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班门弄斧与胡说八道

3612浏览    33参与
Vin尋

读书笔记|Caliban and the Witch

[图片]


好了,这周吃完了本书的其中一章:The Accumulation of Labor and the Degradation of Women: Constructing "Difference" in the "Transition to Capitalism”(我大致翻译为“劳动力积累与女性身份降级:向资本主义过渡期的差异建构”),来整理下读书笔记。


*因为是读书笔记,所以肯定有很多我没看懂或......


好了,这周吃完了本书的其中一章:The Accumulation of Labor and the Degradation of Women: Constructing "Difference" in the "Transition to Capitalism”(我大致翻译为“劳动力积累与女性身份降级:向资本主义过渡期的差异建构”),来整理下读书笔记。


*因为是读书笔记,所以肯定有很多我没看懂或曲解的地方~


本章梳理了1450-1650这两百年间欧洲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历史。资本主义的发展需要资本原始积累,需要大量劳动力。源源不绝的劳动力从哪里来?一是资本家通过废除公有、圈地将土地私有,使欧洲农民失去他们赖以维生的土地,被迫成为依赖工资的工人,再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二是通过对非洲和北美原住民进行俘虏、袭击、绑架等方式来获得奴隶;三是通过“驯化”女性来使之全面失权,成为男性的附属,只能留在家参与无偿的再生产劳动(如家务、育儿和作为丈夫的帮手)来维持社会生产运作,并让女性生孩子。


那么女性在这过程中,身份是如何被降级和被猎巫,以致失去对自我身体的控制权(能生育的身体成为公有财产)?


如果说废除公有和土地私有让农村男性的境况变惨,那么女性只能是更惨。公地原本是女性社交的场所,她们在那里互通消息,而当公地被围栏圈起,女性一方面失去了其社交网络,另一方面也失去了经济来源。比起男性,女性更难成为农民工,除了因为工厂不要,还有因为她们需要生育和照顾孩子。而她们又不能像男人那样去参军领钱(早期她们还能进入军队做些后勤类的工作,后来连后勤岗位都不再收女性)。而年长女性就更显劣势,随着年轻人因为无地可耕而离开村庄进城打工,她们往往因此失去供养,无以为生。


女性被逐出有偿劳动的市场,被定义为母亲、女儿、妻子或寡妇,成为男性的附属。如果一名中产阶层的女性成为寡妇,她会被安排一位男性来管控她的财产,因为女性被认为无法处理好财产。女性成为非生产者,她们被固定在再生产的角色上,承担家务劳动和育儿的职责,而这些劳动既不被当作有生产价值的劳动,也不会获得薪水。女性也被逐出公共空间。在街上行走、坐在自家门口都成了不被鼓励的行为;甚至在家里,她们会被要求不要离窗户太近。


当时欧洲流行的信念是人口越多,劳动力就越多,国家就越有钱。因此,当出现人口危机(劳动力危机),能生育的女性就成了被规训和管控的目标。女性避孕和堕胎成为罪行,会遭到严惩;低下阶层的女性,如女性无业游民、乞丐和为娼者会被妖魔化为女巫,被指控将孩子献祭给魔鬼,受到严重的处罚(值得注意的是,在为娼者被定义为犯罪时,嫖娼者并不会受到制裁)。就算不被猎巫,女性也被描述为情绪化、不可理喻、野性,需要被男性管控和驯服。


*插播一条:

本来农民可以在公地种植,自给自足。土地私有让他们失去生产的场所,不得不沦为打工人,而且依赖工资过活的打工人还遭受资本家的肆意剥削。因此,农民也曾反抗过,并且有时候是让他们的妻子出面反抗。为什么让妻子出面?因为在当时法律的制度下,妻子规丈夫管,而不规法律管,所以让妻子出面从某种程度上规避了法律的制裁。当时甚至有男性假扮为女性,浑水摸鱼。当然,在这不久之后,法律就把女性也纳入了制裁范围。


*插播二条:

在看本章的时候,我经常想到《使女的故事》,想到作者说的“在这本书中我使用的所有细节都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在女主角Offred回忆她成为使女之前、暴风雨的前夕,先是她去买东西发现自己的银行卡失效,后来发现女性账户都被冻结,女性不能再拥有财产,原财产只能由丈夫或男性近亲接管(失去独立财产支配权);再到她和其他女同事被当场解雇(逐出劳动市场);最后到她们成为使女,成为承担生育任务的子宫。这些剧情,不就是本章所回顾的欧洲女性史吗?

Vin尋
讨论课上,有同学认为若用非英语...

讨论课上,有同学认为若用非英语写作,知识传播会受限,用英语的目的是传播。

而我提出,若语言障碍必须通过额外劳动去克服,为什么一定是非英语使用者去付出劳动。

畅想一下:假使所有人都用母语写作,所有人平等地付出劳动来翻译、想办法理解不同语言的知识,会如何?

讨论课上,有同学认为若用非英语写作,知识传播会受限,用英语的目的是传播。

而我提出,若语言障碍必须通过额外劳动去克服,为什么一定是非英语使用者去付出劳动。

畅想一下:假使所有人都用母语写作,所有人平等地付出劳动来翻译、想办法理解不同语言的知识,会如何?

Vin尋
话说刚刷到这个词条,虽然知道是...

话说刚刷到这个词条,虽然知道是电视剧的推广啦,但不小心多想了一下:


“事业女性”这个词本身就有潜在语境,毕竟咱们也不会煞有介事地说“事业男性”怎么着对吧。啥时候我们才能不煞有介事地强调“事业女性”,而是把女性拥有事业、投身事业这件事视为稀松平常呢,就说明女性掌握更大话语权了。


顺便还想起挺喜欢的公众号,最近有篇文章采访了个耽美作者。本来文首提到《如何抑止女性写作》,主题又试图表达那位作者如何作为一个有自己事业的女性、一个成功斜杠青年,就挺好的,然而采访者(男性)还是问了那位作者两个“事业女性”才会被问到的问题,孩子怎么带,老公支持写作吗,我就觉得有点可惜。

话说刚刷到这个词条,虽然知道是电视剧的推广啦,但不小心多想了一下:


“事业女性”这个词本身就有潜在语境,毕竟咱们也不会煞有介事地说“事业男性”怎么着对吧。啥时候我们才能不煞有介事地强调“事业女性”,而是把女性拥有事业、投身事业这件事视为稀松平常呢,就说明女性掌握更大话语权了。


顺便还想起挺喜欢的公众号,最近有篇文章采访了个耽美作者。本来文首提到《如何抑止女性写作》,主题又试图表达那位作者如何作为一个有自己事业的女性、一个成功斜杠青年,就挺好的,然而采访者(男性)还是问了那位作者两个“事业女性”才会被问到的问题,孩子怎么带,老公支持写作吗,我就觉得有点可惜。

Vin尋

积极观望,拭目以待

那天跟一位对原耽前景不太乐观的朋友聊起,我说,我觉得其实我们现在的讨论仍是局限于从网文这个维度去谈。但时代发展迅猛,可能在很短时间内,我们对文化的认知就会有更广阔的层面。


我最近刚看的一篇论文挺有启发性,它是从paper、stage、screen、sphere 的文学载体去讨论authorship。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文学载体,有影视、漫画、动画、舞台,近年兴起的有广播剧,未来很多人看好的有游戏,包括VR、互动式以及更沉浸式参与的游戏。形式、载体会对文学造成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


最近和一些媒体人聊天,发现他们都开始将目光投向元宇宙、虚拟偶像、NFT(当然AI也是持续关注...


那天跟一位对原耽前景不太乐观的朋友聊起,我说,我觉得其实我们现在的讨论仍是局限于从网文这个维度去谈。但时代发展迅猛,可能在很短时间内,我们对文化的认知就会有更广阔的层面。


我最近刚看的一篇论文挺有启发性,它是从paper、stage、screen、sphere 的文学载体去讨论authorship。我们现在所熟悉的文学载体,有影视、漫画、动画、舞台,近年兴起的有广播剧,未来很多人看好的有游戏,包括VR、互动式以及更沉浸式参与的游戏。形式、载体会对文学造成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


最近和一些媒体人聊天,发现他们都开始将目光投向元宇宙、虚拟偶像、NFT(当然AI也是持续关注的重点),我绝对是这方面的门外汉,但随着互联网巨头们纷纷入局,从中也能窥见一些未来的趋势。科技必然影响文化,在不久的将来,文学必然有更多的载体和形式,新变化也会让我们现在认为前景不甚乐观的东西有新的发展空间。


再回到文学,还是和那位朋友聊,我说其实我很看好女性文学的发展。不是现在这种搞两个男人的,而是真正以女性为本位、塑造女性形象的女性文学。Women are rising,在这样的大潮流下,将发展出什么样的女性文学,让我们拭目以待。

Vin尋

为什么我拒绝“娘炮”这个说法

其实“娘炮”里面是有两层含义的。


第一,在这些语境里,“娘”与负面的词挂钩了,比如“矫揉造作”“软弱怯懦”“小肚鸡肠”“爱哭爱闹”等等。“娘”本身指代女性气质,现在“娘”和贬义词挂钩了,那么是女性气质和上面说的负面词挂钩吗?


所以,我们可以说希望男孩子女孩子们都不要太矫揉造作,都能更真实诚恳,都能有勇气有担当,都能坚韧进取,都能坦荡清爽,但不是说希望他们不要“娘”。


首先,请把“娘”从贬义语境中脱离出来。


第二,可能有人说,我们并没有把“娘”和上面的贬义词挂钩,我们就是说男的不要像女的而已,形象上、声音上、动作上,不要像女的。


可是,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有不...


其实“娘炮”里面是有两层含义的。


第一,在这些语境里,“娘”与负面的词挂钩了,比如“矫揉造作”“软弱怯懦”“小肚鸡肠”“爱哭爱闹”等等。“娘”本身指代女性气质,现在“娘”和贬义词挂钩了,那么是女性气质和上面说的负面词挂钩吗?


所以,我们可以说希望男孩子女孩子们都不要太矫揉造作,都能更真实诚恳,都能有勇气有担当,都能坚韧进取,都能坦荡清爽,但不是说希望他们不要“娘”。


首先,请把“娘”从贬义语境中脱离出来。


第二,可能有人说,我们并没有把“娘”和上面的贬义词挂钩,我们就是说男的不要像女的而已,形象上、声音上、动作上,不要像女的。


可是,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有不同的相貌,不同的性格,哪怕一个男孩子天生长得柔美,声音轻柔,性格安静,哪怕他喜欢偏向女性化的穿着打扮,这不代表他不好。他也可以很有才华,很善良,很勇敢,这不过是个体差异而已。


我们不想看到的是,未来那些身材没那么强壮的、声音不那么洪亮的、相貌稍微白皙清瘦的男孩子被排斥、被指责,只是因为他们感觉“像女的”。


“你说我娘但我敢说你比我懦弱。”——《彼得与狼》



*我不想让这讨论延伸到更庞杂的方向,所以这里面没有讲性别刻板印象和多元性别,只是先专注说“娘炮”的污名化。


Vin尋

深夜念念

看到有位姐妹说,希望耽美能成为大众接受的文化。想了想如果真是这样,会是怎样一种状况,结论是:


大众主流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大众主流,和/或,耽美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耽美。改变意味着得到,也意味着失去。结果不一定会让人喜欢,尤其是未来即将成为“老派”的我们。


(以上,说了等于没说[doge]) ​​​

看到有位姐妹说,希望耽美能成为大众接受的文化。想了想如果真是这样,会是怎样一种状况,结论是:


大众主流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大众主流,和/或,耽美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耽美。改变意味着得到,也意味着失去。结果不一定会让人喜欢,尤其是未来即将成为“老派”的我们。


(以上,说了等于没说[doge]) ​​​

Vin尋

养成读书习惯

* 因为经常有朋友问我怎么让自己习惯每天看书,所以我分享一下自己的办法,但不一定适用于大家。

*这办法只适合日常消遣的无功利阅读,如果有考试需要或者研究目标,那还是得有针对性定好计划,不能像我这样随性。


第一,把目标定小点


比如每天看五页书,有余力有心情再增加,不要一开始定每天五十页,不然很可能坚持没几天就放弃。让我们轻松愉快地开始。


第二,再坚持一下下


坚持,不要停,让完成每天小目标这件事成为日常习惯。假如从明天起需要每天早起二十分钟,头一周我可能都会觉得生物钟被打乱,很困起不来,但如此坚持调早闹钟一两个月,这就成了习惯,生物钟和生活节奏都会开始适应这个小...

* 因为经常有朋友问我怎么让自己习惯每天看书,所以我分享一下自己的办法,但不一定适用于大家。

*这办法只适合日常消遣的无功利阅读,如果有考试需要或者研究目标,那还是得有针对性定好计划,不能像我这样随性。


第一,把目标定小点


比如每天看五页书,有余力有心情再增加,不要一开始定每天五十页,不然很可能坚持没几天就放弃。让我们轻松愉快地开始。


第二,再坚持一下下


坚持,不要停,让完成每天小目标这件事成为日常习惯。假如从明天起需要每天早起二十分钟,头一周我可能都会觉得生物钟被打乱,很困起不来,但如此坚持调早闹钟一两个月,这就成了习惯,生物钟和生活节奏都会开始适应这个小习惯,习惯就养成了。


第三,关于看什么书


首先,我觉得喜欢是关键,既然这是消遣阅读,就看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让自己开心,但也不要完全放飞,要在娱乐中间穿插更有意义的内容。


阅读名著是有益的,但名著有时很无聊很沉闷我明白,所以就让阅读名著穿插在阅读喜欢的书籍中间,比如一三五看喜欢的流行小说,二四六看名著,周日抓阄决定[doge]或者周日用来做个本周阅读小总结也成~


*嗷就这样了,希望能帮到大家。另外大家有什么好的学习方法阅读方法,也欢迎分享给学渣~

Vin尋

聊聊OOC

      在提问箱收到一条关于OOC的提问,我相信这也是无数同人作者和读者经常思考或者被问及的话题,因此花了一点时间思考怎么才算是比较负责任的回答,有兴趣的朋友欢迎一起来讨论。


      原提问如下:

[图片]


      以下我将尝试厘清我们普遍谈论的OOC概念,以及说一下我对此的理解。部分参考了《破壁书》中郑熙青老师编写的OOC词条,结合我个人作为读者和同人创作者在粉丝社群内部的所见...

      在提问箱收到一条关于OOC的提问,我相信这也是无数同人作者和读者经常思考或者被问及的话题,因此花了一点时间思考怎么才算是比较负责任的回答,有兴趣的朋友欢迎一起来讨论。

 

      原提问如下:


      以下我将尝试厘清我们普遍谈论的OOC概念,以及说一下我对此的理解。部分参考了《破壁书》中郑熙青老师编写的OOC词条,结合我个人作为读者和同人创作者在粉丝社群内部的所见所闻。

 

一、

      我们常说的OOC(Out of Character),指角色性格走形,Wiki对此定义是“breaking character in theatrics and roleplay”。OOC通常被用于同人作品语境,有时也适用于原作的后续、改编作品如衍生影视、广播剧、漫画等等,这是个在读者社群内部被广为讨论却又颇具争议的概念。

 

二、

      OOC本身没有任何绝对的标准和规则。原著角色虽有其基本性格和设定,然而每个人对原著角色的认识取决于个人对文本的理解能力、主观感受和经历、个人喜好等等。既然“character”本身都没有标准答案,“out of character”则更是一个可各持己见、谁都有理的概念。

 

三、

      虽然character没有标准答案,但确实有相对能被广泛接受的大致范围,这就是读者或粉丝社群内部的主流阐释共识。比如大部分读者认为,A角色是个好人,那么在同人和衍生中把A角色塑造为坏人,就是比较公认的OOC行为。

      然而,我们都知道在创作中好和坏並不是在这个角色脸上贴个标签这么简单,人物性格的塑造可以是复杂的,我们更可能看到的情况是:

  • A角色表面做了很多坏事,但实际一直保持着善良;

  • A角色实际也做了很多坏事,但仍有对善良的追求;

  • A角色好事坏事各做了一些,被他帮助的人认为他是好人,被他伤害的人认为他是坏人;

  • A角色确实做了很多好事,但他心里有阴暗面,行善目的并不纯粹,而有实现其阴暗欲望的功利性;

  • A角色一心做好事,实际也做了很多好事,但在最关键的时刻,由一些不可抗力、误会、意外、客观条件限制、A角色本身性格缺陷等等,A做了一件很坏的事,伤害了很多人。

      ……

      以上每种情况,都可能被认为是对“A角色是个好人”这个主流共识的OOC,但也有可能被认为只是作为“A角色是个好人”的更复杂多面的延续探讨,并没有OOC。往往在这个时候,各持己见的读者们就会打架。

 

四、

      OOC指控是读者社群内部最常见的“打架”理由之一。任何读者都有权将任何延续想象的作品(无论是同人、衍生改编、甚至原作者突然抽风写的后续)指责为“OOC行为”。当一个指控是基于没有绝对标准的主观理解,那么就既可众说纷纭,又可立于不败。我不得不说的是,像这样的“打架”,较容易受到群起而攻之伤害的往往是被指控的创作者,因为“OOC指控”是立于不败的。

      那么既然OOC指控是没有绝对标准且立于不败,是否代表作为创作者,可以把一切OOC指控都当作是“找茬”而置之不理?YES and NO。

 

五、

      在讨论创作者应该如何对待OOC指控之前,我需要先展开说说前面提到的“延续想象”。在我看来,原著文本完整结构以外的任何创作都是对原初想象的延续。我特别加了“完整”这个词,因为哪怕是原著,也有可能出现写着写着偏离原初基础设定的情况。我们一般公认的核心设定,是基于结构已经趋于完整的原著文本而建立的。同人创作必然是一种延续想象。

      我先借用手头的两本参考书总结的同人常见类型在这里列一下:

       1) 拓宽原作品中的时间线,描述原作的人物在原作情节之前或之后的经历;

       2) 摘取原作品中一个没有详述的细节,进行详细的断片式写作,补完人物的心理活动和动机;

       3) 关注原作中没有受到重视的配角,想象他/她的经历和心路历程;

       4) 颠倒和扭曲作品中的道德和价值观系统,以原本的反派为视角人物重写原作;

       5) 将喜爱的人物从原作的背景中抽离出来,放置于全新的环境和世界观中,开始全新的故事(Alternate Universe);

       6) 混合同人,将两个来自不同原作的人物放在同一个宇宙观中写故事(联动);

       7) 将作者本人或其熟悉的环境代入

(自:《破壁书——网络文化关键词》)

      a) 背景重设;

      b )  扩展原文本时间段;

      c)  重聚焦(refocalization);

      d) 道德重制;

      e) 类型转换;

      f)  混合同人;

      g) 人物错置;

      h) 个人化(personalization)

      i)  情感强化

      j)  情\色化(Eroticization)

(自:文本盗猎者——电视粉丝与参与式文化)

      以上总结的这么多种延续想象的方式,任何一种若是较真深究起来,都是OOC。举例:第2点在原著留白的地方补全人物的心理活动和动机,谁能保证这个补全能百分百不偏离原本角色,谁敢说自己敲下的这句人物对白,能跟亲妈写的绝无二致?第4点颠倒道德价值观,从反派的视角写作,这不是洗白是什么?5和6,一个将原本古代的设定放到现代,一个把原本无关的故事联动,还不是OOC?第e点,好好的一个男性向热血冒险类故事,感情线只占了很少的篇幅,你们同人却专门拉郎配对,写成了女性向的搞CP,能不OOC吗?第j点,原著里人物关系清清白白,你们却拉出了一个交通工具大杂烩,还敢说不在OOC?更别谈那种大人变小孩、性转、人类变动物变机器人变神变鬼……

      综上所述,一切延续想象,都在OOC。一切同人、衍生改编、哪怕是亲妈自己写的番外、亲爸对作品的重写(比如金庸老先生晚年对自己小说的重修),都难以逃脱OOC指控。

 

六、

      所以回到那个问题,创作者如何对待OOC指控?这个问题其实也在问读者,读者该不该说别人OOC?其实我认为这就像是在问,我们该不该在意他人对自己的外貌评判,或者我们该不该去评判他人的外貌?

      社群的阐释共识就像是主流审美,我们自己认不认同主流审美?我们想不想迎合主流审美?我们会不会觉得不要过于偏离主流审美是比较安全而让我们感到舒适的方式?我们会不会明明觉得自己挺符合主流审美的,结果还是被别人说难看?

      一切作品被发布出来,就可以被阅读、被评论、被夸奖、被贬斥,我们在公共场合看到一个人长得不符合审美,並且这个人出现在不合适的场合,实在是丑到我了,我们有没有表达自己态度的权利?对方有没有选择听或不听、表达感谢或者表达愤怒的自由?

      我个人的答案是,自己选择吧。

 

七、

      总结一下我对OOC的基本态度:

      1) OOC是延续想象的必然,任何对原著有主观理解的人都可能认为任何延续想象是OOC。

      2) 如何看待他人的OOC,我始终坚持不喜欢就点叉,没必要喊打喊杀。创作者可以为了规避自己或主流共识所认为的OOC、减少对社群其他成员的冒犯而去做任何警告、避雷,但这不是创作者的义务。

 

      最后,还是这句我每次谈及有关同人创作和粉丝社群的话题就会强调一次的话:

 

      愿同人创作圈,始终有爱、有自由、又归属感、有蓬勃生机和无尽创造力。

 

*洋洋洒洒的观点输出,虽然尽量保持谨慎克制,但仍难免有逻辑不通之处、冒犯之处、无知之处,请见谅,欢迎友好讨论~

 

 

 

Vin尋

数据

数据将人气量化

数据将消费能力量化

数据将喜好量化

数据将真情实感量化

数据将生活量化

数据将直觉本能量化

数据将思想量化

数据将世间事物量化

数据将个体量化

数据将每个活人

变成了数据人 ​​​

数据将人气量化

数据将消费能力量化

数据将喜好量化

数据将真情实感量化

数据将生活量化

数据将直觉本能量化

数据将思想量化

数据将世间事物量化

数据将个体量化

数据将每个活人

变成了数据人 ​​​

Vin尋

《小蘑菇》随记:一起找到人性

*刚在评论里和一位姐妹说起,再聊两句小蘑菇的感情线吧~


我认为安折和陆沨是在互相走近的过程中,一起找到作为人类最本质的东西——共情能力,或者说是人性。准确来说,安折是体悟了人性,陆沨是找回了人性。


安折是个小蘑菇,在书里反复提到他的沉静,那种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处变不惊”的笃定,他总是没什么大起大落的情绪,哪怕和他有些交集的人,范斯、杜赛、勒森等等死在他面前,他心里有震动和难过,但他没有强烈外放的情绪。他在进入人类世界,在与陆渢逐渐走近的过程中,是从蘑菇向真正的人类转变:他逐渐感受到了更多的喜怒哀乐,他的几次情绪崩溃是因为陆沨,他因为陆沨感受到了痛,那种无法遏制的悲伤,还有无法压抑的...

*刚在评论里和一位姐妹说起,再聊两句小蘑菇的感情线吧~


我认为安折和陆沨是在互相走近的过程中,一起找到作为人类最本质的东西——共情能力,或者说是人性。准确来说,安折是体悟了人性,陆沨是找回了人性。


安折是个小蘑菇,在书里反复提到他的沉静,那种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处变不惊”的笃定,他总是没什么大起大落的情绪,哪怕和他有些交集的人,范斯、杜赛、勒森等等死在他面前,他心里有震动和难过,但他没有强烈外放的情绪。他在进入人类世界,在与陆渢逐渐走近的过程中,是从蘑菇向真正的人类转变:他逐渐感受到了更多的喜怒哀乐,他的几次情绪崩溃是因为陆沨,他因为陆沨感受到了痛,那种无法遏制的悲伤,还有无法压抑的爱,自此,他体悟到了人类的共情,变成了个真正的人类。


陆渢是个百分百的人类,却在长达七年的审判者生涯中,不断被异化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戮者,他一直在风雨飘摇里走钢丝,那条钢丝就是他最坚定的信念——人类利益高于一切,他的精神就指着这条钢丝暂时保持不坠落,但他深知自己已经逐渐走向疯狂的边缘。他逐渐走近小蘑菇的过程,找回了快乐,找回了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信任和依靠,找回了怜悯和深爱,这其实就是一个被异化的人重新找回共情能力、重新成为真正人类的过程。

Vin尋

《小蘑菇》随记:关于人性、人与世界

看到《小蘑菇》入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特来吹吹彩虹屁~(剧情如有记错,是我的错。)


比起感情线,《小蘑菇》更让我惊艳和愿意卖安利的地方在于它对人性、人与世界的关系的思考。


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信条下,是无数前人奉献自我为后代换来的短暂和平康乐,是牺牲少数成全多数的英雄主义,但它同时也包含了对人性和伦理的拷问:


谁有资格审判生命?如果审判者代表人类的利益,谁定义人类的利益?


为维持人类繁衍而把女性圈养为全人类的子宫,应不应该?


为保全人命而牺牲人性,值不值得?


之前看《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小说,里面区分人类和仿生人的标准就是共情能力,而在《小蘑菇》里,...

看到《小蘑菇》入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特来吹吹彩虹屁~(剧情如有记错,是我的错。)


比起感情线,《小蘑菇》更让我惊艳和愿意卖安利的地方在于它对人性、人与世界的关系的思考。


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信条下,是无数前人奉献自我为后代换来的短暂和平康乐,是牺牲少数成全多数的英雄主义,但它同时也包含了对人性和伦理的拷问:


谁有资格审判生命?如果审判者代表人类的利益,谁定义人类的利益?


为维持人类繁衍而把女性圈养为全人类的子宫,应不应该?


为保全人命而牺牲人性,值不值得?


之前看《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小说,里面区分人类和仿生人的标准就是共情能力,而在《小蘑菇》里,为着人类利益去杀戮的陆沨,为信念而自我抑制乃至封闭共情能力,直到在迷失和疯癫的边缘,从一个小蘑菇身上重新获得了共情。


本书的结局特别有意思,在一切危机解除后,人类事实上并未真正战胜异变,人类也并未能重新回到食物链的顶端,人类与世界的各种生物成为了平等共处的群体,他们甚至能够相互融合。


人类这个群体正在重新认识自身与世界万物的关系,在非你即我的道路行不通后,探索一种共融。当然共融或许是双刃剑,当人类自身成为忒修斯之船,在不断的融合置换中,人类与人性,将何去何从?

Vin尋
看书正好看到这,小声聊几句,欢...

看书正好看到这,小声聊几句,欢迎来讨论,但不要吵架:

某剧其中一个遭诟病的地方,就是把蒸汽朋克世界观里的东西引入了武侠的世界,这使得整个江湖对某重要道具的趋之若鹜变得有些立不住脚。这也许是主创团队耍小机灵试图讨好粉丝,却有些自作聪明。故事必须逻辑自洽,需要遵守其内在法则,加减不是不可,但要看看加了之后会不会动摇整个背景结构。在我看来,草率地cue了一句,对剧情推进没什么大作用,实在有点弄巧成拙。

不过这剧也有出彩的地方,我还是蛮可以的,之前小说、广播剧、电视剧三线并行之后原本打算repo,不过看了很多太太写的东西,无论是夸奖还是批评都已经写得头头是道,我自问也不能写得更好,加上剧看得不算认真,妄作...

看书正好看到这,小声聊几句,欢迎来讨论,但不要吵架:

某剧其中一个遭诟病的地方,就是把蒸汽朋克世界观里的东西引入了武侠的世界,这使得整个江湖对某重要道具的趋之若鹜变得有些立不住脚。这也许是主创团队耍小机灵试图讨好粉丝,却有些自作聪明。故事必须逻辑自洽,需要遵守其内在法则,加减不是不可,但要看看加了之后会不会动摇整个背景结构。在我看来,草率地cue了一句,对剧情推进没什么大作用,实在有点弄巧成拙。

不过这剧也有出彩的地方,我还是蛮可以的,之前小说、广播剧、电视剧三线并行之后原本打算repo,不过看了很多太太写的东西,无论是夸奖还是批评都已经写得头头是道,我自问也不能写得更好,加上剧看得不算认真,妄作观点输出显得不负责任,就不专门写什么了。

书摘自:《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
作者:[美]罗伯特·麦基
译者:周铁东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09

Vin尋

书摘与一些胡说八道:兴趣与对立

*其实关于同人创作,同人社群,粉丝文化,我一直都在思考,也一直有很多问题想不通,借此机会抛砖引玉聊聊,就等着大家的集体智慧来给我这个脑袋一团乱麻的学渣指点迷津了~


    昨天看一篇关于同人创作的文献提到了AO3,不由得感慨这个平台的格局和胸襟。一个平台能够明确提出:


    - 致力于保存粉丝文化

    - 保护粉丝创作免受商业剥削

    - 尊重任何性别与性相...


*其实关于同人创作,同人社群,粉丝文化,我一直都在思考,也一直有很多问题想不通,借此机会抛砖引玉聊聊,就等着大家的集体智慧来给我这个脑袋一团乱麻的学渣指点迷津了~


    昨天看一篇关于同人创作的文献提到了AO3,不由得感慨这个平台的格局和胸襟。一个平台能够明确提出:


    - 致力于保存粉丝文化

    - 保护粉丝创作免受商业剥削

    - 尊重任何性别与性相

    - 把自身定位为女性为主的创作与交流社群



    首先,提出保存粉丝文化这点我特别欣赏,因为之前看郑熙青老师的文章里提到中文网络的女性粉丝圈再边缘化和不可见化。女性粉丝文化既在蓬勃发展,也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消失。这段话一直让我对自己所拥抱的同人创作和社群有种危机感和责任感,我会思考这些带给我们感动和共鸣的创作要怎么被妥善保存下来。



    另外就是保护创作者不被当成韭菜,同时强调尊重和包容兴趣,这是多么浪漫而有爱的平台氛围,可以说是我所向往的同人社群的理想境界。


    反观国内平台,要么是明晃晃地追求流量,把创作者及其作品作为引流的手段(这也是我一直不喜欢lof热度榜单的原因,好好的创作交流常要因为热度引出各种嫉恨与争吵);要么就明确提出要排除掉一些兴趣——这在我看来其实也是在合法化一种对立。


    继而我便开始思考为什么国内的粉丝氛围如此强调对立。有的人会很习惯把与自己兴趣相左的兴趣称为“对家”。我自己其实挺不喜欢这个词:一来它将事物的一切复杂性多面性乃至基本事实简化为一个空洞的标签,唯一用处大概就是喊出来显得响亮;二来我不明白为什么兴趣不同等于对立。


   如果A君喜欢篮球,B君喜欢足球,AB君是对立的吗?如果C君喜欢吃番茄炒蛋,D君喜欢吃黄瓜炒蛋,E君喜欢吃番茄黄瓜炒蛋,CDE君是互为对家吗?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来到粉丝(包括同人创作)的语境,喜欢的东西不同,就等于对立呢?


    我从另一篇文献(《饭圈女孩的流量战争:数据劳动、情感消费与新自由主义》童祁) 找到一部分答案。这里讲的是饭圈女孩的数据劳动,提到引发焦虑和营造一种战争似的对立状态,能够刺激粉丝制造更多的数据,因此鼓励兴趣对立其实是一种刺激流量的策略,或者说“阴谋”。

    但这还是没有完全解决我的疑问,毕竟虽然我在前面说国内的同人创作平台往往存在热度竞争/互动竞争,受欢迎的创作者能够获得更多的话语权,粉丝社群的主流确实可以压制边缘,因此某种党同伐异的风气的确存在。然而我也不能以恶意揣度所有粉丝,不可能大家对立都是为了争话语权。那么这种情况下的兴趣对立意识又是从何而来呢?

    每个人兴趣不同,有不同的偏好和雷点,这很正常。我之前摘的那篇Framing Fan Fiction 里就有提到大家是怎么通过header、tag等方式去“避雷”。作者通过这些方法去给读者一些提示,让读者去判断这篇文章适不适合自己阅读。这是个很健康和平的方式。只要预警清晰,没有人会说这个与我兴趣相左的东西是我的敌人,它最好不要存在。(关于预警不清晰的场合,这本书里提到了《五十度灰》的一些争议,有读者认为作者没有适当地define这里面的性压迫,而是把它包装为一个浪漫的自愿的爱情故事)。


    所以为什么在我们这,兴趣不同就等于对立,“对家”就得被打倒不应存在,这个我依然没有很合适的答案。


    最后,分享一下之前看到戴锦华老师的一番话:

null


Vin尋

读书笔记及一些胡说八道:《我的朋友安德烈》

*我实在太喜欢这个故事了,激情敲的文本分析,欢迎讨论指正~

*有剧透。


    《我的朋友安德烈》是双雪涛的小说集《平原上的摩西》里的其中一篇。全文充满幽默,抖了不少包袱,经常让人会心一笑,但笑着笑着就不禁唏嘘。

    这其实是关于一个思想天马行空、天性自由勇敢的少年如何不断被教育体制和社会体制压制与消磨、他又如何在现实的牢笼里始终坚韧捍卫着灵魂的自由与人性的故事。


    安德烈是“我”的初中同学,真名是安德舜,他说这是他父亲改的,和他没关系。...

*我实在太喜欢这个故事了,激情敲的文本分析,欢迎讨论指正~

*有剧透。

 

    《我的朋友安德烈》是双雪涛的小说集《平原上的摩西》里的其中一篇。全文充满幽默,抖了不少包袱,经常让人会心一笑,但笑着笑着就不禁唏嘘。

    这其实是关于一个思想天马行空、天性自由勇敢的少年如何不断被教育体制和社会体制压制与消磨、他又如何在现实的牢笼里始终坚韧捍卫着灵魂的自由与人性的故事。


    安德烈是“我”的初中同学,真名是安德舜,他说这是他父亲改的,和他没关系。“舜”与“顺”同音,标志着“顺从”。从他为自己重新赋名为“烈”开始,我们就看到这个老师搞不定“活宝”的自主性及敢于质疑权威的勇敢。 

    孙老师翻开点名册,说:名册上的安德舜是你吗?他说:那是我爸起的,和我没关系。孙老师的恼火已经装满了教室,安德烈却不以为然,笑嘻嘻地站在她的面前……孙老师似乎吓了一跳,说:下课之前你要是不把课桌上的(我是敏感词)划掉,我就让你父母来赔!以后考试,你要敢写安德烈,我就给你零分,以后你要是还穿背心短裤来上学,我就让你当着大伙脱掉,听明白了吗?我下意识在底下点头,这是小学时落下的毛病,老师问“听明白了吗”,无论如何是应该点头的。安德烈摇摇头说:没有。孙老师把黑板擦在讲桌上狠狠一拍,说: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在浮起的粉笔灰中慢慢地说:你让我把字划掉,是因为写字破坏了桌子,可如果划掉,桌子就破坏得更厉害了,而且(我是敏感词)怎么是能够轻易磨灭的?你让我写那个我爸起的名字,是因为名册上是那个名字,可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你已经把名字和我联系上了,我写哪个名字你都会知道是我啊?你觉得我穿背心短裤不对,可走廊里的校规没写不让穿,你不让穿是觉得难看,我穿是觉得凉快,如果你让我脱干净,那不是更难看,我不是更凉快了吗?

 

     安德烈很聪明,是那种天才型的“学渣”。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比起听课和解题,他更愿意把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研究去。

    比如他用数学公式来“侦察”老师什么时候巡堂:

    他说:这条走廊宽两米半。大家点头,好像都去量过一样。他伸手指了指头上的窗子,说:这块玻璃离地面一米六五左右,几乎和孙老师一样高,现在是十月份,下午两点到三点阳光和地面的角度应该是四十五度多一点,可以认为是四十五度。他看我们全部傻在当场,又掏出一张草纸,上面写着几个方程式,也是蚯蚓一般的模样。他说:我的书桌离地面八十三厘米,好,有了这些值,我把镜子放在距离我胸口三十五厘米,距离玻璃七十五厘米的地方,因为我们的教室在这条走廊的尽头。他抓起背心的下摆擦了擦鼻子继续说:所以孙老师要是想搞突然袭击,只能从东向西走过来,她又戴眼镜,你们知道她戴眼镜吧?我把镜子摆好之后,只要她不是故意贴着墙走,而是走在走廊的中轴线或者中轴线靠右,在她距离后面这块玻璃……他看着我们,没人回答,他失落地说:三米半的时候,我就能看到她的眼镜反射的光。

   

    比如学校要办朗诵,当其他同学或“真情实感”地讲述自己做慈善的故事,或引经据典地不知所云,安德烈认认真真地发表他的演讲“下水井盖为什么是圆的”,然后被老师打回去重做。

    他把讲演稿在手中翻滚了几遍,找到了开头,念道: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下水井盖为什么是圆的”。同学们,它之所以不是方的是因为……所有人笑得东倒西歪,我笑得蹲在地上,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在笑声中,他没有停下来,而是镇静地朗诵着:圆形的直径是圆周上任意两点的最长距离,你们知道,井盖如果掉下去,一定是两点之间的距离小于那个窟窿……柳校长怒气冲冲地打断了他说:井盖掉不下去,是因为底下有东西卡着。安德烈摇摇头:你肯定没看过《十万个为什么》,这是一个几何问题,不是一个东西卡着的问题。柳校长原来是一个体育老师,几何问题离他实在太遥远了,他说:你是故意扰乱升旗仪式的秩序。安德烈说:我在发表演讲,是你打断我的。

     

    老师煞费苦心地找了学霸来指导他,希望把这颗不修边幅的自由灵魂套进学霸的模板里,然而一周后他重新站上讲台,给大家讲海豚的呼吸系统。

    海豚的呼吸是有意识的,它可以通过放弃呼吸来自杀。安德烈反复提到海豚,海豚应该是自由的。它本属于大海,却囿于一池逼仄,不得畅泳。

    他把麦克风拿在手里,环顾四周,等大家彻底安静下来之后,他大声说:今天我讲演的题目是《祖国在我心中》。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像其他人一样,指挥家似的把一只手缓缓抬起:“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人生易老天难老,战地黄花分外香……下面,我来讲一下海豚的呼吸系统。”整个校园爆发出雷鸣般的笑声和掌声,有些人吹起口哨,大家像是过节了一样,在这一圈围墙里面从未有人这么集中地给我们带来快乐。我一边笑得喘不上气一边开始担心,安德烈这次可闯了大祸了。他在欢乐的节日气氛中讲道:海豚的呼吸是有意识的,如果它们想要自杀,只要让自己放弃下一次的呼吸就可以了。    

 

    安德烈敢于抗争。在大家都习惯了按大人说的去做,当老师问听明白了吗时间无论如何都点头的时候,安德烈为了朋友因为被老师篡改分数而失去的留学机会据理力争,最后落得被停学的结局。

    他不仅被教育体制放弃,还被社会放弃。他因为执着于“敏感”的钻研,最终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当“我”打电话问候他时,他说:

    我很好,我尽量表现得像个疯子。

    当独立思考与批判思维都成了社会主流所定义的“不正常”,那么他就心甘情愿地当个“疯子”,在精神病院继续钻研自己的兴趣。


    而到了故事的尾声,我们发现原来这里是首尾呼应的。在“我”父亲的葬礼上,“我“继续被指导凡事要合乎仪式,来参加仪式的人似乎都只是走走过场,没什么真情实感。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安德烈:

    当他在我父亲葬礼的清晨,提着书包向我走来的时候,我怀疑我不但睾丸出了问题,因为过度劳累,我的精神也出现了幻觉。可马上我知道这不是幻觉,一辆救护车从他身后赶上来,车上跳下来几个男护士,七手八脚把他擒住,他向我喊道:默,别哭,我在这儿呢。他被拖上车的时候,灵车也发动起来,我坐上灵车,向外撒起纸钱,向着和他相反的方向驶远了。

     整场仪式里唯一有人的情感的,就是安德烈这一句“别哭,我在这儿呢。”所有人都泯灭了情感,成了按部就班、整齐划一的工具人,除了疯子安德烈。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活着的、有血有肉的human-being。

    而他被永远关了起来。

    

    “宋屁股”这个角色也很有意思,她是政治老师,打扮比较花俏,学生给她取的花名代表着一种属于青少年的肉欲。教育体制把人们的自由天性压制,欲望是不能谈及的话题,正如青少年的恋爱被定义为“早恋”,青少年的生理与心理正常需求成为了一种罪恶。“宋屁股”这个花名,天性尚未完全泯灭的少男少女们一种游戏式的柔软反抗。

    学生们的反抗还包括偷偷藏起一些被禁止的书籍传阅。什么是被禁止的书?《福尔摩斯》《灌篮高手》《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还有《神鵰侠侣》,其实它们一一对应的是智慧与批判性思考、青春热血与运动能力、心灵的求索还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它们都不应该出现在校园里。

    而“宋屁股”年轻时爱好读书,后来她学会了隐藏自己的个性,只敢在清晨去教室偷学生们的书看。当李默发现她偷书看时,她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那段,是尹志平奸污小龙女。这不仅是欲,还是背德的欲,罪恶的欲。这当然是不允许出现在校园里的。最后东窗事发,“宋屁股”再也没在学校里出现过。


    某天我在首页刷到别人转发的一个博主说:现在年轻人居然不在文学漫画二次元里找背德的快感而是去找道德观是我万万想不到的。 (VB:神犬嘣叽)。当快感与欲望都被冠以罪恶之名,当这样的意识被内化于年轻人的身体与精神,当独立思考与理性批判都被压抑直至消失,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大概就变成了故事的讲述者“李默”,沉默,顺从,接受安排,“我”就是体制培养出来的芸芸众生。


*一个冷知识:在后来出版的《神雕侠侣》里,“尹志平”改为了“甄志丙”,因为此角色有原型,其后人认为侮辱了先祖。

Vin尋

透明化的失语

在透明化的制约下,反对意见或不寻常的想法根本不会被说出。人们畏手畏脚,几乎什么都不敢做。对透明度的要求会生成一种强烈的顺应时势主义强迫症。就像不间断的视频监控一样,它会给人带来一种被监视的感觉,并且从而形成它的全景效应。最终,交流变得千篇一律,人们重复的东西如出一辙。《在群中:数字媒体时代的大众心理学》


*昨天书摘发了这个,正好今天和朋友聊起,来这里胡说八道几句。


    我们普遍认为网络媒介使更多人的声音被听见了。尽管我们还应该考虑到这情况仅适用于能联网的人,生活在无网地区、没有联网...

在透明化的制约下,反对意见或不寻常的想法根本不会被说出。人们畏手畏脚,几乎什么都不敢做。对透明度的要求会生成一种强烈的顺应时势主义强迫症。就像不间断的视频监控一样,它会给人带来一种被监视的感觉,并且从而形成它的全景效应。最终,交流变得千篇一律,人们重复的东西如出一辙。《在群中:数字媒体时代的大众心理学》


*昨天书摘发了这个,正好今天和朋友聊起,来这里胡说八道几句。

    

    我们普遍认为网络媒介使更多人的声音被听见了。尽管我们还应该考虑到这情况仅适用于能联网的人,生活在无网地区、没有联网设备的人依然隐形着,但总体而言,网络还是使发声变得更容易了。

    然而与此同时,网络也在使一部分人更不敢发声了。我们在网络的活动不仅是在福柯说的全景监视下,还处于互相监视之中,不只是big brother, 还有每个在avatar背后的人。我们永远不知道谁在屏幕背后注视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话会被以何种角度理解与诠释。

    我相信没有一个人能经受得住严苛的恶意审视。当年我看综艺《爸爸去哪儿》,里面的小孩子都能被无数键盘侠解读为心机重、不善良,几岁的小孩尚且如此,何况大人呢?任何大人在严苛的审视下都必然不是什么好人,不然做过不少坏事。

    最终我们变得畏手畏脚,信奉少说为妙。透明化的网络,从某种程度上,带来了更多的失语。

Vin尋

【关于男性本位】


其实“男性本位”有时在日常生活中挺隐蔽的:比如以男性身材模拟的汽车安全带设计;比如照顾男性手型的钢琴键间距;比如公共男女厕所的比例;比如摄影师工作通常不招女生的理由是器材太重女生扛不动,听着很合理,合理得让我们忘记多问两句,那么未来三年五年十年我们能不能照顾女生的体力与身材设计出更容易扛的器材,还是女生在未来依然要因为扛不动器材而被一些工作机会拒之门外……

我相信我们都可以轻易举出很多个男女在各方面已经比较平等的例子,现在汽车的安全性测试应该也会使用男女老少的模型来做测试,社会在不断进步,但与此同时,“男性本位”也依然或明显或隐蔽地存在于日常生活中。

Just ...

【关于男性本位】


其实“男性本位”有时在日常生活中挺隐蔽的:比如以男性身材模拟的汽车安全带设计;比如照顾男性手型的钢琴键间距;比如公共男女厕所的比例;比如摄影师工作通常不招女生的理由是器材太重女生扛不动,听着很合理,合理得让我们忘记多问两句,那么未来三年五年十年我们能不能照顾女生的体力与身材设计出更容易扛的器材,还是女生在未来依然要因为扛不动器材而被一些工作机会拒之门外……

我相信我们都可以轻易举出很多个男女在各方面已经比较平等的例子,现在汽车的安全性测试应该也会使用男女老少的模型来做测试,社会在不断进步,但与此同时,“男性本位”也依然或明显或隐蔽地存在于日常生活中。

Just be aware~


*图1来自网易新闻,图2来自女孩别怕



Vin尋

书摘与胡说八道:关于同人文前预警与打tag的研究

*本文文前预警:即时阅读笔记,很可能有错误或者理解不准确的地方,欢迎讨论指正~~


[图片]

*这段是关于同人文的文前预警/打tag研究。文前预警和打tag传统属于在以女性为主的、流通分享情色故事的社群的内部审查,主要针对一些尺度比较大的情节。它可以同时作为预警和推广。有些读者因此而避了雷,有些读者因为专门去搜这些tags而找到了自己想看的文类。

同人读者看同人文通常不那么喜欢惊喜,他们有着自己预设的期待,想专门找符合自己期待的文来看(比如要看哪对CP的甜饼)。文前预警为读者提供了一个舒服的阅读体验,因为他们在进入故事之前,就知道这故事的许多信息(比如是不是HE,文章长度,严肃向还是沙...

*本文文前预警:即时阅读笔记,很可能有错误或者理解不准确的地方,欢迎讨论指正~~


*这段是关于同人文的文前预警/打tag研究。文前预警和打tag传统属于在以女性为主的、流通分享情色故事的社群的内部审查,主要针对一些尺度比较大的情节。它可以同时作为预警和推广。有些读者因此而避了雷,有些读者因为专门去搜这些tags而找到了自己想看的文类。

同人读者看同人文通常不那么喜欢惊喜,他们有着自己预设的期待,想专门找符合自己期待的文来看(比如要看哪对CP的甜饼)。文前预警为读者提供了一个舒服的阅读体验,因为他们在进入故事之前,就知道这故事的许多信息(比如是不是HE,文章长度,严肃向还是沙雕向等等)。要是文前预警与实际不符,读者就会像看了虚假广告那样会觉得不满。

那么关于文前预警有什么需要在意的呢?一是artistic integrity(抱歉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翻译比较准确),有人认为文前预警可能让作者被迫事先剧透TA不想剧透的内容;二是履行承诺的责任,作者有时预警了之后未必能履行预警提到的内容;三是一些受过创伤者不但觉得trigger warnings不一定安全,有时还显得倨傲(?condescending,不确定是不是这样翻译。)

Vin尋

书摘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Afterword

The Future of Fandom

Henry Jenkins

We should no longer be talking about fans as if they were somehow marginal to the ways the culture industries operate when these emerging forms of consumer power have been the number one topic...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Afterword

The Future of Fandom

Henry Jenkins

We should no longer be talking about fans as if they were somehow marginal to the ways the culture industries operate when these emerging forms of consumer power have been the number one topic of discussion at countless industry conferences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We may want to think long and hard about what we feel about fans moving onto the center stage, but we should guard against our long-standing romance with our ghettoizationThe old categories of resistance and cooptation seem quaint compared to the complex and uncharted terrain that we are now exploring. Increasingly, fan scholars have recognized that fan culture is born of a mixture of fascination and frustration, that appropriation involves both accepting certain core premises in the original work and reworking others to accommodate our own interests. We now need to accept that what we used to call cooptation also involves a complex set of negotiations during which the media industries have to change to accommodate the demands of consumers even as they seek to train consumers to behave in ways that are beneficial to their interests. 


*不好意思我最近都在啃这本,所以书摘经常会摘这本~

*今天看到又有新收获:这里说我们谈论粉丝时不应再把他们看成是边缘于文化工业操作的群体,相反,粉丝作为越来越强大的消费力量正越来越靠向舞台中央。传统的收编抵抗模式已经显得过时了(?)资本必须作出改变去容纳消费者的需求,当然资本也会尝试“训练“消费者来使其行为符合资本的利益。

Vin尋

书摘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Why Study Fans? 

Fandom and Modernity

...the first two generations of fan scholars had focused on particular audience groups, such as fan communities and subcultures, and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members of such groups either as interpretive community and support networks, or in terms of cultural hierarchiz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through distinction. However, as being a fan has become an ever more common mode of cultural consumption, these approaches based on a model of fans as tightly organized participants in fan- and subcultures did not match the self-description and experience of many audience members who describle themselves as fans... In turn, these changing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and media texts contribute to and reflect the increasing entrenchment of fan consumption in the structure of our everyday life.


*第三波粉絲研究因为比较diverse所以有点复杂,我需要消化一下,分两次摘吧。这里说第一第二代粉丝研究针对特定的观众群体,例如粉丝社群和亚文化社群,以及社群当中粉丝的互动或其中的文化分层与歧视。然而由于成为粉丝作为文化消费形式越来越普遍,tightly organized participantsin fan- and subcultures(*我怕翻译不准确不乱翻了,我的理解就是特定的身份)在当下似乎已经与粉丝对自己的描述或实际体验不相符了。


Vin尋

小强遭遇战

*在 @Godot 老师的鼓励下,我决定把身为南方人的多年与大强小强作战的经验公开,希望可以创造积极交流、群策群力的友好讨论氛围,以求帮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全文皆为经验总结,没有任何专业依据,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OK, 正文开始:


一般人与小强意外遭遇,如果有心一战,通常是试图物理打击(踩或者击打),使用生物武器(杀虫水),寻求现场观众援助。


其实,我们要先明白的是,人类与小强相比的劣势是什么,主要是客观上它们移动速度快及目标小,主观上我们会觉得它们恶心但它们不觉得(?)我们恶心。我在这里主要解决客观的劣势。为什么杀虫水是液...

*在 @Godot 老师的鼓励下,我决定把身为南方人的多年与大强小强作战的经验公开,希望可以创造积极交流、群策群力的友好讨论氛围,以求帮助到更多有需要的人。

*全文皆为经验总结,没有任何专业依据,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OK, 正文开始:


一般人与小强意外遭遇,如果有心一战,通常是试图物理打击(踩或者击打),使用生物武器(杀虫水),寻求现场观众援助。

 

其实,我们要先明白的是,人类与小强相比的劣势是什么,主要是客观上它们移动速度快及目标小,主观上我们会觉得它们恶心但它们不觉得(?)我们恶心。我在这里主要解决客观的劣势。为什么杀虫水是液体设计并且可以喷,就是为了克服速度的劣势,让攻击尽快到达敌人身上,同时散漫的水滴可以增大接触面。所以,当我们在家遇到一只小强,也要从这个两个方向考虑。

 

但首先我们要考虑位置,比如它在很高我的的地方,比如天花板,那我建议暗中观察,推迟作战,因为天花板我们够不着,而且考虑到万有引力,你攻击它你的武器或者它本虫,可能会自由落体掉你头上。或者如果它正趴在你很重要的文件上,计算机上,我们也等它离开了再战,未免造成比心理创伤更大的实际损失。

 

好的,要是不在这些地方,而你手边正好有杀虫水,并且小强所在的位置很适合喷杀虫水,好的,你可以干掉它。要是你手边没有杀虫水,或者位置不适合喷,比如在食物旁边,这时候我们要因地制宜选择武器,最好是液体。


液体类型,首选开水(注意别泼到自己,注意注意,别因为慌乱把自己煮熟了),或者温度稍高的水(最低限度要和体温差不多)。要是你面前的场地不怕染色,或者你自信事后可以清理干净的话,还可以选择肥皂水、洗衣液等带泡沫的液体,消毒水等带腐蚀性的液体(这边插播一句,75%酒精除非大量使用,否则只泼一点点作用不大),甚至一大坨化妆乳液(只要你不心疼)。以上液体只要能泼中,通常会出现三种情况:


  • 幸运的情况是它立即丧失活动能力,这样你可以上前补刀。(这情况通常适用于开水)

  • 没那么幸运的情况是它被你泼懵了,丧市了部分活动能力,这样你可以视情况上前补刀。(这情况通常适用于温度较高的水,肥皂水,带腐蚀性的消毒水)

  • 比较尴尬的情况是它被你泼精神了,立刻跳走或飞走,这时要眼疾腿快,盯好敌人去向,自己该跑的时候快跑。

 

那要是小强所处位置不适合泼水,比如电源旁边,或者我手边真的没有液体怎么办?那就找布状物。你可以随便找块抹布,面积最好大一些,把它整个给盖上,裹起来,连虫带布一股脑处理。曾经有过一只小强在我搭在椅子上的裙子上爬,于是我当下抓住裙子四角,把它装进了布袋里,然后整条裙子拿去泡洗衣液。

 

如果什么道具都没有,或者它的位置真的太寸,那就跟它挥挥手来日再战吧。你可以留意它回家的方向,以便秋后算账。

 

好了,我的沙雕作文可以结束了,要是有机会,我可以再说一下不同种类小强的特性,比如哪种会飞,哪种会跳之类的。


*哦对了,最后提醒身在南方的同学,风雨夜容易从外面飞进大强,如果条件许可,风雨夜请避免开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