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琦有此理

73.4万浏览    1773参与
乐意

东飞伯劳西飞燕(五)

付鹏在直播间的门前站了半个小时,他没能等到李佳琦。

康康是李佳琦派来拦他的,一直进退失据的跟他道歉,

“对不起鹏哥,但是老板他说了不让你进……”嗫嚅了片刻,又补充了一句“他说你今晚的直播可以先不跟……”

付鹏此刻心绪颇为不宁,若是在平时有人告诉他说今晚的直播不需要他跟,他可能会如释重负,可是今晚,他宁可僵持在这儿半步不退。

半个小时之后唐真跑了出来,

“鹏鹏”,她还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佳琦让我过来劝劝你,今天你看着好像有点激动,里边呢,在工作,真的进去吵起来好像也不是太好,不如先回去,等你冷静下来,有话好好说。”好好二字,拿捏的格外语重心长。

付鹏面无表情,揉了一把自己的脸,...

付鹏在直播间的门前站了半个小时,他没能等到李佳琦。

康康是李佳琦派来拦他的,一直进退失据的跟他道歉,

“对不起鹏哥,但是老板他说了不让你进……”嗫嚅了片刻,又补充了一句“他说你今晚的直播可以先不跟……”

付鹏此刻心绪颇为不宁,若是在平时有人告诉他说今晚的直播不需要他跟,他可能会如释重负,可是今晚,他宁可僵持在这儿半步不退。

半个小时之后唐真跑了出来,

“鹏鹏”,她还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佳琦让我过来劝劝你,今天你看着好像有点激动,里边呢,在工作,真的进去吵起来好像也不是太好,不如先回去,等你冷静下来,有话好好说。”好好二字,拿捏的格外语重心长。

付鹏面无表情,揉了一把自己的脸,

“你告诉他,上播不方便谈没关系,我站在这里,等他下播。”

唐真还想伸出手去拍他的肩,被他一闪躲开了,

“这是你的杰作吧?”他拿出手机晃了晃,他晃的时候,唐真就已经懂了他在说什么。

李佳琦能一而再再而三登上热搜的确都是唐真的杰作,这一次,热搜末尾坠着个“沸”字。

热搜的原因很简单,今天晚上niki穿着件露肩装带着条vivienne westwood的choker在李佳琦直播间留下了悠闲的惊鸿一瞥。这本是件无关痛痒之事,但是联想到唐真之前的一系列铺排,一模一样的衣服,手链,鞋子,李佳琦的恋情马上成了各种营销号争先恐后捕风捉影的目标,是以今天晚上niki来李佳琦直播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一转,迅速引起了各路人马抽丝剥茧的热情。唐真极为得意,她的助理提议不如趁着此刻让二位官宣制造个大爆,唐真就品着意式浓缩咖啡扯着嘴角笑了笑,

“真相大白,你还会有看下去的欲望吗?”


付鹏等在门前的半个小时里,脑中一片空白,站在夜风中等李佳琦传唤,让他有一种耻辱感,但他不想走,他想找他问个明白。直到他看见直播间的通明灯火次第暗了下去,房门施施然打开,唐真再次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是那么语重心长

“鹏鹏,不好意思哈,今天播的晚了点,现在佳琦有空了,你们都冷静哈,有话好好说。”

诺大的客厅,早已没了往日直播时候的热闹,只有灯池的零星点着,显得气氛格外森冷。

李佳琦套着件霾蓝家居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旁边的niki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一只zippo,盖子一开一合发出的磕碰声让人心烦,看见付鹏进来了,起身甜笑一下算是打招呼,迤逦上楼去,蝙蝠袖的T恤好像蝴蝶的翅膀,摆的人目眩。

付鹏盯着她上了楼,又定定的盯着李佳琦,半晌压抑着怒火低低叹了口气,

“李佳琦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李佳琦低着头望着脚尖,从付鹏进来,他的眼神一直很飘忽,落在屋里的每一件物件上,却唯独不去看付鹏,他其实是清楚付鹏的敏感的,但是他低估了这种姿态带给付鹏的羞辱感会有多大,一丝不清不楚的快意慢慢爬上他的心头,模糊了他的神智,他知道那是报复的快意,他玩世不恭的看了看付鹏递到他面前的手机,热搜上还是个醒目的“沸”字,

“怎么了?这不是好事吗?上了热搜。还没官宣就能上热搜,官宣了说不定能混个‘爆’字呢”,他说话间第一次看了看站在屋里的付鹏,后者脸色一寸寸的灰败,这样的付鹏是他没见过的。

如果付鹏抬眼,现在一定能看出他眼中快要溢出的不忍。

可当他想起那个摇摇晃晃的付鹏和小心搀扶的许树,终于将这不忍湮灭了。

“那……”付鹏艰难的吞下后半句,他是想问那我算什么呢,可他终究没勇气问出来。

如果他说你一无是处呢,如果他说他厌倦了当下呢,如果他说你对他而言无关痛痒呢,他不敢听。

你有没有试过对一个人一点点的绝望,那感觉不是如被冰雪,而是一寸寸的齿颊生寒。

他说话的声音有点抖,他努力转移自己的意识,盯着屋里李佳琦新买的一个挂钟试图催眠自己,他深吸一口气又深呼一口气想要平复自己,可是在开口的时候,声线却依旧在抖,

“李佳琦,我们分手吧……”他听见自己用颤抖的声音说,他确定自己没哭。

李佳琦终于肯好好望着他,神色满是震惊,然后这震惊开始熊熊燃烧成愤怒,

“好!”他只听见他吐出这样一个字。

十一月的风打着旋儿吹着他的衣襟,他抬起头来望着天,天上不过一团毛月亮,些微的月光让人心寒,他终于肯哭出来,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仰起的脸颊划下来。

李佳琦用双手遮住脸,呆坐着未动,如果现在有人碰一碰他的手,一定会惊觉他的手冷的像块冰。niki从楼上下来,步伐还是那样轻盈,脸上全是局外人的微笑,

“你知道吗?卡耐基说,憎恨伤害不了对方分毫,却置自己于炼狱之中”她望着李佳琦,笑得格外有深意,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你明明那么喜欢他。”她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轻飘飘吐出的这句话就隐没在夜风之中。

屋内终于安静下来,只剩李佳琦一个人颓然独坐,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叹气,毫无顾忌的饮泣。


康康和付鹏碰面在新天地的一家面馆里。碰面后的二十分钟了里,康康一直低头吸溜着面条,付鹏在一旁搅着杯奶茶看着他一顿大快朵颐。康康不敢抬头看付鹏不是因为尴尬,而是实在太清楚付鹏会问他什么。只是,这个问题,他也无解。许是省到这么干吃不解决问题,他红着脸抬头,看了看付鹏,

“鹏哥你别着急,你拿行李的事情我再慢慢替你想办法。实在不行等老板气过了这一阵,等他对你的东西看得不那么紧的时候,我再想办法一点点帮你蚂蚁搬家出来……”他看了看付鹏的神色“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这次回去撞了锁,我是说,老板他……把别墅的锁换掉,又不把钥匙给任何人,可能就是想让你回去跟他低个头认个错,当然我不是说你有错,我的意思是他可能就是想让你当面跟他说……”他本想觊着付鹏的脸色揣情度句,抬起头一瞧,付鹏眼神飘忽,似乎根本没在听他说些什么。


和很多北京人一样,许树喜欢走在街上“捡”人。所谓捡人,便是走在路上,遇见熟人,而后如果当天心情尚可,便拍拍对方的肩膀,“走,一块儿聊聊?”此刻,他透过amg的车窗,看见了背着双肩穿着帆布鞋走在路上的付鹏,他降下了车速,跟在付鹏身后看了一会儿。才缓缓点了下油门,将车开到付鹏身侧,从车窗探出头去,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他把带着的gentle monster墨镜推到头顶。

付鹏的礼貌是种混久了职场的下意识反应,还未等他客客气气的将招呼打完,许树便将车停在路边,

“能不能赏脸陪我去喝个茶?”


他们约得颇为简朴,约在了豫园边上的湖心亭茶楼,老牌的木质结构勾栏瓦舍下是九曲桥,桥下是一泓碧水,桥上是零星的几个行人,临水照影,更见意趣,桌上是新泡的本年雨前龙井,被水的热力一催,便舒姿展芽,片刻之间,袅袅清香便把早已走远的春天带回人间。

许树兴致颇高,对着付鹏笑了笑,

“一泓春水疾,十里柳风和,半生尘土胃,涤浣赖清波。古人当真是心思纯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他望了望付鹏,笑得颇有深意。

付鹏端着杯,免力冲他笑了笑,望着起伏的茶叶想着心事走着神。许树用手指敲敲付鹏面前的桌面,把付鹏从自己的思绪中带了回来,

“有心事不妨说说。”

付鹏摇摇头,客客气气一笑,

“没有。”一则他和许树并不算相熟,一则他和李佳琦之间本是一本烂账,无从为外人道,他不知道如何说起。

他望着窗外,目光停在桥下一叶小小的乌篷船上,略有些失焦,

“如果……如果有人……”他斟酌着遣词造句,艰难道,“如果有人误会你,你又无从和他辩白,你……我是说您,您会怎么办?”

许树笑了笑,眼边笑出些细碎的皱纹,拇指抹了一把自己刚刚修的灵魂补丁式胡,

“我一直不喜欢《菜根谭》,我觉得它就是本明朝的心灵鸡汤,但是他里边又句话我却深以为然”,他望着天想了想,道,

“事有急之不白者,宽之或自明,毋燥急以速其忿,人有操之不从者,纵之或自化,毋操切以益其顽。”他看着付鹏“给点时间给对方消化,或者是对双方都是好事,都是喘口气。”

他不知是不是错觉,茶香袅袅中,他竟听见了付鹏重重的叹息,尾音显得有些苍老。

半生

关于你妈,我妈的问题

这是一场内衣直播


“来来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内衣牌子,今天由我妈和庆庆来直播!”


小助理从李佳琦身边路过,看了看屏幕上的评论,在屏幕外的地方提醒李佳琦应该让庆庆她们上来了。


李佳琦抬头就看到小助理示意的眼神,也不知道是脑袋抽了还是嘴抽了。


“接下来,我们让小助理妈妈和庆庆……我妈我妈我妈和庆庆…”


口误的下场当然就是被小助理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用着非常不明显,又恶狠狠的目光盯着李佳琦整场。


下播后。


“你妈我妈?这都能说错?”


“我哪里说错了?我妈不就是你妈?”

这是一场内衣直播


“来来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内衣牌子,今天由我妈和庆庆来直播!”


小助理从李佳琦身边路过,看了看屏幕上的评论,在屏幕外的地方提醒李佳琦应该让庆庆她们上来了。


李佳琦抬头就看到小助理示意的眼神,也不知道是脑袋抽了还是嘴抽了。


“接下来,我们让小助理妈妈和庆庆……我妈我妈我妈和庆庆…”


口误的下场当然就是被小助理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用着非常不明显,又恶狠狠的目光盯着李佳琦整场。


下播后。


“你妈我妈?这都能说错?”


“我哪里说错了?我妈不就是你妈?”

DADA

kk不要打我,我只是恶趣味一下😯😯😯😯

kk不要打我,我只是恶趣味一下😯😯😯😯

黑糖话梅糖

孤独的暧昧2(流水账,现实向的梗,猜想的原因)

         还记得我们在南昌的时候,第一次见他,我们同一个公司,却不是同一个柜台,那个时候他就在闪闪发光,不同于学生时期的他,工作时候的他,像是一个有了方向并为此努力拼搏的人,他会经常去各家的柜台玩儿,大家都喜欢这个见面三分笑,又礼貌的大男孩子。

  “哎!付鹏,那个就是对面商场专柜新来的唉!挺好看的啊!”珂莉指着那个在隔壁专柜跟柜姐聊的火热的人,他好像天生的会给人带来亲切感,就像他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合租的时候,我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搬过来的时候带了只白色的狗狗,而我养了一...

         还记得我们在南昌的时候,第一次见他,我们同一个公司,却不是同一个柜台,那个时候他就在闪闪发光,不同于学生时期的他,工作时候的他,像是一个有了方向并为此努力拼搏的人,他会经常去各家的柜台玩儿,大家都喜欢这个见面三分笑,又礼貌的大男孩子。

  “哎!付鹏,那个就是对面商场专柜新来的唉!挺好看的啊!”珂莉指着那个在隔壁专柜跟柜姐聊的火热的人,他好像天生的会给人带来亲切感,就像他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合租的时候,我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搬过来的时候带了只白色的狗狗,而我养了一只猫,当时还十分担心会不会打起来,万幸是没有的,但是他对猫毛过敏,我只好把猫送给了朋友养,得知我把猫送走的珂莉,一脸真诚的对我说,“祝你幸福,加油”。时至今日珂莉还是一脸羡慕的样子对我说,你们真幸福。

       第一年,我们一起去泰国旅游,吃遍了南昌大大小小的小吃街,去遍了那里的ktv,酒吧,也曾经喝着酒畅想着未来,跟普通的哥们一样,我接下来的生活就像是在被幸运之神推着走一样,他会下班以后等我一起回家,休息的时候从家里做好饭带来陪我一起吃,甚至做好早饭让我带着去柜台,他从不介意别人的眼光,我们没有告白,没有做爱,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我们是别人眼中恋人,他从不否认,任凭我的爱恋之心疯长,他从未阻止。

      我们俩很少吵架,他对于我就像一块海绵,我幸福,开心的,苦涩的恋情,他都能接受,唯独那一次,我把这些年所有的不开心全部给他了,我知道那对他不公平,我们走到了这一步便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叫停,我充满恨意的质问他为什么骗我,我信他说的每一句话,那句等挣够2000万,就陪我回南昌,我问他,我们是不是没办法再改变了,就算像以前那样就好啊!他冷冷的看着我,没说任何一句话,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了,我们耗了这么些年,没人跨出过一步,也没人愿意退却。

我知道,我把我最想说却又最没用的话说了出来,他的人生,终归是他自己的,他不属于我,我也不会一直在他生命里,直播的时候我看着满屋子的东西和人,深深的无力和自责充斥大脑,对于我们的感情,我不能前进,却也不想让步,我捆绑着他,不能动。

    直播后,我自己一个人坐在楼上的晾台上,那是一个少有的有星空的夜晚,我想起来有一次我们喝完酒回家,他喝的醉醺醺的抱着我,那是我们的第一个拥抱,我那时的心情必然是开满鲜花的,我想那肯定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可是我忘了当时的感觉了,就像很多事情一样,我在慢慢忘记,有新的记忆进来,有旧的回忆撤出,我们此时认定的唯一,不知道多年以后还会不会记得。       我回房间隔打开窗户看到外面灯火通明的上海,看着柜子里面满满的高档护肤品,打开衣柜里自己喜欢的所有衣服,翻开手机查询着自己六位数的零花钱,以及八位数的存款,我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满脸的眼泪,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他站在门口担心的望着我,我突然释怀了,对他笑了笑了,这样,我们便和好了,我对自己妥协了。

        那天晚上我点燃了柠檬梗的香薰,我亲吻了他,拥有了他,也抛弃了他。详情李老板视角看(夜晚)

       直播间又恢复了日常的吵闹,一点不同的是,以往我总怕自己的感情给他带来困扰,所以直播的时候总是很少顺着他,好来掩饰自己,现在不同啦,我不想再爱他一辈子了,我想把现有的感情慢慢的还给他。第二天庆庆她们几个女生一脸阴险的对着他起哄,他只当自己心虚被发现做了什么,从仓库选了香水面膜贿赂他们,而几位男士还一脸迷茫,,,,,看来这种事情还是女生更敏锐。

       


Rainwen_

《红玫瑰》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第一章

  当红玫瑰绽放时,它的美艳总会引人醉戏。

  李佳琦是个货真价实的直男,长着一张好皮囊,有着一张能言快语的嘴。他人缘很好,跟他相处过的人无一不是喜欢他。当然,也包括因他而出名的小助理。

  但,那却是不同于朋友的喜欢。

  付鹏初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明明年纪相差不大,但两人的性格却是天差地别。他自己没有李佳琦的热情和耗不尽的活力,...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第一章

  当红玫瑰绽放时,它的美艳总会引人醉戏。

  李佳琦是个货真价实的直男,长着一张好皮囊,有着一张能言快语的嘴。他人缘很好,跟他相处过的人无一不是喜欢他。当然,也包括因他而出名的小助理。

  但,那却是不同于朋友的喜欢。

  付鹏初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明明年纪相差不大,但两人的性格却是天差地别。他自己没有李佳琦的热情和耗不尽的活力,也没有李佳琦的自信和坚持。

  后来他抛弃南昌的一切跟他离开。当他们来到上海,历经一番沧桑,挫折,风雨甚至辱骂。他不是没有打过退堂鼓,每次看到李佳琦为了直播卖力说话,嗓子哑了,嘴巴破皮了,却还在坚持时他就想过不如就此放弃吧。而真正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亲眼目睹了李佳琦苍白的脸在医院做雾化。付鹏忍不住躲在了楼道里大哭,他心疼李佳琦无畏的坚持,也心疼他的累。他鼓起勇气劝李佳琦回南昌。但是,意料之中,他不肯。

  幸运的是,大病之后的李佳琦终于被人发现了光芒。如今多少年过去了,李老板越来越红,身价直升,单一场广告比别人一年年薪还要多得多。不少品牌公关前仆后继,争先恐后就想让李老板金口一开,为他们家产品哪怕说一句话就足以。最后一路走来,惘然停顿,付鹏才发现原来他们之间有些东西早已消失匿迹了

  李佳琦待他确实不同于其他同事,曾经有些同事都说李老板双标。但只有他知道,李佳琦其实只是在报答而已。谢自己敢出来陪他闯,谢自己替他打理工作,就像对待一个好朋友一样仅仅只是在感谢他而不牵涉任何情感。

  有人曾问过他,为什么会放弃店长不做去跟他来到冷漠的上海做几乎没人看好的直播,为什么会选择这一场胜算渺茫的赌博。当时的他只是张了张嘴巴,看着对方的眼睛,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又觉得他不该说那么多。

  因为我相信他——是最后他面对问题的回答。

  到后来,又一次繁忙的工作结束后。他看着台上的李佳琦被万众灯光照耀,身边伴有许多明星大牌。 他想,或许是对他真真切切的爱,或许是一见面时被打动的笑容,也或许是忍不了没有人帮李佳琦解压的痛苦,所以他才敢赌上自己的一切跟着他。

  他不是没有试探过,在直播时的肢体触碰,在说话时的情感透露,甚至是拍小视频时的眼神交流。他想让李佳琦知道,但又怕李佳琦知道。有时候他会觉得暗恋被发现不是一场解脱,更像是一次宣判。

  但李佳琦不傻,他来上海这几年早以摸清商场上每个人心态,没有谁会真的不带有一点私利。当时他以为付鹏是自己的朋友,兄弟甚至于家人。但之后的点点滴滴下来,再傻的人都会有所察觉,更何况他也是会上网关心粉丝们对自己的回馈,什么该看到,什么不该看到,他早已心如明镜。 他不喜欢男人,可面对付鹏他不反感但也给不了回应。拒绝——他会失去他的小助理,答应——他会失去以后的大好未来。人在两难的时候,往往都会选择沉默。所以,当下,他亦也是如此。

  但是,两人装懵懂,不代表场外的人就会收嘴。终归喜欢小助理的人远没喜欢李佳琦的人多,直播时小助理的一些细微动作都会被一些人放大,抹黑。

  “xzl配不上ljq”

  “xzl真不要脸,总往+7身上贴”

  “你们有注意到那个胖子的眼神吗? 好恶心哦”

  …………

  想起直播时不时发上来的弹幕,在刷着底下的评论。付鹏凄惨的笑了一下,原来那么明显啊。在李佳琦越来越红的时候,他也随之被人注意。但往往都不是些好的声音,有时候他醒来躺在床上思绪着他会不会被黑出名。所以为了在更好的不影响李佳琦的形象,他开始了减肥。一天下来只吃一餐,在健身房里辛辛苦苦留下的汗水,只为了在直播间里自己能看起来能顺眼一点。

 

  小助理喜欢李老板,这在直播间里已经不算是个秘密了。看着小助理在直播间里的对李老板撒娇,私底下任劳任怨为他做好工作,打理好生活一切。明眼人看了多多少少都会有所猜测,但是他们都是一群好同事,李老板对待下属福利高,而有时候小助理也会帮他们挡掉李老板的怒火。所以这些事情,他们心里知道也不会传。只是有些人会替小助理觉得惋惜。小助理的性格很软,待人温温和和,从来都是不急不躁的。每次直播的时候,小助理都会非常注意李老板的状态,说话大声了就让他小声点,不然会头疼。被评论气到了,也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安抚。要是吃醋了,就会说人家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有时候粉丝们见他这样不急不慢的样子都笑称是佛祖在直播。但是就是这样温柔的他却爱上了自家老板。不是说他们家老板不好,只是一场毫无胜算的赌博,他们想破脑袋也搞不懂为什么小助理要一头栽进去。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场追逐赛,一个就似求而不得,一个视而不见。

 

  还曾记得有一次团建,大伙聚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饭桌上的酒瓶被庆庆用力旋转,最后停下来的那一刻不偏不差地指向了他们家老板。

   “我选真心话”

   “好的,老板,你看你现在那么红,如果身边有个男生要追你,你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平时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私底下庆庆和付鹏玩的最密,虽然有时候直播间里有些粉丝会疯狂刷在一起。但是其实他俩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并且庆庆是唯一一个听到付鹏亲口承认喜欢她家老板的人。 

  果然,当李家琦和付鹏听到这条问题时都愣了一下。前者是在想问题,后者则是被惊讶了。付鹏有些为难又带着点点责怪看向庆庆,却只得到对方的一个放心的眼神。

  “如果有男生追我,我可能拒绝” 李老板面不改色的说

  “老板,你没有听清我的问题哎,我是说身边有个男生会追你,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庆庆特意加重了身边和感觉两个词。

  李家琦面上有所迟疑,他心里清楚庆庆指的是什么。沉默了两秒,最后还是开口道:“我还是会拒绝,感觉会很奇怪“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庆庆看到小助理眼底浮上一抹失落,表情微有些变化。

  奇怪,一个中性词。不是拒绝却又胜似拒绝。 

 

 

 

奶油草莓味的鸡腿

Li&Fu(4)

『ooc/个人脑洞/请勿上升真人,qq向。』

没有你的秋天还真是难熬啊,一眼望去,满目荒凉。


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又梦到他了,这次他离我好远,我怎么都触摸不到他,我感到有点委屈,又有点烦闷。


起身,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呛,我剧烈的咳嗽,呼吸困难,缺氧,这种感觉我太熟悉了,我的哮喘又犯了。


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喷雾,终于在我自己快要休克之前,及时给药,我又救了自己一命。


我有些脱力的半躺在床上,把手里的喷雾随手丢在床上,缓缓,又点了一支烟。


你要在我身边,一定会把我手里的烟抢过去,把我一顿臭骂,“你不要命...

『ooc/个人脑洞/请勿上升真人,qq向。』

没有你的秋天还真是难熬啊,一眼望去,满目荒凉。

 

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又梦到他了,这次他离我好远,我怎么都触摸不到他,我感到有点委屈,又有点烦闷。

 

起身,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呛,我剧烈的咳嗽,呼吸困难,缺氧,这种感觉我太熟悉了,我的哮喘又犯了。

 

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喷雾,终于在我自己快要休克之前,及时给药,我又救了自己一命。

 

我有些脱力的半躺在床上,把手里的喷雾随手丢在床上,缓缓,又点了一支烟。

 

你要在我身边,一定会把我手里的烟抢过去,把我一顿臭骂,“你不要命了,你脑子有问题吧。”

可那又怎样呢?你又不在我身边。

 

唉,下床去点香薰,点什么味道的好呢?杏桃花与蜂蜜吧。我房间里也只有这个味道的香薰。

 

思绪随着杏桃花与蜂蜜的香味发散开来。

 

他的睡眠很浅,我一有点动静他就会醒,每次我一发病,他会第一时间给我喷药。我喜欢看他紧张我的样子,我躺在他的腿上,看着他,他那双清澈的茶璃眸子,含着关心,担忧,让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对我的在乎。

 

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会吻他的唇,这时他就算不满,也绝不会推开我,他会顺从地张开嘴,让我为所欲为。

 

他双目含水,嘴唇微肿的样子真的是诱人地要死嘞,事后他一定会说:“全是你的药味,难闻死了。”

 

艹,看着身下的鼓胀,环顾空荡荡的房间,认命地走进卫生间。

 

处理完生理需求,毫无快感可言,只是让下身不那么涨得难受而已。尝过了他的滋味,其他的都变得索然无味。

 

我漫无目的地在客厅踱步,看了一眼墙上的钟,1点了,不知道那个人睡了没有。

 

思念一个人的感觉远没有分离时的悲痛,它悄悄藏在你的四肢百骸,等你发现它,想把它从你的身体里移除时,那时已经晚了,它遍及全身。除非你把全身的血肉都剥去,最好连骨头也一并扔掉。

 

手机亮了,又是无聊的推送,今天27号了吗?

 

深呼吸,拨通了他电话。

 

“喂,有事?”声音平缓,听不出情绪。

 

“生日快乐!”声音发颤,紧张,害怕他突然挂断。

 

“就一句生日快乐?李老板未免也太没诚意了吧?”轻笑着:“你明天晚上有空吗?请我吃饭吧。”

 

“有,有!”我紧张的握着手机的手都在抖。

 

“我明天下午1点的飞机。”

 

“好,我去接你。”

 

“嗯。”

 

电话挂断了。

 

我激动的在房间里跺脚,我们终于要再次见面了。十年前,我可以把你追到手,十年后也一样可以。

 

这次你跑不了,付鹏,你这辈子注定要跟我绑在一起了。

 ————————————————————————

这个合集的最后一篇短小。

补上另外一个结局:

“生日快乐。”

“谢谢。”平静而不带感情。

“你最近还好吗?”我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挺好的,李老板财源广进啊。”明显的客套话。

“做品牌哪有那么容易?一堆事烦都烦死了。”

“一切都是好的。”

他是在敷衍我吗?以前我刚开始直播时,他也常常对我说,不过,那时充满鼓励和支持。

“好。”干巴巴的,好像也什么好说的了。

“嗯,再见。”

电话被挂断了。

我蜷在地上,地上好冷,身上更冷,我以前是多怕热的一个人啊。

我是李先生,他是付先生,不会有交集了。

 ————————————————————————

emmmmm不知所云

可能你们想看的不是这个(4),生子我在尽力肝,有一个点,我写得太纠结了。٩(๑`^´๑)۶

Fi&Li结束撒花,感谢阅读❤

 

攒钱中的BB

小助理:你把弟弟的耳朵拉起来,他可以变成兔子🐰

小助理:你把弟弟的耳朵拉起来,他可以变成兔子🐰

攒钱中的BB

小助理:我拍了张直播间众生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老板:有这么好笑吗,你是不是傻呀


小助理:我拍了张直播间众生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老板:有这么好笑吗,你是不是傻呀


攒钱中的BB

李老板:我刚怎么了

小助理:你讲话不喘气,我很想在你讲话的缝隙插一句话,就插不了话

李老板:就是很紧?哈哈哈哈哈哈


李老板:我刚怎么了

小助理:你讲话不喘气,我很想在你讲话的缝隙插一句话,就插不了话

李老板:就是很紧?哈哈哈哈哈哈


攒钱中的BB

李老板:你为什么要去弄头发

小助理:因为我刚头发很丑

李老板露出委屈的小表情


李老板:你为什么要去弄头发

小助理:因为我刚头发很丑

李老板露出委屈的小表情


攒钱中的BB

李老板:6月,你非常喜欢的一个男明星,会和我们合作

小助理:oh my god

李老板:6月,你非常喜欢的一个男明星,会和我们合作

小助理:oh my god

攒钱中的BB

李老板:不要动

小助理:这个主播居然射我

李老板:哔哔哔,警察,把这个人抓走

李老板:不要动

小助理:这个主播居然射我

李老板:哔哔哔,警察,把这个人抓走

DADA

醋不拉叽哈哈哈哈,个人脑洞而已

醋不拉叽哈哈哈哈,个人脑洞而已

琦有此理

细节中的甜蜜才更能打动人

细节中的甜蜜才更能打动人

北冥老咸鱼

我离小。。庆庆只有十公分

我离小。。庆庆只有十公分

北冥老咸鱼

所以要请到小助理妈妈【手动滑稽】

所以要请到小助理妈妈【手动滑稽】

小熊软糖🐻磕西皮

萌新补课的“甜蜜暴击”!!

实名举报某顶流跟小助理把“狗”骗 进直播间,然后把狗鲨掉(bu shi)😄

萌新补课的“甜蜜暴击”!!

实名举报某顶流跟小助理把“狗”骗 进直播间,然后把狗鲨掉(bu shi)😄

小熊软糖🐻磕西皮

一家三口,付付最可!!!

戳肩膀什么的,也太娇了叭!!

忙于营业的顶流一边陪小娇妻聊天一边拉踩never。呵,男人啊!

你俩是真爱,狗子是意外,我们懂!

一家三口,付付最可!!!

戳肩膀什么的,也太娇了叭!!

忙于营业的顶流一边陪小娇妻聊天一边拉踩never。呵,男人啊!

你俩是真爱,狗子是意外,我们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