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2275浏览    472参与
恶-面包🍞

摸个群里妈咪们的设定

嘿嘿妈咪嘿嘿妈咪嫁给我😍😍😍

摸个群里妈咪们的设定

嘿嘿妈咪嘿嘿妈咪嫁给我😍😍😍

饭饭,饿饿

【琼北(海道】看海

很无趣的故事。


这几天加伊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尽管他并未开口过,但是黎琼还是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对方透露出来的郁闷与心烦。他总是会莫名的喊着黎琼的名字,却在当黎琼转头询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呆楞着摇摇头,说没什么。黎琼偶尔被他念叨得心烦,会恶声恶气的让他有话直说。这时候加伊则会垂下头快速找别的无关痛痒的话题掠过去。

今天也是如此。

黎琼此时正躺在客厅里的折叠床上玩手机,他很喜欢客厅宽阔的环境,四通八达,无论去厨房还是卫生间都很方便,省了不少功夫。又因为客厅旁就是大阳台的缘故,在夜间会相当的凉快,怕热的黎琼于是便抛弃了卧室,买了张折叠床摆在客厅里。反正呢,他的家也不会有陌生人来访。在客厅住下......

很无趣的故事。



这几天加伊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尽管他并未开口过,但是黎琼还是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对方透露出来的郁闷与心烦。他总是会莫名的喊着黎琼的名字,却在当黎琼转头询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呆楞着摇摇头,说没什么。黎琼偶尔被他念叨得心烦,会恶声恶气的让他有话直说。这时候加伊则会垂下头快速找别的无关痛痒的话题掠过去。

今天也是如此。

黎琼此时正躺在客厅里的折叠床上玩手机,他很喜欢客厅宽阔的环境,四通八达,无论去厨房还是卫生间都很方便,省了不少功夫。又因为客厅旁就是大阳台的缘故,在夜间会相当的凉快,怕热的黎琼于是便抛弃了卧室,买了张折叠床摆在客厅里。反正呢,他的家也不会有陌生人来访。在客厅住下后,除非降温了,他被阳台的冷风狠狠虐过之后,才会回到卧室里居住。加伊则长期居住在客房里。偶尔两人会在一起过夜。

在黎琼躺在折叠床上玩手机昏昏欲睡时,加伊正坐在沙发上发呆,他的右手搭在左手处,无意识的摩挲着。有些困倦的黎琼可以感觉到加伊的视线,他对视线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实在是对方盯着他看太久了。他不太好意思和对方对上视线,于是翻了个身,背对着对方。

“小琼。”

忽然开口的加伊传来的声音实在是太轻,太轻了。像根羽毛,轻飘飘的飘向黎琼的耳朵。黎琼听进耳朵里,有些怀疑是不是这段日子听过太多次,脑海里的记忆在放录音。

“小琼。”

在黎琼怀疑的空挡,加伊再一次开口,黎琼于是开口问他:

“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就想叫叫你而已。”

黎琼听见这个回答,困意没了,他翻了个身,转头看着沙发上的加伊。

“要不你现在多叫几次,把今天的量叫完吧。不然没事突然来这一下,我真的会生气。”黎琼说得随意,却让对方的脸色变了,看起来有些紧张。

但是加伊在仔细观察过黎琼的脸色,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后,加伊少有的得寸进尺,他笑了笑,说;“好啊。”

他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的念着黎琼的名字,明明只是不含感情的、平淡的语调,却把黎琼叫得脸热。

“小琼。”

“阿琼。”

“黎琼。”

“黎琼。”

“黎、”

“好啦好啦,别念啦。招魂呢你?”

黎琼有些慌张地摆了摆手,让对方停下。他很少听见有人连名带姓叫他的,他身边亲近的人一般都是用昵称和“你”来称呼他,连名带姓这种情况只有生气或者生疏关系时才会出现,被熟人突然喊了全名,总让黎琼有种陌生的、奇怪的心悸的感觉。

察觉到什么的加伊勾了勾嘴角,难得在黎琼身上讨回了点面子。平日里可都是他被对方闹得面红耳赤。

黎琼当然知道加伊在笑,他难得感到不好意思,卷着被子把自己藏起来。这样的反应实在是有趣,于是加伊很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轻轻浅浅的笑声听起来很悦耳,却让被子里的黎琼羞恼起来。

“都这个点了你咋还不睡啊?”

“现在才九点多吧?”

“你平时不都是这个点睡得吗?”

“好像是这样。不过我现在睡不着。”

“失眠吗?”

“失眠算不上。只是单纯不想睡而已。”

“那,去看海吧?”

“嗯?——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为什么?”

黎琼聊天话题的跳跃程度就和他的海岸线一样曲折蜿蜒,加伊愣神片刻,却也还是包容的答应了。黎琼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此时他的想法与加伊看不透他脑回路一样,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同意他的无厘头要求。

黎琼躺在折叠床上没动作,加伊本欲起身的念头也被打消了。

“不走吗?”加伊歪着头问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答应一个天马行空不着调的要求有多奇怪。

“你不觉得这样的要求很怪吗?”

“是很怪。不过我还挺感兴趣的,反正我现在睡不着。走吗?”

走吗?

加伊的询问让黎琼心中这个心血来潮的念头越发膨胀,本来只是想想,对看海没有太多念想的黎琼现在也有些期待来。

“走。反正现在睡不着。”黎琼翻身从被子里出来,从桌子上顺走钥匙串就去门口穿鞋。加伊则起身进了房间。

先加伊一步行动的黎琼穿好鞋之后便站在门口等着他,加伊的动作不快不慢,刚刚好跨过黎琼等着不耐烦生气之前的那条线,施施然的出来。

此时的加伊换了件衣服,长发被他用橡皮筋扎好,乖顺的束于脑后,身上穿了一件不薄不厚的外套。他还不忘给黎琼也拿了一件大衣。他将衣服递给了黎琼,黎琼接过拿在手里,也不穿。

“你还去换了身衣服啊?太讲究了吧?”黎琼随口说了句,不是为了逗弄加伊,只是习惯性使然的找话题。黎琼倒也不是家居服和外出服混着穿,只是他觉得出门看海之后就回来,只是一个来回而已,算不上出门,也不是去见人,于是便没想着换衣服。夜晚的黎琼总是格外的随意。每次一到天完全黑下来时,黎琼便觉得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休息时间,在这个时间点里,大家都是散漫自由的,对家有着异常执念的他,除非是要出门办事,不然如果以出门走走为理由的离开家,他都不会特意更换衣服,因为他想以最快的速度在回家之后陷入温柔乡。

“是嘛,生活要有仪式感嘛。”加伊笑着回嘴,弯腰系上鞋带,垂在肩背上的马尾吸引了黎琼的注意力,黎琼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用手梳着那根马尾。加伊系上鞋带后,伸手抓住了黎琼的手。

“别闹我。把衣服穿了,夜里海边风大。”

“有吗?我还觉得很热来着。”黎琼嘴上虽然这么说,还是很乖的穿上了衣服。

两人骑着电动车在晚风里前进,黎琼的住所离海边不远,骑着电动车半个小时不到就到达了目的地。但当黎琼停好车后,他很快就感到了失望。深夜的大海基本上是一片化不开的黑色,除了岸边闪烁的灯光外,什么也没有。他有些意兴阑珊,加伊笑着拉着他往海边走去。

“来嘛,反正来都来了。”

湿热的手心相握着,手心传来的温度让黎琼心里的怨怼盘旋于心头,像阴天的乌云,不知缘由的膨胀。加伊似乎并没有察觉,拉着他往海边走,于是他便跟着走了过去。

黎琼说不出自己在气些什么,或许是落空的美好期待让他心情低落。同样的,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对此不感兴趣的加伊反而更有乐趣。

或许是加伊把他这几天的坏心情传给自己了吧。

黎琼在心里推卸着责任。

夜晚的海没什么好看的,至少在黎琼眼里是这样。一望无际的黑漆漆的海水与天空,若不是身边的人造景物和房屋一直在变化,黎琼会觉得自己不过是在原地踏步。

他们在海边沉默地、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这是他们一贯的相处方式,加伊本身便是不爱说话的性子,至于黎琼,尽管看起来似乎是个健谈的性格,但是本质上,他是个讨厌交际的人,那是他诞生便根植于心的。如果可以,他可以一天到晚都不说一句话。对话于他们仅仅只是为了沟通而已。感情的交融哪怕是沉默也可以传递给对方。

带着咸腥味的海风被他们吸入肺中,空气似乎变得厚重起来,每一次吸进去的空气都变得粘稠,海风的气味并不怎么好闻,黎琼已经很久不来海边了,于是理所应当的,他开始闻不惯这气味了。每一口吸进身体里的气体似乎都带着腐烂的气味。一想到这些气体里含着腐烂的生物便让他感到恶心与想吐。
他的脚边是水泥地,海与水泥地之间被切割得平整,像用刀沿着直线切割而成的,前方是一块块的石头堆积而成的长长的一条路,围绕着水泥地蜿蜒前进,看不出尽头,翻涌的海浪打在石头上,于是海水被撞击得飞起,溅到岸边——海水带来的咸腥海风席卷他的肺腔,他感到海风正如海水一般漫过他的大脑,挤压着他的肺部,将里面的空气全部挤起来,他有种窒息的错觉,仿佛自己正被海浪撞击、吞没。他张开嘴,深深吸了口气——他以为自己要窒息了。

夜间的海风确实太冷了。于是他被风吹得头脑发昏,紧了紧衣服。
在他身后刻意减缓速度的加伊注意到了,他一直都在黎琼身后默默关注着他,于是黎琼这样有些异常的举动被他纳入眼里,他有些担心的大步走了过去。
“怎么了?不舒服吗?”加伊有些冷淡的声音在黎琼耳边响起,黎琼摆了摆手,他扭过头看了加伊一眼,加伊漂亮的冰蓝色眼睛蕴满了担忧。这种对待易碎品的态度让黎琼既无奈又好笑。
“没事。”他一边说着宽慰的话,一边伸手想握住加伊的左手,却在快要触碰到加伊的时候,被对方僵硬的避开了。
两个人都因为加伊无意识的躲避动作弄得有些愕然,加伊更是慌张的伸出右手去拉住对方的左手以弥补刚才的行为。
黎琼感觉到了左手传来的温度,缓缓的移动着视线,将目光投向加伊那只有些僵直的、无处安放的左手上。
小海似乎很不想别人碰到他的左手臂。
可惜黎琼无论怎么看,都只能看见严严实实的外套袖。
心有所感的加伊不自觉的加大了握住他左手的力度。
力道大了,有点疼。

但他似乎并没有发觉。
于是黎琼收回视线,轻轻捏了捏手里有些汗湿的手,这个动作像是一个轻微的警告。于是加伊乖顺的卸了力道,将手安放于他的手心。
“走吧。”
黎琼缓缓的吐出这两个字,加伊的右手便被他松开了,像放走了一条鱼,他收回了那张网,将左手收回自己的口袋里。
“嗯。”加伊干巴巴的应声,将手收了回来。他收紧五指,企图将另一个人的体温留在手心里。海风吹的他有点冷。
他们又开始在海边行走起来。两人不发一言,只顾着走脚下的路。没有人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就连他们自己都不太懂自己在想什么。
他们走的的不快,却一直没有停下,就像有什么在后面跟着他们,为了不被跟上,他们只能一直走、一直走。好将跟在身后灰蒙蒙的东西甩开。

加伊跟在黎琼的身后,目光投在黎琼的后背,看着对方熟悉又陌生起来的身影,近来又发作的不安与焦虑涌上心来,他无由来的感到心慌。

他忽然很想听见黎琼的声音,很想得到对方的回应。于是他开口喊他:

“小琼。”

“嗯。”

“黎琼。”

“我在。”

加伊不厌其烦的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明明是记在心头总在无意间翻涌出来的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显得生疏。他们都很少会直呼对方的名字,面对面时,他们总会用含糊的“你”来称呼彼此,于是明明是日夜相伴的人,嘴巴却对彼此的名字感到陌生。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加伊心有触动,于是他孜孜不倦的喊着这两个字,轻柔的语调让黎琼头皮发麻。尽管如此,他的每一声呼唤还是得到了黎琼的回应。不耐烦,但也不吝啬自己的回应。

得到回应的加伊心情好转了不少,那些围绕在他心头像烟雾一样难以散开的不安,此时像被海风吹散了一样。尽管他知道要不了多久,这些灰蒙蒙的烟又会盘旋回来,但至少现在他心情很好。

“黎琼。”

“嗯?”

“该回去了。”

“噢。”

黎琼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走了快两个小时,难怪他有点热。

他转身拉过加伊的手,拉着他原路返回。

十指交叠在一起的触感让两人都感到了一阵电流,都不约而同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无限地拉长、扭曲、缩小,又不可避免的交叠在一起,变成一团浓郁的黑色。

戒酒第四天

黑吉辽×琼

*4p琼右车,注意避雷!

*黑道paro,私设多,下药还有道具预警,前奏剧情较长,一勺粤闽,二次强调注意避雷!

*上到CP下至先后顺序全都是抽签和投骰子,谁也没偏心,纯属命运安排,三次强调注意避雷!

*全文1.5W字左右,车1.0W字,车已经冒火了,祝福大家旅途平安。


(都提醒到这了创死人我不负责。)

一天下午,中华门琼家堂的堂主琼被教父传进的总部。


穿过长长的走廊越过多个把守的人,琼边走边认真地整理了自己的着装,到了门口还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头发,然后才抬起手曲起手指轻轻敲了三下门。


“进来吧。”屋内传来一个低沉又悠扬的声音。


打开门,屋内站在窗边欣赏玉兰花盆...

*4p琼右车,注意避雷!

*黑道paro,私设多,下药还有道具预警,前奏剧情较长,一勺粤闽,二次强调注意避雷!

*上到CP下至先后顺序全都是抽签和投骰子,谁也没偏心,纯属命运安排,三次强调注意避雷!

*全文1.5W字左右,车1.0W字,车已经冒火了,祝福大家旅途平安。



(都提醒到这了创死人我不负责。)

一天下午,中华门琼家堂的堂主琼被教父传进的总部。


穿过长长的走廊越过多个把守的人,琼边走边认真地整理了自己的着装,到了门口还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头发,然后才抬起手曲起手指轻轻敲了三下门。


“进来吧。”屋内传来一个低沉又悠扬的声音。


打开门,屋内站在窗边欣赏玉兰花盆栽的人寻声回过头,笑意盈盈地看向琼,柔声道:“予琛来了。 ”


予琛,眼前这位中华门教父瓷赠给琼的字。中华门一共三十四的堂口,每个堂口的堂主都有教父亲手赠的字,因为堂主们非常爱戴这位教父,他们向他献予忠诚,因此使中华门的影响越来越大。


“大当家。”琼关上门,走到教父的身边,恭敬地问,“您找我有事?”


“放轻松予琛,不用和我这么拘谨。”瓷今天穿着一袭玉红色长衫,其上用金线绣着云龙,龙真的很适合这位教父,虽然面像上他是个倾国的东方美人,但是他那不怒自威的气度很像一条龙。


他踱步到一边的沙发旁坐下,抬手招呼琼过来一起坐。


教父对他们三十四个兄弟非常照顾,所以单独和他相处时总能很放松。琼走到沙发边坐在瓷的对面,双手接过瓷给他沏的恩施玉露道了谢轻啜一口,才放下茶盏直入正题,“当家的传唤我来,有何要事?”


瓷也放下茶杯,从茶几下方拿出来一个文件递给琼,等他接过,瓷再次端起茶盏和他阐明此次任务,“这些年来,鸿渊,琉卿和卓骁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黑手党那里进行秘密任务很久了,现在期限很快就要到了,我想让你去接应一下他们回来。”


恩施玉露,鄂家堂旗下的产品之一,其汤色嫩绿明亮,如玉露般香气清爽,滋味醇和,这让本就好茶的瓷非常喜爱,他喝完一杯茶心情很好,惬意地放下茶盏,从茶几里取出他经常盘的两个玉石手球放在手里把玩,“不强求,你若不愿我可以找伯恒去。”


伯恒,秦的字,而琉卿,卓骁,鸿渊分别是黑吉辽的字。


黑吉辽离开中华门执行秘密任务已经很多年了,所以这么多年琼和昔日的好友一直没有联系,听到要去接应他们,琼自然是愿意的。


“请大当家放心,交给我吧。”


端详着琼坚定的眼神,瓷眉眼间越发温柔,“好,我会给你打点好一切,辛苦你了。”


次日琼安排好琼家堂里的一切,晚间就要出发了。


走的时候,粤和闽特意前来送他。


“毕竟去国外的黑手党那里,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闽帮琼整理衣领,嘱咐完后继而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琼点点头,“我会的。”


粤在一旁疯狂给琼塞吃的,整整塞了一个行李箱,“外面不比咱家舒服,”他指着行李箱说:“里面有煮凉茶的食材,记得煮着喝啊!”


闽:“……”到哪他都是老妈子。


琼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接行李箱,点头答应,“好的粤哥,谢谢你。”


中华门的教父和堂主们关系一片祥和,整个家族其乐融融,曾被调侃成最不像黑帮的黑帮。


“谢什么。”粤拍了拍他的肩膀,“琼家堂我们俩会帮忙照顾的。”


直等到琼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粤搂住闽的腰,“好了,别那么担心,阿琼的实力你还不相信吗。”


“可这次都出亚洲了。”感受到主人的情绪,盘在闽肩膀上的尖吻蝮也探出蛇头蹭了蹭闽的脸。


粤轻叹了口气,然后将爱人拉进怀里亲了过去,“不要想那么多,多想想我。”


拒绝吃狗粮的蛇蛇默默把眼睛闭上不去看腻腻歪歪的两个人。


意大利,那不勒斯。


下午十九点,溜完猫和狗的黑吉辽兄弟三人回到别墅。


哥仨都是爱猫爱狗人士,各个都是猫狗双全,而且还默契地养了雪橇三傻,两年前黑手党二把手还送给黑一只蓝湾牧羊犬作为奖励,四条大型犬牵出去非常拉风。


这两天他们三人放假,因此都聚到辽的别墅。


刚到别墅一楼,三个人就发现不对劲,作为杀手的猫和狗,毛孩子们也警惕地贴着主人观察四周。


几人对视一眼,迅速打开大门命令毛孩子跑出去,然后锁上门哥仨分开行动来到别墅里各个装武器的角落。


在一楼客厅壁画后方密室装好AK-47刚走出来的黑迅速躲开一梭子子弹,之后朝一楼楼梯的子弹发射点还回去一梭子。


两梭子子弹打响了这场战争。


敌暗我明,等黑走到开枪点时发现人已经走了。


贴在二楼楼梯拐角的吉拿着SR-2聆听着脚步声。


那人一出现,吉毫不留情地开了枪。


下腰,趴下,完美躲过子弹的人从腿上的枪套里拿出一把银白色的M1911就往吉的腿上开枪。


吉迅速闪身,拆了颗手雷就丢了过去,还不忘放了一梭子子弹做掩护迅速退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书房里。


手雷刚丢到敌人身边,拿着95式支援弟弟的辽也刚好跑了上来。


随着爆炸声响起,辽迅速向从楼梯跳下去,还不忘骂一句,“你可真是我的好老弟!”


炸大哥的别墅一点也不心疼。


对方身手非常敏捷,避开爆炸也跟着辽一起跳了下来。


两个人刚落地就打了起来,辽一点也不客气,一个后空翻落地抬手请对方吃子弹。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滚到餐桌前再次避开所有子弹,抬起长腿撂倒了酒柜做掩体,起身就礼尚往来地用自己手上那把AUG A3M1将子弹还给辽。


辽边闪避后退边和那人互送子弹,走到另一处楼梯口迅速上楼。


因为子弹没有了,人就就没去追辽,只是慢悠悠又从腰间掏出两把非常漂亮的左轮手枪将子弹放进里面。


黑吉辽三人在二楼汇合,丢下笨重的冲锋枪和突击步枪换上了手枪开始在楼梯口蹲人。


把玩手中的伯莱塔92F,黑带着笑意说,“有没有感觉很熟悉?”


给凯尔特M2000换弹匣的吉没抬头,但还是应和道:“的确,不像是对家。”


辽将手里的西格P229放到一边,点了根烟没说什么,但想着想着还是气笑了,他抬手就给吉一个爆栗,“你可真行啊,我家你想炸就炸!”


放下手枪揉额头,吉控诉,“我不就放了颗手雷吗?”


在一旁的黑听了直接笑出声,“原来那颗手雷你丢的?人家都没想着炸大哥别墅,自己人倒是先炸起来了,哈哈哈哈,阿吉不愧是你!”


没给吉狡辩的时间,脚步声越来越近,三人噤声拿起手枪做好了应战准备。


黑刚夸完这人好心没炸辽的别墅,一声脆响,一颗手雷出现在三人面前。


卧底在黑手党做了多年杀手的兄弟三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身体先大脑一步带着人就避开爆炸。


伴随着爆炸后扬起的灰尘散去,那人举起两把左轮就开了枪。


接下来就是手枪和身体的近战肉搏。


双拳难敌六手,就算这人身手敏捷,对付这三个身手一样很好的壮汉也是逐渐占了下风。


但是熟悉的中华功夫让兄弟三人对眼前人的身份猜的八九不离十,所以下手轻了很多。


最后一颗子弹用完,那人一个后仰,顺着子弹打碎的玻璃就从二楼跳了下去。


跳到院子里的草坪上翻身而起,啥事没有的人从草皮里扛起了一个火箭筒。


他调皮地朝兄弟三人招招手,然后举起五根手指开始数数。


“五。”


吉:“RPG-7!”


“四。”


辽抓起他的手臂就跑,“你还有心情看型号?!”


“三。”


有些时候情况越是刺激人就越是想笑,黑边跑边笑了起来,“别说这个型号还挺好看,回头我也买一个!”


“二。”


辽现在只知道自己房子要没所以非常无语,但还是敷衍地应和一声,“呵。”


“一。”


最后时刻三人跑到走廊尽头破窗跳进了室外的花园,接着身后的别墅发出一声巨响,好好的五层别墅彻底被炸废了。


那人潇洒地丢下火箭筒摘下面具朝大门走去,真男人从不转身看爆炸。


可还没等出门,人就被带着一身血的黑按地上了。


“好久不见啊,予琛。”


被按在地上也不生气,琼笑呵呵地回答,“是啊,琉卿。”


额头上的血滴落在琼的脸上,黑抬手轻轻帮他擦掉,然后松开人把他扶起来,“解释一下?”


“入帮考试,”琼坐了起来,转头看了看躲在远处监考自己的车,“很明显,我合格了!”


顺着他的眼神也看到了那辆车,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车里的人完成了监考任务,默默驱车离去。


等辽和吉把毛孩子们都找回来之后,看到和黑一起坐在门口的琼很惊讶,黑就简单和他们解释了一下是入帮考试。


至于中华门的事儿,不用说他们也知道。


辽的别墅是用不了了,一行人就近去离辽家最近的黑家别墅。


路上辽咬牙切齿地找帮派处理房子的事儿,毕竟擅自拿人家房子当考场也是帮派理亏,对方很爽快地付了双倍别墅重建费和财物赔偿费才让辽消气。


到了黑的别墅,安顿好毛孩子们,多少都挂彩的四个人才洗了个澡处理好伤口,然后厨师做好了饭,众人草草把晚饭解决了。


饭桌上,几个人没有太多交谈,只是用了一些特殊的暗号,就成功交换了所有情报。


饭后黑递给琼一杯牛奶,“我家里的东西随便用,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负二楼往电梯右边走最里面是别墅里的温泉,里面有药浴和桑拿房,去放松一下吧。


接过牛奶,琼点头道了谢,“谢谢,我这就去。”


喝完了牛奶,琼就走到负二楼泡温泉,而黑吉辽哥仨在负一楼的家庭影院里看电影。


看他们都心不在焉的样子,明显是没看下去。


黑撸着他养的西伯利亚森林猫墨雪率先开口,“还以为逃得远一点就没事了。”


心情也有些低迷的吉给他养的布偶猫银粟喂猫条,似是回答又像是喃喃自语:“可能这就是命吧。”


辽抱着他养的缅因猫逐寒自嘲地笑出声,“真可笑,当初还以为躲几年就会不再喜欢他了……”


结果喜欢和思念随着时光疯狂增长,越积越多。


琼是大海的孩子,他有着海蓝色微长稍卷的头发和一双眼尾上挑的秋波蓝色双眸,一笑起来很好看,还让人看着很温暖,因此初见的时候就让在冰雪里长大的三兄弟对他一见钟情。


虽然兄弟三人对琼见色起意,不,对人一见倾心,但一个比一个怂,始终不敢和琼说明自己的心意,只敢经常去琼家里找他,在他面前各种刷存在感,痛苦又快乐。


其实不能说兄弟三个隐藏的很好,只能说他们跟北边的列巴们学得不错,把心上人处成了好兄弟。


喜欢琼这件事只有他们三个兄弟之间知道。


终究是人怂有苦难言,哥仨本身就没把其他两人当情敌,更是因为这种状况惺惺相惜同病相怜。


爱慕之心越来越强,憋在心里也只会越来越痛苦,直到教父派发来的一个去欧洲黑帮当卧底的任务。


黑吉辽有着半斯拉夫血统因此面貌有些像欧洲人,所以很适合这个任务,就是比较危险。


三人想都没想就爽快地接下了任务。


他们一致认为,离开的远一点,感情总会被时间冲淡。


而现在他们用十年时间来作证,这种想法纯属放屁。


非君不见思,所悲思不见。


“我不想忍下去了。”



“一人300W美刀,”琼扛着RPG-30对眼前的三个人笑着说,“谁听着不心动啊。”


潜伏十年的兄弟三人最后还是被黑手党发现,由于三人手上有着整个黑手党里太多的机密,教父开出一个人头300W美金的高额悬赏。


可惜三人从小就混黑帮现在还是顶尖的杀手,除了故意他们故意透露给琼,其他杀手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到。


辽笑着吐出雪茄的烟雾把玩着手里的蝴蝶刀,他对琼说:“我愿意把我的命给你。”


组装着新买的巴雷特M82A1,黑闻声也抬起头看向琼,他扬起嘴角对他承诺,“只要你一句话,要杀要剐我都随你。”


吉给手中的麦克米兰TAC50填了一颗子弹,他向琼扬起一个灿烂的笑,青绿色的眼睛里只有琼的身影,“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


“噗,”看到三人的深情告白,琼二话不说就送远处前来蹲点暗杀兄弟三人的杀手们一个火箭弹,然后潇洒地转过头对三个人说,“但是你们在我心里比那900W美刀值钱好多倍。”


他的眼睛里比世界上最美的蓝宝石都要耀眼,他的声音胜过人鱼们的歌声。


“走吧,我们回家。”


🍰🍰🍰🍬 🍰🍰🍰全文在这



作者碎碎念:

室友:车都冒火了你开慢一点!


我:(灌了半瓶伏特加一脸懵逼)啊?


室友:草,你TM还醉驾?!


文章里出现的武器都是我喜欢的(枪械迷发言)啊啊啊我真的好想摸枪啊!我好久没有感受到枪械的后坐力了!呜呜呜


一天一夜没合眼的产物,作者已经累麻了,不想捉虫了,有错字请原谅我的错误,没啥好说的,祝福每位读者早安,晚安,一切顺利,生活如意。


むせる
是看了tag里面好几个大大的画...

是看了tag里面好几个大大的画想出来的

可能跟大大们的像

如果引你生气,那请听我说dbq(  ᜊﬞﬞ )

是看了tag里面好几个大大的画想出来的

可能跟大大们的像

如果引你生气,那请听我说dbq(  ᜊﬞﬞ )

肆

别提了,全是刻板印象

别提了,全是刻板印象

自己产粮

“原来你是这样的!!”

hhhh拖了两个月真的不好意思!

ooc预警!×3

原表:https://lizataiqionglekewangyuegao.lofter.com/post/20066da6_2b56607bf

“原来你是这样的!!”

hhhh拖了两个月真的不好意思!

ooc预警!×3

原表:https://lizataiqionglekewangyuegao.lofter.com/post/20066da6_2b56607bf

叶忱:)

气温(乐)


笑死了,海南全黄:D

气温(乐)



笑死了,海南全黄:D

正在看我马甲的老师快去产粮

搞完了发发

感谢lof的滤镜让我活过来了

彩蛋是无字版原图,可以别给,纯纯浪费

搞完了发发

感谢lof的滤镜让我活过来了

彩蛋是无字版原图,可以别给,纯纯浪费

恶-面包🍞

P1私设云雾林琼

P2女体琼

P3表情包

P1私设云雾林琼

P2女体琼

P3表情包

恶-面包🍞

哭辽,成品和草稿吵架了

(只会糊底色的me😢)

哭辽,成品和草稿吵架了

(只会糊底色的me😢)

饭饭,饿饿

画不下去了,果然线稿比上色好看(色盲发言)。是琼姐,衣服有参考淘宝。

画不下去了,果然线稿比上色好看(色盲发言)。是琼姐,衣服有参考淘宝。

月听风吟.〈中考暂退〉

省拟向——[全员向]鴸乱③

*人物全自设,私设种花家F34都是黑发黑眼

*△△ch向△△

*!无地‖域黑,纯属娱乐!

*末日线,可能写写没思路了就会弃坑

*无疫情观

*涉及京津,鲁辽,黑吉,蒙陇,冀豫,皖赣,粤闽,苏浙,鄂湘,云贵,澳港澳

*小学生文笔自行避雷

*剧情俗套避雷


!本篇主京津,黑吉,鲁辽

!本篇没什么太大的剧情向,可以当日常看看

!本人方言废,只会写东北话,有错误可以指出来


——正文开始——


蓝色的屏幕上闪烁着一大片耀目的红色,斑斑点点的红点不断扩散,逐渐侵‖蚀着各个大陆,在开了白灯的研‖究室里分外显眼


夜已经很深了,京依旧守在实验室里用数据分析着怪物的组成......

*人物全自设,私设种花家F34都是黑发黑眼

*△△ch向△△

*!无地‖域黑,纯属娱乐!

*末日线,可能写写没思路了就会弃坑

*无疫情观

*涉及京津,鲁辽,黑吉,蒙陇,冀豫,皖赣,粤闽,苏浙,鄂湘,云贵,澳港澳

*小学生文笔自行避雷

*剧情俗套避雷



!本篇主京津,黑吉,鲁辽

!本篇没什么太大的剧情向,可以当日常看看

!本人方言废,只会写东北话,有错误可以指出来



——正文开始——


蓝色的屏幕上闪烁着一大片耀目的红色,斑斑点点的红点不断扩散,逐渐侵‖蚀着各个大陆,在开了白灯的研‖究室里分外显眼


夜已经很深了,京依旧守在实验室里用数据分析着怪物的组成和预计路线。他摘下眼镜,伸手捏住眉心,预计的路线和怪物的侵‖略路线的确相同,但怪物的侵‖略速度实在太快,连电脑的数据也追赶不上。


津端着刚刚京吩咐他泡的茶,递给了他们的首‖都,看了一眼不断变红的屏幕也跟着皱紧了眉头,叹了一口气。


“哎呦,速度这快呢?这俄罗斯的东北地区快不行了啊”


京接过津递过来的茶,苦涩感压入舌尖,使入夜的困意散去了不少。


“可不是,而且还在向下延伸呢……”很快就会波及中‖国


京没有把后面那句说出来,这是一个噩梦,谁也不愿意去直视它。


“那国外的情况都怎样?”津走倒京的前面,俯身调整了控制屏,看到了整个地球的状况

半白半红,好坏不一。


“半对半吧,伊斯兰堡(巴)和新德里(印)已经发来了求助,我们已经调物资过去了。”


“印‖巴也有了?”

“哪止啊”京放下茶杯,摇摇头“首尔(韩)和东京(日)也在自家发现了变异的弟兄”


中国现在,腹背受敌,已经被怪物围‖攻了。


二人一阵沉默。


敲门声响起,京津扭头看向门口,一个扎着小马尾的头露了出来,小男孩怯生生的对二人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京爷……津哥也在啊,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现在正入秋,小男孩却依旧穿着半截袖和短裤,半透明的防晒服系在腰上,袖口垂向地面,腰间浮空的圆环上还飘着两个泡泡〈私设〉


津愣了一下,急忙扯了椅背上的大衣给穿着单薄的小男孩披上“没有的事儿,晚好小琼,怎么这么晚还过来?内陆夜凉,晚上可得多穿点。”


琼扯了扯身上的大衣,抿着嘴不知道怎么说,京默默站在津的身后 盯着沉默不语的琼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琼愣了一下,头低的更深了,京叹了口气,移步走到琼的面前,蹲下身拢了拢披在琼身上的大衣,揉了揉他的头


“会没事的”京笑着微微张开眼〈京爷的眯眯眼设定〉“你会没事的小琼,不用怕”


琼点点头,眼泪刷的落下,抬起手在京的怀里哭了起来,京抱住比他矮一个头的琼,轻轻拍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男孩的背

“你会没事的小琼,别担心”

“我们都在”


送走了琼,津拿起还有点余温的茶水咽了一口,扭头看向回来的京。


“小琼怎么了?”


京走过来,从津的手里拿过茶杯呷了口茶,看向窗外灯火通明的街区,笑着摇摇头

“没什么,小琼想玩雪了而已”


津眨眨眼,没再说话了



入秋后的天的确是有些冷,在东北的天气里很能体现出来,黑往烧炕的柴火堆里又添了两根玉米棒子,拍拍手起身,去冰箱里把昨天没解决完的酱肘子端了出来准备腾一下(热一下,但不是直接加热,用烧水时的水蒸气加热)


吉洗完了头拿着毛巾出来〈吉长发设定〉,水珠顺着发丝滴落,落在吉的脸上,冰冰凉凉的。


黑:“刚洗完头出来干哈?外头凉,进屋去”说着急忙拿着毛巾盖住吉的头发,抬手擦掉了吉脸上的水。


“滚犊子,我身子骨杠杠的,我就去外地〈院子〉看一眼昨个收的麦子,夜里下霜受了潮就白忙活了。”


吉翻了个白眼,擦拭着头发向外走,黑看着拦不住,捉住了吉的袖子拽进自己的怀里,从架子上取了一条干毛巾慢慢揉拭着吉的头发。


“恁等等,跑那么快干哈,我给恁擦个头,拿毛巾给恁围一下……”


吉不动弹了,窝在黑的怀里玩弄着垂下来的一溜湿头发,最后也被黑带着扎了上去,黑看着头发裹成一团的吉,满意的拍了拍手,吉伸手摸了一下被包起来的头发,抽搐着嘴角,最后还是点点头向外走去。


“今晚有云,我估摸着得降温,你去把帘罩拿来我盖上点”


黑撂下手头的活,转身去仓库里去了帘罩递给了吉,吉捉住罩子的一头,拿着锤子固定在了麦棚的一角。紧接着又同理固定了另一角。


猛烈的大风忽然吹起只定了两处的帘子,帘罩忽的被吹翻,轻飘飘的麦子被吹得要飞,吉急忙扔下锤头赶过去压住了麦子。


猛烈的狂风继续吹,吹松了吉头上系着的毛巾。黑抓着帽子跑过来,一把挡在吉的身后,压住快要被吹飞的毛巾,紧紧拽着吉的大衣防止大衣敞开。


风声停下,黑匆匆把吉掉了个个,捂着吉吹红的脸一顿揉搓。


“啧,这下铁定得感冒了”黑皱紧了眉头,把凉了的毛巾摘了下来。


吉拍掉黑的手说到“没啥事,我去炕上躺会就成”


吉看向怀里保护的好好的麦子,抬起头对黑傻笑,他笑起来很好看,作为东三糙汉子里最秀气的那个,他既有北方冰雪的清冷,也有塞上江南的温柔。

“今年的收成不错”

“够弟兄们再吃一年了”



辽从冰箱里取出刚买的橙汁倒在透明的玻璃杯里,一双手就环住了他的腰,紧接着鲁瘦削的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


辽面露黑线,微微扭头对鲁说到

“撒手,憋等咱踹你”


鲁装作没听见,把头埋在辽的脖颈里,还变本加厉的蹭了两下,嘟囔着“辽少,夜色多美,你不觉得现在应该干点啥吗?”

“滚,信不信老子给你一个大嘴巴子打的恁找不着北。”

“辽少不要这么绝情啊”


辽翻了个白眼,抬手喝下半杯橙子,寻思着当时挺好一个文质彬彬的帅小伙,不管是白天搞研‖究还是晚上去拼酒,哪点不比现在这个180几的大葱味挂件强?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鲁抬手接过辽剩了一半的橙汁一饮而尽,无视辽鄙‖夷的目光就将空杯放在了案板上。搂紧了辽的腰。


“艹你妈痒……别整天没事找事昂!”辽费力扳开鲁的手,去客厅抬手把正在播报新‖闻的电视关掉,鲁后脚紧跟着过来,搂着辽的肩膀


“辽少,饭都是我做的,你吃也吃了,总不能让我捞不着一点好吧?”鲁狡黠的眨眨眼,凑近了辽的脖颈 。


“恁可拉倒吧昂,平时也没见恁少捞哪去”辽掰开鲁的脑袋“精‖虫上脑……晚上吃的大葱不知道昂?滚去刷牙,别跟我俩搁这扯驴。”


鲁不满的撇了下嘴,咬了下辽的耳垂,辽哆嗦了一下,推开鲁的头“狗啊恁?!滚蛋!”

鲁笑了笑,轻轻凑近辽的耳朵

“汪”


辽今天本就被爹爹的事烦的闹心,鲁也是知道这点的,所以他尽力想要去使辽从这些事里摆脱出去。等鲁回来的时候,辽已经躺在了床上 ,手机放在一边,灯还没关。想来是在等鲁的时候睡着的。


鲁蹑手蹑脚的上了床,小心翼翼的拉黑了灯,黑暗中,他掉过身,左手中指上银色的戒指(航‖母戒设定,拥有航‖母的省‖份都有)一闪而过,上刻着的是“17”,这戒指是做山东‖号的时候,主材料剩的边角料做的。


他轻轻搂住睡着的辽,左手握住辽的左手,听见“叮”的一声响他才停下动作。笑着对怀里熟睡的人说

“晚安,小辽”


熄灯的房间里没了声音,鲁平稳的呼吸声逐渐有了节奏,又听一声“叮”响,辽微微动了动戴着刻了“16”字样戒指的左手,那枚戒指看起来要比鲁的戒指旧上一点。

“晚安,鲁哥”



与此同时,暗下灯的控‖制室里,红色的警报灯旋转了两下,随即大声的发出警‖报,闪烁着红光。


京匆匆套上了外套,还没来得及系上盘扣就来到屏幕上,津跟着跑出来,红色的警‖报仍在继续。京打开定位的地图,面色惨白。


黑吉辽被喊来的时候隐隐约约也感受到了不对劲,吉摸着耳坠上的珍珠,怔怔的看着卫‖星提供的画面。延长的鸭绿江对岸,本是祥和安宁的村落里空无一人,锅碗瓢盆碎了一地零落在大街上。


“朝先生家也出现了”京抱着资料板,推了下眼镜“鸭绿江对岸的人民已经撤离了,根据朝方发来的急报,第一批怪物将会到达东三‖省的外边‖境”


辽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他睡得正香,京爷的电话打来,愣是把睡梦中的辽吵醒了

“是需要我们巡‖查外‖境吗”


京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能推测出来还有多久到达外‖境吗”吉撩了下垂下来的发丝,皱着眉问道


“差不多少吧,约莫着明天的午夜到后天的凌晨,我会尽快和朝方取得更多的联系的”京顿了一下,犹豫不决“在此之前,边‖境需要你们”


黑满不在乎的搂住吉和辽,三人顶着困意对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担心啥啊”黑松开两个人“我几个生在这里,就该为我们的白山黑土干点啥的”

“那不咋的,再说这不还得有一前儿吗(一阵子)正好我几个赶着去捯饬捯饬,把部队整顿一下”吉托着下巴也回应到


京抿着嘴想再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摇摇头


“那成,俺们几个回去捣腾捣腾,先走了啊京爷!”

辽翻看了一眼鲁发来的消息,和京黑吉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黑吉见状也和京示过意就离开了。


留京站在屏幕前,看着不断扩散的红色区域。久久沉思。


〈话外:怕有人看不懂琼哭的原因,说明一下,因为鴸乱②中提到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州,那是俄罗斯最小的地区,海南也同样是我国最小的省份,所以说琼会感到害怕。之所以京爷说小琼想玩雪是因为小琼想要醒着看到冬天〉


其次就是,我快要中考了,可能没那么多时间更文了,很抱歉,我会尽量更新的!

戒酒第四天

我流琼哥,南海蛟龙!

服装参考范思哲2020男装。

琼哥的纹身是龙和琼哥家特产的鹿,额头上是一个人给琼哥写的平安符(私设),我是真的喜欢图腾纹身!

琼哥脸上的字的确是“琼”,这是我用毛笔写的,我的毛笔字太烂了呜呜呜呜希望能看出来吧😭😭😭

没错,琼哥尾染也是我染的,就是琼哥头发不太听话,用半瓶发胶才让头发变成中分。

我流琼哥平时就是一双蓝色的眼睛,重瞳和龙瞳都是化龙的征兆。

我平时都会参考路易威登、迪奥、爱马仕或者是古驰的衣服,因为风格为高调奢华的范思哲我真的找不到谁适合,直到我今天画琼哥的时候猛然醒悟,中华极南之地,拥有最灿烂的阳光,琼哥是真的适合范思哲!

第二张是我一个整...

我流琼哥,南海蛟龙!

服装参考范思哲2020男装。

琼哥的纹身是龙和琼哥家特产的鹿,额头上是一个人给琼哥写的平安符(私设),我是真的喜欢图腾纹身!

琼哥脸上的字的确是“琼”,这是我用毛笔写的,我的毛笔字太烂了呜呜呜呜希望能看出来吧😭😭😭

没错,琼哥尾染也是我染的,就是琼哥头发不太听话,用半瓶发胶才让头发变成中分。

我流琼哥平时就是一双蓝色的眼睛,重瞳和龙瞳都是化龙的征兆。

我平时都会参考路易威登、迪奥、爱马仕或者是古驰的衣服,因为风格为高调奢华的范思哲我真的找不到谁适合,直到我今天画琼哥的时候猛然醒悟,中华极南之地,拥有最灿烂的阳光,琼哥是真的适合范思哲!

第二张是我一个整活,某宝沙滩裤的配色🤣🤣🤣其实我想给琼哥画我的沙滩裤,可是我的沙滩裤是粉色草莓花纹,给琼哥穿实在不妥😂

在此声明,我是真的喜欢琼哥!

清川
点图的海南🥲 年轻时髦浪漫小...

点图的海南🥲

年轻时髦浪漫小伙

带的是墨镜但画出来效果不好所以只有镜框(...

好哩我去炫椰汁了😋

点图的海南🥲

年轻时髦浪漫小伙

带的是墨镜但画出来效果不好所以只有镜框(...

好哩我去炫椰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