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瑟提

22754浏览    136参与
腻腻的甜
【英雄联盟乙女向】雨夜 是几个...

【英雄联盟乙女向】雨夜

是几个的脑洞短打,内含凯隐、瑟提、烬

ooc有,擦边球有,慎入

【英雄联盟乙女向】雨夜

是几个的脑洞短打,内含凯隐、瑟提、烬

ooc有,擦边球有,慎入

苏打

《英雄联盟乙女 》摸喉结

ooc预警


EZ


你的指腹轻轻的划过他的喉结,他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你迅速的收回自己不安分的手


他轻笑


捉住你的手,放在自己的喉结上。


“今晚还睡吗?”


“嗯……”


“我不想睡了……”


(嘶……腰疼)


瑟提


你收回自己不安分的手。


他把你欺身压下,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俯身,在你耳边轻轻吹气。


他就喜欢看你这副娇羞的样子,反倒挑起了他的兴趣。


他从你的耳背吻到脖颈,再吻到你的唇瓣。


他的吻是如此让人着迷……


一室春光……


ooc预警





EZ


你的指腹轻轻的划过他的喉结,他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你迅速的收回自己不安分的手



他轻笑



捉住你的手,放在自己的喉结上。



“今晚还睡吗?”


“嗯……”


“我不想睡了……”


(嘶……腰疼)





瑟提


你收回自己不安分的手。


他把你欺身压下,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俯身,在你耳边轻轻吹气。


他就喜欢看你这副娇羞的样子,反倒挑起了他的兴趣。


他从你的耳背吻到脖颈,再吻到你的唇瓣。


他的吻是如此让人着迷……


一室春光……








冰山沉眠

[LOL乙女向][瑟提]报复&儿童节

        这也能pb我也是没想到的……

        因为挖的坑太多又不想填……所以都很短小就放一起发发吧

        第一篇是来自我用瑟提拿到有史以来第一次五杀结果wegame助手坏了截图都没有的残念所以写来纪念(?……

        第二篇是儿...




        这也能pb我也是没想到的……

        因为挖的坑太多又不想填……所以都很短小就放一起发发吧

        第一篇是来自我用瑟提拿到有史以来第一次五杀结果wegame助手坏了截图都没有的残念所以写来纪念(?……

        第二篇是儿童节的坑了(都过去多久了——



 

       “是谁这么大胆敢动我的女人?是觉得活腻了

吗?”瑟提沉声质问着眼前的五个混混,话中的怒气足够令面前的人心惊胆战。


        混混头领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感觉自己惹上了个大麻烦,但嘴上还是要强的说道:“我看活腻的人是你吧!”好歹他们有五个人,以人头的优势,总不会被一个人全都打趴下吧?


        事实证明,他们错了,还错的离谱。


        那头儿话音刚落,瑟提一个拳头就把这人的门牙从嘴里砸飞得不见了踪迹,他甚至都没有用铜指虎把对方的脸砸成烂肉。那样太残忍了,特别是在心爱的女士面前。


        我用手指戳了戳瑟提的衣角,“……瑟提……要不,就这样吧?”我有点担心他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街道里打架动静会不会太大了些,至于他的实力,我是相信的。所幸这些流氓并没有对我做出什么实质性的行为,不然他们的下场绝对不止这些。


        瑟提转头温柔地看了我一眼,回头又对混混们凶狠喊道:“听到没有?我夫人说放过你们了,还不赶紧向她道谢?”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谢谢您高抬贵手!!”那头领趴在地上捂着漏风的嘴识趣地连连道谢,就差头也磕上了。


        站在后头的混混们见状也连忙赔上笑脸,“我们刚只是和夫人闹着玩而已,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只是这群人还没走出两步,一个霸道的声音再次把他们拉向了地狱。


        “等下……我有让你们走了吗?夫人放过你们,但我可没放过啊。”


        …………


        瑟提让我背过身子,不想让我看到这血腥的场景脏了眼。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男人还是这样固执啊。


        事后,瑟提再与我提到,“敢打你主意的人,最好先叫他提前去医院挂个号!”他歪头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或者……让你正式成为我的夫人会更有威慑力?”



        ——————————————————



       “瑟提!儿童节快乐!”我有些兴奋地喊着。


        “……”坐在床上的瑟提瞪了我一眼,脸色稍有不悦。“你觉得我哪儿像儿童了?”


        “童心未泯嘛!”我笑嘻嘻地看着他说,边将手搭上了他裸露的胸膛来回摩挲着。


        男人兽耳微颤,用捉摸不透的眼神打量我好一会,才低笑着开口,“你是不是以为我忘记这节日才来特意提醒我的?我的小朋友。”


        “也许,算是吧!”我点点头,脸上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尴尬,反而期待起他会准备些什么好东西。


        “唔。你待会可以去厨房的冰箱看一看,那儿有我亲自做的蛋糕。”


        “天呐!是美味的蛋糕!可为什么是待会?我现在就去!”


        “不行,你得先满足一下大龄儿童索要的礼物。”瑟提不怀好意地望着我,下一秒就如同野兽般迅速将我扑倒在床。


        在二人交融那瞬间,男人用着最性感的声音对我附耳低言。


        “节日快乐,我的小朋友。”




八段骸
“你怎么只E一个人啊。” “故...

“你怎么只E一个人啊。”

“故意的,有意见?”

“你怎么只E一个人啊。”

“故意的,有意见?”

鼠叽

续上次的抚摸

真是瑟斐。

继一见钟情之后,厄斐琉斯征服了瑟提。

  “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瑟提先生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伊泽瑞尔摸着脖子坐在瑟提的对面,说。

  “什么事情?”出于生意人的本能,瑟提很快地回想了一下最近报纸上(厄斐琉斯看报纸)所有关于伊泽瑞尔的信息,但他不记得有任何一条新闻提到伊泽瑞尔最近又钻进了什么古墓里,也没说他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当时他们正坐在酒吧里,借着周围的喧闹享受片刻的安静——这是真实的事情。伊泽瑞尔最近不是在被追杀的路上,就是在被追求的路上,尽管他自己想不起原因。而瑟提则是忙于处理各种采访、拍摄计划——很不幸,都是厄斐琉斯的。...


真是瑟斐。

继一见钟情之后,厄斐琉斯征服了瑟提。

  “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瑟提先生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伊泽瑞尔摸着脖子坐在瑟提的对面,说。

  “什么事情?”出于生意人的本能,瑟提很快地回想了一下最近报纸上(厄斐琉斯看报纸)所有关于伊泽瑞尔的信息,但他不记得有任何一条新闻提到伊泽瑞尔最近又钻进了什么古墓里,也没说他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当时他们正坐在酒吧里,借着周围的喧闹享受片刻的安静——这是真实的事情。伊泽瑞尔最近不是在被追杀的路上,就是在被追求的路上,尽管他自己想不起原因。而瑟提则是忙于处理各种采访、拍摄计划——很不幸,都是厄斐琉斯的。

  “厄斐琉斯,”结果伊泽瑞尔完全不是那个意思,“他也是刺客,咱们现在不在召唤师峡谷里,我的经验告诉我不能拿他当ad看。”

  瑟提稍微愣了一会,他聪明的脑袋完全是拜厄斐琉斯所赐,给了他根据各种细节猜测完整事件的能力。伊泽瑞尔最近是被谁追杀来着?

  瑟提觉得自己背后的寒毛竖了起来,这是动物本能的反应,一秒之后,他们所坐的桌子就裂成了两半。伊泽瑞尔眼疾手快,一个奥术迁跃逃到了墙边。厄斐琉斯轻轻落下来,带着他的枪,优雅地踩在桌角上。他的体态着实轻盈,瑟提竟然觉得他其实只是在舞蹈。

  伊泽瑞尔在多年与盖伦的斗智斗勇中锻炼出了一种滑跪求饶的本能,他还没看清楚是谁,就开始大喊:“对不起!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干。”他为自己保留了一丝尊严,万一追过来的是德玛西亚的人,他还能就着自己的话继续辩解。

  厄斐琉斯显然不关注语言,他狐疑地看着伊泽瑞尔用过的酒杯。

  瑟提觉得自己完了。至于伊泽瑞尔,他总有逃跑的方法。

  厄斐琉斯和瑟提不知道怎么走到一起后,事情就逐渐不对劲起来了。首先是瑟提在与其他alpha的交流中感到了憋屈。其他alpha对他强烈的伴侣意识感到惊讶,瑟提渐渐发现其实是自己喜欢腻着厄斐琉斯,像Omega一样迷恋厄斐琉斯信息素的安抚。至于厄斐琉斯,他表现得像个被美色吸引的alpha,霸道地对瑟提的耳朵与尾巴宣布自己的占有欲,或者痴迷于他的肌肉。

  “嗯,确实,反过来了。”伊泽瑞尔说,“不过这种情况在强大的Omega身上很常见。”

  巨大的打击!

  瑟提发现厄斐琉斯是非常强大的Omega。伊泽瑞尔大约是见他的耳朵耷拉下去了,又补充了一句:“厄斐琉斯只是单纯而已,他就是这样表达……呃……他可能觉得这就是Omega表现自己的依恋的方式?”

  瑟提建议他不要再说了,因为他本来不用这么沮丧的,伊泽瑞尔让他更加怀疑厄斐琉斯是否知道自己是一个Omega了。

  “你得想开点,在联盟里,性别不是那么明显。”伊泽瑞尔显然没听懂瑟提的话,但他好歹换了一个话题,“比如说我吧,盖伦就不肯放过我,他非得说我对拉克丝有非分之想,我说这不关他的事,而且我也不是alpha,他就只听进去了前一句。他们一点也不关注性别。”

  “我也看不出来这关我什么事。”瑟提说,盯着自己的酒杯生闷气,“你不是alpha,而我是。”

  “那你应该反思你自己,而不是反思厄斐琉斯。”伊泽瑞尔说。

  “确实,”瑟提说,“我可能太不像alpha了,我可能得改变我和厄斐琉斯相处的态度。”

  “好的,祝你成功掀翻厄斐琉斯。”伊泽瑞尔嘟嘟囔囔地举起了酒杯,把他本周的厄运吞进了肚子里。

  于是,在本周内,厄斐琉斯追杀了伊泽瑞尔三次。麻烦的是,伊泽瑞尔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塞拉斯的话,他第一次追杀伊泽瑞尔的时候就把话说明白了,就是看他骚扰拉克丝不顺眼。而厄斐琉斯呢,他得靠你自己不断地猜,直到他点头确认为止。

  伊泽瑞尔第一次被他追得到处乱跑的时候猜的是比赛场上的恩怨。有传闻说厄斐琉斯作为一个adc,完全比不上伊泽瑞尔。

  “那只是一个传言,你不会这么在意吧?”伊泽瑞尔投降的速度快得难以置信。

  然而训练有素的刺客一把把他摁在地上,无情地否定了这个猜测。

  其实伊泽瑞尔还有很多种猜测,但看着厄斐琉斯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他又把话吞了回去。

  今天,被追到这个酒馆里的伊泽瑞尔已经是第四次挨揍了,要不是厄斐琉斯身形如此敏捷,他就要猜是不是孕期狂躁了。

  伊泽瑞尔敦促瑟提采取一些措施:“哦不!瑟提,你快点解决一下这个问题!”他躲在墙角,准备好了一个防身的托盘,“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啦,瑟提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他做到了尽力回想厄斐琉斯的表现。

  “伊泽,他什么时候开始的?”瑟提说,他可以当面问问厄斐琉斯,是不是迫于厄斐琉斯在家里日积月累攒下来的威严而不敢,那可就不知道了。

  “这周。”伊泽瑞尔说。

  解读厄斐琉斯主要需要两个重要信息:第一,他过于较真。第二,他对瑟提过分关注。

  瑟提大概明白伊泽瑞尔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厄斐琉斯认为的)。

  厄斐琉斯很不高兴地看着他,暂时转移了放在伊泽瑞尔身上的注意力。

  “我们应该,应该回去说。”瑟提缩了缩脑袋,召唤师峡谷容易让他忘记自己打不打得过厄斐琉斯,好歹他今天想了起来。

  厄斐琉斯不情愿地答应了,主要是他猛然发现其他人都在围观他们,他多少有点儿怕生。

  伊泽瑞尔祈祷瑟提能在今晚解决问题,或者让厄斐琉斯安静几天。

  “你不能总是什么都不说,”瑟提忍不住提醒他,“伊泽瑞尔根本不知道原因,他只觉得你一言不合就打他。”瑟提被自己这番贤妻良母式发言弄得面红耳赤的,好在只有厄斐琉斯看到了。

  厄斐琉斯非常小声地说,他不习惯和其他人说话。

  “那总得告诉我吧!我怎么样也是你的伴侣!伴侣!”瑟提说,并悲哀地发现自己在厄斐琉斯面前就是像个Omega,不管他凶还是温柔,他总有点基于Omega身份认同的认识。(鬼知道他怎么回事)

  于是厄斐琉斯说:“伊泽瑞尔,他总是劝你改变态度。”伴之以怨愤的神情。

  于是瑟提明白这其实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小事。

  “所以你不想是吗?”瑟提说,“但我真觉得抬不起头,你太不像Omega了,不是说体态!”他看见厄斐琉斯低下了头用手拢了拢自己的腰,于是连忙补了一句。他的腰细得要命,瑟提觉得自己很容易就能单手捏住。而且他是那样地不堪一击。

  “但是现在这样不好吗?”厄斐琉斯说,“我觉得这就是你的理想状态。”他一边说,一边盯着这猫的眼睛,瑟提被他看的几乎炸毛,差点就给他道歉了。

  “传出去我怎样当大哥呢?”瑟提不太甘心,还想负隅顽抗,争取从厄斐琉斯手中夺过自己的尊严的机会。不过,从他这步步退让的样子来看,他在和厄斐琉斯的交流中基本上是不可能占什么便宜了。

  “你得顺从你的心意,”厄斐琉斯说,伸手抚摸他的耳朵。又来了,厄斐琉斯完全在精神上压制了他,“难道瑟提不是想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的吗?你想要我做你的伴侣,于是我就来了,你想当大哥,你就能当。这还需要拳头以外的其他东西吗?”厄斐琉斯可能还觉得自己在非常认真地指出一个普遍的真理。

  假如拉露恩在,她就会指出瑟提其实被厄斐琉斯一贯以来的错误看法误导了。瑟提不该跟着厄斐琉斯的思维走,他得坚持自我。

  然而,到了半夜,在瑟提被自己的欲望遮蔽之后,他可怜的那点理智就背叛了他,完全顺从了厄斐琉斯的教导。

  厄斐琉斯以征服者的姿态又一次亲吻了他。 


离夏无悲
摸了星守瑟斐,是私设! 还没画...

摸了星守瑟斐,是私设!


还没画完,先丢一丢

摸了星守瑟斐,是私设!


还没画完,先丢一丢

腻腻的甜

【英雄联盟乙女向】肉偿

瑟提X你


好久没开荤啦,今天吃肉(⊙v⊙)


…………………………………………………………………


“进去!小婊子!”


满头大汗的男人喘着粗气,拎着你的衣领,用力地将你推向前去。你摔倒在地,破旧而脆弱的衣衫发出了撕裂的脆响,白嫩的肌肤露了出来。你慌忙捂住破损的地方,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愤怒地瞪视着他。


“老大,”男人蛮横的语气在极短的时间内转换成了谄媚,他看向大厅内最高处的座椅,那里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皮草夹克的男人,那粉色头顶上支棱出的尖耳表明着他的种族——瓦斯塔亚人。大块头的男...

瑟提X你


好久没开荤啦,今天吃肉(⊙v⊙)
















…………………………………………………………………



“进去!小婊子!”

 

满头大汗的男人喘着粗气,拎着你的衣领,用力地将你推向前去。你摔倒在地,破旧而脆弱的衣衫发出了撕裂的脆响,白嫩的肌肤露了出来。你慌忙捂住破损的地方,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愤怒地瞪视着他。

 

“老大,”男人蛮横的语气在极短的时间内转换成了谄媚,他看向大厅内最高处的座椅,那里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皮草夹克的男人,那粉色头顶上支棱出的尖耳表明着他的种族——瓦斯塔亚人。大块头的男人似乎十分畏惧这个瓦斯塔亚人,“就是这个臭娘们在咱们的场子里偷钱。”

 

“没用的东西,”瓦斯塔亚人显然不吃这一套,“就这样的家伙都能在我这偷钱,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说完,他也不听大块头唯唯诺诺的解释,向你走了过来。他的脚步十分沉稳,一步又一步,将你的内心踩入谷底。

 

瑟提,艾欧尼亚地下世界的君王,你当然知道他的名字。你曾经听家里的伙夫议论过他,他们说他出身低贱,但是一双拳头能够轻而易举地叫胆敢挑衅他的人永远闭嘴,惹谁都别惹这个煞神。今天恐怕是难逃一劫,只是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你。他会像惯常的惩罚扒手那样,砍掉你的手吗?

 

他在你的面前站定,浑厚的嗓音在你头顶响起。

 

“把你的脑袋抬起来。”

 

你低着头,死死地盯着地面。

 

“说了抬起来,你听不懂吗?”瑟提不爽地掐着你的下巴,强硬的动作让你疼得沁出了泪。你瞪着眼睛怒视着他。在他线条硬朗的脸上有一对金色的兽瞳,里面有着不加掩饰的锐利和凶狠,有那么一瞬间,你觉得自己要被凶兽撕碎了。但最后,这双眼里渐渐浮现出满意的神色,反而让你脊背发凉。

 

“啧,”他最终甩开了你,戴着铜指虎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把她给我弄干净。”

 

你实在是太脏了,连日来的逃亡让你根本没有机会清理自己,污垢和灰尘粘在你身上的每一处,这让你脏污得简直像个乞丐。

 

很快你就被清理一新,并且得到了一件柔软轻薄的白色连衣裙。但你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你注视着镜子中姿容妍丽的女性,这幅清纯可人的娇媚模样,是最容易让男人产生恶念的样子。像这样的你,他们还能够让你做什么呢?

 

你被带入一间屋子,粗略地扫视了一下,这里像是某个人的居室,家居简洁,但是可以看出品质都十分上乘。瑟提正慵懒地坐在一个宽大的皮沙发上,手中握着一个黄金铸造的酒杯。看样子,他一直在等你。

 

“像你这样的家伙我见的多了,”听到你进来的声音,瑟提开口说道。他举起黄金酒杯,喝了一口其中的暗色液体,“细皮嫩肉,没多少力气,只能搞些偷鸡摸狗的伎俩。”

 

“想从我这占便宜,代价可是很大的。先仔细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你想要怎么样?”你终于开口,原本清亮好听的嗓音在紧张和压力下变得有些暗哑。

 

“我喜欢干脆的家伙。”瑟提看上去挺满意,他把酒杯放不,稍稍将身体倾向你,金色的兽瞳在你身上肆无忌惮地流连。“你可以选择,向我赔偿。然后你给我造成的损失,就一笔勾销。”

 

向他赔偿。

 

你当然知道这所谓的“赔偿”是什么意思,作为一个毫无所长又身无分文的柔弱女性,你唯一有价值的资本就是这美丽诱人的身体。可是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你无论如何都无法同意这个条件。甚至就这么砍掉一只手,都来的更容易接受一些。

 

你只能咬着嘴唇沉默。

 

瑟提并不意外你的反应,像这样娇弱又倔强的女人,必然有着一个良好高贵的出身。但是她既然已经落魄到了他的手里,他不介意好好教教她如何放下那无用的自尊,认清她已经不再是个高傲的大小姐的事实。他冷笑一声:“或者你可以选择去陪我手下那帮混蛋们乐一乐,你给他们弄出来这么多麻烦,应该好好跟他们道个歉。”

 

你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瑟提又靠下去了一些,他不再说话,颇有乐趣地看着你挣扎焦灼的神色。

 

“我该怎么做?”你最终做出了选择。应对瑟提一个人总好过那一群手下,守着那无用的贞洁有什么意义?横竖,就当作是被狗咬了一口。

 

“过来。”瑟提的手指朝你勾了勾,你向他走了过去,脚下的步子如同有万钧之重。





点我继续 

BAE.在头顶焗芝士
在tag里看了《Promise...

在tag里看了《Promise Him the Moon. DAY4


之后的意识流狂草,

也太会写了吧TT

在tag里看了《Promise Him the Moon. DAY4


之后的意识流狂草,

也太会写了吧TT

离夏无悲
紧急更新,再不割腿肉就饿死了...

紧急更新,再不割腿肉就饿死了


抱抱黑夜使者,异色皮是好文明

紧急更新,再不割腿肉就饿死了


抱抱黑夜使者,异色皮是好文明

溟河河

(在补充一些设定,这时阿狸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个青少年。瑟提已经二十多了。)

       瑟提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快要天亮了,他向他的下属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回家了。

       当瑟提到家时,他已经从山上打到了不少猎物和柴火,在这时,他妈妈推开房门看见了瑟提和他手里的东西。“你怎么又这么早出去打猎了。”妈妈有些埋怨道:“家里存下的食物和柴火已经足够我们熬过这个寒冬,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以后就不要上山了,而且最近诺克萨斯帝国的进攻越来越频繁,你一定...

(在补充一些设定,这时阿狸只有十六七岁,还是个青少年。瑟提已经二十多了。)

       瑟提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快要天亮了,他向他的下属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回家了。

       当瑟提到家时,他已经从山上打到了不少猎物和柴火,在这时,他妈妈推开房门看见了瑟提和他手里的东西。“你怎么又这么早出去打猎了。”妈妈有些埋怨道:“家里存下的食物和柴火已经足够我们熬过这个寒冬,天气越来越冷了,你以后就不要上山了,而且最近诺克萨斯帝国的进攻越来越频繁,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我知道了妈妈。”瑟提在母亲面前乖巧的点了点头。但事实是,就算瑟提遇见了他们,该担心的也该是诺克萨斯的人。

       瑟提白天在家帮妈妈处理了一下家务,并且补了个觉,天黑了下来。像往常一样,瑟提在妈妈睡下后,悄悄的出门了,来到了地下拳场,不一样的是,今天瑟提的心里生出了一丝丝的期待。他眼镜注视着台上的厮杀,思想却慢慢的开始了神游,他想起来了昨天来的那个小小的瓦斯塔亚人,想起了那动人心魄的眼镜、殷红的嘴唇,耶想起了那令人好奇的魔法力量。不过,今日那人并没有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那个名为阿狸的瓦斯塔亚人却再也没有来过这个地下拳场,而瑟提也慢慢的遗忘了他。

       瑟提缓缓的打了个哈气,无聊的看着台上的比赛。就在这时,突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现在瑟提的心头,反正这场上没有有趣的事情了,他交代了一下,便匆匆回了家。

       瑟提在快靠近村庄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他呼吸一滞,冲天的火焰吞噬了那个曾经美好的村庄。瑟提快步冲了进去,数不清的尸体横纵交错的铺了满地,那里面有村庄的村民,也有一些军人,瑟提通过他们身上的着装认出了他们是诺克萨斯的军人。瑟提的脸阴郁了下来,他飞快的向自己的家冲了过去,而就在转角处,他就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蹲在地上,眼镜直勾勾的看着他面前的那堆尸体。瑟提直接冲向那人,单手抓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摁在了墙上。


溟河河

(一)

艾欧尼亚某地下拳场

       一位高大的瓦斯塔亚男人走进了一间十分豪华的观战房中。仔细观察一下这个男人,就会发现他其实并不能被称作瓦斯塔亚人,因为他只有一对耳朵可以体现出他瓦斯塔亚的特征,而其他部位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名为瑟提的男人无聊的倚在沙发上,眼镜注视着台上那个正在为胜利怒吼的男人。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克尔森特,是诺克萨斯军队的人,他在自由活动的日子都会来这个地下拳场,而他在这个地下拳场已经累计了五十场连胜了,而他的对手能过存...

艾欧尼亚某地下拳场

       一位高大的瓦斯塔亚男人走进了一间十分豪华的观战房中。仔细观察一下这个男人,就会发现他其实并不能被称作瓦斯塔亚人,因为他只有一对耳朵可以体现出他瓦斯塔亚的特征,而其他部位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名为瑟提的男人无聊的倚在沙发上,眼镜注视着台上那个正在为胜利怒吼的男人。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克尔森特,是诺克萨斯军队的人,他在自由活动的日子都会来这个地下拳场,而他在这个地下拳场已经累计了五十场连胜了,而他的对手能过存活下来的不过寥寥无几。而克尔森特的连胜也为一直花钱压他的观众赢得了不菲的财富。

       裁判走上前,检查了对手的状态,已无生命体征确定死亡,并为克尔森特又记了一场连胜分。今晚克尔森特为自己定的目标是达到六十场连胜。克尔森特也想在这多打几场,但是这样的话他一定没有办法可以按时回到军营。就在克尔森特在想如何可以多打几场的时候,他下一场的对手走了上来。

       令大家意外的是,走上台的并不是一位健壮凶勇的斗士,相反,来的人看起来身高才刚刚一米七,身材有些瘦弱,还穿着一身黑色长袍戴着兜帽,一看就不像是来打架的。穿黑色长袍的人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戴着遮住半张脸的银制面具。

       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阿狸知道自己心里有多慌乱。自己明明只是跟踪一个诺克萨斯人想吸一口精魄的,怎么就迷迷糊糊跟到这来了。科尔森他心里却开心了,因为要打败面前这个人肯定十分容易,节省下来的时间还可以多打一场。观众们也看着台上的情况,纷纷把自己的钱压在了克尔森特的身上。

       克尔森特双腿发力,用闪电般的速度朝阿狸冲了过去,紧接着他看见面具下的眼镜,粉色的光芒闪烁了一下,克尔森特动作一顿,接着两眼一黑,失去意识倒在了台上。观众们都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很心疼自己刚刚投出去的钱。

       阿狸自己也很郁闷,他还没弄懂怎么回事,就有人想要杀他,对于想要伤害自己的人,阿狸吸起精魄来可是没有一点负罪感,感受到精魄里的记忆,发现这还是个诺克萨斯人,心里甚至还升起一丝爽快。

       而在观众席上,瑟提已经站到了落地窗前,其他人也许都没有注意到,但他看见了,看见了那蓝色和粉色的光芒。

艾卡西亚啤酒人

瑟斐:信徒 Chapter 2 名字

Chapter 2 名字 

瑟提留下的伤痕比厄斐琉斯以往受过的伤都要重,他几乎是硬撑着回到房间,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那究竟是什么怪物……”他如是想着,独自一人对着透亮的镜子上药。巨大的月亮悬在窗边,刺眼的光亮照进了整个房间。他一直很喜欢这样的场景,尽管教派里很多信徒都曾直言:直面庞然的月亮令人恐惧。但他从不害怕,无数次在夜晚和月亮对视。 

静默地、静默地对视。 

只是这个夜晚,他辗转反侧,伤痛让他彻夜难眠。他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武器,摇了摇头,咬着牙睡下了。 

…… 

第二天夜晚的对手有些难缠,但厄...

Chapter 2 名字 

瑟提留下的伤痕比厄斐琉斯以往受过的伤都要重,他几乎是硬撑着回到房间,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那究竟是什么怪物……”他如是想着,独自一人对着透亮的镜子上药。巨大的月亮悬在窗边,刺眼的光亮照进了整个房间。他一直很喜欢这样的场景,尽管教派里很多信徒都曾直言:直面庞然的月亮令人恐惧。但他从不害怕,无数次在夜晚和月亮对视。 

静默地、静默地对视。 

只是这个夜晚,他辗转反侧,伤痛让他彻夜难眠。他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武器,摇了摇头,咬着牙睡下了。 

…… 

第二天夜晚的对手有些难缠,但厄斐琉斯仍然完美地完成了任务。他的武器弹药已经耗尽,身上也多了些伤口,不过最疼的那个还是昨天瑟提留下的。他疲惫地返回,准备向教派要点伤药,却在走进林间的时候撞见了瑟提。 

还是昨天的位置,瑟提就靠在树下垂着头,有些委屈的表情配上壮硕的身材,倒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瑟提见到厄斐琉斯,耷拉着的耳朵都立了起来,他赶忙起身想去拉厄斐琉斯,却被厄斐琉斯警惕地躲开了。 

“你、你别多想,我是给你送药的。” 

瑟提张开宽大的手掌,一个好看的瓶子就躺在手掌心,在月光下毫不逊色于琥珀。对上厄斐琉斯毫无波澜的眼神,瑟提只好笨拙地开口解释: 

“就,被我打了一顿之后的伤还是挺疼的,估计你得躺好久才能好,这个药是妈妈给我的,效果特别好,你试试?没毒!真的!” 

厄斐琉斯不说话,平静的目光让瑟提更加焦灼: 

“你是不是不相信?也是,那我试给你看。” 

厄斐琉斯正好奇他要怎么试,他就打开了瓶口,拿出一个药丸吃了下去。 

在厄斐琉斯的印象里,跌打药一直都是外敷的。所以看见瑟提口服,他不免有些惊讶。 

“看你那小眼神,没想到吧?”瑟提自豪道:“妈妈知道我怕疼,专门做了不会弄疼伤口的药,真的特别灵,你试试呗?就当赔罪。” 

虽然是请求的语气,瓶子却还是不容拒绝地被放进了厄斐琉斯手里。冰凉的触感让昏昏沉沉的厄斐琉斯清醒不少,他不自觉地捏紧了瓶身。片刻后,他捡起一根树枝,带着瑟提走到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有一块石头,巨大又圆润,石头前铺了一层沙子。他停在沙地前,慢条斯理地写写画画,最终写下了两个字。 

“谢谢。” 

“应该的,妈妈说男人要负责任!”瑟提看起来很高兴,又拿出来一个小包:“对了,这个是外敷的,药性有点烈,你要是不怕疼就用吧。” 

厄斐琉斯欣然接过。而后沙子轻轻作响,一行好看的字悄然而生: 

“今天发生了什么吗?” 

瑟提一头雾水:“今天?” 

厄斐琉斯点了点头,指了指瑟提,又写: 

“你的表情。” 

瑟提一下就明白过来,厄斐琉斯是在说刚开始的他表情很难看。 

“没什么,就是我去找你想把药给你,被门口的人赶出来了。” 

厄斐琉斯愣了愣,写: 

“哪里?” 

“就那边,”瑟提指向林子西边:“我看你穿得挺好的,应该是那个城堡里的人,我就去问了。” 

瑟提说的不错,林子西边确实是厄斐琉斯的住处,只不过那不是城堡,而是皎月教派的教堂。 

厄斐琉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无声地笑了。冷色的皮肤在皎洁的月下显得通透又美丽,一向没有表情的脸被微微翘起的唇角染上了几分温度。 

“我说你,你笑什么?” 

厄斐琉斯笑着摇了摇头,再次写了一句: 

“谢谢。” 

“哼,谢谢就完了?怎么也得给我点回报吧?” 

厄斐琉斯抬起头,有些困惑。瑟提抱着胳膊,低头看着厄斐琉斯: 

“说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我要是知道你的名字也就不会被那群守卫赶出来然后在这破树林里喂蚊子。” 

厄斐琉斯听了,拿树枝的手都要写下第一个字了,最后却又停顿了下来。 

姓名,是一个人很重要的东西,也是开启一段关系的钥匙——这是读过很多书深谙情感之道的拉路恩曾和他说过的话,而对感情一窍不通的他也一直记到了现在,并坚定地认为,告诉别人他的名字,就是默许开启一段关系的证明。 

但是现在,他要告诉瑟提他的名字吗? 

“就说个名字你还磨磨唧唧的,”瑟提佯装不耐烦——也许是装得太像了,很轻易地就骗到了厄斐琉斯:“不说算了,大不了咱俩以后就两不相欠,不认识也挺好。” 

厄斐琉斯的心紧了一下。他捏紧手中的瓶子,垂下了眼。 

下一秒,树枝于沙中游走,留下了一行优雅的足迹。 

“Aphelios.”

七烛七寒

【英雄联盟乙女向】在上面了

内含:瑟提/厄斐琉斯/凯隐/劫


!! !!    (中间)


——小声逼逼——

哎这个真的太难了,五脏六腑都被榨干了,一滴都不剩的那种。


但是我哪个都想上(喂你)


大半夜的更新我错了


但我还敢(被打)

内含:瑟提/厄斐琉斯/凯隐/劫



!! !!    (中间)



——小声逼逼——

哎这个真的太难了,五脏六腑都被榨干了,一滴都不剩的那种。


但是我哪个都想上(喂你)



大半夜的更新我错了


但我还敢(被打)

艾卡西亚啤酒人

【瑟提x厄斐琉斯】521快乐~

瑟提第一次觉得读懂人的想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面前的厄斐琉斯在看着他,一语不发。

“喂,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你肯定在说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吧!告诉你就你这小身板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拎起来哦!”

厄斐琉斯耸了耸肩,暗叹一声真的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无奈地走上前给了瑟提一个拥抱。

尽管他张开双臂还是抱不住瑟提健硕有力的身体——

“笨蛋,我是在说我爱你。”他想。


(灵感来源于@纳纳纳纳尔啊 哈哈哈哈哈哈)

瑟提第一次觉得读懂人的想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面前的厄斐琉斯在看着他,一语不发。

“喂,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你肯定在说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吧!告诉你就你这小身板我一根手指就能把你拎起来哦!”

厄斐琉斯耸了耸肩,暗叹一声真的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无奈地走上前给了瑟提一个拥抱。

尽管他张开双臂还是抱不住瑟提健硕有力的身体——

“笨蛋,我是在说我爱你。”他想。


(灵感来源于@纳纳纳纳尔啊 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