的大脑皮质 规定好的行为举止
连「活着」都要 引以为耻

[C3]
直到某天你厌倦了 这一段故事
将我丢弃在了 淤泥潮湿
可曾想过枯萎的尸 也能重新长出唇齿
等待将你 无情地反噬


# 阿羽の随手记
本来想取“艺术家”这个概念写PUA的,不过后来突然想起来Jolin有首歌叫《大艺术家》所以就改成了雕刻家这个意向hhh 这次还第一次尝试写了[rap段] 希望还能凑合看~诶嘿~!
*
补充,没想到这首词在网易云比赛获奖了诶!!!二等奖!敲开心!!!
给自己留个念诶嘿:https://music.163.com/m/at/zuocirenawards
*
完稿于2020.10.08

映羽

恶魔游戏 - Devil's Game -丨异事录系列 · 01「无罪赌场」

词:映羽 

[A1]
是零时整点 丧钟敲响的夜 
是无处可逃的梦魇 
是紧锁的房间 满座的盛宴 
是善恶失序的祭典  

[A2]
是烛光摇曳 点燃猩红的帘 
是提线木偶僵硬着脸 
是谁谄媚宣告 魔王的恩典 
是盛大好戏即将开演 

[B]
囚徒紧闭双眼 无知无觉 
恶魔裂开嘴角 笑得轻蔑  

[C1]
戴上虚伪假面 表情无辜可怜 
唇边玫瑰妖冶 暧昧甜蜜的谎言 
眼神交锋瞬间 彼此试探分辨 ...

词:映羽 

[A1]
是零时整点 丧钟敲响的夜 
是无处可逃的梦魇 
是紧锁的房间 满座的盛宴 
是善恶失序的祭典  

[A2]
是烛光摇曳 点燃猩红的帘 
是提线木偶僵硬着脸 
是谁谄媚宣告 魔王的恩典 
是盛大好戏即将开演 

[B]
囚徒紧闭双眼 无知无觉 
恶魔裂开嘴角 笑得轻蔑  

[C1]
戴上虚伪假面 表情无辜可怜 
唇边玫瑰妖冶 暧昧甜蜜的谎言 
眼神交锋瞬间 彼此试探分辨 
「是否阵营同归属一边?」  

—M—

[A3]
是呼吸停歇 逐渐失温的血 
是惶然触碰的指尖 
是疯狂的遗言 清醒的诡辩 
是死神狂欢的诗篇  

[B]
囚徒紧闭双眼 无知无觉 
恶魔裂开嘴角 笑得轻蔑  

[C2]
看穿人心欲念 谋夺财富法权 
依然自诩高尚 卖弄正义与光鲜 
翻转纸牌画面 谁又将被祭献 
「是否一切终如你所愿?」  

[C3]
你看深渊火焰 烧得放肆热烈 
败者注定臣服 为我奉上这冠冕 
今夜以我名姓 划下命运碑界 
虔诚镌刻这永恒纪年 


# 阿羽の随手记 
锵锵!又开了新系列——异事录! 
主要是想给大家讲讲我脑子里的中二故事!2333
   
【异事录 01 · 无罪赌场】
无罪赌场,无视一切规范法则与道德伦理,只论赌局胜负赢输的地方。 
传说是恶魔界的某一位大人物无聊之下的产物,偏好引诱人间界那些心智不定、妄想一步登天的人类(虽然偶尔也会有无辜的人因为各种原因而误入)。在无罪赌场,只要能够押下相应的筹码,便有资格坐上相应的赌桌——可以在一夜之间便赢得百万资产或神奇的能力,也有可能会输掉一切成为其他人脚下的宠物或奴隶。当然,如果足够自信,某些人也可以选择作弊出千,前提是只要不被任何人发现。 
所有来到无罪赌场的人都妄想着能够一步登天、甚至希望能够赢下这座赌场成为永夜的主人。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从他们进入无罪赌场的那一天起,便注定是赌场主人的玩具而永远地沉沦下去——直至倾尽所有、将灵魂也输掉为止。 
   
「你看那些充斥着丑陋欲望、贪婪不甘的灵魂……是多么的美味呀~」 
   
关于赌场主人的一些不负责任传闻: 
# 喜欢假扮人类或者荷官的身份参与到赌局中,茶味兮兮地挑拨离间。 
# 喜欢在赌局中依然良心未泯保持底线的人类,但更喜欢他们失去希望沉沦堕落的灵魂。 
# 肚子吃饱的时候心情会比较好,甚至会在赌桌上大发慈悲地放水。 
# 讨厌某只“道貌岸然”的死神。 
   
PS.拒绝借梗写文哦~达咩达咩哟~ 
*
完稿于2020.09.26
发布于2022.03.20

映羽

旅行日记(又名:旅行者的未名歌)

词:非白/映羽

清风拂过满山的绿
唤醒那蛰伏的春意
阳光透过树林的隙
在温柔时光里 期待与陌生相遇

搁浅在风中的过去
漾起是缱绻的不语
沿着小路曲折旋律
一步步丈量 比远方更远的诗句

去追寻所谓 生命意义
听潮起潮落 看聚散分离
在某一棵树下 某片叶子
等一瞬风又起 云往远处去

我知道在这广袤天地
我不过是渺小万物之一
未曾拥过风花雪月
也未曾有幸拥抱过你

但我想将那朵花送你
连同我走过的人间四季
却忽然发现 山是你 水是你
千山和万水都是你

—M—

晨雾中掠过的飞羽
倒映在湖心那一隅
风景定格在相片里
伴着铃声清响 将故事呢喃轻叙

蒲公英飞往何处去
抓...

词:非白/映羽

清风拂过满山的绿
唤醒那蛰伏的春意
阳光透过树林的隙
在温柔时光里 期待与陌生相遇

搁浅在风中的过去
漾起是缱绻的不语
沿着小路曲折旋律
一步步丈量 比远方更远的诗句

去追寻所谓 生命意义
听潮起潮落 看聚散分离
在某一棵树下 某片叶子
等一瞬风又起 云往远处去

我知道在这广袤天地
我不过是渺小万物之一
未曾拥过风花雪月
也未曾有幸拥抱过你

但我想将那朵花送你
连同我走过的人间四季
却忽然发现 山是你 水是你
千山和万水都是你

—M—

晨雾中掠过的飞羽
倒映在湖心那一隅
风景定格在相片里
伴着铃声清响 将故事呢喃轻叙

蒲公英飞往何处去
抓不住的流逝唏嘘    
月光如我思绪一缕
在花开的夜里 静静悄悄地睡去

去追寻所谓 生命意义
听潮起潮落 看聚散分离
在某一棵树下 某片叶子
等一瞬风又起 云往远处去

穿过哪一场安静的雨
走过哪一座喧嚣的城市
当夕阳拉长了影子
人来人往中想起了你

我想对你讲一个故事
是关于我还有这场心事
我想告诉你 朝是你 暮是你
朝朝与暮暮都是你

我知道在这广袤天地
我不过是渺小万物之一
未曾拥过风花雪月
也未曾有幸拥抱过你

但我想将那朵花送你
连同我走过的人间四季
却忽然发现 山是你 水是你
千山和万水都是你

映羽

We are S2!

词:君轩墨

循着星辰的引航 乘风破浪
勇敢的心在发烫 无惧未知远方
——S2! 

号角嘹亮吹响 让我们扬帆起航
水手眺望远方 目标是心中理想
用力撑起船桨 掌舵沿逆流而上
没有什么风和浪 能将我们阻挡

看海鸟 迎着风 展翅飞翔 从未彷徨
那里是属于我们的战场
去寻找胜利的荣光!

循着星辰的引航 乘风破浪
勇敢的心在发烫 无惧未知远方
我们前进的方向 是那无限大的梦想
We are! We are! S2!
We are!

彼此紧握手掌 你我坚定的目光 
倔强挺起胸膛 ...

词:君轩墨

循着星辰的引航 乘风破浪
勇敢的心在发烫 无惧未知远方
——S2! 

号角嘹亮吹响 让我们扬帆起航
水手眺望远方 目标是心中理想
用力撑起船桨 掌舵沿逆流而上
没有什么风和浪 能将我们阻挡

看海鸟 迎着风 展翅飞翔 从未彷徨
那里是属于我们的战场
去寻找胜利的荣光!

循着星辰的引航 乘风破浪
勇敢的心在发烫 无惧未知远方
我们前进的方向 是那无限大的梦想
We are! We are! S2!
We are!

彼此紧握手掌 你我坚定的目光 
倔强挺起胸膛 心跳也澎湃激荡
歌声不断回响 曾经约定的信仰
将天空重新点亮 驱散所有迷惘

看海鸟 迎着风 展翅飞翔 从未彷徨
那里是属于我们的战场
去寻找胜利的荣光!

拥抱最初的梦想 拥抱希望
漫漫时光有你们 陪伴在我身旁
天空破晓的曙光 我们的时代与辉煌
We are! We are! S2!
We are!

循着星辰的引航 乘风破浪
勇敢的心在发烫 无惧未知远方
我们前进的方向 是那无限大的梦想
We are! We are! S2!
We are! Starsound! 
We are!

映羽

非洲人民抽卡啦

词:映羽

今天是个好日子 黄历上写运势佳
摩拳擦掌深呼吸 相信大力出神话

双手已经洗好啦 顺便也把脸洗啦
美白面膜敷上啦 算好吉时抽卡啦

十次抽卡七个R 八个R 九个R
终于抽到SR 红叶呀 闺女呀
为何不见你的男友葫芦娃
还有他的痴汉基友呀

十次抽卡七个R 八个R 九个R
终于抽到SR 妖狐崽 乐开花
针女四颗装上却只突两下
崽你怎么对得起阿妈

—M—

隔壁大佬笑哈哈 好像又抽到欧卡
胸口钝钝在疼呀 欧洲世界不懂啊

抽个天狗别害怕 开头文字是个鸦
我也想要SSR 想要当一次爸爸

每天都在寮里面 苦逼地 ...

词:映羽

今天是个好日子 黄历上写运势佳
摩拳擦掌深呼吸 相信大力出神话

双手已经洗好啦 顺便也把脸洗啦
美白面膜敷上啦 算好吉时抽卡啦

十次抽卡七个R 八个R 九个R
终于抽到SR 红叶呀 闺女呀
为何不见你的男友葫芦娃
还有他的痴汉基友呀

十次抽卡七个R 八个R 九个R
终于抽到SR 妖狐崽 乐开花
针女四颗装上却只突两下
崽你怎么对得起阿妈

—M—

隔壁大佬笑哈哈 好像又抽到欧卡
胸口钝钝在疼呀 欧洲世界不懂啊

抽个天狗别害怕 开头文字是个鸦
我也想要SSR 想要当一次爸爸

每天都在寮里面 苦逼地 讨饭啊
哭着讨到三十八 还有俩 就够啦
没想到接下来再也收不到
咕咕鸡最后的碎片呀

百鬼夜行拼命砸 使劲砸 用力砸
桌子都要砸穿啦 依然只 砸到R
眼看兵马俑都快要成团啦
秦始皇要坚强微笑啊

抽到草爹终于有 奶妈啦 雄起啦
没想到却不穿Bra 沉迷在 输出啊
都说学医救不了非洲人呀
可是能不能再抢救下

非酋成就已经全 做完啦 封顶啦
你还让我说点啥 美白丸 能救吗
这游戏一定没有SSR
就连条咸鱼都没有呀

没有SSR
这游戏没法继续玩啦

没有SSR
非洲人还去抽什么卡
非洲人快去洗洗睡吧


#阿羽の絮絮叨叨

某日梦中惊坐起然后一气呵成的产物2333

映羽

在路上

词:映羽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花窗 
在大地上铺满芬芳 任由时光流淌
那时我们还年少轻狂
追逐跳跃的光芒 对未来充满想象 

后来青涩蜕变绽放
稚嫩手掌开始有了力量
心中还在不断地回响
曾经约定的信仰

张开双手在天空自由飞翔
这世界没有什么风浪能够阻挡
看太阳冉冉升起的方向
是我梦想依旧在远方

也曾勇敢面对黑夜如此漫长
追随着微弱的星光 走在无人路上
在彷徨中一步步地成长
将天空重新点亮 驱散所有的迷惘

学会悄悄掩去悲伤
抬起头依然有坚定目光
在那倔强挺起的胸膛
心还在澎湃激荡

张开双手在天空自由飞翔
这世界没有什么风浪能够阻挡
看太阳冉冉升起的方向
是我梦想依旧在远方

哪怕白发苍...

词:映羽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花窗 
在大地上铺满芬芳 任由时光流淌
那时我们还年少轻狂
追逐跳跃的光芒 对未来充满想象 

后来青涩蜕变绽放
稚嫩手掌开始有了力量
心中还在不断地回响
曾经约定的信仰

张开双手在天空自由飞翔
这世界没有什么风浪能够阻挡
看太阳冉冉升起的方向
是我梦想依旧在远方

也曾勇敢面对黑夜如此漫长
追随着微弱的星光 走在无人路上
在彷徨中一步步地成长
将天空重新点亮 驱散所有的迷惘

学会悄悄掩去悲伤
抬起头依然有坚定目光
在那倔强挺起的胸膛
心还在澎湃激荡

张开双手在天空自由飞翔
这世界没有什么风浪能够阻挡
看太阳冉冉升起的方向
是我梦想依旧在远方

哪怕白发苍苍岁月刻在脸庞
也要勇敢活出自己心中的模样
只要还有前行的力量
青春就永远在路上

映羽

骗局

词:映羽

转身还未能领悟
所有注定是输
脚步何必踯躅

曾经的爱也终于麻木
遗留不过是入骨的毒

若所有能回复到当初
是否仍决定不留退路
戴好微笑面具假装曾经风度
命运却变得愈加模糊

明明早已深陷泥足 却熟视无睹
用谎言编筑最温柔的残酷
肢体接触的温度 也无法救赎
将爱情葬入了坟墓

故事的序幕 谁被辜负
我早已经看不清楚

若所有能回复到当初
是否仍选择义无反顾
在痛苦中挣扎染上一身脏污
抛弃无用天真与思慕

明明早已深陷泥足 却熟视无睹
用谎言编筑最温柔的残酷
肢体接触的温度 也无法救赎
将爱情葬入了坟墓

故事的过渡 如此孤独
还沉浸在胜负赢输

分不清怯懦或是弥补
甘愿低下这高傲头颅

肆意将...

词:映羽

转身还未能领悟
所有注定是输
脚步何必踯躅

曾经的爱也终于麻木
遗留不过是入骨的毒

若所有能回复到当初
是否仍决定不留退路
戴好微笑面具假装曾经风度
命运却变得愈加模糊

明明早已深陷泥足 却熟视无睹
用谎言编筑最温柔的残酷
肢体接触的温度 也无法救赎
将爱情葬入了坟墓

故事的序幕 谁被辜负
我早已经看不清楚

若所有能回复到当初
是否仍选择义无反顾
在痛苦中挣扎染上一身脏污
抛弃无用天真与思慕

明明早已深陷泥足 却熟视无睹
用谎言编筑最温柔的残酷
肢体接触的温度 也无法救赎
将爱情葬入了坟墓

故事的过渡 如此孤独
还沉浸在胜负赢输

分不清怯懦或是弥补
甘愿低下这高傲头颅

肆意将人心嘲弄摆布
才满足于这一局「公平」的报复

明明早已深陷泥足 却熟视无睹
用谎言编筑最温柔的残酷
肢体接触的温度 也无法救赎
将爱情葬入了坟墓

故事的终幕 无人在乎
只有天空独自清醒地哭

映羽

永夜

词:映羽

等待封印打破的瞬间
开始这肆意疯狂的祭典
酒杯中温热血液
弥漫着暧昧香甜
眸中的金色火焰
镌刻着永恒的纪年

指针停在零时整点
再不愿意迈步向前
我睁开了双眼
失去睡意无眠

翻开那华丽的封面
摩挲泛黄字里行间
所有浪漫诗篇
是否只是欺骗

餐桌上的面包已经干瘪
玫瑰依旧猩红妖冶
像恶魔在废墟中笑得轻蔑

那些无情散落的书页
化作来自幽冥的蝶
悄然蚕食我们存在的世界

听呼吸扰乱烛光摇曳
身影铺展在每一级台阶
待脚步亲吻地面
绽放着七宗罪孽
凋谢后纠缠成茧
无声地蜕变

等待封印打破的瞬间
开始这肆意疯狂的祭典
酒杯中温热血液
弥漫着暧昧香甜
眸中的金色火焰
镌刻着永恒的纪年

是谁体温灼伤世界
长发缠绕我的指尖
挣扎合上双眼
恍惚还有留恋

忘记所有泥足深陷
忘记所有...

词:映羽

等待封印打破的瞬间
开始这肆意疯狂的祭典
酒杯中温热血液
弥漫着暧昧香甜
眸中的金色火焰
镌刻着永恒的纪年

指针停在零时整点
再不愿意迈步向前
我睁开了双眼
失去睡意无眠

翻开那华丽的封面
摩挲泛黄字里行间
所有浪漫诗篇
是否只是欺骗

餐桌上的面包已经干瘪
玫瑰依旧猩红妖冶
像恶魔在废墟中笑得轻蔑

那些无情散落的书页
化作来自幽冥的蝶
悄然蚕食我们存在的世界

听呼吸扰乱烛光摇曳
身影铺展在每一级台阶
待脚步亲吻地面
绽放着七宗罪孽
凋谢后纠缠成茧
无声地蜕变

等待封印打破的瞬间
开始这肆意疯狂的祭典
酒杯中温热血液
弥漫着暧昧香甜
眸中的金色火焰
镌刻着永恒的纪年

是谁体温灼伤世界
长发缠绕我的指尖
挣扎合上双眼
恍惚还有留恋

忘记所有泥足深陷
忘记所有声嘶力竭
这章爱的谎言
没有最后句点

餐桌上的面包已经干瘪
玫瑰依旧猩红妖冶
像恶魔在废墟中笑得轻蔑

那些无情散落的书页
化作来自幽冥的蝶
悄然蚕食我们存在的世界

听呼吸扰乱烛光摇曳
身影铺展在每一级台阶
待脚步亲吻地面
绽放着七宗罪孽
凋谢后纠缠成茧
无声地蜕变

等待封印打开的瞬间
开始这肆意疯狂的祭典
酒杯中温热血液
弥漫着暧昧香甜
眸中的金色火焰
镌刻着永恒的纪年

听呼吸扰乱烛光摇曳
身影铺展在每一级台阶
待脚步亲吻地面
绽放着七宗罪孽
凋谢后纠缠成茧
无声地蜕变

等待封印打破的瞬间
开始这肆意疯狂的祭典
酒杯中温热血液
弥漫着暧昧香甜
眸中的金色火焰
镌刻着永恒的纪年

一步又一步为我奉上冠冕
然后我褪去昨天
然后我拒绝明天
然后我闭上双眼
——沉睡永远

映羽

一个人的童话

词:映羽

走在热闹的街 裙摆划出弧线
可爱的高跟鞋 踢踏出旋律在心间

时针指向零点 童话即将上演
在眨眼的瞬间 世界为我改变

任微风撩起了发线 暧昧于空气中蔓延
街角处偶然的擦肩是否一段新的爱恋
霓虹灯破碎成星屑 跌落进千百个黑夜
摘掉华美假面 与你相交视线 
是不是 童话的上演

Do 都忘掉 都忘掉 忘掉真实的想念
Re 来编织 来编织爱的谎言
Mi 迷恋这 迷恋这一刻的呼吸停歇
这是属于我一人的童话世界

蝴蝶亲吻指尖 带着温暖飞远
第十二级台阶 还残留着些许眷恋

时针不...

词:映羽

走在热闹的街 裙摆划出弧线
可爱的高跟鞋 踢踏出旋律在心间

时针指向零点 童话即将上演
在眨眼的瞬间 世界为我改变

任微风撩起了发线 暧昧于空气中蔓延
街角处偶然的擦肩是否一段新的爱恋
霓虹灯破碎成星屑 跌落进千百个黑夜
摘掉华美假面 与你相交视线 
是不是 童话的上演

Do 都忘掉 都忘掉 忘掉真实的想念
Re 来编织 来编织爱的谎言
Mi 迷恋这 迷恋这一刻的呼吸停歇
这是属于我一人的童话世界

蝴蝶亲吻指尖 带着温暖飞远
第十二级台阶 还残留着些许眷恋

时针不停向前 走不到心里面
孤独肆意蔓延 千丝万缕成茧

是帷幕将繁星遮掩 看不清前行的终点
梦幻与真实的区别是否真的难以了解
教堂的钟惊醒时间 是时候说一声再见
让我踮起脚尖 原地旋转一圈
画一个宣告终止的 句点

沉 沉溺在 沉溺在 午夜的那一双眼
任 任悲伤 任悲伤 恍惚了每个昨天
梦 梦境外 梦境外 心情也并非无解
却 却只是 却只是 不愿去仔细分辨

DO 都忘掉 都忘掉 忘掉真实的想念
RE 来编织 来编织爱的谎言
MI 迷恋这 迷恋这一刻的呼吸停歇
这是属于我一人的童话世界

DO 都忘掉 都忘掉 忘掉真实的想念
RE 来编织 来编织爱的谎言
MI 迷恋这 迷恋这一刻的呼吸停歇
请让我沉迷于此 我一人的童话世界

映羽

死神游戏

词:映羽

是谁颠倒三千世界
夜幕之下呼吸停歇
是谁翻开命运书页
指尖所触时间冻结

人偶被那神祗摆布
游荡在无尽的迷途

开启杀戮 微笑是唇边剧毒
暗色的瞳 映着无限恐怖
因果锁链 扣住灵魂的咽喉
将你带入 死亡之渊深处

玫瑰染上血的艳丽
才是生命绽放的真谛

Three,two,one, 游戏已开幕
赶快移动脚步
奔跑在扭曲的迷宫
寻找救赎的路

所有哀求都熟视无睹 
神的游戏 规则需要遵守
No time to wait!
死神就在你身后 

—M—

是谁颠倒三千世界
夜幕之下呼吸停歇
是谁翻开命运书页
指尖所触时间冻结

命运早被神祗批注
逃不出的无尽迷途

开启杀戮 ...

词:映羽

是谁颠倒三千世界
夜幕之下呼吸停歇
是谁翻开命运书页
指尖所触时间冻结

人偶被那神祗摆布
游荡在无尽的迷途

开启杀戮 微笑是唇边剧毒
暗色的瞳 映着无限恐怖
因果锁链 扣住灵魂的咽喉
将你带入 死亡之渊深处

玫瑰染上血的艳丽
才是生命绽放的真谛

Three,two,one, 游戏已开幕
赶快移动脚步
奔跑在扭曲的迷宫
寻找救赎的路

所有哀求都熟视无睹 
神的游戏 规则需要遵守
No time to wait!
死神就在你身后 

—M—

是谁颠倒三千世界
夜幕之下呼吸停歇
是谁翻开命运书页
指尖所触时间冻结

命运早被神祗批注
逃不出的无尽迷途

开启杀戮 微笑是唇边剧毒
暗色的瞳 映着无限恐怖
因果锁链 扣住灵魂的咽喉
将你带入 死亡之渊深处

玫瑰染上血的香气
死神镰刀下没有奇迹

Three,two,one, 游戏已开幕
赶快移动脚步
奔跑在扭曲的迷宫
寻找救赎的路

所有哀求都熟视无睹 
神的游戏 规则需要遵守
No time to cry!
死神就在你身后 

人偶被神祗摆布
游荡在无尽的迷途

Three,two,one, 游戏将结束
不要停下脚步
奔跑在扭曲的迷宫
不停回到最初

游戏已结束
赶快停下脚步
奔跑在死神的迷宫
永远没有出路

所有哀求都熟视无睹 
神的游戏 规则需要遵守
Time is up!
死神就在你身后

发现没有终点了吗?
扭曲的表情可真让人害怕
死亡之歌你听到了吗?
不要再挣扎 乖乖坠落吧
我的娃娃~

映羽

罪欲

词:映羽

时钟指针滴答滴答
诱人堕落的魔法
金色枷锁被谁解下
唤醒笼中沉睡的娃娃

黑夜中拥抱的温度
让人甘愿就此沉迷在梦中
光影边界渐渐模糊
难逃在欲望脚下跪伏

—M—

温热血液滴答滴答
触碰禁忌的代价
温柔吻上你的脸颊
唇角绽放艳丽玫瑰花

(花)是无比美味的剧毒
谁还在贪婪地追逐

黑夜中拥抱的温度
化作撕裂的痛楚
光影边界已经模糊
永远在欲望脚下臣服

送葬诗篇
伪装成爱的誓言
这是你的心愿
已然实现

死神早已准备好坟墓
月光织成华美的裹尸布
下一刻天使面容化为虚无
罪孽便被深埋入土

词:映羽

时钟指针滴答滴答
诱人堕落的魔法
金色枷锁被谁解下
唤醒笼中沉睡的娃娃

黑夜中拥抱的温度
让人甘愿就此沉迷在梦中
光影边界渐渐模糊
难逃在欲望脚下跪伏

—M—

温热血液滴答滴答
触碰禁忌的代价
温柔吻上你的脸颊
唇角绽放艳丽玫瑰花

(花)是无比美味的剧毒
谁还在贪婪地追逐

黑夜中拥抱的温度
化作撕裂的痛楚
光影边界已经模糊
永远在欲望脚下臣服

送葬诗篇
伪装成爱的誓言
这是你的心愿
已然实现

死神早已准备好坟墓
月光织成华美的裹尸布
下一刻天使面容化为虚无
罪孽便被深埋入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