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理判事判

266浏览    9参与
江南无秋意

理判事判 三

[图片]
[图片]
李静珠踌躇的抬起手说道“那个...”又指了指别处,郑法官抬头看向她。李静珠小心翼翼的说“我落在家里了”。吴部长摘掉眼镜瞪大眼睛“落什么也不能落了这个啊,万一卷宗出什么问题,你负责吗?!”。郑法官紧接着说道“拼了命也要守住啊,部长,庭审...”


李静珠又拿出手机继续编辑着“那里面装的是我的命啊”然后点击发送,吴部长又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能负责吗?”


史义贤也来到了自己上班的办公室,带着李静珠的包包(也是她的命),因为没有手关门用脚勾了一下,门就被带上来。史义贤把自己的包放在椅子上,拿着砸到他的鞋,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然后打开了包看见了里面的卷宗上面写着...

null
null
李静珠踌躇的抬起手说道“那个...”又指了指别处,郑法官抬头看向她。李静珠小心翼翼的说“我落在家里了”。吴部长摘掉眼镜瞪大眼睛“落什么也不能落了这个啊,万一卷宗出什么问题,你负责吗?!”。郑法官紧接着说道“拼了命也要守住啊,部长,庭审...”


李静珠又拿出手机继续编辑着“那里面装的是我的命啊”然后点击发送,吴部长又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能负责吗?”


史义贤也来到了自己上班的办公室,带着李静珠的包包(也是她的命),因为没有手关门用脚勾了一下,门就被带上来。史义贤把自己的包放在椅子上,拿着砸到他的鞋,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然后打开了包看见了里面的卷宗上面写着“再审申请书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又拿起了自己的卷宗放在了一起比对,发现是同一个人的案子,再从她的包里面找到了她的工作证“李静珠   大韩民国法院”。(大家不要学习哦,别人的包是不可以乱翻的)


嘴里念着李静珠的名字,在桌子上的刑事审判部组织网上面找着,在刑事合议庭那一栏找到了“刑事合议73部”null

史义贤拿起内部电话打给转接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转接部),“喂,我是刑事3部史义贤法官,我想找李静珠法官”但是转接部告诉他李静珠正在进行审判


吴部长坐在中间进行着开庭宣讲,“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第73刑事合议庭现在开始上午的审判”坐在法庭上的李静珠还在想着自己的卷宗。速录文员对法庭上语音信息实时采集并生成电子文本没有任何掺杂。

null
吴部长继续宣读“案件编号2017甲合135,被告的姓名是金柱亨吗?”坐在被告席的犯人回答“是的”吴部长继续说道“被告的生日是85年8月23日,对吗?”金柱亨继续回答道“是的”“起诉书上的地址也没有问题吗?”李静珠在卷宗下压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首尔钟路  B2485  20岁-30岁    我的生命T-T  摩托车  抢劫   张顺福  申请假释”“是的,没有”


皱着眉毛想着今天上班被qiang劫的细节,“在审判中,如果觉得有对自己不利的内容。被告有权拒绝陈述,检方,请说一下维持公诉的理由”。检察官从椅子上站起来朝法官鞠躬示意,李静珠也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看向检察官


检察官走到金柱亨的面前说道:“从2016年到2017年初被告金柱亨在首尔和首都圈一带将7名小学生引诱到学校附近偏僻处对她们进行了残忍地xing侵,因此以违反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对被告提起诉讼”吴部长对金柱亨问道“被告,你收到起诉书了吧,你承认检方的公诉事实吗?”


金柱亨反驳道“审判长,我啊,没有xing侵过他们”,李静珠凶凶的看向金柱亨,“只是对她们进行了xing教育”。在听到这句话后,速录文员打字的手顿了一下,看向金柱亨。那些被伤害的女孩的父母气愤地说道“喂!你这个家伙在说什么鬼话!”,“呀!你这混蛋!”“哎呀”旁听席乱成一团,吴部长赶紧说道“请肃静,肃静”李静珠心里骂道‘呀!你个gou东西!’金柱亨还一脸无辜的看向吴部长,吴部长也是很无语‘碰上这个东西我也是倒八辈子霉了,真是晦气!’。一位女孩的父亲直接大喊“我要sha了你”法警差点拦不住这位父亲,另一位母亲哭道“你还是人吗?!”

江南无秋意

理判事判 二

10十年后


李静珠搭乘地铁上班,双手拉着拉环扶手,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结果就这样睡着了。站她旁边的中年男子看她睡着了,心里有了龌蹉的想法,手偷偷地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伸向李静珠的臀部,结果李静珠的手机突然响了,吓得中年男子把手踹回了口袋,假装刚才自己什么也没干,其实站在李静珠周围的人都是不是的看向她


坐在椅子上的老奶奶和自己的孙子说着话,但是看李静珠还没有要醒的意思,腾出一只手戳向了李静珠的小腹,“赶紧接一下电话”“吵si了”老奶奶有点不耐烦的说到,李静珠从睡意中醒来,向老奶奶微微鞠了鞠躬说道“不好意思”然后接通了电话


一只手重新搭在拉环扶手上面,另一只手拿着电话放在耳朵边上,又重...

10十年后


李静珠搭乘地铁上班,双手拉着拉环扶手,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结果就这样睡着了。站她旁边的中年男子看她睡着了,心里有了龌蹉的想法,手偷偷地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伸向李静珠的臀部,结果李静珠的手机突然响了,吓得中年男子把手踹回了口袋,假装刚才自己什么也没干,其实站在李静珠周围的人都是不是的看向她


坐在椅子上的老奶奶和自己的孙子说着话,但是看李静珠还没有要醒的意思,腾出一只手戳向了李静珠的小腹,“赶紧接一下电话”“吵si了”老奶奶有点不耐烦的说到,李静珠从睡意中醒来,向老奶奶微微鞠了鞠躬说道“不好意思”然后接通了电话


一只手重新搭在拉环扶手上面,另一只手拿着电话放在耳朵边上,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嗯  嗯”回应着电话那头说的话,“昨天因为sha人熬了夜”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听到这句话后背发凉,缓缓地转头看向李静珠,李静珠又说道“尸体当然是剁成块了啊”手松开拉环扶手扶着博子轻轻活动


老奶奶和她的孙子被李静珠的这句话吓到了,瞪大了眼睛,惊到了下巴。“哎呀,我浑身都疼,因为我昨晚一直在碎尸”老奶奶赶紧捂住了孙子的耳朵,“现在sha人这种事小菜一碟,现在做惯了sha人,暴力伤人那种的都不爱做了”站在她周围得人都被吓得往后撤了一步或者说是跑远了,前慢坐位都空了,李静珠也大大方方的坐下,翘起二郎腿。


“我会继续sha人的”那个中年男子把眼睛瞪得更大“连环sha人”“下周还得qiang j”李静珠看了一眼中年男子,他被吓得连滚带爬“qiang j真的不想做啊,还不如sha人”说完这句车厢里的人又往后退了几步,李静珠向小男孩招了招手想让他坐过来,老奶奶赶紧捂住小男孩的眼睛,李静珠向四周看了看,没有人靠近,嚼了嚼口香糖吹了个泡泡,“啪”泡泡没了


紧接着李静珠到了站,下车以后看了看时间,车厢里的人都纷纷探头看向她。她回头看向车厢内,里面的的人又把头缩了回去,李静珠挑了挑眉‘这群人真奇怪,哎呀,不管了快迟到了呀’又看了一眼时间,挎着包赶紧跑了起来,到出站口打电话给同事说“我是李静珠,我会迟到10分钟,你跟部长说我去上厕所了,便秘或者拉肚子,你随便编个理由吧”然后挂掉了电话抓紧跑到首尔大学出站口,结果一个踉跄绊了一下口中的口香糖掉在了地上,李静珠可惜的看了一眼,结果下一秒左脚直接才上了口香糖,“呀!真的是要si了”她把鞋子在台阶蹭了几下,但是没有弄干净,顺手把包放在一边,拿出包里的纸巾但还没有打开纸巾,(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纸巾,姑且当它是纸巾吧)就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骑手抢走了包,李静珠站在原地愣住了几秒‘嗯??!我的包呢?’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东西,突然反应了过来大喊道“喂!不行!”然后追着摩托车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抢东西啊!不行!来人啊!帮我拦住那辆摩托车”把手里的纸巾朝摩托车的方向丢了过去,“那里面有我的卷宗啊!”最后把自己的一只鞋子用力的丢了出去,结果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鞋子没有砸到骑摩托车的人,他恰好拐弯躲开了,正好砸到了开着车窗的男子的车里,也正好打到了那个男子(史义贤)的侧脸,“啊,吓si我了,什么鬼”男子错愕的看着飞进来的鞋子,朝着四处看了看是谁扔的


就听到气愤的李静珠说道“那个卷宗比我的命还要重要啊!”,他也判断出是她扔的鞋子“卷宗?”他朝右看了看飞驰逃跑的摩托车,又看了看还在震惊和气愤中的李静珠。‘难道她是法官’他眨眨眼睛的说道,思量了一下启动车子去追那辆摩托车


李静珠看自己没有办法直接追到以后,一瘸一拐的走着去上班,拿起电话拨打了报警电话112,“警察局吗?   我在法院地铁站口被飞车抢劫。  对 ,首尔钟路这边。  对。”


在李静珠报完警的时候,那辆摩托车正骑在小巷里,骑手还单方面的嘲笑了一下李静珠。史义贤正好开着车从临巷出来小偷来不及踩刹车往右摔倒在地,史义贤按下车窗扬起下巴看向小偷,小偷疼的吱哇乱叫(用词不妥,但是很形象),气愤地喊了一句“该死”。史义贤拿着李静珠丢下的鞋,顺便摘下眼镜下车走向小偷,小偷站起身对史义贤说道“你怎么回事?!”。史以贤一只手拿着鞋子,一边说一边把眼镜带好“我得把这只谢还给它的主人,但我需要那个包”


小偷感觉不可思议地说道“你放什么狗屁!”史义贤推了推眼镜说道“趁现在还不晚,把那个包还给主人的话,还能酌情处理,快给我吧”说完朝小偷招了招手。小偷被刺激到以后掏出刀对着史义贤“滚开,快滚开!”依旧平和地说道“要是用上xiong器的话就是抢劫了,就让我们停在盗窃上吧”朝小偷走了一小步。


小偷觉得自己没有被尊重到“别过来,小心我捅你!”史义贤举起双手又向小偷走了几步“听我说,如果你的刀伤了我是qiang劫致人重伤罪(qiang劫致人重伤:抢匪故意伤人)。如果我si了,你就是抢劫致人si亡或者sha人(qiang劫致人si亡:实施qiang劫行为过程中因过失致人si亡)。绝对判刑、缓期执行什么的,想都不要想。顺便说一下,我身娇体弱得,就算是这里挨一巴掌,也会掉颗牙”小偷犹豫了一下。史义贤用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下,又朝小偷靠近了几步“被你的刀稍微划一下,都有可能会立即si亡,就因为偷了一个包你想一辈子待在监狱里吗?”


小偷害怕的向后退“别过来”。史义贤身后传来警察的声音“喂!”两位警员跑向小偷,暗骂一句“该si”,小偷不甘心的丢下刀跑了。史义贤赶紧捡起地上的头盔大力的扔向小偷。“嘭”(好像不是这个声音)的一声打到了小偷。两位警员也正好赶到抓住了。警察把包给了史义贤,带着小偷离开了,史义贤也拿着包和鞋离开了


李静珠迎面遇到一个人递给她一只鞋子(白色的低帮帆布鞋),抬头看向他,是一个带着围巾、背着斜挎包还有脖子上挂着有一个大的纸板牌(上面写着张顺福   我妈妈是冤枉的  她不是杀人犯)。李静珠委婉的拒绝了他,走进办公楼,到了部长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打开部长办公室的门。


“非常抱歉,我便秘太严重了”李静珠十分抱歉的说道,然后坐在部长(吴智洛部长)左手边的椅子上。部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李静珠,她瞥了一眼自己的同事(郑采成法官),郑采成给他比了个动作(表示拉肚子)还有口型,李静珠张了张嘴巴,沉默了几秒。


吴部长看着李静珠说“不是说你拉肚子吗?原来是便秘吗?”,李静珠眨了眨眼睛用手捂住肚子,狡辩的说道“就是因为便秘太严重,便秘药吃多了,所以拉肚子”。吴部长一脸我懂的样子“拉肚子啊”,然后重重的合上卷宗,拍了一下桌子(我吴部长是川剧变脸传承人,这里没有任何拉踩意义,仅是玩梗),吓得郑法官缩了一下肩膀,李静珠也被吓了一跳。


吴部长摘下眼镜,看着李静珠说道“就当你是拉肚子吧,现在几点了,马上就要开庭了,我们要什么时候...开会呢?李法官”,郑法官递给吴部长一杯咖啡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现在  现在开会吧”。李静珠朝郑法官笑了笑,郑法官接着说道“看李法官面色疲惫,肯定是一晚上没睡反复思考关于张顺福申请再审的案子”。李静珠悄悄拿出手机在桌子底下给警员发信息“警官,我的包还没找到吗?那个包包一定要找到啊,那里面有卷宗...”还没编辑完就被打断了


郑法官叫了一声李静珠,吓得李静珠一机灵“李法官”。李静珠也下意识的应了一句“是”,抬头看向郑法官,郑法官向李静珠使了个眼神,她又看了一眼吴部长,发现吴部长也在看着她,眼神在两者之间游离(?)。


李静珠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张顺福申请再审的主旨在于被告人张顺福主张‘我是无罪的’迫于当时污蔑我是凶手的警察的威胁逼迫,不得已做了虚假自白,因为他们说是我儿子sha的人,所以我才说是我sha的,当知道那并非事实之后便马上翻供了而后一直主张自己无罪,就算她哭着喊着说自己没sha人,警方还是坚称她是xiong手,对她有利的证据全都被故意湮灭掩埋,尸检结果认为当时碎尸的手法是普通人很难做到的有多年经验的专业手法,以及她没有sha人的测谎仪测试结果,反而是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被警方故意遗漏”


与此同时,张顺福面无任何神情的和其他的犯人坐在开往法院的车上,却看到坐在法院外的儿子,双手拍打着玻璃希望儿子可以看到自己。但她的儿子没有看到她,坐在石阶上吃着紫菜包饭。急切地说着“妈妈在这里,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会再让你住在那里了”还想在说什么的她被狱警按回座位上。张顺福悲伤的喊着“龙洙啊!龙洙啊!龙洙啊”


郑法官接着说到“那些资料这次全都提交了,但是很难佐证这是警方故意遗漏的”。吴部长对此说道“辩护律师只是申请了再审然后就离任了”,吴部长看向李静珠说“主审这次的看法呢?”(主审:合议庭中拟定判决书的法官


李静珠苦恼地说“如果驳回的话,心里总放不下她十年间贯彻始终地主张自己冤枉,她说她是无罪,所以拒绝劳役,还动不动就绝食。拘留所说她真是个狠角色,她儿子也在 法院门口进行个人示威”郑法官认同的说道“也是,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一天不落地在那,也是不容易的。”


吴部长严肃的说道“法律面前,不能单凭主张,要靠证据说话,不过大概有点轮廓了,在做出最终决定之前,我们再看一下张顺福的卷宗吧”说完看了一眼李静珠。李静珠听到要看卷宗呆呆的看了一眼吴部长,也发出了疑惑“诶?卷宗吗?”吴部长回应到“恩,对”


江南无秋意

理判事判 一

这是对剧里面的扩展,就是我会在里面加一些我自己的理解和想法,把剧中的故事变得更丰满一点,可能会有点ooc


在夜幕的暴雨中,一位柔弱的女孩在无人路过的道路上奔跑,并且已经接近筋疲力尽夹杂着无助和害怕,身后一辆汽车紧紧的跟着她,就好像要将她吞噬一样,她手中播出的求助电话一直显示无人接听,像沉入大海的石头无人呼应,她心里的恐慌不断上升,嘴里开始说着“救救我”,身后的汽车像是没有耐心了,加速拦在她的前面,手里的手机因为害怕掉在了地上,惊慌的她快步往回走,突然被人从背后抓住头发女孩吃痛的叫出声,将女孩往车的方向拖拽,她嘴里喊着“不要”,在女孩的挣扎中,一只鞋被蹭了下来,那人把她带到车的后座对她进行...

这是对剧里面的扩展,就是我会在里面加一些我自己的理解和想法,把剧中的故事变得更丰满一点,可能会有点ooc


在夜幕的暴雨中,一位柔弱的女孩在无人路过的道路上奔跑,并且已经接近筋疲力尽夹杂着无助和害怕,身后一辆汽车紧紧的跟着她,就好像要将她吞噬一样,她手中播出的求助电话一直显示无人接听,像沉入大海的石头无人呼应,她心里的恐慌不断上升,嘴里开始说着“救救我”,身后的汽车像是没有耐心了,加速拦在她的前面,手里的手机因为害怕掉在了地上,惊慌的她快步往回走,突然被人从背后抓住头发女孩吃痛的叫出声,将女孩往车的方向拖拽,她嘴里喊着“不要”,在女孩的挣扎中,一只鞋被蹭了下来,那人把她带到车的后座对她进行令人愤恨的行为


第二天,警方来到现场进行勘察,“你好,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特别的线索,警方推定是一起qiang j sha 人案,而且目前尚未找到女性的一只鞋”负责记录的警官拿着相机拍下只有一只鞋上的泥土、膝盖上的擦伤、左手指甲上的xue迹和泥土、被标为2号物证带xue的石头以及右手指腹上的泥土,“所以在周边地区搜索是吗?”“对”


回警局后,警员开始编写电子版案件报告

(金佳颖)qiang j案件

1.案件编号  2007年  刑第3252号

2.发生时间  2007年9月12号

3.发生场所  首尔弘恩洞郊区铁路

4.死亡人  金佳颖

5.年龄  15岁

‘被告人 2007.9.12.  20:30’

‘将金佳颖(女,15岁)带到水库杀害后’


最后变成一页页的最终纸质报告呈现在法官的桌子上,有一只微微颤抖的手伸向卷宗,但没有碰到就听见背后有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卷宗对法官来说跟生命一样,所以要小心弄哦”吓得女孩把手收了回去,女孩紧张的回头看向右后方,女孩回了一句“好的”,拿起手中的布重新开始擦着桌面(这书记官是我自己搜索出来再加上剧中的一些称呼)


推着放满卷宗车的书记官走过来说“你说你是志愿者是吗?上哪个高中啊”女孩回答到“徐真高中”书记官随即又说“剩下的我来做吧”那女孩紧接着说“我来做吧”错愕地看了她一眼,她又解释说“毕竟是过来做志愿服务的,要做就得做好”,那书记官像是理解了一样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别再胸前的姓名牌“辛苦你了,崔静珠”



崔静珠看着她把打开的卷宗合上,又将卷宗从桌子上拿走,放在刚才书记官推的卷宗车上,眼神一直盯着卷宗没有一刻离开过。书记官对她说“你可以走了”,崔静珠抬头向她笑道“好的”,书记官看向电话响的位置,也冲崔静珠笑笑,“慢走哦”


书记官走到刚才推车出来的地方接电话“你好,这里是刘明熙法官事务所”“是的,好的”。崔静珠看向卷宗,她紧张看向书记官,把卷宗抱在怀里就向门外跑,跑出门后崔静珠回头看了看,也引得走廊的两位与她相向而行的人看她,她最后跑到了卫生间,她推开最后一个隔间锁上门,惊魂未定地关注四周,她看向抱在怀里的卷宗,犹豫的撕下第一张她的眼里似乎含着泪水,把纸张揉成团后,她想扔在垃圾桶,但她又看向了马桶,把纸张撕成碎片丢到马桶里,她正准备撕第二张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你想毁掉卷宗吗?”崔静珠向后踉跄了了一步,惊恐地看向门,手中的卷宗也滑落在地。


Alsen

〖观影体〗审判与辩解

这段时间痴迷于观影体,之前的是不会坑的!观《理判事判》,严重ooc,不懂韩法律以及前后辈差别,时间线在小鲸鱼🐳与太守美相认。没有存稿,完全∥礻果∥更,不是官配, 本篇2.1k


〖开头,一支烟被捻灭,在暴雨中,一名少女在湿润的土地上奔跑着,似乎是跑了很长时间早已体力不支,后面的一辆汽车不紧不慢地跟着她,好像是在享受追猎的过程,少女的手机却一直显示无人接听,她嘴里一直说着“救救我”,不一会,那辆车加速拦在她前面,她的手机也掉落在地,她惊恐的往回走,但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抓住了头发,她嘴里喊着“不要”,却还是逃不过...

这段时间痴迷于观影体,之前的是不会坑的!观《理判事判》,严重ooc,不懂韩法律以及前后辈差别,时间线在小鲸鱼🐳与太守美相认。没有存稿,完全∥礻果∥更,不是官配, 本篇2.1k




















〖开头,一支烟被捻灭,在暴雨中,一名少女在湿润的土地上奔跑着,似乎是跑了很长时间早已体力不支,后面的一辆汽车不紧不慢地跟着她,好像是在享受追猎的过程,少女的手机却一直显示无人接听,她嘴里一直说着“救救我”,不一会,那辆车加速拦在她前面,她的手机也掉落在地,她惊恐的往回走,但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抓住了头发,她嘴里喊着“不要”,却还是逃不过,慌乱之中,她的一只鞋被蹭了下来,那人把她带到车上进行非人的暴行。〗











“这怕不是一起案子的案发过程吧……?”郑明锡缓缓说道。











“上来就这么刺∥激,这空间的主人想搞什么?不会是想让我们当正义的使者,看完之后出去执行正义抓住凶∥手吧?”权敏宇漫不经意的说着。











“与其在这里瞎猜,还不如继续看,你说对吧,权敏宇律师?”崔秀妍缓缓转头对他说。











“如果是故意伤∥害罪可以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如果是故意鲨∥人罪则可以判处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无期,最高可被判处si刑,如果是qiang∥jian罪,也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以上行为都有…那么可能会判∥无期。”禹英雨以适中的语速一口气说完了这段话。











“或许更严重,直接si刑。”郑明锡接过她的话头。


  

  


  

  

  


  

  

  

  

  

  

  

  


  

  

  

  

  












〖电脑上卷宗也正好验证了他们的猜想,镜头一转,警∥方在勘查现场,“你好,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特别的线索,我们推定这是一起QJ鲨∥人案,而且目前尚未找到女∥性的一只鞋”,法∥医拍下她鞋上的泥土、膝盖上的淤∥青和指甲上的伤痕,“所以在周边地区搜索是吗”,“对”,照片上在少女身上的伤口同样触目惊心,法∥医正在提取DNA,而镜头一转,当时的画面成为了一张在卷宗上的照片,上面记录着当时的案情。〗











“才15岁……真的是禽∥兽不如啊”郑明锡咬了咬后槽牙说道。








“……还是青少年”禹英雨绕了绕手指,脸上露出了心痛的表情。








“禹律师,别担心,会抓住凶∥手的”郑明锡看到她的表情后安慰道。








其他人也露出了同样心痛的表情,正是花一般的年龄,但却惨遭毒手。









〖一只手微微颤抖地伸向卷宗,








(“不会是要偷卷宗吧?!那可是违∥法的”权敏宇双眼睁大、一脸震惊)











在碰到的一瞬间,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卷宗对法∥官来说和生命一样,所以要小心弄哦”接着镜头缓缓上移,看打扮是女学生,梳着个高马尾,镜头给到她的侧脸,她警∥觉地看了眼侧后方,缓缓转头,那是一张和禹英雨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更加的青涩。〗









“哇,虽然事先声名过,但亲眼看到还是震惊,英雨啊,我似乎是不是可以把她理解为是顶着你的脸的演员啊,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英雨’的另一面了”董格拉米说道。








“英雨可以尝试一下不同的发型哦,我认识一个不错的tony老师,高马尾我看就不错。”崔秀妍凑到禹英雨的身旁说。








“喂喂,崔律师,没人说过你这个样子特别像诈∥骗∥犯吗?”权敏宇又开始了找茬,“有人说过你很欠∥揍吗,不对,爱出权谋诡计的权敏宇本来就是这样的,我才不和你这样的人说话”崔秀妍连忙回呛。










太守美看着屏幕上的人,怔怔出神,她在想“她的女儿在中学时应该也是这样,不过是短发,应该和自己的儿子一样乖巧……”可往事早已被蒙上尘埃,就算翻出来又能如何呢。












〖她连忙回答“好的”,推着卷宗的女法官(?)走过来说“你说你是志愿者是吗?上哪个高中啊?”“徐真高中。”女法官随即又说“剩下的我来做吧”那女孩紧接着说“我来做吧”女法官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她又解释说“毕竟是过来做志愿服务的,要做就得做好”,那女法官笑了一下,“辛苦你了,崔静珠”。〗










“那个世界的我,是叫崔静珠,名字的意思是安静且如同珍珠一样美丽”禹英雨缓缓说道。








“不论是禹英雨还是崔静珠都很好听”郑明锡在这时开了口。








禹英雨一愣,罕见的和他对视了几秒,随即她便转移了视线。









〖崔静珠看着她翻动卷宗,再拿走卷宗,眼神没有一刻离开过。









(“不会真的想打卷宗的主意吧”崔秀妍说。)








“你可以走了”女法官对她说,她抬头向她笑道“好的”,那女法官看了眼四周,也冲她笑笑,“慢走哦”,女法官走了出去接电话“你好,这里是刘明熙法官事务所”“是的,好的”,镜头聚集到卷宗,她慌忙看了眼四周,瞬速拿起卷宗就跑,也引得走廊的两人看她,她最后跑到了卫生间,随即她找到一个没人的隔间,锁上门,惊魂未定地关注四周,随后她看向卷宗,撕下第一张时,她的眼里似乎含着泪水,把纸张揉成团后,她想扔在垃圾桶,可她又缓缓转头,把纸张撕成碎片丢到马桶里,她正准备撕第二张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众人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眼里都是不可思议。








“这也太大胆点了吧。”董格拉米难得发出感叹。








“如果需要,可以找律师事务所,或者向法院伸请法律援助,这可是下下策啊”郑明锡微微皱着眉头说。









“如果是对判决有问题的话,是可以向首尔最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为什么非要撕卷宗不可呢?”禹英雨不解。








“最后真的莫名像恐∥怖片,正在心虚地做撕毁卷宗这样的坏事,突然有人敲门”崔秀妍吐槽。








〖“你是想毁掉卷宗吗”,一道声音响起,崔静珠惊恐地看向门外,手中的卷宗滑落在地。〗








“这个声音听起来不像办公室那位女法∥官,走廊上的俩人都是男∥性,那么会是谁呢?”郑明锡推测道。


江南无秋意

[理判事判]预

       前几天才开始看奇怪的律师禹英雨再到小鲸鱼的理判事判,不得不说恩斌是剧抛脸,真的很喜欢恩斌,女鹅真的很可爱

  在还没有看完理判事判先跑来看看有没有饭饭,结果没有,所以我就决定激情产粮😉,写的不好希望不要嫌弃

  如果有用词不规范或者是其他错误(对韩的法律不熟悉、也不了解),希望多多包涵一下(手下留情慢点喷)等我浅浅的把剧刷完哈哈哈哈哈哈

       前几天才开始看奇怪的律师禹英雨再到小鲸鱼的理判事判,不得不说恩斌是剧抛脸,真的很喜欢恩斌,女鹅真的很可爱

  在还没有看完理判事判先跑来看看有没有饭饭,结果没有,所以我就决定激情产粮😉,写的不好希望不要嫌弃

  如果有用词不规范或者是其他错误(对韩的法律不熟悉、也不了解),希望多多包涵一下(手下留情慢点喷)等我浅浅的把剧刷完哈哈哈哈哈哈

白夜船

  这么冷嘛,都没有粮呜呜呜

  这么冷嘛,都没有粮呜呜呜

月岛yuedao
史法官过于秀气了(还很可爱

史法官过于秀气了(还很可爱

史法官过于秀气了(还很可爱

Alsen

〖观影体〗审判与辩解

没错,我又开新坑了…这段时间痴迷于观影体,之前的是不会坑的!观《理判事判》,严重ooc,不懂韩法律以及前后辈差别,时间线在小鲸鱼🐳与太守美相认。没有存稿,完全∥裸∥更,不是官配, 


  在一片白光中,汪洋律师事务所的几名律师出现在空间里。


“诶?是被绑架了吗?”


郑明锡快速环视周围而后睡眼朦胧地说道,本就被禹英雨律师半夜突如其来的电话吵醒的他,此刻更是快睁不开眼。...


没错,我又开新坑了…这段时间痴迷于观影体,之前的是不会坑的!观《理判事判》,严重ooc,不懂韩法律以及前后辈差别,时间线在小鲸鱼🐳与太守美相认。没有存稿,完全∥裸∥更,不是官配, 





























  在一片白光中,汪洋律师事务所的几名律师出现在空间里。











“诶?是被绑架了吗?”









郑明锡快速环视周围而后睡眼朦胧地说道,本就被禹英雨律师半夜突如其来的电话吵醒的他,此刻更是快睁不开眼。










“郑律师?”禹英雨出声询问“嗯,是我,禹律师你还好吗?知道这是哪里吗?”郑明锡恢复些清明。











 “郑律和英雨在这里啊?!我还以为只有我和权敏宇律师呢”崔秀研的声音在不远处出现,之所以刚才两人没有发现,是因为空间的朦胧雾气遮挡住了视线。












“如果只有我和权敏宇的话,我可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地方”崔秀研已然走到禹英雨的身旁,并在她的耳旁悄悄说道。









“英雨啊!”“董格拉米!”董格拉米一把抱住了英雨,禹英雨徒劳地用手指去扯她的袖口。











“我们的关注点不是应该在我是否被绑架这件事上吗?”李浚浩打破了沉默而又尴尬的局面。













“太守美律师!”权敏宇边说边鞠躬,“啊 很有礼貌呢”太守美说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太守美紧接着问道。












“看上去像一个未知的空间”“我最先醒来,找不到出口”郑明锡和禹英雨同时开口。













郑明锡看了一眼身旁的回答的“小鲸鱼”,而“小鲸鱼”敏感的捕捉到了太守美看向自己时眼神中的一丝愧疚,而且似乎…带着泪花?














“英雨啊你在这…”俞光颢在看到太守美时身形晃了一下,两人匆匆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就把视线放在别处。












就在这时,他们觉得身后出现了蓝色的光,转身一看,竞是一块大荧幕,众人纷纷相互对视,似乎想要从中找出知情人并回答自己的疑问。














  “各位少安毋躁,想必在位的各位都是很棒的律师,桌子上有水,不冷静的喝口水冷静下来,当然冷静的也可以喝,没有下毒,我害你们对我来说并不会让我得到什么好处以及利益,接下来的影片可以理解为平行世界。”













屏幕上的话像是这的主人提前留下的字条一样,郑明锡安慰大家“既来之则安之,顺便看看祂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兮嘉

从李判史判到俊率A闲扯徐编笔下的法律世界和loveline

最近没有更文是因为我去看理判事判啦,之所以去看这部片子的原因是因为在法学院豆瓣短评里看到有人提起这部剧和法学院是同一个编剧写的,还说男女主和俊率A的感觉很像,因为俊率A实在是没粮食,我就抱着嗑点俊率A代餐的想法去看了理判事判,结果当然是代不到代不到,我俊率A简直yyds……但是这部片子也不错,男女主不太明确的loveline也很有爱。

说起来法学院宣传的时候官方表示没有loveline,俊率A两个人各自的其他cp也不少(尤其是中央空调韩俊辉→_→),我当然不敢说俊率A是官配,但是看完理判事判我不得不说李判史判的loveline和俊率A的互动有不少相似之处(当然也有区别)。

理判事判这部剧和...

最近没有更文是因为我去看理判事判啦,之所以去看这部片子的原因是因为在法学院豆瓣短评里看到有人提起这部剧和法学院是同一个编剧写的,还说男女主和俊率A的感觉很像,因为俊率A实在是没粮食,我就抱着嗑点俊率A代餐的想法去看了理判事判,结果当然是代不到代不到,我俊率A简直yyds……但是这部片子也不错,男女主不太明确的loveline也很有爱。

说起来法学院宣传的时候官方表示没有loveline,俊率A两个人各自的其他cp也不少(尤其是中央空调韩俊辉→_→),我当然不敢说俊率A是官配,但是看完理判事判我不得不说李判史判的loveline和俊率A的互动有不少相似之处(当然也有区别)。

理判事判这部剧和法学院本身也还有点类似,不过又有区别,理判事判感觉还是比较类似大部分律政剧,以破案为核心(最后比较不能免俗的是对于案件有较大的反转),庭审也是依托于破案的进度来展现的,不过这部展现了比较多法官的日常工作还挺有新鲜感的,毕竟大部分律政剧都是讲检察官或者律师……法学院里的故事虽然也是由教授被杀案开始的,但是更多展现了对于法律的思考,庭审过程也更细致,而案件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反转。

该说不愧是同一个编剧嘛,其实看理判事判的时候好多地方都很有即视感啊!比如故事里也出现了韩国大学法学院,还有法学院的学生去法院实习的场景~然后这群法学院学生还组了个“供词判”(误判研究会),这绝对是至上之法里学习小组的雏形啊23333然后就是女主也喜欢吃炸酱面(像我们率A),男主还被爸爸催着吃补药(像我们率B),还出现了韩国大学医院(是我们俊辉变成劈腿对象的开始23333),最后两集快速过了许多案子,其中有一件受贿案感觉和徐炳柱的案子特别相似,说起来至上之法里朴根泰律师又一次迟到提到是因为庭审迟了法官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反对性别歧视相关的内容,这在理判事判的最后也有所体现。第一集里女主从法官坐的桌子后面翻出来(为了打人)这一段不知怎么也很有即视感让我想到至上之法里第一集俊辉也从相同的位置翻出来还被率A吐槽来着以及理判事判的女主也非常莽地去找大反派(?)对峙了,和率A一样23333两部剧都经常出现正义女神的意向,以及感觉作者非常强调“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受冤”这一点。还有两部剧都有狗血的父母爱情→_→不过理判事判里这个父母爱情算是主线,至上之法里只是一个很小的支线(姜率B抄袭这条线),感觉徐编真好这一口啊_(:з」∠)_

下面讲讲loveline,回到理判事判这部剧,微剧透……它的loveline竟然是个三角恋!简单介绍一下女主李静珠是法官,男主史义贤也是法官,男二都韩俊是一个检察官,人称“狗检”……说起来男二这个名字我实在是有点不能直视因为比较亲密的人都叫他韩俊后面跟이这个称呼 ,我空耳听就感觉他们都在叫韩俊辉→_→关键是男二的经历和干的事都和俊辉有点像,连职业都一样!_(:з」∠)_

性格上来说感觉男主和男二跟俊辉都不是很像,或者说他俩结合一下会有点俊辉的感觉?相比较而言,女主和率A的感觉会比较像一些但也并不算特别像,所以完全代不到啊……不过女主真的直,和率A不相上下,完全感受不到男主满溢的爱意23333下面说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loveline情节~

女主头两集就闯祸,男主就默默帮了她许多,对比至上之法里第一节刑法课和民法课,俊辉都帮率A解围了~

感觉徐仁编剧还真是喜欢搞法庭(伪)告白啊……理判事判里嫌疑人质疑男二是因为喜欢被害人女主所以求刑过重,审判长法官问检察官男二是不是喜欢被害人,男二说不想在神圣的法庭说谎然后直接承认了!之后男二请男主作证,嫌疑人质疑男主也喜欢女主,男主一脸深沉然后镜头就跳过了……这完全跟至上之法里陈检察官问俊辉在意的人是谁一毛一样啊!镜头为什么要跳过啊,你有本事问,你有本事答啊!!!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来后期有好几个人问男主是不是喜欢女主,男主都表示不会回答,会先告诉女主本人。我觉得这是不是和率B在洗衣房问俊辉为什么要为率A做到这个地步有点异曲同工,虽然俊辉当时回答因为感激她,不想欠她的人情,其实也有想自己亲自告诉率A的意思在里面?说起来俊辉所谓的“欠人情”明明在第五集里帮率A搞坏爸妈的案子的时候还清了啊(在法律诊所俊辉主动对率A说“你帮过我,如果这次我帮你,两不相欠”)!

另外印象比较深的是女主再审申请上庭前,男主跟她简单演练了一下!太甜了!我俊率A正义法庭辩论比赛前也有这种演练!还有就是男女主在故事主线开始的数年前也见过,而且之后才回想起来! 还有一点跟俊率A比较相似的是,男女主经常被周围的人说很有默契,心有灵犀之类的~另外就是男主非本意地见了女主家长,我们俊率A也有见家长的戏份23333

还有一次女主收到了法院寄来的再审决议不敢自己看,把信给了男主让他看这一段也很有即视感啊,法庭辩论初赛的时候率A也不敢看结果在一边大呼小叫,然后俊辉查完结果就在一边笑得一脸宠溺23333不过史判就有点过分前面读了这么多废话,直接说通过不就行了→_→        

说起来史判看起来非常冷静克制,表面看没有俊辉这么男女通撩,但是甜起来是真的甜,比如女主头发湿漉漉地在低头看案卷,史判用手帕给她擦头发,还有为了女主不被惩戒各种怼首席部长,还有伸出脚让女主踩着换鞋,送女主发夹……反观我们俊辉除了帮妹子补习也就只敢偶尔开开玩笑(不不他还会在率A家门口安监视器被小狗吠)。韩俊辉你给我支棱起来啊!

还有其他妹子帮男主接了女主打过来的电话,男主特地跑去女主家解释这点实在是太有爱了,关键是女主毫不在意,男主表示十分尴尬……所以说这女主实在是太直了,我们率A好歹还会“你去给你在意的我室友吧……”“你就这么在意我室友吗?”另外女主说部长可靠结果男主吃醋了(因为之前女主很郑重地对男主说过觉得他可靠)这也太可爱了,我们俊辉怎么没有吃醋情节伐开心啊!印象中勉强有一点点算的是率A考试晕倒去了医院,俊辉来看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率A完全没搭理然后对旁边的昇才喊了一声“昇才欧巴”,俊辉仿佛这才注意到昇才之后露出了一个我无法用文字形容的表情23333

关于理判事判里男女主感觉和俊率A有点共性的情节就记得这些,至于男二我也想说两句~其实男二我也很喜欢的,感觉理判事判的主线故事都是和男二有关的,后期男女主“为了男二着想”搜查完全把他排除在外了,男二都没啥戏份……哎,不过男二是真的惨……投胎到徐编的故事里,名字里千万不能有韩也不能有俊,不然会变得不幸……狗头.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