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琉璃

8384浏览    3272参与
向阳树
那日天气☁️好的偷拍到她伸懒腰...

那日天气☁️好的偷拍到她伸懒腰的样子……

眼神明亮

那日天气☁️好的偷拍到她伸懒腰的样子……

眼神明亮

我好想好想喝奶茶

【假想】 有个可爱的男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这篇非常ooc

*看到最后不要打我


————————————

我叫刘迦,有个特别可爱的男朋友,他叫李响。


1.

不算是青梅竹马,但我俩认识得挺早,初中的时候,为了一个女孩打了一架认识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俩莫名打着打着就开始笑,最后一起躺在操场上看夕阳。到现在我已经记不得那个女孩的名字,也记不得她的样子了,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那天的夕阳很美,身边那个男孩子,有点可爱。


2.

初中毕业的时候在一起的。这孩子觉得自己中考考得不好,哭兮兮的来我家找我,问我万一不能在同一所高中怎么办。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了,我就说出了那就在一起吧这样的话。

说完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在这以...

*这篇非常ooc

*看到最后不要打我


————————————

我叫刘迦,有个特别可爱的男朋友,他叫李响。


1.

不算是青梅竹马,但我俩认识得挺早,初中的时候,为了一个女孩打了一架认识的。

我记得那时候我俩莫名打着打着就开始笑,最后一起躺在操场上看夕阳。到现在我已经记不得那个女孩的名字,也记不得她的样子了,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那天的夕阳很美,身边那个男孩子,有点可爱。


2.

初中毕业的时候在一起的。这孩子觉得自己中考考得不好,哭兮兮的来我家找我,问我万一不能在同一所高中怎么办。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了,我就说出了那就在一起吧这样的话。

说完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因为在这以前我一直觉得我喜欢女生。但他扑进我怀里,用那双好看的小鹿眼望着我时,又觉得男孩子也还不错。

嗯,男孩子的嘴唇原来也很软,男孩子撒起娇来好像更可爱一点。

当然最后还是考到了同一所高中。


3.

大学是异地,虽然异地恋挺苦,但男朋友可爱一切都好说。

他喜欢晚上跟我视频,给我念念叨叨今天老师又布置了好多作业,专业课又好难,也会给我说发现了学校旁边哪家店东西好吃,下次带我去吃,还会给我看他买的情侣款小东西,要寄给我。

我很开心,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很特别,而是因为他时时刻刻都能想着我。

每次聊着聊着他就困了,从活力四射的小鹿变成了软软的小绵羊,奶声奶气的。明明已经困得不行了,还是不舍得挂视频。

所以我一般都是在他平稳的呼吸声中睡着的。


4.

他还会偷偷跑来见我给我惊喜。

我记得大四那会儿,我毕业论文一直改不好,我给他说了,但是他那天很早就挂了视频。我是有点生气的,他连一句安慰都不给我吗。

但是第二天早上,他给我打电话,让我下楼去取个快递。我闷闷的说不想去,他就撒娇非要让我快点去,说是特别重要。我从宿舍楼下来,就看到白色的小小的一团站在外面,看到我之后飞奔过来,整个人撞进我怀里,头埋在我肩上。

“刘迦先生,请签收你的男朋友!”

“迦,我不会安慰人,但我想见到我你一定会开心,所以我就来找你啦~”

耳旁传来的声音瞬间抚平了我那一段时间的烦躁。


5.

他特别在意身高这件事。

其实我俩也就差了三厘米,他180,我183,但他一直对比我矮了三厘米这事儿耿耿于怀。说来也很神奇,从认识开始,我一直比他高三厘米。上中学那会儿我就安慰他,我比他大一岁,指不定以后我不长了他还在继续长高,不过后来到我俩都成年了,他还是比我矮三厘米。

于是他每次来见我都会垫增高垫。最开始我还没有发现,真就以为他长高了,结果当天晚上他就暴露了。我从他鞋里拿出增高垫的时候他把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不看我。

“宝贝,快来解释一下你鞋里是什么?”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嗯?”

“哎呀刘迦你好烦!就不能让我跟你一样高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宝贝想怎样都行。”

嗯床上的响响也很可爱。


6.

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总喜欢拿东西,让我空着手。

每次买了什么他就接过去,不许我拿,我要拿的话他还要跟我闹。我问他为什么,他说

“因为你的手要留着来牵好你的宝贝啊~”

然后就把手塞进我的手里,拉着我继续走。


7.

他有一个微博小号,特别喜欢在上面絮絮叨叨。

“好喜欢刘迦啊,他怎么这么帅呜呜呜啊!”

“今天偷偷去找他了,他特别开心,然后一下子就觉得几个小时的飞机一点都不累了。”

“今天去了游乐园!小时候总是幻想会和爱的人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的时候接吻,今天实现啦!所以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

“三个月没见面了,我好想他啊。”

“学校外面新开了一家火锅店,特别好吃,下次一定带他来吃。”

“一起去做了手工,他好笨,杯子都做得歪歪扭扭的,可我喜欢。”

当然他不知道我发现了他的小秘密,不然以他害羞的性子,就没机会看到这么可爱的话了。


8.

他很喜欢收集一些小东西。

异地恋时来往的机票火车票,在一起时的电影票,吃东西的小票,旅游时买的明信片,给我写的小卡片,我给他写的情书……从在一起以后,所有的证明了我们的感情的点点滴滴,都被他小心翼翼的收集好。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这样的话我们老了以后,就可以一起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翻看这些东西慢慢回忆过往啊,多浪漫!”

原来他从最开始就把我放进了他的未来。


9.

他喝醉了酒特别可爱。

大学毕业那天,他跟室友出去聚餐唱K,本来那天我是跟他在一起的,但是想着毕竟他们的毕业聚餐我在也不太合适,就让他自己去了,自己在酒店等他。

九点多的时候接到他的电话,是他的室友打来的,说他喝醉了让我去接他。还能听到他在旁边说“你……你胡说,我没喝醉!再……再来!”

我到的时候他正抱着话筒唱着《学猫叫》,调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只知道喵喵喵。看到我来了之后他就挂到我身上了。

好不容易打到出租车,他在车上也不老实。

“你……你谁啊,我男朋友呢?”他指着我说。

“我不是在这儿吗”我拉住他的手,怕他被磕到。

“我仔细看看……嘿嘿嘿,这么帅也只能是我男朋友了……嗝”

“我男朋友真帅”说完就吧唧亲了我一口。带着酒气,但是甜甜的。

出租车师傅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小情侣感情真好啊。在一起很久了吧?”

“很久啦!刘迦对我可好了,他说了以后要……要娶我的。”

“两个男孩子在一起不容易,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借您吉言了。”


10.

同居之后的日子特别幸福。

看着原本空荡荡的房间一点点的填满,所有单份的东西变成双人份,衣柜被填满,单调的桌面上逐渐多了绿植,多了可爱的小摆件。

因为他,我从一个只喜欢黑白灰的简约风的人,变成了开始穿粉色内裤的闷骚。


11.

他特别会撒娇。

我家一直是他做饭我洗碗,但有时候他犯懒就不想做饭,就会扒拉着我,小声小声地叫老公,我能拿他怎么办?当然是宠着了。

我俩都喜欢熬夜,大冬天的一起窝在被子里看剧,半夜饿了,但谁也不想起来,通常就是石头剪刀布解决。其实他的套路很好猜,他总是按布-剪刀-石头的顺序出,要想赢特别容易。当然也会放放水故意输给他,但更多时候是他输了之后耍赖,贴着我的耳朵说情话,最后依然是我去拿吃的。


12.

他习惯性的录vlog。

录我们一起旅游时走过的路,录我们遇到的奇奇怪怪的事情,也会录我们日常的打打闹闹。在他的vlog里有我们的十七岁,有我们充满活力的青春,也有我们畅想未来的甜蜜,日常生活的温馨。

他说等到我们婚礼的时候,就把vlog剪成短篇,向全世界宣告我们的爱情。


13.

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不过站在他身旁的人不是我。


他最终选择了向父母低头,娶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我们的vlog没有机会放给大家看了。


我们没有老了以后一起回忆往昔的我日子了。


我们还是辜负了出租车师傅的那句百年好合。


我不怪他。


我听到了他说“我愿意”,但为什么他眼里没有一点笑意,我只看到了难过。


他给新娘戴上了戒指。


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笑着举起酒杯。


“新婚快乐”

黑崎
今日份的手作 把剩的材料清一清...

今日份的手作

把剩的材料清一清,效果还不错

今日份的手作

把剩的材料清一清,效果还不错

黑崎

用囤的的材料做了两条手链

用囤的的材料做了两条手链

我好想好想喝奶茶

【假想】 他

一个非常非常短的短打

响的第一人称

双杀手


——————————————

从三十层的高楼下坠,不过几秒,风声包裹着失重感。


我从不相信死亡前能走马灯看完这一生,但我的确又见到了他,刘迦。


带着伤疤的剑眉,黑得泛不起一丝丝涟漪的眼眸,猩红的血液淌过嘴唇,划过清瘦的锁骨,绘出好看的纹路——那是他第一次中弹,也是最后一次。


他本不用死,但他最后为我挡了那颗子弹——K临死前想拉我下水。


我们从没问过对方为什么选择当杀手。我们都明白,进了这一行,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地狱,当你动了情也就有了软肋,人间也留不住另一只脚,而金盆洗手更等于是自杀。但我还是明知故犯...

一个非常非常短的短打

响的第一人称

双杀手


——————————————

从三十层的高楼下坠,不过几秒,风声包裹着失重感。



我从不相信死亡前能走马灯看完这一生,但我的确又见到了他,刘迦。



带着伤疤的剑眉,黑得泛不起一丝丝涟漪的眼眸,猩红的血液淌过嘴唇,划过清瘦的锁骨,绘出好看的纹路——那是他第一次中弹,也是最后一次。



他本不用死,但他最后为我挡了那颗子弹——K临死前想拉我下水。



我们从没问过对方为什么选择当杀手。我们都明白,进了这一行,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地狱,当你动了情也就有了软肋,人间也留不住另一只脚,而金盆洗手更等于是自杀。但我还是明知故犯,他也是。



所以他以死亡为代价,除掉了后患,也抽走了我唯一的软肋。



值得吗?我无数次在梦里问他。他只是笑,然后给了我一个带着铁锈味的吻。



对,我们都不是合格的恋人,到最后留给对方的只是一个掩埋在尘埃中混着鲜血的吻。



圈子里很多人都问过我曾经的“黑白无常”去哪儿了,我只说不知道。这名字倒是取得直白,因为他喜欢穿黑衣我喜欢穿白衣,也因为只要是我们出手一定会送目标去见黑白无常。



我又想起跟他一起站在夜色中时,我问他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光明正大地走在阳光下。我知道这很可笑,当初踏进这一领域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注定是黑暗中影子。



但今天我站在阳光下了,从初见的那栋大楼飘下。用枪自杀显得太俗,更何况我枪下的怨魂太多。



我好像到底了。我听见我的骨头在悲鸣,脑浆在向外奔涌,为我奏响一曲哀歌。



我用力地笑了,这是我的解脱。



迦,暂别了一千零三十九个日夜里,我看了好多未曾邂逅过的风景。



现在我要来说给你听了。

江溟
画的琉璃,还在画,是画给弋鸟的...

画的琉璃,还在画,是画给弋鸟的生贺(虽然说还有好几个月233333@弋鸟 ♥♥)

画的琉璃,还在画,是画给弋鸟的生贺(虽然说还有好几个月233333@弋鸟 ♥♥)

向阳树

因为把窗帘抓坏了,导致我们全家都不理她,现在只能是失宠状态,大家都好讨厌她,她就变成这个表情

因为把窗帘抓坏了,导致我们全家都不理她,现在只能是失宠状态,大家都好讨厌她,她就变成这个表情

涂山墨道心

生莲

簪钗两款。

国产琉璃。

手里能做的大概六色,红色和紫色另外还有磨砂款。

这一批是五色的簪钗两款,为了凑够数还特地去补了原铜色的主体emmmmm 花心是合金,其他配件都是铜。

之后再做就全是KC金和银了,花心也会换成铜。

可能会掉落进口琉璃款,等我找到水滴和饼的替代搭配【。

生莲

簪钗两款。

国产琉璃。

手里能做的大概六色,红色和紫色另外还有磨砂款。

这一批是五色的簪钗两款,为了凑够数还特地去补了原铜色的主体emmmmm 花心是合金,其他配件都是铜。

之后再做就全是KC金和银了,花心也会换成铜。

可能会掉落进口琉璃款,等我找到水滴和饼的替代搭配【。

涂山墨道心

生莲


还没上胶,簪头的孔还没遮。

考虑要不要用定做的长针主体,还能在簪头弯个圈当流苏。

……想想好像戳个9针也能实现。

算了回头撸彩虹战队再说吧,希望我的饼和水滴颜色够用otz。

生莲


还没上胶,簪头的孔还没遮。

考虑要不要用定做的长针主体,还能在簪头弯个圈当流苏。

……想想好像戳个9针也能实现。

算了回头撸彩虹战队再说吧,希望我的饼和水滴颜色够用otz。

我好想好想喝奶茶

【假想】 let it be me

之前突然有了想法写了个片段,但是全文憋了好久一直反复修怎么都写不出感觉了。

是be是be,全文4k+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标题是来自《怦然心动》的插曲

意为让我爱着你

————————————



又是这间房间。


每一次都一样,墙上新挂的合照,花瓶里娇艳欲滴的玫瑰,精心布置过的每一个角落,都彰显着这间房间的主人的幸福。


刘迦把李响拉入怀里:“以后这就里是我们的家了。”语气温柔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下一秒整个场景破碎,怀里突然空了。


碎片一个个重组,还是这间房间,但好像又不是了。照片泛了黄,花瓶很久没人插过花,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杂物堆得有些凌乱。...

之前突然有了想法写了个片段,但是全文憋了好久一直反复修怎么都写不出感觉了。

是be是be,全文4k+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标题是来自《怦然心动》的插曲

意为让我爱着你

————————————



又是这间房间。


每一次都一样,墙上新挂的合照,花瓶里娇艳欲滴的玫瑰,精心布置过的每一个角落,都彰显着这间房间的主人的幸福。


刘迦把李响拉入怀里:“以后这就里是我们的家了。”语气温柔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下一秒整个场景破碎,怀里突然空了。


碎片一个个重组,还是这间房间,但好像又不是了。照片泛了黄,花瓶很久没人插过花,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杂物堆得有些凌乱。


李响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可刚才把他拥入那人,现在正在床上,跟另一个陌生的男孩缠绵。那吻过自己无数次,说过要永远对他好的嘴,现在正在另一个人的锁骨上流连,白皙的皮肤上的吻痕显得很刺眼。“嗯……迦……要我……”男孩带着情欲有些沙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回响,伴随着肉体相撞和床板轻摇的声音。


李响的拳头不自觉握紧,手指甲嵌入肉里似乎也没什么感觉。


床上的人终于看到了他,以前给了他无数安全感的眼眸,因为情欲的刺激有些迷乱。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又瞬间清醒充满慌乱。


“响儿。”刘迦从身下那人身上爬起。“……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刘迦向他伸出手。


“不——”李响捂住自己的耳朵,向后退了一步,却一脚踩空。


眼前的画面再一次破碎,然后化作点点光亮消散,眼前恢复一片黑暗。


坠落,向没有尽头的深渊。


不知下落了多深,仿佛只是不到一秒,又仿佛过了一辈子那么漫长。


然后骤然跌入水中。


李响没有挣扎。


窒息一点一点吞噬他。




骤然惊醒。


掀开压在自己脸上的豆瓣,从床上坐起来,冷汗已经打湿了后背,哪怕屋里闷热得有些令人不适,李响依然轻轻颤抖了一下。


抬头看看窗外,又下雨了。


同样的梦境,重复了三个月了。自从跟刘迦分手以来。


也不是纯粹的虚构的场景,毕竟当初的幸福是真的,捉奸在床也是真的。


原定计划要出差七天,但李响想起第六天是他们结婚七年的纪念日,多熬了几天夜把工作在五天办完了。


原本是想给他惊喜的,不过最后变成了刘迦给了他一个“惊喜”。


当他大半夜拖着行李箱,兴高采烈回到家里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带着情人在家里上床的男朋友而已。


李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冷静地扔下一句分手,摔门出去的。他没有崩溃,没有哭,只是拦下路上的出租车又回到了机场。


最近的一趟到北京的飞机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


李响坐在机场的椅子上,浑浑噩噩地,靠在行李箱上陷入了睡眠。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个梦。


当他在窒息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天刚好蒙蒙亮。仿佛只是霎那间,刚才还黑黝黝的天际,已经泛出一片鱼肚白,那一层浅浅的白翻出金色,橙色,然后是炽热的红色,边缘点缀着浅浅的粉紫色。


李响突然想起,第一次跟刘迦一起出去旅游,也是这样的一个清晨,一样的日出。那时候他们还只是学生,穷,为了省钱买早上的机票。李响到机场的时候困得睁不开眼,整个人挂在刘迦身上。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坐在了候机厅,正巧看到了日出。


他记得那时候刘迦说以后的日出他都陪他看。


李响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刹那间爆发,平日里永远体面永远得体的他在机场抱着行李箱哭得撕心裂肺。





当李响冷静下来,回想起最近这一年的细节,这一切其实也有迹可循。


上一个情人节那天,刘迦说他要加班,只是定了束花回来,就把李响哄得甜滋滋的。但现在李响记得更清楚的是当天晚上他回来得很晚,身上隐约有酒气,衬衫也皱巴巴的。


上一次平安夜,刘迦说公司有应酬,李响跑到刘迦公司去给他送苹果,刚好看到一个年轻男孩坐上了他的副驾驶,当时李响就这么相信了那是他新的助理。但现在李响记得更清楚的是刘迦跟男孩亲昵地说话,男孩看到他时的慌乱。


上一次元宵节,他们一起去约会,那时候他觉得这一天过得很开心,吃饭看电影唱k,刘迦都陪着他。但现在李响记得更清楚的是吃饭时跟刘迦说话他有些心不在焉,唱k时刘迦不听看手机,看电影中途刘迦还出去打了个电话。


只怪自己太傻,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从李响扔下那句分手摔门走后,就拉黑了刘迦的一切联系方式。


自李响离开以后刘迦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用不同的陌生的电话号码。最开始李响也接过,哪怕听到电话那边是刘迦也没立刻挂断,大概是心里还怀揣着一点点期待吧。但当他听到刘迦只是拼命解释自己是一时被蒙蔽了,求李响的原谅,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但他没有哪怕一句忏悔自己的过错。


李响觉得很恶心。他不再接任何一个陌生电话。


最开始每天刘迦会打几十上百个电话过来,然后慢慢的只有十几个,几个,从上个星期到这一天,没有一个电话。


刘迦也没有来找过他。他不愿自欺欺人说什么刘迦找不到,刘迦明明对他在北京的家熟得不能再熟。


不过是不那么在意了。不过是不爱了。


李响看着自己小臂上鲜血滴落,在白色的书桌上绽放出红得刺眼的花朵。


“刘迦。”


多可悲,即使这样李响也依然爱刘迦。





李响也还记得他们曾经的日子有多好。


刘迦跟李响同届,李响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刘迦是在开学典礼上,他作为新生代表发言。


当时他还小,只觉得这人真好看啊,好看得像神仙。


原以为他们不会有交集,只是没想到巧合下却认识了。


那是开学军训的第三天,太阳很毒,晒得树叶卷了边,连蝉鸣都微弱。李响早上起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饭,本就有点低血糖,加上暴晒了一个小时,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在医务室,旁边坐着刘迦,正眯着眼打盹。但手上却拿着书轻轻的给李响扇着风。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跟千千万万普通情侣一样,从偶然的相识走到朋友,到暧昧,到确定关系。一切都显得自然而又顺理成章。虽然不同系,但在同一个学校,每天都能见面的日子过得很甜蜜。


他们不能有结婚证,但那没有关系,他们在朋友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交换了戒指,许诺了终生的誓言。


毕业去了不同的企业,异地了两年,但他们坚持了下来,一张张的机票记录了他们的曾经。最后李响不顾家人的反对辞去了自己在北京稳定的工作,去了南京陪刘迦。


李响永远都记得他走的那天,他妈妈拉着他的手说:“两个男孩子在一起很不容易,你们不能被法律保障,不能有共同的孩子,所以你一定要记住,不管多爱他都要给自己留退路。”


他也永远记得自己那时候的回答:“妈,你放心,他说过要一辈子对我好就一定会的,我会幸福的。”


那时候的自己多天真啊,真的相信他永远不会变。天真的后果就是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一棒,把他扔进深渊里再也爬不起来。


刘迦是他的救赎,也是他的深渊。





又一次在梦里沉入深渊。


这一次没有熟悉的窒息,而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光,勾勒出一个人的影子。


“迦,带我走吧。”哪怕遍体鳞伤,也还是想再一次像那个人伸出手。李响奋力向上伸手,企图去触碰那一抹影子。


越来越近。


在他的手要触碰到光的那一刻,影子破碎,仿佛从未出现。


李响睁开眼睛,拉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又卑微成了什么样子呢。


泪水无声的滑落,落到他伤痕累累的手臂上,新旧伤痕交错纵横,有些可怖。瘦的似乎只有骨架的男孩抱住自己的膝盖,整个人停不下来的开始发抖,心脏像被人用手攥住一样抽着疼,全身上下好像被撕扯着快要裂开。


李响挣扎着去摸床头的小刀,对着自己的手臂一下又一下,他好像感觉不到疼,只觉得鲜血能让自己冷静。还未愈合的伤口上,刚长出粉色嫩肉的伤疤上,又添了许许多多道新的痕迹。


以往这样能压制住他的难受,但今天好像不行了。李响盯着自己的手腕,心中不断地有声音告诉他:


你很难过对吧,划下去,你就可以不难过了。

你很痛苦对吧,划下去,你就可以摆脱痛苦了。

你很想离开对吧,划下去,你就可以如愿了。


手中的小刀贴上手腕,划出细细的口子,点点鲜血渗出。


Well you see her when you fall asleep

but never to touch and never to keep”*


温柔的手机铃声打破寂静,也拉回了李响的理智。


“喂,儿子,最近怎么样啊。”


“妈,我挺好的,有事吗?”


“你声音怎么哑了?”

“哦有点感冒。”哭过之后声音哑而已。


“哎呀叫你好好照顾自己,这又感冒了,刘迦呢?”


“他……他出差去了。”他不要我了。


“好吧,我就是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到现在都半年了,该回来看看了吧,爸妈有点想你们了。”


“我们最近有点忙,等他出差回来我们商量商量吧。”以后不会有他跟我一起回家的时候了。


“那行吧,不说了不说了,你张阿姨叫我去跳广场舞了,你记得吃药啊!”


“好。”


李响放下手机,盯着快要被夜色笼罩的天空发呆。


他好像真的撑不住了。





又回到这间房间。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下一秒怀里又要空了吧。李响虽是这么想着,却依然用尽全力抱住了刘迦。


这一次他没有消失。抱着他的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安,轻轻的亲了他的额头一下,“怎么了?”


李响把头埋在刘迦怀里,用力摇了摇头,“没什么,太激动了。”即使是梦又有什么关系,至少在这里他还爱他。


刘迦引着他,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努力展示自己的作品,只为了一句他的夸奖。这是他选了好久的情侣睡衣,那是他给李响准备的抱枕,这又是他设计的照片墙……


李响沉溺于他的温柔,恍惚间突然觉得梦境没什么不好,现实才是最残酷的。


他想,是不是只要永远睡着,他就永远能拥有从前那个很爱很爱他的刘迦。


“响?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在听的。”李响回过神来,“刘迦,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当然要永远在一起啊,我说过会一直爱你的。”


“好,下一次你就带我走吧。”


“为什么要下一次,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啊。”刘迦又抱住了李响。


“让我最后道个别。”李响笑着推开刘迦。


坠入黑暗。




再度睁开眼睛。

再没有以往醒来时的心脏刺痛,他现在只觉得轻松又平静。


把乱糟糟的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留下一封给妈妈的信,穿上跟刘迦第一次约会时的衣服,把自己收拾得帅气。


他坐在窗边,望着已经漆黑的夜空,把刘迦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拉出来,拨了过去。


不到两秒那边接了电话。


“喂响儿,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


“刘迦,”李响打断了他的话,“我爱你,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是未来,我都爱你。”


“响儿也爱你,我马上机票来找你好不好。”


“但是再见了。”


“你说什么?你说清……”


没等刘迦说完,李响挂了电话。


他爱刘迦,过去现在将来这么多年来从没变过。刘迦也爱他,但仅限于过去,现在的挽留不过是不习惯,那不是爱,他都明白。


所以他要去爱那个值得他付出的过去的刘迦了。


Staring at the bottom of your glass

Hoping one day you'll make a dream last

But dreams come slow and they go so fast

You see her when you close your eyes

Maybe one day you'll understand why

Everything you touch surely dies”*


刘迦回拨了电话,李响没有接通,也没有挂断。


这是他送给刘迦,送给他自己最后的道别。


在音乐声中,李响拿出小刀,对着自己手腕的伤痕,狠狠地划下一刀,又一刀。血管破裂,鲜艳的红色涌出。李响闭上眼睛。


铃声已经停止,又恢复了寂静。


滴答。是血滴落到了地板。


他觉得有点冷,但没关系,他马上就可以永远跟刘迦在一起了。


滴答,滴答。他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但隐隐约约却好像看到了光,是熟悉的影子。


滴答,滴答,滴答


“李响,我来接你了。”


“好”李响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他们牵着手,走向了光。


过去,现在,未来,刘迦都爱他。


————————————————

*两处歌词都出自《let her go》

第一段翻译

如今你只得在梦里与他相见

可这梦脆弱得经不起触碰经不起长久

第二段翻译

酒杯已空,醉然凝视

希望有一天,你能让梦持续

但是梦来的太慢走的太快

闭上双眼整个脑海都是你

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

自己是如何亲手毁掉了一段爱

高文沪上整形_76624520

上海知颜医疗美容好不好

上海知颜医疗美容好不好

向阳树

堵车不堵心的终于到家了

带回来的花琉璃第一时间过来欣赏

堵车不堵心的终于到家了

带回来的花琉璃第一时间过来欣赏

鲸

就那样……(不知道写什么)

就那样……(不知道写什么)

向阳树
琉璃日常 就是坐着看我吃饭……...

琉璃日常

就是坐着看我吃饭……然后期待属于她的鱼罐头

琉璃日常

就是坐着看我吃饭……然后期待属于她的鱼罐头

泷笙小迷糊

彼岸花

是借的叫哥@疯不叫 的梗,摸了篇兽耳琉璃的文。(骨科慎入)


    龙的成年礼,名为龙蜕。

    琉璃将满千岁,作为龙族末女,她仍要去赴那生死不知的约。

    “琉璃……真的没问题么?”

    你发问,你不想她有一丝一毫离去的可能。

    “没问题哦……哥哥。”她转过身来,像平时一样怯怯的笑着“哥哥不就是成功了么,我也不会有问题的。而且我还带着妈妈给我的宝珠。”她穿...

是借的叫哥@疯不叫 的梗,摸了篇兽耳琉璃的文。(骨科慎入)


    龙的成年礼,名为龙蜕。

    琉璃将满千岁,作为龙族末女,她仍要去赴那生死不知的约。

    “琉璃……真的没问题么?”

    你发问,你不想她有一丝一毫离去的可能。

    “没问题哦……哥哥。”她转过身来,像平时一样怯怯的笑着“哥哥不就是成功了么,我也不会有问题的。而且我还带着妈妈给我的宝珠。”她穿着那名为月公主的白裙,在原地转了个圈。轻纱飘舞,裙摆间的空隙露出了她腿环上的宝珠——妈妈留下的回家的路。

    “那……哥哥,我去了。”她凑到你身边,在你面颊上轻吻一下,便羞的捂住脸,尾巴轻摆,进了那黄泉。

    她再出现时,已是一条通体蓝色的巨龙。龙鳞像她的名字一样晶莹剔透,每一块都如同蓝宝石一般闪耀。巨大的龙首转向了你,眼中流露出的不再是怯意,而是坚定。

    黄泉水已经浸透了龙鳞,开始侵入她的血肉。痛苦的龙吟震醒了黄泉,巨浪排击着她的身体,每一次都能撕下一块血肉。赤红的血浸染了龙鳞,染出了一条紫红色的妖异巨龙。黄泉不复黄泉,出现的是一条猩红的长河;血肉溅到岸上,渗入了这染了无数龙血的土壤。沉寂土中的花品到了鲜血,绽出了最妖艳的红。花瓣被龙吟震落、飞舞,同那巨龙一起奏出龙族的绝唱。

    渐渐的,巨龙不再翻滚,只剩下鲜血还在继续浸染着黄泉与两岸。却没有像你当初一样的身影从龙首飞出。

    刚才的绝唱仍似在耳边,你不愿相信眼前的景象,嘶吼着,咆哮着,喊着她的名字。飞到龙首,撕着龙鳞,也没有用法术,也没有变化为本体,就那么用手撕着龙鳞。紫红的鳞片划破了你的手,那血也不知道是你的,还是她留下来的。

    你撕开了一片血肉,突然一手抓了个空。眼前的空腔里蜷缩着一个小小的人儿。身上的白裙变成了一件未曾见过的红黑色华裳。长发变成了白色,发梢却是与龙鳞一样的紫红。她睁开眼,同样染成紫红的瞳中盈满了泪水。一见到你,便扑了上来。

    “哥哥!”她抱住你,埋在你的胸口泣不成声“我…我没想到…这么疼呜呜呜……”

    耳边的龙吟散去,只剩下眼前的泪人。你抚着她的长发,两岸的花海成了最艳丽的画卷。


(彼岸花和月公主衣服,琉璃超可爱的!)

无墨诗人

SF9阳渊abo《发情期》

成人限定,仅供娱乐,勿上升正主


文名《发情期》

阳渊abo商社背景,假b真a柳太阳x假a真o李达渊的爱情喜剧。


狗血简介:

一个是温柔却疏离的避世美人a,一个是用事业心克服恋爱脑的o中花木兰,伪装身份是为了各自追求的人生,却不想本以为荒唐的爱情引力正好负负得正?!李达渊自觉没希望才压抑喜欢,可是他…他怎么……


第一次开车就开了三辆💔 文已换图链大家自取靴靴

正文+两篇番外+一则允诚彩蛋,总计2w1

sf9全员都有出场,但是tag不够用💔


之后还有计划写同背景路澯允诚辉斌,只要商社后续放出来💔


成人限定,仅供娱乐,勿上升正主


文名《发情期》

阳渊abo商社背景,假b真a柳太阳x假a真o李达渊的爱情喜剧。


狗血简介:

一个是温柔却疏离的避世美人a,一个是用事业心克服恋爱脑的o中花木兰,伪装身份是为了各自追求的人生,却不想本以为荒唐的爱情引力正好负负得正?!李达渊自觉没希望才压抑喜欢,可是他…他怎么……


第一次开车就开了三辆💔 文已换图链大家自取靴靴

正文+两篇番外+一则允诚彩蛋,总计2w1

sf9全员都有出场,但是tag不够用💔


之后还有计划写同背景路澯允诚辉斌,只要商社后续放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