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瑟曦

12049浏览    218参与
终焉

螺旋×冰火

这次是正篇人物,就不写介绍了,摘一些原著的外貌描写_(:з」


p1  莱安娜

书中侧面提及她是典型的史塔克长相,长脸,棕发,灰眼睛,有种野性美,雷加在赫伦堡比武大会上为她带上冬雪玫瑰织成的花冠。


p2  珊莎

“她的美貌比之提利尔的明珠毫不逊色。头发是秋天的赤褐,眼睛为徒利的深蓝,悲伤让她憔悴寂寞,却也使她更为楚楚可爱。”


p3  艾莉亚

同样有着长脸、棕发与灰眼睛,据说与少时的莱安娜有几分相像,被尤伦割短了头发以扮做男孩。


p4  瑟曦

“她在他身畔的草地...

螺旋×冰火

这次是正篇人物,就不写介绍了,摘一些原著的外貌描写_(:з」


p1  莱安娜

书中侧面提及她是典型的史塔克长相,长脸,棕发,灰眼睛,有种野性美,雷加在赫伦堡比武大会上为她带上冬雪玫瑰织成的花冠。


p2  珊莎

“她的美貌比之提利尔的明珠毫不逊色。头发是秋天的赤褐,眼睛为徒利的深蓝,悲伤让她憔悴寂寞,却也使她更为楚楚可爱。”


p3  艾莉亚

同样有着长脸、棕发与灰眼睛,据说与少时的莱安娜有几分相像,被尤伦割短了头发以扮做男孩。


p4  瑟曦

“她在他身畔的草地坐下,一举一动都优雅异常。她卷曲的金发在风中轻舞,碧绿双眸一如盛夏的繁叶。”

*套装部件用的有点多,但我真的难以割舍瑟曦一言不合就泼酒这点(……),背景象征着她为“蛤蟆巫姬”的预言所困


p5  丹妮莉丝

这里搭的是丹妮走上卓戈火葬堆的装束:至于自己,她选了一件宽松的沙丝长裤,一双绑到膝盖的凉鞋,以及和卓戈穿的相似的背心。


p6  玛格丽

“那女孩则比罗柏还小,非常漂亮,麋鹿般温柔的眼睛,长长的棕色卷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膀。她的笑容既羞涩又甜蜜。”

*原著中的小玫瑰比剧集更有一种纯真甜美的气质,个人非常喜欢_(:D」


p7  奥芭娅

“奥芭娅是最大的“沙蛇”,将近三十岁,身材高大,两眼挨得很近,鼠褐色头发跟旧镇那个生下她的妓女相同。她披着斑驳的暗金色沙蚕丝斗篷,骑马装是老旧的棕色皮衣,已经磨得柔软顺贴——那是全身上下她最软的部分。她的一侧臀部盘着一根鞭子,背后挂了一面铜铁圆盾。”


p8  娜梅莉亚

“骑马时的娜梅小姐也显得十分优雅,她身穿闪闪发光的淡紫色袍服,乳白与黄铜色相间的丝制大斗篷随着每一缕风飘荡,她看起来仿佛即将腾空飞起。娜梅莉亚·沙德现年二十五,如柳枝般苗条,笔直的黑发编成一条长辫子,用红金绳子扎起来,她黑眼睛上方的美人尖和她父亲一模一样。高高的颧骨、丰满的嘴唇和乳白色肌肤都使她具备了她姐姐所缺乏的美貌。”

*卷五中娜梅的肤色变成了橄榄色,实际搭了一下觉得黑皮的几个妆都不太像_(:з」


p9  特蕾妮

“她穿一件紧身淡蓝色绸缎长袍,袖口繁复的密尔蕾丝令她看上去像少女一样纯洁。她一手拿刺绣,一手拿着一对金针,似乎正在赶制女红。她的头发也是金色,眼睛如同深蓝的池塘。”

*蜘蛛有她操持女红和使毒的双重涵义





王者无泪

黄金双子

所有轻狂、放肆

绝不回头的偏执

芸芸众生无法复制

任蝼蚁如何扭曲诠释

也埋没不了金色的雄狮

无畏人行无果事

愿与全世界背道而驰

爱着疯子或是一个影子

何必解释

绵羊看不到狮子脸庞的泪渍

无需他人褒贬之辞

既同生共死

待到未来长发及腰时

必当君临盛世
[图片]
[图片]

所有轻狂、放肆

绝不回头的偏执

芸芸众生无法复制

任蝼蚁如何扭曲诠释

也埋没不了金色的雄狮

无畏人行无果事

愿与全世界背道而驰

爱着疯子或是一个影子

何必解释

绵羊看不到狮子脸庞的泪渍

无需他人褒贬之辞

既同生共死

待到未来长发及腰时

必当君临盛世

Lawender

cersei and jaime

Her first memory was of him. It wouldn’t surprise her to find that one day, her last memory would be of him. Not of the man she married but of her ...

Her first memory was of him. It wouldn’t surprise her to find that one day, her last memory would be of him. Not of the man she married but of her brother, his smile and his hair that glinted gold flame in the sun.

She was young. So young that she could crawl into his bed without being scolded. Her bed was too big and she didn’t like the dark and father was driven half mad by grief. Grief was heavy in the house and so was anger. Anger at the misshapen baby wailing in the castle. She couldn’t stand to look at him, at it. He stole their mother away from them, took her from them and as an obscene joke, left him in place. Fool’s gold instead of true gold.

Still. Night time brought the dark and after the septa had retired to her chamber, she would carefully get out of her bed and climb into her brother’s, waking him as she put her cold feet on his legs. ‘Cersei!’ he’d fuss, but quietly, and she would snuggle next to him, sighing. He would put his arm around her. ‘Sleep. Safe,’ he said. Cersei closed her eyes and slept, his scent clouding her mind.

She was a little older and curious. Curious because she was a female and he was a male and their bodies were changing just enough for her to wonder how he looked under his small clothes. She had touched herself between her legs and discovered the sensuous joy of rubbing her fingers over her clit. She wondered what he rubbed, if he had something similar that would cause sparks behind his closed eyes when the sensations became overwhelming. She waited until bedtime, until way after dark, and then made her way to his bed again. He moaned when she reached down beneath his drawers, groaned when she touched the slender stalk she found there. His body clenched as she stroked it to hardness, his fingers tight on her hip as she stroked and circled and teased with her slim fingers. He arched when he came, her name whispered in the dark. So. Her questions were answered in the scent of sex and the heat between her own legs. She moaned when his fingers slipped between the lips of her pussy and teased and hardened the small nub there. She came harder than she’d ever had before, her nipples tightening, his name swallowed by his mouth, his tongue touching hers. She lost herself in his touch and his hands. She’d felt reborn.

She was wise enough to not let him thrust into her and tear her only treasure, the one thing that gave her value in the world of men. Elsewise, she and he explored each others bodies, mapping each others’ pleasure points with hands and tongue and teeth. She learned how he best liked having his cock sucked, how he would tangle his hands in her hair to urge her on. He spent hours between her legs, his mouth and fingers working her to a sweaty frenzy, her hands gripping his own hair. There were times when they were entwined together, his mouth at her pussy, her mouth taking his cock deep into her throat, rocking together to orgasm. When he first thrust into her ass, slowly, gently working past her muscles to finally be fully sheathed, his balls rubbing against her skin, she about went mad with sensation. He balanced himself on her, facing her, his face that of ecstasy and paradise found. He pressed kisses to her face, down her neck, and rubbed her clit with his fingers, making sure her orgasm was complete before throwing his head back and coming inside of her. She looked up at him, after the sparks faded, seeing his hair glow in the light, a halo of molten gold. She knew she’d never love another the way she loved him.

After her marriage, after she was disillusioned and set aside for the earthy pleasures of the serving women in the castle, after she discovered she could not compete with a ghost long dead, she ended her separation from her brother. She had told him that she had to try and be queen, that she could love this black haired stranger. He had wept in her arms and was inconsolable. She remembered him getting up from the bed, the scent of sex still lingering, and leaving her without a backwards glance. That was then, however, and this was now. Now, she approached him in the great hall, now she looked at him and smiled. He trembled to see that smile, knowing the hidden message behind it.

That night, he came to her chambers,knowing she’d be there alone. For the first time, he brought her to orgasm with his cock, could feel her inner walls pulse around him, clenching him in tight. He came with her name on his lips, his body trembling like the child he used to be. She held him tight to her, tears welling in her eyes. When his body thrust into hers, she felt as though she found a missing piece. She had come home again and in the course of the night, where there was no sleep and he brought her to orgasm again and again, she vowed never to leave again.

She knew their younger brother knew. She knew there were whispers in their family from time to time. When they’d been younger, they’d been caught by a septa or two and were verbally disciplined. This only made them more cunning and careful. They would not be separated from each other. Not by a mere servant. Not by their brother and not even by their father. There were three beautiful children, each fathered by her brother. How her oaf of a husband didn’t know was beyond her; after all, he had bastards a plenty with dark dark hair. How could he not see that the ones he claimed as his own had hair the colour of molten gold? No matter. They were the heirs to the throne, she had her brother in hand, and she was queen of all.

They were getting ready to leave King’s Landing. The old Hand of the King was dead and her husband had it in his head to go up to the North to pay his old friend a visit. Her lip curled. Aye, go up to the North and pay a visit to the Starks and also to the mausoleum where she laid. No matter. Her brother would be going with and there would be opportunity, she was sure, to take him to some hidden place. She would strip off his clothes, he would remove hers, and they would make love fiercely, passionately, that fillip of danger, of discovery amongst strangers would add spice to the adventure. Nothing would come of it, of course. No one would discover them. They’d make love and laugh and later on,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Starks, would eye each other with hidden delight and amusement.

She put on a riding cloak and swept downstairs. The journey was about to begin.

比云月

残影

    瑟曦第一次意识到她不再年轻时,是在被骑着狼的野蛮人史塔克羁押数月之久的詹姆回来之后。


     她的弟弟失去了右手,执剑的右手。


     她视詹姆为另一个自己,她在他每一道剑影之下寻找自幼年时被斩断的妄想,在他闪着金光的盔甲上追寻从未消逝的少年时光,在他依旧张扬的笑容和执剑挥向君王的右手里贪婪地攫取不曾拥有的另一种青春。她是爱他的,爱他和她相似的容貌,爱他不曾随时间老去的意气,爱她寄托在他身上的幻影。当她感受到他在自己身体里时,她...


    瑟曦第一次意识到她不再年轻时,是在被骑着狼的野蛮人史塔克羁押数月之久的詹姆回来之后。


     她的弟弟失去了右手,执剑的右手。


     她视詹姆为另一个自己,她在他每一道剑影之下寻找自幼年时被斩断的妄想,在他闪着金光的盔甲上追寻从未消逝的少年时光,在他依旧张扬的笑容和执剑挥向君王的右手里贪婪地攫取不曾拥有的另一种青春。她是爱他的,爱他和她相似的容貌,爱他不曾随时间老去的意气,爱她寄托在他身上的幻影。当她感受到他在自己身体里时,她仿佛真正拥有了自己自降生起便失去的东西,仿佛能定格自己正在老去的身体,仿佛“西境之光”的艳光从不曾在父亲的忽视、丈夫的暴戾、幼弟的羞辱与长子的顽劣中逝去。她曾为她的弟弟寻找替代品,更年轻的堂弟,可他太懦弱太胆小,她连詹姆的碎片都无法在他身上得到。


     但詹姆失去了右手,挥剑斩杀疯王于王座之下的右手。


     他变得颓唐且衰老,残留的少年风华与英姿被一并褫夺;冰冷僵硬的金手虽与辉煌战甲映射出的每一寸寒光如出一辙,但最后一丝与过往相关联的隐线也荡然无存。他完全是一个陌生而不再年轻的人了。她的幻影终于破裂。詹姆依旧如失去右手前那样亲吻她,那样带着戏谑地唤她“姐姐”,当他把他的头枕在她的膝上时,她却不愿伸出手回应,她不想直视那张而今只能映出他们彼此的衰老与过往可悲的光华的脸。


     所有人说,詹姆爵士失去的只是右手,但是詹姆失去了过往,连同瑟曦的一起。




     她忽然想起,提利昂在第不知道多少次撞破他们的私情后,带着悲哀与怜悯的眼神对她说:

      “老姐,我知道的,你也知道的,只有詹姆那个傻子不愿意承认,你爱的不是你的孪生弟弟,而是你寄托在他身上的残影,你所以为能够永恒的美貌。你迷恋被男人追捧的感觉,而詹姆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幻觉

动心

*拉郎,练笔

*GOT 狮狼


罗柏从未见过像瑟曦一样的女人。


这不是他的错,他生长在一个重视荣誉与品德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虽然有一个私生子,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干净的关系,他的母亲是极为正统又端庄的贵族淑女,在她的熏陶下,长妹珊莎也出落得格外楚楚动人,就像年轻版的母亲。而幼妹艾瑞雅虽然顽皮可爱,但始终与美丽的联系比较牵强。除了家庭之外,他能接触到的女性就剩一些节日里偶然看到的封臣女眷以及侍女仆人,这些人都是谨慎且顺从的女性。她们对家庭长辈的教诲从不反抗,她们怯弱又茫然仿佛长错在雪地里的花朵,碰一下都会凋零的感觉。


而那些张扬又放浪的女性完全不足以匹配上他史塔克家族长子的身份。他...

*拉郎,练笔

*GOT 狮狼



罗柏从未见过像瑟曦一样的女人。


这不是他的错,他生长在一个重视荣誉与品德的贵族家庭。他的父亲虽然有一个私生子,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干净的关系,他的母亲是极为正统又端庄的贵族淑女,在她的熏陶下,长妹珊莎也出落得格外楚楚动人,就像年轻版的母亲。而幼妹艾瑞雅虽然顽皮可爱,但始终与美丽的联系比较牵强。除了家庭之外,他能接触到的女性就剩一些节日里偶然看到的封臣女眷以及侍女仆人,这些人都是谨慎且顺从的女性。她们对家庭长辈的教诲从不反抗,她们怯弱又茫然仿佛长错在雪地里的花朵,碰一下都会凋零的感觉。


而那些张扬又放浪的女性完全不足以匹配上他史塔克家族长子的身份。他从小就深刻明白自己身份的优越性,父亲教会了他谦卑同样也给予了他对于自身荣耀的骄傲。他认为自己未来会成长为像父亲一样骄傲伟大的人并继承临冬城城主的一切,娶一位与他身份匹配的贵族小姐为妻生许多孩子再看着他们长大。也许在结婚前他也会有几次喝醉或者糊涂的时候,但是不要紧他在婚后可绝对不会乱来,他不会像父亲伤害母亲那样伤害自己的妻子。


这一切都是在他见到瑟曦之前的想法。


瑟曦是跟随着国王一起来到临冬城的,她高挑的身段让他耳目一新。那些对于南方姑娘的蔑视都被逐渐粉碎,瑟曦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它非常灿烂,就像温暖的阳光。罗柏很喜欢阳光,但是这在临冬城一点也不多见,他也没有见过如此纯粹的发色。他贪婪地注视着那耀眼的金发女子逐渐靠近,随着她的动作他能敏锐地观察到瑟曦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与众不同的魅力。


她确实优雅,但是她的优雅不那么端庄。她的年纪明明应该和父亲母亲差不多了,但是她身上却有着母亲截然相反的气质。她走动时那华丽的衣裙仿佛赋予了生命力,单是简单的行走他就觉得格外好看,仿佛肢体本该那样摆动。他见过骚首弄姿的妓女,但是她们的品格完全比不上眼前的王后,她不是因为讨好而这样而是她乐在其中。她的眼睛很明亮,衬托她的发色显得格外美丽,这一下就让她在他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子。他好像知道了这位素未相识的王后许多自己都一无所知的故事一样,瑟曦的脸对比后面的弥赛拉公主来说确实有些衰老,但是她胜在那种成熟又神秘的气质上。


没有男孩不喜欢冒险,罗柏更是不会例外。


于是他更加仔细的看着瑟曦。她嘴角略带苦涩的笑容以及刚才面对孩子们的微笑,每个都恰到好处。她也许真的会魔法,她知道怎么把自己的美丽绽放到极致。她走到父亲面前时,罗柏甚至有种幻觉闻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这是她的衣香还是体香?他突然为自己感到脸红,在这严肃庄重的场合他居然对一位长辈动了罪恶的念头,等结束后他也许应该去鱼梁木下祈祷,但是此刻他不仅不能动甚至不能出声。瑟曦在被国王撇下后孤独走到父亲面前抬起自己的手,让他对于她突然多了一种压根不该有的怜悯。罗柏明明是第一次见她,但是他却莫名为这位王后而烦恼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笼罩上了一层迷雾,那种成长的感觉几乎瞬间而来。这不能言说的秘密,让才14岁的少年明白了孩童时期的单纯是有多么可贵。那种心里的沉重就这么突然地降临,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更仔细地看着她倾听她的话语,她此刻离他很近很近,近到这位少年深刻理解到了什么叫绝望。


乔安娜

"BACK TO"

※黄金双子

※是AU;战后重建


他在想他曾经交过些什么朋友,那些深远的长久的,你一生中不断持续联系的挚友,一同分享过人生中最美妙的那些时光;得出的结果居然是都没有。三十岁前他想的是,有那么一个庞大的阴郁吓人的家族,他们才交不到朋友,从没把矛头指到瑟曦身上。宴席上玛格丽曾说--她如今是一个成功的作家,善于抓住恐慌时代阴晴不定的心情--说如果缪斯降临到你身边,你就该迅速抓住它,趁她还在你的林间空地栖息(她这么称呼自己的脑海和内心世界,不管让身边的人觉得听起来有多么滑稽可笑),把每一分秒每一刻描绘下来,不然就再也没那个机会了。“你就得等”她如是说;她说R.C.*在等待过程中几乎喝酒到死。这就是为...

※黄金双子

※是AU;战后重建


他在想他曾经交过些什么朋友,那些深远的长久的,你一生中不断持续联系的挚友,一同分享过人生中最美妙的那些时光;得出的结果居然是都没有。三十岁前他想的是,有那么一个庞大的阴郁吓人的家族,他们才交不到朋友,从没把矛头指到瑟曦身上。宴席上玛格丽曾说--她如今是一个成功的作家,善于抓住恐慌时代阴晴不定的心情--说如果缪斯降临到你身边,你就该迅速抓住它,趁她还在你的林间空地栖息(她这么称呼自己的脑海和内心世界,不管让身边的人觉得听起来有多么滑稽可笑),把每一分秒每一刻描绘下来,不然就再也没那个机会了。“你就得等”她如是说;她说R.C.*在等待过程中几乎喝酒到死。这就是为什么你是一个精明精致的女人,他想,体验感的流派,提倡速写和当下,永远学不会细水长流地去爱,也体会不了东西流逝以后缓慢的钝痛。所有要表达的东西,你写完后就戛然而止。詹姆这么以为,这也难怪,因为他的缪斯从来就抓不住啊。


-


他在夏末秋初回了一趟家,那里如今和从前也没什么两样。太阳还是白灼的样子,毫无温和柔缓的表示。还是有一些红砖屋被烤得灼热,有些路上长着一些破碎的野玫瑰,看起来蔫了吧唧的,脏兮兮的尘土爆裂飞起,并不显得有多美。他感到大失所望,在他的童年记忆中这块地方阴凉舒服,令人愉悦,瑟曦和他曾经都喜欢这里,他们曾在此处追逐欢笑。他不知道是瑟曦还是玫瑰让此地蓬荜生辉。他敲门借了一杯水,那个人家的小女孩有一头火一样的蓬松红发和闪亮的绿眼。她急匆匆跑进跑出递上玻璃杯,对他领口上别着的的兰尼斯特家徽非常好奇,小心又羞涩地抬头看着。


“喜欢吗?”詹姆脾气很好地说。他不是很喜欢小孩子,但是这个女孩很安静也很懂礼貌。他把家徽取下来放进杯子里递回去。它发出叮当的清脆声音。“送你了。”


“哇--噻--”女孩子很夸张地小声惊呼,“它好漂亮哦。”


“纯金的,很浮夸。”


“浮夸?那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谢谢你。”


“我也谢谢你。”小女孩一本正经地鞠躬说。她小声拼读着徽章下方的小字。兰,尼,斯,特。“这是你打仗缴获的战利品吗?”


“呃,不是的。”詹姆有些尴尬,他没有想到连这么小的孩子也深受影响,“我正好和那个家族有点关系。现在我得走了。”


“等一等,等一等。”身后门楣的阴影下,传来一个急匆匆的呼唤。詹姆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红发女人提着裙子拉着小女孩跑出来,她拥有一双倦怠的浅绿色眼睛,恰似那个女孩成长到三十岁的样子,这种对比就像时间上的冲击,让詹姆一瞬间感到恍惚疑惑。只是这个女人脸颊瘦削,面容憔悴,让人看了很唏嘘。


“杰西卡,快说对不起。”女人拍了拍小女孩的手,万分抱歉地对詹姆说:“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们冒犯到了您。这个家徽我们不能收,请您拿回去吧,并原谅我女儿的无礼。”


“这是他送给我的。”小女孩低声说。她没有尖叫着大吵大闹,而是噙着眼泪,把徽章递回去,低声说:“对不起。”


“那实在没什么关系,”詹姆说,“你们拿着吧,现在它已经不会带来麻烦了。更何况你们在西境的土地上。”


“它太贵重了,”女孩的母亲说,“而且它对你是有很深意义的不是吗?”


“比起这个,我更想问你们几个问题。”詹姆已经没什么心情继续闲逛了。他更加确信小孩子就是麻烦一个。“你们一直住在这里吗?”


“从战前就是的。现在只剩我和她了。”女人说:“其他人要不然病死要不然就是搬走了。或者就是……”


“好吧。”詹姆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你还记不记得十几年前的样子?就是你们叫做黄金时代的?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可能有什么大人物莅临过这里吗?你知道瑟曦·兰尼斯特吗?”


“我从没听说过什么黄金时代,”女人把小杰西卡往身旁拽,慌乱地拼命把头发别向耳后,“无论是以前还是之后,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大人物。你说的我一个都认不得。但是我听说过兰尼斯特家族,一个很庞大的家族,战事核心圈……”她脸上带着歉疚和羞涩:“我的见识太少了,我都没怎么出过门,那段时间又太乱……我大概不能够帮上你什么忙……”


詹姆真想放声大笑。他多想把瑟曦带到这里,对她说:看看你追逐的东西,你曾经多么渴望街头巷尾传唱你名。在他面前,她脸色闪闪发光,容光焕发。她说我的名字会被他们写成歌谣与诗,在我命名日那天他们为我献上鲜花;为我,为我们。为我们永恒的财富、美丽与力量。现在如何?如今的我在这里把家徽随便地送出去,然后呢?该说这是我们的命运吗?到头来什么也没剩下?


“足够了,”詹姆带着参差的报复的快感,不无满足地说,“你已经帮了大忙。”


-


可是如果他真的恨瑟曦,他就不会回来,也不会在早上就开始吃止痛片,深夜借助安眠药。对她的爱太深了,就像植物的根,这种东西你是没办法拔除的。树死在土地上,干硬并且不再分生的根尖依然死死地把你抓住。林中空地上,你没抓住缪斯反而被她下了咒诅:永世不得走出!毕生在此追逐!你永远无法打败一个死人。也无法止住细水长流的思念。他不需要来到特定的地点来检验就知道自己被困住了,像拼命抓玻璃壁的猫。在他的梦境中,她依然忧伤,甜美而明媚;她尖锐,冷漠近乎神明。她充斥着他百分之八十的梦境,深知他无法打败她。


我随时准备着被任何东西,在任何时候杀死。他说。然后发现自己醒了,口干舌燥,床头放着药和水。


-


“他们在重建。”吉娜说。他们一起走过水湾边上,权当散心。“所有的东西都要重建。”


“嗯哼。”詹姆回答。


“我不想拐弯抹角地说话,也不想和你玩什么文字游戏了。”吉娜一如既往地直白:“你怎么样?我听说你最近状态还是很差。”


“谢谢您关心。”


“你是不是在战场上被震傻了?”吉娜激动,尖锐地说,“输赢是你一个人可以改变的吗?我们还保留着实力,没有全军覆没,也作出了妥协的也不止我们一个不是吗?我真的很讨厌看到你这样。”


“有些事情倒是可以改变的。”


“然而有些事情你无法改变,你没权利这么自责。我知道你很后悔没有救她,我也知道你觉得你有错,可是你这样让大家都很受打击。”


他没有说话。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我们下国际象棋?你不可能每局都赢,丢掉了皇后,也依然有挽回的余地。大家都很难过,但现在是重建时期。别傻了,成熟点。”吉娜说:“别被他们抛下,别活在过去了。”


他的耳边充斥着海浪的呼吸,明白自己浮在苦痛上方,被迫看向自己输掉的最重要的一局。你听到了吗,瑟曦。最常见的说辞:生活总要继续。不管你是谁,你总会在某一天悄没声儿地就离开了。死于非命,很快就被淹没了。


他说:等我死去,恐怕就再没人缅怀她了。


-


这就是为什么,詹姆·兰尼斯特回到西境,拼命渴望回到过去,在往昔的基础上追寻她可能的记忆与奇迹,并从她的阴影中走出来,从无法给她援助之手的遗憾与自责里走出来。事到如今,他已经发现这么做毫无必要。因为他已经无法入眠,在空旷孤寂而干燥的早秋夜晚里,情感如同疯长的杂草,他被迫绝望且无力地疯狂思念瑟曦。


*雷蒙德·卡佛


end


Quella

权力的游戏 女子群像

All men must die
but we are not men

致 权力的女儿们

权力的游戏 女子群像

All men must die
but we are not men

致 权力的女儿们

Lune

Til' They Get Home

cp: the golden twins

*一种可能性。literally从两年前的夏天开始写到现在


-


i


当亚瑟回到家,他发现她躺在长椅上。夏日的微风伴随着一股野花和大海的味道,吹开丝绸窗帘。门厅的空气中有种令人心悸的寂静。有一瞬间,他觉得她不在那里了。


下一秒,他决定拒绝这个想法。亚瑟溜到沉睡者身旁,坐了下来。


她看起来像在小睡,金色波浪在她肩上静静散开,在午后的阳光下闪耀着;无论如何,这一场景打动了他。在那一瞬间,他似乎能够确信他们拥有至上的、透明的幸福。至少在这时,没有人会来打扰他和他母亲。


他们的房子伫立在海边的悬崖上,方圆几千米都没有第二户人...

cp: the golden twins

*一种可能性。literally从两年前的夏天开始写到现在


-


i


当亚瑟回到家,他发现她躺在长椅上。夏日的微风伴随着一股野花和大海的味道,吹开丝绸窗帘。门厅的空气中有种令人心悸的寂静。有一瞬间,他觉得她不在那里了。


下一秒,他决定拒绝这个想法。亚瑟溜到沉睡者身旁,坐了下来。


她看起来像在小睡,金色波浪在她肩上静静散开,在午后的阳光下闪耀着;无论如何,这一场景打动了他。在那一瞬间,他似乎能够确信他们拥有至上的、透明的幸福。至少在这时,没有人会来打扰他和他母亲。


他们的房子伫立在海边的悬崖上,方圆几千米都没有第二户人家。不过她的睡眠很浅,半夜里一只猫从树上跳到地上也能把她吵醒。但他的动作很轻,所以如果他只是小心地轻抚她的头发,也许就不会打扰到她。


他让自己的手指陷进她的卷发里,尽可能轻地解开那些小得不能再小的结。阳光软绵绵地融进了她的发丝里,让它们比任何一种金线都更明亮;他自己的头发是更苍白一点的金黄,夹杂着某些浅亚麻色,不如她的头发好看。有时亚瑟想知道他父亲的样子。难道是那道血缘把粗沙混进了纯金,夺去了他对那头金发的继承权?她那在夕阳里悒郁地闪烁微光的金色海浪……它的光芒能够超越所有阴影,闪现于钟情的目光之中。他多希望能和她一样。


很久以前,当他的个头还没及她的肩高,她会在某些无所事事的下午带他出门,慢悠悠地走过大街小巷。亚瑟牵着她的手,稍稍落在她身后;她的金色鬈发在明媚的夏日阳光下随她步伐晃着、摇摆着。她的步态很高贵,像是她的时间永远用不完一样。她会从钱袋里漫不经心地、食指和拇指捏着钱币的一角,一个个投进小贩粗糙的手掌心里。(他猜测她有很多存款——他们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交谈——因为他知道他父亲死了五年了,而她从来没有为生活劳作过。她从哪里弄来的钱呢?)他们买回一些无关痛痒的小玩意,而后它们躺在某个角落积上几年的灰;有时是来自各地的葡萄酒,它们会迅速被消耗完。亚瑟不喜欢喝酒,不像他的朋友们;她从来没有刻意限制他,不像他朋友们的家长们:有的母亲们拿着扫把,把不懂喝酒却硬喝的叛逆孩子们从一个巷子赶到另外一个,威胁着要打断他们的脊梁骨。她从来没有这样动过他,他们之间的物质距离几近遥远;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是如此。


那些酒瓶常常被她散落在不同的地方。橄榄树下、阳台上、她的床头,转天她就会把它们忘记。亚瑟喜爱整齐,总是跟在他母亲后面收拾干净;要是没有他,她指不定会哪天早上起来梳头发,发现自己在一堆碎玻璃中间走路。偶尔,她心血来潮,把他们一起在黎明的海滩上捡来的碎贝壳放在酒瓶里。廉价的玻璃酒瓶具有幻梦一样的光泽,在午后的阳光下,把灰白色的贝壳笼罩在一片朦胧和酒香之中。那是他们之间永远打不破的、静谧的玻璃幕墙。


她还未老,但她不年轻了。不过,他总觉得她该是一个故事里面的贵妇人,或者一个王后:披着金线刺绣的披风,戴着纯金王冠,庄严肃穆地站着,翡翠色的眼睛满含思绪,却始终不发一言。她是一副静止的景象,而她所过的生活是一个永远的秘密。难道她本来应该不应该是个王后,沉浸在投降的骑士献上的花和爱恋里吗?他知道,狭海对面的维斯特洛曾经有个王后,她也是金发绿眼睛,虽然(他听他的朋友们说)她声名狼藉。可是无论如何——


只要看着她,你就不会失去方向。


应当原谅他。少年人对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常常怀有纯粹的理想。一个十五岁的安静而聪明的男孩;他有喜爱观察的天性;他不明白他最亲近的人在想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永远无法被戳破。


可她能有什么秘密呢?她从来没离开过这片土地。


他被所有这些东西困惑。一切似是而非,而他在这世间上游荡。


他注视着她,她的脸庞。她曾经应该是美丽的。他不知道如何定义美丽。在他的记忆里,她似乎从来没有变过。他想自己会流泪,万一他哪天转身时发现爬上她脸庞的细纹已经扩大变深,摧毁了她那独一无二的面容;然后她将会失去所有她的特质,变得完全陌生,仿佛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那时,世界将会崩塌。


而现在,她躺在此处,周身被一片寂静环绕,脸上似乎有一个不可轻易发现的微笑。他几乎从未见过她的笑。他无从了解这微笑的意义。他猜想那是某种纯真的、浑然天成的东西。也许她回到了她那无名的故乡,或者她梦见了某个亲爱的亡者……他能做的只有猜测。他永远不会去问她的。


而她也不会过问他每天在街上做什么……他们之间的沉默并非一言不发,而是一种彻底的透明;她已经不再关心真实而复杂的事物了。而她儿子以为,只要弄清楚她某一个笑容的含义,一切他从过往到将来对整个世界的问题都会一下子得到答案。


他从没有问起他父亲,他非常努力地尝试记起他们一起度过的时间,既短而长的十年——无论如何,这段时间童年将持续回响,直到死亡来临。如果他父亲还活着,他的世界里会有更多的、不同的声音吗?他会有机会见识他母亲的笑容,明白她的秘密吗?他会不会能够不再如此孤独而迷茫?他会有机会见识他母亲的笑容,明白她的秘密吗?


可是不管怎样,他死了。这是他的儿子活着的依据——仿佛一命换一命。仿佛一个诅咒。(他轻轻地让思绪停在这个词的表面)——哦,亚瑟继续想,可是我会长大的。是的,他将要长大,会拥有他自己的经历,然后他就能够明白他母亲的回忆和别的一切他不明白的事情,仿佛那是未来承诺给初入世界的年轻人的馈赠。他寄全部希望于那他不知如何去到的未来。


他看着她,满怀惊奇地——他似乎已经能把她的面容永久沉没在那将要来临的未来之中。


抱有某种温柔的感激之情,亚瑟用手背拂过他母亲的额头。风吹开一缕金丝,不动声色地显露出她脖子上项圈一般的暗红色痕迹。


在恐慌袭来之前,他闭上眼,仿佛看见那片金色海洋枯竭,露出贫瘠的海床。

-


ii


阳光在他们的橄榄树上用金线绣出一片片斑驳。一阵微风穿过叶间空隙,摇摆着树叶,夹杂着海水的味道。


他的体温散落在她身上。一阵陌生的浪潮袭来,白贝壳似的在沙滩上散落着,来来去去却也还在原地打转。她不愿轻易承认那种情绪的名字,似乎怕它突然头也不回地逃走,再也不见踪影。可他已经走了。直到太阳爬上橄榄树的顶端,他才会回到她身边。她想起阳光仍明艳的时候,他的头发和天空混为一体;他的眼睛在强光下眯着,露出一条窄窄的翠绿河流。那时他们多好看。


她捡起丝绸长袍,留下阳台的门敞开,风吹起白帘。她去到新生儿的房间。


(他们给男孩取名亚瑟。他没有解释,但事情非常明显:不再是爵士的詹姆还是想回到他的十五岁,想躺下,重新来过。她没有试图和他争论;现在她已经不再想凯岩城了。)


她轻轻念着,舌头夹在牙齿中间然后吐气;她想像自己在叫戴恩爵士的名字,但在狭海彼岸,一切仿佛失去了原来该有的意义,即使是拂晓神剑。亚瑟崭新,令人目眩神迷——但小乔何尝没有如此脆弱美丽过?他会长大,变成一个少年,叫比他詹姆叔叔十五岁的时候更多的女孩失去理智——十五岁的詹姆·兰尼斯特!金发碧眼,动作轻巧而稳健,笑容优雅又不经意间带上残忍的意味,而后他要披上白袍,穿着金色的盔甲,只比从前更像神明。


——或者他只会是他自己。(我们梦想着我们得不到的东西;生命从不曾因任何人的意愿而改变,让我们不要再做出如此这般不切实际的幻想。)


夕阳的最后一束光线,还没有照亮哪怕一粒沙子就被黑夜吞没。被冠上兰尼斯特之名的孩子们,来不及枯萎就散落在土壤里腐烂殆尽。而他,哪怕他的名字来自于戴恩爵士——所有的真相只有他名叫亚瑟,除此之外,一切不再有任何含义。


她望着窗外,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她记起了那个夜晚:他在她耳边轻轻地、温柔地说着,仿佛他已不久于人世*。星辰在冰冷的夜晚黯淡地凝固了,藏着无数秘密的深黑海水静静流动。停在港口的那条船,它会把我们带向远方。千万别回头。


她披着简陋抽丝的斗篷,掩着大半张脸;下面是一层紧紧包着的头巾,藏住她已稍长过耳际的头发。弥赛菈的项链冰冷地压在她的心上。谁来阻止他们?这是叛国罪,是私奔投敌……这不是兰尼斯特人做得出的事情——


他腰间系着一把寻常的长剑。不是瓦雷利亚钢,甚至也不是城堡锻造;他从不知道哪个角落捡来的。他说有了剑就没人能伤害我们了——她不愿揭穿这虚弱的宣誓。在她内衣里层,一粒粒碎钻尖锐地起伏着。


他不需要向她描述那个未来,他们无法想象、不敢想象——当然也没有什么可辩解的:不作为一个兰尼斯特而活着用尽了他们毕生的勇气。


他们肩并肩,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像两个孩子,然后混进灰茫茫的人群,放任命运流进狭海中。


噩梦仿佛就在每一片阴影里,握着匕首等着把他们的喉咙割开。一睁眼,恐慌就要淹没他们之间间隔的距离。每个人都有恐惧黑暗的面容,仿佛在歇斯底里地重复着——罪孽、耻辱、亵渎!


他们只能通过拥吻来赶走心里的恐惧。


我们是狮子,而取代我们的将是秃鹫和豺狼*。问问瑟曦·兰尼斯特,她为爱都做了些什么?


一片黑暗里,她深深埋在他肩膀之下,双臂环绕着他的脖颈。她睁着眼,聆听着最深的影子里的动静。那颗夹在她内衣里的钻石硌得生疼。朦胧的黑夜覆盖下,他的骨头和肌肉静寂地颤动着,他的血液在她指缝间奔腾不息。幽暗像母亲的羊水般环抱着他们,一切仿佛回到灵魂的根源。他们在蛋壳里呼吸成长,彼此稳健的心跳声是一首永恒的安魂曲。于是她不再有罪,变成了乔安娜——以及一切色彩鲜亮的东西,就像在纯洁而静谧的年月里凯岩城的熹微晨光,


(她那一瞬间放纵了染上懦弱的声音。“我多么,多么爱你!”这不是她千千万万个谎言之一,可惜他永远不会听见。)


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弑君者——他光荣的称号——还有“听我怒吼”、卡斯特梅的雨季将在他们身后结束。金狮家徽永久蒙尘,一切会成为他们的秘密、旁人的神话。摇晃着的海水似乎要延伸到世界之终,夕阳里她能看到他们的所有幻梦和无数创痛。他们今后不会再做梦了。


踏上港口潮湿的木板的那一瞬间,他们成了两个没有故乡的、没有来历的人。像所有别人一样。她吻别回忆里的凯岩,在心里最后看了一眼她流连半生的红堡,那些被他们留在身后的废墟。自由贸易城邦港口的海风寒冷地扫过她的脸颊,穿透她的斗篷。他们没有过去可思念了。于是只好用热切的吻永远封缄故乡和回忆,然后孤注一掷地转身向全新的世界走去,穿越城镇和街道,穿越另一群灰色的人群。


他们找到一栋被废弃多年的海边的房子,远离喧嚣。他们打开窗,让灰尘随风飘走;他在院子里种下一棵橄榄树苗。他们买来丝绸铺在床上,在大理石阳台相拥着凝视远方的海面,时间背叛了他们。


(冬天来临前最后一个月份,龙女王登上宝座,此后他们不再听闻任何关于七王国的消息。她抓着他的手经受阵痛,“我会陪着你。”——然后一个全新的、纯粹的生命降临了……)


窗外,野花点缀着山崖,远处是夕阳映照的大海。她意识到,他们的命运早已结束了,剩下的只有某种生活,在这种生活里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再具有含义:这不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她告诫自己,不要忘记痛苦;从来没人能逃过苦难。痛苦是个蒙着面纱、面色苍白的人,她在生命之终收割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希望向殉道者投射着哀伤的微光。她怀里这个易碎的、柔软的、真切的婴儿,那缕微光——他那么美,那么纯洁!她孤注一掷地祈望:那些抓牢他们命运的细线、在掌心玩弄的七神、光之神和如此那般高高在上的神和魔鬼们,必须祝福他、必须保护他!承诺他坚韧、勇敢和智慧,这样他就能打破冰冷坚硬的金丝茧,触到那暗淡的希望,自此永久逃离腐烂的泥沼,远远逃开那要攫住他的脚踝、把他拖下深渊的噩梦——绝不会像他黄金裹尸的兄姊一般结局。


她手心轻轻掠过婴儿毛茸茸的头顶,在他额头上吻下祝福。她的声音很快消散在那个寻常午后的空气里,无影无踪。


-


iii


她靠着窗,他站在她身旁。那条细细的伏在她轮廓边缘的光线猛然闯入他的视线,把她的面容一分为二:一边是潮湿的阴影,另一边是闪烁的微光。她的双眼望向远方的海,映着窗外的世界,情感在一片深青色里凝成云翳。


瑟曦很早以前就学会了把情绪在人前收得分毫不露,只有他能与她分享悲喜。他们年轻时把时间轻飘飘地消磨掉,现在却再也承担不起那副闲庭信步的姿态。现在她不再因他而展露微笑,也不让眼泪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落下。


你得和她一样高贵美丽完整,这样她才会爱你。他想。可她要是在今夜那张空荡荡的大床上辗转反侧,没有人会在她身旁。也许他是一只过于愚蠢的蜜蜂,在蜜里陷了太深,因此才无法轻易释怀:真以为他每一次呼吸只为了她,能为她活着,并且将因她而死。可是他的命运本有许多别的可能性。


她的黑色披风柔顺地垂在身旁,金属护肩无情闪着冷光。——这是你的君主、你的王,你所失去的一切。他不由得想起在临冬城,在灰色人群包围之中,瑟曦孤身一人伫立,光彩夺目。她站在劳勃身边,却永远不会和那个可笑的醉汉被归为一类。


没有人能像瑟曦·兰尼斯特那样从国王的盛怒中全身而退而不损一分优雅。人们窃窃私语中夹杂她的名字。她让他们着迷: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丑陋者恨她自顾自地美丽。


从前他沾沾自喜,觉得只有他能触到她的灵魂:无事可做的清晨,他看见她婴儿般的纯粹,散落在绣花的绸缎床单上;她那样真切地闪烁着,宛如一个新神——她知道自己多美吗?——她的嘴唇无意地微张着,她的双眼折射着阳光,视线越过他的颅骨、越过金色的床幔,去向很远的地方。


而他知道他会跟随她,带着绝望而沉重的剑鞘。


除此之外,父亲、荣耀、正义甚至他自己,一切都仅仅是细枝末节的事情——他曾如此轻信。


现在,他在城堡的另一端醒来,第一个念头不再是穿越一切,去到她身边。如今无数次滑过他的脑海的冲动默念“离开她”。而他知道那是十五岁的詹姆在说话。可那个崇拜传奇御林铁卫的小孩怎么会知道,他姐姐——后来又是他孩子的母亲,这简直不可想象——站在铁王座旁边,一字一句声调优美地把老骑士的骄傲和他少年时期的偶像打得粉碎。瑟曦成了另一个伊里斯。而他无法救她。


如果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去,她会像恨提利昂一样恨他吗?或更糟,她不再在意他的死活,也许她自己一个人也能在那张铁椅子上坐的稳稳当当,甚至不用费心安抚她那残疾独身弟弟的良心。那顶王冠,那张王座对她做了些什么——多么可笑,姐姐!我们的孩子死了,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明白活着的意义。珊莎·史塔克的母亲死了,就像她兄弟和她父亲那样。这些他为爱所做的,它们让他成了什么?


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誓言许了又被他丢到一边蒙尘。现下人人都把目光投向北境长城之外,投向遮盖君临上空阳光的巨龙,詹姆·兰尼斯特却仍然做着十五岁时的梦,仍暗地悔过着一切他梦想着却从未得到过的呢。


最终他无法逃避摆在面前的一切。它们将把他从伤春悲秋里揪出来。她在现实里下的每一步棋,都在他心上重重地迈着正步,向毁灭行军。


我们永无止境地反抗他人,只为一晚安眠。可亲爱的姐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晚安眠?那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当凯岩城公爵还没办法分辨他那对双胞胎而公爵夫人还活着的时候。雷电交加中降临的火龙、沾着毒药的匕首、从阳台爬进他们卧室的荆棘;危险在孩子们看不见的地方潜藏着。母会在夜幕降临后来到他们床边,保护他们不受噩梦威胁。因为一个母亲不会让她的孩子在梦里死去。没有她,该如何在黑暗中度过这样漫长的夜晚?


兰尼斯特家的孩子没什么好运气,他不是第一次如此苦涩地想。但当他看着瑟曦抚摸着腹部,脸庞沉浸在光芒之中,他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一个无知无觉的胎儿在朦胧的水声中,再次伸展脊柱,再次长出和他们一样的金色卷发。可是他不敢相信她说的;这也许只是另一个骗局。瑟曦现在更加忧郁憔悴,就像个破碎的瓷娃娃——如果他想伸手碰她,她会把他割得鲜血淋漓。他该离她远点。他永远都该离她远点。可是在勇气噎死于他喉头里以前他想对她大喊:我们已经偏离得太远,你现在只剩下我,为什么不能爱我?


他没有作声。他知道结果和他把一块鹅卵石丢到海里是一样的。别天真了,弟弟——他仿佛听见她说。而后她将要一往无前地进入那片黑暗之地。那是他一直没有勇气凝视的深渊。


天气很好,云雾均匀地在蓝天分布着,不见被打扰的痕迹。在他们最好的年华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仍是个婴儿——你会怕曾经的那个婴儿吗,亲爱的姐姐?为了那些我们从不该在意的群羊?为了在你额头上收紧的那顶王冠?或是为了复仇——而他们,说到底,是被谁的贪婪和怯懦害死了——他指望着她的回答。他向着那个背影投去卑微绝望的眼神。


并且,仍然,如意料之中——无人应答。


他的领主望着窗外。


瑟曦的侧面宛如雕像,她那高傲地昂着的脖颈……他想抓住她的喉咙,慢慢收紧。甚至在他的手臂开始作痛前就会结束。那样她就再也不会说谎,再也不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他们共有的世界。他发觉那样的死法对他们来说富有诗意——我们有同一个早亡的、光明而睿智的母亲,并且我们将会被同一个仁慈黑暗的地母拥抱。


那为什么他们还活着,如果那就是他们的归宿?


他记起年幼的凯岩和慵懒的君临,他记起一切还没有开始之前,在那时,他们在床上,她似沉睡又似半梦半醒,他也一样——在梦里他看见海浪在峭壁之下冲撞着岩石,悬崖上立着一座遗世独立的宅院,在那里夏天永远过不完;花园里有一颗属于他们自己的橄榄树,他们在树荫下互相依偎,直到世界之终。当时,他们闪烁着年轻和健康的光芒。


他总能隐约瞥见这梦。一切本该如此。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抬起右手,可黄金义肢沉甸甸地昭示它的存在。故习难改。于是他举起另一只手,无法控制地,它像朝阳一样缓缓升高,而后轻轻停在她的腰上。


那是真的吗?他想象她会把他推到一边,这样他就能死了心,允许自己转身离去。去做些正确的事情。去死在离她千山万水的地方。


时间静静地停滞了。


瑟曦转身,凝视着他,她那双冷漠、刻薄、悲伤、璀璨无比的眼睛……她握着他的手腕——有温度的那只,——轻轻地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海浪轻拍堤岸,回音产生的颤抖如此剧烈,水从海底崛起,在海面突出升高形成大山,遮盖白日,朝着他们的城堡进发……它将把他们从这一切无意义的人间游戏里卷走。他所感受到的她细微的颤抖,刹那间填满了他心里那道比从海底一直到凯岩之巅还广大的沟渠,给予他勇气,就像那个他们互换生命轨迹的晚上(次日,他披上白袍)——她需要我,他想,我会为她放弃凯岩城,我会为她而死,我会为她而活着……看看那双眼睛,她多么美!这不是终点,一切有机会回到它本该在的那条轨道上:隔着灰蒙蒙的人群凝视彼此双眼时;在半夜的凯岩城堡进行秘密探险时;母亲子宫里静默地聆听第一次心跳时——


“瑟曦。”他说。仿佛一句祷文。


因为我们理应在一起,无论他们怎么说。我们将一起航向世界的终焉。


-


iv


她在给亚瑟读故事,阳光和树影在书页上跳舞。有人在敲门。她起身;不再娇生惯养的手指轻轻拂过小孩子柔软的肩膀,而后,随着她脚步远去,它们就此分离。


来敲门的是个年轻人,他周身围绕着一种似曾相识却叫不出名字的情绪:忧伤?(却不是因为他自己的不幸。后来她思量了半天,终于明白那是怜悯。)


他面色凝重,一字一句地告诉她。她一字不漏地听着。“夫人,我很抱歉……”


她仿佛听见命运默念:“凡人皆有一死。”


她多想大声叫出来:你们都错了!他懂得怎么挥剑,他熟悉他的手背一样熟悉他的剑。她看着信使的眼睛,想着,他会回来,然后我们会好好嘲笑你一通——你怎么会知道,如果一切从未发生,他们会说亚瑟·戴恩之后只有詹姆·兰尼斯特。多么光鲜,可你们怎么会知道!


在他们的秘密世界门前,再怎么盛大的风光也要黯然失色。现在,一切——


一切在此刻再次被残忍重置。怎么能杀死一个生者?怎么能把同一个生命永久分离?没有人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有人会明白?如果他们明白,一切根本不需要到这个地步。他们会好好在他们出生的地方呆着直到时光流尽。他们不需要撒谎骗人,不需要杀人、通奸、不知羞耻。他们将从不需要被生下来,因为那是他们分离之始。而你们并不会知道这一切。


“我能见到他吗?”


“他们在沙漠里遇袭……”


阳光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的明媚,透过橄榄树的层层树叶斑驳他们的丝绸床单。她从来没整理过床单,只是让它在那里,记录他们如何离开的样子。那景象如今一点点挖空她的世界。他躺在那里对她微笑,然后离开。永别了。


她有一种冲动,希望时间在当下停滞,一切永远保持现状,而生命再也不要向前迈动它的步伐。那是唯一活下去的方法。镜子里,她的面孔支离破碎,无法辨认——没有他,她不知道如何测量生命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他们共享了所有的生活,而随着他死在沙漠里,她过往的生活随他的记忆而消亡了。


有罪的人们踏进了邪路,只有自欺才能有活下去的理由。另一种选择是放弃——他们一起降生,却并不必要一起死去。就像被掐紧喉咙的人缓慢失去空气那样,一个死去,剩下的那个在忧郁之中缓慢消亡:快乐不再浮现,激动逐渐褪去;回忆与思念变成空虚,蚀去剩下的时光。不可慰藉的悲哀,只会呈现出一片永恒的、迟钝的灰暗,即使漫漫长夜早就已经过去,正午的日光普照大地。


所以当她看见那个从黑暗中抽身出来的影子时,没有感到惊讶。


“我来这里取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瑟曦·兰尼斯特。你还记得吗?”


不,我几乎不记得你了。她想。


喉咙上的锁链收紧着。但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消失。瑟曦·兰尼斯特早就不在了。


仁慈的、面色红润的死亡小步走来;她姗姗来迟。


-


v


他在沙丘上躺下。沾染了血的沙地,在金红色的夕阳余晖映照下显得像一片湿润的泥土。他像一颗破碎的种子,终于要回到某个地方去了。


然而,必须要在这里结束吗?也许他该最后见她一眼,见亚瑟一眼。这不该是最终的结局。从前他总是把自己搞丢而她总在某处等待。他们只想把我们抓住。


可是这次太多了。敌人太多了。他们向着商队来了,拿着发着冷光的刀锋;他们走时带着战利品,还有那沾上了弑君者的血的刀锋……不过,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的。再说,那称号和他之间已没有任何关系了。


隐约之中,他看到莱安娜和布兰登·史塔克在金色的平原上并驾齐驱;更远的地方,泰温和伊里斯在他们的战争里并肩战斗,意气风发。那是他们的时代。


他看见最后的御林铁卫们身在一片白光里,他们转过身来,都看见他……他们为自己选择的领主而死了,而他没有。他和他们不一样,他仍然喘息着活到今日——可他曾经多想要成为他们那样!他感到耻辱,却无处遁形。然而,当他抬头,他看见戴恩爵士站在他面前;他的长剑柱在地上,刀锋洁净而平滑,紫色眼睛里没有他所等待的谴责。亚瑟·戴恩朝他微笑。然后,他们转身离去,在夕阳的余晖中走远了。


高大的布蕾妮从背后走近他,她低下身拍拍他的肩膀。他看着她:她仍像他们分别时那样,年轻而真诚。她蹲下来,看着他,那双他很久没见过的蓝眼睛平静如水:她找到了珊莎,而后她以守誓剑和谏言辅佐她,一直到塔斯之女和临冬女爵都归为尘土。


看着他们都化作一片虚幻后,他闭上眼睛。他的呼吸越发沉重,像一个渐渐失去气力的士兵,快要陷入梦乡了。


云遮住了太阳。当他微微张开双眼,只有满目黑暗——


而,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乔安娜就在那里。他立刻就认出了她。他从没那样熟悉她的容颜……你怎么能把你的母亲遗忘了那样久?她睿智、勇敢又美丽。如果乔安娜活着*,泰温会成为他们的另一种偶像吗?提利昂能够体会被爱的滋味吗?瑟曦还会被扭曲的痛苦折磨、而他此刻会身处天下任何一个其他地方而不是这片空荡的、绝望的荒漠吗?她说:睡吧,孩子,太阳已经落山*——


哦,他说,不,妈妈,我还不能走。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呢。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消失了。


他睁开眼睛,太阳直射进他的视野。在这片刺目的强光之中,他看见瑟曦,在某个地方、某段时间里,独自一人走着。他没有力气喊她了。


没有必要再感叹她多么美丽或者多么遥远,不管如何,他永远爱她。看看我吧,他向她祈祷:他不期望神听见这句祷文。可是奇迹发生了——


她转过身来。他们看见了彼此。


如同松开手的石头落到地上那样一样确定,他们从远方流向彼此,无法更加紧贴。无尽的思念、轻柔的后悔;他们之间不剩任何怀疑。他们凌乱地默念着两个越来越相似的名字。远方仿佛传来回声。他们一点点陷进交缠的手臂之中形成的闭环里,陷进所有的平静和回忆;他们陷进共有的生命。他们的声音一边深情地重复着不再具有意义的词语,一边渐渐向天际飘散。朦胧中,他们甚至要失去这声音的方向,到处都是它的回音;它从意识的边缘,朝着心上的伤痕,跨越所有的、所有的距离,朝着唯一的原点,不知倦怠地回溯……


他们融为一体,成了一对金色的婴儿。紧接着一片虚无袭来,他的心归于尘暗。


-


vi


在那山谷之中的一片死寂中,成了孤儿的男孩终于停在水边。他已经跑了不知多久。现在,他浑身是泥土、污垢,头发里有石沙和碎树枝。他惊恐地跑下山坡,从最阴暗的小巷穿过城镇。他几乎什么都没带——除了一把可怜的小刀、一身曾经干净的衣服和一颗砰砰直跳的快要爆炸的年轻心脏。


他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他也不知道他该去哪里。


我该休息一会,他想,可是去哪里呢?他没有家了。如果不在家里,他该如何入眠?如果他一梦不醒,没有人会来找回他——他会被遗落在海底。他不敢回想,因为不知道他会不会控制不住地哭出来,那样他就会变得无比脆弱。他不能变得脆弱,因为现在没有人会来保护他——他不能再想了——如果他放任自己流泪颤抖,危险就会悄悄抓住他的脚踝,把他拉下某个深不见底的陷阱。他多、多想回去橄榄树下,永远当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啊。


天色昏暗,冷风划过他的手臂。


他在水边坐下,希望能像成年人那样想出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有一个丝毫不友好的、充满敌意的未来在咫尺之外要迎接他呢。他疲劳的肌肉仍旧随着他的心脏跳动而微微抽动;他的牙齿在打战。死与生的可能性从四面八方冲向他,一个毫无遮挡的年轻无助的灵魂。他会崩溃的——不能这样下去。


天空最后一缕亮光也消失了。


忽然,他产生一种近乎本能的冲动——而他决定盲从。


他脱掉衣服,一步刺破冷漠的湖面。夜晚的冰凉的黑暗的水从四周涌来,将他浸泡。一时间,他的意识被洗去。在这几乎眨眼而过的一瞬间,他的存在陷入彻底的虚无。


他不再担忧、恐惧、哀痛和后悔。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孤独。它从他的胸腔流到指尖,苦涩得令他几近战栗,而又如此令人陶醉*。他永远不会再知道他们的秘密,但这没有关系——他们的秘密已经去到了彻底、永远安全的地方,而剩下的所有无声的、他们一起度过的时间将会永远紧闭在他的胸腔里,来来去去地回荡。这宁静的、永恒的回忆是他们留给他的秘密,而它永远不会将他抛弃——只要知道这一点,他就可以继续前行。


他从水里站起来,捡起他的衣服和小刀。他湿透了的头发搭在额头和后颈的皮肤上,闪烁着黑暗的光。黑夜将他的双眼淹没。


四周无声无息。亚瑟呼出一口气,在光秃秃的、微暖的黑色石头上躺下。四周无声无息。上方是一片没有星星和云翳的夜空。


End


-


*“他在她耳边轻轻地、温柔地说着,仿佛他已不久于人世”——借自《某种微笑》,弗朗索瓦兹·萨冈(译:余中先)

*“我们是狮子,而取代我们的将是秃鹫和豺狼”——拙劣地改写自《豹》:“我们是豹,是狮;代替我们的将是豺,是鬣狗。”伟大的Burt Lancaster主演的维斯康蒂电影,原著是兰佩杜萨(di Lampedusa)的小说。

*“如果乔安娜活着……”——在一篇同人文里(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2901?view_adult=true by houselannister)看过乔安娜活着的可能性,这一段借了这个写法。

*“睡吧,孩子,太阳已经落山”——借自《秋天》,索德格朗(译:北岛)(别处可能也有隐约的索德格朗影子,但懒得cite)。

*“这就是孤独。它……苦涩得令他几近战栗,而又如此令人陶醉” ——改写 自《孤独之酒》,伊莱娜·内米洛夫斯基(译:黄旭颖):“我孤独,但我的孤独苦涩而又令人陶醉。”

凉风鸦

[ao3无授翻/梅丽珊卓&瑟曦 the guiding flame of r'hllor]

(吃一口觉得这对居然还挺萌的……
第一次翻译,有一些不太清楚的地方欢迎指正。
尽快求授权中,不会贴链接,侵删)
(求求不要禁了真的啥也没有)

Cersei第一次见到MeIisandre,是在Jaime离开两星期后,她正被身侧的卫兵推推搡搡地进入长城。她进入后没有踟蹰,而是抬头看着她微笑。一个美人,尽管有下颌上的淤伤显示带她进来的人之前曾粗鲁地对待她。Cersei从未见过她,但听说过那些传言——她就像描述中一样周身着红,从她的长袍到她的斗篷,从她的头发到她喉咙周围发亮的宝石。

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求单独会面,来解释她自己和她来君临的原因。而Cersei做的第一件事是大笑,嘲讽且不信任。

不...

(吃一口觉得这对居然还挺萌的……
第一次翻译,有一些不太清楚的地方欢迎指正。
尽快求授权中,不会贴链接,侵删)
(求求不要禁了真的啥也没有)

Cersei第一次见到MeIisandre,是在Jaime离开两星期后,她正被身侧的卫兵推推搡搡地进入长城。她进入后没有踟蹰,而是抬头看着她微笑。一个美人,尽管有下颌上的淤伤显示带她进来的人之前曾粗鲁地对待她。Cersei从未见过她,但听说过那些传言——她就像描述中一样周身着红,从她的长袍到她的斗篷,从她的头发到她喉咙周围发亮的宝石。

她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求单独会面,来解释她自己和她来君临的原因。而Cersei做的第一件事是大笑,嘲讽且不信任。

不到五分钟之后,隔着她们之间燃烧的火把,Cersei同意了。

走过通向地图室的长长一段路后,她们站在高庭的位置上。只有Gregor骑士站在一旁护卫,防止这个女人做些什么。Melisandre毫无迟疑地上前,伸出手,而当科本的杰作挡在她们之间——无声无息,只有他的黑色盔甲发出哐当声——她的动作顿住了。

一阵愉悦漫过Cersei,因知道即使这个女人也不能免于恐惧,Gregor骑士无愧他的荣誉;并且现在她知道了她无权表现得好像她们是平等的,好像她能够触碰Cersei,好像她能试图做任何事。

现在Cersei知道了她不过是另一个女人,仅此而已。

但随后女祭司微笑起来,真实而诚恳,她的目光越过他高塔般的身形望向Cersei。“可否?” 她问,她的眼神没有闪躲,她的手——仍然亘在她们中间——也没有动摇。

Cersei看她一眼,又看她一眼,在那双明亮的眼睛里看不见畏惧,甚至她苍白的嘴角都没有一丝最微小的不安的颤抖。然后Cersei让Gregor骑士让开。

Melisandre轻柔地触摸她的腹部,仿佛她洞悉世间所有,仿佛她可以感受到孩子在Cersei体内生长,哪怕Cersei只能看见自己的腹部开始微微隆起。她的温度穿透Cersei长袍的面料。几乎是灼热的,而当Cersei眨眼时在她眼睑前的黑暗中看见了一束光,像是在远处闪动的火焰。

你的女儿会很美丽,女祭司说,并且强壮,长命。

她在哨所对面给Melisandre安排了一个房间,尽可能远离她自己的卧房。

她在三个夜晚后敲响了Cersei的房门,不管她多么明显地不受欢迎,并且在Cersei——她几乎再也没睡过——打开门时未经许可便踏了进来。她们喝葡萄酒,而Cersei在夜晚将尽时把她拉到床上吻掉残余的酒味。

“你知道,” 她说,当Melisandre凝视着她,她并不像她认为的那么惊讶。

“我知道,” Melisandre说,并微笑。“如果我知道这个在你体内生长的孩子的最初,自然我也知道它的父母的。两者皆然。”

Cersei呼出一口气。“还有呢?”

“还有什么,我的陛下?”  Melisandre低下头,将手指覆上Cersei的肚子。“这就是我要说的。”

因为这个,她在Cersei的房间留宿一夜作为待客的礼貌。

下一晚她仍然在这里留宿。下一晚和再下一晚也是。

Cersei曾伸手去够那项链,想把它摘下来,因为她内心某些东西无法遏止地想要看看它;那是她们的第三次——第一次被葡萄酒引燃和浇熄,Cersei几乎没什么意识;第二次过于急促,她们连衣服都没脱。

在即将够到Melisandre的喉咙时,她的手腕被象牙般的手指掐住,紧得像禁锢。

“这是光之王给我的礼物。”

Melisandre说,“我永远不会取下它。”

她们的目光相接,在她的眼神中Cersei看到了坚定,坦诚,和一种温和的执拗,让Cersei觉得自己有一点欣赏而不是厌恶。这仅仅是因为这是温顺的那种,因为这点反抗微不足道且无关紧要,而她不在乎那原因,一点不在乎。

Cersei没有再去碰Melisandre的脖子。她决定容忍它,把它归为她又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奇怪外乡习惯,就像她坚持让几根蜡烛整夜亮着直到天明。她不止一次嘲笑过她对黑暗的恐惧;而Melisandre只是回以朦胧的微笑,说她也应恐惧它。如果Cersei把蜡烛吹灭,女祭司会起身把它们一一点上,一次又一次——因此Cersei学会了她从前不习惯的事,并屈服了。

“注视火,我的女王,” Melisandre说,就像她每一晚在睡觉之前做的。她牵引Cersei到火盆前,让她看,一只温暖的手放在她酸痛的后背。“你看到了什么?”

Cersei叹了口气,一如既往。“我看见了火,你这个傻婊子。” 她说,这不是她对她最难听的称呼。

Melisandre似乎从未被她的回答挫败过。

而Cersei几乎被挫败了。

“你已经习惯这个了,” Cersei曾跟她说。

Melisandre好奇地看着她。她的皮肤因汗水而湿润发亮,她的头发纠结微乱。她看起来一如既往:镇静,纯洁,从容。Cersei想把这一切都扯下来。

“陛下?”

“像一条蛇一样爬到我们的床上。”她说。“你曾经是Stannis的,现在你是我的。谁是你下一个要上的领主、国王或女王?”

Melisandre在听到他的名字时很慢地眨了一下眼睛。Cersei还想得到更多,但就目前来说,这已经够了。

“光之王目前在火中仅向我显示了您的脸,我的女王。”

“很好。”Cersei说,然后吻她,一直吻到她流出血来。

“你感受到了吗?”Melisandre在她耳边低语着,她俯下身时,长长的红发拂着Cersei的脸。

她的手指张开,放在Cersei腹部下方的柔软部位,Cersei看着天花板,因她的手掌传给皮肤的热量感到不适。

Melisandre 在她上方温柔地微笑,Cersei的呼吸有些困难,只是有点,只是因为太热了。

“你感受到了吗?”Melisandre 又问了一次,手指抚摩过Cersei光滑圆润的腹部, Cersei确实感受到了什么,什么鲜活的脉动着的、火热的东西,在她体内,像一千束火焰同时燃烧,四处攒动想要挣脱出来,焦灼急切地撞击着。

“闭嘴。” 她没有承认,没有说实话。

Melisandre 张嘴想说更多的胡话,而Cersei用她自己的嘴堵住了她。她们那晚都没再说话。

“拉赫洛,你是我们的眸中之光……”

Cersei 翻了翻眼睛。

“……我们的心中之火……”

Cersei 叹气。

“……我们的腹中之热……”

Cersei最不喜欢的就是 Melisandre在君临 每个日出和日落时喃喃的祈祷,像之前许多次一样,这会引来她的嘲笑。她斜挑起一条眉,看着Melisandre的头垂在火盆前,垂得很低,以至于她觉得——半是期待——这个女人的头发会被火烧着,然后她会跌跌撞撞地后退,满头着火地尖叫……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你的太阳温暖我们的白昼,你的星辰在黑夜中指引我们……”

火盆,瑟曦认定,是个丑陋的玩意儿。太高太大,又宽得碍事,和她的卧房格格不入——

但不管怎样她允许了梅丽珊卓 把它带来,她明白这是让梅丽珊卓待在身边的一点代价。否则她会在清晨和夜晚消失,去别的地方祈祷。

不, Cersei 宁愿像现在这样。这样她可以注意听着。知道梅丽珊卓不会背叛她是件舒适和让人安心的事,即使后果如何并不像她本人一样清晰确凿。

“给予我们呼吸的拉赫洛,我们感谢你。给予我们生命的拉赫洛,我们感谢你。”

瑟曦瞥着天花板,然后是梅丽珊卓的后背。她没有穿衣服就离开了床,她修长,苍白,赤裸,脊骨流畅而无瑕,双手紧握,喉咙上的宝石同平时一样闪着光。

红袍女没有什么肉体上的瑕疵,实际上完全没有。她像某种恰到好处的甜美事物,充满了香料,她的手指在她们周围的地毯上拖过,吟诗般念着她的神和她的预见。她从不说起史坦尼斯,赛丽丝和小席琳,虽然瑟曦不止一次尝试引她说出这些。在她最接近的一次,梅丽珊卓转身看着她,眼中凄凉。那怪异得让人害怕,比瑟曦想要的愤怒和不情愿更坏。她在女祭司身体的每一寸都能看见悔恨与自责深深扎根。她不说拜拉席恩家族,她说起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兰尼斯特家族,她的弟弟,那个背叛她不知多少次的人。还有那些瑟曦遗忘已久的记忆,都在她轻描淡写的话中被唤起,好像她知道那些没什么可惊讶的。

她说的最多的,是笼罩在长城之上的恐怖。即使瑟曦翻着眼睛嘲笑她也一直说下去。而这些话对瑟曦来说不过意味着她一直在睡一个疯女人。

她知道她本应该因这想法更加不悦的,但她没有。

梅丽珊卓知道关于她的一切,而瑟曦却对她一无所知。

这曾刺激了她,不过随时间过去,这没有那么让她恼火了。

“因为长夜漫漫,处处险恶……”

瑟曦又叹了一口气,回应了梅丽珊卓最后一句话。“但火会把他们都烧死”

梅丽珊卓转过身,抬起一只眉毛好像很惊讶——但她随后就笑了,向瑟曦伸出一只手。“来,”她温和地指示,“和我一起注视这火焰。它们今晚很安静,但不会持续太久。”

瑟曦直直地看着她,感觉她的一点恼火已经变成了怒气,直到梅丽珊卓理解地柔和下来,歉意地低下头。她离开火盆,一言不发地回到床上。

这是瑟曦喜欢的方式,当梅丽珊卓抱紧她,亲吻她的脖子,她的手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一道烧灼的痕迹时,她越过女人的肩膀注视着火。

它们安静无声,但并非静止不动。瑟曦一直睁着眼睛盯着火盆。

那一晚,瑟曦梦见火焚烧尽它所到之处的一切,给大地永远留下黑色的焦痕。她梦见城市崩塌破碎,天空变成橘红色,空中充满浓烟。她梦见冰融化,城墙倒塌,那些死去的怪物,还有永不熄灭的烈火,直到维斯特洛被黑暗吞没,这世界也随之而去。

当她醒来时,她盯着天花板,直到梅丽珊卓醒转,像一只贪图温暖的猫一样蜷缩着靠近。她的手臂搂着瑟曦。意有所图,她知道,当她垂眸看去,并不惊讶看到女人的眼睛张开着。她做一切事情都有目的,瑟曦想。要是没有一定的原因,一定的目的,欲望和指向就不是梅丽珊卓了。

瑟曦想到詹姆和提利昂,还有那坦格利安家的女孩和她的龙。她想到所有那些想看她死,想看她王冠落地,身首分离的人。她想到冰与火和这一切的终结。

在梅丽珊卓悠游徘徊的手指下,她的女儿有了第一次轻微的胎动。她们看着彼此。

“你感受到了吗?”梅丽珊卓问。

“是的,”瑟曦说,有点为这种感觉而无法呼吸。她想她刚才在回答什么,然后明白那不重要。就像答案同样也不重要。

梅丽珊卓微笑起来。

瑟曦,慢慢地,感到自己也回以微笑。

梁禄祁

权利游戏剧集就这样结束了。


一部一部看来,无论何时,最爱的还是黄金双子这对。


他们从子宫里相拥而来这个世界,也最终以爱人的拥抱结束这个复杂的世界。

詹姆与瑟曦相见时候,没有我原先想的那么嚣张跋扈,互相不理解,最后詹姆用尽所有力气掐死了珍爱一辈子的女人,在世人的歌颂下自杀。结果,剧集变得倒是格外温馨煽情,瑟曦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在看见詹姆那一刻爆发出所有情绪,那些高傲随后变成脆弱,她如小说里所写的一样,等着詹姆主动来拥抱,并且她有十足信心詹姆会主动过来,并且她也只会在詹姆面前表现脆弱一面,而之前所谓叫波隆刺杀詹姆,看起来像极了小孩子赌气说的气话。

最后的那一刻,生死一刻,还是詹姆陪着...

权利游戏剧集就这样结束了。


一部一部看来,无论何时,最爱的还是黄金双子这对。


他们从子宫里相拥而来这个世界,也最终以爱人的拥抱结束这个复杂的世界。

詹姆与瑟曦相见时候,没有我原先想的那么嚣张跋扈,互相不理解,最后詹姆用尽所有力气掐死了珍爱一辈子的女人,在世人的歌颂下自杀。结果,剧集变得倒是格外温馨煽情,瑟曦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在看见詹姆那一刻爆发出所有情绪,那些高傲随后变成脆弱,她如小说里所写的一样,等着詹姆主动来拥抱,并且她有十足信心詹姆会主动过来,并且她也只会在詹姆面前表现脆弱一面,而之前所谓叫波隆刺杀詹姆,看起来像极了小孩子赌气说的气话。

最后的那一刻,生死一刻,还是詹姆陪着瑟曦。她怕死?不,我感觉她是不甘心这样死去,以及对那个预言最后无力挣扎,和对肚子里孩子未见面的遗憾,可她又何其幸运,最后死于爱人怀中。

一直觉得瑟曦一生只爱过三个男人,少年时仰慕的雷加王子,青年爱慕的劳伯和余生相伴的詹姆。


而詹姆如他所言,与所爱之人共赴了生死,看了遍人间,陪她所爱的人荒唐疯狂过,也有大梦初醒,也有无法回头的爱紧紧缠绕着他,在他眼里姐姐永远是未出嫁时的姑娘,那个凯岩城里古灵精怪金光灿灿的大美人,是他的光是他的救赎,是他甘愿放弃生命去守护的金光灿灿大笨蛋。


所以詹瑟结局,既有点感动,也有无奈,但更多想掐死编剧的冲动,如果这些共赴生死在没有睡美人基础上,那就更完美了,狗编剧彻底让詹姆变成渣且深情的男人??以及邮轮为什么那么执着詹姆杀死他???偏偏要说一句我睡了你姐姐去激怒詹姆吗??难道耽误之急不是应该逃命吗??以及黄金团之前铺垫厉害牛逼的意义在哪儿??铺垫五小时,结局一分钟吗??我不懂编剧的逻辑了……


另外说说自己詹瑟想象结局,其中有狗血的不喜勿喷。


1、詹姆赶到丹妮斯黑化前回到瑟曦身边,没有所谓温情脉脉的场景,有的是质疑和劝说,瑟曦已经不再相信詹姆并且表示宁愿牺牲百姓也不投降,詹姆劝说无效,如预言一般掐死了瑟曦,而瑟曦脸上一滴温热泪水掉落在他的金手上的,而这次弑君者不再是被人暗地辱骂,而是人人歌颂,最终詹姆在这种无形的精神压力下自杀了。


2、我们可以狗血一点,他俩确实逃出来了,并且瑟曦还生下了孩子,但是詹姆还是在丹妮斯发现他俩之前,先自己解决了瑟曦让她避免更多的羞辱,然后把孩子交付给小恶魔,自己要吗保护孩子时候战死,要吗被赐死或者自己解决自己


3、这个结局我是看b站一个评论,詹姆死了,但瑟曦靠着詹姆的腐肉活了下来,并且生下来一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是个侏儒,于是瑟曦疯了……


4、实在不行,丹妮斯剧集那个死法用在瑟曦身上也行啊,我一个瑟曦粉真的想看到是詹姆亲手弄死旧爱的场景啊。


5、或者说这tm就是梦一场,也比这种结局和过程好,也比人设一路崩到底强


最后没有任何想法了,我爱詹瑟,期待他俩小说结局。


幻觉

折磨

*GOT

*黄金双胞胎


“如果我们是兄弟或者姐妹的话,会不会爱上同一个人然后争风吃醋斗得你死我活?"


可惜我不是个男人,而你也幸好不是个女人。七神在上,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就像给予我力量的同时夺走了我所珍视的一切。


瑟曦想着开始觉得口中的美酒索然无味还有些呛人于是倒掉了酒杯里的残留将它放回了桌上,红堡的夜风总是格外冷冽。远处,深蓝色的海面与天空互相依偎着仿佛它们之间所相隔的世界只不过尘埃草芥般大小。瑟曦仿佛看见了她和詹姆的种种过往与孤独的现实,此时的她头上没有银王冠,也脱下了象征哀悼与孤独的黑礼服,科本学士在做了例行的检查后就离开了,这室内除了魔山以...

*GOT

*黄金双胞胎




“如果我们是兄弟或者姐妹的话,会不会爱上同一个人然后争风吃醋斗得你死我活?"




可惜我不是个男人,而你也幸好不是个女人。七神在上,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就像给予我力量的同时夺走了我所珍视的一切。


瑟曦想着开始觉得口中的美酒索然无味还有些呛人于是倒掉了酒杯里的残留将它放回了桌上,红堡的夜风总是格外冷冽。远处,深蓝色的海面与天空互相依偎着仿佛它们之间所相隔的世界只不过尘埃草芥般大小。瑟曦仿佛看见了她和詹姆的种种过往与孤独的现实,此时的她头上没有银王冠,也脱下了象征哀悼与孤独的黑礼服,科本学士在做了例行的检查后就离开了,这室内除了魔山以外竟无一人。她回头看了一眼魔山,他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初次见面那个拥抱一样寒冷。也许他都不算是活物了,瑟曦忍不住笑了起来,也许只有魔鬼才能永远与恐惧相伴。而自己在那场绿色的烟花之后,不,那场可怕的游街后就已经疯了吧。



瑟曦蹬掉了拖鞋爬上了宽大的飘窗,魔山似乎有所触动向她靠近了好几步。她看着这个木偶一般的侍卫心里多了几份怜悯和可能醉酒后才有的兴趣。她坐了下来,双脚晃荡着离室内地面距离并不大,她看着那双微微泛光的红眼睛开始唱起了歌。瑟曦已经很多年没有唱过歌了,就在詹姆的怀中都未曾这般肆意妄为。已经有些嘶哑的烟嗓唱起歌来无法比拟年少的惊艳四方,但是胜在歌者本身的恣意与技巧上还算动听。瑟曦唱着长长的头发与美丽的花朵,唱着鲜艳明媚的阳光和温柔体贴的丈夫,唱着许多她在梦里渴求的一切。歌声似乎没有人听到,一曲终了并没有掌声,魔山看上去没有什么反应,瑟曦也没指望他有什么反应。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动她红色的便服裙角飘动着,就像当年在兰尼斯特港湾旁奔跑一样起伏不定。




“不知道,也有可能是为了对方去和那个人决斗吧。”




詹姆紧了紧黑色的斗篷,他前半生从未经历北境这样的长冬,冷到他甚至连阳光都觉得苍白。畅快的厮杀与不计较过去的酒友,使得这个被污名与责任压弯了脊椎的男人终于开始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仿佛连那浑浊的泥雪都带着自由的气息。在这里他有幸可以畅快无比地和尊重自己的友人共同作战,也可以与自己亲爱的弟弟提利昂促膝长谈,甚至能接触到他曾经以为根本不存在的重荣誉贞洁高于一切的女人。七神仿佛是在怜悯这自己大半生的苦难后留下一点的恩赐,在远离了他的姐姐之后似乎都变得好了起来。她是个除了容貌一无所有的女人,疯狂又愚蠢,詹姆想再多想一些瑟曦可恨的地方却忍不住开始反驳自己的想法。



他记得小时候陪着姐姐在房间里练习舞蹈,他们第一次欢愉时的羞涩与快乐,和乔佛里出生时她满脸的骄傲与满足。诚然布蕾妮是个极具正义与道德的女性,但那更多的是她父亲的坚持与呵护,就像当年的史塔克家族的莱安娜。父亲在母亲去世后就失去了温和,而瑟曦也再也没有被他重视过。甚至在一次玩笑般的骑马后,瑟曦都遭受到了不小的训斥,美丽动人的姐姐仿佛只是个带着家族联系的子宫。姐姐却一次次在失声痛哭后重新对父亲和自己展现出了笑容,是他们告诉她只要会做个生孩子的贵妇人就好了,也是他们亲手扭曲了瑟曦的是非观。而姐姐,最终还是爱他们的。她也必须爱他们,毕竟她除了作为家族的一枚棋子以外,早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真是疯子,七神会惩罚你的。”




也许是因为醉意,瑟曦流下许多许多的眼泪,烛光照耀下似乎隐去了岁月在西境之光身上留下的痕迹,显得更加容光焕发,她轻巧地跳下飘窗赤着脚走到床榻上,魔山转了个方向继续面对她但是此刻瑟曦已经失去了刚才的兴趣。美丽的贵妇人此刻仿佛脆弱的少女一般,但是认识瑟曦的人都明白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她易碎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剧烈燃烧的内心。没有女性能比得上她的勇敢,当然也没几个女性比得上她冲动。瑟曦的手指抚摸上还未显形的腹部,她回忆起了母亲温和地抚慰,回忆起了詹姆的拥抱,回忆起了乔佛里的乖张,甚至她回忆起了亲吻父亲尸首的冰冷。



这都是怀孕的缘故,就像之前那几次我都是特别爱胡思乱想,詹姆还说——

詹姆。

他也走了。

瑟曦绝望地想着,他怎么能舍得再一次离开我呢?明明他是更爱我的,但是为什么每次最艰难最需要他的时候会落空呢?而我为什么会为他心痛呢?他迷恋的是容貌是血缘是亲情是我不曾拥有的贞洁道德,他迷恋的一切不过只是我的伪装而已。而真实的,那个歇斯底里发疯偏执又毫无理智的疯女人他一样不能接受,瑟曦悲哀地闭上眼睛继续流泪,是的,他应该离开,因为这都是真的。她已经纠缠了他太久太久,久到她已经深深明白到了爱情的疼痛,久到她终于开始明白自己有多么可怕,久到贪婪了一生的她开始学会了放手。在狂放与压抑的大半人生之后,瑟曦感受到了悔恨的可怕与痛苦,她真的一无所有了。剧烈的情绪波动之下,她精疲力尽地陷入了沉睡之中,梦里有她所厌恶与深爱的一切,而她永远来得及。




“不然你觉得我是怎么爱上你的。”




詹姆叹了口气,认了命。

豌豆椰奶球
如同他们当年拥抱在母亲的子宫

如同他们当年拥抱在母亲的子宫

如同他们当年拥抱在母亲的子宫

介枭
其实,她也是一个母亲

其实,她也是一个母亲

其实,她也是一个母亲

Sayoi

权游*4

Cersei Lannister


全剧最幸福死去的人了

实名羡慕

权游*4

Cersei Lannister


全剧最幸福死去的人了

实名羡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