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璃梦

7487浏览    16参与
十月十月

生日快乐😍😍😍内含all梦all 不喜请避雷 没打凪梦的tag因为这张小号发过😇

生日快乐😍😍😍内含all梦all 不喜请避雷 没打凪梦的tag因为这张小号发过😇

御聆子

是亚梦喜欢的类型系列。

画到后面逐渐简略(以后再细化)

是亚梦喜欢的类型系列。

画到后面逐渐简略(以后再细化)

单单单川

最近的速写代餐,最后一p是性转慎点

最近的速写代餐,最后一p是性转慎点

雪羽墨
“她是我的光.......”...

“她是我的光.......”


我是真的不会上色Orz

为数不多的几张上色......就,反正....我开心就行(?)

“她是我的光.......”


我是真的不会上色Orz

为数不多的几张上色......就,反正....我开心就行(?)

莹一一拖延症晚期的我是否没救了?

(all亚梦脑洞)第一次上c之后

因为受到朋友的鼓励,所以想尝试发出来

写的超级辣鸡,十分之ooc,有百合,也有BG,不喜请右上角🙅

很久没看守护甜心了(67年了吧?)很多设定记不清楚了,欢迎纠错!

拆了官配…虽然我也吃,但实际上这边我是想写all梦,所以请别计较!

1V1的场合

关于XP,and什么时候下的手

唯世一一腰侧(太温柔了,婚后才动了手,之前一直格守本分)

几斗一一脖颈加耳后(很早就蠢蠢欲动了,但不想让亚梦害怕,又想给她最好的,所以婚后才下手)

歌呗一一大腿(下手最早的,半哄半骗)

璃茉一一手腕(第二早…用可爱让对方心软…)

凪彦一一脚踝(下手算晚的,但之前用温柔编织了一张网,把亚梦的心抓的死...

因为受到朋友的鼓励,所以想尝试发出来

写的超级辣鸡,十分之ooc,有百合,也有BG,不喜请右上角🙅

很久没看守护甜心了(67年了吧?)很多设定记不清楚了,欢迎纠错!

拆了官配…虽然我也吃,但实际上这边我是想写all梦,所以请别计较!

1V1的场合

关于XP,and什么时候下的手

唯世一一腰侧(太温柔了,婚后才动了手,之前一直格守本分)

几斗一一脖颈加耳后(很早就蠢蠢欲动了,但不想让亚梦害怕,又想给她最好的,所以婚后才下手)

歌呗一一大腿(下手最早的,半哄半骗)

璃茉一一手腕(第二早…用可爱让对方心软…)

凪彦一一脚踝(下手算晚的,但之前用温柔编织了一张网,把亚梦的心抓的死死的)

空海一一唇,还有运动后雾蒙蒙的眼(下手挺晚,看似爽朗实则很黑"绝对不会让亚梦离开我的")

海里/班长一一眼角(当那双眼闪烁光芒时,他就很想吻上去)

至于为什么不带弥耶?没办法,她太天真了,下不了手,虽然我是lsp,但我也有底线的,我绝对不接受亚梦在上面!!!(震声)就算那啥,她是被压的一方(你个变态)

至于老师的话,年龄差太大了,别了吧?



馬克杯yo
小黏人精好好哦……

小黏人精好好哦……

小黏人精好好哦……

钰

一些想法

傲娇攻X大条受

其实

她们两个谁攻谁我受我都行(*^▽^*)


怎么说呢

璃茉的开场宛若校园女神的标配

就是那种后宫文里一定要出现的傲娇大小姐

一开始瞧不上男主

但后来被男主一次之后就暗自倾心

接下来百分之八十的吃醋戏码就由她来承接


真的

好像

只不过

这里的男主换成了亚梦


其实这种救赎还是女孩子来更合适一点吧

尤其是经历这么相似的女孩子


身边的人都是被自己的外在性格所吸引

不敢说不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害怕被讨厌

努力地勉强自己

但都是善良的孩子

之类的


其实也说不上谁比谁坚强

璃茉即使没有遇上守护者们也能自己走下去

但是很压抑

感觉...

傲娇攻X大条受

其实

她们两个谁攻谁我受我都行(*^▽^*)


怎么说呢

璃茉的开场宛若校园女神的标配

就是那种后宫文里一定要出现的傲娇大小姐

一开始瞧不上男主

但后来被男主一次之后就暗自倾心

接下来百分之八十的吃醋戏码就由她来承接


真的

好像

只不过

这里的男主换成了亚梦


其实这种救赎还是女孩子来更合适一点吧

尤其是经历这么相似的女孩子


身边的人都是被自己的外在性格所吸引

不敢说不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害怕被讨厌

努力地勉强自己

但都是善良的孩子

之类的


其实也说不上谁比谁坚强

璃茉即使没有遇上守护者们也能自己走下去

但是很压抑

感觉就是那种半截子被埋在了土里

上不去

但也不会继续往下陷

而亚梦更像是被扔进了沼泽

她倒是不断地积极地自救

但其实没有人开导她只会越陷越深

但是当泥和土混合在了一起的时候

她们反而都能出来了

也是神奇


感觉一开始璃茉对亚梦的敌意就是那种半推半就的敌意

我的仆人和你的支持者之间有冲突

于是

我们之间自然就会有冲突

但亚梦那一方的女生讨厌璃茉emmmmmmmmmm

其实感觉超正常

那种没有融入女生但又被身边大部分男生喜欢的女生

真的很难讨女生喜欢吧

不过看璃茉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之前应该也经历过不少吧


虽然在动漫里没有交代璃茉在之前学校的状态

不过感觉这类女生还是挺难的

这种状态身边是真的很难有朋友的吧

就像是你身边跟着一个随时有可能让你男神变成舔狗的女神

甚至有可能你喜欢的人是来找你玩才遇见她的

emmmmmmmmm

想想就很鬼畜

(我记得好像当时璃茉刚转来的时候,唯世也有说过“心动”)

就很emmmmmmmmmmmm

可怕


这种情况最好还是找那种一样魅力大的或者那种不是很在乎的

不过这种女生更少吧(*/ω\*)


还好

她遇见了亚梦


有的时候我都在怀疑

亚梦算不算璃茉第一个朋友

因为从璃茉的回忆来看

她的重心基本都放在父母身上

把父母的心情状态放在了首要位置

感觉一般把情感寄托在某个人身上的小孩

都比较缺爱比较封闭呢

(这是实名点名歌呗露露几斗,

怎么感觉亚梦总是吸引这样的孩子呢ε=(´ο`*)))唉)


说不上走进心里的第一束光

但属实算是这座学校里第一个走进璃茉心里的人

也让璃茉在后续不仅愿意认识更多的人

甚至于也开始愿意把一份温柔释放给别人

要知道以前的璃茉对于身边的人可是张口闭口都是仆人呀


其实最喜欢的还是吃醋的璃茉

真的

好可爱呀

感觉就是那种会因为吃醋不理你

在你围着她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坏笑着把你推上床的那一类


亚梦

保重





Lazur
原作漫画裡追亚梦追的很辛苦的璃...

原作漫画裡追亚梦追的很辛苦的璃茉hhh(物理

女孩子们真好阿


原作漫画裡追亚梦追的很辛苦的璃茉hhh(物理

女孩子们真好阿


Lazur

【守护甜心】Joker&Clown

※注意:含有几梦的璃梦

偏璃→梦百合爱情向感情

※含有角色死亡描写

十几年前写的,那时还没有所谓官配,有短短一句话带过式的all梦

以上为caution!

 [图片]

§

“滴答…滴答…”


突兀的水声自门口传来。

如此细微的声响在此刻却无比的清晰,打破了骇人的宁静。


偌大的房室内,少女独自瑟缩在床角。

眼神空洞的盯着高处小窗外的光亮。

“住…手…”口中喃喃着意味不明的词汇。

嘴唇不住地颤抖着。


门咿呀一声的被推开了。


“亚梦,我回来了。”门外的声音柔声说道。

----------...

※注意:含有几梦的璃梦

偏璃→梦百合爱情向感情

※含有角色死亡描写

十几年前写的,那时还没有所谓官配,有短短一句话带过式的all梦

以上为caution!

 

§

“滴答…滴答…”

 

突兀的水声自门口传来。

如此细微的声响在此刻却无比的清晰,打破了骇人的宁静。

 

偌大的房室内,少女独自瑟缩在床角。

眼神空洞的盯着高处小窗外的光亮。

“住…手…”口中喃喃着意味不明的词汇。

嘴唇不住地颤抖着。

 

门咿呀一声的被推开了。

 

“亚梦,我回来了。”门外的声音柔声说道。

----------------------------------------------------------------------------

 

入秋的季节,空气中总是带着一点微凉。


“切…好冷”娇小的金发少女缩了缩身子,不禁小小的抱怨着。

一抬头,瞥到了不远那抹熟悉的樱色,双眼蓦地放出光芒。

 

“亚…!”正欲出声时却看到了一抹修长的身影遮挡住了樱发少女身上的光线。

 

有着深蓝色碎发的少年,带着戏谑的笑意,宠溺的揉了揉面前女孩的头顶,并轻轻地在她额上印下了一吻。

 

望着面前那女孩与少年彷佛恋人般亲密的举动,少女感到心脏宛若被大石压着,快要喘不过气来,恨不得赶紧逃离现场。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画面,樱发少女那羞涩的表情,以及颊上那褪不去的红晕。

 

浏海遮住了少女脸上的表情。


“…是我的…”自言自语着。

 

少女转身拔腿狂奔,不想再听到身後那女孩撒娇似的怒嗔。

 

几天之後,她最要好的女孩失了踪。

究竟是诱拐还是绑架,真相无人知晓。


少了她之後的守护者,气氛顿时沉默了起来。

大家都处於愁云惨雾的低气压之中。

 

却没发现背後的小丑,露出了笑容。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件事已渐渐从大众的记忆中抹去,然而对某些人却不然。

 

那个温暖和煦的女孩,自然是招人喜欢的。

她的爱慕者们疯狂地寻找着她。

虽然她也担心着她的安危,但那些男孩们令她感到莫名的烦躁。

----------------------------------------------------------------------------

 

最近镇上人心惶惶,想必是因为最近的新闻吧!

继那个名为日奈森亚梦的女孩失踪後,接二连三地传出了失踪案件。

失踪者人数不停地上修。

 

『国内传出小学生连续失踪案件,疑为集团绑架。

 

失踪者名单 日奈森亚梦女 12

              边里唯世   男 12

              三条海里   男 11

              藤咲凪彦   男 12』

 

看着新闻反覆的播报着这则消息。

 

美丽的小丑只是笑了笑,拭去了指尖上的污渍。

 

------------------------------------------------------------------------------------------------------------

发送了匿名的讯息,连同被绳索捆绑着的,那女孩的相片。

 

小丑轻抚着绳索,喃喃的数着数。

 

“1…2…3…”

 

夺目的金发闪着刺眼的光辉。

 

蓊郁森林里的某处,鲜艳的蜘蛛正织着网。

 

跟随着焦急的少年,深入囚禁着那女孩的森林深处。

 

娇小的少女,额上沁着汗珠,脸颊胀的通红。

 

“呀!”发出了一声惊呼。

 

眼前的少年警觉的转过身。

 

勒上脖颈的钢索,闪烁着残忍的银光。

 

瞪大了双眼,双脚远离了地面。

 

蜘蛛正将毒针螫入猎物的身体。

 

“4…”自少女的口中吐出了这个字眼。

 

将亮晃晃的匕首,准确的刺入那鼓动着的胸腔。

 

曾剧烈跳动的那颗心脏,是为了谁而起伏呢?

 

用尽最後一丝力气抬起头,透过树叶的间隙望着温暖耀眼的阳光,少年湛蓝色的双眼渐渐变得混浊。

 

“亚…梦…”缓缓的低喃着这个名字,像是害怕忘记了一般,嘴角扯出了一个无力的笑容,少年咽下了最後一口气。

 

盯着被腥红鲜血所染污的双手,少女皱了皱眉头。

 

“抱歉哪…不过亚梦是我的!不会让给任何人的!”露出了真面目的小丑,脸上带着兴奋的潮红,发出了癫狂的笑声。

 

束缚着扯线木偶的丝线,啪地一声绷断了。

 

失去了支撑的木偶,颓丧无力的掉落至地面。

 

说起来,今晚看不到月亮呢!

 

月光隐去的朔夜,谁也在哭泣着?

------------------------------------------------------------------------------------------------------------

 

拖行着,少女吃力的向伫立於森林中的洋房而行。

 

於接近建筑物的时候,骤然停下,熟练地拨开地面的枯枝落叶,轻巧的开启了隐蔽的暗门。

 

顺着眼前的阶梯下行,迎面而来的浓浊空气带着地底下特有的潮湿与霉味,脚尖触及了平坦的地面,暗室的深处,传出令人作呕的诡谲腐臭味。

 

满不在乎地隐入黑暗,少女使尽全力地将身旁的重物甩入深处,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接着像是想起甚麽似的用力抓起身旁的物体,用淌着鲜血的锐利匕首轻轻一划,小心的将手上的东西握紧,少女发出了满足地叹息。

 

玫瑰红的面颊上,带着幸福的笑意。

 

“……是我一个人的了!”

 

小丑发自心底的微笑着。

 

迫不及待地离开了暗房,踏着雀跃的步伐,向着洋房迈进。

 

爬上了楼梯尽头,推开了阁楼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是那心系女孩的容颜,她感到无比的安心。

 

“亚梦,我回来了。”她柔声说道。

 

----------------------------------------------------------------------------

 

“答…答…”液体顺着金发少女的指尖流淌至地面,跌落至地板的水珠,绽开了一朵朵明艳的红花。

 

瑟缩在床角的少女,像个无助的人偶娃娃,茫然的双眼闪过一丝慌乱。

 

“对不起…吓到妳了吧…”注意到少女的异样,金发的小丑,带着歉意的眼神,赶紧掏出手帕拭去了手上鲜红的血液。

 

缓步走向床边,温柔地拉起了樱发少女柔软的小手,将手上紧握的东西,轻轻的塞进了少女的手心。

 

“是礼物哦!”对着心爱的她露出了无邪的笑容。

 

静静躺在樱发少女掌心上的,是一束被细心捆扎成束的毛发,如猫毛般柔软的发丝,有着幽蓝色的光泽,上头沾染了点点的血迹,纯白色的绸带,被鲜血弄污。

 

豆大晶莹的泪珠自她脸颊滑落,少女无声的啜泣着,琥珀色的双眸黯淡了下来,指尖冰凉地冻人,那一刻,她似乎听见了甚麽破碎的声音,再也无法拼凑接合。

 

看着面前的她颤抖的肩膀,苍白的脸庞毫无血色,一碰就碎的脆弱模样,为爱而疯狂的小丑心疼地紧拥着她,轻抚着少女轻软的樱发。

 

床边小桌上放置着的,是渐渐失去光泽的,一绺绺细丝,交错的色彩,究竟是甚麽呢?

 

怀中的少女仍旧没有停止哭泣,慌乱的小丑,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只为换得她脸上灿烂的笑颜,一如往昔。

 

用力的扯住自己的脸颊,作出最自豪的鬼脸。

 

“呐!笑吧!亚梦!”

  

End

 

---------------------------------------------------------------------------

 

*月夜のマリオネット(月夜下的扯线木偶)是月咏几斗的角色歌,歌词挺有意思的,颇耐人寻味。

 

*真诚璃茉的变身名称为Clown drop(小丑降临),其中初登场有个破坏型技能Tightrope Dancer(绳索舞者),原作有能以大量绳索束缚并且随意念破坏恶蛋的描述,tightrope有绷紧的钢丝; 绷紧的绳索; 身处险境等意思,加之实证具有破坏性。作为身怀捆缚绝技,而且时常展现对於亚梦独占欲,加之具有计画性的性格,我认为璃茉无疑是非常具有潜力坏掉走向病娇线的。


璃茉真的是很喜欢亚梦呢

 

加以小丑的形象比较特殊一点,小丑的脸像通常都会有不同的面纹,璃茉的形象改造也有,眼下泪滴的图案,传说代表小丑在滑稽的面具之下的泪与凄凉,而在美国却有意想不到的涵义,美国眼下的泪滴图纹代表的是杀过人,小丑的形象真实很有想像空间了。



Joker和Clown都有小丑的意思,两人细看真能说是很有cp感

 

这篇是我十几年前写的了,只是那时守护甜心还正火,多的是到处掐架的,没敢发,就一直存在电脑里,最近文艺复兴,突然兴起了发出来的念头,就索性破灌破摔发出来了。

 

让角色死亡无关我个人好恶,我是全员推,每个角色都很喜欢,只是脑中发展就是这样,也许跟十多年前V家恶之系列的流行有关?

 

当年我不知道为啥还写了後记,既然写了就也一并发出来吧,虽然现在看着总觉有种拿自己黑历史羞耻play的感觉(。

 

後记:

这是个有点诡异的小故事。

我想体现的是真爱,

各种不同形式的爱。

虽然有点灰暗,可是情感却是纯粹的。

 

我觉得这篇很像童话故事?

 

表达语力不足就在後记里稍微解释一下想表达的内容吧。

 

少年修长的身影遮挡住了少女身上的光线。象徵着少年将少女垄罩在自己的保护之下,用这身体,为她挡去了刺眼的光线;在任何时刻,他都可以为了她,挺身挡在她面前。

 

前面提到的揉头轻吻,是体现出少年对少女的宠溺。

不是出於情欲,而是非常纯粹的爱恋。

不是唇而是额头,那不是一种索求,而是给予。

 

而少女的羞涩反应,撒娇般的怒嗔,表现出少女对少年的信任和心灵上的依赖。

反映出的是他们之间青涩暧昧的恋情。

彷佛恋人,却未满。则是关系尚未得到确认,略带着苦涩,所以不能像一般情侣一样的相处。

他们都在意对方,可是都太隐忍,还没来得及跨越就被扼杀了。

 

而那女孩的爱慕者们,在她的失踪逐渐被大众所遗忘的时候,仍执意寻找着她,这份纯真真挚的情感,全因着那少女曾带来的温暖,或许幼稚,却单纯的可爱。

 

看着可以光明正大的表现出对那女孩的爱慕和担忧的男孩们,小丑感到无比的烦躁,她嫉妒他们有这个权利可以表现出对女孩的好感。

 

小丑是担忧着她的安危,但和担心着女孩下落的男孩们不同,她担心的是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她,会不会被发现呢?被发现的话又会再次的被抢走吧?‘不可以,因为亚梦是我的’过度的占有欲终使小丑成魔。

 

新闻反覆的播报,明明就是切身相关的人,但美丽的小丑只是笑了笑,其他人一点也不重要似的,拭去了手上的污渍(血)。这里用美丽的指出这位小丑其实是位女性。

 

後半段提到小丑发送了匿名的讯息,连同着被捆绑的那女孩的照片,收到了这封讯息的少年,自然是前面提及的疯狂寻找着她的其中之一。

 

鲜艳的蜘蛛织着网,象徵着小丑所布下的陷阱。数着数的小丑,已然癫狂,手刃的生命,在她的眼里不过就是个数字。

 

少年他焦急的前往不可预知的地方,只为了要救出心爱的她,再无法顾虑其他,无暇去做过多的揣测,擅於演戏的小丑,就这样成功的诱使猎物进入了陷阱,当警觉时,已经太迟了。

 

後面的这一段我自己很喜欢,在那鼓动着的胸腔内,曾剧烈跳动着的那颗心脏,是为了谁而起伏呢?少年用尽最後一丝力气抬起头望向象徵那女孩的耀眼阳光,低喃着那个刻在心底的名字,『亚梦。』间接回答了前面那个问题,这颗心,是为了妳而起伏,但双眼已渐渐混浊,不愿意忘记妳,就算在咽下最後一口气的那一刻,心里想的,仍是妳。

 

少年最後无力的笑容,是幸福的,因为想起了温暖的她;也是无力的,前面少年透过树叶间隙看到的阳光,象徵着被小丑所隐藏的她,少年在那一刻看到了小丑的真面目,以及小丑眼里疯狂的迷恋,他知道,小丑不会伤害她,所以带着释然无力的笑容离去。

 

束缚着扯线木偶的丝线绷断,失去支撑的木偶掉落至地面,象徵着被钢索吊起的几斗,颓丧无力的掉落地面那一刻,宣告死亡。

 

朔夜是看不到月亮的,象徵着逝去的月光,几斗。

 

而月光隐去的朔夜,谁也在哭泣着?哭泣着的是悲痛的太阳,亚梦;

 

也是最後心底哭泣的小丑,虽然不择手段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却发现重要的本质,再也找不回来了,却仍因为爱而选择执迷不悟下去。

 

在弃尸(?)之後,带着孩子般的任性自私和残忍,小丑终於除去了最後一个阻碍,露出了发自心底的微笑,那一刻,她是满足而幸福的。包含着炫耀性质,也察觉出少年对少女的重要性,小丑甚至还带了『礼物』兴奋地回到了洋房,顾不得身上的血腥和污秽,她只感到雀跃与迫不及待。

 

末尾画面与首段相呼应,床边小桌上放置的各色细丝,是小丑所带回来的『礼物』,首段在房内喃喃着“住…手…”的樱发少女,自然是该知道小丑在做什麽的。被囚禁的她,无法阻止,而小丑,璃茉,对她而言亦相当的重要,她无法对小丑复仇,只能在心碎的那一刻,苍白的颤抖,脆弱无助的啜泣。

 

纵使知道小丑正在做着些甚麽,樱发的少女首段仍看着小窗外的光亮,盼着那一点点的希望,但最後还是落空了,床边上的『礼物』代表着甚麽,『1…2…3…』,那接下来…

 

她不敢想,只能祈祷着小丑住手,却在见到小丑带着鲜血归来感到恐惧与慌乱,终於,小丑带着无邪的笑容给了她『最後的礼物』,她终於崩溃了,幽蓝色的发丝,带着他的气息,以及熟悉的柔软,却沾上了血迹,破碎的心,再也无法拼凑接合。


小丑疯狂的爱,起始於占有欲,终致发展成扭曲的爱情,她可以笑着手刃所有阻碍者,却在见到女孩眼泪的那一刻慌乱而不知所措,只能心疼地紧拥着女孩,但女孩仍是不住的哭泣。终於完全的属於她一个人了,可是心爱之人破碎的心已跟着月光陪葬了,女孩脸上那令自己魂牵梦萦的灿烂笑颜,早已消失,到底是从哪一刻开始呢?

 

想独占妳的笑容,但它终究还是被抢走了。


悲哀的小丑只能自欺欺人的,紧紧的扯住自己的脸颊,做出小丑最自豪的鬼脸。小丑眼角的泪滴图案,象徵着笑容背後的悲哀。

 

“呐!亚梦!笑吧!”


见鹤
画画可爱的女孩子们陪我吃璃梦歌...

画画可爱的女孩子们
陪我吃璃梦歌梦啊啊啊啊啊

画画可爱的女孩子们
陪我吃璃梦歌梦啊啊啊啊啊

相悖不是项背

点文

占tag致歉
60fo回报社会?咳咳严肃严肃,可点CP见tag,都是守护的bg或gl,bl暂时没梗了,感觉人应该不多,所以周六晚上再统计,如果有一样多的我就自己选一个写啦。
.
【凪璃】,大正风,顺便练和风吧,新旧贵族相关,可能有重口?BE可能,应该不会是短打,具体几章不定。
.
【海耶】,现代童话风,轻松向。可能会搞笑……吧。妈宝公主和她的直男癌骑士的故事。保证HE。
.
【璃梦】,我的一个病娇朋友了解一下。意识流?其实可能是不知所云……
.
【唯梦】,一个荒诞的梦。细思极恐系列。
.
【女神×你】将守护甜心的小女神们全部收入后宫的机会到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我们的口号是——她们只是孩子,我们绝不放...

占tag致歉
60fo回报社会?咳咳严肃严肃,可点CP见tag,都是守护的bg或gl,bl暂时没梗了,感觉人应该不多,所以周六晚上再统计,如果有一样多的我就自己选一个写啦。
.
【凪璃】,大正风,顺便练和风吧,新旧贵族相关,可能有重口?BE可能,应该不会是短打,具体几章不定。
.
【海耶】,现代童话风,轻松向。可能会搞笑……吧。妈宝公主和她的直男癌骑士的故事。保证HE。
.
【璃梦】,我的一个病娇朋友了解一下。意识流?其实可能是不知所云……
.
【唯梦】,一个荒诞的梦。细思极恐系列。
.
【女神×你】将守护甜心的小女神们全部收入后宫的机会到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我们的口号是——她们只是孩子,我们绝不放过!
.

相悖不是项背

密友

密友

       真城璃茉从来没有密友。

 

       许多事情发生之后,许多人便开始爱上了怀旧。真城璃茉不是个喜欢侃侃而谈貌似看淡红尘的追忆者,但令她难以启齿的是,她似乎也开始怀旧,这令她痛苦,她把那归类于毫无理由的痛苦——类似于无病呻吟。

       她瞥一眼挂历,今天是休息日,这意味着她无法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忘却这样愚蠢的情绪,于是她走向客厅,想要草草为自己...

密友

       真城璃茉从来没有密友。

 

       许多事情发生之后,许多人便开始爱上了怀旧。真城璃茉不是个喜欢侃侃而谈貌似看淡红尘的追忆者,但令她难以启齿的是,她似乎也开始怀旧,这令她痛苦,她把那归类于毫无理由的痛苦——类似于无病呻吟。

       她瞥一眼挂历,今天是休息日,这意味着她无法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忘却这样愚蠢的情绪,于是她走向客厅,想要草草为自己勾兑了一杯速溶咖啡。拉开冰箱,在靠近冰箱门一侧的最下层摆着一根搅拌棒,那上边的一层便是一包一包整齐放好的速溶咖啡。她想她是讨厌这样的摆放的,该死的整齐,该死的休息日,该死的怀旧。但她并没有选择破坏这一切,只是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包她需要的咖啡并拿出那根搅拌棒。坐回沙发,她顺手摁下电视遥控器,屏幕上的动漫主角正向着孤僻阴暗的少女说着劝慰开解的话语,她没来由地厌恶这样的情景,主角嘴唇的一开一合都像是可恶而可憎的蠕动虫子——那家伙根本不该闯进这个女孩儿的生命,多么自以为是而不负责任的劝慰!真城璃茉被自己阴暗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她经在不经意间将咖啡粉末撒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的是那股苦涩的咖啡气息,最烦心的是落入沙发软毛中的粉末渣子,这些足够让她花费一整个休息日去恢复原状,她突然有些愉快——她也许能凭着打扫忘记什么。

       她费力地搬动来清洁工具,先是擦拭着桌台。记忆闪回,盛夏之时,在那所漂亮的花园里,好像有个面容模糊的女孩儿也正费力擦着石桌,回头瞧见怎么也擦不干净桌面的她,热心地帮她擦起来,最后,那女孩儿握住她的手,说道:“我们是密友啊,璃茉。”

       她惊得扔掉了抹布,掉进水桶里发出一声轻响。她回过神来,却拿起了一旁的扫帚,将地上的粉末扫到一起。又是那个女孩儿,瞧见是她值日便放下了已经斜挎在肩上的书包,也拿起扫帚扫了起来。她问为什么,那女孩抬起头来,笑得开朗灿烂:“我们是要永远在一起的密友啊,璃茉。”

       她好像看到,那个女孩瞳孔里映射出的色泽,与她那般相似,却是更明丽的琥珀色。

       密友,密友,密友!永远,永远,永远!骗子,骗子,骗子!

       无数画面闪回她的脑海,真城璃茉像是失去了力气般跪倒在地上,前一刻还在手中的扫帚棒应声落地,她双手蒙住脸颊,肩膀开始颤抖。

       她终于想起,那个女孩儿在病床上那苍白的面容与瘦削的身体,她的活力与光芒好像全部被病魔所夺去,像是一副空壳。

       可她还记起,那幅空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任然温柔地告诉她,不要那么抗拒好意。而下一秒,她听见死亡的声音,它带走了她的太阳。

 

       真城璃茉不缺朋友,却没有了密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