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琥珀

47662浏览    1844参与
猫掌柜
科学家找到9900万年前的琥珀,仔细考察时,不淡定了
科学家找到9900万年前的琥珀,仔细考察时,不淡定了
请米叔别崩精灵王性格

装治熊孩子

牡丹家族的如愿他用魔法生下女儿名为如意,如意是家族最喜欢打架的精灵王。如愿有时候忙得不可开交,他派请琥珀来管理他女儿。

琥珀接受如愿的任务,管理他的女儿如意。

如意视角

如意跟别人打架,别人哭着找妈妈。

小孩子:妈妈,我要妈妈。

小孩子扑面到琥珀身上

琥珀:别哭,小孩子。

小孩子被琥珀哄得安静许多,如意看见有点不爽上前喊到。

如意:你是谁?为什么要劝这个小孩子?

琥珀:嗯?如意小姐,是再问我吗?

如意:没错,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琥珀:嗯?如意小姐想知道?

如意:当然

琥珀:你父亲告诉我的

如意:父亲那个战痞…

琥珀:哎,不能说脏话。

如意:我偏要说

琥......

牡丹家族的如愿他用魔法生下女儿名为如意,如意是家族最喜欢打架的精灵王。如愿有时候忙得不可开交,他派请琥珀来管理他女儿。

琥珀接受如愿的任务,管理他的女儿如意。

如意视角

如意跟别人打架,别人哭着找妈妈。

小孩子:妈妈,我要妈妈。

小孩子扑面到琥珀身上

琥珀:别哭,小孩子。

小孩子被琥珀哄得安静许多,如意看见有点不爽上前喊到。

如意:你是谁?为什么要劝这个小孩子?

琥珀:嗯?如意小姐,是再问我吗?

如意:没错,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琥珀:嗯?如意小姐想知道?

如意:当然

琥珀:你父亲告诉我的

如意:父亲那个战痞…

琥珀:哎,不能说脏话。

如意:我偏要说

琥珀:你要是不听话…,我自有办法对付你。

如意:对付我?你有什么办法?

琥珀:我会限制你自由

如意:限制自由?你要干嘛?

琥珀:没干嘛,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不会限制你自由,你看成不?

如意:成,我以后会听你的话。{这个大姐姐真的好恐怖啊…}

Na_无机盐
  琥宝生快!!🎉

  琥宝生快!!🎉

  琥宝生快!!🎉

来点饭吃

 老福特把定时给我吞了 已死 

 老福特把定时给我吞了 已死 

徐胡说【00后】
为啥叫琥珀糖呢?和琥珀有什么关系吗?
为啥叫琥珀糖呢?和琥珀有什么关系吗?
来点饭吃
咱小琥珀也是玉桂狗呀! 自我感...

咱小琥珀也是玉桂狗呀!

自我感觉有点地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上色工具不要选24色彩铅(......)

咱小琥珀也是玉桂狗呀!

自我感觉有点地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上色工具不要选24色彩铅(......)

重阳不是洋葱

异乡人与少年人

  【辛琥向清水有无糖可自品,第一次写辛亚外的角色可能ooc,(兔宝爱你哟),禁二传二改,不喜可跳。】


悬挂的冰棱的接连倒塌像是被推翻的多米诺骨牌连坠着轰然落地,在半空中被强大的气浪摧毁成晶莹的粉尘,化成点点光亮涅灭在爆炸的巨浪中。


蓝色漩涡展开,身穿作战服的女人像一只从天空俯冲而下的猎鹰,战术长靴与地面紧紧扣合,在拖曳出的轨迹上摩擦出绚目火花。


任务圆满完成。隗辛看着远方摇摇欲坠的大楼,对着它的方向打了个响指。


“轰隆——”大楼应声而倒,在钢铁般的城市里开出烟火。


“隗辛,我们该走了。”琥珀的身形从粉尘中露出。


她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少年人,小幅度点了点头,...

  【辛琥向清水有无糖可自品,第一次写辛亚外的角色可能ooc,(兔宝爱你哟),禁二传二改,不喜可跳。】


悬挂的冰棱的接连倒塌像是被推翻的多米诺骨牌连坠着轰然落地,在半空中被强大的气浪摧毁成晶莹的粉尘,化成点点光亮涅灭在爆炸的巨浪中。


蓝色漩涡展开,身穿作战服的女人像一只从天空俯冲而下的猎鹰,战术长靴与地面紧紧扣合,在拖曳出的轨迹上摩擦出绚目火花。


任务圆满完成。隗辛看着远方摇摇欲坠的大楼,对着它的方向打了个响指。


“轰隆——”大楼应声而倒,在钢铁般的城市里开出烟火。


“隗辛,我们该走了。”琥珀的身形从粉尘中露出。


她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少年人,小幅度点了点头,打开了空间漩涡。


深蓝的通道,包容的色调仿佛海洋,一如它的主人那般,你只看得到海面的宽阔,不知道平静下是如何暗流涌动。


琥珀就这样静静跟在她身侧,安静的像是投入这片海的一颗石子,短暂且沉寂的冒出了些许泡泡,不知道有没有出没在那人心上。


说不定,对方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心意的。琥珀垂下眼眸,跟着隗辛走出漩涡。


眼前绚丽的霓虹色彩让琥珀微微失神,他看向隗辛,对方很自然的展开了话题:

“离目的地的距离很近了,开漩涡有点浪费,我们简单装扮一下,混进人群。”


“好。”琥珀应下,走在了她后方身侧。


两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在街头,为了隐藏进人群,特意在作战服外套了一层常服,他们戴着同款的迷彩口罩,与街头任何一个行人别无二样。


琥珀专注的看着隗辛,跟随在她身旁走过她走过的道路,在各自为此奔波的人群中,他们的路通往一个终点。


“琥珀。”隗辛突然叫他的名字,“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她停下脚步,转头看他,像是那天她开着警车从天而降,为他而来,为他停留。


不是隗辛想问,而是琥珀盯着自己的目光太过直白,隗辛感觉他是有什么话想告诉自己。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当初选择加入无光真是个正确的选择。”琥珀说,“谢谢你,隗辛。”


让被固定了轨迹的人造人找到了自由,让掩埋在树脂里挣扎的虫子成为一颗亮眼的宝石。


甚至明白了,爱这种遥不可及的含义。


隗辛罕见的沉默了许久,她看着琥珀眼睛,那种找到了重要东西之后散发的热忱,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他那句:“我不再是虫子了。”


隗辛的态度没由头的放软了一瞬:“时间还早,陪我走走吧。”


琥珀的眼睛亮了亮,如果黑曜在此见到这一幕,一定会发出一阵无奈的叹息。


来自第一世界的异乡人和来自第二世界的少年人,他们在此刻并肩而行,影子在霓虹的灯火中融入城市的倒影,不留下一点空间。


琥珀走在了她身侧,余光安静放在的隗辛的侧脸上,他想让这段路变得更长,长到能让他够跨越两个世界的距离,真正与她并肩。


隗辛无法对第二世界产生羁绊,但他现在有些想明白了,他似乎无需让她把这里当做第一世界,隗辛不是冷心冷情的杀手,就像今日,他的目光,她注视的到。


琥珀找到了目标,对着隗辛的侧脸,不自觉的露出微笑。


隗辛似有所感,在琥珀眼中的笑意还未完全褪去时,将目光放在他的脸上。


她用一根手指勾下口罩,让琥珀看清她的表情,一点笑留存在她的脸上,琥珀的表情定格,隗辛那边已经冷静地将口罩勾了回去。


明明对方什么都没有做,但琥珀觉得,自己仿佛就是教团的信徒,已经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了神明。


隗辛在那一眼里,也看到了不少东西。


她的世界是她的底线,她为了她的世界必须选择红宝石,第二世界的光泽固然耀眼,可她始终是徘徊在异乡,虽然她的世界并不完美,但她也始终守候蓝宝石的光泽。


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习惯在两个世界的灯火中独自摸索,从未想过有一天,她在回头时能够看到如此纯粹的目光。


被那种目光所注视的人,是对方放在心上的守候。


短暂交接的目光,在彼此珍视的郑重下,跨越了两个世界的壁垒。


“我们到了。”隗辛站在原地,琥珀也停下脚步。


两人的装扮及其相似,几个年纪尚轻的女孩经过,看他们同时驻足,忍不住相互抱团叽叽喳喳的轻声交流。


“那对情侣颜值好高啊!特别是女生!仅仅是露出来眼睛都感觉好酷!”


“对呀对呀!男生就像是骑士一样一直看着那个姐姐,好忠犬好深情!”


“不如我们回头再看一眼吧……”


他们同时回头。


异乡人的脚步在他的纯粹中有了停留的归宿,少年人的心意在她的情感海洋中泛起片刻的激荡。


路逢此时,同往归途。



















夜狐狸

温柔并且强大的琥珀~

温柔并且强大的琥珀~

冰凉之咕

【铜】用来打的方式打开恶女②

如果唯一线是铜时空篇的主线,并且以假面骑士的方式打开铜时空的故事x

全员cb向,亲情友情,cp自由心证。私心主推理唯友情向。

★剧情并非按原剧时间线发展,恶女团戏份可能有严重删减(尽量不ooc,但不保证我对恶女的角色理解与各位相符,后期可能有魔改)

★浅准备走个我挺喜欢的单元和一点点点的日常

★无大纲无存稿,纯随缘随心,主线慢热

★感谢亲友@江户川时子在备考中♪ 的剧情指导(鞠躬)写的不好或者OOC了我的锅


前情: 


EP1(接上)


4


       夜。床前灯...

如果唯一线是铜时空篇的主线,并且以假面骑士的方式打开铜时空的故事x

全员cb向,亲情友情,cp自由心证。私心主推理唯友情向。

★剧情并非按原剧时间线发展,恶女团戏份可能有严重删减(尽量不ooc,但不保证我对恶女的角色理解与各位相符,后期可能有魔改)

★浅准备走个我挺喜欢的单元和一点点点的日常

★无大纲无存稿,纯随缘随心,主线慢热

★感谢亲友@江户川时子在备考中♪ 的剧情指导(鞠躬)写的不好或者OOC了我的锅


前情: 



EP1(接上)


4


       夜。床前灯,布偶熊。尹小枫将亮晶晶的项链捏在手里翻转了许久,终于开启意念,怯怯地询问:【小熊,我能找你聊天吗?】


       被呼唤的青年此刻正走在河堤的夜路。他笑了笑,回应道:【好啊,你说。】


       尹小枫一愣。她害怕恶女团像上次交手一样将她冰冷地排斥在小飏的世界之外,一时还没准备好想问的问题。凯特最终没有答应她加入恶女团的请求,却也不再坚持从她手中收走小飏的项链。少女默默地攥紧挚友的遗物,深吸了一口气,才愁眉苦脸地说:


       【今天的数学作业真的好难哦。】


       【……】小熊果然在项链那一头沉默了一会,【小枫,你是想小飏了吗?】



       她突然哽住。


       她没有办法说出任何掩饰或反驳的话语,或许对方从她拨通自己而不是王查理就已经心知肚明。小熊一向很容易看穿大家的心思的,这会是小飏和恶女团信任他的原因吗。


       【小飏在恶女团的任务,是不是都很危险。】她最终听见自己如此问道。


       传音入密维持着她最平常的声线,尹小枫却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身份问出这样的问题。是逝去之人不称职的挚友?还是恶女团待定的预备役?可是尹小枫突然后知后觉地后悔了——她第一反应照顾的是王查理作为小飏的男朋友还无法走出失去小飏的悲伤,但熊亚作为恶女团的领班人,同样承受着失去同伴的悲伤。


       但青年只是随意地笑了笑,停下了脚边的步伐:【这也是我之前拒绝你加入恶女团的原因,我不希望小飏的悲剧再重复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如果没有非实现不可的愿望……】


       【我有。】少女撑大了有些湿润的双眼,【我有必须要实现的愿望。】


       【可是你并没有签订契约的必要。】青年的温柔顿时冷静,像是突然从回忆切换到现实。


       【小熊。】不安与惶惑,【你是不是还是把小飏的死怪罪在自己的头上。】


       【……】熊亚说,【小枫,我们没有收回小飏的项链,也没有屏蔽这条项链的信号,已经是恶女团对你最大的退让。】


       他从熊亚变回了恶女团的领路人。小枫心中了然,下意识将视线转向了手机。下一秒少女“哇”得叫出声来,屏幕上王查理的呼叫正刚刚断开……已经近十个未接来电。


       又打过来了,尹小枫抱着小枕头一个后仰伸长了手去小心翼翼地够接听键,果然刚接通就是:“尹小枫,为什么想问你作业做完没有都要打你十几通电话?”


       “儿子啊对待女孩子不能这么凶,万一刚才她在洗澡,没接到你电话也是正常的嘛。”完蛋,电话那段还听到查理爸爸的声音。尹小枫心中一团乱麻,闭上眼就瞎扯:“我……我刚才在洗澡啦!”


       “……哦。”王查理却居然真的就理亏了,她居然还听到那头伯父在得意“我就说”,“那,你现在作业做好了吗。”


       尹小枫:“……还没有。”



5


       “来,这边请。”门被“吱呀”地推开,凯大带着唯一走了进来,“来晚啰,耽搁了一会。”而年轻的老师则朝琥珀与严睿及时地点了点头代过问候:“打扰了。”


       “唯一老师?”严睿有些讶然和拘谨,不自觉将目光探寻向凯大,“你们认识?”


       “呃,对啊,刚刚过来之前嘛。”其实凯大也说不清。而唯一耸了耸肩,很平和地笑道:“是啊,大家都玩音乐的,在外面就不要叫我老师了。”


       “你又当老师,又当黑道,”严睿顺势半开玩笑地吐槽,“现在又是音乐人,角色都给你演好啦。”


       “哈?”凯大还不明就里地接了一声。而未曾见面的缘故,琥珀先前一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唯一,此刻便试探地转移开话题:“凯大,有客人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们练团室这么乱。”


       “不会,还好啦。”其实是他主动邀请的老师与新同学,只是王查理不感兴趣就直接拒绝,而他路上与老师聊得一见如故,也忘记提前和伙伴打招呼。“而且我跟你们说,我刚才在路上之所以耽搁,就是突然被不知道谁敲昏了!我差点以为我又要被绑架。幸好是唯一老师和另一位同学救了我,又这么巧我们都是音乐人,我想就进来看看也没问题嘛。”


       “是这样啊。”琥珀与严睿对视了一眼,语气倒是缓和不少,“那还是要向老师说声谢谢了。”


       “其实也只是路过。”唯一有些无奈地笑着,“倒是如果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你们以后放学还是尽量结伴走,互相也有个照应。”


       这样的语气就更像老师了,严睿撇了撇嘴。“好啦好啦不讲这个,”凯大连忙走向莫名“酸溜溜”的伙伴表白兄弟爱,“我跟你们说听你们的建议真的有用欸,我现在比较少宅在家,多出门多交朋友,心胸会比较开阔,没有那么悲观,我现在想到她我一点都不难过你们知道吗,我一点都不难过……”


       “才怪。”严睿小声地拆着台,而见怪不怪的琥珀也朝唯一点了点头,转身去放吉他。


       果然下一秒凯大就扶着扶手满脸凄悲地坐下:“一点也不难过才怪,其实我还是很难过,因为她都不给我一个交代,因为她都不理我……”



       因为先前的耽搁,小乐队练团结束的时间比起以前也大大地推迟。演奏技艺与编曲探讨的共鸣之下四个音乐人很快就真正打成了一片,凯大更是兴致勃勃地倡议带唯一和琥珀去一家严睿发现的“绝赞烧烤”,去的路上也好接着探讨先前争议的伴奏和音……就在这时一道黑漆漆的身影从背后死死地抱上了他:“好冷,我好冷哦凯大……”


       是一个眼神阴沉的长发女子。原本与唯一相谈甚欢而走在最前的琥珀也茫然回头。


       “呃,Jolin,我知道你很冷……”凯大不知所措,只好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女子。而严睿有些为难地朝唯一解释:“我们团的粉丝一般是冲琥珀来,如果是找凯大……”得帮琥珀支开唯一老师。 


       唯一方才已然盯着黑发女子打量良久,此刻一语不发地走到了凯大的身后,径直扣住了魔物的天灵盖。幽绿色的光芒从他的掌间迸出,女子无力再纠缠凯大,只是露出极为不甘的神色:“为……什……么……”


       “因为,你很可悲。”唯一居高临下地望着浑浊的黑雾从女子的体内渗出,眼瞳是同样暗沉的墨色。


       夜行者的宿主顿时昏倒在地,被凯大回身慌张地接住。无形的压迫感随着危险信号的解除烟消云散,眨一眨眼青年又仿佛变回了练团室内那个温和无害的来客。严睿怔怔地望着他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才后知后觉顺着琥珀的视线望向老师腰间闪烁着幽绿色荧光的……迷你吉他?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琥珀。




       唯一现在有一点头疼。

       他是真的没想到老大送的这个变身装置感应到他的异能就会疯狂共鸣。

       这下变不变身好像区别都不大了。


       正在唯一思考着如何说明自己的状况,严睿已经勾着琥珀地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太好了老师,我之前还超担心你也是不好的东西。原来你也是假面骑士!”


       ……也?严睿重重地拍着琥珀的肩膀,唯一从这位同伴的笑里感受到一些欣喜轻松与无奈。


       “原来唯一老师也是假面骑士哦!”是很费劲才相对“礼貌”地扶起瘫软女孩的凯大,“太好了琥珀,我说这下有伴了吧?


       “你们也都是假面骑士吗?”唯一问着,也好了解这所学校的情况——


       但凯大和严睿齐齐摇了头,然后一起看向了琥珀。


       “只有他是。”凯大。

       “Kamen Rider Amber。”笑得一兴高采烈严睿。


       “哦,哦。”唯一看了看琥珀掩藏很好的腰间,非常理解他的感受,“看来,我们果然都是同行。”


       什么都来不及说的琥珀:抱了抱拳。




6


       如果情绪能实质化,大卫相信日音王一定可以用目光将手机的屏幕洞穿。


       “爸你在做什么啦!”小儿子在校长的身后探来探去。日音王皱着眉,躲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挣扎地将注意力挪回了屏幕,“五子棋?爸你怎么突然——”


       “不要说话,大卫。”日音王很是郑重地扶了扶眼镜,才在对手刷屏的催促之下落了白子。早有准备的对手却好不留情地抛出一个嘲笑的表情——活四连,败局已定。


       到这里其实就可以认输了——日音王铁青着脸,倔强补出一个为时已晚的冲四。随之而来的是满屏蓝色的“失败”大字。对手申请“再来一局”。


       回绝。日音王放下了手机,转头朝大卫竟是有些幼稚地控诉:“太过分了,他太过分了你知道吗?他怎么可以每三秒就催促一次我下棋。你知道输赢对我不重要,但我本来——”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本来就会在五秒之内出棋,对吧?”大卫有些得意地抢白,“我刚才看到了哦……(日音王顿时被拆穿般转开视线清了清嗓子)你是在和查理爸爸下棋吧?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玩这样的手机游戏呢。”


       “那不是人到中年也要与时俱进嘛。大卫你别看爸爸现在这样,我年轻时也是象棋围棋五子棋样样精通好吗。”毕竟是对方顶着阿天王的自拍来加自己的好友,他才上来就接受了五子棋的邀约,没想到对方上来就是打乱他节奏的催棋三连,真的比王阿天还无法无天。现在振动的手机还尽职地传达着对方的消息。


       “好吧,我要去拿门口的鸡腿堡了。”大卫敷衍地应答了一声,显然比起老爸年轻时的辉煌战绩更在意自己的外卖加餐。


       行吧,孩子开心。日音王打开消息列表忽略掉阿天王的骚扰,看到下方李主任的未读——郝萌的不学无术班继王查理和尹小枫又递出两份转学生的申请。


       他回复一句“收到”,按照顺序点击开了最上方的文件,照片映入眼帘。




       凯特的桌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本奇怪的日记。


       圆圆的猫头占据了日记大半的封面,可爱却瘆人的诡异。尹小枫在王查理的“押送”下还算准时地进入了教室,撞见的却是站立众人凝固的气氛。


       王查理径直绕开众人坐下,尹小枫却忍不住要疑问:“怎么啦?”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小猫。”凯特却似忍无可忍地抓起日记,就要往走廊方向逃。


       “号外号外号外,教导主任摔倒了!”“哎?”和小枫疑问同时落在凯特身上的,是教室门口叮当气喘吁吁的身影。“叮当,发生什么事了。”凯特有些木然地询问,而活泼的女孩却不尽夸张地比划开一个大大的幅度,朝教室内的众人宣布:“教学楼的楼梯不知道被谁泼了好大一滩油,你们之后如果要从那里路过,一定要小心!”


       “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啊。”明明都看着我。


       “因为,你挡到我了。”是唯一的声音。


       相同的情景从尹小枫换到了叮当。女孩子一个激灵不知道老师怎么就无声无息地站在自己的背后,连忙悻悻地让路。也不知道唯一听到了多少,他只是拎着试卷袋漫不经心地走上讲台:“上课,发考卷。”一个眼神的扫视,大家纷纷自觉地走回座位。


       而试卷发到了一半,早课的预备铃才姗姗来迟地响起。






★彩蛋是发考卷的两个小插曲(唯一,叮当,小枫,查理)和恶女团一小碎片的日常,虽然对于主线有所牵涉,但是看与不看对于正文影响不大。




雪姐学厨艺
吃的变聪明最补脑的小吃琥珀核桃,家人们可以自己在家做哦
吃的变聪明最补脑的小吃琥珀核桃,家人们可以自己在家做哦
另有锋味
琥珀花生这样做,嘎嘣脆
琥珀花生这样做,嘎嘣脆
蝎仔
吉祥:别担心,梅里美,让我给你...

吉祥:别担心,梅里美,让我给你调一杯让所以人都会爱上你的药水

梅里美:……我才不需要(期待+担心)

琥珀:相信我们啦~( ̄▽ ̄~)~

吉祥:别担心,梅里美,让我给你调一杯让所以人都会爱上你的药水

梅里美:……我才不需要(期待+担心)

琥珀:相信我们啦~( ̄▽ ̄~)~

屑鬼笔鹅膏
(tag可以这么打吗,问问)

(tag可以这么打吗,问问)

(tag可以这么打吗,问问)

黑择明
桔梗和琥珀 好像还是色调不统一...

桔梗和琥珀

好像还是色调不统一果咩

桔梗和琥珀

好像还是色调不统一果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