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8.7万浏览    2869参与
菱妍绪

当荧被变成小女孩之后,又会受到如何宠爱?(番外2)

小小荧在回去蒙德的路上一直被可莉紧紧地握住小手,而安柏与优菈在旁边倒是因为碍于身为大人的面子不好意思从可莉手中抢过荧来贴贴,不过嘛…荧不还有第二只小手吗?

       两个人又开始了明争暗斗,昔日里亲密无间的两个好伙伴此刻却为了与一个小女孩牵手的机会而抢的面红耳赤的

        倘若让她们那些骑士团的同僚们看见,想必会惊掉下巴吧

        不过两个人......

小小荧在回去蒙德的路上一直被可莉紧紧地握住小手,而安柏与优菈在旁边倒是因为碍于身为大人的面子不好意思从可莉手中抢过荧来贴贴,不过嘛…荧不还有第二只小手吗?

       两个人又开始了明争暗斗,昔日里亲密无间的两个好伙伴此刻却为了与一个小女孩牵手的机会而抢的面红耳赤的

        倘若让她们那些骑士团的同僚们看见,想必会惊掉下巴吧

        不过两个人的争斗也并没有什么结果,若问为什么的话,相互掣肘的两人是无法让对方在自己的面前与小小荧这样那样的!

         所以小小荧的另一只手的主人自然就是派蒙了!

        就这样,在一路的吵吵闹闹中,小小荧终于抵达了蒙德城,在这里,她将找到关于她哥哥的线索

        “请问你有看见到过我的哥哥吗?”

         一进城门,荧就向花店老板芙萝拉询问了起来,至于为什么挑芙萝拉…大概是因为外表吧?

        “我不知道哦…小朋友,不过你有没有一个叫荧的姐姐?”

        “…我就叫荧”

         “?这样呀,那…我推荐你去问问诺艾尔或去向骑士团求助呢”

         “这样啊…谢谢你,卖花的大姐姐”

         芙萝拉目送着荧和几个女孩的离去,她看着与平时截然不同,表现的非常不靠谱的侦察骑士与浪花骑士只觉得担忧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明显出了什么问题的荣誉骑士小姐再出什么事了!毕竟她平时那么帮助我!我得去向琴团长报告!’

        芙萝拉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好心的举动反而会引起巨大的混乱

        “那么我们应该先去寻求谁的帮助呢?我不太了解蒙德,所以还是你们来告诉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吧”

         “可莉觉得应该去找骑士团里的大家,因为骑士团里的人有那么多,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荧的哥哥的!”

        “我也觉得骑士团比较好一点,虽说比起靠谱程度诺艾尔可能更好一点…不过找人这种事情应该还是让人数更多的骑士团来比较好”

       “我也这么认为”

         三个隶属于骑士团的女孩都倾向于去让骑士团解决问题

        ‘这样也可以顺便继续名正言顺地跟在小小荧的身边了’

         安柏与优菈心里的小算盘都打的响当当的,但事情的发展往往都不会顺遂人意

        “你好呀!诺艾尔,真是好久不见啦”

         派蒙的一个招呼,打碎了两个人的酝酿

        “什一”X2

        两人不可置信地抬起了头

        “什一么一”

        刚刚看到派蒙还一脸惊喜的诺艾尔在看见在一旁牵着派蒙手的小小荧一边惨叫着出了声一边瞬移到了她们的面前

         “这个小,小女孩是怎么回事?!派蒙,荧难道已经有孩子了吗?”

         诺艾尔焦急地抓住派蒙的肩膀边追问边摇晃起来

         “不是啦…唔!…这是荧她自己…唔…别晃了…冷静一点…”

          “你好,大姐姐,你就是诺艾尔吧,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荧,请问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你…你好,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情的起因其实也并不算复杂,在众人简单的解释过后诺艾尔也明白了原来是阿贝多的实验所导致的荧变小

        ‘既然这样的话’

        诺艾尔的心思活络起来

        ‘荧既然已经忘记了我对她造成悲伤的回忆的过往…那么这次我就一定要给荧留下好印象,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弥补我之前所做的蠢事…’

        “好的,那么现在就由我来帮助你去找哥哥吧,来,请先和我说一下你的哥哥有哪些特征吧?”

       特征诺艾尔当然知道,在与变小之前的荧同居的日子中诺艾尔可不是什么事也没干的

       “诶,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子的”

         安柏与优菈果然不满起来

         “这可是荧亲自拜托我的哦?”

         “不行!绝对不行!这件事还是…”

        “这件事还是交给骑士团吧”

        一个平静的女声打断了在场的所有争论,荧明显感觉到了可莉握着自己的手一紧

         “琴团长,你怎么来了”

         诺艾尔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差了

       “熟悉的人发生了事情,有了困难,我当然要过来提供帮助了

        诺艾尔,作为一名刚入团的骑士,你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帮助我团有困难的荣誉骑士这种事,还是让身为骑士团长的我亲自来做比较好吧”

        “可是…”诺艾尔犹有不甘

        “就这样吧,诺艾尔,荣誉骑士的事情我会去想办法,你不用再操心了,去忙吧”

        琴的眼晴微眯,诺艾尔感觉仿佛南风之狮正伏在自己的面前蓄势待发

        ‘等会再过来找机会,你总有松懈的时候’

        诺艾尔狼狈离去了

         安柏与优菈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侦察骑士安柏,浪花骑士优菈,我想你们应该也还有骑士团的工作需要处理吧”

         琴缓缓转头,锐利的目光扫过两人

         “好像是的哈”

         “我去巡逻了”

         等会再过来找机会,你总有松懈的时候’

         现在除了派蒙,在小小荧身边的就只剩下一个可莉了

          琴和蔼可亲地蹲了下来,摸了摸可莉的头

          “可莉不忙!而且可莉也不可以离开荧的!可莉答应了阿贝多哥哥的!天黑之前要将荧带回去变回来的!”

         琴凑到可莉的耳边压低了声音

          “可莉,乖,你也不想你平时总是做各种坏事的事情被现在的荧知道吧?”

          “唔!”

          “乖,现在去陪着阿贝多哥哥一起去调配药剂吧,荧现在就由我来照顾”

          “可恶”

           为了维护自己在荧面前可靠的姐姐形象,可莉也愤愤地离开了

          “今天的琴团长好可怕喔,荧,你感觉怎么样?”

          “这个人看起来好可靠的样子!她一定可以帮助我找到哥哥!”

           荧两眼发光

          “…啊?”

          琴掌握着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偷听到的信息,判断出了现在的荧所想要的

          在火速进行了一些准备后,一边嘴上说着要帮助荧找哥哥,一边将荧往自己的家里带

        “这里真的会有哥哥吗?”

         小小荧感到了一丝疑惑

        “当然了”

        看着旁边的墙上贴着的之前的寻人启示,琴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进了琴家门之后

         “琴姐姐,为什么找哥哥要脱衣服啊?”

         “等下你就知道了”

乐
【这是一封来自蒙德的邀请函!上...

【这是一封来自蒙德的邀请函!上面似乎还遗落着几片雪花?】

嗨你好!这里是一个语擦水聊以及小游戏群的群宣!

首先对于占据了tag非常致歉,倾向如tag所指注意避雷

平日里主要是放松聊天!也可按自己喜好习惯上皮或半上皮!

群内不仅有如跑团,真心话大冒险,狼人杀等各种游戏的设置,还有可爱的小机器人——冰雕小孔雀可以调戏!

以下是许愿时间——☆

群内的两只可爱的小可莉虽然成天炸鱼非常开心但是果然还是非常想念亲切的代理团长大人…不知道有没有代理团长大人进来看看呢?

珊瑚宫心海小姐非常期待她的大将一起来放松…不知道五郎先生愿不愿意来一起玩呢?

走过路过的客人都进来看一看吧,求求你啦求求你啦......

【这是一封来自蒙德的邀请函!上面似乎还遗落着几片雪花?】

嗨你好!这里是一个语擦水聊以及小游戏群的群宣!

首先对于占据了tag非常致歉,倾向如tag所指注意避雷

平日里主要是放松聊天!也可按自己喜好习惯上皮或半上皮!

群内不仅有如跑团,真心话大冒险,狼人杀等各种游戏的设置,还有可爱的小机器人——冰雕小孔雀可以调戏!

以下是许愿时间——☆

群内的两只可爱的小可莉虽然成天炸鱼非常开心但是果然还是非常想念亲切的代理团长大人…不知道有没有代理团长大人进来看看呢?

珊瑚宫心海小姐非常期待她的大将一起来放松…不知道五郎先生愿不愿意来一起玩呢?

走过路过的客人都进来看一看吧,求求你啦求求你啦求求你啦!

ctgd
5.15 补一张姐妹贴贴

5.15

补一张姐妹贴贴

5.15

补一张姐妹贴贴

Asolon

[原神成男成女cb向]

邀请工作中的ladies共饮会有什么回应?

成女们:我的心中只有工作。

罗莎莉亚:嗝


要拉就拉一波大的(哎嘿.jpg

[原神成男成女cb向]

邀请工作中的ladies共饮会有什么回应?

成女们:我的心中只有工作。

罗莎莉亚:嗝


要拉就拉一波大的(哎嘿.jpg

leaf

整一个扑克牌。

蒙德四巨头(?)

整一个扑克牌。

蒙德四巨头(?)

哲语
太好看!太好看了!! 拍了这么...

太好看!太好看了!!

拍了这么双人照片最满意的一张呜呜!

太好看!太好看了!!

拍了这么双人照片最满意的一张呜呜!

anyod33
深境螺旋 蒸发pt 强的! 我...

深境螺旋 蒸发pt 强的!

我犯了一个错误,所以我会重新发送它…

深境螺旋 蒸发pt 强的!

我犯了一个错误,所以我会重新发送它…

洛水天依

身为融合战士的我穿越到提瓦特只想回家 七

★人物ooc有!!!


★私设一大堆!!!


★全员→你(包括原神和三蹦子中的女生,我都要)


★可能会有点儿玛丽苏


★如果有撞梗就是我抄别人(求轻喷)还有就是,文笔幼稚


★后续可能会有崩坏,不能接受就快跑


等到第二天我在柔软的床上醒来


正在我好奇这里是哪里时,出现了敲门声


“洛小姐,您醒了吗,老爷让我看看您醒没醒”


“啊,我醒了,请进来吧”


我很诧异,老爷?难不成是……


我说完之后就看到房间里的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女性冲我笑了笑然后开始了自我介绍


“洛小姐你好,我是晨曦酒庄的女仆长,不用担心,您现在是在属...

★人物ooc有!!!


★私设一大堆!!!


★全员→你(包括原神和三蹦子中的女生,我都要)


★可能会有点儿玛丽苏


★如果有撞梗就是我抄别人(求轻喷)还有就是,文笔幼稚


★后续可能会有崩坏,不能接受就快跑



等到第二天我在柔软的床上醒来


正在我好奇这里是哪里时,出现了敲门声


“洛小姐,您醒了吗,老爷让我看看您醒没醒”


“啊,我醒了,请进来吧”


我很诧异,老爷?难不成是……


我说完之后就看到房间里的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性,女性冲我笑了笑然后开始了自我介绍


“洛小姐你好,我是晨曦酒庄的女仆长,不用担心,您现在是在属于迪卢克老爷的晨曦酒庄,这里很安全,请您换好衣服,然后随我下楼,各位都在等着您”(我的天,这好像是她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吧手动狗头)


“好的,麻烦你了”我看着她给我拿来的这叫蒙德的衣服陷入了沉思(哎,算了,我那件衣服的确穿了很久了,等洗好之后还回去吧)


我换好衣服之后有些惊讶,那件衣服居然很合身,而且很漂亮


“(笑)果然和老爷说的一样,您穿上会很好看,请您和我下去吧”“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我下去以后看到了好多人……有我认识的人,比如荧,派蒙,温迪,迪卢克老爷还有琴和凯亚


还有我不认识的人…一个米白色头发的少年,少年身上我一种学者的气质我很喜欢(哎嘿~我提前让贝老师上跑道),还有一个很红的小女孩,那孩子看起来很可爱……红红的,像小太阳


我没有过多思考,只是快步走到了荧身边然后小声道了句早上好


“嗯,洛早上好,昨天睡的还好吗?”


听到荧这么问我很高兴,对她笑了笑,然后回答“我睡得很好,谢谢!话说大家为什么都聚在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们想调查一下昨天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昨天真的把我们吓了一跳呢,你不知道……”“咳咳,派蒙”


派蒙看到我问出来了这个问题就开始了她的话痨模式


琴团长及时打断了她的话这才让她停下然后把话语权交给了那个白色头发的少年“阿贝多,交给你了”


只见白发少年点了点头


“你好卡斯兰娜小姐,您的事我都听琴说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贝多,西风骑士团首席炼金术士,这位是我的妹妹,可莉……咳咳,可莉,打招呼”阿贝多一边向我介绍自己,一边想去拉在他旁边的女孩


可是那个女孩好像在……玩…炸弹!(!现在蒙德的孩子都可以玩炸弹吗?)


“啊,啊啊啊,抱歉阿贝多哥哥……可莉有好好听你说话的”只见名叫可莉的孩子慌忙地把手中的炸弹藏到身后


“姐姐你好!西风骑士团,可莉,前来报道!唔…后面还要说什么来着?可莉背不下来了……”


(阿贝多扶额)


“总之,我是来帮你解决眼下的问题的,等一下请和我去我的实验室”


“好的……麻烦你了”


“咳咳,这里就交给阿贝多了,我们去…(向荧使眼色)”


“啊对,我们要出去一下,这里就交给阿贝多先生了”


“请和我来吧…可莉,你去找你砂糖姐姐,她会照顾你的”


“好哒!阿贝多哥哥,可莉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我完全没有想到,阿贝多的实验室居然在雪山Σ( ° △ °|||)︴


“请进吧,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请你回答我卡斯兰娜小姐”


“请叫我洛吧,阿贝多先生,我会配合你的”


“好的…第一个问题,洛小姐还记得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我记得当初在<世界蛇>我和凯文哥哥在聊天,没想到被人袭击,突然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醒来就在这里了”


“好的,我明白了…第二个问题,洛小姐来到这个世界后有没有感到身体不适?”


“没有,我感觉让我来这个世界的人好像没有恶意”


“好的…第三个问题,洛小姐还记得那次头痛是因为什么吗?”


“头痛啊……大概是安娜在向我求救吧”


“安娜?求救?方便具体说吗?”


“可以……因为我是终焉的缘故,我可以听到所有律者向我发出的求救,我能听到他们痛苦的声音,但我没有办法过去,我也不知道是谁发出的求救”


“那为什么你能确定是那位安娜发出来的求救呢?”


“大概是因为那孩子刚变成律者没多久吧…像琪亚娜,布洛妮娅,芽衣她们都变成律者很久了,也经过我的教导,我想她们应该不会被律者人格控制……琪亚娜我还不确定”


“好的,我大致了解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洛小姐在睡梦中眼镜会变成红色…请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她出来了吗?应该是担心我吧,她是□,她是在我□□中□□我的,不用担心,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好的,感谢你的配合,现在请做到椅子上,我会给你几瓶药,请告诉我你的感受,如果感到不适的话请立刻告诉我,我会马上停止实验的”


“好的”


以后阿贝多给了我几瓶药液,我都没有感到不适,然后他在纸上写写画画,再之后荧就来把我带走了,走之前他们还在小声讨论着什么……


至于第二天我被灌了多少药液那就去后话了(摊手)



抱歉抱歉🙏我咕了这么久

大概到女士那里才会让妹的武器出场

那么…看文愉快呀~

奶冻

关于温迪在容彩祭的脑洞

 有ooc注意

只是脑洞

无CP向


        琴团长正在处理这桌面上堆积如山的文件,随后窗口飘进来了一张沾满风元素力的纸条: 


        琴团长,我收到了稻妻容彩祭的邀请,已经出发了,过两天回来。诶嘿。末了还画了一个笑脸。......


 有ooc注意

只是脑洞

无CP向


        琴团长正在处理这桌面上堆积如山的文件,随后窗口飘进来了一张沾满风元素力的纸条: 

        

        琴团长,我收到了稻妻容彩祭的邀请,已经出发了,过两天回来。诶嘿。末了还画了一个笑脸。


         琴团长看着纸条,头痛不已:自家风神跑去雷神的地盘参与稻妻的活动,也没有提前打个招呼,要是稻妻那边认为我们礼数不周该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到两国之间的和平关系,现下大团长带军远征,如果出了什么事…………

          

         正想着,突然门开了,可莉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趴在桌前看着琴团长:“琴团长!之前说好了可莉只要乖乖的就可以和阿贝多哥哥一起去稻妻玩对吗?可莉可以出发了吗”


          琴抬起头,想起了和可莉的约定,又想了想她这几天的表现,随点了点头:“没问题,可莉。你这几天都很乖,允许你出去玩”


         在码头送别可莉和吟游诗人时,琴得知温迪早已坐上了更早的一班船,顿时五雷轰顶:稻妻人非常注重礼节,我们太早过去会不会被认为不顾礼节,而且巴巴托斯大人也没带个伴手礼什么的,他就这么去找雷神会不会…………


          一路上琴都在想这件事,一旁的丽莎看她脸色不好,关切的问到:“琴,你脸色不太好。还是多多休息吧。”

   

        琴回过神,对着丽莎笑了笑:“如果你不经常电人或许我的工作量就可以减少很多了。”



         稻妻城 天守阁前

         “什么人?这里可是将军大人休憩的地方,速速离开!”门口的卫兵驱赶着温迪,“容彩祭期间不得动用武力,但还阁下如果不识好歹我等也会……”


         “你们在做什么?”影突然出现在大门前,看着台下的风色诗人。

        

         “回将军大人,此人擅闯天守阁,我等正在驱逐”带头的同心向将军解释着缘由,“不料惊扰了将军,还望恕罪。”


          “无碍,只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便出来看看。”影说着便转身进去,温迪也化作一缕风飘了进去,只留下了守卫面面相觑。

         

          “呼,你外面的守卫真严格,我差点进不来。”温迪一屁股坐在了坐垫上,将手中的东西随手摆在桌上。


          “天领奉行训练的好。”影倒了一壶茶,“这是?伴手礼?”


           “昂,来,这是我刚从那家叫做远航之风的店里买的饮料,想着给你尝尝。”温迪拿出一杯放在影的面前,“还给你带了点蒙德的特产啥的。”说着便掏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有薄荷果冻,庄园烤松饼和土豆饼。


          恰巧到了午饭时间,天领奉行送了饭来,于是乎,两位神明边吃饭边(唠)讨(家)论(常):

            “我来的路上看到你儿子了,怎么还是那么矮啊?要我说你也不矮啊。”风神呼噜呼噜的喝着汤。

      

            “你是说雷电大炮吗?雷神咽下了一口烤松饼,“一开始我是想把他做成女孩,但没想到失败了,又没办法回炉重造。”


            “要说到身高,一开始我给琴发神之眼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她能一下窜那么高,现在都要低头看我了。”温迪又到了一杯清酒。        


            “唉,带娃真难” 两位神明不约而同的感叹道。


             吃了饭,喝了酒,温迪便准备离开了,拿上影准备的礼物,便离开了天守阁,回到了离岛。




     离岛

         “诶呀,这不是风神大人吗?”八重神子面带微笑的向温迪走来,“昨日在天守阁用饭还愉快吗?”

   

         “哦,是真怀里的小狐狸啊。”温迪也笑了起来,“不对,现在得叫八重宫司了。”


         “影那丫头要麻烦你多多照顾了,她最近对永恒的认知似乎有了新的突破。”


        “那还真是了不起,在我看来她对稻妻的治理很不错啊。”温迪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将一个纸袋递给了八重神子,“这里面是一种糖果,用甜甜花,骗骗花蜜和史莱姆原浆做成的,让那丫头尝尝吧,保证效果惊人。”


      “诶呀,就连风神大人都喜欢做这些恶作剧了吗?”

    

      “瞧你说的,我只是关心她的牙齿,早日让她明白吃糖的危害才对。”温迪双手环在胸前,“磨损可是很严重的。”


      

     蒙德城  西风骑士团  琴团长办公室


     “巴巴托斯大人,您总算回来了。”琴团长看见开门的是温迪,心里十分激动。


    “诶嘿,我给琴团长带了伴手礼哦。”温迪将八重堂的小说和一些绯樱绣球放在桌子上,“放心,我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哦。我也是有分寸的。”


      听到这话琴心里一怔,是啊,这可是活了几千年的巴巴托斯大人,怎么会像小孩子一样捉弄人嘛,他做事肯定是有所分寸的。想到这,琴安心了许多,开始整理起温迪从稻妻带回来的礼物。



      三天后  琴团长办公室内


     “荣誉骑士,你回来了。”琴抬头看着面前的旅行者,“旅途顺利吗?”

   

     旅行者点点头:“非常顺利,不过最近听说雷电将军吃了一种糖,非常黏腻,牢牢的粘在她的牙齿上。”


      琴团长眉心跳了跳:“有人知道那种糖是谁给的吗?”


       旅行者奇怪到:“八重宫司啊,不过好像她也是从别的人那里拿到的。”


        我可怜的琴团长啊,因为自家风神老闯祸气的内心崩溃又哭又闹,呜呜呜呜好可怜啊。


















丽琴首席嗑学家

「搬运」“好啦,所以说今天就不要想工作的事了,机会难得,好好享受吧。”

(灵感来自琴的传说任务)

"Enough already! No more thinking about work today! Enjoy yourself while you've got the chance" -Lisa

(Inspired by Jean's story quest hehe......

「搬运」“好啦,所以说今天就不要想工作的事了,机会难得,好好享受吧。”

(灵感来自琴的传说任务)

"Enough already! No more thinking about work today! Enjoy yourself while you've got the chance" -Lisa

(Inspired by Jean's story quest hehe-)


转自推特画师:@ Hilly_Pan

已获得授权,请勿二转使用。

银烟廖辉

emmmm算是新的进步?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直接上图吧

[图片]

提攻击的时候歪了两次生命结果比我以前的血还高了……老爷就是个破纪录专业户……(全家第一个破2300攻击且可能破2400)

凯亚也是,最近刷天赋本已经麻木了不过好歹升了级技能?神子也是家里第二个有九级技能的角色了~( ̄▽ ̄~)~,第一个皇冠还是要给凯亚的

[图片]

之前1800+现在2100+的凯亚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琴终于满级熬出头了(ಥ_ಥ)(有后勤了1551)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直接上图吧

提攻击的时候歪了两次生命结果比我以前的血还高了……老爷就是个破纪录专业户……(全家第一个破2300攻击且可能破2400)

凯亚也是,最近刷天赋本已经麻木了不过好歹升了级技能?神子也是家里第二个有九级技能的角色了~( ̄▽ ̄~)~,第一个皇冠还是要给凯亚的

之前1800+现在2100+的凯亚

琴终于满级熬出头了(ಥ_ಥ)(有后勤了1551)


丽琴首席嗑学家
「搬运」一张奇妙的表情包 💔...

「搬运」一张奇妙的表情包

💔丽琴能够治愈破碎的心❤


这个有趣的表情包作者未知,可能是须弥人(x)。

「搬运」一张奇妙的表情包

💔丽琴能够治愈破碎的心❤


这个有趣的表情包作者未知,可能是须弥人(x)。

三岁

以前到现在的时装变化

以前到现在的时装变化

丽琴首席嗑学家
「官图」原神project漫画...

「官图」原神project漫画·第十五话

“琴你回来啦,讨伐魔物辛苦了~”

听听这个语气,是不是就像“亲爱的你下班啦,工作一天辛苦了~”

这个自然的、亲昵的语气,琴是不是每天一结束工作就往丽莎那儿跑啊。

官方漫画太好嗑了🥺💕。

「官图」原神project漫画·第十五话

“琴你回来啦,讨伐魔物辛苦了~”

听听这个语气,是不是就像“亲爱的你下班啦,工作一天辛苦了~”

这个自然的、亲昵的语气,琴是不是每天一结束工作就往丽莎那儿跑啊。

官方漫画太好嗑了🥺💕。

参
《风系现状》 ……琴团长辛苦了...

《风系现状》


……琴团长辛苦了(。


我不是针对谁,但我就是说,画小豆丁真开心啊(拔掉头上的鸟枪x)

《风系现状》


……琴团长辛苦了(。


我不是针对谁,但我就是说,画小豆丁真开心啊(拔掉头上的鸟枪x)

翡

少年

『情绪发泄屋』


-少年与琴

琴声悠扬,抚人心扉。


台上的少年柔情的双眼注视着琴谱,他身上的艺术家气质仿若与生俱来,修长的手指在钢琴上跃过,此景如画,惊艳众生。


曲终,人散。


-少年与风

清风吹拂,散人心愁。


少年拾起书向风来处遮挡,但无论怎样,风还是会吹到他,亦如“义无反顾奔向少年,即便前路坎坷,也拦不住我前进的步伐”。


风止,人离。

『情绪发泄屋』


-少年与琴

琴声悠扬,抚人心扉。


台上的少年柔情的双眼注视着琴谱,他身上的艺术家气质仿若与生俱来,修长的手指在钢琴上跃过,此景如画,惊艳众生。


曲终,人散。


-少年与风

清风吹拂,散人心愁。


少年拾起书向风来处遮挡,但无论怎样,风还是会吹到他,亦如“义无反顾奔向少年,即便前路坎坷,也拦不住我前进的步伐”。


风止,人离。

良辰

【柏菈图/丽琴】强受反攻了

柏菈图·特别的报复方式


虽然优菈一直以罪人自称,但是其实优菈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蒙德的侦查骑士经常这样说。


但是现在安柏已经明白,优菈恶劣起来是怎么样的了。


侦查骑士耳聪目明,眼睛被柔软的丝带遮住了,听力就要变得敏锐的多了,但是入耳的就只有她们之间不明的水声,以及她和优菈的喘息声——前者是压抑着的,后者是愉悦的。羞得她惊慌失措,像是受惊的小兔子,明明房间里只有她们,却依旧感到害羞地躲在优菈的怀里。


劳伦斯的末裔看着安柏这幅样子,藏在基因里的罪人的恶劣本能上来了,空出的那只手在少女手感极好的肌肤上游走,声音略哑:“蒙德城里招人恨的小姑娘,这样低着头,试一...


柏菈图·特别的报复方式


虽然优菈一直以罪人自称,但是其实优菈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蒙德的侦查骑士经常这样说。


但是现在安柏已经明白,优菈恶劣起来是怎么样的了。


侦查骑士耳聪目明,眼睛被柔软的丝带遮住了,听力就要变得敏锐的多了,但是入耳的就只有她们之间不明的水声,以及她和优菈的喘息声——前者是压抑着的,后者是愉悦的。羞得她惊慌失措,像是受惊的小兔子,明明房间里只有她们,却依旧感到害羞地躲在优菈的怀里。


劳伦斯的末裔看着安柏这幅样子,藏在基因里的罪人的恶劣本能上来了,空出的那只手在少女手感极好的肌肤上游走,声音略哑:“蒙德城里招人恨的小姑娘,这样低着头,试一试睁开眼啊。”


小姑娘身子一颤,恨不得把自己贴在优菈的身上。


她当然知道不能睁眼,一旦睁眼,看到的又会是怎样淫靡的场景。


一片黑暗是最能激起人除了双眼的感官,也让安柏感受到了优菈在她身上的作乱。


以往都是安柏主动,侦查骑士体能不错,往往能让浪花骑士扶几天的腰,当然,代价是她的手也要放几天的弓了,手几乎抖到连弓弦都不一定能拉开。


现在换了优菈在上面,因为常年握着双手剑的缘故,优菈手指上的茧子要比安柏的多一些,碾在肌肤上,很痒却又夹杂着快感,让安柏险些叫出声。


虽然优菈无师自通,但是还是觉得好奇,多玩了一会儿,但至少没晾着安柏(具体可见某屑荧的屑玩法)。


激烈的快感层叠,很快就到达了界限,让安柏彻底绷不住地叫出了声。


感受到手被湿热的水打湿了,优菈附在安柏的耳边低声道:“蒙德城最招仇恨的小姑娘,这就是我的报复。”



后记:

后来安柏就很怕优菈记她的仇,每当优菈记一个仇,她都会红着脸,用水汪汪的眼睛看优菈:“不玩那些……好不好嘛?”



丽琴·琴团长很凶


琴团长很和善,这是整个蒙德的居民们都认同的。


丽莎人很懒,这也是整个蒙德的居民们都认同的。


某一天,蒙德城中突然盛行了一种流言,以极短的速度便传遍了整个蒙德:听说丽莎和琴团长在团长办公室好像吵了一架,而且吵得不轻,琴团长甚至还哭了!


这个流言让琴极为头疼的揉了揉腰,自言自语:“真的是……早知道不该被她框进去。”


“琴~”慵懒的蔷薇魔女进来的时候还是那样自顾自,毕竟谁都知道她和琴关系好,只不过最近的流言蜚语让丽莎难得的感觉到麻烦。


不过,她从不做麻烦的事情,除非说和琴有关,但是这件“和琴有关”的事,却让她的心思飘到了别处。


这件事说到底她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闲来无事就来办公室撩拨琴,还……还试了那种,把琴给羞哭了,这种流言也不可能传出去的。


哪怕好脾气如琴,都撇开脸不去看丽莎,甚至连桌子都被她紧急且亲自换了一张。


毕竟是要用来办公的地方,沾满了自己的水,那像什么事啊!


“啊呀,生气了。”


蔷薇魔女明知故问,笑意吟吟地走过去,直接跨坐在琴的大腿上,两人离得很近,蒲公英的味道与蔷薇的香味纠缠,随着丽莎的呵气如兰,冲击着琴的意志力。


“琴,别生气了嘛,这一次,换你来还不好吗?”


重点是这个吗?!


这种认错态度让琴下意识想要去纠正丽莎的说法,却被丽莎握住了手腕,向她与琴现在身上唯一接触的地方探了过去。


这让纯情的琴团长霎时红了脸,手指却忍不住相互捻了捻,感受着手指上的黏腻,喉咙不可见地动了动。


“这一次还是别在桌子上了,你总不能不到三天换两张桌子吧。”


“嗯……”


后记:

后来蒙德城的流言又换了,变成琴团长一言不合跟丽莎打起来了,还把丽莎欺负哭了——“罪魁祸首”可莉用力点头:“没错,这是可莉在禁闭室听到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