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琳琅

2999浏览    451参与
遥有清歌

寂寞空庭春欲晚

          采桑子/纳兰性德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莫说离情,但值良宵总泪零。


     只因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刚作愁时又忆卿。


      霜凝海棠枝,...

          

          采桑子/纳兰性德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莫说离情,但值良宵总泪零。


     只因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刚作愁时又忆卿。




      霜凝海棠枝,残桂余香。她倚在贵妃榻上,直勾勾的盯着寒轩,待他来唤她一声“琳琅”。可是,直到她合眸,也未曾见那人的身影。


       梨花庭院,少女轻荡着秋千,杏花微雨,萧声轻扬婉转,花落衣襟。身着月白锦缎的你,以笛和萧,踏进了这座庭院。曲罢,你笑如春风,温和从容,拾下她衣襟上的片片落红。青梅煮酒,泼茶弄琴,静待年华及鬓,她嫁你为妻。


       土族的规矩,你终究是懂得浅显,她无家世背景,纳兰氏嫡妻的宝座,又怎能轮得到她?这年的梨花落尽,她,便入了宫。离开之时,她说“待得三年之后,梨花满庭,我即当归。”


      当归当归何不归?三年之约未至,只因一场萧事,她便成了那人的妃,那夜月光如窗下的碧波,凉透君心。


       你倚轩而立,意欲将伊人容颜定格在这一方宣帛之上,执笔不下,墨滴于纸上,晕开了视线,玉人娇颜在墨迹里笑颜如花,却又带着些许凄凉。


        还记得你说“执笔为伊”,却如今笔尖思慕之人,她已远去,可还眷恋?弱水三千沉浮羽,雨暮飞花惹尘俗,身边故人缺,可为伊人憔悴?何故执着?何苦执着!花开阡陌,荼蘼惨淡,命定无份,奈何苍天!


      可你不知道的是星子满空,皓月如玉,那人执她的手,写下了“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眸光相对之时,便已是沦陷,这世间的情事,终将是谁都不能幸免。


       后宫佳丽三千,三千宠爱集一身。可独宠一人,终是引得佳人怨!引你前去,再见却已惘然,只叹“若人生之如初见”。却殊不知此番,竟成了她的劫难。

 

      上穷碧落下黄泉,死生不复见。她是那人的命,为了让她活着,他以这句话保全了她的余生 。“情深不寿,慧及必伤。”白玉案上,她细细描摹着,等着那人来,听他说一句“琳琅,我信你”。


       庭前的梨花落罢又开,终等不到那人来。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落地不开门。这一生,寂寥空候,望眼欲穿。梨花落尽,待卿不归。

    

       心一旦空了,便有人趁机而入,走进心上,你娇妻在怀,那段往事,变成了记忆里的故事。回忆起,怅然唏嘘。


      谁种芭蕉,风也萧萧,雨也萧萧。谁又在低喃一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チュートン騎士団

占tag致歉 
出眠狼大大的
华福sugar   80
画集琳琅    25
打包100    都保存的超级新

另外还出其他本,详见个人主页
尽量走咸鱼吧

占tag致歉 
出眠狼大大的
华福sugar   80
画集琳琅    25
打包100    都保存的超级新

另外还出其他本,详见个人主页
尽量走咸鱼吧

想扎美女的纺锤君
印象里面是弯刀,觉得两把比较适...

印象里面是弯刀,觉得两把比较适合她,回头去看,应该只有一把刀的。还有,她那个时候是一条尾巴还是九条?迷茫了

印象里面是弯刀,觉得两把比较适合她,回头去看,应该只有一把刀的。还有,她那个时候是一条尾巴还是九条?迷茫了

酥皮炸鸡

【毛骗】庄宝 - 电影院

庄宝cp,短篇,应该不算虐。

一个还是无法好好说话的邵大师【笑

-----------------------------------------------------------------------


琳琅站在邵庄身边,嘴里叼着一根烟,百无聊赖的嚼着。

“哥,我说,你也太害羞了。”

“有吗?”邵庄看了琳琅一眼,有些疑惑。

“喜欢我你就直说嘛,还看什么电影,你赶紧的表白啊!”琳琅翻了个白眼,“大家都是跑江湖的,爽快点嘛!”

“……我看你是喝了浆糊差不多吧。”邵庄叹气,他从来都懒得跟上琳琅无比跳跃的思维。

“呿,”琳琅摇头晃脑的,漫不经心:“我就说嘛,咱们庄哥...

庄宝cp,短篇,应该不算虐。

一个还是无法好好说话的邵大师【笑

-----------------------------------------------------------------------

 

琳琅站在邵庄身边,嘴里叼着一根烟,百无聊赖的嚼着。

“哥,我说,你也太害羞了。”

“有吗?”邵庄看了琳琅一眼,有些疑惑。

“喜欢我你就直说嘛,还看什么电影,你赶紧的表白啊!”琳琅翻了个白眼,“大家都是跑江湖的,爽快点嘛!”

“……我看你是喝了浆糊差不多吧。”邵庄叹气,他从来都懒得跟上琳琅无比跳跃的思维。

“呿,”琳琅摇头晃脑的,漫不经心:“我就说嘛,咱们庄哥怎么可能动凡心了……等会儿,那你来电影院,单纯的是来看电影?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我们可以自己下. 载还不用花钱,还是原声不是配音,你看这冤枉钱花的,回头可得请我吃饭啊……”琳琅嘴里哼哼唧唧的,叼着的烟一上一下的晃荡,要掉不掉的样子。

邵庄实在看不下去,把那根烟揪下来捏碎了,“在电影院里,你也没必要装了吧?”

琳琅转头,一脸抓到了把柄的模样:“所以说你不是来看电影的?那你来干嘛?”

邵庄并没有回答。

 

他们站在放映室的出口处,乔装成工作人员,手里装模作样的捏着几副3D眼镜。琳琅从邵庄的嘴里套不出话,只能作罢。放映室里灯光很暗,琳琅的双眼不住的瞟来瞟去,却也看不到什么。

琳琅的脑袋晃啊晃的,开始犯困。那根解闷的烟被邵庄丢了,她连颗口香糖都没有,实在是提不起神。庄哥干嘛突发奇想的来电影院,又不来看电影还非得站着,实在是太事儿了……琳琅哀怨的想着,歪倒在墙上,开始打瞌睡。

 

迷糊中,邵庄的一声叹息,把琳琅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怎么了?”

邵庄仍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某一个方向。

他看的并不是荧幕。琳琅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于是迷迷瞪瞪的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她看到了小宝。

“他……不是,你……”琳琅还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邵庄转过头来。

什么叫怎么了?兄弟,是你来这里跟踪你的暗恋对象,还来问我怎么了?琳琅心头莫名火起,却因为刚醒来,口干舌燥的说不出话。

“你……来这儿,是看人的?”憋了半天,琳琅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

“没有啊。”邵庄把头转了回去。

“庄哥, 你什么时候学会打诳语了?你看人家看的目不转睛的,难不成你真的动凡心了?”琳琅调侃着,手肘戳着邵庄的腰眼。

邵庄轻轻的笑了起来。

琳琅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庄哥,你别肉麻了,想人家就直说啊,舍不得走就别走啊,杵在这儿算什么啊!”

沉默。邵庄似乎真的不打算和琳琅继续这个话题。他只是看着小宝,似乎想靠近又不能,浑身都散发着矛盾的味道。

“你赶紧过去吧,你俩虽然隔着这么远,可我怎么觉得这是我当电灯泡瓦数最大的一回啊?”

没有反应。这回邵庄连呼吸都变轻了,以沉默应对一切。

“说真的,庄哥,你现在走过去又能怎么样嘛,”琳琅心头焦躁,“嘴上不承认一点用都没有,你看前几天邢冬冬出事儿,我们都已经在山里了,你不还是立马赶回去了?关心就是关心嘛。”

邵庄干脆把头转向荧幕,一副我就是听不到你在说什么的模样。

“那时候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我俩从未真正的交谈过。”

电影的对白徐缓而柔软,然而邵庄的嘴里却一片苦涩。荧幕散发着暗淡的光,微微映出小宝脸颊上的泪痕。

 “你看人家都哭了,明摆着就是舍不得,你怎么——你当时为了仰度先生费尽心思的接近他,换成自己怎么就这么没用啊?!”琳琅不依不饶的问。

“既然事情都已经了结了,又何必再继续联系呢?”邵庄反问道。

“是吗?那我们还看个屁的电影啊?赶紧回去呗。”琳琅恨恨地说。

 

 “相见不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他轻轻的说,掌心一片汗湿。


飞越星辰大海

插曲(一队部分成员兽化)

跟亲爱的柒柒 @柒 聊天时的神(chao)萌(pi)产物,感谢柒柒给我的指导意见【笔芯】

多cp,ooc有,我爱一队超甜的每一对演员【星星眼】


“高老师好。”

“队长好。”

“师父好。”

高峰和栾云平来园子的时候,后台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今儿一队队员少有地齐全,韩九鸣归队了、不常露面的王碧辉也准时到来,天桥后台正熙熙攘攘,各色大褂串成了一套新鲜的马卡龙。

“栾哥栾哥,”音响里《灞桥挑袍》的调子已然奏起,后台门猛地敞开,刘鹤春和关鹤柏前后脚赶了进来,“桌围子洗得了,给。”

“你们俩不是一大早就上干洗店了么?怎么这时候才完事?”

把深红的桌布交给了服务员...

跟亲爱的柒柒 @柒 聊天时的神(chao)萌(pi)产物,感谢柒柒给我的指导意见【笔芯】

多cp,ooc有,我爱一队超甜的每一对演员【星星眼】



“高老师好。”

“队长好。”

“师父好。”

高峰和栾云平来园子的时候,后台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今儿一队队员少有地齐全,韩九鸣归队了、不常露面的王碧辉也准时到来,天桥后台正熙熙攘攘,各色大褂串成了一套新鲜的马卡龙。

“栾哥栾哥,”音响里《灞桥挑袍》的调子已然奏起,后台门猛地敞开,刘鹤春和关鹤柏前后脚赶了进来,“桌围子洗得了,给。”

“你们俩不是一大早就上干洗店了么?怎么这时候才完事?”

把深红的桌布交给了服务员去铺上,两个师弟不禁面面相觑。

在天桥剧场演出的演员一直去同一家干洗店洗这些公家的东西,谁料今儿机器出了问题,刘鹤春他俩都是居家过日子的主儿、也不熟识什么干洗的地方,只得跑老远又盲找了一家——据关鹤柏抱怨,那家店的装潢怪得让人不老舒服的,好在清洗得还算过关。

 

一个小小的插曲不叫事,晚场演出依旧顺利开始。今天是工作日,来的观众自然不如周末时多,演员们倒也放松了不少。

“快快快!九林你赶紧坐,”二场的郎昊辰和张九林回了后台,一向稳稳的郎昊辰不知为何炸了毛、一路推着胖乎乎的搭档到沙发上坐下,“快给我看看,你下巴还有事没?”

“没事,这都多长时间了,早不疼了。”张九林笑眼看着急得几乎挂到自己身上的搭档、抬手揉揉厚厚的下颌。

我说呢,刚才突然听台上没个铺垫就包袱山响——俩孩子演《洋药方》,张九林正常搬凳子坐到场面桌后,在郎昊辰一声大吼后配合着摔下去,可一个没留意,下巴就结结实实磕在了桌上。

高峰从主持人刑鹤薇那儿接过冰袋给意外受害者敷上,眼见自家大徒弟依然局促不安地粘在一边、满脸“这都是自己的错”的表情——也好,大郎吃心了,以后使活自然会懂得要更周详些。

一场买卖,看业务水平、更看交情,大郎他们、老四老五、还有平儿家的筱贝筱楼都搭了六七年;鹤春鹤柏二人承蒙德纲师哥慧眼,如今亦情谊甚笃;而先前天天怨念着想归队找他的“王先生”的九鸣对搭档的感情也自不必说——都是一门心思为了对方好而努力研究业务,日后肯定错不了。

侧首,对上一边刷手机的栾云平,后者低着头,脸颊的肉微微鼓起。

高峰莞尔,眼前人看起来更像小兔子了。

“接下来请您欣赏相声《洪羊洞》,表演者王昊悦、李昊洋。”

 

两个小小的插曲不叫事,再一再二不再三就好了嘛。栾云平轻轻挑起上场门帘,高峰在后不疾不徐地相随,迎着台下愈发雷动的掌声、走着这几步走了十一年的路。

不愠不火的一头沉传统活,仍说得满堂喝彩,高峰自感今晚发挥得不错。

很快到了返场,高峰便秉承德云一队的优良传统,一面讲一面兀自留意时间。

“您这什么动作?”

“就是辣椒油弄手上了,洗洗。”

手指不着痕迹地碰触,高峰忽而感到栾云平那边不对头。

侧过脸看人,活行云流水地继续。

一句 “去你的吧”,高峰习惯性搭了一下场面桌后退步鞠躬,却莫名觉得那新洗的桌围子微微发热。

回到后台,墙上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十点钟。

 

几束白光闪过,太平的后台刹那间乱成了一锅粥。

部分演员仿佛突然消失了,郎昊辰手里多了条圆咕隆咚的鱼,吓得小孩手忙脚乱地扑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将那小鱼丢进盛了水的玻璃花瓶里。

高筱贝下意识伸手去拉侯筱楼,却见一个毛茸茸的团子猛地缩在了胸前,那小东西抬起脑袋,似是一只于师爷马场里常见的小猴子。

一个雪白的影子“嗖”一声划过地板,李昊洋几乎出于本能追了上去,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那是只体型偏瘦的白兔、蹬了腿便活泛地停不下来。

不远处,王碧辉不算高的身板被一只大金毛扑倒在地,刘鹤春则呆滞地看着肩上同样惊得羽毛直竖的鹩哥。

高峰仿佛明白了什么,慌忙满世界寻找栾云平。

在不顾形象地丢开沙发上的几个靠垫后,发现一只米黄的垂耳兔,动也不动缩在软垫一角。

“别怕,别怕,我在呢。”

垂耳兔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柔软的身子小幅度颤抖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着大家对彼此的了解,现如今基本可以确定这些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动物就是失踪的队员们本人,可是…

这也太荒唐了。

“甭管怎么说,老关作为一只鸟还盘靓条顺的哈,瞧这羽毛…”刘鹤春喃喃着摸了摸鹩哥的黑羽,灵光一现。

两只手和一只喙三下五除二将干洗店附赠的包装袋翻了个底儿掉,只见一张字条忽忽悠悠飘落而出。

“尊敬的顾客,

非常抱歉,我们的员工可能在清洗这件桌布时用错了洗衣粉,以防万一,请您在十二小时内避免与其长期接触。

如果并未出现意外,请自动忽略本字条。如果出现任何意外,请放心,您的意外将会在第二天太阳升起后自动化解。”

…所以,今天晚上站在桌子里时间长了的,就倒霉了呗?

还好,两位老先生没过来演出。

 

“你好!你好!”

“哟嚯,老关你还真会说话啊~”

什么话,我从来也没哑过呀。

还好,鹩哥说不出这么长的句子、也没有眼白。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们老北京养鹩哥的乐趣了,”刘鹤春目不转睛地盯着黑鸟,不禁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那你叫我一声听听呗?”

“爸爸!”

后台沉默了三秒钟。

掌声雷动。

“鹤春啊,你这只鹩哥这不行啊,词汇量太有限了。”高峰笑得捂起了半张脸,倒不忘收回手接着呼噜臂弯里的垂耳兔。

 

“王!老!四!”李昊洋倍感自己长年坚持的健身总算派上了用场,自家小孩是不是第一回变成兔子觉得太新鲜了,怎么跑起来跟上了弦似的?!嘿!又上哪儿去了嘿!

桌上的花瓶前,郎昊辰安安静静地扒开一瓶子粉嫩嫩的花、脸往里头探进去,鼻尖都快没入水里了。

“九林…你下巴还疼么…别不理我呀…”

小孩可怜巴巴。

Blueblue~

张九林吐出的两个泡泡里,一个写着“无”,一个写着“奈”。

最终,圆溜溜的小鱼摆了摆尾。

“哗”地跃出水面,印上郎昊辰距离水面不远的嘴唇,落了回去。

人面桃花相映红。

“哎哟哟哟哟啧啧啧啧啧…”

郎昊辰一激灵回头,忿忿地留给提着兔耳朵的李昊洋一个决绝的背影。

李昊洋兀自抹了把汗,低头看看手里脚板空转得风火轮似的王昊悦:“你呀,能不能老实一会儿了?”

空转。

“你哥身体好也不是这么糟践的啊…”

空转。

“昨晚儿是不是没给你累着?”

脚板垂下。

白兔瞬间安静。

后台瞬间安静。

“行了,既然明天大家就会恢复,就先各自回家去吧,”高峰若无其事地招呼大伙,“平儿,咱们回家了。”

垂耳兔的鼻子动了动,一副将将要给揉睡着的样子,看得高峰又去捏了一把那毛茸茸的脸。

 

高筱贝突然开始后悔,自己长得太瘦了。

猴子可是野生动物,不能光天化日带回去叫人瞧见,高筱贝只得试着把侯筱楼塞在自己的外套里,结果折腾了半天,胸前都是鼓鼓囊囊的。

一双小小的爪子紧紧抓住自己的前襟。

“怎么了猴猴?”高筱贝低头看看胸口露出的小脑袋,“没事我想办法,咱肯定能回去家。”

眼前的侯筱楼似乎点了点头,乖乖趴在高筱贝身上、任后者摆弄。

好久没这样过了,记得小时候在传习社和师父家,有一个小团子和一根小竹竿总是这样搂在一起睡觉的。

“薇姐,你丝巾借我呗~”

“叫我什么?”

“薇,薇姐啊…”

“嗯?不借了,回家了。”

“姑,姑!丝巾借我遮一下猴猴…要不我俩就后台睡了…”

 

“走吧九鸣,”王碧辉揉狗揉够了,拍拍金毛的头、站起身,“今晚上我家去。”

大金毛抬头舔了舔他的手。

一人一狗并肩向后台门外跑去,剧场口的大灯下,韩九鸣金棕色的长毛划过一道星光。

要不等九鸣变回来,撺掇这孩子养条狗吧,我看金毛就挺好——从没养过宠物的王碧辉突然这么想。

找片大草坪跟小孩一起跑步遛狗,就像自己又年轻了一样。

“嗷呜~”

“不行,冰棍儿就别想了,我可不知道狗吃这个会不会坏肚。”

嗯?九鸣如今话都不能说,碧辉是怎么跟人家孩子交流的?高峰抱起打盹的垂耳兔,也跟着离开了天桥剧院。

 

想不到栾云平回家以后反而精神了,趁高峰去洗澡的功夫扒拉起了自己的手机,又因为苹果识别不出兔爪而急得直咬被单。

“哟,我们总队长怎么了这是?”高峰擦着头发出来,一面轻笑、一面揉了一把兔子的头。

手指被咬了一口。

是了,兔子急了会咬人,还真是这么个理儿。

替栾云平打开手机,把那米黄色的毛团儿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一条条翻起了微博。

师兄弟们又发了不少微博,高峰饶有兴致地看着栾云平因无法抢楼而不停地跺脚。

雄兔脚扑朔?

但感觉平儿的眼睛也挺迷离的。

大概还是困了。

三个小小的插曲不叫事,今晚多有意思啊。


蓁月

色彩是绚丽的。温柔,孤独,热血,深情,是所有画带给给我的直观感受。

太太是世界的瑰宝啊。~\(≧▽≦)/~。下次出画集接着买。(ง •̀_•́)ง @眠狼

色彩是绚丽的。温柔,孤独,热血,深情,是所有画带给给我的直观感受。

太太是世界的瑰宝啊。~\(≧▽≦)/~。下次出画集接着买。(ง •̀_•́)ง @眠狼

苒苒
粗临眠狼太太《琳琅》画集中的一...

粗临眠狼太太《琳琅》画集中的一张~买了太太的集子超开心!打call!

侵删

粗临眠狼太太《琳琅》画集中的一张~买了太太的集子超开心!打call!

侵删

飞越星辰大海

梨园弟子新(番外)

迟来的父亲节番外,主要围绕着已为人“父”的高栾老两口子和家里的一大帮孩子~夹杂大量私货【捂脸】

自从那日戏中相会,高峰和栾云平满打满算已相守了九个春秋。

老祖宗讲究“九”为祥瑞,而身处现今这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良缘牵定、踏过岁岁年年,便更是大大的不易——应当好生庆贺一番。

如今已为家大人的高峰和栾云平一合计,决定唱一出应景的老绝活:九折《红鬃烈马》,带上已成气候的徒弟们,再多请些同门客串,来一场几代同堂的盛宴。

 

身着大红女蟒,郎昊辰利落地戴上了旗头,往镜前一站——别说,这代战公主扮得真真俊俏~自己极少穿如此鲜丽的行头,今儿个一看倒惊艳的很。

“大郎,你那儿还有白粉吗?...

迟来的父亲节番外,主要围绕着已为人“父”的高栾老两口子和家里的一大帮孩子~夹杂大量私货【捂脸】

自从那日戏中相会,高峰和栾云平满打满算已相守了九个春秋。

老祖宗讲究“九”为祥瑞,而身处现今这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良缘牵定、踏过岁岁年年,便更是大大的不易——应当好生庆贺一番。

如今已为家大人的高峰和栾云平一合计,决定唱一出应景的老绝活:九折《红鬃烈马》,带上已成气候的徒弟们,再多请些同门客串,来一场几代同堂的盛宴。

 

身着大红女蟒,郎昊辰利落地戴上了旗头,往镜前一站——别说,这代战公主扮得真真俊俏~自己极少穿如此鲜丽的行头,今儿个一看倒惊艳的很。

“大郎,你那儿还有白粉吗?”助演魏虎的自家搭档张九林偏了偏头,“我这盒用完了。”

“有有有,来了。”闻言,郎昊辰连忙抓起妆台上的粉盒。

走过去送到张九林手中,二人顺着镜子对视一眼。

“你这样真挺好看的。”胖胖的小搭档一面抹粉、一面莞尔笑笑。

幸亏有妆面掩着,没人注意到郎昊辰微微飘红的双颊。轻咳一声理了理贴片,少年扭头正视着对方:

“哎呀你动作怎么这么慢?好半天了还没勾上脸呢,”郎昊辰笑着,干脆转身倚坐于梳妆台上,“得了,我帮你画吧。”

左手扶住张九林软团团的后颈,右手使毛笔蘸了油彩。

魏虎的脸谱仅为黑白两色,相对好画些,但若想精准勾出神态,也非说说而已……运着笔,郎昊辰轻轻蹙额。

张九林抬眼盯着年纪相仿的搭档,那姣好的面庞上写满了认真、睫毛无意识地微微抖动——大郎真比自己耀眼多了,分明是张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脸,自己却仍眨不动眸子。

高峰在不远处站了一会儿,见两个孩子并无注意到自己的意思,便摇头笑了笑、悠悠离去了。

 

那边王昊悦和李昊洋也已扮毕,一副白髯口、一副黑髯口,并肩立着相映成趣。

“你唱苏龙,我唱王丞相,我就是你老丈人、你爸爸了!”王昊悦乐得颇不正经。

“去去去,做戏而已,别逮个机会就抄我便宜。”李昊洋翻了个白眼。

“诶,”王昊悦的一张脸突然于眼前放大,李昊洋下意识向后缩脖子,“跟你说,我前天碰见几个租界来的熟人,听人家讲,那儿的洋人父亲和儿子之间有礼节,要亲额头~”

“什……别别别!你离我远点!”

“来嘛,代表着长辈对小辈殷切的期望~”王昊悦一努嘴、作势就要往对方身上蹦。

“老四老五,”高峰不大不小的声音叫停了闹剧,二人赶紧低头见礼,

“都说过多少次了,扮上了就消消停停地酝酿角色,到处乱跑、胡闹,成何体统?”

 

“师父,”高筱贝拉着侯筱楼,一老生一青衣扮相齐整,颠儿颠儿地跑到栾云平身旁,“今晚我们俩唱哪几折?”

栾云平侧首,两个孩子照例同演薛平贵与王宝钏,为的是方便折子之间串场和换服装:“按先前排好的,《平贵别窑》、《赶三关》和《算粮》。”

高筱贝和侯筱楼齐齐点头,却依旧站着不走。

“那个,师父……”顿了半天,才由高筱贝再次开口。

“怎么了?”

“明儿练功的时候,能教教我们《大登殿》么?我跟猴猴也想什么时候唱上一回。”

栾云平意外地挑眉:“可我连《武家坡》都还没教你们呢,怎么突然就想跳到《大登殿》了?”

侯筱楼难为情地笑笑:“其实就是吧……我们比较喜欢《大登殿》里的皇家行头,龙袍玉带、凤冠霞帔,那一使相,多神气呀~”

一言语毕,小团子还垂了垂眼帘,配上一身扮相,竟活脱脱成了个姑娘样——别看这孩子相貌平平,唱起戏来的一作一态之间却很有女子的温婉神韵,是个旦角的苗子。

“就为了这个?行头漂亮、唱起来神气?”

看着两个徒弟异常真诚的眼神,栾云平忍俊不禁:“那我跟你们说一件事,估计说完以后你们就不会这么想了——”

“知道《大登殿》过后的情节是什么么?”

闻言,二人面面相觑:“……《大登殿》不就是这出戏的结局么?往后就没情节了呀……”

“京戏也是从传说故事当中取材的——相传薛平贵和王宝钏是唐朝人,人生经历就像咱们所唱的那样。但戏中唯独没有提到的,是王宝钏成了娘娘后的事。”

说着,栾云平整整银钉头面,转过来正对高筱贝和侯筱楼。

“还记得王宝钏苦守寒窑多少年么?”

“十八年。”

“王宝钏于昭阳殿为后,仅过了十八天荣华富贵的日子,便亡于闺中。”

栾云平闭了口,了然地望着目瞪口呆的弟子。

“这,这么惨啊……”高筱贝的髯口似乎都耷拉了下去,侯筱楼亦低垂水袖。

空气几近凝固……

栾云平扬了扬唇角打破沉寂:“所以说呀,这故事也没什么好结局,你们就先踏踏实实地把《武家坡》学成学精,不必着急——”

“云平。”三人猝然回头,发觉高峰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栾云平应了一声便迈步出去。

高筱贝和侯筱楼向门外偷瞥了半天,终究也没听到什么,只隐约瞧见高老板拉着师父的手放于心口,师父脸上先是诧异后是几分感动,还好穿着行头不能怎么样,若不然二人的眼睛可就要遭殃了。

 

“那苏龙魏虎为媒证,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

“提起了别人我不晓,那苏龙魏虎是内亲,你我同把相府进,三人对面一同说分明。”

峰峦叠翠,鸾凤和鸣。

注:《红鬃烈马》全本共十三折,其中包括著名的《三击掌》、《武家坡》和《大登殿》。

任短秋

今天去书城买了眠狼太太的画集,明明已经出了辣么久居然现在才买真是抱歉【土下座】一直超爱眠狼太太的画,画风超赞色彩超棒。

一开始是因为RDJpapa知道的太太,本来是被同学安利的papa,本着就是看看的想法,结果因为看到了太太的画,觉得“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的人啊”,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坑里。之后又因为RDJpapa而对欧美圈感兴趣,先后去看了妇联福尔摩斯TSN指环王等等,于是就跳进了欧美圈里,并且打算这辈子都不出来了【笑】

其实可以说太太是我进欧美圈的契机,虽然也有其他的因素在,但太太无疑是最主要的。

感谢眠狼太太,让我遇到了这么多这么好的人。一直以来多谢投喂了!

最后表白太太,希望再出画...

今天去书城买了眠狼太太的画集,明明已经出了辣么久居然现在才买真是抱歉【土下座】一直超爱眠狼太太的画,画风超赞色彩超棒。




一开始是因为RDJpapa知道的太太,本来是被同学安利的papa,本着就是看看的想法,结果因为看到了太太的画,觉得“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好的人啊”,义无反顾的一头扎进坑里。之后又因为RDJpapa而对欧美圈感兴趣,先后去看了妇联福尔摩斯TSN指环王等等,于是就跳进了欧美圈里,并且打算这辈子都不出来了【笑】




其实可以说太太是我进欧美圈的契机,虽然也有其他的因素在,但太太无疑是最主要的。



感谢眠狼太太,让我遇到了这么多这么好的人。一直以来多谢投喂了!


最后表白太太,希望再出画集,《琳琅》里没有妮妮超可惜( •́ω•̀ )

椰子青了
想当年,以为佟丽娅还会演寂寞空...

想当年,以为佟丽娅还会演寂寞空庭春欲晚时画的琳琅……
太期待她演琅琊榜2了ಠ_ಠ【不管剧情,只为古装造型

想当年,以为佟丽娅还会演寂寞空庭春欲晚时画的琳琅……
太期待她演琅琊榜2了ಠ_ಠ【不管剧情,只为古装造型

今草化心。

2016.10.22,静静到家半年整(❁´◡`❁)*✲゚* 小夜的真实偶龄也差不多这几天到一周年,同时也是(自家琉璃树动物园时间线)小琳琅带凌霄回家见双亲的日子,然而……

【告示:园区天鹅目前处在()期,请观赏游客戴好墨镜,注意保护眼睛】

凌霄:……我是不是换一天来比较好,今天这个画风好像不太对?
琳琅:其实每天画风都差不多→_→不过还是等会儿再进去吧(。

后面两个这到底是什么画风,还能给小孩子做好榜样吗!!!
不过想了想也很纳得,小夜回家一年了,在一年中虽然有些冷落有些颠沛,但遇到了亲娘和哥哥和师尊,还有崽们,对小夜来说也是很好的吧。缘分真神奇啊😳

话说早上起来突然觉得静静...

2016.10.22,静静到家半年整(❁´◡`❁)*✲゚* 小夜的真实偶龄也差不多这几天到一周年,同时也是(自家琉璃树动物园时间线)小琳琅带凌霄回家见双亲的日子,然而……

【告示:园区天鹅目前处在()期,请观赏游客戴好墨镜,注意保护眼睛】

凌霄:……我是不是换一天来比较好,今天这个画风好像不太对?
琳琅:其实每天画风都差不多→_→不过还是等会儿再进去吧(。

后面两个这到底是什么画风,还能给小孩子做好榜样吗!!!
不过想了想也很纳得,小夜回家一年了,在一年中虽然有些冷落有些颠沛,但遇到了亲娘和哥哥和师尊,还有崽们,对小夜来说也是很好的吧。缘分真神奇啊😳

话说早上起来突然觉得静静头发有点灰灰的,还以为是灰尘沾上去了,赶紧打水来给他额发洗了一下(把静静从小夜边上挪开的时候那个不放手啊!),洗成了一团乱……然而这个货(第四张)居然意外的很开心???而且抱到亮点的地方一看其实根本没有灰……所以只是这只爱发型爱干净的水鸟想洗个澡吗→_→你弟从来不注重发型你看看你……

啊总之……养偶真好。就算三次元很忙,每天回来看看他们,和他们说说话拉拉手,都是多好的放松。
谢谢你们来到我身边,静静,小夜😊还有在家养老的33和天真无邪状况外努力无视某两人的阿月wwwww

今草化心。

中秋佳节,逐月千明携子(及月球灯😁)祝各位月圆人团圆~~~

附送一张强势围观姚黄牡丹款月饼的崽子们23333
含枝&小曼:……爹亲?(不
凌霄:这能吃吗O.O
琳琅:吃吧!

中秋佳节,逐月千明携子(及月球灯😁)祝各位月圆人团圆~~~

附送一张强势围观姚黄牡丹款月饼的崽子们23333
含枝&小曼:……爹亲?(不
凌霄:这能吃吗O.O
琳琅:吃吧!

今草化心。

外境友花逐月千明携子拜访尚贤宫,现任钜子伉俪与其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面,并交换了育儿经验。逐月长子含枝风采卓然,礼数周到,逐月对其颇为喜爱,常有回护。
而另一边,

琳琅:……O.O
凌霄:你穿得好华丽啊!你小哥哥和阿爹也好华丽啊!!我能拽拽这个串串吗!(超兴奋.jpg
曼陀罗:😰……(阿爹,我想要父亲……

————
画质太渣了😂😂😂
大夏天折腾三个偶实在虐cry啦!!干脆跟最后一张一样加湿器和他们放在床上我打地铺算了-_-||||||(你等等

外境友花逐月千明携子拜访尚贤宫,现任钜子伉俪与其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面,并交换了育儿经验。逐月长子含枝风采卓然,礼数周到,逐月对其颇为喜爱,常有回护。
而另一边,

琳琅:……O.O
凌霄:你穿得好华丽啊!你小哥哥和阿爹也好华丽啊!!我能拽拽这个串串吗!(超兴奋.jpg
曼陀罗:😰……(阿爹,我想要父亲……

————
画质太渣了😂😂😂
大夏天折腾三个偶实在虐cry啦!!干脆跟最后一张一样加湿器和他们放在床上我打地铺算了-_-||||||(你等等

梁上春色。

【天之炽隆·博尔吉亚自戏】【原著邀舞梗】

抬手用并不十分熟练的技巧把素白色绸带打成双交叉式领结,指腹抚平礼服下摆微不可见的流线褶皱,最后一次整理好着装。抬眼对上镜子里那双漠然森寒的眸子,一直波澜不惊的神情在此刻独处时骤然显露出隐藏至深的裂纹,压抑了无数个日夜的情感从缝中澎湃涌出,几欲令人战栗。
阿黛尔长得,越来越像她了。
闭了闭眼睛掩饰所有不该有的情绪,用意志强行把城楼上雀跃的小女孩身影与那个女人剥离,仅在转身的一瞬又恢复成那个铁血教皇,仿佛半刻钟前鬼使神差拿起了这件年轻时才穿的礼服的人不是自己。
懒得和忙着彰显贵族社交礼仪的宾客们虚与委蛇,等到人差不多到齐了才从侧门进入大厅,酒会早已开始。史宾赛只说作为主人最好出席,可没说主人得浪费时间听...

抬手用并不十分熟练的技巧把素白色绸带打成双交叉式领结,指腹抚平礼服下摆微不可见的流线褶皱,最后一次整理好着装。抬眼对上镜子里那双漠然森寒的眸子,一直波澜不惊的神情在此刻独处时骤然显露出隐藏至深的裂纹,压抑了无数个日夜的情感从缝中澎湃涌出,几欲令人战栗。
阿黛尔长得,越来越像她了。
闭了闭眼睛掩饰所有不该有的情绪,用意志强行把城楼上雀跃的小女孩身影与那个女人剥离,仅在转身的一瞬又恢复成那个铁血教皇,仿佛半刻钟前鬼使神差拿起了这件年轻时才穿的礼服的人不是自己。
懒得和忙着彰显贵族社交礼仪的宾客们虚与委蛇,等到人差不多到齐了才从侧门进入大厅,酒会早已开始。史宾赛只说作为主人最好出席,可没说主人得浪费时间听他们讨论香槟和空话。仰首抿尽最后一滴琥珀色的酒液,随手将杯子放在侍者托盘里。玻璃与银轻碰的余音尚未结束,便被一个与酒宴格格不入的声音打断——
哭声…女人的哭声…琳琅!
是琳琅的声音,不会错。一瞬间惊悸仿佛密网铺天盖地笼罩下来。来不及思考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让她立即离开——在那些老家伙注意她之前。
微压眉峰保持一贯的不动声色,步履生风地朝声源径直走去,即便绕开了内场仍然引起了宾客侧目,但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这里没您什么事情,交给我处理吧。”钳制住男人的力道一点点加大,迫使他将那只肮脏的手从墙上移开,开口的声线低到冰点。随着人识相地退避,那一袭华贵的湖蓝色裙裾完全展现在眼前,但比裙上的金线玫瑰还耀眼的是女人的目光。
空山新雨,繁樱落尽。
她在看清来人的刹那便停止了哭泣,一双眼睛蕴着水雾,朦胧似冰河月色,明亮如月下星辰,汇集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也无法描绘万分之一。
她美得让人恐惧。
难以抑制心中震动下意识退后半步,理智却在下一秒清晰地告诉自己儿女情长等同为野心送葬。冷下神色转身望向宾客,提高了音量用毫无起伏的语调开口。
“先生们女士们,请跳舞和饮酒,新年快乐。”
这些常年混迹上流社会的贵族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好奇,什么时候要收敛,纷纷转身移开视线。话音落定后不再回头,抬步直接走向大门,“卫兵!送这位夫人出去!”
刚走出几步,圣咏般的颂春舞曲宏然奏响,贵妇们分别握住一位男士的手旋转着进入大厅中央,宽大的华丽裙摆打开,一如春天百花齐放。
眼前的场景太过熟悉,仿佛陡然拉近了时间穿梭到当年。
当年。
莫名的躁郁涌上心头,直到摸烟的手在口袋里一无所获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波动。电光火石间似有一股力量推使着自己停下脚步,转头望向那个角落。
女人依然保持着那个朝自己伸出手的姿势,眼神里毫不掩饰的爱恋和期许足以让铁石动容。她像一树繁樱般安静地站在那里,却又分明诉尽心声。
“你问我要不要邀请你跳一支舞么。
哪怕我放任你被他们变成傻子,抛下你不闻不问。
你仍然只想问我要不要跳舞么?”
定定地站在原地凝视着她,即使满世界都是喧嚣,但此时此刻万籁俱寂,天地无声。
在理智战胜情感之前脚步已经跨出,抬手接过人纤细的指尖,手臂揽过她的腰收紧,演练过无数次的动作哪怕经年也行云流水。以一个轻盈的旋转带人滑进舞池,女人柔黑直顺的长发在空中划过惊艳弧线。
这一刻她的光华胜过整个翡冷翠的灯火。

跳完最后一支舞,然后再也别回来。

李明尔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她的一生还这样漫长,可是已经结束了。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她的一生还这样漫长,可是已经结束了。

泷井
眠狼大大的琳琅!总算可以舔我福...

眠狼大大的琳琅!总算可以舔我福的巨幅美颜了!

眠狼大大的琳琅!总算可以舔我福的巨幅美颜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