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理弹

34051浏览    197参与
摸奈布小翘臀

还挺喜欢这张猫猫奈布 这边也发一下.

没错我就是弹簧吹 我还馋他身子 耶.

大号原图:@Egg-ding. 求求大家来玩.

还挺喜欢这张猫猫奈布 这边也发一下.

没错我就是弹簧吹 我还馋他身子 耶.

大号原图:@Egg-ding. 求求大家来玩.

摸奈布小翘臀
“杰克先生...喜欢猫咪吗?”

“杰克先生...喜欢猫咪吗?”

“杰克先生...喜欢猫咪吗?”

摸奈布小翘臀

丢摸鱼.条漫搞不动了.

老理说让你们看看他和他的小男朋友.

丢摸鱼.条漫搞不动了.

老理说让你们看看他和他的小男朋友.

Egg-ding.

情人节快乐!n//·q·//n(内含私设)

想看性感老约撩小卡尔的请走合集上一篇!

因为上课所以很潦草抱歉orz

这几天网课极速爆肝产物 ooc作画崩坏有

寂寞孤苦约老爷子没有出场.

2000fo贺准备开一篇杰佣长篇漫画 (开车就等过段时间风头过去)

球球大家多评论!我都会看的!(很喜欢看大家的评论www)

鸽段时间 大家节日快乐!

情人节快乐!n//·q·//n(内含私设)

想看性感老约撩小卡尔的请走合集上一篇!

因为上课所以很潦草抱歉orz

这几天网课极速爆肝产物 ooc作画崩坏有

寂寞孤苦约老爷子没有出场.

2000fo贺准备开一篇杰佣长篇漫画 (开车就等过段时间风头过去)

球球大家多评论!我都会看的!(很喜欢看大家的评论www)

鸽段时间 大家节日快乐!

不祈

情人节就要搞搞自己磕的cp(ˊ˘ˋ*)

愿为你跨越不可能的爱💙

等待属于我们的爱💛

坚贞的爱❤️

本来只画了理弹,然后觉得我还有肝!事实证明我不行…所以麦克白*肃穆白,枯木棕*血雀有点草_(:τ」∠)

情人节就要搞搞自己磕的cp(ˊ˘ˋ*)

愿为你跨越不可能的爱💙

等待属于我们的爱💛

坚贞的爱❤️

本来只画了理弹,然后觉得我还有肝!事实证明我不行…所以麦克白*肃穆白,枯木棕*血雀有点草_(:τ」∠)

千瞳z
情人节快乐吖! 一边看网课一边...

情人节快乐吖! 

一边看网课一边摸鱼的感觉真刺激。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嗑cp,理弹真香)


动作有参考

情人节快乐吖! 

一边看网课一边摸鱼的感觉真刺激。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嗑cp,理弹真香)


动作有参考

墨荼玄楓

【杰佣】情人小段子

臨時混更,上班去 

佔了TAG抱歉


理弹


「理发理发」弹簧双手抱紧胸前一脸笑嘻嘻跑往理发师工作地方,大喊着「理发师,我来了。」

理发师转过身就看到自家小孩一路飞奔过来吓得展开怀抱抱着弹簧。

弹簧撞进理发怀抱中,依旧笑嘻嘻把护在胸前的精美包装献宝地奉上「给你的。」

理发受宠若惊拿着,一手还是把弹簧抱紧紧「弹、弹簧,那你这个是….」内心满心欢喜表面却是紧张带一丝慌乱着。

很怕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虽然他从未跟弹簧瞭表心意,笨拙的自己总是感到一丝忧伤。弱弱的问着弹簧「是人情巧克力吗?」

原本笑嘻嘻的弹簧以为理发收到会感动说什么,结果来个『人情』,倏地,...

臨時混更,上班去 

佔了TAG抱歉



理弹

 

「理发理发」弹簧双手抱紧胸前一脸笑嘻嘻跑往理发师工作地方,大喊着「理发师,我来了。」

理发师转过身就看到自家小孩一路飞奔过来吓得展开怀抱抱着弹簧。

弹簧撞进理发怀抱中,依旧笑嘻嘻把护在胸前的精美包装献宝地奉上「给你的。」

理发受宠若惊拿着,一手还是把弹簧抱紧紧「弹、弹簧,那你这个是….」内心满心欢喜表面却是紧张带一丝慌乱着。

很怕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虽然他从未跟弹簧瞭表心意,笨拙的自己总是感到一丝忧伤。弱弱的问着弹簧「是人情巧克力吗?」

原本笑嘻嘻的弹簧以为理发收到会感动说什么,结果来个『人情』,倏地,笑容不见了,一手拉着领条用力一拉,让理发低头看自己,稚嫩声线带着一丝坚决「不是人情,是情人!我喜欢你。」

理发回应弹簧则是将弹簧抱紧「我,我也喜欢你。可是我很笨拙…」

「对我来说,你是最好的,不管是优缺点。」

所以,笨拙的也好、害羞戴上吓人面具也行,我都是喜欢着。

 

 

糕点柴郡

 

糕点哼着小调一手搅拌匙一手捧着圆锅,搅拌着差不多后倒入模型中,放进冰箱等待时间,这期间糕点悠闲地回房间换上另一套服装,戴上高统帽系好青绿色领带后准备下楼去厨房把早已做好的巧克力用着包装纸包装起来。

来到萨贝达家,按下门铃,结果是刺客来开门,礼貌性的问好后便问着柴郡在哪。

得到回答后,拿出一小包巧克力对着刺客说这是义理巧克力,脱下帽子弯腰行礼。便从容从刺客身旁走往柴郡所在地。

在庭园悠闲晒太阳柴郡丝毫不知道一心等待着人正在他身后不远处走来,映入糕点师双眼画面则是柴郡懒洋洋趴在桌上侧头微瞇着看上去好似在小憩,如果尾巴没有左右摇晃的话,轻笑地走过去,身上带着甜点香味让柴郡大老远闻到,为了想吓唬糕点师,柴郡装作小憩着。在糕点师走过来霎那起身转身往糕点师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柴郡整个人压在糕点师身上,互相看着对方。

最后柴郡还是往糕点师身上下来,一手拉起糕点师,被糕点师反手一拉再次跌下后糕点发出喟叹「我的小猫咪,你刚刚那样很不乖唷。」

趴在糕点师身上的柴郡「哼!」

糕点笑笑地揉着柴郡头发「是我不对,不该忽略你。」

像是变魔术般,转眼间拿出一大包上面印有鱼的图案拿出「这是,你的。」

当柴郡接过来抬头看着糕点「这是….」

「我喜欢你,柴郡。愿意给我机会追求你吗。」

柴郡则是亲上糕点的嘴唇,当作回答。

 

 

白刺

 

门铃响起,刺客再次开门,结果被门外的人吓到「白纹,你不是…还在上班?.」

「今天比上班重要,所以我翘班,亲爱的小先生。今日不知道可否赏脸愿意跟我出门约会呢?」

刺客故作思考着「我想想….」

等不及的白纹,手很自然往刺客的腰揽去「别想了,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的节日,别想你兄弟们。」

「你还真爱吃醋。」

「只是与你有关的事情,我都会吃醋的。」

「连兄弟的醋都吃?」

「吃!」

刺客一副败给你的表情对着白纹说「你知道的,所以不要老是吃奇怪的醋。」

白纹看着刺客「你也别老是为弟弟操心,我心疼着。」

刺客双手围上白纹脖颈,两人交换着吻。

躲在大门外的思明、白鹰、寄生以及感染看着自家二哥一副任人揉捏表情感叹着白纹真的很有办法。

「亲爱的刺客小先生,情人节快乐。」

「白纹先生,情人节快乐。而我没有巧克力送你!只好请你忍耐到下个月14日,我一次性送你。」

「有你,足已。」


雷拓Five

【第五人格MMD】Señorita(理弹)

是给✨✨的生贺——!

宝贝生日快乐www

(虽然lof晚了一天但至少视频是准时的(草))

别问  问就是在上网课

这里是视频! 

p9是为了看腰截的  p10是表情包


顺便!这里是活动投票链接!麻烦喜欢的小可爱呜呜呜呜(土下座)

这里是投票地址!点击票数然后往下拖几页就是俺力! 

【第五人格MMD】Señorita(理弹)

是给✨✨的生贺——!

宝贝生日快乐www

(虽然lof晚了一天但至少视频是准时的(草))

别问  问就是在上网课

这里是视频! 

p9是为了看腰截的  p10是表情包


顺便!这里是活动投票链接!麻烦喜欢的小可爱呜呜呜呜(土下座)

这里是投票地址!点击票数然后往下拖几页就是俺力! 

过气老布🤪🤪

理弹的橙(

https://shimo.im/docs/rwWddwqCtVc6jv8C/ (我们在jj里相见(

(第一次

(草稿流

(请见谅(我好厚颜无耻ahhhhh

https://shimo.im/docs/rwWddwqCtVc6jv8C/ (我们在jj里相见(

(第一次

(草稿流

(请见谅(我好厚颜无耻ahhhhh

羽落姗(一更就掉粉是什么毛病)
“理发师是个偏执狂,但他有时候...

“理发师是个偏执狂,但他有时候啊,也会将自己的利爪摘下,只为了拥抱自己的心上人,给予他一片星光。”


怎么说呢,应该算是自家杰佣设定的一个系列?画了玩玩的,很草率就是了hhhhhhhhh下面应该就是白刺了?反正看我的手给不给力就是了。我不会画画啊——

“理发师是个偏执狂,但他有时候啊,也会将自己的利爪摘下,只为了拥抱自己的心上人,给予他一片星光。”



怎么说呢,应该算是自家杰佣设定的一个系列?画了玩玩的,很草率就是了hhhhhhhhh下面应该就是白刺了?反正看我的手给不给力就是了。我不会画画啊——

冰夏雪萌

【杰佣/理弹/短篇】すすすす、すき、だあいすき

*论理弹谁先表白?

*歌曲手书同人向

*又是一篇校园风,不过这次是:

温柔霸道学长杰x调皮害羞学弟奈

*全文3k+

*私设有拖延症有啰嗦有电竞有客串有

注意避雷,食用愉快!

——{分界线}——

  理发师和弹簧的那点破事,在学校里早就人人皆知了,不就是两个小屁孩耍性子嘛。

  弹簧是今年大一的新生,是学姐们口中超级可爱的蓝孩纸的那种类型,平日里总是奶奶地一口一个“小姐姐”的叫着。

  收到学姐的表白信可是说是堆成山了,人气极高。

  但是他给各位学长留下的印象与学姐们的大不相同,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皮!

  有一次,在篮球场上,弹簧手上总是拿着球,但就是偏偏不投,害的...

*论理弹谁先表白?

*歌曲手书同人向

*又是一篇校园风,不过这次是:

温柔霸道学长杰x调皮害羞学弟奈

*全文3k+

*私设有拖延症有啰嗦有电竞有客串有

注意避雷,食用愉快!

——{分界线}——

  理发师和弹簧的那点破事,在学校里早就人人皆知了,不就是两个小屁孩耍性子嘛。

  弹簧是今年大一的新生,是学姐们口中超级可爱的蓝孩纸的那种类型,平日里总是奶奶地一口一个“小姐姐”的叫着。

  收到学姐的表白信可是说是堆成山了,人气极高。

  但是他给各位学长留下的印象与学姐们的大不相同,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皮!

  有一次,在篮球场上,弹簧手上总是拿着球,但就是偏偏不投,害的对面主力追了他绕场跑了好几圈,直到对方全员累到虚脱了,才愿意恋恋不舍地把手中的球投入篮筐。

  于是就再也没有人敢跟弹簧打篮球赛了,或者说,是不敢跟他的整支队伍打。

  威廉和奈布是团队主力,负责投篮和抢球。

  诺顿的实力也不错,负责抢篮板、守家。

  伊莱完全是靠智商在队伍中混的,负责安排战略,是为了凑个场上人数,全场基本和裁判就隔一条白线。

  卡尔则就是被弹簧硬拉过来的,只负责运球。

  这样五人就凑成了日常生活的“闺蜜组”,当然,在各位学姐之间也流传着“五受”的说法。

  至于,五位“老攻”嘛…

  “嘿!哥们,我今晚要跟裘克去干架,就暂不回来了,帮我跟宿管随便糊弄过去哈!”威廉拍了拍正在打排位的奈布,笑着道。

  “我擦!你说话就好好说,别动不就上手啊!我打着排位呢!被你一动就爆米花了!”弹簧喊道,用肩膀甩开了威廉的手,继续专心打游戏“话说裘克那边不空出一个床位嘛,还不如你快点搬过去呢!”

  “什么嘛,不说了,我走了,不打扰你和你家那位打游戏了~”威廉走前瞄了瞄和弹簧打游戏的那位空军的ID“理发必出光头”。

  “什么嘛!”

  “那个…弹…弹簧,我…”卡尔见威廉走后,立刻凑到弹簧身边,吞吞吐吐地开口。

  “不用说啦,又是昨天那个老约头?”

  “嗯…”

  “行吧,我真是败给你们了,一个个都陆续脱单。”弹簧扶额,表示十分无奈。

  “还…还有,那…那个…约瑟夫先生,他…他不老。”这是卡尔关上门前的最后一句话。

  “那个…弹簧舍长啊!我就不用再多说了吧?”诺顿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

  “唉…”弹簧一扭头,诺顿早已溜出了宿舍“我太阳!祝你和卢基诺教授好年百合!”

  “奈…”伊莱未说完一个音,就被打断了。

  “行行行,我真是服了你们了,走吧!找你家吾主!”

  最后,在这个平日热闹的302宿舍里,气氛格外的寂静。

  弹簧低头继续看回手机,发现理发师还在归宿等他,他连忙发了一句。

  “抱歉!我知道学长很忙,实在是很对不起。刚刚舍友找我有事,就…就挂机了一会…”

  “嗯。”

  “那个…学长,你还玩吗?只要一局就好,真的就一局…”

  “不了,我和舍友打算玩一下联合屠夫。”

  “哦…那好吧,学长再见。”

  发完最后一个句号,点击发送,弹簧就瘫在了床上。

  学长对我的态度果然还是很冷啊。

  可是要怎么办呢?到底要怎么做呀!

  要不…

  那个想法,很快就被弹簧一秒否定了,因为他怕真那样做的话,对方大概会很讨厌他吧。

  “喂?卡尔,你和约瑟夫第一次吃饭去的是哪里?”不一会,弹簧给卡尔打了个电话“嗯,我知道了。”

  随后,他又打给了另一个人。

  “那个…学长,可以打扰一下吗?”

  “如果你在忙的话,先跟你说声对不起…”

  “只要一下就好,真的只要一下…”

  “我想约学长出来说说话…”

  “就在学校对面的奶茶店…”

  “拜托了…”

  今天的星星,好多呀,一闪一闪的,不知是好是坏,希望不坏吧。

  弹簧站在奶茶店门口,手里拿着两杯奶茶,一对湛蓝的眼瞳盯着前方的校园小径,似乎在分神。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黑夜里,穿过灯光下。

  随着他离弹簧越来越近,弹簧的内心跳动的频率就越来越高。

  直到他站在弹簧跟前,弹簧感觉自己的心跳若有若无。

  “那个…理发学长…好…”喜欢的人明明就站在对面,可是弹簧却感觉喉咙干到说不出话来。

  呜哇,怎么办才好啊!

  “那个…这…这是我请学长喝的奶茶,益禾烤奶加珍珠,半糖半冰!”

  果然不行呐,还是很害怕…

  弹簧在理发师的眼前,脸上带着红晕,逃走了。

  理发师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这像极了一只准备好面对敌人但又落荒而逃的小野猫,不是吗?

  “那个…其实我…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些的!”弹簧跑到校园一角的柏树下,抱膝蹲下,因表面的害怕和内心的不甘而不觉落泪。

  想要把这份心情传递给你,可为何这份心情是这么痛苦呢?

  不知过了多久,弹簧感觉全身的水分都快要哭没了,才起身,擦了擦眼角未全干的泪珠。

  一转身,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白色的衬衫,墨蓝色的牛仔裤,特别是那一双直直盯着自己的,诱人沉迷的金黄色眼瞳。

  是理发师,没错了。

  “额…学长,你还不走吗?”弹簧为掩饰红透的脸颊,低下了头,深呼吸几下,才开口道。

  “刚才…真的是打扰了,抱歉。我原本真的只是想和学长说说话的,但是…”对方一直不说话,只有弹簧在解释,自己的心跳震耳欲聋。

  仿佛就是自己在自导自演,不是吗?

  “看着我。”低沉的声音进去弹簧的耳朵,在弹簧的大脑里反复回响。

  几乎是机械性的,弹簧抬起了头,看着理发师,自己湛蓝的眼瞳在对方金黄而又温柔的眼睛倒映得一清二楚,仿佛很快就要化成一滩水。

  “对…对不起,我…我这个…人,实在很…无…无聊,对吧?”弹簧低着头,像个犯错,等待大人批评的小孩子一样,玩弄着双手的十根手指。

  “…”没等理发师开口,弹簧又很快转移了话题。

  “学长的肚子饿不饿呀?想不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吧?”他拉住理发师的手,快速跑回校门口前的夜宵小摊中,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回头看理发师。

  其实比起夜宵,我更想吃你,被一双稚嫩的小手牵住,理发师的脸上不自觉也爬上了一丝红晕,某只跑在前方的小可爱,还浑然不知。

  等弹簧停下脚步,再看理发师的时候,才恢复了一点意识。

  “啊!那个…如…如果你觉得…觉得奇怪的话,真…的…很对不起,我…我又…又贸然行事…了。”弹簧立刻想松开理发师的手,但很快就被拉了回去。

  弹簧定定地盯着理发师,呆在原地。

  加油!一定要把那句话说出来!都在家对着镜子练习说了那么多遍,再说一遍肯定没关系的!

  “那个…虽…虽然有些…突然,如果你觉得…很…唐突的话,也…没…关系,也许…你会…会…很惊讶…吧,但是呢…我真的…希望…你能…能知道。”感受到理发师炙热的目光,弹簧感觉喉咙越来越干了。

  不行!今天一定得说!

  “那个…其实我…我对…我…我对…那…那…那个…你呐…啊啊…”≥﹏≤

  “我对…对不起…等一下…我对…我…我对…那…那个…你的…喜…那个…其实#^…我对…我对…那…那…那个…你呐…啊啊…”(/ω\)

  “那个…我对…对不起…等一下…我对…我对…那…那个…我对…对你的感觉是!”Σ(|||▽||| )

  “我对…那个…你的感觉…我对…那个…你的感觉…我是…对你…”(〃ノωノ)

  “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啊…对不起…我忘记…等一下!”(#/。\#)

  “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喜欢…最喜欢你了!”(/≧ω\)

  弹簧说完后,憋得通红的脸颊总算是得以缓解,双手撑膝,大口的喘着气,待完全缓解后,才抬头重新面对跟前的人。

  “那个…学长!?”理发师抱住了他,耳朵贴近弹簧的嘴边,听着他的呼吸“我…也…喜…欢…你。”

        理发师刻意一顿一顿地慢慢说,为的就是让弹簧明白自己的心意。

  那一刻,弹簧听到了理发师的心跳,听得很清楚,十分的热烈,为他而动。

  此后,第五受便跟上了大队伍的步伐。(bushi)

——{分界线}——

  愿我还能有小红心和蓝赞赞凸(>皿<)凸

  我也喜欢每一个关注我的人吖(*´罒`*)

【灵感来源】

b站手书:

猛男阿浮 

豹能吃的EMma 

潼儿-QWQ 

艺术秒倒幕辰辰 

w脑壳疼w 

LOFTER漫画:

空条呱太郎(上) 

空条呱太郎(下) 

网易云歌曲:

すすすす、すき、だあいすき【かたほとりMIX】 

十弦Sama

最近还好吗

            对空气说话

                            ——《予你成歌》

看到底,信我,真的不是刀

最近还好吗

            对空气说话

                            ——《予你成歌》

看到底,信我,真的不是刀

Dawn.浅星空

诶嘿?

——一个很迷的小短片x

画到最后快三点了……实在困了就悄咪咪用了黑白【面壁思过.jpg】

诶嘿?

——一个很迷的小短片x

画到最后快三点了……实在困了就悄咪咪用了黑白【面壁思过.jpg】

羽落姗(一更就掉粉是什么毛病)

【杰佣主理弹】The Sniper

算是回坑了?但不会有之前那么高产,就是随便有梗就写

没有小蓝手我就哭


理发师左手的利爪是可以拆下来的。

在证实了这一点后原奈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弹簧手:“你要是去拆,他会不会反手给你一刀?”

“他敢?”刺客倒是淡定了许多,像是已经接受了弹簧手和理发师在一起这一点,毕竟在一旁胃疼的只有他,怎么想怎么不合算,还会被白纹嘲笑——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白纹将一枝红玫瑰递给了刺客,刺客也就顺手接下,他不会拒绝白纹那些心血来潮又或是习惯性的浪漫,虽然说他不太能够欣赏玫瑰的美丽,红艳的,魅惑人心的,很多人似乎对红色有着一种别样的偏执。

“其实蓝玫瑰也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像你的眼睛。”...

算是回坑了?但不会有之前那么高产,就是随便有梗就写

没有小蓝手我就哭


理发师左手的利爪是可以拆下来的。

在证实了这一点后原奈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弹簧手:“你要是去拆,他会不会反手给你一刀?”

“他敢?”刺客倒是淡定了许多,像是已经接受了弹簧手和理发师在一起这一点,毕竟在一旁胃疼的只有他,怎么想怎么不合算,还会被白纹嘲笑——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白纹将一枝红玫瑰递给了刺客,刺客也就顺手接下,他不会拒绝白纹那些心血来潮又或是习惯性的浪漫,虽然说他不太能够欣赏玫瑰的美丽,红艳的,魅惑人心的,很多人似乎对红色有着一种别样的偏执。

“其实蓝玫瑰也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像你的眼睛。”

白纹的情话总是恰到好处又令刺客措不及防,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礼尚往来让刺客只能够轻哼一声,揪住白纹的衣领给予自己的爱人一个吻,从不吝啬。也算是有所进步了。

不过要是知道弹簧手和原奈真的在琢磨着把理发师的爪子给卸下来,刺客可能就没有心思去和白纹一起喝下午茶了。

“如果你去要求的话理发师会不会拒绝?”原奈挑了挑眉,伸手拿起一块糕点师做的饼干想都不想就往抱着他的原杰嘴里塞,“不过那样就没有意思了啊。”

“亲爱的,建议你不要有什么危险的想法呢。”原杰伸手揉了揉原奈的头发,这几天理发师看原杰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几分幽怨的感觉,现在原杰算是知道原因了,“理发师的雾刃你也是知道的,百发百中的,你们何必呢?”

“……我怎么觉得你的话里一股酸味?”原奈看着弹簧手吃饼干的样子,伸手捏了捏弹簧手的脸,“不过理发师的雾刃真的是个问题啊。”

“不然还是放弃吧?这种事情……”

“游戏里再说吧,好像是到我们了呢。”原奈拍了拍原杰的手,原杰心领神会地放开,看着原奈站起身伸懒腰,“注意安全。”

“知道知道,那我和小弹簧走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原杰端起茶杯,想想也知道万一原奈真的把理发师的爪子拆下来最后遭殃的是谁,微凉的茶水加上无可奈何的心情让原杰叹了一口气,拿起最后一块饼干塞进嘴里——太甜了,估计是另一面做的吧,也就旧装能够吃下去。

“我该去迎接新人了。”

原奈现在就坐在准备大厅里,牵着小弹簧的手,看着理发师不为所动的样子反而在心里偷着乐。理发师是个醋罐子,这件事人尽皆知,都不用谁特别说明。但是这也不代表理发师不要胜率,平日里因为胜率绿纹没少抱怨过,但多是对着白纹与金纹,理发师的胜率依旧在他们中稳居第一。

“你们学学理发师!要有全局观!”得,连绅士风度都不要了,可见绿纹为此操碎了心,后来也就随他们去了,还免得一旁的斯文加利看戏偷着乐。

两个佣兵存在的阵容在平日的匹配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理发师也就打量着这些人,多看了弹簧手两眼,就确认准备了。

出乎理发师意料的是,整一场原奈几乎都没有出来捣乱,在时之砂倒地后,首先出现的是弹簧手。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彼此都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这才是他们的爱情,并不是永远的敌对也不是永远的退让,他们永远都有着自己想要争取的想要守护的,也尊重着对方的意愿。

“伤口疼不疼?”

“没事,我好得快,就是你要是遇上另一面的话,下手别太重。”

对话几乎千篇一律,后来他们也就不再问那些两人心知肚明的问题了。

而在连续扛了两刀之后,弹簧手静静地找了个角落自愈着,他的伤口总是治好得很快,尤其是遇上理发师的时候。这么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

“想什么呢?”帮着弹簧手包扎的原奈伸手在弹簧手的面前晃了晃,“理发师的雾刃还是一如既往的准啊。”心跳突然响起让原奈的表情微微扭曲,传送的时间到了,是他失算了。

一刀斩。

两个人都是半血。

“总能够走一个吧?”

结果是弹簧手先走了,理发师一个重刀给了原奈一刀,连带着雾刃打到了弹簧手的身上。

“为什么最后不是雾刃啊!?”赛后原奈还是抱怨了一句,由弹簧手扶着回了庄园,理发师就在一旁默默看着,本来想帮忙的却被原奈耍小性子一样地拒绝了。

“先生好像特别喜欢用雾刃。”连刀长都记得一清二楚,从没有判断失误过。

“雾刃不会留战遗。”理发师说了一句,伸手揉了揉弹簧手的脑袋,“记得包扎伤口。”

“嗯。”

合着那百发百中的雾刃是为了这个。

“……”原奈看着理发师走远,默默对着理发师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小号上这个系列的文【理弹】拥抱 

【忘川×旧装奈】未亡人 

我真的好快乐啊

震惊,某人竟然做梦梦到了……

其实就是我今天早上做了个梦,做梦梦到我上了弹簧(安详)。

但是不是我说,上就上了,为什么旁边还有一个祭司看着?为什么我是杰克视角?(幸好是理发师,少数模型有头发的)

关键是我为什么那么熟练而且很有细节?

话说弹簧一开始一直在挣扎,嘿嘿嘿,你越挣扎!我越兴奋呐!

而且触觉贼真实,嘿嘿嘿_(:D)∠)_

我是不是要反思一下了(沉默),为什么我一个女的会做这种梦(沉默)

其实就是我今天早上做了个梦,做梦梦到我上了弹簧(安详)。

但是不是我说,上就上了,为什么旁边还有一个祭司看着?为什么我是杰克视角?(幸好是理发师,少数模型有头发的)

关键是我为什么那么熟练而且很有细节?

话说弹簧一开始一直在挣扎,嘿嘿嘿,你越挣扎!我越兴奋呐!

而且触觉贼真实,嘿嘿嘿_(:D)∠)_

我是不是要反思一下了(沉默),为什么我一个女的会做这种梦(沉默)

思明哥哥超甜

【占tag致歉】甜甜恋爱康康我xd

『虚假的群宣』 

群里的右位寂寞难耐空虚难忍想被左位摁在床上这样那样!骚话多体位也多(?)可甜可咸可撩xxx 

强A➕ 猛1➕ 左位➕  


『真实的群宣』 

老年人闲聊嗑cp游戏群

招收年龄18+活跃的小可爱(´∀`)♡ 有找cp意向的 

希望多来点杰克约约www  

单身奈布哥哥超A超甜,想谈甜甜恋爱✨ 

(高亮:非语c)

『虚假的群宣』 

群里的右位寂寞难耐空虚难忍想被左位摁在床上这样那样!骚话多体位也多(?)可甜可咸可撩xxx 

强A➕ 猛1➕ 左位➕  

 

『真实的群宣』 

老年人闲聊嗑cp游戏群

招收年龄18+活跃的小可爱(´∀`)♡ 有找cp意向的 

希望多来点杰克约约www  

单身奈布哥哥超A超甜,想谈甜甜恋爱✨ 

(高亮:非语c)

長廊巷外

灵魂分支(理弹/h)

我还是没死心,再发一次试试中转站 ,传张图掩饰一下。我太难了
[图片]

我还是没死心,再发一次试试中转站 ,传张图掩饰一下。我太难了

Approximate

那什么的3v3杰克团

—————————————————————————

*杰佣3v3的三对主cp中心,背景设定来源在遥辰太太那里。(lof名是遥辰牌消毒液你们快去看——!太太人超好的我爱她!!)


*今天重温美人鱼名场面的时候觉得过于合适于是忍不住对白纹先生下手了hhhhh,但还是祝他早日追到刺客小先生x


*内心戏担当理发师,吐槽担当金纹,(难得的)智商下限担当白纹。内含极少量隐藏的“绅士”行为。


*ooc警告。能接受那么下翻go!

————————————————————————


    伦敦的绅士本就偏爱悠闲安静的下午茶时光,作为杰克家继任者被...

—————————————————————————

*杰佣3v3的三对主cp中心,背景设定来源在遥辰太太那里。(lof名是遥辰牌消毒液你们快去看——!太太人超好的我爱她!!)


*今天重温美人鱼名场面的时候觉得过于合适于是忍不住对白纹先生下手了hhhhh,但还是祝他早日追到刺客小先生x


*内心戏担当理发师,吐槽担当金纹,(难得的)智商下限担当白纹。内含极少量隐藏的“绅士”行为。


*ooc警告。能接受那么下翻go!

————————————————————————


    伦敦的绅士本就偏爱悠闲安静的下午茶时光,作为杰克家继任者被培养至今的金纹自然更有他自己的一套规矩。理发师被兄长强行“邀请”上天台时暗呼不妙,今天和佣兵家那位小先生的约会,怕是有迟到的风险。


    “来点红茶如何?”


    对于家主露出的、温和的笑容,理发师只当是那家伙今天早上出门正好撞见了他心爱的小情人。


    谁不知道自家大哥那诡异无比的脾气?除了这件事以外,估计也没有什么能让他真心地笑出来。


    理发师如此腹诽道,轻微颔首接过精致的瓷杯。


    温热的红茶带着些微苦的味道入喉,但他甚至来不及吞咽下第一口,便被忽如其来的撞门声惊得忘了呼吸,茶水正巧呛在咽喉,带来一阵窒息似的干涩感。


    “咳——!”


    理发师第一时间放下了茶杯,大口吸进几口空气,转头再看便见到另一位兄长急匆匆地在自己对面落座。他的二哥看起来十分狼狈,平日打理整齐的银发突兀地翘起了几根,衣领像是被人撕扯过一样凌乱不堪。


    一旁的金纹因这阵突如其来的骚动而皱起了眉头,在理发师身边的空位坐下,毫不留情面地直奔主题。


    “什么事情把你急成这样,怀特?有失风度的事情从来不被纳入绅士的行为准则中。”


    “我接下来说的这件事情,”白纹长叹出一口气,“你们千万别害怕。”


    该见的不该见的全都见过了,能害怕些什么。理发师暗中翻了个白眼,为兄长今天反常的行为感到不解。


    “你说就是,还能吓到我和小理不成。”


    “我今天又去跟踪我的未婚妻了。”


    前一秒才鼓起勇气去端茶杯的理发师的手再次僵硬在空中,身体不自觉地向后撤了些。金纹方才紧皱的眉头反而放松了下来,索性向后倚在柔软的椅背上,拿上被遗忘在桌面上的报纸,慢悠悠地吐出一个字。


    “又?”


    “这不是重点,大哥。”


    察觉到白纹的脸顿时黑了半边,理发师连忙试图打个圆场,“二哥的未婚妻是哪一位?”


    “不是哪一位,就是那个一天到晚冷着张脸,对别人爱理不理但是腰部曲线完美,呸,强硬又让人心动的雇佣兵啊。”


    “冷着脸不理人的雇佣兵多得是。看来,你的癖好还真是糟糕透顶。”


    说句实话,理发师觉得今天的家主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连他都知道白纹热烈追求但始终无果的对象是谁,这绝对不代表他承认自己在感情上过于迟钝。


    不过说到糟糕的癖好,其实他的两位兄长不相上下吧。


    介于金纹在场,他选择保持死一般的安静。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

    

    白纹摆出一个震惊的表情。


    “我记得,我早就在上次的生日宴之后告诉过你。他是枝穿梭于硝烟中的红玫瑰。”


    “是这样?”金纹表情不改,“那位小姐估计不会喜欢被如此称呼。”


    “你觉得我钟爱温室里的花朵?”白纹的语调捎上了点诧异,“他是位可爱的小先生。”


    理发师算是反应过来了,他性格顽劣的大哥显然是在就这件事戏弄他的二哥。虽然他并没有点破的打算,但是他认为,以白纹的智商,应该不会如此轻易地被捉弄到。


    看戏的时候良心不会痛就是了。


    “请原谅我的失礼。”家主不紧不慢地翻过一页,作出敷衍而一语惊人的回应,“我没想到你也会有恋童癖,当然,我尊重你们的爱好。”


    另一位绅士的嘴角微微抽搐,“他成年了。”


    感情是连着自己一起捉弄的。理发师在内心受到暴击后波澜不惊,立刻轻咳出声以加强存在感,“弹簧手离成年不远了,大哥。”


    “抱歉小理,我忘了你还在。”金纹给他一个微笑,假意的道歉听起来却真诚无比,不熟悉他性格的家伙怕是真的会上当。


    “你?”


    被无视的白纹瞪大了眼望自己的兄长。


    “每次出任务总是穿件披风遮住脸,随身带着把军刀的那位。你最好别告诉我你是真的不知道?”


    理发师强行忍住了几乎喷涌而出的笑意。


    “戈尔德。”


    白纹的声音中带着不可置信,一把拍开对面那人手中的报纸。


    “你昨天去哪里的酒会了?他们没有给你安排挡酒的替身?甚至让你不清醒到现在?”


    “刺客啊!就是和我们约架的佣兵团里最能打的那个,明白吗?”


    “是刺客先生?直说不好吗,兜兜转转的一点都不像你。”


    金纹假作无奈地抓住报纸飞舞起来的边角,对着身边快要笑出声的理发师使了个眼神。理发师极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想法冲他点头,接过白纹的话茬向下说。


    “明白了,二哥。你别在意,继续说吧。”


    “我疯狂地追求他,认为他非我不可,试问我们家里谁不知道。然后就在伦敦白教堂那一带,我代替戈尔德赴酒会的地方,我在出门后的那条小巷里恰好和他偶遇。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污,看起来刚和其他人缠斗过。”

    

    “接着他向我走过来,单手攥住我的衣领,拿着那把沾满血迹的军刀抵在我的颈前,压低了声音警告我不许说出去。”


    “那只是一个威慑性的动作,但他的神情像是真的要杀我灭口,尽管他做不到。”


    “他对我还是这么冷淡。我的追求在他看来这么不值一......”


    下一刻,轻微的嗤笑声在空气中忽而爆发。理发师连忙低下头去掩饰自己没有绷住的表情,再抬头时还是忍不住挑起了嘴角。


    “你在笑什么,小理?”


    并没有发觉自己成为笑柄的原因的绅士不解道。


    该死的笑点,理发师望了注视着他的、面部表情怪异的金纹一眼,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今天下午要带弹簧手小先生去迪士尼转转。”


    话音未落,他便听见身边传来另一个人的低笑声。金纹端起茶杯啜饮着红茶,试图遮挡自己的表情,微微颤动的肩头却出卖了那人。


    “你呢,戈尔德?”


    “啊,我也一样。思明小先生说他今晚在酒会上等我。”


    “你们两个今天都有约会?”白纹这回是真的吃了一惊,并且毫不掩饰惊讶的神情,“进展得这么快?”


    “是,是。”


    理发师发誓他是想绷住不笑的,但他的面部肌肉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他学着金纹的样子端起茶杯,将上扬的嘴角埋进淡淡的雾气之中,金纹再次翻过一页报纸,纸页划破空气发出哗啦的声响。


    “不是,我们只是试探而已,还没有确定关系。”


    金纹最终这么补充道。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白纹终于显露出了不悦,指尖重点过桌面以示他的烦躁。绅士整理好自己的衣领,没有理会金纹作出补充后瞬间偏过头去的动作,双眼直逼装作平日面瘫模样的理发师。


    “你们在听我说话吗,啊?!”


    “我们言归正传,二哥。”理发师赞叹着自己总算上线的影帝反应,同时也惊奇于白纹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事实。


    果然恋爱会使人智商下降,还是单相思。


    “你刚才说的刺客先生,他威胁你的时候,你觉得他是认真的吗?”


    “他不是认不认真的问题。”


    白纹不耐烦地打断了理发师,表情又在提到刺客时转为柔和。


    “他真的是那种非常罕见的,无论是颜值杀还是罗曼蒂克都对他完全无效的那种。他的瞳孔中能容纳温柔与刚毅,就像我说的,是世间罕见的战争玫瑰。”


    “遗憾的是那天天太黑,相机没能拍到他的腿......”


    “噗——咳。”


    家主的笑声隔着茶杯也显得尤为清晰。


    “你欺人太甚、戈尔德!”


    被点名的罪魁祸首吞下一口红茶,将桌上的糕点推给了理发师,后者欣然接受,也大概明白兄长的意思是要结束这场恶作剧。


    “思明小先生今晚在酒会上等我,怀特。与心爱之人共度良宵的愉悦,可不是现在的你能体会的。”


    “你明明一直在笑我都没有停过好吗?”


    白纹面前红茶的液面轻微起伏。


    “我们都是受过严格教育的绅士,这一点你是清楚的。无论你说的话有多荒唐可笑,我们都不会笑。”


    除非你用尽全部力气还是因为暗恋对象太直单了八百年的身。理发师飞速解决了他的甜点,与身旁的兄长交换了个眼神。


    “这样吧二哥。我们今天去和小先生们谈谈,尽量让你追求刺客先生的心意被传达到,这样会对你有些帮助吗?”


    “就这样吧,我等会儿还有事情要处理。戈尔德,我奉劝你注意你手下的喽啰,不要让他们在杰克家惹是生非。”


    “安心做好你的事。”


    “也不许把任何有关我跟踪的事情透露给小先生们。”


    “明白了。”


    绅士重新束好侧辫后扬长而去,留下表情依旧平静的另外两人。


    喔,前提是他过快的步伐导致他忽视了两人在他出门后齐刷刷转身笑了个痛快的事实。


—————————————————————————

关于后记(?)


理发师:我觉得我今天势必是要迟到了,但实际上我没有。顺便一提,我还得到了小先生的亲吻、只是在额头上,有些遗憾。


金纹:我心爱的蓝玫瑰总能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亲吻的感觉的确令人欲罢不能。如果能收获得再多一点,自然更好。


白纹:(内容过激被自动屏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