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瑜亮

80.4万浏览    2099参与
逃离八月岛

瑜亮 不知情7

且说刘备到了江东,与吴主商议孙刘联盟诸多事宜。尘埃落定,大局已成,刘备不再多留,赶回江夏。期间刘备与诸葛亮暗中接头,刘备本想带诸葛亮回去,但诸葛亮说联盟终归要有诚意,自己留下就是刘备最大的诚意,刘备再三思索,终于答应,这才回了江夏。周瑜、诸葛亮、鲁肃等人纷纷赶回江东前线。


是夜。周瑜独坐中军大帐,盯着眼前的行军地图,仔细分析着战局。不枉他几日苦思冥想,终于一念之间茅塞顿开。周瑜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行军的疲累、心力的操劳也通通找上门来。


再不睡觉就要猝死了。


周瑜拍了拍脸颊打起精神,保证自己不会倒在回帐的路上后,终于起身走出中军大帐。


周瑜走着,睡意消了不少。走出大帐时,......

且说刘备到了江东,与吴主商议孙刘联盟诸多事宜。尘埃落定,大局已成,刘备不再多留,赶回江夏。期间刘备与诸葛亮暗中接头,刘备本想带诸葛亮回去,但诸葛亮说联盟终归要有诚意,自己留下就是刘备最大的诚意,刘备再三思索,终于答应,这才回了江夏。周瑜、诸葛亮、鲁肃等人纷纷赶回江东前线。


是夜。周瑜独坐中军大帐,盯着眼前的行军地图,仔细分析着战局。不枉他几日苦思冥想,终于一念之间茅塞顿开。周瑜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行军的疲累、心力的操劳也通通找上门来。


再不睡觉就要猝死了。


周瑜拍了拍脸颊打起精神,保证自己不会倒在回帐的路上后,终于起身走出中军大帐。


周瑜走着,睡意消了不少。走出大帐时,蓦然传来一阵低沉悠扬的琴音。


是谁大半夜不睡觉,还有心思弹琴?


江东有美言,曲有误周郎顾。周瑜驻足,静静听着远方的琴音。


别说,弹得还不错,低沉的曲调悠扬又不失隆重,可以说是技艺颇精了。只是这曲子,似乎不是江东一带所盛行的。


周瑜来了兴致,顺着琴音找去,打算见识一下是何方高人在此消遣。


然后他看到了诸葛亮。


那人静坐在帐外,双眼微闭,神情放松。身上只穿了一件浅色单衣,月光照映下,称得他的身形更加修长。信手续续弹,好似在抒发忧思,又好似在等待回音。


一首曲子终了,周瑜竟舍不得走了,沉浸在曲中的意境里,不知是不舍曲中意,还是眼前人。


诸葛亮缓缓睁开眼,收了手,抬头望月。今夜月明星稀,若不是时辰已晚该早点歇息,自己还真想放任自己看上再看上一会儿月。


“这样好的月,今晚是看不成了。”诸葛亮低头轻笑。尽管显露出疲态,那人无声地笑起来,还是让周瑜乱了心神。


这人,怎么能这么好看。


周瑜突然想到几日前的那个背影。清瘦、修长的身体撑起的白衣背影,明明看上去极近温柔,却让周瑜觉得再难靠近一步。


也只有在这种没人的情形下,你才会流露出内心的温情吧。不知道为何,周瑜就是感觉,在这漫山遍野都是人的地方,诸葛亮前所未有的孤独。


他想问问他是不是这样。如果是,他还可以说,自己是理解你的,你不必感到孤独。但那日那句“不必了”像根针扎进周瑜的心里,把他的勇气、自信扎得千疮百孔。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多愁善感了?周瑜自嘲地笑了笑,终归是没打扰那人。那人现在兴致正好,别被自己搅黄了。


转身离去。


诸葛亮拨弄着琴弦,直到周瑜走远,才收起琴来。


自己本是睡不着打发时间才出来弹上一曲,不知周瑜竟也未睡,还把他给引来了。


这个时辰,总不会是已经睡醒了。这人,定是又熬夜处理军事到现在。这人总不会爱惜自己的身子。想到这,诸葛亮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诸葛亮失神了。


他是三军统帅中流砥柱,他若有恙,耽误战事就不好了。诸葛亮这样给自己催眠。


可以,更睡不着了。




周瑜方才思绪远走,神使鬼差间,嘴跟着脑子一起动了。


“你不必感到孤独,我知你心中所想。但你为什么,就不能知知我呢?”


我知你,但,我们终究不可能


若是太平盛世、四海皆安,我兴许会一时冲动,兴许会由着自己的性子,快步走向你,拥抱你,拥有你。但乱世当头、深渊在侧,这点战乱纷争间不可多得的情意,也成了镜花水月,终成一场空。


既然注定离散,索性就免了相守吧。


公瑾,对不起。谢谢你。





当时声音不大,话已出口,周瑜只当诸葛亮没听见。他以为诸葛亮不知道自己今晚的存在。


他一直想要的东西、想得到的答复,诸葛亮今晚就给了他。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乱世棋局,成王败寇。至于棋子,有谁在意?诸葛亮自认为是棋手,但他清楚,自己又何尝不是芸芸众生之一?只是自己在摆弄自己可控制的范围内的棋子罢了。眼下的大棋,在于南北之战。至于其他,随风而去吧。




鲁肃在不远处林中,将二人行动尽收眼底。


这二人到底是来干啥的?


鲁校尉心力交瘁。




逃离八月岛

瑜亮 不知情6



“就这么不愿见到我?”


“都督心知肚明,应不必亮明说。”




(对不起嘟嘟先虐虐你,以后一定让你抱得美人归!别打我!!!)


江东,吴侯府。


一人负手而立,一袭白衣,肤白若雪,毫不突兀地融入这江东的景致中,活脱脱一位从画里走出来的芝兰玉树的公子。


以前只觉得江东山美水美人也美,现在才发现,山水佳人合在一处,才是真的美。孙权看着眼前独立桥旁赏景的诸葛亮,不禁感叹,世上当真有这般洁白无瑕的人物,为何就便宜了那刘备呢。


诸葛亮终于赏够了景,转身准备离去,与岸边的孙权来了个脸对脸。


“在下竟不知吴侯在此,失敬失敬。”


孙权笑道:“怎会,先生在此......



“就这么不愿见到我?”


“都督心知肚明,应不必亮明说。”




(对不起嘟嘟先虐虐你,以后一定让你抱得美人归!别打我!!!)


江东,吴侯府。


一人负手而立,一袭白衣,肤白若雪,毫不突兀地融入这江东的景致中,活脱脱一位从画里走出来的芝兰玉树的公子。


以前只觉得江东山美水美人也美,现在才发现,山水佳人合在一处,才是真的美。孙权看着眼前独立桥旁赏景的诸葛亮,不禁感叹,世上当真有这般洁白无瑕的人物,为何就便宜了那刘备呢。


诸葛亮终于赏够了景,转身准备离去,与岸边的孙权来了个脸对脸。


“在下竟不知吴侯在此,失敬失敬。”


孙权笑道:“怎会,先生在此赏景,是权打扰了。”随后开门见山:“先生今日到我这府上,应该不止是为了赏景吧?”


诸葛亮闻言轻笑:“自然不是,在下是有要事,同吴侯商量。”




__________________


周瑜正在赶往吴侯府的路上。


昨日巡江的士兵拦下一封飞鸽传书,信上写刘备打算来江东试探孙权,询问诸葛亮的意见。但在周瑜眼中,这短小的一封信,有大半篇幅是关心诸葛亮在江东的近况。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是我江东的座上宾,现在连我这水师都督想见都不能见上一面,能受什么委屈,谁又能给他委屈受。周大都督攥紧信封,越看着刘备关心诸葛亮的话语,越觉得心里不痛快。


……等等,刘备要来江东了?


周瑜恍然回过神,独自权衡一番利弊,跨上马直奔吴侯府。




“所以依先生的意思,刘皇叔要亲自来江东商议后期联盟战事?”


“不错。我主公一心与吴侯共戮曹操,虽说联盟已成,但不商议好他终归是放心不下。所以在下希望,吴侯到时能与我主公商量好联盟事宜,以便后期战事顺利进行。”诸葛亮轻摇羽扇,自信从容又不失庄重地娓娓道来。


“这是自然。刘皇叔于我联盟如此尽心竭力,权定当与刘皇叔同心同德,共抗曹贼!”


此行目的已达到,诸葛亮行过礼就要告辞,却被孙权叫住。


“听子敬说先生近日身体抱恙,权前段时间公务缠身不便拜访,不知先生如今身体如何了?是何病症耽搁了这么久?先生可要好好注意、细心调养才是。”


诸葛亮愣了愣,随即表示自己只是水土不服如今已无大碍,谢过吴侯挂念。


这时,守卫进来通报,周都督求见。孙权高兴地让他进来,可惜没注意到诸葛亮微变的脸色。


周瑜大步流星地走进堂前,先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家正笑着等他的主公,而是那半月不见、朝思暮想的人。周瑜愣住了,一时竟忘了自己的来意,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那人。


诸葛亮与他对上视,也不闪避,就这么让他看着,自己也看着他,眼中夹杂着几丝复杂情绪,兴许他自己不知道这些许的复杂情绪里到底有什么。


这半个月,他似乎想明白一件事。


周都督何许人也,少年将军,征战沙场十余年,岂会因为几滴泪心软?半个月来几乎日日来找自己,次次都被自己拒之门外,他周瑜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又岂会在碰壁后依旧日日前来就为了再碰一次?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怎么会对自己……


在这对视中,诸葛亮在周瑜的眼神里读出了惊讶、幽怨,还有……欣喜。诸葛亮心下了然了。


“公瑾盯着孔明先生作什么,有何要事?”孙权开口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周瑜这才回神。诸葛亮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开口告辞:“既然在下在此都督不便,那在下便先告辞了,吴侯、都督有礼。”


言罢,转身离去。


又走了。


刚才他的眼神,我是不是有机会……


周瑜还没忘记自己现在在干什么,警告自己暂时摒除杂念,开门见山。


“主公,江边截下一封密信,是刘备给孔明飞鸽传书说,刘备要来江东了。”


“呵,他们主臣还真是默契。”孙权浅笑。


“主公何意?”周瑜不明所以。


“孔明此番前来就是告诉我,刘备近日可能会来江东商议联盟事宜,”孙权解释道,不禁感慨,“孔明真乃神人也。此等人才,何不能为我江东所用呢?”


“刘备此番商议联盟是假,存心试探才是真,主公不会不清楚。”周瑜皱眉。


“我岂会不知?但眼下孙刘联盟大局已定,刘备与我并不熟知彼此,猜忌是免不了的。他要来来便是,他想试探我,我又何尝不想知道他们的虚实?”


说得有理。周瑜看着已经颇具帝王风范的主公,心中欣慰不已。但他欣慰没多久就告辞离去。


他要去问问那个人。那个眼神的主人。




周瑜一路快马加鞭,终于赶在诸葛亮进帐前到达。不由分说,下了马一路跑过去,伸手一把拉住那人。


“都督何意?在下身体抱恙,怕是不能与都督叙旧,都督请回吧。”


又是身体抱恙!!!敢不敢换个借口啊?!


周瑜现在一听到这四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是什么病竟耽误了半个月还不见好?孔明不如去我府上,那里的大夫医术高明,定能治好孔明。”说着,手不自觉地收紧,像是想把这人拆开捏在手里。


诸葛亮吃痛,甩开他的手,云淡风轻道:“不必了,都督府的大夫是给都督用的,在下岂敢麻烦都督。时辰不早了,都督还是回府用膳吧。”说罢转身就走,只留给周瑜一个背影。


这决绝的转身周瑜已经不知道见了多少次,但只有这次,让周瑜呼吸一滞。那一瞬间,他想追上他,拉住他。


但他终究没了这么做的底气。


“等一下!”周瑜到底不甘心。


诸葛亮没有转过身来,身形却顿住了。


“孔明,我后悔了。”


诸葛亮心跳漏了一拍。他知道他后悔了什么。


后悔了,就有用么?诸葛亮心底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这是,心软了?


“不必了,回去吧。”


身影不再为他停留,与他背道而驰,消失在远方。


周瑜看着那坚决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方才被那人弗开的手默默攥紧,缓缓垂下。


就这么讨厌我吗?


这样,也行。


起码,那人向自己看过来的眼神中,不至于尽是疏离和冰冷。




帐内,诸葛亮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比平时都要快,但似乎少了一块,一块重要的部分,整颗心都酸酸的,现在自己没有轻松半点,反而好似丢了魂。


公瑾,周公瑾


你为什么,我又为什么……








一颗小星星

由于iPad快要被没收了,所以有些铅笔为什么没有磁,可能会有些潦草,请见谅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如果喜欢的话应该会有后续

最近正在忙着建设蚂蚁的形象,但是哎呀,感觉脸崩了,哎呀

为什么是女孩子呢?因为本来是想换男孩子的,但由于风格有点难画,画着画着就变女孩子了

一些女孩子的生理特征是不会有的

毕竟本来就是希望他们是男孩子,但是因为画风原因,如果画风调回来了的话,男孩子们一定就会变坏男孩子

一些昵称还是在的

其实就是两个暗恋对方又不敢说的怂包了啦

亮左人勿入,亮左人误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亮左人勿入

由于iPad快要被没收了,所以有些铅笔为什么没有磁,可能会有些潦草,请见谅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如果喜欢的话应该会有后续

最近正在忙着建设蚂蚁的形象,但是哎呀,感觉脸崩了,哎呀

为什么是女孩子呢?因为本来是想换男孩子的,但由于风格有点难画,画着画着就变女孩子了

一些女孩子的生理特征是不会有的

毕竟本来就是希望他们是男孩子,但是因为画风原因,如果画风调回来了的话,男孩子们一定就会变坏男孩子

一些昵称还是在的

其实就是两个暗恋对方又不敢说的怂包了啦

亮左人勿入,亮左人误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亮左人勿入

DIO

你瞅,你瞅!

这两人华服是相对的,背景也是相对的(一个火海一个山林)

甚至原皮都是相对的!

真的怀疑官方在搞什么花样……

最后一个图是请亲友帮忙p的(因为我自己不会)

你瞅,你瞅!

这两人华服是相对的,背景也是相对的(一个火海一个山林)

甚至原皮都是相对的!

真的怀疑官方在搞什么花样……

最后一个图是请亲友帮忙p的(因为我自己不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