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班恩

48055浏览    1339参与
临临临临芜

【班鹿班】你无需开口我便知晓你的一切

-褐色眼眸漾开波浪分明蛰藏似乎倒映万千江山,他语气平和,弯眸抿唇一笑。

“我要证明你不是最弱的。”

——————————————

同人作品,请勿较真

文笔下降,没有质量且乱写一气xxx

题目是随便起的..。

大概是班鹿班(?

ooc歉

也请注意避雷x

——————————————

-他十分耀眼,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骄傲。

某天,有鹿带着他那沉甸甸的信念来到他面前,字字铿锵:“我要证明你不是最弱的。”

他爱他到这个份上,恐怕是心底所有的欢喜与悲伤都刻进骨子里了,像一尘不染的新雪。身体里流淌的是他的血,活的命是他的命。

能使得他爱得那么执着深沉、温柔坚决的人,只有班恩·...

-褐色眼眸漾开波浪分明蛰藏似乎倒映万千江山,他语气平和,弯眸抿唇一笑。

“我要证明你不是最弱的。”

——————————————

同人作品,请勿较真

文笔下降,没有质量且乱写一气xxx

题目是随便起的..。

大概是班鹿班(?

ooc歉

也请注意避雷x

——————————————

-他十分耀眼,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骄傲。

某天,有鹿带着他那沉甸甸的信念来到他面前,字字铿锵:“我要证明你不是最弱的。”

他爱他到这个份上,恐怕是心底所有的欢喜与悲伤都刻进骨子里了,像一尘不染的新雪。身体里流淌的是他的血,活的命是他的命。

能使得他爱得那么执着深沉、温柔坚决的人,只有班恩·佩雷兹。

所以排位赛累极了的时候,班恩也会想起他与有鹿第一次见面对自己说的话。

高峰总是要攀的,排位也总是得打的。

所以在这之前,对局中的人类总会聚在一起调侃鹿头几句。那是一群不相识的人结成一伙互相勉励互相牵掣。

“是最强求生者…!”

“鹿头为什么不修机啊。”

“专心破译。”

“班恩别逛gai,都要出乌鸦了。”

之类的话他听多了,整局一无所获的时候他们也会看向这里,口中说着,“班恩先生可得加油呀。”

班恩晓得同僚们的心思都不一样。

一种是以为生来如此应该打的。

一种是认为罪孽深重不该不打的。

一种是明白不应该打却偏要打的。

大概是以前护林人当得习惯了、善事做得多了,就如同某位英国开膛手依旧会随身带玫瑰花一样,就如同某位哭泣小丑依旧会浓妆艳抹的逗别人笑一样。所以班恩有时也会自嘲几声:来到这个庄园,除了保命和猎杀求生者外还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

班恩·佩雷兹。他本身就并不属于冗长而又沉闷压抑的欧蒂利斯庄园,他本应在森林中与他心爱的黑鼻子迎接着积雪初融,亦或者是倾听枝头雏鸟稚嫩的悠然歌喉。

他希望他去寻找本应属于他生活中的明媚色彩。

相对于别人,有鹿感到的只是某种意义上的华美与陌生。对于他来说,也只有班恩勾勒得出他的梦,抒得出他情,他使他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贪婪的如豺狼一般你吃掉我我吃掉你。再加上这两人又都是清白的赤身,像桃花一样自枝头落下,感情也是清洁得毫无一丝邪念的。

宽阔的肩膀。为了让他帮忙系上黄金号角,班恩大概是稍稍弯了一下腰。

他系上号角又缓缓抬头,嗓音因沉默许久而变得沙哑,他说,“旧装吧。旧装就挺好的。”

班恩似乎是带了一丝笑的,将手指伸过来,帮他梳理后脑勺翘起的乱毛,擦过他的耳垂停留在他的侧脸许久,他是多么热烈的渴望做他的枕边人,可一方面又害怕着与他肉体交织唇舌相接,害怕得慌张,害怕得如同被枪声惊乱的飞鸟。

所以也只是起了一个势而已。

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将手收了回去,有些粗糙的手指甚至在他脸划了一下。

有鹿强敛眸子里的惊讶,脸上的触觉消失了,只残留着方才他手掌的温度。

-END-

.

感谢您能看到最后www

其实这篇文在挺早之前就码完了

【码完之后自闭了好长一段时间xxx

说实话我真的也超喜欢有鹿鹿和他的白菜视频!!!

祝食用愉快

 

 

鹤厨婶

【遗忘之外7】改的😂,我应该庆幸幸好没变成表情包吗😂

【遗忘之外7】改的😂,我应该庆幸幸好没变成表情包吗😂

老阿姨阿凉

[鹿幸]链爪勾中(11)

     这章有微量的裘前,蛛机,园医,厂律,注意避雷。

     人物ooc警告。

     而且这章特别无聊。

     反正没人看 我就放飞自我了(理直气壮jpg.)


     向来每天中午排位时间准时开播的幸运儿竟然鸽了。

     幸运儿的粉丝群炸开了锅。

     [我觉得,主播现在还在床上!]

  ...

     这章有微量的裘前,蛛机,园医,厂律,注意避雷。

     人物ooc警告。

     而且这章特别无聊。

     反正没人看 我就放飞自我了(理直气壮jpg.)



     向来每天中午排位时间准时开播的幸运儿竟然鸽了。

     幸运儿的粉丝群炸开了锅。

     [我觉得,主播现在还在床上!]

     [不一定在床上躺着,很可能在床上做运动!]

     [啧啧啧,有了男朋友就是不一样啊~]

      [你们一群没有/性/生活的知道啥啊/狗头]

       [有一说一,隔壁榜一先知也鸽了]

       [哪里有一???顺便一说,隔壁榜一入殓师也鸽了]

       [隔壁锋男没鸽,但是开球的样子像极了雪丑拉锯hhh]

       [wow~男友代播~]

       [别说了,隔壁榜一机械师,曾经号称“网瘾少女”的那位,自从和榜一蜘蛛搞了对象,就再也没有过欢乐午间排位。]

       [对对对,而且这两个人,从此都没有了欢乐午间排位,还美名其曰:“反正都是进小黑屋,排不排位无所谓。”]

      [即使这样,她们还是没掉过排名233真的强!]

      [但也有例外——自从女儿有了女朋友后就再也不会鸽午间排位的榜一厂长,里奥•贝克先生!在艾玛和艾米丽没有同居之前,老父亲一直很贴心地照顾着女儿的生活。]

       [但是,女儿有了恋人,搬走后,里奥就开始了他的游戏生涯,来打发他的孤独。]

       [不过好像从来不佛人的厂长好像在某一局排位佛了榜一律师?]

       [不是佛吧,是里奥没找到弗雷迪,让他走了地窖。]

       [对对对,没佛没佛,里奥娃娃的图标一直在动,他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让弗雷迪走了地窖。]

       [事后还向弹幕解释说自己在看密码机抖动,笑死我了,三杀后的开门站,机子都开完了还看密码机抖动,看个鬼啊,演技太拙劣了!]

        [hhhh楼上笑死我了,我记得里奥原来最喜欢杀律师这个角色了,因为游戏剧情是律师绿了厂长,但是现在怎么突然......?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迷鹿的幸运儿]:你们都是从哪儿听的这些八卦?

        [卧槽!!!你是谁???/狗头]

        [哟,改名字了啊~/滑稽]

        [不开播还在群里暗中观察,当场逮捕!/狗头]

        [等会儿播吗?等会儿播吗?等会儿播吗?我要看榜一鹿头/滑稽]

        [赌一个黄金罗盘,主播还在床上。]

        [迷鹿的幸运儿]:刚醒,人还在床上,老攻在喂我吃饭~( ˃̶̤́ ꒳ ˂̶̤̀)

        [!!!卧槽!!!你什么时候这么软了!!!]

        [不开播就是为了给我们塞狗粮,宁太坏了!]

        [昨晚战果怎么样嘿嘿嘿嘿嘿嘿嘿]

        ……

        幸运儿没忍住打了个饱嗝,有些羞涩地看了眼班恩。

        班恩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把餐具收拾好,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了。

         幸运儿拿起手机,在聊天群里发送了一条消息:

         [迷鹿的幸运儿]:我去帮老攻洗碗辣!٩( ö̆ ) و

        “班恩班恩,我们一起洗碗吧!”幸运儿跑到了班恩身边,拿起洗碗巾就开始洗碗。

        看到幸运儿来了,班恩赶忙把热水的开关打开了。现在天冷了,不能把爱人冻着了。

        两人很快地把餐具洗好了,幸运儿看了一眼时间——13:47,很显然,排位来不及了。

        于是他扭头对爱人说:“班恩,我们赶不上排位了。”

         他突然想到他看到的某个恋爱帖子——情侣要信任对方,社交账号绑定知道彼此密码什么的。

          想到这些,他就走进了卧室,顺便抱起了正在发呆的胡子先生,坐在了床边,拿起了手机,调到手机的设置页面,抬头看向刚进来的班恩,“班恩,你设置一下指纹锁,就能开我手机啦!”

          班恩递给他一张银行卡,又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幸运儿接过两样东西,看向手机屏幕上的字:

         [这是我的银行卡,我所有的钱都在里面了,密码是你生日,181122]

       

      


Yam
像素小班恩٩( 'ω' )و

像素小班恩٩( 'ω' )و

像素小班恩٩( 'ω' )و

你好我是素素

欧利蒂丝庄园的故事(75)

【支线:深渊的呼唤(二) 1】


寒夜漫漫,雪花纷飞。


少年的脑海中满是回响,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踉跄前行。只要爬过这片废墟,就有救了。那里是法外之地,也是自己向往的都城。


上一个城市灭亡的惨状历历在目,他一定会加入新生的城市。


少年摸了摸自己手腕上冰冷但锃亮的弹簧,靠在废墟一旁气喘吁吁。


实在赶了太久的路。太久没进食,太久没休息。


唯一支撑他的就是信仰。


冒险团。


-


“蒸汽之都的能源即将枯竭,就像是相邻的几个都市那样。除非在它枯竭之前,我们城市的探测机器人能够找寻到新的资源并报告我们,以便让我们及时赶过去。否则的话,所有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杰...

【支线:深渊的呼唤(二) 1】


寒夜漫漫,雪花纷飞。


少年的脑海中满是回响,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踉跄前行。只要爬过这片废墟,就有救了。那里是法外之地,也是自己向往的都城。


上一个城市灭亡的惨状历历在目,他一定会加入新生的城市。


少年摸了摸自己手腕上冰冷但锃亮的弹簧,靠在废墟一旁气喘吁吁。


实在赶了太久的路。太久没进食,太久没休息。


唯一支撑他的就是信仰。


冒险团。


-


“蒸汽之都的能源即将枯竭,就像是相邻的几个都市那样。除非在它枯竭之前,我们城市的探测机器人能够找寻到新的资源并报告我们,以便让我们及时赶过去。否则的话,所有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杰克背着硕大的能源箱,金属制作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栅栏的边框,发出有节奏的声响。“你该知道的,时之砂的预言永远不会出错。虽然薇拉是一个性格高傲的女孩子,但是对于她的预言,我从来都是深信不疑。”


“今天约我出来该不会仅仅是担忧和闲聊吧?”带着面具的斑恩陪同着杰克一起站在高塔上向下俯瞰,烧杀,打劫。


罪恶随处发生。


即便是义警赶来,也只挡不住罪恶的蔓延。


“或者这样的城市本就该灭亡。”斑恩的声音很冷静,淡漠。


“可就算你这样的老混蛋,我问你,现在就要你去死,你愿意么?”杰克像是在打趣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唇角咬着一抹笑。


“废他妈话,当然不愿意。”


-


少年终于来到了城墙之下,一座高大的塔挡住了他的去路。但好在这是一座可以攀爬的塔,只要能够爬上去……


奈布的眼睛当中闪着希望的光。


只要能够活着爬上去,就可能会有救了。


他就有机会看到那个拯救了一个又一个城市的英勇的冒险团,他们的故事每个城市都知道,就像是超级英雄那般著名。其余的冒险团成员他都有见过,唯独没有见过一直驻守蒸汽之都的,保管着邪眼高塔钥匙的冒险团团长——瑟维。


然而每个城市总会有一些极端分子。


铁帽团就是臭名远扬的一群。他们寄生在蒸汽之都,专长是烧杀抢掠,永远的觊觎着邪眼的能量。


简直就是一群恃强凌弱的混蛋。


奈布的腿开始有些颤抖,力气变得有些力不从心。但他依旧咬着牙根极尽全力的向上攀爬,


隐约之中,他似乎听到了对话声。


面对着希望,人的潜力总会被最大程度的挖掘。


-


“所以,我们合作吧。”杰克深沉的声音回响在塔内狭小的空间上。“我知道铁帽团很早就想释放邪眼,占有这座城市,继续活下去。所以我决定加入你们。”杰克侧过头,眸中的光芒闪烁。“我们没有人是救世主,无论在哪里都是这样。但我们都想活下去,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冒险团的精英人士忽然要加入流氓的铁帽团,哈哈,这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吗?”斑恩像是被逗得前仰后合,头顶半装饰的鹿角被笑得微微颤抖。


但是下一秒,斑恩的笑声止住了。


“你听。”


杰克的手中拿着整个铁帽团梦寐以求的钥匙,星光打在钥匙上,泛着淡淡的光泽。


“响彻全城的轰鸣声已经淡了,像是变成了女人的呜咽声,听多了让人觉得厌恶至极。斑恩,目前我的目的是释放邪眼,而你们的目的也是。这世上没有永恒的朋友,但我们只要有着共同的目标,就可以组成一个队伍。”


钥匙的光芒一凛,斑恩伸手去拿,杰克却将它重新握回手中。


“我怎么相信你给我看的钥匙是真的,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联合了冒险团的所有人来欺骗我。”


“我没有骗你的理由,我说过,我们的目标一致。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如何安静的将邪眼释放出来,毕竟他们现在并不知道,我站在了你们这边。”


“你就不怕这里会沦为罪恶的不洁之所么?杰克。”


“即便如此,也好过在冰封中永远的消亡。在我不靠能量活着的时候,我的几个兄弟姐妹曾经宁肯饿死也不肯吃那个‘有毒的面包’。”


杰克抬起左手,遮盖住天空刺眼的紫色星光。


“最终那个面包被我吃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站在这里,而他们的枯骨却不知被找寻能源的机器人碾压了多少次的原因。我曾经做过一次,所以我不介意再做一次。”


斑恩看着杰克,冷笑了一声。“原以为冒险团的诸位个个都是人格高尚,真没想到还会有你这样不择手段的人。”


“只要能活下来,再肮脏的手段也不打紧。”杰克将钥匙放在手中轻轻的掂量着。“所有的机关我都了如指掌,释放邪眼的工作,我负责去做。”


“你一个人能做到,就不会来找我们了吧?”


“当然。”杰克重新将手指敲打在栏杆上,“我需要的就是你们帮我拖住其他的冒险团成员。”


“自己一个人躲悠闲?苦差事安排给我们?可真有你的。”


“你该知道那些机械陷阱的厉害,斑恩。”杰克微笑着正视斑恩的脸。“我实在是想不到,你们的队伍里有哪个智商足够高,高到可以破解一切陷阱的。别说你们白痴的大龄团长,怕是我10岁的时候就已经比他更聪明了,你们要想成功,就只能信任我。”


-


“真有十岁的孩子比一个成年人智商还要高的情况出现么?”裘克小心的趴在船沿,隔着透明的屏障,她和菲欧娜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或者说,本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才会有这道透明屏障的出现。


“杰克嘴里的那个‘白痴团长’,就是在这个世界的‘你’。”菲欧娜扬唇一笑,语气里满是同情和惋惜。“然而刚才在另一个世界,这个人竟然还自称有谋略跟着我来了这里。”


裘克被讽刺的有些不爽,但还是尽可能不失尴尬的转移话题。“我们来这里需要做什么。”


“看到面前的屏障了么?”菲欧娜嘴唇微动,尽可能一字一句的解释着,“适当的时候,我会帮助你冲破这道屏障,而你的任务,就是触摸一下邪眼,一下就足够。这样你得到的力量就足以让我为杰克安置活动的心脏了。其余的事情,我们没办法去管,所以安静的呆好,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二次。”


裘克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像是接受了自己来这里的任务。


屏障另一端,杰克和斑恩的对话内容他已经开始有些听不懂,但看着菲欧娜并没有做任何举动,自己也不好乱来,只能默默的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智商真的有那么低。


-


忽然间,杰克和斑恩之间窜出一道金色的闪光,夺走了杰克手中的钥匙。


奈布的眼神里满是恨意,大声质问着杰克为什么要叛变,为什么要抛弃光明走向黑暗。


“如果冒险团是你眼中的光明,那我想我们可能就是敌人了。”杰克挥动左手,一道深蓝色的电流从杰克的指尖挥出,对着奈布打了过去,奈布利用手中的弹簧护腕闪身躲开,并且顺势直接跳下塔。


“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斑恩挥动着手中的钩绳,捆绑住了奈布的护腕。奈布的身体直直的悬挂着,却始终无法挣脱。


钥匙,对。绝对不能让钥匙落在他们手中。


奈布紧紧地咬着牙齿,用尽全力将钥匙顺着灯塔丢了下去。斑恩的反应似乎比奈布更快一些,他的绳索瞬间松开奈布,疯狂快速的延伸,将还在下落的钥匙紧紧缠住。


绳索的主人微一用力将绳索拽了上来,连同那个重要的钥匙一起稳稳得接在手中。


奈布的身体疯狂下落,吃惊又不甘的表情逐渐消失在斑恩和杰克的眼帘。


万丈高塔,直接摔下去势必粉身碎骨。


“愿天堂有你需要的幼稚光明。”杰克做了一个绅士的告别手势,转过身逐渐消失在一片雾气之中。


奈布的身体逐渐下落,他甚至能听到耳边急切的风声。


就要死了么?


一双巨大的机械手从远方呼啸而来,将正在下落的奈布接了个正着。


还在惊魂未定中的奈布面前忽然多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对他微笑的中年人。回过神之后,奈布激动极了。“你是,你是……”


“库特-弗兰克。冒险团的专职发明家,希望您听说过我。”留着胡子带着护目镜的发明家声音里满是善意的笑意。“不过在听你自我介绍之前,小伙子,有兴趣告诉我,我新制作的机器手还算温柔吗?”


绫绫qvq

荣耀的宝座

私设可以看到选择自己的人数。可能有ooc。

“越来,越来越少了啊……”

美智子紧盯着屏幕,期待着有奇迹发生。

“别看了,我们那个时代早过去了。”

裘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也有着少许不甘。

“你们这至少还有,我们何时有过?”

里奥和班恩相视笑了笑,不知如何再聊下去。

“可,可是万一有奇迹呢?”

美智子坐到一边,心里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宝座上,坐的不会再是我们了,很少有人有我们打高端局了,不是吗?”

裘克看了看在自己旁边的火箭筒,回想着当年自己拿它横行庄园的时候。

“对了,你们是从什么时候下来的?”

班恩看了看钩子,又看了看自己,无奈的笑了笑。

“从一次一次暗改...

私设可以看到选择自己的人数。可能有ooc。





“越来,越来越少了啊……”

美智子紧盯着屏幕,期待着有奇迹发生。

“别看了,我们那个时代早过去了。”

裘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也有着少许不甘。

“你们这至少还有,我们何时有过?”

里奥和班恩相视笑了笑,不知如何再聊下去。

“可,可是万一有奇迹呢?”

美智子坐到一边,心里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宝座上,坐的不会再是我们了,很少有人有我们打高端局了,不是吗?”

裘克看了看在自己旁边的火箭筒,回想着当年自己拿它横行庄园的时候。

“对了,你们是从什么时候下来的?”

班恩看了看钩子,又看了看自己,无奈的笑了笑。

“从一次一次暗改,一次一次明削的时候,我这刀气和刹那,早已回不到从前了……”

美智子摆弄着扇子,扇子上还依旧有这“饰扇堂”这三个字。

“我太依靠技能了,一阶老年车再加上那些克我技能的求生者,我只能靠着闪现过日子了。”

裘克站了起来,活动了几下后又坐了下来。

“我跟你一样,没娃娃和怒火时只能靠自己了。”

里奥笑了笑,抚了抚自己手中的园丁娃娃。

一片死寂之后,传出了一句话。

“哎,你们快看,多了四个人!”

美智子微笑着,眼里渐渐有神 

“不错嘛,蛮有眼光的。”

裘克笑着,扭了扭脖子。

一会儿过后,房间里进来了一个人。

“美智子,裘克,里奥,班恩你们出来一下,下面四场有你们的比赛。”

四人相视一笑,发誓,绝不让支持他们的人,再受到打击。

庄园依旧存在,可宝座早已不属于他们。

那个,荣耀无比的宝座啊……

——The End

魔方
有点赶,色差什么的不管了QAQ...

有点赶,色差什么的不管了QAQ这是我最极限的水平了qwq祝我们的小幸运生日快乐鸭!希望新的一岁更幸运鸭qwq

有点赶,色差什么的不管了QAQ这是我最极限的水平了qwq祝我们的小幸运生日快乐鸭!希望新的一岁更幸运鸭qwq

线条感人的画师

临摹的小鹿萌萌,大佬康康我QAQ,原作者 @_肉卷是章鱼 画风

临摹的小鹿萌萌,大佬康康我QAQ,原作者 @_肉卷是章鱼 画风

喜欢凯文的狼约

有铃铛的鹿鹿!

但我这边还是别想什么爱情了

木有爱了

想截扛着的图但手残没弄着

(我很活跃的٩(⁎ ́ი ̀⁎)۶:.✧)

有铃铛的鹿鹿!

但我这边还是别想什么爱情了

木有爱了

想截扛着的图但手残没弄着

(我很活跃的٩(⁎ ́ი ̀⁎)۶:.✧)

大大大鼠格
“我与你同在!”随笔,画的不好...

“我与你同在!”
随笔,画的不好勿喷

“我与你同在!”
随笔,画的不好勿喷

鹿幽秤林 WIFI万能鹿幽器
好久之前的摸鱼图_(:з」∠)...

好久之前的摸鱼图_(:з」∠)_

好久之前的摸鱼图_(:з」∠)_

鹿幽秤林 WIFI万能鹿幽器

热爱摸鱼图,一时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热爱摸鱼图,一时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耳 朵🎐

【鹿幸】他年绿③

¤文笔不好,勿喷,有私设
¤故事编纂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人物属于第五,occ属于我

†††††††††††††††††††††††††††††††

你逃不掉了。

他厌恶人类,就像是厌恶腐烂尸体中蠕动的蛆虫。

班恩掐着幸运儿的脖子,猩红的眼死死地盯着这张令人作呕的嘴脸,锋利的铁齿在他的颈间张牙舞爪,喉咙深处是毛骨悚然的呜咽,亦或是诅咒。

要用獠牙将细嫩的脖颈咬碎,要将生生撕扯下罪人的皮肉,穿透他的耳朵,挖下他的眼球……割下他的舌头……舌头

『我找到你了』

…………………………………………………………………………

驼鹿瘫在地上,奄奄一...

¤文笔不好,勿喷,有私设
¤故事编纂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人物属于第五,occ属于我

†††††††††††††††††††††††††††††††

你逃不掉了。

他厌恶人类,就像是厌恶腐烂尸体中蠕动的蛆虫。

班恩掐着幸运儿的脖子,猩红的眼死死地盯着这张令人作呕的嘴脸,锋利的铁齿在他的颈间张牙舞爪,喉咙深处是毛骨悚然的呜咽,亦或是诅咒。

要用獠牙将细嫩的脖颈咬碎,要将生生撕扯下罪人的皮肉,穿透他的耳朵,挖下他的眼球……割下他的舌头……舌头

『我找到你了』

…………………………………………………………………………

驼鹿瘫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望着他。班恩看见了那双黑曜石一般漂亮的眼睛里倒映的自己。

那是他的同伴。

肃穆的山野间,寂静的岁月里,他们是彼此的伴侣,是彼此的守护。

有人制住了他的手臂,扣住了他的肩膀,他跪在地上,眼睛里是一片婆娑。

“班恩先生,好久不见。”

“作为护林员,您真是'温柔'。”

刀具划破黑鼻子的颈后,那总是在阳光流转着光泽的皮毛成了罪状。

怒吼与咆哮从胸腔中震荡出来,班恩有一种心脏被震碎的错觉。悲愤是他的,又仿佛与他无关。一个他在嘶吼,一个他在啜泣,一个在哀求,一个在怒骂,最后一个空空荡荡地看着这一切的嘲讽,看着他最珍贵的唯一被硬生生的剥下皮毛,鲜血和驼鹿的眼神在他的头颅中生根发芽,编织成永不褪色的噩梦。

猎枪与怀抱,他哪一个都没能给它。

『与人为善』成了他的罪因。

…………………………………………………………………………

赤红的双目蔓延着血丝将口不能诉的种种都打碎进咽喉里,混着苦楚滚下去穿透五脏六腑。

少年驼鹿一般的眼睛滚动着惊恐,他的咽喉被紧紧的扼住,脸涨的紫红,泛白的嘴一张一翕貌似在呼唤。

鹿头松开了手,幸运儿却已经没有机会吐出半个字节了,少年怔怔愣愣的下移目光,带着链条的钩子贯穿了他的胸膛。他张张嘴,无意义的音节和着血液涌出来,焦急与悲怆爬上震惊的瞳孔。

他眦目而视,幸运儿濒死的模样仿佛取悦了他,喉间发出古怪的音阶,作势要将人摔到地上踩两脚却被幸运儿狠狠攥紧了手臂,呵,可笑的求生欲。


可惜,鹿头不是班恩。

已经不会再犯错了。

…………………………………………………………………………

刀带着黑鼻子的血伸进口中,剖皮的刀涩的发钝,疼痛嘲笑着他的无能与自以为是的善意,血液呛进鼻腔里,心中的疼痛把所有感官遮掩成麻木,他最后的意识里就只有‘黑鼻子’和滔天的恨意。

班恩死了。

死在了至诚的箴言里。

死去的世界里,黑鼻子一如往常一般亲昵的蹭了蹭他的鼻尖,温馨又美好。

…………………………………………………………………………

鹿头狠狠地拉扯了一下锁链,少年胸口的鲜血洇透了衣衫,而他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借着力攀上了鹿头扣着铁齿的脖颈,难以置信的。他还想说些什么却都是徒劳,眼泪不争气的滚出来落到驼鹿的眼眶上,他缓缓的用脸颊蹭了蹭驼鹿的脸颊,用最后的力气捧住了班恩僵住的驼鹿头,鼻尖亲昵的磨蹭了一下驼鹿的鼻尖。

那一瞬间,胸口的伤不疼了,血腥味变成了鼻尖的花香,阳光暖融融的散在他身上,身下是翠绿的草垫,他趴在班恩先生的身旁,甜甜的酣睡在梦里。



然后,梦醒了。

—End—

白九山

买了加速剂的二阶风翼小丑,在联合,吃了旧版凉凉村加速宝箱,穿过8个舞女的8x3个加速八音盒后……(虽然不太知道加速剂和八音盒叠加有没用)=【庄园惨案】

逐渐向沙雕漫画手进发。

买了加速剂的二阶风翼小丑,在联合,吃了旧版凉凉村加速宝箱,穿过8个舞女的8x3个加速八音盒后……(虽然不太知道加速剂和八音盒叠加有没用)=【庄园惨案】

逐渐向沙雕漫画手进发。

夕风

班恩乙女-新动作

。待改待改待改遇到班恩扛我就改(什
。夜间产物语句不通意思不同请见谅。

“班恩?”

眼前的男人俯下了身子,无声地指了指他的左侧肩头。在你疑惑的目光中,他抬起眼睛看着你,那双眸之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仿佛一个跃跃欲试或等待夸奖的孩童。思此,你一瞬失笑。

你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实实在在地败在了他的眼神之下。千万种猜测划过脑海,终你迟疑着将双手放在了他的左肩。此时距离之近足以感知到男人轻微的呼吸,以及自己手掌下传来的他心脏的跳动。以至于你清楚地听到了从班恩口中传来的一声轻叹,其中笑意与无奈最甚。你的脑中胡乱分析着这声叹息的内涵,认为是这个男人在笑自己的笨拙迟钝。

于是思此纯情的小丫头红...

。待改待改待改遇到班恩扛我就改(什
。夜间产物语句不通意思不同请见谅。



“班恩?”


眼前的男人俯下了身子,无声地指了指他的左侧肩头。在你疑惑的目光中,他抬起眼睛看着你,那双眸之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仿佛一个跃跃欲试或等待夸奖的孩童。思此,你一瞬失笑。

你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实实在在地败在了他的眼神之下。千万种猜测划过脑海,终你迟疑着将双手放在了他的左肩。此时距离之近足以感知到男人轻微的呼吸,以及自己手掌下传来的他心脏的跳动。以至于你清楚地听到了从班恩口中传来的一声轻叹,其中笑意与无奈最甚。你的脑中胡乱分析着这声叹息的内涵,认为是这个男人在笑自己的笨拙迟钝。


于是思此纯情的小丫头红了脸,鼓起腮帮不满地轻锤了爱人的肩头。

“…!不许笑!”





班恩同样抵不过你这样的神情,只能化被动与主动。他上前又一步凑近了你,屈膝将厚实的掌心贴上了怀中爱人的腰肢,轻微施力,那腰肢便无力般的靠在了他的肩头。悸动产生之时,再而蓄力于小腿一个运力,遂将你扛在了肩上。

“诶?!”


视野的变化引起了你的惊呼,你不由自主地支着臂膀抵着他后背,略微惧高的你,在爱人厚实温暖的手掌的稳扶中,出于无条件的信任,你不禁略略放下了恐惧不安。但是,将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付对方是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而且扶着自己的那只手放在大腿那儿也太犯规了吧!!

你单手捂着发烫冒烟的面颊,无声控诉他的行为。

于是在你和他提议过后,班恩将扶稳人的手从放在大腿处,改在了放在后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