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班亨

13.3万浏览    266参与
你

《班迪与新世界》

第三章

脑洞募集中——


如银盘一般的白玉,高高地挂在乌黑的天空中,给窗户镀上一层银边。
“班迪,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亨利把书房收拾好后,把枕头与被子抱了过来,对班迪说。
“知道了(^O^)”班迪回答。
“好孩子。”亨利摸了摸班迪的头,出乎意料地手感,既不是毛茸茸的,也不是很硬,就像粘土和海绵的质感。
“嘻嘻。”班迪眼睛微微眯起来,看上去很享受。
“晚安,班迪。”
“晚安,亨利。”
门轻轻地合上,躺在没有灯光的房间中,班迪目视着天花板。
新的冒险,新的世界!它还遇见了一个很好的人……胡思乱想着,班迪把手放在被子上,它蜷缩起身子,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中,慢慢进入梦乡。
……
清晨的空气带着吐司的香味沁入脾肺,班...

第三章

脑洞募集中——


如银盘一般的白玉,高高地挂在乌黑的天空中,给窗户镀上一层银边。
“班迪,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亨利把书房收拾好后,把枕头与被子抱了过来,对班迪说。
“知道了(^O^)”班迪回答。
“好孩子。”亨利摸了摸班迪的头,出乎意料地手感,既不是毛茸茸的,也不是很硬,就像粘土和海绵的质感。
“嘻嘻。”班迪眼睛微微眯起来,看上去很享受。
“晚安,班迪。”
“晚安,亨利。”
门轻轻地合上,躺在没有灯光的房间中,班迪目视着天花板。
新的冒险,新的世界!它还遇见了一个很好的人……胡思乱想着,班迪把手放在被子上,它蜷缩起身子,把脸埋在柔软的枕头中,慢慢进入梦乡。
……
清晨的空气带着吐司的香味沁入脾肺,班迪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
“这里是a市地方频道,现在插入一条新闻。”
“本月,多名儿童失踪,根据监控录像,几位儿童最后出现地点均为弗莱迪披萨店。目前警方拘留了该店老板,以下是四位儿童的照片,如有目击者,请尽快与警方取得联系。也请广大市民提高警惕,防止再次有儿童失踪。”
简单的新闻以一跳而过,亨利把早餐的盘子端了过来。
“班迪,咋天晚上睡得好吗?”亨利说着用牙签叉起一根烤肠。
“当然了,亨利。”班迪仰头看向亨利,同时抓起了一片热乎的面包。
“有一件事情。”
“什么。”
亨利用他的浅色瞳孔注视着班迪:“等一下我要去上班,你可以留在家里吗?”
“哇哦!我不能和你呆在一起吗?”班迪显得有点不太开心。
“不行,今天是工作日,会有很多人来公司,如果你被拍下来传到网上,会有人以为你是怪物的。”亨利耐心解释道。
“好讨厌……”班迪的脸垮了下去。
“所以你这几天要乖乖地呆在家。我还在和威尔讨论,也许不久你就能和我一起出门了。”
“好的!那你到时候一定要做到做到哦——”班迪马上被吸引住了。
走出了门的亨利扭头看了一下,班迪正站在门框上,使劲对他挥手。淡淡地微笑了,亨利想:有个人陪伴的感觉,还真不赖啊!
亨利走了,留在家的班迪百无聊赖,一会儿瘫在沙发上,一会儿又把头伸出窗户往外看,但它很快就厌烦了,班迪撅着嘴坐在凳子上,用手支着桌子,托住自己的脑袋。
“太(消音)得无聊了。”班迪毫不在意地说出了脏话。如果是亨利在的话,一定会制止他爆粗口。
“嗯~反正我是个恶魔,违反说好的规矩,没啥事吧?”班迪思考着,“但如果亨利知道的话,他会不会说我是坏孩子呢?”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呀。
“唔,仅此一次,嘿嘿!”
班迪心思一动,化成一摊液体,穿过了门缝。再次具现成了自己,班迪满意地上下打量了一眼门。
“这样没有钥匙,我也能回来了,我可真聪明!”
“去哪呢?就上次那个批萨店吧!”班迪非常在意,不是活的东西也有灵魂,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街道上走着,班迪看到前面有行人。
“按亨利说,不能让别人发现。”班迪转了转眼睛,“那不如藏在影子里吧。”
一滩漆黑的物质飞快地从阴影溜过,即使有人看见,也只会认为是一时的眼花。
镜头转向了弗莱迪批萨店,店中的生意肉眼可见地冷清了不少,灯光依旧,却像蒙了层灰尘一样让人心头发闷。
躲避着摄像头凝聚成型,班迪正准备进去,又想到什么似的退回来,用墨水变出了一个围巾。
大摇大摆走进了披萨店,店员只是看了一眼,大概以为它是过来玩的孩子,便无动于衷。班迪顺利地走到了弗莱迪的身边。
尽管外表憨态可掬,但过分真实的眼球,未免让人心里发毛,而那双诡异的眼睛,现在正直勾勾的盯着班迪看。
“你好呀,伙计!我叫班迪,你叫什么名字?”班迪笑嘻嘻地说。
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弗莱迪张开嘴巴,里面传出设定好的声音:“我是弗莱迪,你想听我唱歌吗?”
班迪看着对方的眼睛,里面似乎有很多信息,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班迪从中领会了一个意思——
对方被什么限制了,在白天是无法表达某些东西的。
班迪并不在意:“反正都来了,就玩会儿吧!”
时间啪嗒的一下过去。在这还是挺愉快的,甚至还有孩子找班迪做朋友。(如果他没有被班迪搞怪吓跑就更好了。)
班迪回到了家,躺在沙发上开始吹口哨,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
“我回来了,你今天有一直呆在家里吗?”亨利一边换拖鞋,一边这么说着。
“当然!”班迪用一副骄傲的口气说道。
“你今天是不是出去过了?”亨利忽然疑惑地问道。
班迪身子一僵:“怎么会呢?哈哈——”
空气一下子沉默。
在亨利平静的目光下,班迪终于顶不住压力了:“亨利!我发誓,我没有被任何人看到!但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直觉。”
亨利也坐在沙发上,摸了摸班迪的头,顿时感觉很舒适,一天画画的精神疲劳都缓解了不少。
雷声大雨点小的做法,反而让班迪有些紧张:“你会怪我吗?”
“不。”
亨利叹了口气道:“也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你一个人待在家里一定很无聊吧?”
“有一点……”班迪小声道。
“过两天你就能和我一起出去了。但如果你一个人真的很孤单的话,我可以把我在公司的电话号码给你,你可以用家里的座机来打电话。”亨利微笑着说。
班迪激动地抱住了亨利的手臂:“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亨利有点无奈地安抚了它一会。该说不愧是墨水生物吗,出乎意料地粘人。
“对了,你脖子上的围巾是哪来的的?”
亨利有点好奇的问。
“是我自己做的,还不错吧~”班迪笑嘻嘻地说。
“我现在知道了。”亨利望着日历表上逼近的圣诞节,心中若有所思。









你

《班迪与新世界》

第二章

支线剧情发展中~



所以,眼前的现状到底是要闹哪样?
亨利无奈地想。墨水生物正在沙发上跳来跳去,不亦乐乎。
“这就是沙发吗?真有趣!”尽管身体都是由墨水制成的,但那些被班迪触碰过的地方却依然是干净的——对于墨水收放自如,这似乎是墨水生物特有的能力。
“……所以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亨利按了按太阳穴,对威尔说道。与其费尽心思去藏一些奇奇怪怪的秘密,还不如想想怎样把墨水生物的事公开,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人们大都有对新事物良好的接受能力。
“这真是一个奇迹,也许,把它作为公司的吉祥物不错。”威尔若有所思。
看着班迪没心没肺地自娱自乐,威尔悄悄压低了声音:“所以,你对这个小家伙是怎么看的,是你的伙...

第二章

支线剧情发展中~



所以,眼前的现状到底是要闹哪样?
亨利无奈地想。墨水生物正在沙发上跳来跳去,不亦乐乎。
“这就是沙发吗?真有趣!”尽管身体都是由墨水制成的,但那些被班迪触碰过的地方却依然是干净的——对于墨水收放自如,这似乎是墨水生物特有的能力。
“……所以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亨利按了按太阳穴,对威尔说道。与其费尽心思去藏一些奇奇怪怪的秘密,还不如想想怎样把墨水生物的事公开,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人们大都有对新事物良好的接受能力。
“这真是一个奇迹,也许,把它作为公司的吉祥物不错。”威尔若有所思。
看着班迪没心没肺地自娱自乐,威尔悄悄压低了声音:“所以,你对这个小家伙是怎么看的,是你的伙伴,还是你的小宠物?”
“班迪是存在智慧的,它是我的朋友。”亨利毫不犹豫地说。
尽管只有短短的相处时间,但这个小家伙确实给他带来了亲人一般的温暖。
“好吧,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亲爱的老同学。”威尔耸耸肩,“但我还是希望你注意一些,我知道艺术家的思维方式大多是理想化的,但不是所有童话故事都有美好结局的——遇到这么个稀奇古怪事儿,你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
“班迪是无害的。”亨利不赞同了地皱起了眉头。
“这么快就对它偏心了?,也许确实是你一个人生活久了,你没有想过去找个伴侣吗?”威尔说,他知道亨利这类学艺术的人大多有股执拗劲儿,但这也正是威尔对他放心的一个点儿,他比大多数人要坦率得多。
而让他找个对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亨利确实很不擅长照顾他自己,有时工作甚至会忘记吃饭睡觉,对方确实应该找个人照顾,最好是个能包容他固执并体贴他的人。
不过那样的应该很难找吧,威尔暗中撇撇嘴想。
亨利牵着班迪的手,走向回家的方向。忽然多了一个“孩子”的事,对他来说是从未设想的道路,但这也是一个惊喜,他想。
“亨利,你在想什么?”班迪用它富有拉伸性的手拽了拽亨利。
“我在想,怎么给你一个惊喜呢?”亨利微笑着轻声道,“你想和我一起在餐厅吃晚饭吗。”
“真的吗,那么哪个地方将是我们要去的呢?”班迪歪着它的脑袋,它脑袋是悬空的,并没有脖子的存在来连接身体。
“嗯,弗莱迪披萨店怎么样?”正巧看到前面有一个披萨店,亨利说道。
“听上去很棒,但如果是班迪的披萨店,那就更棒了。”班迪眨着眼说。
“那我们走吧,大男孩,我也希望你说的有一天能成真。”亨利随口说着。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披萨店,顶部的灯洒下明亮的光,把光洁的地板照得明晃晃的。墙上贴有各种海报——那些都是关于披萨店的吉祥物:弗莱迪和它的朋友们。
最引人注目的还要数那些活动的玩偶,它们身边聚集了不少孩子。它们机械地做出各种动作,引起孩子们一阵阵惊呼。
“先生,您是第一次带孩子来这里吗?”柜台前的员工说道,他以为班迪是穿了奇怪套装的小孩。
“呃,是的,给我们一张菜单好吗?感谢。”
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亨利把菜单递给了班迪。
但班迪并没有马上接过菜单,它直勾勾地盯着那边的弗莱迪熊。
“班迪?”
亨利的说话声拉回了它的注意,班迪把头转了回来:“唉!我不是故意忽略你的话的,亨利。”
“没事。”亨利后知后觉地想到一件事,“你能吃正常的食物吗。”
“哦!我可以试试!”班迪兴致勃勃地说。
班迪并非完全是天真的动画人物,墨水机器中失败的设计图仍然对它有一些影响,使它的人格变得更加的复杂。
披萨一会儿就上来了,班迪与亨利一起品尝着芝士培根披萨。
“看来你能适应这种食物啊!”亨利感叹。
“yep。”班迪咀嚼着,腮帮子被塞的鼓鼓的。“亨利,那边行动着的东西是什么呀?”它指的是那边正在唱歌的弗莱迪熊。
“嗯——应该是机器人吧!”亨利不是很了解这类东西,“它不是活的,只是用电来做出特定的行为,就像烤面包机一样。”
班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奇怪,为什么我感觉那边的机械玩偶上有灵魂呢?]

胭荼棱镜

  前几张是昨天完成的班亨向手书里的,传送门 

  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注意避雷,OOC有。后面是一些摸鱼,最后一张是自家oc

  前几张是昨天完成的班亨向手书里的,传送门 

  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注意避雷,OOC有。后面是一些摸鱼,最后一张是自家oc

SSchara

封面放一只小Bendy,免得别人被我创到,应该没有被我创到吧💦💦💦

  Bendy头上的其实不是耳朵,是两撮毛,虽然我觉得和猫耳没什么区别,反正可爱既是正义

  太太们喂点饭给孩子吧,要饿死了😭😭😭

封面放一只小Bendy,免得别人被我创到,应该没有被我创到吧💦💦💦

  Bendy头上的其实不是耳朵,是两撮毛,虽然我觉得和猫耳没什么区别,反正可爱既是正义

  太太们喂点饭给孩子吧,要饿死了😭😭😭

你

班迪与新世界

第一章


原创人物注意

是架空世界


亨利永远不会后悔那个决定。
一年前,他辞去工作,另谋出路。尽管乔伊尽力地挽留,自己有好感的女同事琳达也劝说了他;但,他已经受够了那种日子,每天打卡,定时或更迟下班。
乔伊是个梦想家,但他绝对不是个实干家,他更擅长画大饼,擅长去向他人索取。却懒于付出。亨利是个好人,却不是个蠢人,他明白,这样下去,工作室终究有一天会支持不下去。
老实说,亨利并不恨他剥削自己,相反,他有些感激对方,如果没有乔伊,也许他永远不会走上职业动画师的道路。但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你真的要走吗?”琳达有些苦涩地说。
“是的,我很抱歉。”亨利避开对方的眼神,他知道她对自己的情感也许并不只只是友谊,......

第一章


原创人物注意

是架空世界


亨利永远不会后悔那个决定。
一年前,他辞去工作,另谋出路。尽管乔伊尽力地挽留,自己有好感的女同事琳达也劝说了他;但,他已经受够了那种日子,每天打卡,定时或更迟下班。
乔伊是个梦想家,但他绝对不是个实干家,他更擅长画大饼,擅长去向他人索取。却懒于付出。亨利是个好人,却不是个蠢人,他明白,这样下去,工作室终究有一天会支持不下去。
老实说,亨利并不恨他剥削自己,相反,他有些感激对方,如果没有乔伊,也许他永远不会走上职业动画师的道路。但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你真的要走吗?”琳达有些苦涩地说。
“是的,我很抱歉。”亨利避开对方的眼神,他知道她对自己的情感也许并不只只是友谊,但如果,他仍然呆在这个工作室,他们的未来只会更加悲剧。
“我们仍然是朋友。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亨利说。
“不,不用了。”琳达叹息了一声,“我支持你的决定,但也许乔伊会对你的决定很恼火,他或许会去纠缠你。”
两个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亨利点点头,把最后的行李拿上。
“再见。”
“再见了。”
不久,亨利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他偶然遇到了老同学,他新开了一家动画公司,正缺人手,对方的人品,他是有印象的,于是,他签下了入职的合同。
思绪回到了眼前,亨利放下了手中的那支笔,他的合伙人兼老同学推门而入。
“老同学,今天怎么有空来见我啊?”微微一笑,亨利询问着对方。
“大艺术家,就不能是我郁闷了,来找你聊聊天么?管理一个公司可不是容易事啊!”威尔走过来随手拉了一张转椅坐下,“但你倒真猜对了,最近的报纸你看了吗?”
“什么。”亨利疑惑道。
“好吧!我就猜到了你不知道。”威尔耸耸肩,“‘乔伊德鲁工作室宣布彻底倒闭,时代潮流下的牺牲品。’这可是本周的头条啊!”
“……”亨利默默无语,悲哀?也许是谈不上的,释然和感慨更居多。他离开的时候,正是工作室迈入鼎盛的档口,他能回想起那时每个人自豪的微笑,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看来这些还是对你有影响啊!毕竟是一个之前工作过了的工作室,啧,这样吧!我帮你请两天假,趁这两天好好放松一下,怎样?”威尔注意到了他的神态,说,“你总是太勤奋了,过度督促自己,也许是时候好好的款待一下自己了。”
天暗下去,路过信箱的亨利注意到,自己家的信箱似乎并不是空的。
“嗯……是乔伊的信啊。”亨利轻声喃喃道,“是应该去见一见他了,也许不是那么愉快,但做个了断是必要的,毕竟我当初也得到他的帮助。”
“论迹不论人。”
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亨利带着这个问题进入了梦乡。
但,未来是未知不可预料的,亨利怎么也想不到,当他根据信上的地址赶过去,得知的却是乔伊.德鲁的死讯。
“乔伊,你到底是为什么……”亨利满心的疑惑,难道乔伊就是为了让他更愧疚,才在自己死前通知他吗?
他似乎不是这么做的人。
昔日的工作室破旧而晦暗,没有哪怕一个人留在这里,一些脏污的墨水从地板中溢出来。
工作室比他走之前大多了,在他走后,似乎又扩建了不少,亨利心中想。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我才应该是这个杰作的创作者,而不是你,亨利,我才应该是那个创造一切的上帝才对,但……”
话语消失了,亨利回过头去,他什么也没看到,但他依然感到毛骨悚然,那是乔伊的声音,哪怕过去了许久,他不会忘记的。
但他不是已经被确定离开人世了吗?
“这似乎,有点不对劲。”亨利咽了口唾沫。他可以确定有一个秘密,一个带有神秘性质的秘密展现在他的面前,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也许是录音机。”亨利自我解释道,但还是很紧张,他心里清楚,录音机的声音根本不是这样的。
墨水咕踊着,亨利不明白,为什么乔伊在工作室里放置了一堆奇怪的,不明性质的机器?
“有人使这些机器保持开启的状态,这会是乔伊吗?”亨利思索。
地上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草稿,这些被揉成纸团的草稿上沾了不少油墨当亨利辨认出了上面画着什么后,他皱起了眉头。
他当然知道那上面是什么,由他创造的一个动画角色,在他走后,版权并没有在他手上,而是留在了工作室里,看来乔伊对它做了许多的创作,甚至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如果他把这些可怕的角色给别人看,那我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工作室会衰落了。”亨利罕见地吐槽道。
那些创作很有想象力,却过于激进,失去了动画该有的纯粹,而人们正是享受动画的纯粹,才会不惜金钱给动画投资。
在这堆手稿中,亨利出乎意料地发现了他原本画的一张班迪,哪怕过去了很久,上面的角色依然看起来活灵活现。
“这是,录音机?”亨利播放了它。
“明明只差临门一脚,但为什么这个破机器毫无反应?这个机器需要合适的设计图,该死,我到底把它扔到哪里去了?”
“乔伊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也许我可以尝试一下。”亨利看着那个的两个输入口,其中一边上写着墨水,那另一边也许指的就是图纸。
“既然班迪的版权不再归任何人所有,那以后我也可以继续创作了,明明在这个工作室浪费了很多时间,但还是很怀念啊!”亨利一边说着,随手临摹了一下自己的画,当纸上面的班迪又一次回到原来的画风,纸忽然被吹起来飞进了那个输入口。
当听到机器隆隆的响声,亨利确信有什么发生了,“不会整个工作室要塌了吧。”亨利后退了几步。
一个墨水球从输出口掉了出来,啪的一下渗入地板。
“看来是我大惊小怪了,没有什么事发……”亨利正轻松地说,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那滩墨水扩张。
它在蠕动。
周围的光线似乎都隐约变暗了。
亨利咽了一口唾沫。
一只白色的手套,从那滩墨水中伸了出来。
一个有着卡通眼的矮小恶魔出现在了亨利面前。

对方眨了一下眼睛。
“嗯,嗨?”墨水生物发出了略尖细的童声。
“你好。”老好人式地下意识回应,当反应过来,亨利震惊地不知如何是好。





順頌東安

一些吊图描改(啊?)撞梗纯意外 原图我从别地儿拿的

ooc我抱一丝 但是真的有点适合班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些吊图描改(啊?)撞梗纯意外 原图我从别地儿拿的

ooc我抱一丝 但是真的有点适合班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

挖坑

脑洞《班迪与新世界》
架空世界
开屏雷击,高能注意!!!
引子
混浊的墨水流淌不止,班迪无法看清眼前的事物,空气中似乎有某种冰冷的气息,使它的皮肤隐隐刺痛。
它用力支撑着细长的手臂站起身,融化的白色油墨手套近乎是粘死在木地板上(老实说这让他有点恼火)。
[呃,发生什么事了。]班迪的身体因为把手从地上拔起来时用力过猛而摇晃了一阵,终于站稳了。
墨水缓缓倒流,终于使它的眼睛又重见了光明,昏暗的屋子,四处摆满了可疑的白蜡烛,某种褐红色的液体在地上勾勒出图形——一个六芒星的法阵。
一个人躺在中央。
那个人是——
班迪的卡通眼收缩,脸上也出现了冷汗的样子。
是亨利!
“亨利!你没……”班迪惊叫着跑了过去,当它的手套碰到了对方,......

脑洞《班迪与新世界》
架空世界
开屏雷击,高能注意!!!
引子
混浊的墨水流淌不止,班迪无法看清眼前的事物,空气中似乎有某种冰冷的气息,使它的皮肤隐隐刺痛。
它用力支撑着细长的手臂站起身,融化的白色油墨手套近乎是粘死在木地板上(老实说这让他有点恼火)。
[呃,发生什么事了。]班迪的身体因为把手从地上拔起来时用力过猛而摇晃了一阵,终于站稳了。
墨水缓缓倒流,终于使它的眼睛又重见了光明,昏暗的屋子,四处摆满了可疑的白蜡烛,某种褐红色的液体在地上勾勒出图形——一个六芒星的法阵。
一个人躺在中央。
那个人是——
班迪的卡通眼收缩,脸上也出现了冷汗的样子。
是亨利!
“亨利!你没……”班迪惊叫着跑了过去,当它的手套碰到了对方,整个身子都一僵。
——这是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为,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
情绪极度不稳定的班迪再次开始融化,一些墨水滴在了木板上,与鲜血画成的法阵融合在一起,闪过了暗淡的光芒。
“这不是真的,哈哈。”
它语无论次,思绪开始混乱:“我可以做到任何事,对,一定,一定可以把你复活的。”
原本不明亮的房间,骤然间变得更加得黑暗,如同阴影在其中蠕动,仿佛能听到来自深渊的窃窃私语。
它将手放在亨利身上,某种不再能称为墨水的物质将对方的尸体快速包裹起来。
在某种影响下,班迪的眼睛闪过一丝血光,空洞起来。它奇怪地微笑着,令人毛骨悚然。
“这个故事不会结束的,我们将永远不会分开。"




架空世界才是同人的出路(确信)

一只喜欢吃肉的羊|7月前基本不更版

daydream

一时兴起的超短打


班迪希望自己的造物主失去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失去四肢——这样就可以全心全意的依赖他靠他生存。不,要不还是留着,要是这样恶魔就无法被人类抱着。

那就失去视觉,挖去双眼,这样应该也可以剥夺他父亲自力更生的能力。可是,这样他便无法被那双温情的眼睛注视,他所怀念的会饱含热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也会彻底被风卷去消散在墨滩中。

无法剥去他的声带,因为这样就无法听到男人痛苦难耐的喘息和温存时唤出的自己的名字。

无法抹去他的理智,这样恶魔所向往的亨利笑着和他叙旧的,创造新的美好的回忆的日子将会永远只是向往而非现实。

此刻人类就在自己手下,自己正掐着他脆弱的脖颈。...

一时兴起的超短打





班迪希望自己的造物主失去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失去四肢——这样就可以全心全意的依赖他靠他生存。不,要不还是留着,要是这样恶魔就无法被人类抱着。

那就失去视觉,挖去双眼,这样应该也可以剥夺他父亲自力更生的能力。可是,这样他便无法被那双温情的眼睛注视,他所怀念的会饱含热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也会彻底被风卷去消散在墨滩中。

无法剥去他的声带,因为这样就无法听到男人痛苦难耐的喘息和温存时唤出的自己的名字。

无法抹去他的理智,这样恶魔所向往的亨利笑着和他叙旧的,创造新的美好的回忆的日子将会永远只是向往而非现实。

此刻人类就在自己手下,自己正掐着他脆弱的脖颈。

怎么样都想伤害他,怎么样都无法伤害他。

他清楚自己的父亲是如何的脆弱,稍稍一碰就会破碎,然后歪七扭八的在白色塑像处重生。

一切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都无法长久,死亡会抹去一切。

他的一切思考,思考如何处置男人的感官的想法都是白日梦罢了。

没有人会得偿所愿。

那么不如——恶魔紧了紧手上的力道,亨利张开嘴试着呼吸以得到那稀薄的救命的氧气。

造物低下头与造物主额头相贴,墨水顺着动画师的脸颊流至他泛白的鬓角。

恶魔不是不愿意继续互相折磨,至少,他所念的人在身边。

他会抓住他。无论如何,他不会让这个最基本的愿望成为空想。



重感

在ao3里班亨叫什么啊!!!😭我找不到

求命

求命

茶
谢谢@大奈猫 老师的班亨饭,给...

谢谢@大奈猫 老师的班亨饭,给孩子吃哭了

  画了第四章脑子里的亨利

谢谢@大奈猫 老师的班亨饭,给孩子吃哭了

  画了第四章脑子里的亨利

呜呜呜

逃离

想不到吧我终于更新了哈哈

第一次写班亨

亨利记得每一次轮回的事情

设定会和原著设定不太一样

ooc注意

HE

接受的话就可以继续观看了

  

  

  

  

  

  

  

  

  

  


  

  

  粘稠的墨水渗进了每一个房间,亨利躲进了柜子里他屏住呼吸,班迪的突然出现让他束手无措他来不及多想转头就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班迪的爪子划伤了亨利的后背伤口深可见骨,亨利只能忍着剧烈的疼痛躲进了柜子,现在柜子是他唯一的安全避护所,当然也只是比较安全……

  

  

  

  班迪走后,亨利出来了后背上的伤口不一会儿就痊愈了,现在的...

想不到吧我终于更新了哈哈

第一次写班亨

亨利记得每一次轮回的事情

设定会和原著设定不太一样

ooc注意

HE

接受的话就可以继续观看了

  

  

  

  

  

  

  

  

  

  

 

  

  

  粘稠的墨水渗进了每一个房间,亨利躲进了柜子里他屏住呼吸,班迪的突然出现让他束手无措他来不及多想转头就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班迪的爪子划伤了亨利的后背伤口深可见骨,亨利只能忍着剧烈的疼痛躲进了柜子,现在柜子是他唯一的安全避护所,当然也只是比较安全……

  

  

  

  班迪走后,亨利出来了后背上的伤口不一会儿就痊愈了,现在的亨利没有选择继续走下来而是选择停了下来,亨利想明白了“这样的轮回是不可能打破的!哦,不,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好像有几次或者几十次没有记了……等等,班迪如果是这里的主人的话打破轮回也就只有他能这样办到了。”亨利想清楚了,他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班迪的老巢。

  

  

  

  亨利像以前一样熟练的解开了所有谜题来到了墨水机器,班迪早已等候多时,就当班迪想像以往一样进行剧情时亨利却说“班迪,我们应该要好好聊聊了。”班迪愣住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竟然是亨利主动联系他“哦,是吗?”亨利虽然表现的很自然但是他额头上的冷汗暴露了他的表情。“可是有什么好聊的,我被你抛弃在这工作室里整整30年!你即使是造物主也是背叛者!”周围的墨水因为班迪的愤怒而沸腾,地板渗出了墨水将亨利包围了起来“等等,我可以解释!”随着墨水将亨利紧紧的围了起来,亨利越发窒息可是随着这句话墨水又退了回去。

  

  

  

  班迪怒的吼道“我不需要你解释!”亨利虽然觉得这次谈话失败了但是他也不想跑了,毕竟进行到这一步已经跑不了了。“我……我知道你有能力能让我离开这里,只要能让我离开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亨利闭上了眼睛,他知道班迪是不会让他离开的但是他还想尝试,等了半天亨利也没有等到死亡的到来毕竟他不在乎死了无数次他都会重生的,班迪看着默默低着头闭着眼睛的父亲饶有兴趣的,火气瞬间消了一大半儿。

  

  

  

        “我确实可以让你离开这个地方,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班迪转过身去坐到了自己的王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亨利“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亨利睁开眼睛差异的看着班迪,亨利并不以为班迪会答应他相反班迪会狠狠的将他杀死。“我会和你一起离开这里,我会一直跟随你,你将永远是我的!怎么样,这样的条件你是否会答应 ?”亨利想了想还是决定“……我答应你。”亨利知道把这个恶魔放出去是什么后果但是他并不在乎,毕竟出去以后发生什么事都是后事了

  

  

  “班迪快起床吃饭了!”小班迪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我不要,我要早安吻才肯起床”

亨利看着这个赖床的小恶魔无可奈何的吻了上去。

  

  

  

  你将我丢弃了30年我恨透了你,

     可是再度看到你时我却恨不起来了

一只喜欢吃肉的羊|7月前基本不更版

什么形式的创作手书画画写文都可以!

刀子和糖都可以!

来吧劳斯们!一起把班亨搞热起来!

什么形式的创作手书画画写文都可以!

刀子和糖都可以!

来吧劳斯们!一起把班亨搞热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