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琪露诺

34775浏览    1665参与
薮猫

东方同人小说《孤独如水》

  我屁股下面的这块石头已经被我坐了十年。十年里,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我坐在这石头上,看着星星透过蒙蒙的雾,那毛扎扎的光。

  听说人类和妖精不同,他们晚上是要进行一种名为睡眠的活动。我想了想,我这句话没错,但总有种诡异的感觉。据我所知,睡眠这种行为,比起平常人们的行动来说,更接近于不活动。完全的不活动就是死了,活动......活着才动嘛。而睡眠这种行为与其说是进行一场活动,不如说是因为尽量地不活动而进入睡眠。但确实是进行一种名叫睡眠的活动也没错......语言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别扭,明明是讲对的话,却让人感觉别扭和不自然。

  平静的湖面也像是睡着了一样,在这黑夜闭着眼,把朦胧的...

  我屁股下面的这块石头已经被我坐了十年。十年里,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我坐在这石头上,看着星星透过蒙蒙的雾,那毛扎扎的光。

  听说人类和妖精不同,他们晚上是要进行一种名为睡眠的活动。我想了想,我这句话没错,但总有种诡异的感觉。据我所知,睡眠这种行为,比起平常人们的行动来说,更接近于不活动。完全的不活动就是死了,活动......活着才动嘛。而睡眠这种行为与其说是进行一场活动,不如说是因为尽量地不活动而进入睡眠。但确实是进行一种名叫睡眠的活动也没错......语言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别扭,明明是讲对的话,却让人感觉别扭和不自然。

  平静的湖面也像是睡着了一样,在这黑夜闭着眼,把朦胧的星光排挤出体外,莹莹地镀了层白边。一头大象走来,长长的鼻子插破了镀层,伸进湖水。象在我面前放大、放大、大的过了头。湖水的平面随着大象的呼吸涨落着。我决定把它赶走。大象是最温顺的动物了,但只是够大也足够碍眼。我躲在风扇后面,散发寒气,风扇把我发散的寒气聚拢,一股脑水枪一样朝着大象射击。

  冷颤、冷颤。我看着它打冷颤。这是活该,我想着。任何东西,活着就动,动就会影响别人,给人添了麻烦。既然如此,那么生命本身就是原罪,所有人都不无辜。谁让你太大了。活着就应该。活该。

  说说风扇的事情吧。

  幻想乡没有电,风扇本来在这里是死的。但事有例外。我在某一次蜕皮的时候,有个自称交易之神的怪人,说是想要我蜕出的那已经没用的皮。对我来说,本来怎样都无所谓。皮既然蜕了,那对我也就只是新陈代谢更新的废物。给别人本也没啥。可是我还是决定不给。其中原因有点复杂,我琢磨不透。总就感觉那玩意怎么说也曾经是我自身的一部分。无人在意还好,被人明确的表示需要,总感觉哪里不对头。我就对她说,我不给你。但是你可以等着,等我把这玩意扔了,自己捡回去。她不愿意,非要我同意给她。说什么这是商业之神的原则之类的。原则什么的我不是很懂,那东西不只是自己给自己做出的限制吗?但我讨厌麻烦,就和她说着,你就随便给我点什么,既然你是交易之神,那么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并不违反你什么原则的吧。也就这样,她从自己那花花绿绿衣服里掏出了这么个风扇。她和我说这东西是让人在炎热的夏天里也能够感受到清凉的风的机器。她要用这东西,换取我那代谢的废物。

  我看着她,感觉她应该比我聪明,我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想到给我这个冰之妖精推销这种玩意。

  但我同意了。

  我是个大笨蛋。

  我之前说过了,幻想乡没有电。风扇的驱动力是孤独。正合我意,废物总得利用,我的孤独多到要溢出来了。

  大象扬起鼻子,哞哞地长声嘶吼。脚步重重地践踏岸边草地。小草不会说话。没人讨厌它,但谁也不会在意它的感受。最后留下的只有狼藉一片的场景。无所谓,不久连痕迹都会消失。

  我继续看星星。星星什么样子我不知道。老师给我们形容过,但每个老师说的都不一样。美术老师把星星画成一点一点,语文老师说星星代表着人物的思绪,数学老师最离谱,他和我说星星大的很,比我脚下大地还要大的多。我不清楚他们谁说的对,反正星星也只是躲在雾气后面,发出毛扎扎的光。我想,我看的也不一定是星星,但不是星星又是什么?反正总是说不清。

  石头在第四年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它不希望我坐它身上。它向我抱怨,说我太冷了,每天这样它会感冒的。我不理睬它,我觉得它太不诚实,石头是死的,怎么可能感冒。就只是用我那冰冷的大屁股贴上它那臭脸。它如果再啰嗦,我就放几个屁。妖精不吃五谷,屁当然也没啥味道,只是纯粹的冷气。但我想它明白我的意思。

  也正如我所料,之后的它没再说过话。这已经是过去六年了。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时间毕竟还是在发力的。隔壁洋馆墙上贴的寻人启事上的奖金也一年比一年的多。但古明地恋是谁?谁晓得。

  我以前突发奇想过,要在岸边种上花朵。什么花都无所谓,只要是花,总和草有点不同。我对草很腻了,但草又除之不尽。看点别的东西也是好的。我这样想着,在太阳花田里偷偷地摘下一朵向日葵。把瓜子都取下来,埋在地下。过去了一两年了,瓜子还是瓜子,埋在见不得光的岸边土堆中。反而是那个剥去了所有瓜子的花盘,一直还是之前的样子。不管怎么说,比起瓜子,它更符合花的定义。

  夏日,湖面的雾气都被太阳烤干了,我担心湖水也会变成蒸汽离开这深深的坑。

  眼看着湖面一天天地降低,我终归是坐不住了。我拿起风扇,飞到云上。雾之湖在我眼里小的和针眼一样。寒气被风扇聚拢,把暖乎乎的云也吹地打颤。

  哭吧,哭吧。我心里想着。

  总有人需要别人的泪水。活着也就是这样,不伤害别人让自己活下去的办法,我是一个也找不到。

  雷声滚滚,震耳欲聋。

  哭吧,哭吧。哭的更大声一点。

  雨点子哗啦哗啦落下,一条条亮闪闪的线若隐若现。

  我在想,幻想乡也不是没电。说到底电只是一种能源,能源基本都可以相互转换。

  雨哗啦哗啦下个没完。湖面的水一寸一寸地高涨。够了够了,别哭了。我对着云说,云对我是完全地不搭理,就只是把自己的悲伤倾泻。我想,也没什么。你要哭就哭吧。水漫过了石头,向日葵的花盘飘在我的眼前。巫女和魔法使到处调查这场异变的原因,我只是坐在石头上,看着黑压压被云遮挡的天。

  我想,现在星星还在那里吗?算了。反正我看的也可能不是星星,是别的什么东西。

  我把向日葵的花盘挂在胸前。空缺处的坑坑洼洼无物可以填补。风扇吹着凉爽的风,大夏天感受不到炎热。人鱼和妖精都开心地游来游去。隔壁的吸血鬼穿着泳衣悠闲地躺在洋馆高台躺椅上晒太阳。雨停了,而幻想乡成了水的世界。

  这就是海啊,石头久违地说话了。我说这不是海,海水是咸的。它捧了一捧,喝了一口,确信地说,是咸的,这就是海。

  想不明白的事情我觉得最好是不想。海也好,不是海也好,又有什么关系。我就和石头坐在妖怪之山的山尖尖上。回家的感觉怎样?我问石头。石头说这里不是它的家。它又在骗我了。石头的家乡只能是山,这是不可改变的真理,就像是湖水只能是湖......我看着面前的水世界,对此也有了点不自信。

  和我讲讲你的事情好吗?在风扇吹出的凉风之下,蓝色发梢在我眼前飘扬,石头抱着膝盖,坐在我的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和我体温的落差,紧紧挨着它的身体部分感到温暖。我往旁边挪了一挪。

  我的事情有什么好讲的呢?我想着,也就不回答。它则向我说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姐姐为了自己操了多少的心,自己给别人添了多少的麻烦。

  你知道之前面灵气引起的异变吧?我点了点头,每次异变总很热闹,大家都对无聊的日子感到厌倦,渴望着和平常不同的生活。希望之面是我偷的哦。它这样说着,咯咯咯地笑着。还有还有,寺庙的宝塔,巫女的钱箱,亡灵的点心。因此而产生的各种麻烦,都是我做的哦。为什么要做呢?我问她。她说不知道,毕竟自己只是一块石头嘛。

  我想着,石头就只是石头,是没有生命的东西。没有生命的东西是不可能去给人主动添什么麻烦的。但为什么她要这样做呢?我感受着风扇带来的冷风。没有生命的东西的价值,总归还是别人认定的。对我来说没用的代谢物,有人愿意用风扇来交换。石头本身也没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它所做的一切,是否也只是别人想要它去那样做呢?

  无论如何,结论是得不出来的。我看着天上飞过的巫女和魔法使,她们忙前忙后,脸上却都是带着笑,没一点不高兴的样子。说不定,大家是渴望着异变呢。毕竟一成不变的生活确实让人难以忍受。

  山下,河童们用一个个水泵抽着水,然后又把水在机器里压缩成一块块透明的宝石。这场异变最高兴的就是她们了,河童们以水作为能源,这无边无际的大海给她们带来了用不完的能量。

  水面慢慢地降下来了。异变的犯人也找到了。天上的天人太过于无聊,联合着龙宫使者在幻想乡布满了雨云。最后的大家一个个都飞上了有顶天,把欠揍的天人打了一遍又一遍。等大家都打完了之后,也就在有顶天开宴会,吃喝玩乐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些我没有参与,我只是和石头静静地坐着,吹着凉风,听着它和我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

  水降的差不多了,石头也没有什么故事好说。她和我告别,说自己离家的时间也太久了。也是该回去看看了。你的家不就在这里吗?我强忍着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她天真无邪地笑着,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我红了脸,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只是笑着摇头说不知道。

  她终究还是走了,静静的山上只留下我一个人。坐在山上,吹着风,我看着西边的落日。晚霞红艳艳的,把胸前的向日葵的坑洞填满。

  我看着晚霞,想着不久后岸边被雨水滋润的种子。想象着它们破开泥土,花和草争相斗艳。想象着大象在花草地包围下愉快地喝着湖里的水。

  夜晚来临,风扇在一旁死一般地静,天空上是闪闪发亮的星星。寂寞,却不孤独。

忠诚的平原青蛙

九月必画

  被小⑨的冰棱打到的人会变成小baka!!

九月必画

  被小⑨的冰棱打到的人会变成小baka!!

Suye
买不起fumo就画一个

买不起fumo就画一个

买不起fumo就画一个

酸素回廊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舞步吧!! 在...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舞步吧!!

在舞蹈的时机疯狂地舞蹈让你吃惊地合不住嘴让你目瞪口呆地说出「多么地Funky!」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舞步吧!!

在舞蹈的时机疯狂地舞蹈让你吃惊地合不住嘴让你目瞪口呆地说出「多么地Funky!」

薮猫

东方同人小说《雾之湖的守望者》

  我喜欢一个人在湖面游来荡去,就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算了,忘了前面的话吧,苍蝇毕竟让人恶心,我该说是蝴蝶的。

  你们肯定都见过蝴蝶。那种在花和草间翩翩起舞的家伙,湖上是见不到的。我不怎么喜欢蝴蝶,因为我觉得它们很傻,很庸俗。我也不喜欢苍蝇,但苍蝇比起蝴蝶还是好点,苍蝇可没那么多花架子,他们不伪装,不传播那些让人晕乎乎的花粉,而是传播一些病菌。我讨厌头晕。比起头晕,我还不如病死。哦,虽然我不会病死,我是妖精来着。

  人类总是羡慕妖精,觉得妖精无忧无虑,还不会死。但我可不会因为这而高兴。我太了解人类,他们什么都羡慕。他们羡慕猫、羡慕狗、羡慕神灵、羡慕妖怪。他们的羡慕太不值钱,只要不是人的......

  我喜欢一个人在湖面游来荡去,就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算了,忘了前面的话吧,苍蝇毕竟让人恶心,我该说是蝴蝶的。

  你们肯定都见过蝴蝶。那种在花和草间翩翩起舞的家伙,湖上是见不到的。我不怎么喜欢蝴蝶,因为我觉得它们很傻,很庸俗。我也不喜欢苍蝇,但苍蝇比起蝴蝶还是好点,苍蝇可没那么多花架子,他们不伪装,不传播那些让人晕乎乎的花粉,而是传播一些病菌。我讨厌头晕。比起头晕,我还不如病死。哦,虽然我不会病死,我是妖精来着。

  人类总是羡慕妖精,觉得妖精无忧无虑,还不会死。但我可不会因为这而高兴。我太了解人类,他们什么都羡慕。他们羡慕猫、羡慕狗、羡慕神灵、羡慕妖怪。他们的羡慕太不值钱,只要不是人的东西,他们总是羡慕的。

  我活的很久,久到过了九百岁就懒得数的地步。但这么长时间里,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什么种族有像人类一样对自己的种族那么不满意。当人类果真就没一点好处吗?我不是人类所以不清楚,但他们既然什么都羡慕,那应该确实是这样,所以我很庆幸自己不是人类而是一只妖精。

  做妖精当然也不全是好事,不如说麻烦挺多的。比如你不得不装成一个傻子。不是我说,毕竟我也是妖精来着。但就我认识的妖精里,真的没有谁有点脑子。你说的话,她们完全听不懂,反而会嘲笑你是个笨蛋。我本来不是笨蛋,但在一群笨蛋里,你最好是个笨蛋。这个问题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有时候我回想起来,也觉得惊奇,这种答案明显的问题我竟然思考了这么久。或许我本身也没自己想的那么聪明,不然这个问题很难解释的清。

  在我认识的妖精里,也有不太笨的,不多,也就几个。绿头发的大妖精算一个,我和她很熟,但不是朋友。我没把任何人当朋友。这话大妖精听了恐怕会哭。她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不想和她做朋友。但她毕竟不像别的妖精那么傻,她相信我说的话。我无论说什么她都信,这让我很不开心。因为我说的都是瞎话,我装疯卖傻,对所有人说谎、吹牛。我是故意的,因为只要让别人觉得我是个笨蛋,我做的任何事情都能够被原谅,我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所以有时候我很讨厌她,我不想让别人相信我,高看我,那意味着她对我有所期待,我得负责任满足她的期待。这样活着很累。

  我觉得她是故意的,她肯定是早就发现了我在伪装。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她不知道怎样的讥讽我,嘲笑我这点小计谋。

  我真搞不懂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无所谓,我有的是时间,总会找到她的破绽的。我不可能让别人把我给羁绊住。

  雾之湖上总是很寂寞,大家吵吵闹闹,我也吵吵闹闹。湖边的红色洋馆隔三差五就爆炸。我觉得无所谓,我又没怎么见过别的洋馆,怎么知道别的就不爆炸?有什么稀奇。我不感兴趣,只是装的有兴趣。也没什么不好,打发时间。

  别的妖精围着洋馆飞来绕去,叽叽喳喳,我心里也只是暗暗鄙视她们,然后我就也和她们一样的围着洋馆飞来绕去,叽叽喳喳。

  别的妖精偶尔在洋馆里兼职女仆,我就暗地里笑她们。她们什么也做不好,只是出洋相给人家取乐,然后我就也故意出洋相给大家取乐。

  久而久之,时间一天天过去。时间无所谓,我有的是时间。

  但寂寞却也一天天发酵。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想起绿头发的大妖精。这个时候我就摇头,使劲的摇,我才不想想她。

  我觉得这其中有一个阴谋,虽然到底是什么阴谋我搞不懂,但总归对我不是好事。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静一静,一个人在雾之湖游荡。

  有时候我也想,聪明可能不是好事情。

  如果真的和大家一样什么都不考虑,那无疑活的更轻松。但有时候我也不想和大家一样。

  我不想和大家一样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在雾之湖游荡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总感觉到寂寞,但却不想打破这寂寞。寂寞也挺好,我说不出哪里好,但我总有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

  这时候的我总细细的体会那发酵的寂寞,感觉头晕乎乎的。这个时候,我不讨厌头晕。

喵小妖pro
本来是为了⑨月⑨日画的,但是我...

本来是为了⑨月⑨日画的,但是我忘了啊啊啊啊,我是baka

本来是为了⑨月⑨日画的,但是我忘了啊啊啊啊,我是baka

屑チルノKuzuCirno
笨蛋冰妖精不注意上网用法用量导...

笨蛋冰妖精不注意上网用法用量导致的 

笨蛋冰妖精不注意上网用法用量导致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