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珀琉斯

153浏览    5参与
墨千色
让我想起《阿喀琉斯之歌》里头,...

让我想起《阿喀琉斯之歌》里头,珀琉斯称帕帕为“小猫头鹰”,因为他的眼睛大大的www

让我想起《阿喀琉斯之歌》里头,珀琉斯称帕帕为“小猫头鹰”,因为他的眼睛大大的www

墨千色

【阿帕】差之毫厘〖第二十章〗

终于写到得伊达弥亚小姐姐哈哈哈www

假期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星期了,嗷呜我的寒假!

这几天在看《天堂之火》,

不得不说亚赫甜得要死呜呜呜!

而且一定要扯上阿帕hhhh

阿帕太美好了我爱他们!

〖第二十章〗

巴利奥斯孤零零地狂奔回克珊托斯身边,刚回到马场的奥托梅冬叹了口气。

阿喀琉斯走了。

帕特洛克罗斯不知道实情,阿喀琉斯只是跟父母去纽约处理家事,很快就会回来。

“我可不知道你还会弹钢琴。”

手指刚触及光滑的白色琴键,安提洛克斯靠在门框上看着他,说不清表情。

“我很久没有弹了。你怎么在这里?”

安提洛克斯走过来,把厚厚的乐谱放在钢琴上,用手支棱着腮帮子:“我每天都来这里...

终于写到得伊达弥亚小姐姐哈哈哈www

假期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星期了,嗷呜我的寒假!

这几天在看《天堂之火》,

不得不说亚赫甜得要死呜呜呜!

而且一定要扯上阿帕hhhh

阿帕太美好了我爱他们!

〖第二十章〗

巴利奥斯孤零零地狂奔回克珊托斯身边,刚回到马场的奥托梅冬叹了口气。

阿喀琉斯走了。

帕特洛克罗斯不知道实情,阿喀琉斯只是跟父母去纽约处理家事,很快就会回来。

“我可不知道你还会弹钢琴。”

手指刚触及光滑的白色琴键,安提洛克斯靠在门框上看着他,说不清表情。

“我很久没有弹了。你怎么在这里?”

安提洛克斯走过来,把厚厚的乐谱放在钢琴上,用手支棱着腮帮子:“我每天都来这里练琴,你没有来过,所以不知道吧?大家都以为我只会打打游戏。”说完,他很轻蔑地笑了一声,“打游戏我也总是赛季冠军呢,他们绝对想不到音乐对电子竞技有帮助。”

“也许他们想得到呢。”

“那他们也做不到。帕特洛克罗斯,你的指法很生疏,我猜你有好几年没碰琴了吧。”

“事实上……前阵子才随便弹过。”在喀戎的私宅里,为他而弹奏。“你每天都弹些什么?”

“唔,都是些老谱子,我很久没有学新的了,就是把我会的曲子都过一遍,不忘记就好。”安提洛克斯耸耸肩,拿起谱子翻了翻,“也没有苦练什么技巧。你有什么想弹的曲子吗?我的谱子可以借给你,反正我基本会背了。”

帕特洛克罗斯接过折角起毛的谱子,心说这家伙还是一样不拘小节,如果是他,当然会好好爱护谱子,不让它们折损的。的确,都是很简单的乐曲,学起来不费时间也不费精力,但他还是挑了一首看起来最简单的。

“这首可以吗?”

“当然可以。拿去吧。《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曲子可以弹出不同的感觉,等你学会了,记得让我来听。”

“兰波的诗读得来吗?”

“一点没问题,虽然有的不懂的句子,但是风格我喜欢。”

帕特洛克罗斯笑了笑:“既然如此,下次我把波德莱尔的诗借给你。”

“他是谁?”

“从地狱而来的人。”帕特洛克罗斯在低音区按下手指,“兰波只是去过地狱,而他从地狱而来。”

——————————————

纽约令人眼花缭乱的都市夜景在飞机的轰鸣声中浮现在天际。奥林匹斯大学坐落在僻静壮美的山岭,与世隔绝的幽静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纪,而纽约的繁华错落才是现世的真实写照,阿喀琉斯告诉自己,这才是他要闯荡抗争的世界。

短暂滑行之后,飞机沉沉停稳,阿喀琉斯跟在忒提斯身后,珀琉斯默默对他点了点头。马上就要见到得伊达弥亚了,他们即将共用晚餐。

“老爸,你觉不觉得我们应该先休息一天再约见?我现在困死了。”

“彼此事务繁忙,撑着点吧。”珀琉斯慈爱地看着儿子惺忪的睡眼,叹了口气。

阿喀琉斯一路沉睡,等他意识清醒,隐约听见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叫唤他,是女人的声音,不是母亲。

“阿喀琉斯,醒醒,你饿了吧?”

阿喀琉斯睁眼,褐色中隐隐透露出深沉的金色,波浪般大幅度的卷发撩过他的鼻尖,洗发水的香味。他又揉了揉双眼,叹气一般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嗨,得伊达弥亚。”

“下车吧,家长们已经进去了。”

女孩伸出手,白皙,纤细,轻柔,阿喀琉斯缓缓搭上,右腿踏出车门落在纽约喧闹的地面,仰头看见万丈霓虹灯将他包围,灯红酒绿的世界。

他感觉自己很不习惯这种都市的气息,也许在山里呆太久了,现在的场合让他局促不安。得伊达弥亚却显然属于这个繁华都市,她穿着卡其色薄风衣,紧身黑色皮裤,被风吹乱的头发散在低领毛衣外的洁白胸膛上。

得伊达弥亚比以前更漂亮了,应该说,多了一丝成熟的女人味。他看了看她,在五光十色的人造灯光中头晕目眩,问了句:“你不冷吗?”这么穿的确太单薄了。

“有点冷。”得伊达弥亚形状姣好的嘴唇微启,唇釉凝结成的镜面反射出好看的光彩,“但是他们说,要给你的第一眼留下好印象。”

“我从来不讨厌你。”阿喀琉斯耸耸肩,一向心直口快的他也不觉得得伊达弥亚比其他女孩子更加直白,毕竟他总在男人堆里头混。

得伊达弥亚无奈地笑了笑,挽上他的臂弯:“我们走吧。爸爸妈妈在等我们。”

阿喀琉斯浑身颤栗了几下。他不喜欢别人触碰他。但是得伊达弥亚不太一样,或许是秘密结婚对他下了魔咒,或许是他并不讨厌得伊达弥亚,总之,在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堂,众目睽睽下,他没有甩开她。

“时刻记着,她是你的妻子。”忒提斯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阿喀琉斯早就沉沉睡去,并不放在心上。但是当他面对得伊达弥亚时,不知哪来的力量,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已经是有妇之夫,而这位甜美的女子,就是他的合法妻子。

阿喀琉斯迷迷糊糊,仿佛来到了平行世界。奥利匹斯的他是最真实的他,他敢爱敢恨大声叫嚣,他可以柔情似水也可以凶悍如狮。但是在这里,他收敛了所有气焰,西装革履包装下,他屏息凝神,脚步平缓。

即便如此,本性和习惯还是无法掩藏,那是潜意识,不自觉如轻烟一般传递出最本真的信号。忒提斯被阿喀琉斯粗鲁甚至野蛮的用餐举止吓得屏住呼吸,珀琉斯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倒是得伊达弥亚好像本来就知道如此,只是静静看着他,默默将食物小口送进嘴里。

阿喀琉斯再怎么迟钝也发现气氛不对头。不止是同桌用餐的家人,几乎整个餐厅的人都被他所吸引:精致的容貌,挺拔的身材,出众的气质,还有……无所拘束的举止,可以用粗野来形容。

忒提斯说不上是骄傲还是羞耻,因为阿喀琉斯的优点完全可以掩盖他的缺点,甚至使缺点变成他娇纵的特点。然而,在人们各式各样的目光中,忒提斯还是压下怒火,柔声细语地提醒儿子:“吃慢一点。”

【TBC】

墨千色

【阿帕】差之毫厘〖第十九章〗

2018的最后一更~!

昨天跑去取材了!圣诞新年番外有盼头了!

这阵子被破学校搞到厌世了都_(:з)∠)_

果然需要放假回家浪一浪才能恢复元气写愉快的内容233

不然就要虐阿帕了【不是】

这一年在lofter认识了很多小可爱,

很开心能够认识你们,

一起萌阿帕这么冷门又这么美好的一对爱侣hhh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下去!

我也会加油的呜!

⊳2019⊲~ヽ(゚︺゚)Hi

By墨千色 2018.12.31.

〖第十九章〗

清冷的水珠滑过伤口,阿喀琉斯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喀戎把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上桌,半是叹气地说了句:“山上总是冷得快。不久后山下也会这么寒冷。”

“所以...

2018的最后一更~!

昨天跑去取材了!圣诞新年番外有盼头了!

这阵子被破学校搞到厌世了都_(:з)∠)_

果然需要放假回家浪一浪才能恢复元气写愉快的内容233

不然就要虐阿帕了【不是】

这一年在lofter认识了很多小可爱,

很开心能够认识你们,

一起萌阿帕这么冷门又这么美好的一对爱侣hhh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爱下去!

我也会加油的呜!

⊳2019⊲~ヽ(゚︺゚)Hi

By墨千色 2018.12.31.

〖第十九章〗

清冷的水珠滑过伤口,阿喀琉斯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喀戎把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上桌,半是叹气地说了句:“山上总是冷得快。不久后山下也会这么寒冷。”

“所以……他们称你为先知?”阿喀琉斯抓起喀戎备好的毛巾,粗暴地用双手按压在刚刚清洗过的脸上。

“他们只称我为贤者。”喀戎拉出椅子坐下,没有去看一边擦脸一边慢腾腾挪过来的阿喀琉斯。

“我父母来了。”

“我知道。这是轰动学校的大事。”喀戎把咖啡推向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他们总是喜欢搞这么大动静。你说呢?”

“阿喀琉斯,他们是你的父母,珀琉斯,忒提斯,他们的身份要求他们这么做。你也该知道,你不可能隐姓埋名地过完一生,你注定也必须闹出大动静。”

“如果我拒绝?”

“你没有权利。”

“我也没有义务。”

“别跟我偷换概念,阿喀琉斯。”喀戎低头喝咖啡。

“他们要我结婚。”

“没记错的话,你已经结婚了。”

“可我爱的是……”

喀戎抬起手示意阿喀琉斯不要继续说下去。

“你的内心,你自己洞悉就好。作为你的老师,我只能告诉你,你应该怎么做,至于是否去做,这是你个人的选择,我无权多加干涉。”

“喀戎……”

“我当然希望你幸福。”

阿喀琉斯抬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当然希望你幸福,阿喀琉斯。可是如果你所定义的幸福,仅仅只是和爱人成天溺在一起,你就有辱你的使命。你生来就无法享受幸福,或者说,我们都是来历经劫难的。”

“我当然知道。赫拉克勒斯,伊阿宋,我的父亲,你,我……甚至帕特洛克罗斯……”阿喀琉斯突然哽咽了一下。

“想想你的父亲和你的荣光。”

“可我现在觉得这些毫无意义。我真的值得为了一个徒有虚名的荣誉而牺牲我个人既得的幸福吗?”

“你想止步不前了,我的孩子。”

阿喀琉斯的眼神很挣扎。

“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你光荣的父母之上,而你本身还未有任何建树,失去你的父母,你一无所有。你必须为自己争取,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只属于你自己的。”

见阿喀琉斯似懂非懂的样子,喀戎又补充说:“有很多,你要去做的事情。你愿意的,你不愿意的,有意义的,无意义的,都需要你去做。你已经长大了,我的孩子。”

阿喀琉斯眼睛一亮,随即满脸通红。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正是昨夜与帕特洛克罗斯缠绵之时。当他费尽心机将帕特洛克罗斯揽入怀中,用尽蛮力将帕特洛克罗斯制约在身下,情不自禁地用力啃咬帕特洛克罗斯,就像扑食的饿虎一样要对全世界宣誓主权;在颤抖地注入他对他全部的爱意时,他第一次强烈地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他想让帕特洛克罗斯拥有他们的孩子,只属于他们的,新生命的孕育,就像他们未来的延续。

但是这不可能。

这一切潜意识都在宣告,阿喀琉斯身心都已经成熟了。他已经是个男人,是个男子汉了。只不过此刻,他刚刚萌芽的男子气概全都用在了对帕特洛克罗斯的执着与爱上。

如梦初醒的阿喀琉斯眼睛瞪得大大的,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没有聚焦地凝视着某处。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注视的是帕特洛克罗斯弹过的那架喀戎自制钢琴。

“那帕特洛克罗斯呢?他也一样要面临我的困境与选择吗?”

如果是他,他该怎么办?

喀戎沉默,然后才缓缓开口:“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最痛苦的选择。”

“喀戎,我不知道我的父母的选择是否让他们幸福。你知道,他们之间关系并不好,我的母亲是被迫嫁给我父亲的,至于我父亲意下如何,也许他也是被迫的。但是我母亲漂亮,有钱,有权势,所以他无所谓。他们生养了我,我是他们的后代,唯一的儿子,我要继承他们的荣誉,或者还可以创造新的光荣,可是,即便如此,又如何呢?我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

阿喀琉斯曾无数次地思考,虽然他知道,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

“我要走上他们的老路,一个姑娘被迫嫁给我,我被迫娶了她,当然,她可以很漂亮,很有钱,很有权势,我也可以无所谓。但是,这样真的有意义吗?”阿喀琉斯捏紧杯柄,“我们也生了孩子,或许,也会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或许是儿子,可以继承家业,继承我的荣誉,再创新的光荣。循环往复,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吗?可是荣誉又是什么?

“我爱帕特洛克罗斯,但是我和他之间不可能有孩子。如果这是我们之间的阻碍……”

那还真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孩子,你们之间的阻碍有很多。我不用举例你也明白。”

“喀戎,我还不愿意放弃,我还不愿意屈服。所以我很痛苦。我的人生,我的一切,我还想凭自己的意志去生活。”

“也许时代变了。”喀戎呼出的气变成白色的雾飘散在他们之间,“英雄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那是你们父辈最引以为傲的时代。”

“也许还没过去,也许还没有变化。我很挣扎,但我不知道哪条道路才是正确,我也害怕未来会后悔。所以,无论如何,即便我很痛苦,我也会按照你们所说的去做……我的意思是……”

喀戎看着他。

“请允许我和帕特洛克罗斯道别。”

“擦干你的眼泪,我的孩子,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不知是不是知晓了两人的谈话内容,喀戎送阿喀琉斯出门时,巴利奥斯焦躁地用蹄子刨着地面,发出气愤的鼻息声。阿喀琉斯翻身上马,还来不及组喀戎告别,巴利奥斯就狂躁地四处乱跳,差点把阿喀琉斯掀翻在地。

“巴利奥斯,你怎么回事?”

阿喀琉斯好不容易制服住这匹怪脾气的黑马,认真地看着它的眼睛。

“哦……我懂了。”阿喀琉斯摸了摸巴利奥斯发亮地鬃毛,“你也爱上了帕特洛克罗斯,对不对?放心吧……”

我绝对,绝对不会放弃他的。

【TBC】

墨千色

差之毫厘 ——奥林匹斯大学会发生什么事儿〖第十八章〗

我愈发相信重压下会涌现灵感x

昨天写《魂断威尼斯》的论文写得我真的是魂断《魂断威尼斯》……

今天继续写论文,还有明天后天以及七七八八的破事真是堆到了天上【气得我继续yy阿帕←咦】

忒提斯莫名又成了恶婆婆2333【不是】珀琉斯是慈父啊x那忒提斯就是严母了hhhh

忒提斯:不能因为我是女神就伤害我x

〖第十八章〗

周身弥漫的酸痛感把睡梦中的帕特洛克罗斯强行叫醒。艰难地翻了个身,帕特洛克罗斯隐约想起来昨晚的疯狂,不禁羞红了脸。阿喀琉斯的手法拙劣而粗暴,小心翼翼中又带着慌乱而急不可耐的意味。看来他们都得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尤其是那家伙。扶着腰,帕特洛克罗斯正在纠结如何面对昨晚的肇事者,才...

我愈发相信重压下会涌现灵感x

昨天写《魂断威尼斯》的论文写得我真的是魂断《魂断威尼斯》……

今天继续写论文,还有明天后天以及七七八八的破事真是堆到了天上【气得我继续yy阿帕←咦】

忒提斯莫名又成了恶婆婆2333【不是】珀琉斯是慈父啊x那忒提斯就是严母了hhhh

忒提斯:不能因为我是女神就伤害我x

〖第十八章〗

周身弥漫的酸痛感把睡梦中的帕特洛克罗斯强行叫醒。艰难地翻了个身,帕特洛克罗斯隐约想起来昨晚的疯狂,不禁羞红了脸。阿喀琉斯的手法拙劣而粗暴,小心翼翼中又带着慌乱而急不可耐的意味。看来他们都得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尤其是那家伙。扶着腰,帕特洛克罗斯正在纠结如何面对昨晚的肇事者,才发现身边没人。

阿喀琉斯不在。

算了,无所谓,爱去哪儿去哪儿吧,我太累了,还想再睡会儿。

帐篷外传来噼里啪啦的柴火声,帕特洛克罗斯出于好奇,勉强爬起床,裹着毛毯撩开帘子,火堆旁的背影让他惊叫出声。

“奥托梅冬?”

“嗨。咳,没想到阿喀琉斯真的对你出手了。”奥托梅冬扭头看见帕特洛克罗斯的模样,吓得赶紧低头继续拨弄柴火并且转移话题,“我烤了面包,还热了茶,等会儿给你送进去吧。如果你……会痛的话……”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不痛。”帕特洛克罗斯满脸通红,腰部的酸痛感让他咬紧牙关,“阿喀琉斯在哪里?”

“他父母来了。”奥托梅冬口吻突然严肃,“阿喀琉斯的父母同时出现,天知道是出什么大事了。他一大早就被叫去,所以派我来照顾你。放心,我来了他才走。他走得很急。”

帕特洛克罗斯回头,发现巴利奥斯没在克珊托斯身旁,准是载着它的主人疾驰而去了。

雨后的山林带着一股湿气,在阳光的照射下缓慢蒸腾,空气变得黏糊糊的,帕特洛克罗斯觉得很烦躁。

“来吃早餐吧。”

——————————————

“所以你们俩一起来这儿就是为了告诉我我要结婚了?”阿喀琉斯抿了抿嘴,双手在膝盖上握紧。

“不是要结婚,是已经结婚了。你忘了吗?和得伊达弥亚,秘密结婚。”忒提斯看了一眼沉默的珀琉斯,声音清冷地说道。

“我以为你们当时只是开玩笑。”阿喀琉斯站起来,在奥利匹斯大学特级VIP接待室里头走来走去,柔软的地毯被他的鞋底磨得逆了毛。

“我也以为你说你在追帕特洛克罗斯是在开玩笑呢。”忒提斯不动声色地提醒他。

阿喀琉斯暴跳起来,怒目圆睁地瞪着他的母亲,冲动的情绪被他父亲沉寂的眼神压制下去。

“阿喀琉斯,她是你母亲。”

忒提斯看见儿子出人意料的反应,冷冷地笑了一声:“你为了他,可以用这种态度对待我?”

“母亲,我很抱歉。”阿喀琉斯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只觉得自己憋屈得喉咙发紧。“我对帕特洛克罗斯不是开玩笑。我爱他。从我见他的第一眼开始。”

“你也说过你喜欢得伊达弥亚。”

“那只是……喜欢,为什么不呢?她长得漂亮,性格也好,为什么不喜欢她呢?”阿喀琉斯不明白忒提斯的话。

“所以你们俩结为夫妻,合情合理。”

“这不是一回事,妈妈!这不是一回事。”阿喀琉斯冲到忒提斯面前,跪在她脚边,仅仅攥着她的双手,像小时候祈求她给自己买最心爱的玩具一样,“我们只是谈得来的朋友,但不是相爱。而且……万一得伊达弥亚根本不喜欢我呢?”

“万一帕特洛克罗斯根本不喜欢你呢?”

“不可能!”阿喀琉斯甩开忒提斯的手,猛地站起来在屋子里打转,“不可能,他也爱我,我感觉得出来。否则,昨晚他不可能……”

“昨晚?”珀琉斯灵敏地竖起耳朵,“昨晚怎么了?”

阿喀琉斯回头看着他的父亲,狠狠地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希望我们没有来晚。”珀琉斯深深地叹了口气,“阿喀琉斯,你需要有一个后代。”

“后代?”

“你必须生育一个孩子。”忒提斯言简意赅。

“为什么?帕特洛克罗斯又不能生孩子。”阿喀琉斯觉得莫名其妙。

忒提斯皱紧眉头,捏住阿喀琉斯的下巴把他抓过来:“时刻记住,你是一个已婚男子,得伊达弥亚是你的妻子。”

“我爱的是帕特洛克罗斯。”阿喀琉斯下巴被捏得发疼,每讲一个字都会加剧痛感。

“也为帕特洛克罗斯想想吧。”珀琉斯的声音很理智,“他也必须娶妻生子,他也必须继承家业,留下一个后代来延续家族的荣耀。这是你们生来必须履行的义务。”

“不会的!我不同意!”阿喀琉斯拼命甩头,把下巴从忒提斯的手指间挣脱,他感觉到破皮的刺痛,“我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他!”

“清醒点,阿喀琉斯。我们已经说得很明白,不想再多废话了。”

阿喀琉斯气得眼泪直流,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带着歇斯底里的嘶吼:“我敬爱你们,思念你们,可你们到头来却要毁掉我的幸福,我花了十几年来追求,你们却要在我追逐到它的第一时间把它毁掉!如果你们要的只是我的孩子,我可以给你们,把我的精血拿去,随便和那个女人搭配都无所谓!你们想要吞并哪个家族,就把它和哪个家族的女儿结合!”

“放肆!”忒提斯站起身反手就是一巴掌,手指上切割精美的宝石折射着七彩琉璃窗的斑斓光芒,在阿喀琉斯白皙的脸颊上划开一道鲜艳的血痕。

阿喀琉斯重重倒在地上,晶莹的泪花与深红的血液混合成奇怪诡异的颜色,顺着扭曲变形的脸部线条滑下。

忒提斯喘着粗气,美丽的肩膀上下剧烈起伏,丝毫不理会珀琉斯的着急担忧,对趴在地上呜咽抽泣的阿喀琉斯下达命令:“跟我们回去。立刻。马上!”

阿喀琉斯没有动。

“阿喀琉斯。儿子。”珀琉斯慈爱的声音微微颤抖。

忒提斯可没有那么多耐心,高跟鞋狠狠扎进地毯,走过去一把抓住阿喀琉斯的手臂就要把他拉起来。谁知阿喀琉斯蓄力已久,在身体被触碰的一刹那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忒提斯本能地后退,却还是被吓得失去了意识,只能眼睁睁看着阿喀琉斯挣脱束缚,夺门而出。

“他会回来的。”珀琉斯赶到落地窗边,看着阿喀琉斯骑着巴利奥斯飞驰而去,那是珀里翁山的方向。

【TBC】

墨千色

差之毫厘 ——奥林匹斯大学会发生什么事儿〖第十七章〗

为什么写出来的总和脑子里头想的不一样【微笑】

我果然只能在脑子里意淫,写出来变形吗【我是说那个片♂段】

第一次写羞羞的情节,好像被我写得很晦涩难懂啊!不管了最后一句是隐喻大家懂我意思吧【挑眉x】

反正三个家长都同意阿喀享受床笫之欢了只不过对象是真爱而已嘛(≖`_̆′≖⑉)

脑子混乱如果可以大家请给我提意见呜呜呜!

P.s说来如果用镜头语言来描述,大概就是家长这边在一句一句地说床笫之欢,在对话中穿插阿喀和帕帕一幕一幕的床笫之欢……快速剪辑的镜头拼贴2333
我也不知道为啥自己要写暴风雨,大概是……危机四伏中的真情流露?带有破坏性毁灭感的占有欲和爱恋?
【好像每次在前面说一堆会剧透233...

为什么写出来的总和脑子里头想的不一样【微笑】

我果然只能在脑子里意淫,写出来变形吗【我是说那个片♂段】

第一次写羞羞的情节,好像被我写得很晦涩难懂啊!不管了最后一句是隐喻大家懂我意思吧【挑眉x】

反正三个家长都同意阿喀享受床笫之欢了只不过对象是真爱而已嘛(≖`_̆′≖⑉)

脑子混乱如果可以大家请给我提意见呜呜呜!

P.s说来如果用镜头语言来描述,大概就是家长这边在一句一句地说床笫之欢,在对话中穿插阿喀和帕帕一幕一幕的床笫之欢……快速剪辑的镜头拼贴2333
我也不知道为啥自己要写暴风雨,大概是……危机四伏中的真情流露?带有破坏性毁灭感的占有欲和爱恋?
【好像每次在前面说一堆会剧透233】

〖第十七章〗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从纽约回来。”忒提斯提着某个名牌公文包踩着某个名牌高跟鞋,心急火燎又不失风度地走到珀琉斯对面坐下。

“我当然知道。他也和我通过话了。”珀琉斯放下手中的报纸,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忒提斯深吸一口气:“你觉得他如何?”

“意乱情迷。”

“还有救吗?”

“怕是很难。”

“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忒提斯用手指敲桌子。

“也许我们可以选择尊重他的感情。”

“不可能,珀琉斯,不可能。现在不是柏拉图时代,你知道他再放纵下去世人会怎么看待他,这个时代不允许他这么做。我是说,我也很喜欢帕特洛克罗斯,但是他们俩仅仅停留在挚友的层面就够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也这么希望。这样对帕特洛克罗斯也好。”

忒提斯闻声回头,是墨诺提俄斯。

“抱歉,路上堵车,来迟了。”墨诺提俄斯和忒提斯握手,“珀琉斯已经和我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听起来很紧急。阿喀琉斯刹不住车了。”

珀琉斯耸耸肩。

“是的。”忒提斯点燃雪茄猛抽一口,动了动手指头示意仆人给墨诺提俄斯上茶,珀琉斯皱眉。“我想,我们儿子对你儿子的情感已经超出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墨诺提俄斯看着红茶注入杯中,蒸腾而起的热水在杯沿上方消散。“您是说,当时强行把阿喀琉斯送去喀戎那里,也没有斩断他对帕特洛克罗斯的情愫?”

“恐怕是没有。”忒提斯抖落烟灰。

“他把帕特洛克罗斯带去喀戎那儿了。”珀琉斯坐着,“就像见家长一样。”

“喀戎怎么说?”忒提斯很紧张。

“我看他已经听之任之了。”

“证明喀戎认为他们合适。”墨诺提俄斯说。

忒提斯克制着自己抓狂的情绪:“我说过喀戎不可靠,他太开明,太开明了!他过分尊重各种想法,可是阿喀琉斯的身份不允许他有这么多想法!”

“我想帕特洛克罗斯也一样。”墨诺提俄斯补充道,“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个人一时陷入奇怪的沉默。

“珀琉斯告诉我,阿喀琉斯已经秘密结婚了。”

“是的。在他出国交流的时候。”

“当时让学校派他出国交流,你也知道,怕他第一时间和帕特洛克罗斯见面,旧情复燃。抱歉,我想不到其他合适的词语。保险起见,我们给他定了婚。得伊达弥亚,一个不错的姑娘,她父亲以后能与我的公司合作,说不定还可以吞并他。”忒提斯痛苦地绞紧了眉头,最后一句她说得很小声。

珀琉斯说道:“我们无法确定帕特洛克罗斯对阿喀琉斯的情感。”说完,他看向墨诺提俄斯。

“火种埋藏再深,总归会燃烧的。”

三个家长再一次陷入奇怪的沉默。

“既然已经订了婚。”墨诺提俄斯说。

“阿喀琉斯也成年了。”珀琉斯说。

那么。

“是时候让他品味床笫之欢了。”忒提斯说。

————————————————

“在我茫然无措的时候,我会来这里。”

他们眼前,星空灿烂,灯火通明。

“最原始的星空,最现代的灯火,它们彼此矛盾,在这里却相互呼应。没有人从这里欣赏过它们共存的模样,除了我。”阿喀琉斯瞪大双眼注视前方,“和你。”

“你觉得它们奇怪吗?”帕特洛克罗斯抬头,又低头,“它们看起来难以并存,此刻却融合得如此完美……”

“矛盾而完整,不是吗?”

“看着它们,你会想些什么?”

“想到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过去,我的将来,我必须要做的好多事情……还有你。”

“我?”

“你。我来这里想的最多的还是你。”

“为什么要想我?”

阿喀琉斯没有回答。他低下头,沉默无言。

“我不知道。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逃离不开的东西。”

“比如说?”

“比如你。只有你。”阿喀琉斯猛地抬头,宽大的手掌积蓄着极大的力量轻柔地抚在帕特洛克罗斯脸上。帕特洛克罗斯诧异地对上他的视线,发现这个不可一世的男子此时热泪盈眶,从来坚定而傲慢的眼睛透过泪水映射出迷茫和胆怯的目光。

却满怀深情。

“只有你。只有你。”

神啊,我该怎么做?

“只有我。”帕特洛克罗斯的手与阿喀琉斯重叠,“只有我。”

只有我吗?他想起很多事情,金色的头发,夹杂着火焰的颜色,碧蓝的眼睛,是大海与星辰。他想起形影不离,他想起不辞而别,他想起日夜思念,他想起久别重逢,他想到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天地间是否只有你我二人?

温热而湿润的触感从嘴唇传来,帕特洛克罗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泪水的咸味混杂其中。阿喀琉斯真是个爱哭鬼。帕特洛克罗斯迷迷糊糊地想着,下一秒就被顺势推到在草地上。青草的清香沁入鼻腔,甘甜的气息直抵咽喉,他一时间喘不过气来。粗暴的、温柔的、破坏的、怜惜的、毁灭的、无损的……世界四分五裂,混沌中仿佛在重新构建,支离破碎的幻象浓缩成一颗颗星辰,散布在苍穹,勾勒出阿喀琉斯的轮廓,他看见北极星坐落在他颈窝。

克珊托斯和巴利奥斯在不远处相互摩挲着彼此,时不时打个响鼻。突然被扯开领口,暴露在外的胸口接触到山巅的冷空气,帕特洛克罗斯打了个寒颤,迷糊混乱的脑子突然清醒起来。隆隆雷声从远处传来,皎洁的光芒逐渐被笼罩,帕特洛克罗斯有些害怕地搂紧阿喀琉斯的脖颈。

“要下雨了。”

乌云出乎意料地迅速聚集,不一会儿就遮挡了所有星辰,远处的灯火被压得苍白无力,一道闪电随着闷雷划破天际,黑暗仅仅被驱逐开一瞬,立刻又包围起一切。

“害怕吗?”阿喀琉斯搂紧缩在怀里的人。

帕特洛克罗斯往阿喀琉斯胸膛贴得更紧,听见咚咚的心跳。是生命的声音。

这样的环境让他很不舒服,但是越是穷凶极恶,和阿喀琉斯在一起就越让他心安理得。他竟一时间希望世界崩塌,只留下自己和他。

游走在身上的双手愈发狂乱,带着破坏与爱惜的杂乱混合感。当帐篷内温暖的空气包裹住他,跃动的火苗被手掌粗暴盖灭,视线重新陷入黑暗,帕特洛克罗斯第一次同时感受到痛苦和快乐,他耳边的喘息粗鲁而青涩。

“帕特洛克罗斯……帕特洛克罗斯!”

“阿喀琉斯……”

暴风雨肆虐而来,雨水融入土地,像繁星坠入大海。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