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璃c

7975浏览    20参与
wang

日常摸鱼‎|•'-'•)و✧

日常摸鱼‎|•'-'•)و✧

瞳_

今天给我听哭了,六年了,希望还能陪你们走下去😭

火速摸摸表示我对她俩的爱意

“Take my hand,let's see where we wake up tomorrow”

《Lost Stars》

今天给我听哭了,六年了,希望还能陪你们走下去😭

火速摸摸表示我对她俩的爱意

“Take my hand,let's see where we wake up tomorrow”

《Lost Stars》

芽汀

之前的文章删了,因为没有勾线。

这一次是两个(量词破碎)漫画,其中一个是第一次发过的。

老样子,手残,不喜勿喷。

哼(ˉ(∞)ˉ)唧

之前的文章删了,因为没有勾线。

这一次是两个(量词破碎)漫画,其中一个是第一次发过的。

老样子,手残,不喜勿喷。

哼(ˉ(∞)ˉ)唧

北川

“独立之前只能听父母的,独立之后世界都是你的”

“独立之前只能听父母的,独立之后世界都是你的”

鹿儿百

迟来的情人节头像——

菜鸡摸鱼一时爽——

*姿势有参考!!!

迟来的情人节头像——

菜鸡摸鱼一时爽——

*姿势有参考!!!

鹿儿百

不知所谓的情人节甜饼

*occ注意 *菜鸡文笔注意


C菌摇摇摆摆在莫璃面前站定,撒娇般地说道:“虎虎你看,今天我都不直播了陪你玩,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下呀!”

莫璃哭笑不得地合上书说道:“那我应该有什么表示?你想让我怎么做?”

C菌掀开被子凑近莫璃靠在她身上,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她们脸上。C菌看向莫璃的脸,长睫毛垂在眼睑上,短短的绒毛给人一种柔软的触觉。

C菌拿出手机,向莫璃展示了两张图片,是一张呆呆呱和一张凶凶虎。

“虎虎,今天就陪我用这个头像吧~”C菌在莫璃肩上摇晃着脑袋,缓声说道。

“不要呀,看上去好蠢<(`^´)>”莫璃笑着说道。

“可是可是,你看,你用虎虎头...

*occ注意 *菜鸡文笔注意


C菌摇摇摆摆在莫璃面前站定,撒娇般地说道:“虎虎你看,今天我都不直播了陪你玩,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下呀!”

莫璃哭笑不得地合上书说道:“那我应该有什么表示?你想让我怎么做?”

C菌掀开被子凑近莫璃靠在她身上,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她们脸上。C菌看向莫璃的脸,长睫毛垂在眼睑上,短短的绒毛给人一种柔软的触觉。

C菌拿出手机,向莫璃展示了两张图片,是一张呆呆呱和一张凶凶虎。

“虎虎,今天就陪我用这个头像吧~”C菌在莫璃肩上摇晃着脑袋,缓声说道。

“不要呀,看上去好蠢<(`^´)>”莫璃笑着说道。

“可是可是,你看,你用虎虎头像,我用呱呱头像,那么我们就、就......”C菌连声说道。

“那就怎么?”莫璃问道。

“那就显得我比较有归属感嘛...你看这头像是一对的,我们也是...”C菌支吾着说道。

“你看我一个人用就......”C菌越说声音越小,脑袋无意识地在莫璃肩上摩擦着。

莫璃笑了起来:“你别闹了,这样痒。”说着顺手顺了顺C菌的奶白色短毛。

“虎虎......”C菌又一次看向莫璃“和我一起用吧。”

“你住嘴,不要说了。”莫璃出声道。

C菌一滞:“虎虎你不愿意就算了、吧。你生气了吗?”

“说什么呢,先把图片发给我啊。”莫璃笑着说。

“哦、哦!好我现在就发给你!”C菌顿时激动了起来。

“我换好了。”莫璃说道。

C菌满意地扬起手机在莫璃面前展示着:“你看~你!虎虎! 我!呱呱!”

莫璃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哼哼,我们虎虎星人可最爱吃呱呱星的呱呱了。”

“虎虎大侠饶命呀~”C菌顺势和莫璃打闹起来。


“晚上去吃大餐!”C菌转过头对枕边人说道。

莫璃笑着默默签紧了她的手:“好。”

“情人节快乐,虎虎。”C菌闭上眼说道。

“情人节快乐,呱呱。”莫璃在她头顶上烙下一个吻。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

“我也是。”

于是她们在彼此的臂弯相拥里睡去。

祝她们有个美妙的一天(人˘︶˘*)♡。


如果我将来还可以笑一万次,我愿意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都给你,我只留一次,我要用那一次,陪你一起笑一次。

                          —end—   

情人节篇就没有啦!!叫我勤劳鹿百百!!

看到这篇的小伙伴们都要幸福呀嘿嘿。

web:可爱盖世小甜饼

我永远喜欢C璃!!!





其实思考了很久到底发不发这篇www  超话那边我就不发啦 (肯定没人看啊你在自言自语什么)

关于这篇有什么问题请私信我!!

瞳_
昨天搞璃c惹 然后大虎就更新了...

昨天搞璃c惹

然后大虎就更新了(疯狂暗示)

昨天搞璃c惹

然后大虎就更新了(疯狂暗示)

清蒸枫叶糕

【璃C】昵称

前言:

本文我想让观感好些,而且时间不允许细化,就分了四个片段。

这篇文可能老粉才能看到很多真情,其中也表达了我对她们的喜欢。

很庆幸,这世间有一个C菌,有一个莫璃,有一种感情叫C菌和莫璃。

我永远爱她们。

以上,正文放出。

……

(一)

C菌发微博时,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昵称代指一个女子。


什么某人,云医生,那谁谁谁……


这些昵称所指代的是何许人也,喜欢她们的人心知肚明。


打开评论,输入回复,或许毫不客气的戳穿,或许心潮澎湃的附议,也许略有不同,但无论是戳穿者还是附议者,脸上都带着慈祥和蔼的姨母笑。


因为她们实在美好。


“……嘿...

前言:

本文我想让观感好些,而且时间不允许细化,就分了四个片段。

这篇文可能老粉才能看到很多真情,其中也表达了我对她们的喜欢。

很庆幸,这世间有一个C菌,有一个莫璃,有一种感情叫C菌和莫璃。

我永远爱她们。

以上,正文放出。


……



(一)

C菌发微博时,总是会用各种各样的昵称代指一个女子。



什么某人,云医生,那谁谁谁……



这些昵称所指代的是何许人也,喜欢她们的人心知肚明。



打开评论,输入回复,或许毫不客气的戳穿,或许心潮澎湃的附议,也许略有不同,但无论是戳穿者还是附议者,脸上都带着慈祥和蔼的姨母笑。



因为她们实在美好。



“……嘿嘿。”



看着这样或那样的评论,C菌咧嘴一笑,转过身同背后的人儿说道:“每次我说那谁谁谁,他们都认得出来耶。而且从第一次说他们就认出来了!牛逼!”



“……”



……到底为什么会认不出来?



莫璃“啪”地把手上的书合起来,下颌抵在书皮上,心想虽然有点麻烦,但今晚要不还是炖个鱼头汤给身旁那个巨巨补补脑子吧。



她是想到就做的人,行动能力极强,可就在她放下书准备起身更换衣服出门时,不远处射来的强烈视线束缚了她的动作。



“……干嘛?”



“你要去哪里?”



C菌趴在沙发靠背顶部,望着莫璃,歪了歪头。



“买点鱼,今晚给你炖汤。”



“鱼汤?!好哇好哇!我还要吃福建人!”



“你现在出门,一个小时内给我抓一个福建人回来,没抓到的话你今晚就呆阳台吃风。”



莫璃倚靠在墙边,皮笑肉不笑的望向C菌。



“我在中国还有可能抓到……”



吐吐舌头,目光落在堆在客厅桌子上的奥利奥包装袋,C菌突然想起昨天她们似乎把超市逛了个遍。



“璃璃,昨天买的鱼还没用吧。”



“啊……对哦。”



不用出门,倒也省事了。



忽觉轻松,莫璃舒了一口气,先是从冰箱里取出新鲜的鱼,随后挽起衣袖,握刀开始处理。



咚。



每切一刀,菜板和刀刃齐鸣,发出沉闷的响声。



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可以掩盖C菌的脚步声。



“……”



眼角余光略微一扫,莫璃挑眉淡笑,收回目光,轻声道:“你现在就像那个‘逐渐靠近’的表情包。”



“你太好看了!我就喜欢看你!”



“你可拉倒吧。”



时不时畅谈,时不时互损,两人沉浸其中,并不觉倦。




(二)


“呼……”



剥除细小的鱼刺是一个麻烦且无聊的过程,在C菌跑去泡咖啡时,保持手上动作,莫璃不自觉开起了小差。



记忆回到她决定出门之前。



那谁谁谁……吗?



仔细想想,她发现自己好像没有给C菌起过任何的专属昵称。



虽然偶尔会在那人犯蠢时叫她SB就是了。



起一个比较好吗?但好像没什么必要?



只稍微纠结了一下,她将鱼头放入锅中,任由热气翻涌。



嘛,之后再说吧。



“哼~♪”



不知何时回来了的C菌捧着一杯咖啡坐在厨房边上。



目之所及,是她的天下。



手指纤长白嫩,腕部从解开的袖口裸露出来,透着惹眼的骨感美。



能吃又不胖的村长长……她们是这样说的吧?



她动动鼻尖,将充盈于整个屋子的香气吸入肺腑。



C菌喜欢鱼的鲜香,但要说最爱的,应当是眼前人的温柔香。



“哎莫大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哪句?”



莫璃盖好锅盖,擦干了手过来,接过咖啡喝了一口。



“那个什么白手煮浓汤?”


莫璃险些把咖啡全部喷到C菌脸上。



“是‘素手做羹汤’,傻子。”



“诶……”



C菌闻言,眼睛睁大了些,一脸的不可思议。



“做什么?就是这句话啊?”



“不……你第一次叫我傻子,有点新鲜。”



“什么鬼……?不懂你。”



“璃——璃——再叫一次!”



“……”



莫璃沉默片刻,再喝了一口咖啡,悠然开口。



“SB.”



“……喂!”


(三)

“莫莫!你看这个!”



“等一下,差不多了,你先摆下餐具。”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奇怪称呼了?



暗自佩服C菌创词能力,莫璃揭开锅盖,取了一块豆腐,横切两刀,竖切三刀,悉数丢进锅内,等了大约两分钟,又将炉火关闭,以余温煨汤。



中午吃的是海底捞,由于两人毫无悬念的吃撑了,因此晚上单单就着汤吃汤料也不错。



“有破绽!”



捧着碗从莫璃身边经过,C菌眼尖,她空出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替身边那人将垂落于两鬓的发丝绾到耳后,随后快步跑路。



“你这个很迷你知道吗?”



莫璃笑了,抬着锅从厨房出来,脸上似乎有些热,大概是炉火熏的。



“你快坐下,来看东西。”



“是是是。”



她们并肩坐下,电脑被推至两人中间。



鱼汤滚热,盛在碗中,轻吹两口,稍凉后,小心啜饮。



喉间温润,回味悠长,是令人满意的结果。



“为什么要看我们直播的录播?”



“这叫回忆生活!你懂个屁!”



“你懂个屁!”



“噢……错了……”



点开一个个视频,又将点开的视频悉数看完。



桌上放置的东西时有变化,比方说晚餐用的餐具换成了零食和饮料,零食和饮料后来又被热牛奶替代。



对话由多变少,再到相对无言。



“……”



“……”



陷进去了,出不来了。



黑魂3中,衣袂翩跹,自信地提剑同入侵者战斗的满级大神。



悟性极高,在战斗后点出跪拜姿态,诉说崇拜之情的可爱萌新。



【莫大神!】



【嗯嗯。】



风之旅人中,世界无边,足尖画沙,绘出爱意。



温柔女声,态度坚定。



永远守护,决不食言。



【C菌她真的很好。】



【作为一个问心无愧的人,我会一直站在她这边。我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抹黑她的。】



看门狗中,污水侵扰欢乐,直播中突如其来的怒吼,史无前例的情绪波动。



【敢骂我莫璃?!滚!】



胡闹厨房中,身残志坚的蹩脚厨师,拿着灭火器喷洒烟花的疯狂厨师,满脑子把对方推下台的,貌合神离的搭档。



【我们别做了哈哈哈哈哈……休业吧……】



【哎呀这个菜有杀虫剂的味道……】



……



回忆交织重叠,一口温牛奶入喉,热了眼眶。



“很晚了,睡觉吧?”



莫璃突然掩唇呵欠,随即偏过头去,快速收拾好东西,起身前去清洗。



桌面上只留下一张干净的餐巾纸。



“……嗯,好。”



C菌拿过纸巾,于心里说了谢谢,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脸,在莫璃洗好东西后,凑到边上,挥手互道晚安。



咔。



两扇门关上,一天中难得的个人空间。



心绪难平。



细想今日种种,莫璃敛眉沉思片刻,转瞬笑开。



哪里需要什么特殊的昵称。



她是C菌认识的莫璃,她是莫璃认识的C菌。



如此便好。


(四)

【你睡了吗?】



在床上辗转难眠的C菌很快发现了在黑暗中发亮的手机。



【没呢,怎么了?】



【没,我就问问。】



“什么鬼啦。”



即便是这般无厘头的对话,也能让她从中品出几分属于那人的舒心暖意。



还是睡觉吧。



盖好被子,强行打出一个告诉身体【我已经累了】的呵欠,她闭上双眼——



叩叩。



“?!”



轻缓的叩门声,只可能来自一个人。



毕竟这个房子里没有什么Lisa。



“啊不用来开门了。”



莫璃靠在门边,头微微仰起,笑意依旧。



“我就想来说——”



“爱过!”



“你闭嘴!”



好不容易酝酿好的暧昧气氛一时间又欢乐起来,换做是谁都会很想进去揍C菌一顿。



“咳。”



清了清嗓子,莫璃复而说道。



“晚安,傻子。”



最后两个字的咬字极轻。



“晚安……璃璃。”


幸识。




【End.】


清蒸枫叶糕

【璃C】Breakfast time

附言:


①还是对最喜欢的璃C下手了x


②总体剧情来自一次直播,部分对话也沿用了


③我自己脑补了不少,也许OOC?


开始。


滋啦——


在平底锅内翻覆多次的培根散发着诱人的肉香。


刚刚烤好的面包蓬松柔软,细细地清洗过好几遍的蔬菜表层仍挂有水珠。


早已出锅多时的溏心蛋躺在盘中,洁白透亮的蛋白掩藏了湿润的嫩黄色蛋黄。


炉火还没关上,热牛奶咕噜咕噜的涌动。


一顿完美的早餐,几乎完成了。


也许你会奇怪,为什么是【几乎】呢?


因为,享用这份早餐的人尚在梦中。


“得去叫她了。”


自言自语着,莫璃擦干不慎弄湿的手,缓步来...

附言:


①还是对最喜欢的璃C下手了x


②总体剧情来自一次直播,部分对话也沿用了


③我自己脑补了不少,也许OOC?


开始。




滋啦——


在平底锅内翻覆多次的培根散发着诱人的肉香。


刚刚烤好的面包蓬松柔软,细细地清洗过好几遍的蔬菜表层仍挂有水珠。


早已出锅多时的溏心蛋躺在盘中,洁白透亮的蛋白掩藏了湿润的嫩黄色蛋黄。


炉火还没关上,热牛奶咕噜咕噜的涌动。


一顿完美的早餐,几乎完成了。


也许你会奇怪,为什么是【几乎】呢?


因为,享用这份早餐的人尚在梦中。


“得去叫她了。”


自言自语着,莫璃擦干不慎弄湿的手,缓步来到C菌的房门前,略微思索了下,没有叩门,而是直接扭开了门把手。


咔嚓——


如她所料,房门没有锁上,也如房间的主人所说,对方给了她随意出入这个房间的权力。


C菌的房间,总体来说干净整洁。


至少东西都叠好了,特别是那数量多到可怕的各式键盘。


此时接近八点,窗外阳光正暖,在成为闹钟之前,莫璃先拉开了窗帘。


日光倾洒,为房间增添了几分温馨。


那么,接下来……


她蹲在床边,安静地垂眸注视那与她关系深切的女性。


好似全身的细胞都陷入了梦境,C菌睡得十分香甜。


都多大的人了,睡颜还是像个孩子。


“……头发也睡得像个鸡窝。”


无论何时,莫璃都不会放过嫌弃渗透之C菌的机会。


抬手点点圆滑的小鼻头,轻而易举便能扣人心弦的动听女声构成了一句句温柔的呼唤。


“喂,起床啦。”


连续唤了三遍,C菌皱了皱鼻子,眉梢颤抖几次,终是醒了。


“唔……”


初醒时朦胧的视野逐渐清晰,溃散的目光逐渐聚焦。


眼前人是心上人。


“莫……?!”


一时被吓了一跳,她赶紧从床上爬起,迅速整理了一番头发,哑着嗓子说了句早安。


莫璃早就有所准备,她递上一杯温水,笑了笑,催促道:“快点去洗漱,早餐凉了就不好了。”


言罢,步履轻缓,转身离开。


宛若清风徐来,轻轻出现,轻轻归去,不带一丝一毫。


“……好。”


C菌望着女子单薄的背影,那左右晃动的长长发梢似乎在无意中惹弄了她的心尖。


玻璃杯贴合手心,温暖泛开。


痴痴地傻笑着,她动作利落地收拾好自己,带着薄荷的清爽气息坐在了餐桌旁,照例打开B站为粉丝们直播。


“大家好,我是C菌!”


期间,她偷偷打量起正在认真处理早餐的莫璃。


按顺序把准备好的食材挨个摆上涂好黄油的方形面包,有条不紊的流程让人不由联想起这人玩恐怖游戏时足以吓死鬼的冷静和睿智。


想到这里,C菌一个没忍住,笑开了花。


“什么事那么开心?”


莫璃歪头不解,将做好的三明治和温好的牛奶推到C菌面前,随后背过身,捂上了耳朵。


“哇溏心蛋!牛——璃璃你干嘛?”


“你开直播了对吧。”


“对啊?”


“我不想听你乱吹我。”


“……今天不吹……真不吹!你快放下!”


见那人一脸的不相信,C菌拉长声音,语调也放软了不少。


“来嘛,陪我吃饭~”


“……”


莫璃瞥了C菌一眼,千言万语在心中汇做了一个字。


呸。


话虽如此,她的确饿了(重点),而且也拗不过C菌。


于是美好的双人早餐时间就此展开。


“我们待会要玩什么呢?但让我先吃了这个三明治,我跟你们说这真的太好吃了!莫璃太牛逼了……夫复何求!”


不自觉脱口而出的赞美,惹来了莫璃灿烂的微笑。


你想让我在直播中搞事吗?


不,不想……


眼神交流,灵魂威慑。


“咳……”


识相地轻咳一声,C菌乖乖闭上嘴慢慢咀嚼。


美味的食物塞满口腔,填饱了肚子的同时也充盈了心田。


她很久没有吃到在自家厨房做的这么好吃的早餐了。


“慢点吃。”


无奈地托颌笑着看了一会儿,莫璃突然站起来,探身凑向C菌,嘴上嘟囔。


“别动,对,手别动。”


“嗯?怎么——”


C菌还未反应过来。


“嗯,干净了。”


唇上的特殊触感是餐巾纸简单逗留过后的余韵。


“……”


将沾染了食物残渣的餐巾纸丢进垃圾桶,莫璃嘴角的笑意清浅。


“Babysitter.”


“……”


C菌张了张嘴,自觉似乎有一阵热浪在脸上翻涌而过。


“……Thank you.”


“My pleasure.”


愚者权杖.
我好了,c璃真香(?)村村的字...

我好了,c璃真香(?)
村村的字我学不来,她写的是神仙字呜呜呜呜

我好了,c璃真香(?)
村村的字我学不来,她写的是神仙字呜呜呜呜

阿糖真的写不完了

璃C/相识

*文笔很差

*意义不明

*随手片段

*ooc 慎入


“这一期我又——请到了我们的神,秘,嘉宾!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

被这家伙拉过来一起录视频的莫璃听着这句熟悉的话不知觉露出了微笑——仿佛看见那个人此时就在眼前喋喋不休意气风发的样子。

第一次认识是在什么时候呢…… 她的思绪不禁飘向远方,飘到很久很久以前。

似乎从一开始她就这样,不知疲倦的开始说着自己的好。邮寄的花聊表心意, 而那人却把她养的盛放。见面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看着她绕着戴着眼镜的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拿着相机拍来拍去,嘴里说着“别拍了”的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这个念头却一闪而过。

看着游戏被自己压制的她——虽说是碾压也说得过去,本...

*文笔很差

*意义不明

*随手片段

*ooc 慎入









“这一期我又——请到了我们的神,秘,嘉宾!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

被这家伙拉过来一起录视频的莫璃听着这句熟悉的话不知觉露出了微笑——仿佛看见那个人此时就在眼前喋喋不休意气风发的样子。

第一次认识是在什么时候呢…… 她的思绪不禁飘向远方,飘到很久很久以前。

似乎从一开始她就这样,不知疲倦的开始说着自己的好。邮寄的花聊表心意, 而那人却把她养的盛放。见面之后更是变本加厉,看着她绕着戴着眼镜的自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拿着相机拍来拍去,嘴里说着“别拍了”的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这个念头却一闪而过。

看着游戏被自己压制的她——虽说是碾压也说得过去,本来是想手下留情,但手总是不受控制地又打出一套利落的伤害,愉悦地听见电脑那边的人不出所料的抱怨。

她弹钢琴弹的飞快,“你是不是想逃婚”这句醉酒之言里又有几分真情;她直播不在时,自己在屏幕前对观众维护她又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思;她因为自己的不在而沮丧,自己明明知道这样做不妥但还是冲动的给她打了电话“听说你很想我”脱口而出。

认识她真是……


C菌正小声催促着自己,莫璃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竟不自觉地胡思乱想了那么长的时间。

她又一次露出微笑,轻轻地把一缕发丝绕到耳后,开了口。

“嗯……我是莫璃。”







认识她真是太好了。

思绪截断,而这句话消逝在空中。

Fin.


瞳_
看呐 那个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人此...

看呐 那个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人
此时正在你身边

看呐 那个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人
此时正在你身边

水能载舟,亦能煮鲈鱼。

诶嘿(∩❛ڡ❛∩)
1P:大二三本命
2P:璃C/C璃
3P:拔杯
4P:古李
(∩❛ڡ❛∩)(∩❛ڡ❛∩)(∩❛ڡ❛∩)(灬ºωº灬)♩

诶嘿(∩❛ڡ❛∩)
1P:大二三本命
2P:璃C/C璃
3P:拔杯
4P:古李
(∩❛ڡ❛∩)(∩❛ڡ❛∩)(∩❛ڡ❛∩)(灬ºωº灬)♩

Inkash

【中元节贺礼】【璃C/C璃】THE ECHO IN THE MIRROR

大家好这里是Inkash……这一次依旧写游戏区UP主之间的那些事儿【实际上大概只会出现C菌XD】w蛤为什么是中元节呢因为中元节是我阴历生日啊【棒读】咱这辈子和中元节都脱不了干系了呢w至于题目嘛,最近ECHO小说中毒,已经好几周目了书都快翻烂了XD超级推荐!不过好像还没有汉化版的样子?
总之,祝使用愉快w
-----------------------------------
「好啦好啦!睡觉了啦……」C君在莫璃的百般催促下似是撒娇地嘟囔,「外面天都亮了……嗯!好!会好好睡觉的啦……」
明明英国这个时候还是太阳当空的正午,太不公平了,本来还想再陪一会儿莫璃的……
关上橙光,拉开窗帘。加州的清晨刚刚告别了午...

大家好这里是Inkash……这一次依旧写游戏区UP主之间的那些事儿【实际上大概只会出现C菌XD】w蛤为什么是中元节呢因为中元节是我阴历生日啊【棒读】咱这辈子和中元节都脱不了干系了呢w至于题目嘛,最近ECHO小说中毒,已经好几周目了书都快翻烂了XD超级推荐!不过好像还没有汉化版的样子?
总之,祝使用愉快w
-----------------------------------
「好啦好啦!睡觉了啦……」C君在莫璃的百般催促下似是撒娇地嘟囔,「外面天都亮了……嗯!好!会好好睡觉的啦……」
明明英国这个时候还是太阳当空的正午,太不公平了,本来还想再陪一会儿莫璃的……
关上橙光,拉开窗帘。加州的清晨刚刚告别了午夜的喧闹,白天的忙碌还未苏醒,从某种意义来说,算是难得的宁静。这个气氛做恐怖游戏也许不错,可惜大好时光都拿去打橙光了,但是最近有没什么好的可以作为恩爱游戏的恐怖游戏......恐怖游戏根本就恩爱不起来吧!所以说还是直播橙光好了!


看了看日期,周四,还要上班。

这么说来,莫璃好像说过,今天是中元节?大陆那边是这样的话,那就是17号?反正现在已经过了......

不管怎么样气氛已经来了!既然是大陆那边的日期也完全不用害怕了反正鬼又不会漂洋过海跨过半个地球爬过来!不要干就是怂,打开Steam挑个游戏,Here We Go~


刚刚说完开场白,瞬间停电。虽然是大白天的,但还是被震了一下。

随后,面前的iMac随着停电自动关机,漆黑的屏幕上映出了房间的模样,仿佛是一面镜子。

原本以为是普通的停电,结果电脑又自动开机。并不是往常的界面,而是一片白茫茫的雪花屏,在此之间映出的,是自己苍白的面孔,还有身后模糊的一个残影,伴随着的还有低频噪音。

想要尖叫,却被扼住了喉咙。

面带惊恐地回头,看见的,却是一张笑盈盈的面孔。


『嘛,C君,好久不见,节日快乐。』莫璃在身后,将C君整个,紧紧地揽入了怀中。

『好久不见。』

---------------------------- 

后记 

「什么啊,要来看我也不要今天好吗,很吓人的!」似乎是心有余悸,C君拍了拍胸口,「哪有鬼节找人的道理啊!要来也事先说一声好吗!」

「抱歉抱歉,下次会事先说的。」虽然口头是这么说了,但完全没有想要悔改的表情。 

「这么说来,那刚才你怎么和我语音的?」C君突然想起来,「如果在外面的话,连WiFi都是个问题啊,难不成……」此时的B站三怂又不争气地怂了。 

「嘛,感谢邻居阿姨,真是个好人呢。」 


也就是说,那些直播,全都被听见了?! 

应该庆幸阿姨不是华人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