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琦all

4226浏览    7参与
狗宝.

十二月很冷,但是有你在

*不喜勿喷

*OOC

主两岸,微米琦,一篇完


         “嗯,谢谢你们这次给我们,就是给我们这么好的《赏》”叶舒华一边心想:(这个破奖让我怎么发言?)

“然后因为你们的喜欢”

“所以我们今天才会有才会在这个,舞台见面”

“然后希望大家会喜欢我们今天的舞台”

(不行,说不下去了,雨琦啊抱歉了)

“你有话要说嘛?”

“哈哈”(Sorry.没憋住)

“啊,谢谢奶味蓝对我们的喜爱”

(谢谢粉丝就行了吧,主办方应该不需要吧😒)

“我们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不喜勿喷

*OOC

主两岸,微米琦,一篇完



         “嗯,谢谢你们这次给我们,就是给我们这么好的《赏》”叶舒华一边心想:(这个破奖让我怎么发言?)

“然后因为你们的喜欢”

“所以我们今天才会有才会在这个,舞台见面”

“然后希望大家会喜欢我们今天的舞台”

(不行,说不下去了,雨琦啊抱歉了)

“你有话要说嘛?”

“哈哈”(Sorry.没憋住)

“啊,谢谢奶味蓝对我们的喜爱”

(谢谢粉丝就行了吧,主办方应该不需要吧😒)

“我们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拜拜”

(快点结束吧)




叶舒华:“阿西,终于结束了”

宋雨琦:“呀!舒华起来了,还回不回去了”

叶舒华:“哎呀等我一下啦,我换一下衣服,这方块准备的什么鬼衣服啊,太短了吧!”

宋雨琦:“这点我同意,表演的时候我一直在拉衣服”

叶舒华:“方块做个人吧”

宋雨琦:“好啦你快换衣服吧”


          宋雨琦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把叶舒华推进更衣室,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传来,休息室的门被打开,是Minnie

宋雨琦:“原来是Minnie欧尼啊,怎么了嘛”

Minnie:“小娟叫我来叫你们,你们在干嘛?舒华人呢?”

宋雨琦:“哦,她要换衣服,所以我就在这等她”

Minnie:“没发生什么事?”

          

          Minnie一脸怀疑,毕竟宋雨琦这个人不可信,又浪又海王坏的很,自己当初就是这么被骗的


宋雨琦:“Minnie欧尼难道希望我跟舒华发生什么?”

Minnie:“才没有,我才不希望呢”

宋雨琦:“那你为什么这样,这么不信任我?”


         宋雨琦拉住Minnie的手,突然用力一拉,Minnie就跨坐在宋雨琦的腿上,宋雨琦搂着Minnie的腰,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很难让人不想歪

Minnie:“雨琦不好”

宋雨琦:“谁叫你不信任我”

Minnie:“哎呀,快放开我,等会舒华出来看到了怎么办”

宋雨琦:“她应该没那么快吧”

叶舒华:“呀!你们还想暧昧多久!”


          叶舒华早就换好了衣服,站在旁边看着,可两个人目中无人,所以压根没注意到她,Minnie看到舒华后,连忙从宋雨琦身上下来了,但脸还是红的,宋雨琦到是冷静,整理好东西,拉上两人的手,向车子前进



           在车上

宋雨琦:“喂舒华啊”

叶舒华:“干嘛!”

宋雨琦:“嗯?吃醋了?”

叶舒华:“开玩笑我什么可能会吃你的醋啊”

宋雨琦:“好啦别吃醋了我的叶小狼,反正我今晚都归你”

叶舒华:“什么你的,才不是你家的呢!”

宋雨琦:“没关系啊,我是你家的就行了汪汪”

叶舒华:“切,好了,找我干嘛”

宋雨琦:“今天几月几号?”

叶舒华:“11.30啊”

                    “你找我就为了问这个?”

宋雨琦:“那明天几月几号啊”

叶舒华:“12.1啊,你傻了啊”

宋雨琦:“才没有!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哎,明天就是十二月了”

叶舒华:“所以呢?”

宋雨琦:“呀!能不能浪漫一点,我是在约你呢”

叶舒华:“约我干嘛?”

宋雨琦:“开启最后一个月啊”



        叶舒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22:45,回去应该已经23:25了,算了既然她想那就陪她吧。


叶舒华:“行吧,那我就陪你吧”

宋雨琦:“喂,怎么搞得像我死皮赖脸求你似的”

叶舒华:“难道不是嘛”

宋雨琦:“明明是我好心约你的”

叶舒华:“啊对对对嗯嗯是的”


          说着叶舒华一边戴上耳机,敷衍的回答着宋雨琦,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宋雨琦的怒火被耳机里的音乐隔离开来,到了房间,叶舒华先去洗澡了,而宋雨琦却跑下了楼去买吃的了


          等宋雨琦回来,叶舒华也刚刚好洗完澡,宋雨琦洗澡的缝隙,叶舒华吹了吹头发,打开宋雨琦买的薯片,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等宋雨琦洗完澡,便帮宋雨琦吹干头发

叶舒华:“呀!宋雨琦!你是不是用我的洗发水了!”

宋雨琦:“哎呀用一下嘛”

叶舒华:“不允许!以后不准你用我洗发水!”

宋雨琦:“哼,舒华真小气!”

叶舒华:“略略略”



          转眼间就23:55了,两个人站在阳台上,桌子上是一些零食和饮料

叶舒华:“欧尼们都睡了吧”

宋雨琦:“应该吧”

叶舒华:“宋雨琦你说我为什么偏偏喜欢你呢”

宋雨琦:“这我哪知道,或许是因为我的美貌”

叶舒华:“自恋鬼!”

宋雨琦:“才没有,实话实说好吧”

叶舒华:“那你在我们五个人里面最喜欢谁?”

宋雨琦:“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叶舒华:“假话吧”

宋雨琦:“你”

         

          叶舒华虽然有点失落,但还是没表现出来,毕竟其他的欧尼们那么优秀

叶舒华:“那真话呢?”

宋雨琦:“还是你”

叶舒华:“搞什么啊宋雨琦”

宋雨琦:“开个玩笑,假话是假的啦,你们我都喜欢,不过真话是真的哦”

          

          没等叶舒华反应过来,宋雨琦拉起叶舒华的手,吻上叶舒华的唇,这个吻来的突然又热烈,一吻结束,叶舒华的脸已经红得不行了


“十二月太多盼头了,盼着平安夜,圣诞节,倒计时跨年,元旦,烟花,回家,春节,和你.”

​“叶舒华,十二月快乐.”

​“宋雨琦,十二月快乐.”

“舒华,你第一次在我说情话的时候没吐槽我哎”

“切,放你一马而已啦”

“爱你哦”

“我也爱你啦”





咖啡续命的六层住户

【琦all】孩子她妈到底是谁

*渣女琦,都是前任
*四个BE和一个HE的故事


00.


上午太阳出了几个小时后,崔叡娜才拖着有些迷糊的身体走去卫生间洗漱。满嘴的泡沫刚吐一口,室友便大吵大闹着开始跑到客厅来对着镜子换衣服。


“呀崔叡娜!你是不是又把我的闹钟调慢了,我约会都快迟到了!!”


她吐完最后一口漱口水,侧过头看见那只杂乱的粉色脑袋正急匆匆跑来跑去。那是她的室友,宋雨琦,典型的“花花公子”,至少从她认识她起宋雨琦带回来的女生就从没重样过。

“又是谁啊,那个Yoon吗?”

“不是,这次是J,Yoon的朋友,上次在她家认识的。”

“……呀你也太过分了吧…”

宋雨琦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换完衣...


*渣女琦,都是前任
*四个BE和一个HE的故事



00.


上午太阳出了几个小时后,崔叡娜才拖着有些迷糊的身体走去卫生间洗漱。满嘴的泡沫刚吐一口,室友便大吵大闹着开始跑到客厅来对着镜子换衣服。


“呀崔叡娜!你是不是又把我的闹钟调慢了,我约会都快迟到了!!”


她吐完最后一口漱口水,侧过头看见那只杂乱的粉色脑袋正急匆匆跑来跑去。那是她的室友,宋雨琦,典型的“花花公子”,至少从她认识她起宋雨琦带回来的女生就从没重样过。

“又是谁啊,那个Yoon吗?”

“不是,这次是J,Yoon的朋友,上次在她家认识的。”

“……呀你也太过分了吧…”

宋雨琦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换完衣服洗漱完开始化妆。
“一见钟情,没办法。”

崔叡娜没再回话了,只是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没过一会她听到自家室友走动和开门的声音,可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另一声,她转头看向门口,才发现一直僵硬的站在门口的人。


“怎么了?”


背对着她的人闻言才似乎回过神来,往外走了几步后把一辆婴儿车推进来,手里还攥着张A4纸。一脸呆滞惊恐的样子,像是见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


崔叡娜走过去掀开遮挡着的支架,猝不及防看到了一个熟睡中的稚嫩婴儿,她愣了愣,也后退了几步。


“你…你这么短的时间里拐卖了个孩子?”


宋雨琦还是愣住的状态,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半晌后,只是把手里那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她。



「宋雨琦,希望你能照顾好你的女儿」







01.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我不知道啊,我也吓了一跳。”


宋雨琦此时才展现出了几分属于年龄的天真无措,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啃着指甲。

“那现在怎么办,人家可都把孩子送上门来了,你得给我负起责任来。”

“她说是我的就一定是我的吗?小孩子还不都长的一样。”


宋雨琦说完才反应过来似乎有些过分,有些烦躁地垂下头揉乱自己不久前刚刚梳好的粉发。过了半晌再去看躺在婴儿车里的那团生命时,不自觉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蹲在城门前拍的那张照片。


“之后先去验个DNA吧…”





虽然口头上听起来很烦闷又嫌弃,但等待检测报告出来的这段日子里宋雨琦的确做到了“三好爸爸”的照顾责任……初步来说。


“宋雨琦,好好看看说明书行吗你纸尿裤又贴反了!”
“宋雨琦别让你闺女再哭了我还要线上开会!”
“宋雨琦你行不行啊哄了半天结果她比你还精神…”
“宋雨琦……”


由于亲子报告的私密性,院方只允许鉴定者独自去取报告,然而在去取报告的那天早晨,崔叡娜睡了一觉后才发现那人正挂着一双黑眼圈刚刚把小孩放回到婴儿车里,思前想后了半天,最终也只是得出了‘取回家来一起看’的方法。



“嗯…累积亲子关系概论为99.9999%。”


“……什么意思?”


“就是…这真的是你女儿。”


崔叡娜仍然在说着些什么,而宋雨琦却只看到她嘴巴一张一合而听不见一句话,她维持一样的姿势坐了半晌,等到崔叡娜实在忍不住大喊了声她的名字才回过神来。


“咳咳…宋雨琦,你得给我负责知不知道。”

“我……她……那个……”

“你早该想到这一天的。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找到这孩子她妈才行,你对你那些前任还有印象吗?”

“我……”


结结巴巴只开了个头,她便陷入沉思之中。




02.


宋雨琦第一个想到的是金米妮。据她说,她们当时爱的难舍难分,都是彼此的初恋,恋爱谈了三年多,甚至差一点就要结婚了。

崔叡娜把杯子中的果汁一饮而尽,抬眼望向正发呆的宋雨琦,“那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宋雨琦托着腮,似乎已经对这段遥远的恋情已经不再在意。


“她家里不同意。据说还是什么泰国的旁支王室,反正有钱又有权,背地里给了张支票就把我打发了。”


“支票……可你现在也没见多富有啊,这么快就把钱花完了?”


“没有,我撕掉了。”


崔叡娜愣了下,片刻后只好转开话题。


“对了,你现在还有她电话吗,我们把她约出来见见啊,万一她是孩子她妈呢,应该……有这个可能吧?”


宋雨琦沉默了一会,最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与其说是即将面对旧爱时的紧张,不如说是为了直面那个过去的自己所造成的无措感。宋雨琦坐在餐厅里有些魂不守舍,直到视线范围里看到面前座位被占有才抬起了头。


金米妮比她想象中更瘦了些,穿着干练合体的女士西装,黑直长发随意披在肩上,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上流社会企业巨头的气质。


宋雨琦突然有点想笑,她们两个明明像是不同世界的人,怎么当初还白费了那么多时间努力以为能够真的在一起呢。

  


“你瘦了。”


“你也是啊。”


  

金米妮终于露出了一些年轻熟悉的神态,像撒娇一样开口质问她。


“为什么不联系我?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就算去喜欢别人了也应该告诉我一声才对。”


“我没有……”

「我没有去喜欢别人」,宋雨琦下意识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再去计较这些有什么用呢。


“我没有。米妮,我这次叫你过来有别的事要跟你说。”

“好。”


她这时才顺着宋雨琦的目光看到横亘在餐桌旁的婴儿车,目光惊讶了一瞬,刚刚只顾着看人,倒是忽略了这像是普通餐车橱柜的东西。



她们互相沉默了一刻,等到宋雨琦已经放弃的时候才听到前女友幽幽说的一句话。


“恭喜。你会是个好爸爸的。”



宋雨琦喜欢称赞,于是金米妮选择在称赞中道别。她们还是这么有默契,不用说一句话就知晓对方的来意,也只需要那一句话就能与那些所有遗憾的过去告别。原来她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再面对面时彼此的成熟已经足够把过去的幼稚越推越远。



“你也会的。”


宋雨琦还是这么说着,看着她略显空洞的眼睛这么说,像以往多次吵架时的狠话这么说,与刚刚重逢时第一句话相似的这么说。



_




“所以……她不是咯。”

崔叡娜坐在金米妮刚刚坐过的位置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宋雨琦闻言点了点头,把婴儿车推到她面前终于开始切起冷掉的牛排。

“嗯…显而易见。”

“那你快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可疑人物?”

“大哥,我能想出一个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

“唉。”



崔叡娜不再催她,只是转头看向熟睡的婴儿。她的目光从女孩的脸上转移到婴儿车上,有些不甘的看来看去。

“诶对了,宋雨琦,你说这婴儿车会不会可以提醒我们她妈妈的审美,比如这些布料之类的。”


宋雨琦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在心里吐槽。

「这有什么特别的……全世界的婴儿车不都长这样吗,碎花布…蓝色的底色…然后几只蝴蝶…」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咽下食物凑近些去看女孩头上的发卡。

「还有樱桃发卡……等等!这些东西……」

她突然愣住,崔叡娜见状也看向她。


“想到了谁吗?”

“…Oh My God……不会这么背吧……”





03.


据宋雨琦说,她想到了一个做着樱桃美甲的女人,然后还有……


“一/夜/情?!”


陡然升高的声音把餐厅里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崔叡娜这才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压低声音。


“宋雨琦!你怎么还干这事!”

“我没办法,徐穗珍那时候突然发热了我就帮帮她而已…我发誓,只深度标记了一次,如果就是那次的话也太背了点……”

“……然后呢?”

“然后…后来她醒了我才知道她是有对象的……就…没再见过了。”


崔叡娜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开始揉自己的太阳穴。


“宋雨琦,我的头好痛啊。”

“我比你还头疼……”

“…接下来怎么办?”


“我试试约她吧…不过,这次你见她行不行?我…我……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唉,也只能这样了。”



找了半天才在已经不可见的那些朋友圈找到了一两张徐穗珍的照片,宋雨琦给好友看完后犹犹豫豫间还是多补充了几句。


“记住了吗?别认错人啊,她声音是很轻很柔的那种,虽然第一眼看起来不太好惹但实际很爱撒娇,我听说她前段时间还剪了短发,所以你……”


“停停停…你对她这么上心自己来多好啊,何必赶鸭子上架来麻烦我?”


“其实我是挺喜欢她的…但是我不能插足别人啊,更何况她又不喜欢我,而且当初分开之后还听说她和她男朋友因为这件事分手了……反正就,很复杂,我是真的不能见她。”



在月亮透出些影子时,崔叡娜终于在照片的对比下认出了刚踏进餐厅的女人,她在心里暗暗骂了几句正窝在家里当缩头乌龟的某人后,另一方面举起手来给徐穗珍指引方向。


“你是?”
“喔,我是宋雨琦的朋友。”
“哦…雨琦呢,她约我过来怎么还不敢见我。”

“我知道宋雨琦她深深地伤害了你,我替她道歉。”
“……”


面前美艳的女人沉默了半晌,只是低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崔叡娜见状以为贬低的话太过轻薄,为了讨好徐穗珍开心只好又继续说起来。


“反正就…我承认,宋雨琦就是个人渣,但是……”

“但是,如果你只是来说她坏话的话,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啊?”

“我的意思是,雨琦她很好。”

“……是吗?”

“嗯,她什么事都在为我着想,两个人的错也只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只是…未免太胆小了些,机会被摆在眼前也就这样硬生生错过了。”


徐穗珍谈起宋雨琦时眼里划过些温情和怀念,似乎还有一点点的歉意,只是很快又恢复成面对陌生人时的疏远。



“再见。”


“…等等!”


“嗯?”


崔叡娜看向女人姣好的身材,虽然看起来似乎毫无疑问,但还是出于保证询问了一句。


“那个…你生过孩子吗?”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因为你是雨琦的朋友,所以就直说了。没有。”





04.


这次的谈话出乎意料地短促,崔叡娜回过神来时只看到了徐穗珍离开时的背影,和宋雨琦发了一个叉号,难得没有说起徐穗珍倾诉出的那点心思。没有必要了,既然不是孩子的另一个妈妈。


新的剧目即将上幕,主演是炙手可热的新晋演员叶舒华,于是网络上铺天盖都是相应的营销通稿。崔叡娜坐电梯的空闲便看到了贴在电梯里的宣传海报,津津乐道地拍下一张也发给宋雨琦。


【她最近也太火了】
……
……
【崔叡娜,我似乎又找到目标人物了】


等了半晌后收到了这么一句话,崔叡娜也顾不上她转移话题,继续问了下去。


【谁啊】
【……上面那位】
【…?叶舒华?】
【嗯】


电梯“叮”地一声后达到楼层,崔叡娜没再回复,只是快步走到合租公寓门前。

“…你先告诉我,这次是不是一段正常的恋爱?”


来人气喘吁吁的靠在门边,宋雨琦听见她的话后表情一僵,片刻后才有些无语地回复,“当然了,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好不好。”

“你的眼光确实不随便,但你这个人……”


“呀!崔叡娜!”

“好啦,这次又是什么故事?”

宋雨琦盯着包装上的说明书看了半天,这才勉强手忙脚乱地把尿布换好,笨手笨脚抱起还在哭闹的小孩子,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回忆以往的故事。



“我和叶舒华…其实认识很久了。从高中开始,我们就在一个艺校上学,不过那时候她在演员部我在街舞社,虽然都算得上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但我们俩好像不太合得来。”


“怎么会?”


“不知道是谁一直在学校里散播谣言,说我抢了她女朋友,天地良心,我就不认识她女朋友是谁好吧。再说了,那时候我正和米妮在一起。”



猝不及防谈起那个名字时还有些心悸,宋雨琦沉默了半刻后继续说起来,“后来去看篮球比赛的时候我替她挡了一个球,我们俩的关系才渐渐好起来。本来以为就是好朋友而已,但是我分手的时候她突然和我表白了。”

“这么说…她暗恋你啊。眼光真差,可惜了长的这么好看。”


宋雨琦难得没去反驳,目光从婴儿转移到手机里那张漂亮清冷的面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后来稀里糊涂就在一起了,但是…总觉得还是朋友的感觉多一点,所以没过多久就分手了。”


“……过几天约出来看看吧。”


“我没她号码。舒华她…其实挺倔强的,虽然我当时是抱着和平分手的心态去分手,但她把所有号码都换了,之后就真的没能再联系过。”


“是吗…这倒是有点难搞。”


崔叡娜也沉默起来,半晌后突然想起什么低头按着手机。


“她三天后天要在市中心的公园拍综艺,你可以去那里等她。”

“这你怎么知道的?”

“哦,我刚才加了她粉丝群。”

…………



_




等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那座公园外面已经有些人满为患了,不过好在大家都乖乖的待在警戒线外,经常拍照却很少呐喊。宋雨琦也像普通人一样挤在人群之中,看着从前那个小孩子如今像大明星一样的行为举止,偶尔想自己的粉丝招招手来打声招呼,更多的确是在玩游戏拍摄。


或许没有她叶舒华只会过得更好,宋雨琦想


她站在烈日之中,终于等到拍摄结束,过了一段时间后才敲响叶舒华的房门。房号一向是她的生日。

如她所料,叶舒华开门看到她时有一瞬间的诧异,然后便想要关上房门。宋雨琦侧了个身挤在中间,下意识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你来干吗?”
“舒华,我有事跟你讲。”
“……好,但你可以不要碰我吗?”


宋雨琦怔了一下,这才松开自己紧握着的手腕。叶舒华又看了她一眼,然后忽略了她面色如常地把叠好的衣服逐个放进行李箱里。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我之后还要赶去片场。”

“…Haku和Mata还好吧?”

“…嗯。”

“那个…Haku不能吃草莓,之前我不小心喂了一次后它吐了,你记得别给它吃。”

“……宋雨琦,你到底想说什么?”


两人独自相处时似乎还是有些尴尬,宋雨琦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出自己的最终目的。


“……孩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叶舒华有一瞬间的错愕,可不消片刻便恢复到原来的神色,只是周身多了些沧桑难耐的孤寂。


“果然还是知道了。”

“原来真的是你…”

听到宋雨琦的话她扶着额头闭上眼,半晌后有些破罐破摔似的开口。


“…所以现在是来责问的吗?是为你,还是那个死掉的小孩?”


“……死掉?”


“对啊,不是已经知道了吗,那个死掉的…我和你的小孩。”


“……这是新的恶作剧吗。”



叶舒华没再往下说,只是执拗地扬起带着些许冷漠的面容,宋雨琦看了她一会,突然泄气似的把那些打趣的说辞都忘的一干二净,低下头把脸埋在手掌里。


“……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你永远只爱你自己一个人,无论对我还是对米妮姐,你永远最爱的是你自己。就算知道了又怎样,你还是会这样做,百分百会这样,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


“……对不起。”


原本就有些莫名其妙的相见突然变成一场没有听众的审判场。听着那道带着哭腔的抱歉,叶舒华剩下的话只是化作一声深深的叹息


“我本来想把它留下来的,但是……那天的威亚出了问题,我从三楼摔下去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血,那时候才第一次有了实感的痛意,可你在哪呢,还是像往常一样和别人温存中吧,所以我是真的很讨厌你你。”


“那一段时间里我都走不出来,看见一丁点和你有关的东西就会想起那个孩子,所以把所有联系方式都换掉了。”


“宋雨琦,你现在知道了也无所谓,我不奢望你那点怜悯的喜欢,以后也不要再来见我了,好吗?”


她没等到宋雨琦的回应,于是只能继续收拾起自己的行李,等到被经纪人催了三遍之后,才把东西全都收拾好交给了助理,她回头,看到宋雨琦终于从自己的手掌中抬起头来。


“舒华,不要生病,要一直幸福。”


“…我会的,你也是。”


像是真正分道扬镳前的善言,叶舒华最后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05.


崔叡娜掐好了相应的时间过来,那时候叶舒华已经走了很久了。


“所以…也不是她吗?”


宋雨琦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谈话中,只是愣愣地看着空旷房间里的地板。崔叡娜又叫了她几声,都没什么反应,直到婴儿咿咿呀呀的哼声传来她才大彻大悟般回过神来对好友摇了摇头。


“…不…不是她。”

“Oh My God……宝贝,你亲妈到底是谁啊?”


崔叡娜点了点婴儿的额头,却被那双稚嫩的小手抓住食指,宋雨琦看着她的动作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会后突然正襟危坐。


“没关系,我可以养她。”


“行吧,实在找不到就给她找一个好一点的后妈也行。”


“不,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也可以养她。”


她转头看着眼前这个昨夜还在怪这小屁孩坏了自己约会计划的人,不明所以地眨眨眼。


“我不是只离开了你半天左右吗,怎么就变身了。”


宋雨琦白了她一眼,突然拿出手机开始逐个删掉里面储存好的联系号码。


“我想好了,先起个小名,等找到她妈再一起商量起个大名。”
“好哇,你随意,宋雨琦小姐要从良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嗯……gigi怎么样?”
“嗯…嗯?”







宋雨琦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的样子突然改性,急忙忙和刚确立关系不久的现任分手后专心找起工作,除此之外,变得更像一位称职的新手爸爸来。


“干吗?大扫除?”

叮叮当当的声音停了半刻,宋雨琦把自己房间里床边的柜子搬开,留出一个不大不小的位置。


“我想在这放个婴儿床,比较好照顾,不能老是在婴儿车里吧。”

“也是,你说得对。”


崔叡娜这时候才看到了这整个略显狼藉的房间,她环视了一圈,最终目光停在书桌前那件从未见过的档案袋上。


“这是什么?”



她拆开牛皮纸袋的锁线,里面是稍厚的一整叠拍立得照片,都是当时略显稚嫩的宋雨琦和其他人的合照。

宋雨琦看到她在看那些相纸,带着有些复杂的心情抢过来扔进垃圾桶里。


“在真正算得上年轻的时候…总会有些年少无知嘛。”

“你还挺有仪式感。”



像集邮一样把前任照片都保存在一起的习惯,大概是每个渣女都会做的事情吧,崔叡娜没再说什么,只是把那一两张散落在垃圾桶外的拍立得捡起来。画面上的女孩青涩可爱,再加上满头的羊毛卷发型怎么看都是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她感叹了一句人不可貌相,视线才移开到旁边的女人身上。那个她未曾谋面的女人看起来比宋雨琦要大一些,一些刘海遮住额头却仍然能看出美丽,面对镜头绽放出一个成熟又天真的笑容。


崔叡娜又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什么把照片递给自家室友。


“诶这个女生是谁?”

“……赵美延。”

“你怎么不提她啊,你看她的鼻子和脸型多像gigi。”

“你觉得在一起一年,但本垒打次数不超过两次的人会是gigi的妈妈吗?”

“…你觉得呢?”

“…好吧也有可能。”


说服完本人后崔叡娜似乎又起了些心思,眯起眼睛来看着宋雨琦。

“嘶…这个赵美延和你在一起一年?那这是你第二长的一段了吧。她是干什么的?你们还有联系吗?”

“…你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把八卦印在头上了。”

“这不是关心你嘛。”

“……她是美术老师,之前教小孩子画画,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联系……不多,上次聊天是过年时群发的消息。”

“哦…你有多喜欢她?”

“…很多。”

“那为什么分手?又是因为没有新鲜感了所以不喜欢了吗?”


宋雨琦默了几秒,摇了摇头。


“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会害怕,所以才会分手。我不能再浪费下一个三年了。”


“难道你之后这种状况不是在浪费吗?”


“至少我过得很开心,因为主动权在我手里,比担惊受怕被动地守着一段感情要有安全感得多。”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都是这样担惊受怕的。”


“……我现在知道了。”


话音未落,她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铃声,宋雨琦停下动作拿出电话,看到来电显示后下意识愣住了一会。崔叡娜走近她看到那个她们刚刚还在谈论的名字,也不由得有些惊讶到。


“…喂。”
……
“嗯,最近有空。”
……
“…好。”
……
“不见不散。”

……


“怎么?”


崔叡娜看她挂完电话后退后一步说。宋雨琦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会后继续挪起床位来。


“她约我去圣水洞那家常去的咖啡厅,明天下午三点。”


“其他的呢?”


“没说。”




………





时间一如既往地快,然而大概这次有些期待的原因,于是等待也不觉得枯燥。宋雨琦到咖啡厅的时候,赵美延已经等了一阵子了,她染了一头轻盈的金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像是精致的芭比人偶。


宋雨琦想如果赵美延想要离开自己,她是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的。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赵美延一如既往给她点了杯微甜的拿铁,自己面前的是夏天常见的黑咖啡。


“我寄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

“什么?”

“分手时你落在家里的那些东西,我最近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到了。”


宋雨琦闻言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很好地隐藏起了自己的情绪。赵美延继续说着,与从前一样像是温柔又体贴的叮嘱。


“你的衣服,耳机,吉他拨片…和那枚不小心掉在墙壁缝隙里的戒指。抱歉,那时候总以为你在说谎。”


“你知道就好了…”

“雨琦。”


赵美延突然叫起她的名字,可又在下一刻只是端起自己那杯微凉的咖啡来,没有继续向下说。


“怎么了?”

“…没事。过的好吗,有没有喜欢上新的谁?”

“…你想要什么回答?”

“真实的,当然。”

“……我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


赵美延不喜欢被骗,宋雨琦知道的。她也学着赵美延的样子喝下一口拿铁,牛奶和咖啡交融的甜味瞬间在嘴里蔓延开,她像是迎接审判一样静静坐在那里,等待着女人下一步的动作,或许会挤出一个苦笑来进行祝福,又或许抓住手腕问为什么那个人不是她,这些都是完全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因为她知道她们曾经多么相爱。


可女人只是也静静坐着,眼皮颤抖几下后再睁开,隐藏住那些翻江倒海的情绪,垂下目光把一直放在包里的卡片递到她面前。


“……那很好,她比我更勇敢。对了,这个给你,本想放在包裹里一起寄给你的,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


隽秀美丽的英文字体印在薄薄的纸片上,旁边还多着两个可爱的简笔画动物,在金黄色的文字与玫红底色相交织的卡面显得正式又俏皮。宋雨琦知道那是什么,于是她展开折叠的部分来确认猜想。如她所料的,这是一张请柬。


“…你要结婚了?”


“嗯。他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当时追了我很久,年龄和你差不多大,但不一样的是…他很爱我。”


“那你爱他吗?”


夏天通常炎热而神奇,往往很多美好的遇见都是来自这个季节,却又好像很多的离别也都来自夏天——然而无论喜欢还是讨厌,宋雨琦此刻终于知道,那个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夏天已经过去很久了,就像赵美延回答她的这句话:


“两情相悦太难了,我只知道他会对我很好。”


“好,新婚快乐。”

“……就只有这些吗?”

“我们都有新生活了。”

“…雨琦,你好像一直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不过……也就只能这样了,再见。”


赵美延走出店面时阳光正好照在她的金发和白裙上,熠熠生辉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宋雨琦突然想起来好像也是在这样一个倦意的下午,她抚过当时赵美延留着的黑发,撒娇般靠在她肩膀上。


“赵美延,染个头发吧,肯定很漂亮的。”


“黑色不好看吗?”


“好看,不过我想看看你浅色发系嘛。”


“嗯……再等等吧,我们学校刚下了通知。”


“…好吧,反正我们以后还有很久。”


“没错,为了我的头发你也要一直留在我身边才行啊,宋雨琦。”


“当然了。”




06.


看到宋雨琦闷闷不乐回来的样子就知道这次也是无果,崔叡娜叹了口气,把孩子转交给她后一屁股倒在了沙发上。


“怎么样啊。”
“就…不是啊,她都要结婚了。”
“…唉。”


又不甘心再问了一遍,确认得到的是否定的结果后闭上眼睛。宋雨琦站在一旁做了些鬼脸,等到小孩子被逗笑后才心情平复了似的打趣她。


“也不一定非要找到她妈妈啊,我们两个人不也可以把她养大。”
“…别,宋雨琦,求你了,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你想哪去了,我让你做她干妈而已,我还嫌弃你呢小烟嗓。”
“切,你不也是吗。”
……


争吵停止后的时间内仍然有些不安,崔叡娜盯着宋雨琦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了着急什么起身。


“欸,你还记不记得gigi的血型,当时特意额外测了一次。”
“哦,他们把结果发到我手机上了,我找找……啊看到了,B型。”
“B型…你是什么来着?”
“O型…你想推算血型?”
“没错……你看,我查到了,O型和B型的结合才能出现B型…你还记得谁是B型血吗?”
“……赵美延是B型血。”
“可是也不是她啊…其他人呢?”


宋雨琦闻言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崔叡娜也不急,只是安安静静坐在电脑桌前偶尔摆弄下手机,过了半晌突然一阵闹钟声响起,看到备注想起了什么打开电脑。


不消片刻进入一个演唱会购票网站,目不转睛盯着购票键前的倒计时。宋雨琦低下头看到她的屏幕,也怔怔地看着购票界面出神。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全昭妍啊。”


她这样问,而崔叡娜则头也不回地回答道:“哦,是我哥喜欢,我替他抢几张票,我对Rappar…一般般啦。”


“……替我也抢一张吧。”


“你也喜欢她吗?但是你不是比较喜欢情歌吗,什么时候对Rap演唱会感兴趣了。”


“我只是怀疑…她是gigi的妈妈罢了。”


宋雨琦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人物介绍文字,最后伸出手指点了点血型那行上的“B型”,而崔叡娜显然有些吃惊,握着鼠标的手也静止不动起来。半晌回过神,回头看向自家室友。





07.


“…宋雨琦,能不能帮我哥要几张签名照。”
“不好说。”
“这还不好说?你前女友啊。”
“可是这回是她先甩的我啊。”


宋雨琦看了眼手机里购票成功的电子票据,继续讲下去:“像什么‘只是玩玩而已’‘当初不是过的都很快乐吗’这种话都是分手时从她嘴巴里出来的。”


“…啊?以前听歌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悲情少女,原来背地里也是这么玩的。”


“我和她确实从某方面来说算是同一类人。”


崔叡娜盯着她看了一会,用轻的像风一样的嗓音突然开口,“因为相像所以不能相爱吗。”


“…我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她们拥有更多不同吧,宋雨琦想。比如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主动提出分手的人要去生下这个孩子,全昭妍从来不会为她不在意的人做这些,毫无缘由,毫无根据,并且从以前的种种事迹来看,她根本并没有这么爱自己。



最后一次了,放手一搏吧。宋雨琦这么想,突然又从内心里生起一丝苦意,她从来不喜欢把命运交给别人手上,而此刻却成为了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被困在一个名为全昭妍的牢笼。


还真是……完全被吃定了啊。




_




演唱会那天晴空万里,晚夏的天气不冷不热,让人不自觉也舒服起来。


小孩子已经能走了,虽然还不会发声,但宋雨琦看到她颤颤巍巍站起来的瞬间还是因生命的伟大而红了眼眶。而现在她正把那个稚嫩的生命熟练地抱在怀里,时不时放松下疲累酸痛的手臂。



“雨琦?你这…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哦…刚刚,咳…我的意思是,不久之前。”

“是吗,恭喜。欸崔叡娜,人家都有孩子了你连男朋友还没有。”

“……话真多,你还看不看演唱会了。”


男生闻言便噤了声,崔叡娜这才检查了一遍手机里的电子票据,转头又看向宋雨琦,“你确定gigi不会被吓哭吗?这可是Rap演唱会。”

“不确定啊,哭了就带她回去嘛。”


“…好吧。”


原来还是这么不靠谱……崔叡娜没再询问什么,三人一起跟着队伍走进演唱会场馆。


这次的票在前排的VIP座位,离舞台触手可及,人群的嬉闹声在演唱会开始前喧闹不停,又在开场时间过后灯光骤暗的刹那鸦雀无声。随着舞台中央升降台的起伏,万众瞩目的人终于出现在聚光灯下。本来还动作个不停几乎快要哭起来的婴儿,也意外地愣了几秒后举着胳膊想要凑上前去。


安抚已然要花些力气,于是宋雨琦自然而已地错过了开场的两首歌,错过了全昭妍向自己投来的目光。等到反应过来时,却发现那位大明星正在慢慢向自己的方位走过来,最终因舞台与观众席的横沟蹲在自己不远处。



“是你的孩子吗。”


全昭妍举着话筒问她,语气中却带着更多的肯定而非疑问,宋雨琦没开口,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会儿后微微点了点头。


“很可爱。”



她努力伸出手来摸了摸她怀里孩子尚且小小软软的手掌,然后把话筒放在舞台地板,解下自己手腕处的皮质手链系在女孩藕段般的胳膊上。距离有些过远,于是整条手链歪歪扭扭的,成熟的质感称在女孩稚嫩的样子上,算不上有多好看。


小女孩更用力地挥舞着手臂去向前,嘴里哼哼唧唧的听不懂在说什么。而此刻宋雨琦突然明白了什么,并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确信。





08.


凭借着以前在一起时留下来的那点人脉,宋雨琦在结束时混进了演唱会的休息后台,孩子交付给崔叡娜一起带回公寓里,而她则惴惴不安摸着口袋里的东西在后台等了很久。


“…昭妍。”

等到全昭妍被簇拥着卸完妆后她才畏首畏尾地走过去,那人看着手机迟疑了半晌,却没有赶她离开。


“宝宝呢?”


“我托我朋友先把她带回去了。”


“哦。”



有眼力见的经纪人带着助理们先走一步,把休息室空出来给她们两人独处。全昭妍看了宋雨琦一眼,泰然自若地转着手指上的戒指。


“终于来找到我了。看来把她照顾的不错嘛,脸都胖了一圈。”

“真的是你?”

“要不然呢,就你这样会玩的人,还能有谁愿意替你生孩子。”

“…为什么?”

“……其实当初分手的时候不是因为不喜欢了,只是你看起来确实没有要结婚的意思,又何必硬拖下去呢。后来不久发现了它,我本来不想生下来的,可真正忙过那段时间决定要去处理掉的时候感受到了…生命的律动,她的存在精力旺盛却又有些可爱,很像你,烦躁的时候会乖乖待着不动,心情好些时又会活泼起来,因此突然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


全昭妍低下头在手机里打着字,半晌后站起身来戴好口罩和帽子。


“宋雨琦,还记得怎么开车吗?”
“…你要干嘛?”
“开我的车回你家,我有点想她了。”

……


没有赶上绿灯,轿车被熟练地停下来混在拥挤的道路里,宋雨琦单手扶住方向盘转头看向坐在副驾驶的女人。


“你还没和我说呢,为什么悄悄放在我家门口,万一被别人把婴儿车偷走怎么办?”

“不会的,我查过了,你那层基本上没有人住的。”

“那也不行啊,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吗,还耍一出恶作剧,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幼稚过。”

“这种突为人母的感觉当然也要让你尝尝。”


谈话结束的瞬间红灯也正好结束,车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默下来,宋雨琦第一次不知道要怎么接下话题来,只好默了片刻后闷闷开口。



“昭妍,你还爱我吗?”


“……爱到快要死掉一样。你呢?”



口袋里的正方体物品硌的人有些难受,于是她把车停好松开安全带时特意拿了出来,打开盖子,露出里面那枚略显朴素的钻戒。


“本来那天想送你个礼物的,虽然没有那么昂贵,但好歹是我攒了那么久才买下来的戒指,但却被你一句分手打断了。我们的相遇太晚了,因为是我混乱过后才真正喜欢上的人,所以分手时才一句挽回的话都不敢说出口。但是,全昭妍,你是我结束初恋后第一个想要认真对待的人,你一定要明白这件事。”


全昭妍拿过那枚戒指,拇指不断抚摸着光滑的银圏。


“所以你是在…求婚?”


宋雨琦摇摇头,可看向她的目光却简单真诚。


“不是。”
“呵,我就知道……”
“它本来就应该是你的,我只是想先把这枚戒指物归原主,求婚戒指至少也得带几颗钻石才行吧。”
“…所以,会有那一天吗?”
“会有那一天的,你跑不掉了。”
“好。宋雨琦,最后相信你一次。”





全昭妍把左手上的所有装饰性戒指都摘了下来,然后把那枚寒酸的银戒戴在中指,直到整个左手被另一只手所握紧。



那句话叫做什么来着……浪子回头金不换嘛,她低头看了眼十指紧扣的双手,然后又故意放慢些速度看了眼宋雨琦的背影。


失而复得的存在让以往任何苦楚都变得不值一提。








end.

皮皮哀

图片顺序是测试顺序

有种预感,宋雨琦最配的会是自己哈哈哈哈

最近姐弟大势啊

昨天看了两岸直播一大段中文歌我就感觉上来了

米琦前阵子被她们的默契所折服

卷饼和bobo现在默默磕中……

琦床琦负责压轴


她 们 的 关 系 很 好 ! ! !

这是无法隐藏的事实🌻

图片顺序是测试顺序

有种预感,宋雨琦最配的会是自己哈哈哈哈

最近姐弟大势啊

昨天看了两岸直播一大段中文歌我就感觉上来了

米琦前阵子被她们的默契所折服

卷饼和bobo现在默默磕中……

琦床琦负责压轴


她 们 的 关 系 很 好 ! ! !

这是无法隐藏的事实🌻

皮皮哀

在线修罗场!

在团内做了那么多年的团欺

终于在国内翻身成为团宠


在线修罗场!

在团内做了那么多年的团欺

终于在国内翻身成为团宠


皮皮哀

all琦01

勿上升正主!⚠️


>>群聊

💕孩子们 6


[首尔晚间23:11]


有旅程的护发女神刷:[分享]#热文内容👆 (P1-9已添加韓語字幕)


有旅程的护发女神刷:是雨琦相关哦(*☻-☻*)


沙发上没有小颗粒妮:ㅋㅋㅋㅋㅋㅋㅋ


孔灿荣明天见面吗面:母鸡???


沙发上没有小颗粒妮:上手了?!


直播吃蔬菜第一人娟:嗯


直播吃蔬菜第一人娟:得找她聊聊了


不接受啵啵的团妻穗:嗯嗯

————————


>>member们与雨琦的私聊记录

(以时间顺序排列)


[首尔晚间23:11]...


勿上升正主!⚠️


>>群聊

💕孩子们 6


[首尔晚间23:11]


有旅程的护发女神刷:[分享]#热文内容👆 (P1-9已添加韓語字幕)


有旅程的护发女神刷:是雨琦相关哦(*☻-☻*)


沙发上没有小颗粒妮:ㅋㅋㅋㅋㅋㅋㅋ


孔灿荣明天见面吗面:母鸡???


沙发上没有小颗粒妮:上手了?!


直播吃蔬菜第一人娟:嗯


直播吃蔬菜第一人娟:得找她聊聊了


不接受啵啵的团妻穗:嗯嗯

————————



>>member们与雨琦的私聊记录

(以时间顺序排列)


[首尔晚间23:11]


➡️团霸马冬尼零国语言拥有者刷to真忙内翻译官宋bro:

兄得你的「紳士手」呢???
摸你的成員姐姐們都沒有這樣上手吧?




[首尔晚间时间23:14/曼谷晚间时间21:14]


➡️再买一张灰色沙发泰国神婆金Minnieto收放自如数学不好的屋里宝宝:


앞으로 거실에서 자고 싶지 않으면어서 실토해라!


Tell me if you don't want to sleep in the living room!!


以后不想睡客厅就赶快从实招来🖖🏿



[首尔晚间时间23:15]


➡️今天也没有收到爱意的暴躁易熟面to今天也还没给姐姐做料理的鸽王弟弟:

PS:这里公告的译意是:今晚的目标宋雨琦!!!)

我在等一个解释!


你是在演古装剧吗?





[首尔晚间时间23:16]


➡️意料之内的成熟女人susuto事业正在上升期的事业型狗勾:

雨琦,你别累到身子





[首尔晚间时间23:18]


➡️被瑞斯拜的版权富人官方逗琦士娟to作曲都是端水大师的宋湿湿:

雨琦,行程结束没?





PS>>


高情商·团内公认MC担当·雨露均沾宋雨琦面对成员们的私信该如何一一回复?


皮皮哀

她明确告诉我们要抱着她

如果不抱的话她会生气

好宠↖(^ω^)↗

她明确告诉我们要抱着她

如果不抱的话她会生气

好宠↖(^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