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瓜黄

213浏览    9参与
棠你个棠宝

【白旼】极光 06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一点点JREN

*严重ooc,勿上升真人

~~~~~~正文分割线~~~~~~

黄旼炫是哭醒的。

可怕的梦境像是一只噬人的怪兽,拿着屠刀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现在不过是凌晨五点,微弱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阻隔在外。黄旼炫摊开手掌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哪里还有光呢?

“怎么了?”郭英敏缓缓侧过身子,将他搂在怀里。黄旼炫抬起头来盯着郭英敏,眼睛因为哭泣而有些红肿,眼角处晕着一点点令人惊心的血红,郭英敏看着只觉触目惊心。他轻拍着黄旼炫的背,把嘴凑到他耳边:“睡吧,睡着了就没事了。”

黄旼炫望着轻纱制的窗帘出神,凌晨的冷风让他愈加地清醒了起来。...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一点点JREN

*严重ooc,勿上升真人

~~~~~~正文分割线~~~~~~

黄旼炫是哭醒的。

可怕的梦境像是一只噬人的怪兽,拿着屠刀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现在不过是凌晨五点,微弱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阻隔在外。黄旼炫摊开手掌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哪里还有光呢?

“怎么了?”郭英敏缓缓侧过身子,将他搂在怀里。黄旼炫抬起头来盯着郭英敏,眼睛因为哭泣而有些红肿,眼角处晕着一点点令人惊心的血红,郭英敏看着只觉触目惊心。他轻拍着黄旼炫的背,把嘴凑到他耳边:“睡吧,睡着了就没事了。”

黄旼炫望着轻纱制的窗帘出神,凌晨的冷风让他愈加地清醒了起来。

郭英敏看着乖乖窝在自己怀里的黄旼炫,手里竟渗出了一丝丝冷汗。昨天的事情,即便是现在想起,也依然让他后怕。

昏暗的路灯下,那人瑟瑟发抖地蹲在路旁,把头深深地埋在两臂之间。他着急忙慌地跑上前去,把对方的身体紧紧地包裹住。对方颤抖着抬起头来,眼神呆滞地望着远方,口中只会木讷地重复着一句话:“带我走。”

郭英敏头一回见到黄旼炫这般魔怔的样子,手忙脚乱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轻声哄着他,问他怎么了。可是黄旼炫却好像什么也听不见,在郭英敏怀里又哭又闹。无奈之下,郭英敏只能和黄旼炫一起,在附近的酒店暂时住下,等他恢复正常,再带回家里。

郭英敏看着已经被自己哄睡了的黄旼炫,暗暗咬了咬牙。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呦,英敏哥,来谈什么生意呀?”

金钟炫大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挑着眉打趣他。

郭英敏用鄙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脸上却还保持着微笑:“不谈生意,来和你叙叙旧不行吗?”

毕竟是几年没见的老朋友,金钟炫一开口就说个没完没了,郭英敏也静静地听着。

“英敏哥,我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是吗?那恭喜呀。和谁结呀?”

一提到结婚对象,金钟炫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了。

“就是珉起!哥你知道吗?崔家的小儿子!”

郭英敏看见金钟炫脸上喜色,又是为他高兴,又是为自己着急。

他和他的旼炫,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一步呢?

“对了哥,听说你谈恋爱了。”金钟炫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玩味的微笑,“没想到呀,我们万年老处男都能谈恋爱。”

郭英敏送给他一个快要翻上天了的白眼。

“谈得怎么样啊?”

“还行。”郭英敏勉强地挤出了两个字,他不知道黄旼炫对他究竟是怎样的感情,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算不算的上“还行”。

“你说你这样,不会找个alpha吧?”金钟炫这性子一点儿都没变,还是这样爱打趣别人。

“是omega。不过……”郭英敏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说出来,“不过他离过婚了,前夫还标记了他。但是没事,我可以接受。”

“标记了?他前夫怎么这样?”金钟炫突然有点儿同情这个omega,“谁呀?这么可怜。”

“黄旼炫。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黄旼炫?”金钟炫微微地皱起眉头,感到有些不对劲,“那他的前夫是……”

“姜东昊。”郭英敏咬紧了后槽牙,回答了金钟炫。

金钟炫的眼眸突然沉了下去,深不见底,如黑洞一般。他的脸上久违的露出了狠厉的神情。

黄旼炫再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了,窗外和风熙熙,不同于凌晨的黑暗。他有些恍惚,认不清这是哪里。

“夫人,您醒了。”张管家不知什么时侯站在了门口,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

黄旼炫是头一次被人叫做夫人。在嫁给姜东昊的两年里,对方从不允许家中的下人管他叫做夫人。黄旼炫跑去找姜东昊理论,姜东昊却回答他:

“夫人?这个名份是属于你的吗?”

黄旼炫从那一刻就明白了,姜东昊从未将自己当作妻子对待。夫人的位置,从来就是属于崔珉起的。

他现在,一定过得很幸福吧。

那我就不再打扰你了。

“嗯。”黄旼炫很快就认出了自己身在何处,扭过头看着管家,微笑着回答道。

管家长大了嘴巴,似是有些不可思议。今天郭英敏在临走前,让他再试探一下黄旼炫。管家知道这有些不可行。虽然郭英敏一直把黄旼炫当作妻子对待,但是毕竟还没有过门,更何况对方心里还装着一个姜东昊。

如今看来,自家主子还是有机会的。

管家的嘴角咧成了月牙,脸上的惊讶立刻变成了喜悦。他走进黄旼炫关切地询问道:“夫人可还有些不舒服?”

“没有了。”黄旼炫轻摇着头,温柔地回答道。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黄旼炫却突然垂下了头,薄唇微抿,不知在想些什么。

“夫人?”

片刻,他又突然微笑了起来,侧着头问管家:“张管家,我可以出去吗?”

“啊,可以的,不过要带上些保镖。”

黄旼炫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既然他不爱自己,那么就算是再困难也要学会放手。

姜东昊迷迷糊糊地走在街上,抬起头直视着刺眼的阳光。

又是如此颓废的一天。

他讽刺地笑了笑,走进了他常去的那家表店。

~~~~~~TBC~~~~~~

极光6虽迟但到,为拖更道歉

今天我们班只有一个同学去上课

期末考取消了,开心

棠你个棠宝

【all旼】我哥差点儿吃了我的小狐狸!(上)

*论坛体

*正在努力地码另外两部长篇,但还没码完,所以先给大家看这个吧

~~~~~~正文分割线~~~~~~

发帖人:是JR不是洁儿


【1L】

我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2L】

等会儿,狐狸能吃?


【3L】

天哪lz!狐狸不能吃!

赶快告诉一下你哥!


【4L】

lz人呢?


【5L】

弱弱地问一句,可以养狐狸吗?


【6L】

虽然知道lz肯定很生气

但还是不要太生气了,毕竟是亲哥哥


【7L 是JR不是洁儿】

我的天!你们打字都太快啦!

感觉大家是不是都理解错我的意思了kkk


【8L】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啦!!!...


*论坛体

*正在努力地码另外两部长篇,但还没码完,所以先给大家看这个吧

~~~~~~正文分割线~~~~~~

发帖人:是JR不是洁儿


【1L】

我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2L】

等会儿,狐狸能吃?


【3L】

天哪lz!狐狸不能吃!

赶快告诉一下你哥!


【4L】

lz人呢?


【5L】

弱弱地问一句,可以养狐狸吗?


【6L】

虽然知道lz肯定很生气

但还是不要太生气了,毕竟是亲哥哥


【7L 是JR不是洁儿】

我的天!你们打字都太快啦!

感觉大家是不是都理解错我的意思了kkk


【8L】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啦!!!


【9L 是JR不是洁儿】

回复【8L】:等一下,在码啦


【10L】

理解错了意思?这句话难道还能理解出其他意思?


【11L 是JR不是洁儿】

我来啦我来啦

首先,“哥”并不是我的亲哥。

他比我大两岁,是同校的校友。我大一,他大三。我和他以及我的三个同班同学一起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因为他是最大的,所以我们就都叫他哥,平常也相处得跟亲兄弟一样。

不过他这次做的事,实在是让我……

其次,“小狐狸”也并不是真狐狸。

他就是我那三个同学之一。长得是真的好看,狐狸相,因此我们都会叫他小狐狸。

不过我还是喜欢叫他的小名

第三,你们是怎么理解“吃”的?

哎呀,教授看我了,你们先等等哈。


【12L】

喔喔喔是这个意思啊


【13L】

我好像明白吃这个字的意思了……


【14L】

我也是……


【15L】

所以这是一群男孩子吗?


【16L 是JR不是洁儿】

回复【15L】:是的


【17L】

哇啊啊有点想继续听了!

lz别到这里就停了呀!

快点接上呀!


【18L】

同ls


【19L 是JR不是洁儿】

喔好险,差点就被教授抓住了

好啦我继续说

因为我们五个都是一个学校的,所以我们平常都一起去学校。

小狐狸昨天睡得有点晚,今天是哥去叫大家起床的。哥最早叫的是我,我也起得很快,洗漱完出来后,另外两个室友也起了。

我没看见哥,就问其中一个室友小崔。小崔说哥进去五分钟了,可能是小狐狸睡得太沉了他也不好叫。

结果又过了五分多钟,哥还是没有出来。

我就忍不住了,走到小狐狸卧室门口准备进去,结果还没开门,就听见“咚”的一声响。


【20L】

怎么了怎么了?

lz不要停在关键的地方啊


【21L】

对啊对啊对啊

搞得我好紧张


【22L】

感觉哥要搞事情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23L】

lz又去哪儿了?


【24L 是JR不是洁儿】

刚刚教授又瞥了我一眼啊啊啊

咳咳接着说

我赶快就推门进去了

结果看到哥压制着小狐狸的双手,小狐狸就穿了一件白衬衫,而!且!还!没!扣!扣!子!

哥一看见我就赶紧松开手,结巴着问我怎么进来了。小狐狸的耳朵立马就红了,好可爱哦~不过这不是重点。

我当时是真的很生气。哥就立马解释说他就是看小狐狸太累了就帮他换衣服,然后不小心就把他给压到床上去了。我才不信呢!毕竟他看人家那眼神就不对呀!傻狐狸还帮哥辩解!

我就问哥为什么进去这么久,都十分钟了。哥就愣住了,小狐狸特别惊讶地说:“哥进来十分钟了吗?不是才刚叫我起来吗?”


【25L】

哇啊啊啊啊啊


【26L】

这么猛的吗?


【27L】

感觉这位哥动机不纯


【28L】

我也这么觉得


【29L】

和着lz是吃醋了吗哈哈哈哈哈

这原来是一个吐槽帖


【30L】

哈哈哈ls说得太对了


……


【60L】

3个小时过去了!

lz人呢


【61L】

召唤lz大法,哈!


【62L 是JR不是洁儿】

我回来了……


【63L】

!!!

我我我太神了!!!


【64L 是JR不是洁儿】

刚刚手机被教授收走了……


【65L 我家旼旼世最可】

我说你上课在干嘛呢?

原来在搞这个 @是JR不是洁儿


【66L 是JR不是洁儿】

回复【65L】:你怎么也在这里!!!


【67L 我家旼旼世最可】

翻了一下前面的记录,看到有人在问最后怎么样了的。

那我就替他答了吧

其实也没怎么样,毕竟他也不能把哥揍一顿。

但是我们亲爱的lz为了保护小狐狸,

扛下了每天叫早的重任。


【68L】

这位知情人士怎么打字速度这么快

我还没能插上句话呢……


【69L】

啧啧啧lz这个恋爱脑


【70L 是JR不是洁儿】

回复【67L】:抗冻厚请你把名字改一下,本大爷看着不太顺眼


【71L 我家旼旼世最可】

回复【70L】:就不改就不改略略略,旼旼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TBC~~~~~~

想不到什么昵称了哈哈哈

棠你个棠宝

【虎洁】第608次心空

*洁阿哩生日快乐

*一点点瓜黄

*虎洁私设:三岁年龄差

~~~~~~正文分割线~~~~~~

01.

“啊……东昊欧巴真是帅……”

“金钟炫你小点声!再这么吵信不信我给你扫地出门!”

郭英敏重重地踹了一脚金钟炫的床板,把上铺的金钟炫震得抖了一抖。金钟炫默默地从床边伸出一个小脑袋,送给了郭英敏一个快翻上天的大白眼,傲气十足地撇了撇嘴,准备怼他哥一个措手不及。

谁知道他还没张嘴,黄旼炫的声音就从屋外传了过来:

“哥,你是要扫地吗?厕所还没扫,要不你来扫吧。”

郭英敏觉得自己脑门子上一定又挂满了黑线。

我男友,我男友。不能打,不能打……

在金钟炫愈加狂妄的笑声下,郭英敏拿着扫把...

*洁阿哩生日快乐

*一点点瓜黄

*虎洁私设:三岁年龄差

~~~~~~正文分割线~~~~~~

01.

“啊……东昊欧巴真是帅……”

“金钟炫你小点声!再这么吵信不信我给你扫地出门!”

郭英敏重重地踹了一脚金钟炫的床板,把上铺的金钟炫震得抖了一抖。金钟炫默默地从床边伸出一个小脑袋,送给了郭英敏一个快翻上天的大白眼,傲气十足地撇了撇嘴,准备怼他哥一个措手不及。

谁知道他还没张嘴,黄旼炫的声音就从屋外传了过来:

“哥,你是要扫地吗?厕所还没扫,要不你来扫吧。”

郭英敏觉得自己脑门子上一定又挂满了黑线。

我男友,我男友。不能打,不能打……

在金钟炫愈加狂妄的笑声下,郭英敏拿着扫把走向了厕所,并且送给了金钟炫一个更大的白眼。

黄旼炫附在郭英敏耳边小声说:

“就当是可怜一下单身狗吧。”

02.

“小金呐,这次来了总部一定要继续努力呀。”

“好的前辈,我会努力的。”

金钟炫被崔珉起拉到一边好好地嘱咐了半天,才重获自由。后台是最忙碌的地方,经纪人正和准备出道的新人叮嘱一些在舞台上的注意事项,化妆师正在着急忙慌地给艺人补妆。金钟炫掏出手机,再次确认了一下。

今天的确是姜东昊的回归期。

“钟炫,干嘛呢?”黄旼炫手里捏着一个已经被磨得皱皱巴巴的厚本子从他身后跑过来,也不等他回应,直接把本子塞到了他手里,“珉起前辈让你去跟姜东昊说明一下这个流程。”

金钟炫拿着本子愣在了原地。

升职第一天就能和偶像见面!这是什么大好事!

03.

“啊……东昊nim,这个是待会儿的流程,你看一下。”金钟炫感觉自己已经语无伦次了,他不敢直接与姜东昊对视,只能趁他不注意时偷偷地瞟一眼。

“啊,这样子啊,明白了,谢谢哦PDnim。PDnim?”姜东昊见金钟炫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定在了那里,便伸出手去拉他,金钟炫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跟着收紧了。

哦莫,心空。

姜东昊看到金钟炫的耳尖上像是着了火,火势迅速蔓延开来,连小脸都跟着愈加发红。金钟炫又在那里愣了半晌,才缓缓地转过头来,却又对上了姜东昊带着笑意的双眼,喉结跟着动了一动。

哦莫,再次心空。

“PDnim这么紧张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姜东昊晃了晃金钟炫的胳膊,金钟炫激动得手一松,手机便掉了下去,姜东昊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手机。

哦莫,三次心空。

这画面也太像偶像剧了吧。

不过在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时,金钟炫就不这么想了。

因为他的锁屏是姜东昊。

“我说PDnim怎么这么眼熟呢,”姜东昊的嘴角上扬成了一个弯弯的月牙,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原来是在我的签售会上见过呀。”

04.

凭借着姜东昊自来熟的性格,金钟炫很快就和自己的偶像成为了朋友。

金钟炫为此特意给自己的手机换了一个崭新的手机壳,犒劳一下大功臣。

刚小心翼翼地把手机壳装好,就听见了“嗡”的一声。金钟炫疑惑地把手机倒过来,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就闯进了他的视线。

“钟炫,你说我可以谈恋爱吗?”

金钟炫拿着手机地手开始剧烈地颤抖。

怎么会?不可以!

可是他比自己还大三岁,已经28了。

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他。

更何况,自己又要以什么立场去阻止他呢?

“当然可以呀。”

短短五个字的句子,金钟炫却打了十几遍。他的手一直在发颤,总是会一不小心就按错键。

“真的吗?那钟炫可以给哥介绍对象吗?”

透过文字,金钟炫仿佛能看到姜东昊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的样子。

“可以”

金钟炫匆匆地打完字,就把手机扔到一边去了。

你开心就好。

05.

姜东昊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名堂。

金钟炫给他介绍的对象都被一一退了回去。

理由也是奇奇怪怪的。

“钟炫,今天晚上能和哥出来吃饭吗?”

金钟炫虽然被他搞得一头雾水,但还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么多人里,真的没有一个是我喜欢的。”姜东昊握着酒杯的手晃了晃,“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金钟炫听了这话,感觉胸口闷闷的,开始疯狂地往自己嘴里灌酒。

姜东昊看着已经喝得烂醉的金钟炫,对方的唇珠沾上了酒,水润润地像樱桃一般。姜东昊突然靠近了金钟炫,扶正了他的身子,认真地看着对方迷蒙的双眼。

“钟炫,我喜欢你。”

不等金钟炫反应过来,姜东昊就搂紧了金钟炫的腰,含住了对方的嘴唇。

金钟炫被他吻得有些不知所措,眼睛四处乱瞟,姜东昊轻轻地松开嘴,温柔地捧着他的脸:

“怎么又对你心空了呢?这都是第608次了。”

~~~~~~END~~~~~~

因为腿伤所以在家里休息

在很努力地码字啦

棠你个棠宝

【白旼】极光 05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正文分割线~~~~~~

姜东昊愤怒地冲出门去,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清楚地感觉刚刚喝过的冰咖啡正顺着自己的肠道流下来,他迅速打开车门上了车。透过车窗,依稀可以看见坐在咖啡厅里约会的两人。

他转过头去,不让那两人闯进自己的视线。姜东昊烦躁地揉着太阳穴,自己本来只是想要出来调整一下心情,谁知现在心情却比之前还要更加糟糕。他不是占有欲那么强的人,更何况他和黄旼炫早已离婚,自己和对方再无瓜葛。但是不知为何,在看到黄旼炫和别人约会时,心中竟会有些许不甘。

不得不说,单凭黄旼炫那张脸,他就很难不对他动心。...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正文分割线~~~~~~

姜东昊愤怒地冲出门去,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清楚地感觉刚刚喝过的冰咖啡正顺着自己的肠道流下来,他迅速打开车门上了车。透过车窗,依稀可以看见坐在咖啡厅里约会的两人。

他转过头去,不让那两人闯进自己的视线。姜东昊烦躁地揉着太阳穴,自己本来只是想要出来调整一下心情,谁知现在心情却比之前还要更加糟糕。他不是占有欲那么强的人,更何况他和黄旼炫早已离婚,自己和对方再无瓜葛。但是不知为何,在看到黄旼炫和别人约会时,心中竟会有些许不甘。

不得不说,单凭黄旼炫那张脸,他就很难不对他动心。

他曾经想过,在这段时间里,把黄旼炫当作崔珉起便好。可是在新婚之夜标记黄旼炫时,他却不敢去直视那双盈满了泪水的凤眼。黄旼炫对他的诱惑好像一片沼泽,姜东昊就在沼泽的边缘徘徊,一但不慎坠入其中,便再也无法脱身。

黄旼炫终究不是崔珉起。在新婚之夜得出这个结论后,姜东昊便天天都盼着早些结束这段婚姻。在听到对方说出那句“我们离婚吧”时,姜东昊的心里除了释然,却还有些莫名的愧疚感。自己已经标记过了他,他的未来,又将如何呢?

如今看来,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黄旼炫有了郭英敏,崔珉起也有了金钟炫,最后落单的竟是自己。姜东昊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发动车子离开了咖啡厅。

夜幕降临,黄旼炫推开窗户,感受着凉爽的微风。打开手机,看到自己和郭英敏的聊天界面停留在下午五点:

“哥,我没事的,外面没那么危险,不用带保镖的。”

“好吧,那你一个人在外面注意安全,有事的话就给哥打电话。”

他披上风衣,准备离开会所,却被刺耳的声音吓得一激灵。他小心翼翼地来到声音的发源地,屋门半掩着,屋里没有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瘫倒在椅子上,手里无力地攥着酒杯。

时间已经不早了,会所也将要关门。一片漆黑中,黄旼炫看不到灯在哪里,便摸黑走进房间,轻声说道:“先生,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先……”

话未说完,黄旼炫便感到天旋地转。他被男人粗暴地压在身下,吓得闭紧了眼睛,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珉起,珉起呀!”

黄旼炫微微睁开眼,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可对方脸上却有着他从未见过的绝望。

这么绝望,是因为崔珉起吗?

黄旼炫冷笑一声,试图挣脱姜东昊的控制。姜东昊这时才发现被自己压住的人竟是黄旼炫,酒一下全醒了,立刻松开了他。刚刚被他压在桌子上的黄旼炫从桌子上滑了下来,头撞到了硬邦邦的桌角,痛得拧起眉来。

姜东昊下意识地伸出手,却又突然停了下来。他不知所措地蹲下来,一只手托起了黄旼炫的头,另一只手则抱住他的肩,想要将他扶起来。

“啪!”

手背上传来麻痛的感觉,是黄旼炫拍掉了他的手。姜东昊有些恼怒地抬起头来,却被黄旼炫脸上愠怒的神色吓了一跳。在这一刻,他竟有些不敢直视这个omega。

黄旼炫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毫无眷恋地转身离开。姜东昊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茫然地叫住他:

“那个,你等一下。”

黄旼炫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看他。

姜东昊叫他停下,第一次用温柔的语气对他说:

“你,没事吧。”

黄旼炫没有回答他,快步离开了房间。留下姜东昊一人在房间里愣神,他后退几步,无力地滑坐在地上。

曾经的他,仗着黄旼炫爱他,便去不断地折磨他。如今他才明白,爱,也会被一点点地消磨殆尽。

黄旼炫出了房间,便逃跑似的冲出了会所。他掏出手机,颤抖着点开郭英敏的电话。

郭英敏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便迅速划开了接听键。

“旼炫。”见对方久久没有应答,郭英敏便又问了一遍:“旼炫?”

“哥,”手机里传来黄旼炫颤抖的声音,“你快来,快带我走。”

郭英敏着急了起来,一遍遍地问他在哪里。可是黄旼炫却一直只重复着一句话,几乎快要哭出来:“哥,快来,快带我走。”

~~~~~~TBC~~~~~~

快要开学了……

棠你个棠宝

【白旼】极光 04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一点点JREN

~~~~~~正文分割线~~~~~~

黄旼炫在郭英敏怀里微微颤栗,又缓缓垂下眼睑,算是一种默认。

姜东昊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纵使嫁进姜家的黄旼炫并不是他真正爱的人,但是只要黄旼炫还是他的妻子,他就必须只能从命于他。因此在新婚之夜,他便标记了黄旼炫。黄旼炫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初激动的心情。他透过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打量男人的脸,对方的脸上却是面无表情,在无形之中散发着一种冷酷的气息。

标记完后,姜东昊突然起身,准备扭头离开。黄旼炫忍着身上的剧痛撑起身,紧紧拽住那人的衣角,不让他离开。姜东昊转过身来,用清冷的目光...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一点点JREN

~~~~~~正文分割线~~~~~~

黄旼炫在郭英敏怀里微微颤栗,又缓缓垂下眼睑,算是一种默认。

姜东昊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纵使嫁进姜家的黄旼炫并不是他真正爱的人,但是只要黄旼炫还是他的妻子,他就必须只能从命于他。因此在新婚之夜,他便标记了黄旼炫。黄旼炫清楚地记得自己当初激动的心情。他透过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打量男人的脸,对方的脸上却是面无表情,在无形之中散发着一种冷酷的气息。

标记完后,姜东昊突然起身,准备扭头离开。黄旼炫忍着身上的剧痛撑起身,紧紧拽住那人的衣角,不让他离开。姜东昊转过身来,用清冷的目光扫过黄旼炫,扔给了一句话:

“别想多了,我是不会再碰你的。”

刚刚还意识模糊的黄旼炫被这句话一下给抓回了意识。姜东昊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黄旼炫的身上,使他疲惫不堪。黄旼炫的身上还在隐隐作痛,可是再痛,也痛不过在新婚之夜就被丈夫抛弃的痛苦。

黄旼炫张着嘴,像是要说些什么。郭英敏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听到黄旼炫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小声呢喃:“哥要是不高兴的话,我可以去洗清标记。”

洗清标记,固然可以去除姜东昊在他身上留下的所有痕迹,郭英敏也可以重新标记黄旼炫,将他据为己有。但是洗清标记要承受巨大的痛苦。郭英敏在黄旼炫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抚摸着他滚烫的小脸:“不用了,只要是你,哥都喜欢。”

郭英敏把黄旼炫打横抱起,轻轻地放到大床上,给他盖上被子。黄旼炫被他搂着,累得倒头就睡。郭英敏温柔地抚着他的肩膀。

没有alpha信息素的omega,会生活得比普通omega更加艰难。如果被其他alpha强行标记的话郭英敏只能默默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让黄旼炫能够睡得舒服一些。郭英敏搂着黄旼炫,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

姜东昊为什么要这么做?占有欲真的这么强吗?

郭英敏记得姜东昊不是这样的。

“啊,钟炫,你别这样。”

屋里传来暧昧的声音,站在门外的管家听了,脸红得像是充了血一样。

还是先别叫他们吃饭了吧,别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事实上,使崔珉起发出这种声音的金钟炫,只是在给崔珉起擦嘴的时候偷偷地在他脸上嘬了一口。谁知道对方竟然跟被欺凌的良家妇女一样,整个人顺势倒在他身上,双手害羞的捂住脸,两腿用力地瞪着,活像陆地上的鱼。

“戏精。”金钟炫说着,伸手宠溺地掐了一把崔珉起软乎乎的脸颊肉。“滑滑的,嫩嫩的,手感真好。”金钟炫满足地笑着,在心中暗想。

崔珉起微微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用勾人的眼神看着对方。金钟炫被他盯得慌了神,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跳了一拍。

受不了被崔珉起这样盯着,他缓缓地扶下身去,含住崔珉起柔软的嘴唇,崔珉起用小拳头捶着对方的肩膀,嘴里含糊不清地发出轻柔又暧昧的“唔唔”声。

下楼溜了一圈本打算再次叫两人出来的管家又呆呆地愣在了门外,几秒后,他又悄悄地退了下去。

最后,这两个人一天都没吃上饭。

黄旼炫依偎在郭英敏身上,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跟着对方进了咖啡厅。

郭英敏和黄旼炫坐在同一侧,把手埋在他柔软的发丝间,轻轻低下头去,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想要像普通人一样,可以和心爱的人在咖啡馆约会吗?现在我满足你。”

黄旼炫勉强地牵动着嘴角,把头埋进他的颈间。

不远处坐着一个男人,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自嘲地一笑,悄悄走出了咖啡厅。

~~~~~~TBC~~~~~~

JREN就不会再虐啦嘿嘿嘿

白旼还要再虐一段时间

棠你个棠宝

【白旼】极光 03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本章有JREN

~~~~~~正文分割线~~~~~~

“旼炫?旼炫?”

见黄旼炫像是被定在那里了一样,半天不说话。邕圣祐便摊开手掌在他眼前挥了挥。

“啊……不好意思。”黄旼炫这才慢慢回过神来,“什么事?”

“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邕圣祐拍着黄旼炫的肩,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黄旼炫抿着嘴,低头思考着邕圣祐的话。

是啊,生活还要继续。他难道就真的要活得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吗?那个人终究不会接受他,他难道就真的要独自与他纠缠一辈子吗?他必须要试着走出来了。可是只有他知道,想要走出来,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本章有JREN

~~~~~~正文分割线~~~~~~

“旼炫?旼炫?”

见黄旼炫像是被定在那里了一样,半天不说话。邕圣祐便摊开手掌在他眼前挥了挥。

“啊……不好意思。”黄旼炫这才慢慢回过神来,“什么事?”

“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邕圣祐拍着黄旼炫的肩,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黄旼炫抿着嘴,低头思考着邕圣祐的话。

是啊,生活还要继续。他难道就真的要活得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吗?那个人终究不会接受他,他难道就真的要独自与他纠缠一辈子吗?他必须要试着走出来了。可是只有他知道,想要走出来,是一件多难的事情。

雨水打在樱花上,樱花无力地垂下头去,水珠从花瓣上缓缓流下,啪嗒啪嗒地打在地上,似是在为他垂泪。

三年前,那人在樱花下转过身来朝他微笑,嘴角上扬的弧度像是月牙一样,笑容甜得能滴出蜜来,使他产生了他们是两厢情愿的错觉。可是那时的他并不知道,那笑容是是送给站在他身后的崔珉起的。

“旼炫呐,”邕圣祐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你就不打算和你那个年上alpha试试吗?”

黄旼炫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是郭英敏温暖的笑容和那人冷酷的背影。他痛苦地睁开了眼睛,咬了咬下唇:“如果哥愿意的话,我可以试一试。”

“珉起呀?你在哪里?”

“我……这个……”电话那头的崔珉起有点儿尴尬,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金钟炫。金钟炫不怒反笑,从崔珉起的手中夺过电话,放在自己耳边。他故意压低了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真是有劳姜先生,我们家珉起正和我在一起呢。您有什么事吗?”

“你说什么,他和你在一起?”

“怎么?有意见?珉起是你想见就见想扔就扔的玩具吗?”愠怒的金钟炫把“玩具”两个字说得很重。“两年的时间,你难道要他一直在原地等你吗?那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他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爱,更不会是你的掌中玩物!”

崔珉起在旁边轻轻扯他的袖子,金钟炫才住口,狠狠地按下了挂断键。他忘不了两年前崔珉起得知姜东昊要结婚时崩溃大哭的可怜模样。

被雨水淋得湿哒哒的头发不住地向下滴着水,雨水和泪水混杂在一起,划过他精瘦的脸颊。小兔子哭得站也站不稳,还一个劲儿地说着这不是姜东昊的错。金钟炫不知道在心里将那玩弄人感情的alpha骂了几百遍。

从那时,他就暗暗发誓一定不会再让崔珉起受任何委屈。如今这抛弃了别人的alpha找上门来,能得到的,自然也就只有一顿痛骂了。

郭英敏不过就出了趟门,家里面信息素的味道就突然重了起来。空气中充斥着甜甜腻腻的西柚味,叫人想把这信息素的主人紧紧抱在怀里。

他打开那人卧室的门,看见对方正躲在阳台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发情期的omega脸色潮红,紧咬着下唇倚在栏杆上。郭英敏却隐隐感觉到,空气中,还夹带着一丝酸涩的葡萄味。

黄旼炫看到郭英敏,信息素立刻变得苦中带涩,无意中透露出了抵触和拒绝。

郭英敏感到莫名其妙,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散发出浓郁的蔷薇香,迷人的花香渐渐覆盖了苦涩的西柚味。可是这诱人的花香对于黄旼炫来说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利剑,狠狠地刺进他疲惫不堪的心灵。

郭英敏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普通的omega在发情期闻到alpha的信息素会舒服很多,但是黄旼炫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却因为他的信息素而越发的站不稳,意识也越发的模糊。不该是这样子的呀,除非……

郭英敏迅速收了手,黄旼炫身体一软,摇摇晃晃就要倒在地上,郭英敏眼疾手快地抱住了他。看着他怀里虚脱的黄旼炫,他用仅存的理智问出了一句话:

“你是不是,被他标记了?”

~~~~~~TBC~~~~~~

看了一眼课程表的我,差点喷出了一口old blood

今天有可能就这一更,不说了不说了,写作业去了

棠你个棠宝

【白旼】极光 02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正文分割线~~~~~~

黄旼炫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雨中的富士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山顶的雪和下面的山岩过渡得那么柔美,像是画家精心画好的中国画。

雨势越发大了起来,富士山的样子也越发的模糊,黄旼炫的心境也越发的沉重。

他永远也忘不掉今天离婚时,姜东昊的表情。

男人丝毫不掩盖自己内心的激动,连信息素都在放肆地替他表达着。哪怕是看到身为omega的他有明显的不适,也没有丝毫的收敛。黄旼炫本就心情低落,被他的信息素一激,更是双眼无神,站也站不稳。

可是这一幕在民政局的人看来,只是结婚两年的夫妻,由...

*abo

*破镜重圆梗

*瓜黄BE预警 虎兔BE预警

~~~~~~正文分割线~~~~~~

黄旼炫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雨中的富士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山顶的雪和下面的山岩过渡得那么柔美,像是画家精心画好的中国画。

雨势越发大了起来,富士山的样子也越发的模糊,黄旼炫的心境也越发的沉重。

他永远也忘不掉今天离婚时,姜东昊的表情。

男人丝毫不掩盖自己内心的激动,连信息素都在放肆地替他表达着。哪怕是看到身为omega的他有明显的不适,也没有丝毫的收敛。黄旼炫本就心情低落,被他的信息素一激,更是双眼无神,站也站不稳。

可是这一幕在民政局的人看来,只是结婚两年的夫妻,由于突如其来的离婚,所受打击太大所致。因为那里的人都是beta,闻不见信息素。而且姜东昊还努力装出了一副可惜的样子,可是只有黄旼炫能发现,他的眼底,正闪着兴奋的光芒。

签过字之后,姜东昊便释放出来更多的信息素,空气中弥漫着强硬的葡萄味,这是驱赶的意思。

就这么讨厌他吗?

因此在郭英敏赶来接他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面露微笑的alpha大步走出民政局,腰板挺得直直的,没有一点伤心的样子。瘦弱的omega身体无力,一步一步地蹭到门外后,便立刻倚在柱子旁边休息。

郭英敏迅速地跑上前去扶住黄旼炫,姜东昊用轻蔑的眼光看着他,冷笑一声,扭头便走。郭英敏看着在自己怀里大口喘着气的黄旼炫,心疼地在他头上揉了揉:“走,我们离开这里。”

“旼炫!”

黄旼炫转过头去,看见邕圣祐正端着一壶还冒着热气的茶走过来。

“圣祐。”

郭英敏带他来了日本。这是他读大学的地方,也是他和郭英敏认识的地方。郭英敏带他来这里散心,顺便也和老同学邕圣祐在一起叙叙旧。可是他在这里丝毫没有被治愈,反而觉得心中如刀绞一般的痛。

因为这里,也是他对姜东昊心动的地方。

“旼炫呐,你回来怎么不跟我先说一声呢?”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英敏哥要带我回来的。”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邕圣祐见他的声音沙哑,脸色也苍白得像张纸一样,便立刻问他,“出什么事了吗?”

“我离婚了。”

屋内的时间仿佛静止了,邕圣祐震惊地看着他,张了张嘴,却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半分钟后,邕圣祐打破了沉默:“这……你不要想太多。人生还有那么长,喜欢你的人又有那么多。放心吧,你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黄旼炫低下头,不说话。他还会遇到更好的人吗?

纵使会,他也不会从这悲伤情绪里走出来了。

他是一个专一的人,专一得令人害怕。姜东昊是他22年人生以来,第一个真正动过心的人。他一旦爱上了一个人,便会毫不吝啬地把自己整颗心全部奉献给对方。就算是不能在一起,他也会一直默默地爱着他,直到心跳停止的那一刻。

当年读大学时,班级的同学总说他和邕圣祐以后都不用担心对象的问题。毕竟这么好看的omega,不知道要捕获多少alpha的真心。如今邕圣祐已经拥有了一个年下小奶狗姜丹尼尔。可是他的真心,早已全部奉献给了姜东昊,再也没有取回的可能了。

~~~~~~TBC~~~~~~

感觉好对不起阿龙哥🤣🤣🤣

两篇文章里他最后都是单身

龙哥咱不哭

等豆黄那篇完结后

再给你写一篇AREN的😆😆😆

凉笙.

南歌(瓜黄)

#ooc十分严重

#私设满天飞

#时间线混乱


我历尽万难从炼狱中苦苦挣扎出来,只为再见你一眼。哪怕,是你亲手将我打下炼狱。...


#ooc十分严重

#私设满天飞

#时间线混乱



我历尽万难从炼狱中苦苦挣扎出来,只为再见你一眼。哪怕,是你亲手将我打下炼狱。

                                                                           ——题记

第一届KPL总决赛的那晚,黄超到了现场,他见证了那场堪称奇迹的比赛,看着那个脸上带着些许不可一世的男人,他的心跳莫名其妙地就加了速,一下一下地跳得他心慌。真是奇怪,他皱了皱清秀的眉头,在一片喧闹的黑暗中悄然退了场。


上海的冬天虽然不像北方那样冷彻骨缝,冷风却也刮得人心生寒意,黄超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彼时GK正打着预选赛,明天晚上就是关系到他们能否晋级的关键一战,然而此时黄超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他披了件队服来到阳台上,冷风却已经停了,满目漆黑里只有远方的启明星在执着地闪烁。他烦躁地点了根烟,静静地看着奶白色的烟雾消散在暗黑的天幕里。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黄超顶着一脸的憔悴去那家常去的早餐店里吃早餐。虽然天色尚早,但那家店里已经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服务员问他愿不愿意和其他客人拼桌,他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却不想坐到他对面的人会是寒夜。


他拿着粥勺的手在唇边堪堪停了两拍,才将温热的粥送进口中。寒夜看到他似乎也很是惊讶,他瞟了一眼黄超的外套,似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是打电竞的?”


黄超没想到他会和自己搭话,愣了几秒才开口,“嗯对啊,”他弯弯眼角朝寒夜笑了笑,“前辈好。”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寒夜觉得,这句话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他忽然就没了吃饭的心思,戴上刚刚因为怕被热气熏染而摘下来的眼镜,冲着黄超说了句,“加油,我在KPL等你。”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也不知是不是寒夜那句加油的缘故,GK的晋级赛打得十分顺利,3:0战胜对手直接晋级。晚些时候他们出去庆功回来之后,黄超窝在床上玩手机,在寒夜新发的微博底下评论了一句“男神”,也不管引起了怎样的轰动,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就沉沉睡去。


春季赛的日子好似表面无波的大海下早已酝酿好了汹涌波涛,GK跌跌撞撞地遭到了保级赛,和DL。


黄超的掌心已经沁出了许多微热的汗,他不知道寒夜会怎么选,不过心中却还是藏着一丝小小的希冀。只是,寒夜最终选择了DL...


真是,残忍啊,靠在椅背上的黄超带着几分自嘲,凭什么奢望他会选择GK呢,就凭自己吗,可自己,又是他的谁呢...


黄超回到基地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忽然就淌下泪来,他收到了寒夜的一条微信,只有两个字,“抱歉”。往后的他愈发少言寡语,一天除了埋头训练几乎什么也不做。他想证明给寒夜看,他想再次站到他面前。


昏暗的场馆里,几束明亮的灯光交错着照亮了中间的舞台。黄超朝台下瞥的时候无意间望见一双熟悉的眼睛,眉宇间的桀骜一如黄超去年初见他的时候并未有半分改变,只是物是人非,终究不复初见。


耳机里传来似乎带着些上扬尾音的“Victory”,黄超摘下耳机,无力地瘫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他冲台下的那个人投去一个似是炫耀的眼神。看吧,我又回来了,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俗话说,福兮祸所依,第二天清晨,黄超就看到了寒夜向整个KPL投的一颗深水炸弹。他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台下的那人复杂的眼神和似乎藏着些难过的那一抹笑。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为什么寒夜要选择在GK晋级的第二天离职,他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我依靠着对你的执念度过这千难万险,如今你却将这执念亲手打碎。


黄超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火车站,他一眼就看到了大厅一旁低头玩手机的寒夜。寒夜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朝一旁无人的隧道里走,黄超也鬼使神差地跟了过去。


走了一段时间,寒夜停下了脚步,“你想说什么,说吧,”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火车马上检票了。”声音平淡无比,听不出任何情绪。


黄超沉默了良久,“我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从预选赛再打上来,就是想在赛场上再见你一面,可你现在却要离开。你告诉我,到底怎样,我才能追上你的脚步?”他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来说了这番话,句尾的语气里已经染上了几分哭腔,一丝疲累与无奈掺杂在泪水里划过眼角。


寒夜干燥温暖的手掌捧起他沾着泪渍的脸庞,附着一层薄茧的拇指将他颊上挂着的泪珠轻柔拭去,“你不用想着追逐我,”寒夜带着些沙哑的嗓音落在他耳畔,“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身旁。”


黄超讶异地抬起头,却陷进一个坚定无比的眼神。细碎的灯光打在寒夜的眼睫上,投进瞳孔里映出一片璀璨的银海星河。


三千颗星星不如你的眼睛,而我情愿坠落其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