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瑞肯

513浏览    18参与
耳骨没耳钉
寻人小游戏,剩下三集来找找瑞肯...

寻人小游戏,剩下三集来找找瑞肯吧😁

(from推ertacaltinoz)

寻人小游戏,剩下三集来找找瑞肯吧😁

(from推ertacaltinoz)

耳骨没耳钉
现代向cp组图 House S...

现代向cp组图

House Stark  Christmas Aesthetic

Tuimblr:daughters-ofwinterfell


现代向cp组图

House Stark  Christmas Aesthetic

Tuimblr:daughters-ofwinterfell


雨霖铃

【亲情向】Long Night (Rickon & Jon)

说明:早年间kinkmeme anon author写的梗。因为是anon,要不到翻译授权,也发不了随缘。马丁后爹没把瑞肯写死,我就当他还活着。lof屏蔽我,不晓得哪个词敏感,发图片试试。


说明:早年间kinkmeme anon author写的梗。因为是anon,要不到翻译授权,也发不了随缘。马丁后爹没把瑞肯写死,我就当他还活着。lof屏蔽我,不晓得哪个词敏感,发图片试试。




耳骨没耳钉
狼家现代AU💕via:Tum...

狼家现代AU💕

via:Tumblr. winterfellsrose

狼家现代AU💕

via:Tumblr. winterfellsrose

Alias

做了一堆表情包
狼家『伪•捅肾合集』

做了一堆表情包
狼家『伪•捅肾合集』

基奇
https://youtu.b...

https://youtu.be/O4PDzBnBMU4

^看到這個我都高潮了(?
劫歐巴真的是帥到分手欸 但我還是沒看懂 劫到底做了啥讓小情侶來殺他
到處惹事膩? 還是一個小魯蛇看人家甜甜蜜蜜受不了
啊慎你又不要 也不要燼的熱烈追求 怪誰?😒

還有你一個堂堂影忍至尊住這種小破屋????
啊你最後是去哪了 看不懂欸#(黑人問號

其實我看完只覺得2017ADC?
就連新英雄也只有被劫屌打的份欸 至少人家有男友嗚嗚嗚嗚嗚

而且超想問莎雅你口紅幾號色
真的超級美😍😍😍 害我都想買個同色系了

https://youtu.be/O4PDzBnBMU4

^看到這個我都高潮了(?
劫歐巴真的是帥到分手欸 但我還是沒看懂 劫到底做了啥讓小情侶來殺他
到處惹事膩? 還是一個小魯蛇看人家甜甜蜜蜜受不了
啊慎你又不要 也不要燼的熱烈追求 怪誰?😒

還有你一個堂堂影忍至尊住這種小破屋????
啊你最後是去哪了 看不懂欸#(黑人問號

其實我看完只覺得2017ADC?
就連新英雄也只有被劫屌打的份欸 至少人家有男友嗚嗚嗚嗚嗚

而且超想問莎雅你口紅幾號色
真的超級美😍😍😍 害我都想買個同色系了

格式

【授权翻译】冰火 美国黑道AU The Only Crime is To lose 1.5

请勿转载,见转拉黑。

狼家最后一篇。译者喜欢把一个家族的POV一起发出来,由于没存稿了,大概下一周有70%的概率不更新吧。(况且下一章是米亚、詹德利、艾德瑞克、席琳的POV⋯)


瑞肯

瑞肯喜欢伤害别人。殴打他人令他感到快感,告诉别人他有多强大,告诉别人他是一个应该被惧怕的人。瑞肯永远也不会允许自己再次成为受害者。有多少人想要杀他,他会遇到多少袭击,他一点也不在乎。没关系,他会打回去。

当然,这也是他被单独拘禁的原因。他们不叫它"单独拘禁",这里只是一个青少年管理中心,没有权力这样做。不,他们叫它"自杀防范",可笑,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瑞肯的死期离那些会被他杀死的人远着呢。尽...

请勿转载,见转拉黑。

狼家最后一篇。译者喜欢把一个家族的POV一起发出来,由于没存稿了,大概下一周有70%的概率不更新吧。(况且下一章是米亚、詹德利、艾德瑞克、席琳的POV⋯)


瑞肯

瑞肯喜欢伤害别人。殴打他人令他感到快感,告诉别人他有多强大,告诉别人他是一个应该被惧怕的人。瑞肯永远也不会允许自己再次成为受害者。有多少人想要杀他,他会遇到多少袭击,他一点也不在乎。没关系,他会打回去。

当然,这也是他被单独拘禁的原因。他们不叫它"单独拘禁",这里只是一个青少年管理中心,没有权力这样做。不,他们叫它"自杀防范",可笑,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瑞肯的死期离那些会被他杀死的人远着呢。尽管如此,他坐在空荡荡的禁闭室里,身边只有一条毯子,即使他因为无聊而疯狂,也难以用它上吊。瑞肯不是那种会安静呆着的人,止步不前对他来说等同失败,他痛恨被困住。他不知道这是否是罗柏在艾伦伍德体会到的,余生都要像这样度过的滋味,他怀疑罗柏是否想过结束这一切。

瑞肯很担心他的母亲。她一直都很悲伤,有时甚至卧床不起。她谈起过去发生的事,就像它们发生在现在。他打破那个孩子的脸的那一天,她说了一个上午珊莎在她甜蜜的16岁生日上和奈德跳的那支舞。他的母亲也许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是她不会忘记过去的事。瑞肯害怕她记住的多了。

他并不记得多少那天在十字路餐厅发生的事。枪声响起时,乔里·凯索把他扑倒在地,用身体挡住他。他为此肩膀中弹,死在医院。他被乔里按在身下,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可以听到母亲和简妮的尖叫,琼恩叫人给他拿来止血的材料。救护车呼啸而至。他们架起乔里,警察把他和艾莉亚拉进店里问话。琼恩的同事山姆把他们送回家,陪着他们直到琼恩和罗柏归来,并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在珊莎回来之前他一直浑浑噩噩,她脸色苍白,满脸泪痕。瑞肯记得他靠在珊莎的肩头放声大哭,眼泪浸透了她的衬衫。不到一年,罗柏和艾德慕也进了监狱,和那些看着他们长大的人一起。从那以后,一切再也没有好转。

琼恩不断警告他,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进监狱。"你几乎是一个成年人了",琼恩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瑞肯可不觉得这会和现在有什么不同。他并不像珊莎一样聪明或像布兰一样优秀,他们似乎永远不会愤怒,会。瑞肯猜想这也许就是艾莉亚离开的原因,艾莉亚厌倦了装作不想去杀兰尼斯特的样子。

警察并不在乎他父亲的死。对他们来说,奈德·史塔克只是另外一个黑手党。如果一个恶棍想杀另一个,这关他们什么事呢?他不明白琼恩是如何日复一日的服务那些根本不在乎他父亲的人,那些根本就没有尝试过抓住凶手的人。瑞肯只想伤人,彻底毁掉他遇到的每一个波顿、佛雷和兰尼斯特。打破小瓦德的脸是他做过的最接近讨回公道的事。他一点也不在乎在这里他要付出什么代价。

当禁闭室的门打开时,他猜想会是那些肥胖、秃头的警卫中的一个,但他们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她有着狂野的黑发,带着一条看起来像是自行车链的项链。他猜想她大概是一个心理学家或社工,或是任何一个能证明他并不疯狂,让他可以回到混混中去的人。

"嗨,瑞肯。我叫欧莎。我是来帮你的。"

他一言不发,他一点也不关心。

警卫关上门,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坐在他前面的地板上。他等着他问那些例行问题——他是否为他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 他是否受过虐待,他是否明白自己做的是错的——但她主动提起的是另一件事。"我见过你的父亲。"

"是吗?"

她点头:"我还见过你的叔叔班扬,当他来拜访时,我刚好在那里。他是一个好人。"

瑞肯双手抱胸,"是啊。"

"我也认识耶哥蕊特。"

这个名字使瑞肯吃了一惊。他好久没有听到她的名字,自从琼恩去了警察局工作,她就和他断了关系。琼恩从未告诉过他这件事的细节,但瑞肯无意中听说她和他父亲的生意有关。

"耶哥蕊特?"

"耶哥蕊特和我是家人。"欧莎直面他的注视,"当我说家人的时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瑞肯点头。

"我说的是认真的。我是来帮你的。"

"帮什么?"

欧莎打开她的公文包,拿出笔。"帮助你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你想过为什么事而赌上性命吗?"

他狠狠地吞咽。"是的。我知道我想做什么。"

"很好。"欧莎微笑,"咱们先把你从这儿弄出去。"

瑞肯不相信她,他不相信除了兄弟姐妹以外的任何人。但如果这个奇怪的女人能够让他回到街头,回到可以接触兰尼斯特的地方,他会说一切她希望他说的话。


咩瓦

【GOT】名侦探瑞肯2

*X战警AU

*史塔克家有一只乌鸦和一只凤凰

*瑞肯在布兰的幻象中是只大黑狼

*艾莉亚能改变自己容貌,但需要进一步巩固学习

*黎徳家的姐弟性别是beta

================

瑞肯首先想到的是欧莎和阿多,自从布兰残疾后,他俩陪伴布兰的时间最多。可他很快又放弃了,受老奶妈的故事的影响,他到现在还是对欧莎有点怕怕的,而阿多,你能从他那里问出什么呢?

不妨从另外一对姐弟身上下手,他们陪伴布兰的时间几乎一样多。

而且他们更安全,更友善。

“你要去哪里?”凯特琳一大早就看到自家最小的儿子摇摇晃晃,顶着一头乱乱的卷毛准备出门,不由有些惊讶。瑞肯从来不是早起的主。

“出去玩。...

*X战警AU

*史塔克家有一只乌鸦和一只凤凰

*瑞肯在布兰的幻象中是只大黑狼

*艾莉亚能改变自己容貌,但需要进一步巩固学习

*黎徳家的姐弟性别是beta

================

瑞肯首先想到的是欧莎和阿多,自从布兰残疾后,他俩陪伴布兰的时间最多。可他很快又放弃了,受老奶妈的故事的影响,他到现在还是对欧莎有点怕怕的,而阿多,你能从他那里问出什么呢?

不妨从另外一对姐弟身上下手,他们陪伴布兰的时间几乎一样多。

而且他们更安全,更友善。

“你要去哪里?”凯特琳一大早就看到自家最小的儿子摇摇晃晃,顶着一头乱乱的卷毛准备出门,不由有些惊讶。瑞肯从来不是早起的主。

“出去玩。”

自己一个人?凯特琳心生狐疑,但是瑞肯回答的态度很坚决,虽然声音还很嫩,语气已经有了几分他父亲的风范,因此她没拦着,只是提醒他“带上毛毛狗”。

不消她提醒,院子里大黑狗一见到他就热情地跑过来舔他的脸,“毛毛不要,”瑞肯用两只手推开他,毛毛狗的身形很大,站起来比瑞肯还高,但很听小主人的话,“我们今天不玩,我们要出去。”

一人一狗就这样走出临冬庄园,前往灰水望,路上引来了不少邻居好奇的目光。

灰水望住着黎徳家的姐弟。姐姐梅拉·黎徳总是笑盈盈的,但是弟弟玖健·黎徳刚好相反,总板着个脸,很严肃的样子。梅拉很容易就赢得小瑞肯的喜欢,因为她会钓鱼,会打猎,游泳爬树都很在行,还会捉青蛙给他玩;但玖健就很闷,而且他只会做梦。

玖健能力觉醒之前生过一场大病,险些没命,好不容易挺过来后,男孩发现自己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如果正确解读,会得到珍贵的情报。但他没有告诉多少人自己的能力,情愿被当做普通人而非变种人——而且他似乎消极地认为未来无法被更改,说出来也没用。

据说他和布兰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也是受这些梦的指引,哥哥手上的标记,说不定就是这个会“做绿梦“的朋友干的。

“玖健,是你标记布兰的吗?”

瑞肯突如其来的造访已经让梅拉感到意外,没想到他单刀直入的问题更让她大吃一惊。大黑狗仿佛也感到小主人的怒气,冲泽地人露出牙齿,喉咙下发出威胁的声音。瑞肯摸了摸毛毛狗的脑袋:“毛毛乖,现在还不能咬。”

——还不能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标记你哥哥。”玖健神情很严肃地解释。

“瑞肯,你知道标记是什么意思吗?”梅拉有些哭笑不得,想解释,又因为不知道如何把握分寸而放弃。七层地狱!瑞肯还那么小。

“是很坏的事。”

“的确是,但不是我做的,我愿意起誓。”玖健犹豫片刻,谨慎地解释,“而且我无法标记任何人。”

“那你知道是谁吗?”瑞肯不死心,继续追问,“布兰说你知道的东西很多。”

玖健摇摇头,“我只能瞥见未来的一角,不是过去。”

不对,他知道,他只是不肯说。瑞肯没有像二姐艾莉亚那样受过辨别谎言的训练,但他心底就是知道,他还顺便知道了他们对布兰很忠心,口风很严实。

瑞肯闷闷不乐地告别黎徳姐弟,但很快,他又打起精神快步走向一个地方。如果玖健看不到过去,他就找一个能看到过去而且什么都知道的人!这个人不难找,他知道乌鸦巢的方向。


咩瓦

【GOT】名侦探瑞肯

*大概是一个X战警AU的故事

*私设如山

*脑洞源于布兰的设定和教授有点撞,都是双腿瘫痪而且能精神控制【虽然布兰动用能力时会像天启爸爸那样翻白眼

*史塔克一家都是变种人注意

*瑞肯能力暂未觉醒

*事情发生在布兰被夜王标♂记之后


先写出来!没有人看再弃也不迟

=================


“这是什么?”

布兰急忙拉下衣袖,可他晚了一步,弟弟已经看到了。为了看个清楚,瑞肯整个人扑到哥哥身上,动作粗鲁又莽撞,把轮椅撞得左摇右晃。这轮椅要是翻了,欧莎和阿多肯定会跑上来,然后发现自己的秘密,布兰忙着平衡轮椅,结果不小心被瑞肯得了手。

瑞肯掐住布兰的手腕,瞪着上面的五指印...

*大概是一个X战警AU的故事

*私设如山

*脑洞源于布兰的设定和教授有点撞,都是双腿瘫痪而且能精神控制【虽然布兰动用能力时会像天启爸爸那样翻白眼

*史塔克一家都是变种人注意

*瑞肯能力暂未觉醒

*事情发生在布兰被夜王标♂记之后


先写出来!没有人看再弃也不迟

=================


“这是什么?”

布兰急忙拉下衣袖,可他晚了一步,弟弟已经看到了。为了看个清楚,瑞肯整个人扑到哥哥身上,动作粗鲁又莽撞,把轮椅撞得左摇右晃。这轮椅要是翻了,欧莎和阿多肯定会跑上来,然后发现自己的秘密,布兰忙着平衡轮椅,结果不小心被瑞肯得了手。

瑞肯掐住布兰的手腕,瞪着上面的五指印,先是震惊,然后是震怒。

“这是什么?!”瑞肯尖声咆哮,“谁干的,是谁标记了你!”

“安静点,”布兰按住瑞肯的嘴巴,六岁的弟弟躁动不安地在怀里扭来扭曲,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他不禁悲哀地发觉自己能管住小弟的日子不多了。“我没被标记,这只是个……记号而已。后面的事情我不能跟你说了。”你还太小。

瑞肯不信。有那么片刻的功夫,他像发现妻子出轨、而且妻子竟还偏袒那个野男人的愤怒丈夫,小脸写满了遭遇背叛后的难以置信,然后他跳下轮椅,气呼呼地走出门,寻求正义。

他要告诉爹妈!瑞肯每次被欺负就会告诉爹妈。脑子比身体先一步行动,布兰忘记三眼乌鸦的嘱托,眼睛向上一翻,下一刻,瑞肯的身体直挺挺地僵住,没再前进一步。

他动用能力控制住了瑞肯。

史塔克家人素来以战斗力高出名(大姐就让父亲母亲十分骄傲),很少生出像他这样能精神控制的变种人,但让布兰心有不甘的是,自己的能力恰好在坠楼失去双腿后觉醒,这就像拿腿换取能力一样,一点也不划算。他曾经和玖健说,如果可以,他宁愿做普通人类,也不要做瘸了腿的变种人。

然而,控制弟弟的精神比肉体容易不到哪儿去。

也许是史塔克家最小的儿子能力也在觉醒(早熟也是史塔克家的传统),也许是瑞肯本身性子野不易驯服,在幻象中,尽管布兰四肢并用地按住瑞肯,黑毛弟弟还是很快挣扎开,朝后面露出牙齿,吠叫了一两声。

“你不想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查明!”

布兰最后看到的,是弟弟毛茸茸的尾巴消失在门后。



咩瓦

不要拦我,我要刷一刷瑞肯大帝的美貌

不要拦我,我要刷一刷瑞肯大帝的美貌

咩瓦

瑞肯的死虽然早就被剧透了一脸,但是真的看到心里还是特别难受,我不服!!我要用Xover还他幸福!!!顺便安利一下吸血鬼元年,虽然剧情有些无力但老熟脸还是挺多的

瑞肯的死虽然早就被剧透了一脸,但是真的看到心里还是特别难受,我不服!!我要用Xover还他幸福!!!顺便安利一下吸血鬼元年,虽然剧情有些无力但老熟脸还是挺多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