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珠青

52402浏览    307参与
北沢 竹醉

记梗

(大)太刀 青江贞次x太刀 数珠丸恒次

大概是数珠丸还小(?)的时候,贞次夸恒次“眼睛颜色好看”。


大胁差 笑面青江x太刀 数珠丸恒次

多——年以后两人在本丸重逢,青江翻看由陆奥守拍摄的相片,青江好奇数珠丸小时候是什么样。

在一边念佛的数珠丸幽幽来了一句“贞次忘记了很多啊”

青江表示自己也去了有关历史出战⑴,balabala扯到天五,还有因为美进了的🌙

青江:兄长真是迟钝呢,主や也常说你是美人哦

数珠丸:那你从来都没有夸过我眼睛好看……(我os:委屈巴巴ノ珠子w)


⑴私设,(由于被磨导致部分失忆)可去当年存在过的地方出战以寻...

(大)太刀 青江贞次x太刀 数珠丸恒次

大概是数珠丸还小(?)的时候,贞次夸恒次“眼睛颜色好看”。


 

大胁差 笑面青江x太刀 数珠丸恒次

多——年以后两人在本丸重逢,青江翻看由陆奥守拍摄的相片,青江好奇数珠丸小时候是什么样。

在一边念佛的数珠丸幽幽来了一句“贞次忘记了很多啊”

青江表示自己也去了有关历史出战⑴,balabala扯到天五,还有因为美进了的🌙

青江:兄长真是迟钝呢,主や也常说你是美人哦

数珠丸:那你从来都没有夸过我眼睛好看……(我os:委屈巴巴ノ珠子w)





 

⑴私设,(由于被磨导致部分失忆)可去当年存在过的地方出战以寻找/找回/唤醒记忆







游离态的易言

樱の笑颜

“恒次,樱花开了哦。”金色的眸子在晨曦中是琥珀一般的澄澈。

若风过境。心湖漾起层层波澜。

“一起去看吧。”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嗯。”恒次回敬他一个微笑。

————————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看糖!

管他跟前文有没有联系!

(๑•̀ㅂ•́)و✧

————

樱花的谎言(也许是前文叭)

“恒次,樱花开了哦。”金色的眸子在晨曦中是琥珀一般的澄澈。

若风过境。心湖漾起层层波澜。

“一起去看吧。”

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嗯。”恒次回敬他一个微笑。

————————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看糖!

管他跟前文有没有联系!

(๑•̀ㅂ•́)و✧

————

樱花的谎言(也许是前文叭)

游离态的易言

两份垃圾小剧场...

今天的我依然不会写正文

依然ooc

————


※多西皮

[早上][洗漱台前]

大包平:[看镜子]大包平果然应该是天下五剑之一。

莺:(笑)

包:你笑什么!

莺:没什么。[回房间后拿出了观察日记]

“自恋的大包平今天也在做蠢事。”

[整理完毕.向大饭堂走去的包莺][偶遇珠青]

珠:早安,大包平先生。

包:哟,早啊。

鹤:[突然蹿出]哇!哈哈哈吓到了吗?

[并没有人被吓到]

三明:[跟着鹤走过来]哈哈哈鹤还真是精神。[摸头——]

包:[突然警觉]三...

莺:大包平!走了!吃饭去!

包:[被莺拖着][回头看三明]哼!

珠:那么三日月大人,我们也先告辞了。

[拉江]走吧。

江:是~兄长大人~[向鹤说]再见~

鹤:再见——[看三明]大包...

今天的我依然不会写正文

依然ooc

————


※多西皮

[早上][洗漱台前]

大包平:[看镜子]大包平果然应该是天下五剑之一。

莺:(笑)

包:你笑什么!

莺:没什么。[回房间后拿出了观察日记]

“自恋的大包平今天也在做蠢事。”

[整理完毕.向大饭堂走去的包莺][偶遇珠青]

珠:早安,大包平先生。

包:哟,早啊。

鹤:[突然蹿出]哇!哈哈哈吓到了吗?

[并没有人被吓到]

三明:[跟着鹤走过来]哈哈哈鹤还真是精神。[摸头——]

包:[突然警觉]三...

莺:大包平!走了!吃饭去!

包:[被莺拖着][回头看三明]哼!

珠:那么三日月大人,我们也先告辞了。

[拉江]走吧。

江:是~兄长大人~[向鹤说]再见~

鹤:再见——[看三明]大包平怎么了?

三明:(笑)鹤觉得我好看还是他好看?

鹤:诶?当然是三日月~

三明:哈哈哈甚好甚好~

鹤:那么我的问题?

三明:已经回答了呀。

鹤:????


※般若小龙.

ooc注意注意注意啊啊

[刚整束完毕的若龙]

若:[捏龙下巴][靠近——]今天的小龙也是这么可爱~

龙:(笑)(凑进 kiss)

若:诶!

龙:早安吻~

若:(笑)小龙还真是......

龙:那么~走~吧~主人说今天去泡温泉?

若:好像是晚上吧?

龙:哦~我很期待你穿浴衣的样子哦?

若:同样的话还给你~

龙:是吗——把手给我!

若:....?[伸手]

龙:[抓住]很好很好——

[豆看着面前牵着手.一脸愉悦地走着的两人]

豆:/MMP./


P.S.豆豆应该在做红豆棒冰哈哈哈哈


游离态的易言

【七夕贺文鸭鸭鸭~(下)】

我又双叒叕迟了....

下篇有很认真地在写哦!可以的话请摸摸我!QVQ(bushi)

下篇持续加速!(然鹅我没驾照只能开小破车...)

(说实在我觉得这种程度根本没什么...但上次被查水表之后我成了怂蛋......)

从珠青那里开始有删

无删版稍微有点改动 但AO3真的好烦人哦所以那边没有跟上(你)

————————————————

【古备前】

“睡什么觉!起来了!”大包平对着沙发大喊,吓得两人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红发的男人皱了皱眉,转身朝门口走去。“不管你们了,我去帮莺准备花火了。”

说是帮忙,但他并不会让莺干搬箱子之类的活,最后“准备花火”这件事就被他一人承包了...

我又双叒叕迟了....

下篇有很认真地在写哦!可以的话请摸摸我!QVQ(bushi)

下篇持续加速!(然鹅我没驾照只能开小破车...)

(说实在我觉得这种程度根本没什么...但上次被查水表之后我成了怂蛋......)

从珠青那里开始有删

无删版稍微有点改动 但AO3真的好烦人哦所以那边没有跟上(你)

————————————————

【古备前】

“睡什么觉!起来了!”大包平对着沙发大喊,吓得两人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红发的男人皱了皱眉,转身朝门口走去。“不管你们了,我去帮莺准备花火了。”

说是帮忙,但他并不会让莺干搬箱子之类的活,最后“准备花火”这件事就被他一人承包了。

手合场。莺丸对战髭切。炎炎灼灼的剑影。

应髭切的要求,两人手上的并非木剑,而是各自闪着寒光的本体。若大包平在场,他定不会让莺丸同意髭切的要求,但莺绿色头发的太刀倒是十分享受。两人一来一往,一去一回,一撞一冲,刀刃似骊龙扫尾,缺月浮游,迸几点寒星。但当那团火红出现在视野中时,莺丸知道自己已经败了。

“不可以东张西望哦~”软糯的声音中却藏着野兽般的杀意。刀尖已是直指心坎。“哎呀,输了呢。”刀刃入鞘,莺丸蜷指梳理有几分凌乱的短发。眼前的光景被踢开围门的人尽数挡了,他抬头与那双钢色的眸子对视,不出意外地写满了是担心和焦急。“莺你怎么这么乱来!万一伤了怎么办啊!”四花太刀倒是波澜不惊,眼中噙满笑意。

“因为我相信大包平会保护我的。”

对方果然移开了视线,面庞上爬了浅晕微红。大包平寻思半晌却仍不知如何回答,而这略显窘迫的表情正是莺丸想要看到的。拍了拍他发烫的脸后,莺丸挽住了他的胳膊:“不是说去看花火?”

日光渐渐地淡薄,脱离,华灯代之而明。本丸的草地有万顷之大,远望便可看见地平线上摇曳的暗阳。

莺丸朝身边那人靠近了些,最后的金色在他们身上闪耀。

【珠青】


 【般龙】

【源氏】

【后记】

何时罗浮梦醒?愿暏佳人笑。

河梁千顷,尘寰万里,只此一人,足矣。

游离态的易言

暗昼与微光(2)//珠青

我 终于更这个了(吐魂)

凑合着看吧,我写不出万分之一他们的好(15551)

珠子青江,婶还爱你们啊!!!!!

———————————————————————

数珠丸出去了。青江坐在床头,窗棂斜映着枝桠。他忽然想起今早审神者说的话,今天晚上,好像,要换成夏夜景趣了呢。

--

多亏了审神者拍的加速符,手入完毕的青江又双叒叕在吓唬小短刀们了。他用手电筒由下至上照着自己的脸,装出面色凝重,一本正经的样子来。可怜的手电筒被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现在在讲长舌鬼的故事(多半是瞎编的)。“他呢——就是,这样子的——”某江把舌头吐的很长很长,还煞有介事地翻着白眼。很显然,秋田和退被他吓...

我 终于更这个了(吐魂)

凑合着看吧,我写不出万分之一他们的好(15551)

珠子青江,婶还爱你们啊!!!!!

———————————————————————

数珠丸出去了。青江坐在床头,窗棂斜映着枝桠。他忽然想起今早审神者说的话,今天晚上,好像,要换成夏夜景趣了呢。

--

多亏了审神者拍的加速符,手入完毕的青江又双叒叕在吓唬小短刀们了。他用手电筒由下至上照着自己的脸,装出面色凝重,一本正经的样子来。可怜的手电筒被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现在在讲长舌鬼的故事(多半是瞎编的)。“他呢——就是,这样子的——”某江把舌头吐的很长很长,还煞有介事地翻着白眼。很显然,秋田和退被他吓得不轻。两人把被子裹得紧紧的,双手抱头匍匐在地上——据青江说,这样鬼就看不到他们了。数珠丸倚在门边,注视着不安分的弟弟,微微扬起的嘴角中斟满了银色的月光。

屋外,月华散了满地。“贞次,萤火虫出来了哦。”小短刀们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了,霎时一股脑冲出门外。草丛中已是幻境一般,点点微光缓缓浮动。

“走吧。”青江抓住了恒次的手,十指相扣。朝那人微微地一莞尔,笑靥温润如玉。

“嗯。”

沿了小径,步履搅碎了陌上星光万顷。流萤轻舞,穿梭于池中之莲的碧叶间。两人在屋后凉亭中入座,清荷的暗影在身边摇曳不止。在这里可以看到本丸后山林的容貌,山脊的轮廓在星光下分外清晰。朗月清风,阶下花与草在喁喁私语。

“你刚来时也是这样呢。”青江望着远山,亭顶撒下的影让数珠丸看不清他的面容。“多久了呢......?从一开始到现在。”似在向他索求答案,却更像在自言自语。“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恒次将他拥入怀中,脸颊上是柔软的青发,有淡香袅袅萦绕。

“所重要的只是,我心悦你。”

青江靠在他身上,近在咫尺的心跳,声声清晰入耳。

“嗯。我也喜欢兄长。”

有风过境,拂乱了他们发上,肩上透明的月光。

ooc的实体化·lzaly2
【手书】孩子气的战争【珠青友情...

【手书】孩子气的战争【珠青友情向?】
b站指路av60577237
第一次手书+淡圈作
当时还没有板子……现在一年过去了我有了板子却不会画画辽(*´_ゝ`)

【手书】孩子气的战争【珠青友情向?】
b站指路av60577237
第一次手书+淡圈作
当时还没有板子……现在一年过去了我有了板子却不会画画辽(*´_ゝ`)

林藏

某神奇本丸的日常 珠青(一)

  是本人在lofter上面发的第一篇文!这个系列大概准备写我自己本丸的日常, 虽然我其实并没有珠子啦。(在文发出后一个月终于有了)_(:::з」∠)_那么接下来就进入正文了———

———————————————————————

     很多年后,数珠丸恒次仍不能忘记那个寂静的雨夜,乌云掩去淡淡泛黄的月光,一片黑暗。

      他看不见,但他知道什么正在发生,好像听见弟弟的尖叫和哭喊,那凄厉的哭声一点点,一点点的变弱,最后被浠沥的雨声掩去,灰飞烟...

  是本人在lofter上面发的第一篇文!这个系列大概准备写我自己本丸的日常, 虽然我其实并没有珠子啦。(在文发出后一个月终于有了)_(:::з」∠)_那么接下来就进入正文了———

———————————————————————

     很多年后,数珠丸恒次仍不能忘记那个寂静的雨夜,乌云掩去淡淡泛黄的月光,一片黑暗。

      他看不见,但他知道什么正在发生,好像听见弟弟的尖叫和哭喊,那凄厉的哭声一点点,一点点的变弱,最后被浠沥的雨声掩去,灰飞烟灭。

       他迷惘的想,弟弟……再也见不到了吧?

       日莲上人的佩刀以佛为信仰,在漫长生命中不断探索何为佛法真义,但他仍不明白很多很多事,寄希望于佛法中找到答案。

      他的迷惑,是为了贞次吧。

      天下五剑被珍惜的收藏着,不见天目。有些时候会有新的刀来到他身边,数珠丸就小心翼翼地问他外面的消息,问青江贞次的下落。在那些支离破碎的消息里,他听见贞次被磨上,被磨上,再被磨上。从大太刀变成了大胁差。然后又斩杀了微笑的女幽灵,并被人冠名为…笑面青江。

      磨上吗,那会很痛吧……他古水无波的心里被激起了一层层疼痛的涟漪,连绵不绝。记忆会随着身体的毁灭一点被损毁,那么大规模的磨上过后贞次的记忆一定是一片模糊,记不得自己了。也好啊,离别所带来的疼痛只要放在自己肉心深处,不见天日就行了。他不应该承受的过去,忘了也好。

      数珠丸恒次闭了眼,打算自此陷入一场漫长的沉睡,醒来之后的事再说吧,以后…谁知道呢?也许醒来之后一切都会解决,自己可以再次见到弟弟,或者再也见不到。也许醒来后自己不会再忍受离别和其带来的心上钝痛,但离别的痛,就像一场永不会停下的凌迟,一刀一刀的疼痛一阵一阵,让他在睡梦中也不得安宁,翻来覆去时,他只好一遍一遍的念着妙法莲华经,但念到最后念着念着就变成了他的名字,青江贞次,贞次,弟弟…

      近千年的时光过过去,莲花开开谢谢千次,重生又陨落,不断轮回。终于有一日,当数珠丸恒次以付丧神之身重临世问,服从审神者的命令与时间溯行军作战时。他从炉火中重生,睁开眼的第一刻就看见面前那个绿发金瞳的付丧神。那双眼睛里曾经有着微笑,有着三月的樱花,有着自己。但现在有的只是一片漠然,而已。

      那张脸曾经被他冰封记忆深处,但在他看见的第一瞬间就栩栩如生起来,多年前那个在樱花树下微笑的少年与现在这个陌生人的脸完美的重合在一起,恍惚间一句贞次就要脱出口,却又被硬生生咬回了舌尖。算了吧,他已经不记得了呢。其实有一瞬间,那份深深封在心里的分离的痛苦就要撕开封印,跑出来。那份冲动告诉他,说吧,告诉弟弟一切,告诉他我们的分离,告诉他自己的痛苦。然后他又自嘲的笑笑,狠狠地把这念头打了下去。不能把任何痛苦,任何思念告诉弟弟,他不需要记起那数不清日夜中从未停止的思念,无论是怎样的痛苦,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
 有人想看更新吗?

游离态的易言

樱の呗

 (樱花的谎言)

【ooc有——甚至有小小的私设——注意注意——瞎几把胡编乱凑的文】

【时间段是青江江被送走去磨之后~】
——————————

初次相遇,是不经意吹过你脸颊的风,还是几千年铭刻的久别重逢?

“青江贞次,同名刀匠所锻。”那刻的熙风,拂乱了你的青丝。仰头,光落进了你的眼眸。

你的微笑,璀璨如樱霞。

樱落成雪,世界只余一片纯白。


是不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资格去奢望,如果...

神明大人,如果您真的听得到的话,

愿他在那个地方,也能露出那样的微笑。


好像所有的事物都是这样的。所有的事物,都会以期望为中心,逆时针转动。

手中的信纸飘落到了地上。

“青江贞次,被磨为胁差,改名笑面青江,记忆受损。”

十...

 (樱花的谎言)

【ooc有——甚至有小小的私设——注意注意——瞎几把胡编乱凑的文】

【时间段是青江江被送走去磨之后~】
——————————

初次相遇,是不经意吹过你脸颊的风,还是几千年铭刻的久别重逢?

“青江贞次,同名刀匠所锻。”那刻的熙风,拂乱了你的青丝。仰头,光落进了你的眼眸。

你的微笑,璀璨如樱霞。

樱落成雪,世界只余一片纯白。


是不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资格去奢望,如果...

神明大人,如果您真的听得到的话,

愿他在那个地方,也能露出那样的微笑。


好像所有的事物都是这样的。所有的事物,都会以期望为中心,逆时针转动。

手中的信纸飘落到了地上。

“青江贞次,被磨为胁差,改名笑面青江,记忆受损。”

十九个字,十九把利刃,一刀一刀,重重地捅在他的心脏上。

骗人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泪珠划过生硬的笑容,将笑容中的虚假无情揭穿。

不可能。他不可能忘记的。


......或许也是件好事吧。

没有我的世界,你就不会再痛苦了。

是吧?贞次。


“贞次......”恒次轻声念出了这个名字,微微一笑,透出几分嘲讽的释然。

樱花碎了满地。满地的花骸都在挣扎着呼唤那个名字。

贞次。青江贞次。

眼角有泪珠悄悄滚落,掉落在地上,瞬间失了所有的温度。

回神。少年静静看着茶中之樱在袅袅烟雾里慢慢伸展身姿。嗅着淡淡的香,轻抿一口,热流驱散了丝丝凉意,思绪却随着雨声,越来越密。

这个被冠以初春之名的世界,正在下着雨,不停。

你说过,你不喜欢下雨。


贞次,樱花又开了哦。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还记得...

我吗。

 

游离态的易言

暗昼与微光(1)

青江摸索着,缓缓翻上屋顶。如铅一般沉重的疲惫感纠缠着他,发丝糊着干涸的血液凌乱地粘在额前,血色的眸已显露出来,在无月之夜中显得晦暗幽邃。暗红色的血顺着青丝滑下,掉落,一滴一滴渗入房顶的砖瓦中。远处有暗鸦在厉声鸣叫。

好痛。

全身的细胞都在这样嘶喊着,嗡鸣声充斥在脑中,似有亿万乱蜂在疯狂地飞舞。屋后小巷中的大太刀仍是一边发出令人厌烦的吼叫一边搜寻着自己。也许一开始就错了,这是作为队长的失职。轻视敌人,不合理分配,单独行动,御守也早已丢给了中伤的明石国行。

恍惚间,身后的空气突然加快了流动速度。本能使他迅速用本体挡住了身后突然袭来的利刃,脚尖抵住瓦砾,猛地用力,将大太刀扫下屋顶。已有裂痕的刀刃映着大太刀...

青江摸索着,缓缓翻上屋顶。如铅一般沉重的疲惫感纠缠着他,发丝糊着干涸的血液凌乱地粘在额前,血色的眸已显露出来,在无月之夜中显得晦暗幽邃。暗红色的血顺着青丝滑下,掉落,一滴一滴渗入房顶的砖瓦中。远处有暗鸦在厉声鸣叫。

好痛。

全身的细胞都在这样嘶喊着,嗡鸣声充斥在脑中,似有亿万乱蜂在疯狂地飞舞。屋后小巷中的大太刀仍是一边发出令人厌烦的吼叫一边搜寻着自己。也许一开始就错了,这是作为队长的失职。轻视敌人,不合理分配,单独行动,御守也早已丢给了中伤的明石国行。

恍惚间,身后的空气突然加快了流动速度。本能使他迅速用本体挡住了身后突然袭来的利刃,脚尖抵住瓦砾,猛地用力,将大太刀扫下屋顶。已有裂痕的刀刃映着大太刀幽怨的双眼,闪着荧荧的光。

“笑面先生!”黑暗中龟甲沿着屋脊飞奔而来,稍稍调整了呼吸后说:“主人下达命令了,让我们马上撤退。”闻此,青江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却忽的身形一晃,喉中压制已久的腥甜味又顺势翻涌而上。

“笑面先生!”

“笑......”

呼声越来越远,最后归于黑色的沉寂。


似有喧嚣的议论声充斥着耳膜。青江努力尝试了几次后终于吃力地睁开了眼睛。

手入室中很安静,午后轻浅的日光和着淡淡的药水味,也是这样安静地浮动着。“贞次醒了?”熟悉而令人安心的低沉嗓音在右边响起。自家兄长坐在那里,平日里清冷如深潭之水的脸上藏了几丝不易被察觉的担忧。约定了只给他一人看的金瞳注视着自己,眸中尽是被揉碎了的日光,明亮如雪。

青江苍白而干裂的唇动了动,努力地微笑着。

“我还以为再....”沙哑颤抖的话语还未完整就被数珠丸用手指赌住了唇,并示意他不许再说下去。“我去拿点团子。”太刀起身站定,黑白交织的长发自然地垂落。

“嗯......”

————————

 
 

emmm其实(2)已经写好了 但我实在是...懒得码

 
 

萌新嘤....所以其实我连小说都没看过几本......

请、请多关照!

然后仍然求扩!

 

水慕郁

【珠青】因为不同,所以吸引

1.

数珠丸恒次一向是带着檀香的。

似乎终于与佛学相伴,也染上了佛堂的熏香。

佛珠终日不离手,连表情也带着悲天悯人之象。

数珠丸的世界清冷而寂寥,本该是这样的。


2.

笑面青江总是带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擅长与人相处,偶尔随口来些无伤大雅,污者见污的段子。

数珠丸曾经是不懂得青江话中含义的。

后来被弟弟普及了。


3.

青江的借口冠冕堂皇。

不然兄长以后被其他人调戏了却还不知道怎么办。

但其实,数珠丸一看就属于高岭之花。

除了青江自己一直想要松松土。


4.

数珠丸喜静,青江其实独处的时候也不吵。

在数珠丸看佛经的时...

1.

数珠丸恒次一向是带着檀香的。

似乎终于与佛学相伴,也染上了佛堂的熏香。

佛珠终日不离手,连表情也带着悲天悯人之象。

数珠丸的世界清冷而寂寥,本该是这样的。

 

2.

笑面青江总是带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擅长与人相处,偶尔随口来些无伤大雅,污者见污的段子。

数珠丸曾经是不懂得青江话中含义的。

后来被弟弟普及了。

 

3.

青江的借口冠冕堂皇。

不然兄长以后被其他人调戏了却还不知道怎么办。

但其实,数珠丸一看就属于高岭之花。

除了青江自己一直想要松松土。

 

4.

数珠丸喜静,青江其实独处的时候也不吵。

在数珠丸看佛经的时候,青江会在同一张桌子上翻着话本。

遇到有趣的,还会分享。

数珠丸喜欢青江与自己分享着故事的有趣之处,总感觉兄弟联系之间更紧密了。

 

5.

数珠丸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万物皆有情本身就是如天地规律一样正常的事情。

无论精怪鬼魅,都有着爱的本能与自然权利。

只是青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开始只是想逗逗哥哥,后来目的却不纯了。

 

6.

数珠丸有晨起修行的习惯,偶尔会遇到独自锻炼的大包平。顺便切磋一下。

数珠丸在六点多钟回来时,看见青江还没起,拿着取来的早饭……清粥小菜,现放在了客厅。

查看青江有没有掀被子的时候,听见一些低微却特别的声音。

走近,“青江,怎么了么?”

 

7.

青江没有回答,还在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数珠丸又开口了,“青江,需要帮忙吗?”

青江转过声来,眼尾还带着残余的妩|媚。

“兄长,你真的会吗?”特有的青江式段子。

 

8.

数珠丸将手伸进青江的被子。

触碰到青江刚才用手抚|圈|弄的部位。

长发散落在青江汗湿的发丝上,“如果不对的话,麻烦青江指教了。”

青江明明还躺在床上,却笑得气场强大,哥哥果真超级可爱,像白纸一样纯洁,可是更加想要染上自己的颜色了。

 

9.

关系改变的潜移默化。

数珠丸习惯了自己床上多了一只弟弟。

也习惯了偶尔对“弟弟” 的帮助。

本来没觉得有何不对,直到某天看见|喘|圈|息着的青江也有了反|应。

 

10.

青江自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兄长动作的迟疑。

靠在数珠丸怀中,仰起脖颈的弧线美丽撩人。

“兄长不想试试么?会很特别的,我来教兄长好了。”

数珠丸稍微点了下头,微小的弧度被青江捕捉。

 

11.

有什么确实已经不一样了。

数珠丸在进|入的一瞬间感觉到有什么被打破了。

只是,人生在世。

太过寂寥清冷的世界突然被一抹墨绿色闯入,带着人世的气息,鲜活可爱,无法拒绝这份温暖。

 

12.

这是他想要的。

这也是我想要却一直忽略的。

数珠丸睁开眼看着怀中的弟弟,露出了温暖至极的弧度。

抚摸着墨绿色长发的发尾,和散落的带着檀香的佛珠很相配。


春日泽
镰仓时代,社会恒和正太(dat...

镰仓时代,社会恒和正太(dataidao)贞

镰仓时代,社会恒和正太(dataidao)贞

春日泽

【珠青】归宿

现pa。真心实意求你俩结婚。

——————————

结束援助项目回国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

青江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瞥见数珠丸从厨房探出脑袋看他,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青江心中咯噔一下,装作没发现,电吹风的嗡嗡声盖过了其它声音,对方无可奈何缩回去了。

数珠丸在厨房里忙活,煎鱼和罗勒的香味不时飘过来,非常诱人,让人联想到许多美好的东西,比如暖炉,甜梦,数珠丸的拥抱,家,还有一切与人世间的苦难无关的事情。青江知道哥哥不擅长做太复杂的食物,但这已经足够,反正自己向来容易满足。青江收好梳子毛巾电吹风,试图进厨房帮忙,反倒被赶出来。

“马上就好,你去外面坐着!”

青江照他的要求乖乖坐下,目不转睛...

现pa。真心实意求你俩结婚。

——————————

结束援助项目回国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

青江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瞥见数珠丸从厨房探出脑袋看他,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青江心中咯噔一下,装作没发现,电吹风的嗡嗡声盖过了其它声音,对方无可奈何缩回去了。

数珠丸在厨房里忙活,煎鱼和罗勒的香味不时飘过来,非常诱人,让人联想到许多美好的东西,比如暖炉,甜梦,数珠丸的拥抱,家,还有一切与人世间的苦难无关的事情。青江知道哥哥不擅长做太复杂的食物,但这已经足够,反正自己向来容易满足。青江收好梳子毛巾电吹风,试图进厨房帮忙,反倒被赶出来。

“马上就好,你去外面坐着!”

青江照他的要求乖乖坐下,目不转睛盯着他布置餐桌时的侧脸。为了方便,数珠丸把头发束在脑后,微暖灯光下他毛茸茸的脑袋像镀了一层金色的佛光。真好看啊,青江暗自赞叹,心情却沉了下来。


“贞次的间隔年终于结束了呢。”

“结束了呢,本以为会很难捱,没想到时间像流水一样过去了。突然回到日本,甚至有点不习惯。对了恒次,我是不是晒黑了不少?”

“晒黑了,也瘦了。”

“实际上我过得很开心哦。恒次还记得,我小时候想成为神官吧?”

“嗯,你还试过把摔下来的鸟蛋变回去,被石切丸老师念了好久。”

“……呃,后来我在想,如果不能成为神官,那么我就去做一些实实在在能帮助别人的事情。有了疫苗、清洁饮水、基础医疗,那些孩子就能像身在日本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就算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内心也感到十分满足。”

“辛苦了!”数珠丸温柔地笑笑,拿过青江面前的空碗,“那么贞次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要申请本校的修士吗?”

“我申请了再延期一年。”

数珠丸舀鱼汤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小心地把冒着热气的汤碗递过去。

“喝点汤。”

汤碗没有放下的意思,青江不得不接过来。

“恒次,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不出所料,数珠丸一瞬间露出了很为难的神色。

终于来了。青江心想。

他静静等待数珠丸开口。

“我认为早点同你说明一下比较好。其实上个月,父亲就已经催我辞职回去继承寺院,”数珠丸垂着眼,有点不敢看他似的,“继续与贞次维持现在这种关系或许并不合适,我们是时候考虑一下将来了。”

“恒次的意思是……分手?”

青江脱口而出。

数珠丸抬起头,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两人沉默半晌,数珠丸问:“贞次觉得累了吗?”

青江把他的犹豫看在眼里,“是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想吐尽堵在喉咙令他窒息的无形压迫,“我今晚去歌仙家住。”

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从容地起身出门。

饭菜没动几筷子,系着缎带的蛋糕盒子还孤零零躺在料理台上。

数珠丸愣怔片刻,摸了件衣服追出去,迟了,外面只有路灯和孤寂的风。


“喂,歌仙,我没地方去了……”

“青江哥回国了吗?出什么事了?之定他……”电话那头少年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定在洗澡。”

“……是小夜啊,没事没事,我就是想诓他出来喝酒。既然歌仙跟你在一起那我就不打扰了,哈哈,我真的没事哦,下次见面再聊吧……嗯好的,小夜再见~”

青江带着笑意挂上电话。他出门仓促没穿外套,手机也没带。在夜风中瑟缩着走了挺长一段路,抬眼望见路边的电话亭,才想起裤兜里还有下飞机换的硬币。

然而歌仙在邻市陪小夜。

打扰别人处对象,小心遭雷劈啊。

他向来善于把握分寸。

没走开几步,公用电话响了,大有不接电话不消停的架势。

青江认命地转身,瑟瑟发抖。

“喂?”

“大晚上在外面发什么疯?”

好友久违的问候透过听筒清晰地传来,这一刻他有点想哭。

“我把恒次甩了。”

对面沉默了片刻。

“你现在在哪儿?”

青江报了地址。

“别乱跑,过一个半小时再给我来个电话。”


他被歌仙这通电话安抚到,脑子清醒了一点,发现自己又能重新思考数珠丸的事了。

青江从记事起就被寄养在伯伯家,几乎是数珠丸一手带大的。十八岁那年他执意考入堂兄就职的大学,顺理成章住进了数珠丸的小公寓,搬行李那天数珠丸眼底藏不住的笑意他至今难忘。他熟悉房间里每一个细节,能够确信在他缺席数珠丸生活的期间,数珠丸没有用其他人填补空缺。而方才突如其来又在他预料之中的分手,其理由不论是厌倦了长期分居异地的煎熬,还是惧怕关系公开后不得不承受的来自家庭乃至世俗的压力,哪个都不会让他俩好受。

恋情是何时开始的他们早已记不清了,然而青江一开始就明白,他没有办法长长久久留在数珠丸身边。他和数珠丸是血亲,是兄弟,无法孕育子嗣,也无法朝夕相伴。

青江突然很疲惫,在异国他乡染上热病高烧不退也不曾像如今这般无力。

以往他无论走在哪里,都知道自己的心永远不会走丢,他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回去都会有人等他。

因为他唯一的归宿是那个人的身边。

而现在,他回不去了。


电话亭的亚克力板被敲了两下,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站着个人,青江连忙让出位置。

“对不起我马上……诶?”

“这不是青江君嘛!”

是熟人。

“石切丸老师……”

“好久不见,刚回国?”

“是的。”

“晒黑了不少啊,差点没认出来。这么晚了在外面做什么呢?数珠丸老师会担心的。”

青江简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位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因为分手而离家出走什么的,实在难以启齿。他只得勉强挤出个笑脸来装傻。

逞强的意味太过明显。石切丸叹了口气,招呼他去居酒屋。

“别笑了,你笑得比哭还难看。”


“……我晚点回家,就在野球场附近那家‘乱舞’……对对对,你和三日月以前来过的……拜托你把玄关那盒羊羹藏起来……哈?三日月已经吃掉了?那是特地留给今剑的!告诉他洗干净脖子等着……”

石切丸放下电话,回头却捕捉到了青江眼神中来不及收回的羡慕。

“老师的家,嗝,真好呢。”

这孩子喝得有点上头。

“不过是一大屋子不省心的兄弟,见笑了。”

石切丸把手机扣在桌上,赶紧把酒壶拿远了一点。

“我们家恒次啊,是个好男人,他不应该和我一起胡闹的。”青江漫不经心晃着杯子。

“是吗,我倒觉得数珠丸老师是认真的。”

“他是独子,要继承寺院,要成家。与我栓在一起对他有任何好处吗?没有吧。呵呵,所以我决定离开他久一点,再久一点。如果漫长的分别能让他想清楚,主动放弃这段关系就好了,趁早抽身省得他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就算我不走,也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他陪伴我已经够久了,我很满足。”

“但是,如果真的像青江君所说,‘很满足’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因为,”青江红着眼睛把喝空了的杯子砸在桌上,“因为我不甘心啊!”

“前不久,也就是回来之前,我在驻地染了热病,高烧不退,眼睛根本睁不开。有一次打完激素我清醒过来,嘴里都是铁锈味儿,我躺在那儿,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除了他什么都没力气想。死亡即将到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做不到,我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太痛苦了,为什么会这么难受,胸口像被烧穿一样,脑子里有个声音不停尖叫着我不想放手。哈哈,是不是很可笑?明明离不开他,却在期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石切丸一脸恨铁不成钢。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你在逃避!逃避应当由自己迈出的那一步。”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恒次他已经,已经厌倦我了啊……”

青江把脑袋埋在臂弯里,带着哭腔的声音一点点弱下去。

石切丸揉了揉眉心,拿走青江手里的杯子,翻开反扣在桌上的手机。

——“数珠丸恒次  通话中”。


青江被颠醒了,他发现自己趴在数珠丸背上,路灯的光芒接连从他眼角跃过,眼前是数珠丸毛茸茸的脑袋——只可惜很快就要剃干净了,肩上披着哥哥的外套。数珠丸不知道背着自己走了多久。初秋的夜晚有点冷,而他的背很暖和,像一头温柔沉默的鲸。很多年前数珠丸就是这样背着摔破膝盖的自己回家,那时他还很小,小到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嚎啕大哭,小到不需要迁就别人,小到敢肆无忌惮地表达对哥哥的喜欢,小到不明白兄弟终究会有各奔东西的一天。

数珠丸突然开口。

“酒醒了吗?小时候你一赌气就离家出走,但总是不会错过晚上的门禁时间——哪有这样的离家出走。”

“恒次,”发觉自己声音有点哽咽,青江深吸一口气,“放我下来。”

数珠丸似乎有点生气,故意颠了颠,让青江不得不抓紧他。

“这么大了还改不了爱乱跑的毛病,真头疼啊,除了我身边你还能回到哪里去呢?

“说服长辈们把贞次交给我费了很大力气,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但如果你自己不愿意,我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当然希望贞次一直留在我身边,可你的想法,比这些更重要。

“抱持着慈悲之心去帮助弱者的贞次就像褪去羽衣的天女一样美丽动人,我甚至起了将你的光芒藏起来据为己有的念头,但这样你会不开心吧。

“原谅我这个自私的男人,想着如果给你戴上戒指,或许能留住你的恋心。

“戒指藏在生日蛋糕里,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欢的款式,不行还可以换……”

“装腔作势!”青江咬着牙压制住即将出口的哀嚎,勉强挤出一句,又接着骂。

“……榆木脑袋!最差劲了!爽完不认账的混蛋……”

“嗯嗯。我榆木脑袋。没错。我是混蛋。混蛋爱着贞次。混蛋想同贞次结下共度一生的缘分……”

青江骂一句,数珠丸答一句,直哄得青江把头埋在他蓬松的发间,手臂环紧数珠丸,让眼泪放肆滴落在这个人背上,声音渐渐低下去,没了脾气。

“贞次?”

“你惹我哭,我要向爷爷告状。”

“老爷子已经揍过我了。”

“……”

青江还在轻轻抽噎,未散尽的委屈与未消化完全的欣喜在心里煮作一锅热腾腾的年糕汤,咕嘟咕嘟,冒着轻盈温暖的泡泡。真真切切的。

数珠丸不再出声,安静走着,步子很稳。

路灯融化成一团团流动的光,似乎无穷无尽。

不久倦意再次漫上来,青江安心地把脸贴在数珠丸后肩,昏昏沉沉地想,我不会再逃,他也别想甩掉我,我要抱紧他,哪怕这条路通向地狱。

这时颠簸停止了。

青江困倦地抬起头。

没有什么地狱。

他看到了家。



至于第二天数珠丸善意提醒倒时差赖床不起的未婚夫查看未接来电和邮件,已是后话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不负如来不负卿

依旧是可爱惨了的青江刀派和亲妈图梗
双马尾要和哥哥一起扎
p2原图p3亲妈图

依旧是可爱惨了的青江刀派和亲妈图梗
双马尾要和哥哥一起扎
p2原图p3亲妈图

春日泽

【手书】数珠丸与青江的惩罚游戏

发一下以前的 嘻嘻

【手书】数珠丸与青江的惩罚游戏

发一下以前的 嘻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