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瓦伦泰

10702浏览    211参与
银斯基Ginsky

第四张画完辽!是婀娜多姿的瓦伦泰!!

第四张画完辽!是婀娜多姿的瓦伦泰!!

哲北噢噢

是荒木庄的合照!!

终于fa了荒木庄!!幼儿园画风注意!!

带总统:我表情还没摆好呢!重拍!!——

ooc警告


是荒木庄的合照!!

终于fa了荒木庄!!幼儿园画风注意!!

带总统:我表情还没摆好呢!重拍!!——

ooc警告


LittleSeaSnail

清理微博翻出个脑洞(见p3)填了

每个cp都逃不过不ooxx就出不去的房间

清理微博翻出个脑洞(见p3)填了

每个cp都逃不过不ooxx就出不去的房间

火锅里要煮麻辣牛肉才好吃
灵感来源于P站神仙画的雨哥和博...

灵感来源于P站神仙画的雨哥和博士

自嗨小段子  不想扩写了

避雷小提示:

含🇺🇸🦕和🌈👨🏼‍🎓

是搞笑向的 讲话不文明 

灵感来源于P站神仙画的雨哥和博士

自嗨小段子  不想扩写了

避雷小提示:

含🇺🇸🦕和🌈👨🏼‍🎓

是搞笑向的 讲话不文明 

火锅里要煮麻辣牛肉才好吃

祝大家新年快乐,都能搞到真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都能搞到真的

EmrysSeason

【总统龙】曼哈顿的陨落

没有常识,纯粹乱写,还恋爱脑,雷。看daddy宠龙。写出来完全不是那个感觉,细节问题我也不想深究了(太懒)

祝大家元旦快乐!


迪亚哥站在走廊的拐角处,面无表情地看着瓦伦泰行色匆匆地走进会议室,而后者凝重的脸色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纵使他并不关心外界是否真的发生了什么,但他也清楚瓦伦泰大费周章把自己带进白宫的背后的意味——外头似乎是要变天了。

星条旗在迪亚哥身后轻柔地舒展着,仿佛某种缱绻的梦境一般。他百无聊赖地数着上面的星星,一会因想起乔斯达的标志而皱起眉头,一会又因幻想着能从上面扣下一颗来而冷笑出声。

迪亚哥换了个姿势试图让自己站得舒适一点,他双臂环抱在胸前,一只脚向后蹬在古朴奢华的...

没有常识,纯粹乱写,还恋爱脑,雷。看daddy宠龙。写出来完全不是那个感觉,细节问题我也不想深究了(太懒)

祝大家元旦快乐!


迪亚哥站在走廊的拐角处,面无表情地看着瓦伦泰行色匆匆地走进会议室,而后者凝重的脸色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纵使他并不关心外界是否真的发生了什么,但他也清楚瓦伦泰大费周章把自己带进白宫的背后的意味——外头似乎是要变天了。

星条旗在迪亚哥身后轻柔地舒展着,仿佛某种缱绻的梦境一般。他百无聊赖地数着上面的星星,一会因想起乔斯达的标志而皱起眉头,一会又因幻想着能从上面扣下一颗来而冷笑出声。

迪亚哥换了个姿势试图让自己站得舒适一点,他双臂环抱在胸前,一只脚向后蹬在古朴奢华的墙纸上。瓦伦泰只是让通知他过来,之后却再也无暇顾及他,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状况。迪亚哥也不知道自己要漫无目的地在这里待上多久,只是想着到时候算报酬的话可不只是总统住的房子加上曼哈顿岛能解决的了。

一位魁梧的议员从不远处跨步而来,举止投足间体现着军人的气质,他瞟了迪亚哥一眼。迪亚哥厌恶这种眼神,刚想瞪回去,却在下一秒笑了,稍长刘海后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这笑混合了张扬和不屑,还有一些让人摸不透的情绪。议员没有减缓他经过的速度,而当他走进了,迪亚哥才发现他似乎有腿部残疾。迪亚哥咬了一下后槽牙,蹬在墙上的脚这才跺到地上。

 

会议室里面传来瓦伦泰几乎算得上吼声的声音,似乎是“杂碎”“暴徒”之类的,还有椅子被撞倒的刺耳响声。这种失态的样子在教养良好的总统身上是很少见的。迪亚哥歪了歪头,有点期待起亲眼目睹这样的瓦伦泰。

而此时的瓦伦泰正一拳砸在红木长桌上,他半眯着的深沉蓝眸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有个肥硕的议员因总统的暴怒而抖了一下,这种轻微的动作当然没有躲过瓦伦泰的眼睛。

“好吧,”总统站直了,开始轻轻摩挲起手上的戒指。“我想大家都很好奇一个贱民是怎么做到这种地步的,或者下一步我们可以好奇一下你们的脑袋明天还在不在你们的脖子上。”

“总统先生,”那位魁梧的议员开口了,他的声音浑厚,“他似乎不是一个人行动,而且——”瓦伦泰颔首,示意他说下去,而铂金色的长发从肩头滑至他的脸侧,给那棱角分明的脸带来一丝阴影。

“他们是……非同一般的组合。”议员深思熟虑过,还是说出了这个显得不太正式的形容词。

总统长发后的眼神又凌厉了几分。

“他们的所作所为,明显超出了常人的极限。”议员粗糙的指尖有节奏地轻点桌面,“从那颗陨石落到曼哈顿,一切都变了。”

“希尔先生,你觉得我们的国民想听到这样不成熟的言论吗?还是说,”瓦伦泰把长发别到耳后,“他们就是想听到这个。”

肥硕的议员哆哆嗦嗦地开口了,他的样子像极了某种啮齿类动物,不禁让人怀疑起他这副样子到底是由于恐惧还是本性使然。

  “总统先生,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那边的损失不小……要是镇压的话……”

  瓦伦泰的眼睛垂了下来,长而浓密的金色睫毛掩住了那双蓝眸中的感情,他缓缓开口道:“几个怪胎罢了。这都解决不了,你们拿什么让我们的国民信服。”

 

  迪亚哥走进来的时候瓦伦泰正向后靠在椅子上,他的十指相碰,摆出一个金字塔的形状。

  “你自己把椅子扶起来了?”迪亚哥也毫不客气,开口就问了这么一句。

  “蠢货。”总统低沉地开口,“过段时间我应该送你回英国。”

  迪亚哥对于这莫名其妙的威胁无动于衷,他端起总统面前已经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津津有味地喝了一口。

  “你不知道剑桥大学的法律系世界闻名吗?哈,差点忘了你是个乡巴佬,成天待在垃圾堆里。”瓦伦泰的回答听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高贵的瓦伦泰先生竟然捡垃圾到自己床上,真是了不得。”迪亚哥即使说着这样的话,语气听起来也是正直无比的。但到句尾的时候突然失去了某种气质,滑稽地拐了个弯。

  “不知道这垃圾经过剑桥校服的包装能不能好看些。英国佬的审美虽然死板,但说不定意外地适合你。”瓦伦泰的语气轻柔了几分。

  “为什么说这个?”迪亚哥的眉头皱了起来。

  “说你上不了台面,迪亚哥·布兰度,见不得人的下R流胚。人民要的是能拯救曼哈顿的英雄,不是你这个连学都没上过几年就出去卖的婊R子。”

  迪亚哥听了这话,突然发出一长串古怪而尖锐的笑声,而总统只是嘴角一扯,眼睛里没有半点笑意。

 

  迪亚哥恢复常态的动作就和他发笑的动作一样迅速,但湛蓝的眸子旁还带着些许生理性泪水,脸颊上也染了几分红晕,衬得青年的容貌越发艳丽。

  “总统阁下把你的子民都当成傻子吗?”

  瓦伦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房间里有一套剑桥的校服,穿给我看。看你撑不撑的起来。”

 

  瓦伦泰身边有些神出鬼没的手下,他们表面上是特勤处的人,背地里却干着为总统解决麻烦事的勾当。他们虽然不是替身使者,也对总统的能力毫不知情,但依然还是工作效率超群,并且保持着一份应有的热忱和忠诚。迪亚哥此刻正靠在柔软的羽绒枕头上听瓦伦泰用低沉性感的声音读着他们的报告。

  “睡前故事,迪亚哥。好好想想你要怎么办。”总统俯下身给了迪亚哥一个吻,绸缎般的金发洒了下来,在柔和的夜灯下反射着美妙的光芒。迪亚哥伸手去够那头发,可是什么也没捞着。

 

  迪亚哥站在总统身边,微微弯着腰,手也背在身后,看他一个人下国际象棋。

  “你知道吗,你他妈看起来像个老头子。”

  瓦伦泰挥挥手,示意迪亚哥坐下。

  “这他妈又是什么走法?你连续动了两个子。”迪亚哥一屁股坐在那暗红色的绒布椅子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赌场不教这一招吗?还是说你们只玩飞行棋?”瓦伦泰头也不抬地说道。

  迪亚哥说道:“能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我把别人的手剁了。”

  “王车易位。”

瓦伦泰只是说了这么一个词,随后便不再做声。

而直到他再一次开口,说出的已然是“将军”。迪亚哥轻轻叹了一口气,莫名的想起来剑桥校服那让他头疼的难打理的领带,以及领带夹上微微凹陷的DIO字样。他庆幸瓦伦泰当时出手帮他理了一把,而不是用那领带勒住他的脖子。

 

“所以说”,瓦伦泰小心翼翼的把那套价格不菲的象棋收起来,“你有什么打算?”

“现在的美国人民会信从天而降的超级英雄吗?”迪亚哥笑了起来,嘴角隐隐出现裂纹。

“以前可能不会,但现在绝对会。我们拥有梦想和信仰。再加上——”总统昂起了拥有高贵发色的头颅,“我们都不介意曼哈顿会不会变成空岛。”他背过身去,却在下一秒抽出原本挂在墙上的装饰剑,流畅地挽了个剑花。

迪亚哥被那剑身反射的光晃了一下眼睛。

“过来,迪亚哥。让我们有仪式感一些。在我面前跪下。”

迪亚哥偏过头,斜着眼睛看了瓦伦泰许久。他明亮的蓝眼珠转了转,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缓步走到总统面前单膝蹲下。

“把你的脑袋低下去。”瓦伦泰抬起了下巴,俯视着迪亚哥。

“很好,很好。”总统感叹着,把沉重的剑身压在迪亚哥一侧的肩膀上。他用咏叹一般的语调说着:“我的骑士,时机已到,我请求你为国家出战。”

迪亚哥本来想笑出来,但那柄剑的重量实在不容小觑,迪亚哥只得把手撑在自己前屈的膝盖上。

“我的陛下,没有伟大的君主会让恶龙替自己出战的。”

由于俯视的姿势,瓦伦泰的眼睛被掩盖了大部分光芒。他只是说道:“我会尽快安排送你去剑桥的事情。”

迪亚哥的膝盖几乎都要碰到那华丽的土耳其地毯上了,他双脚发力使自己站了起来,还是决定和总统讨价还价:“我可以去哈佛。”

“别让你那狭隘的乡下人视野阻碍了未来。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总统书房的灯每天亮到深夜。瓦伦泰沉着的眼神从壁炉上的肖像画扫到一个个相框,而家族的先祖们和年轻时的他也用着同样的目光注视着美利坚的最高领导人。房间里噼里啪啦的柴火声和墙上的点点火光让人的思绪不免沉沦于虚假的安逸,只是瓦伦泰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醒。

迪亚哥已经出去了三天,瓦伦泰自然相信那独属于猛兽的直觉和敏锐可以保证他出色地完成这个棘手的任务。绝佳的机会,总统想。无论这些受了宇宙垃圾辐照的怪物们抱着怎样的想法逞能,他们给人民带来的新鲜感和救赎感早过了,取而代之的不满和憎恶。也就是说他们大势已去。迪亚哥只要抓住这个时机,从角落里探出半个身子到光明的地方来,他就能超过那一群低等生物一般的“超级英雄”,成为真正的正义的一方。

壁炉里的最后一份文件彻底烧毁了。那上面记录的内容连地摊上五花八门的小把戏都不如,所以说他们是杂碎,永远做不到低调行事。

 

瓦伦泰带着手套的手从壁炉旁收回来,转头看见半开的窗户和飞扬的窗帘。他的眼睛瞪大了几分,淡蓝色的替身逐渐成型。

不是替身攻击,瓦伦泰什么也看不见。他瞥了一眼熊熊燃烧的壁炉,D4C迅速抓起一把炉灰扬到空中,而他本人敏捷地靠到墙边。总统一瞬间承认了轻敌的事实,他不能用对待替身使者或铁球旋转的那一套去对付变异的怪物。但他有D4C,一切都能挽救的回来。

炉灰安静地下落,瓦伦泰的眼睛眯了起来。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而他几乎是凭借本能闪了一下,一缕金发便以优雅的姿态垂到了地上。总统痛惜地看了自己的头发一眼,突然听见某处传来的急促的呼吸声,仿佛是气急败坏。那人肯定不明白炉灰是怎么飞到空中的,而瓦伦泰也不清楚这个透明的敌人到底能做到哪个地步。

瓦伦泰所待的墙角还算安全,他只有面前和头顶可能受到威胁。D4C待在总统的上方,而他本人手中正稳当的端着那把从墙上抽出来的剑。倒是有一把手枪,可现在的情形不容许他有拔枪的动作。原先急促的呼吸趋于平静,彻底抹去了这个入侵者的踪迹,表面此人也不是那么不谨慎。

僵持的时间每一秒都是煎熬,而瓦伦泰更是处于劣势,他只能等对手露出破绽。一丁点清脆的响声在焦灼的情形下显得格外明显,瓦伦泰还在寻找那声音的来源,结果猛然窜起的火苗立刻挡住了他的视线。墙和火圈彻底把瓦伦泰围了起来。

“该死的臭虫。”火光在瓦伦泰的双眼中愈燃愈烈,而他还能保持冷静的思考,让D4C出了包围圈。如果他所料不错,这里应该有两个人,分别有透明的能力和操纵火的能力。二人合作如果不是默契非凡,那么一定会犯下错误。

火圈的范围越来越小,快要烧到瓦伦泰的头发了,空气中弥漫着地毯烧焦的味道。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条件?”总统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条件可谈的,总统先生,我们想让你死。”粗犷的男声响起,他已经胜券在握,丝毫不介意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的事实。

  “两位可要想清楚了,‘英雄’的下场通常不会太好。”

“妈的,还不都是你这个魔鬼害的!”还是那个男声,他听起来悲愤交加,而另一个人却还是保持着沉默。

瓦伦泰得知迪亚哥任务完成的不错,微微笑了一下。而面前的火光依旧稳定的跳跃着,就如同那个始终没有开口的对手一样。他看到D4C优雅地站在门边的一个位置,旁边的声源触手可及。只要D4C现在动手,那个操纵火的人自然也会暴露,但瓦伦泰更好奇他的条件是什么。

“两位能人异士,你们的能力最好运用到合适的地方。我可以——”瓦伦泰还没说完,远处突然传来独属于猛兽的尖锐吼叫。

迪亚哥回来了。瓦伦泰趁着对手可能分神的机会冲出火圈,跳出了窗户。他急忙扑掉身上起的火,就看到恐龙形态的迪亚哥以飞快的速度跑过来。他刚在心里批判他竟然这个样子出现在白宫,就为迪亚哥所负的伤而惊讶——他的一只眼睛已经被血痂糊住,尾巴以一种不自然的的角度弯折着,坚硬的表皮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不计其数。在瓦伦泰晃神的一瞬间,他的腿被子弹击中,高高在上的总统因为巨大的痛苦跪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迪亚哥凄厉的吼声响起。他全力以赴地奔跑,就连大地都在颤抖。

“妈的,这畜生看得见咱们!快啊,打死瓦伦泰和这怪物,要不然就完了!”还是之前那个男声,他看到迪亚哥直直向他们冲过来的之后彻底害怕了,“别,罗拉!别离我们太远,快回来!”

瘦小的女孩的身型逐渐显现出来,她离瓦伦泰越来越近,而手中稳稳地端着她的手枪。

有三个人。而这女孩大概才是他们的主力。瓦伦泰无暇顾及被枪击的痛苦,强迫自己抬起头来和她对视。

罗拉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瓦伦泰的脑袋,却在看到总统的神情之后把手臂缓缓转向身后。

那是迪亚哥的方向。

“迪亚哥,快停下!”

蓝金色的恐龙转着他硕大的脑袋,有涎水正从那尖牙上滴下来,他的嘴离那两人的头只有几公分。

“总统先生,”女孩开口了,她的嗓音稚嫩却十分稳重,“您丝毫不用担心,我的子弹足以打穿您宠物的脑袋。但它很护主,这是它的职责所在,我很敬佩。

“如您所说,我们是来谈条件的。我的朋友们都惨遭您宠物的毒手,这一点是不可原谅的。听说您和我们一样也拥有某种能力,不知可否——”

纵使迪亚哥远远大于常人的身形近在咫尺,那两人却因为同伴的勇气而找回了些许理智,另一个男声说道:“罗拉,对这些畜生不用这么客气。”

瓦伦泰摇了摇头,淡金色的长发在同样颜色浅淡的月光下反射着光芒。他说道:“抱歉,迪亚哥不是我的宠物。”

女孩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而不满,她只是说道:“没有关系,这不妨碍我同时打穿你们两个的脑袋。”

瓦伦泰看到迪亚哥在喘粗气,他的鼻息很重,而那些尖牙也一直没有收回去。

“小姐,你是位可敬的对手,但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总统下了最后的通牒,D4C优雅地夺去了女孩的生命,没有给她带来一点痛苦。而迪亚哥也在此时咬断了二人的脖子。

 

瓦伦泰还是没法站起来,他只能看着恢复人形的迪亚哥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他伤的很重,端正的脸庞上也挂了彩。

损失未免太重了些。

“迪亚哥,迪亚哥。”他喊他。

青年没有回应他,只是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

 

“……赶上了,赶上了……”

 

D4C代替瓦伦泰站在迪亚哥身边。青年抬起头去看类人型的替身,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别再送我走了,D4C……”

 

尾声

瓦伦泰和迪亚哥在渡口告别。

纵使迪亚哥“daddy”“papa”地乱喊也没有松动总统的心。他只是说道:“美利坚还有很多地方才刚起步,回去一段时间对你没有坏处。但是曼哈顿会耐心等待他们的英雄凯旋。”

迪亚哥去亲年长者的脸,最后几乎是把他的脸都舔了一遍。

他凑到总统的耳边说道:“曼哈顿、总统的房子,还有总统本人我全都要。”

“迪亚哥·布兰度,”瓦伦泰牵起迪亚哥的手轻吻了一下,“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你放心。”

迪亚哥听到这句话就决绝的背过身去,任由大颗的泪珠滚落。毕竟瓦伦泰要实现自己的诺言的概率是多少,只有迪亚哥一人清楚了。

可可茶

【龙总统】肮脏的蕨叶吃起来太容易

🎄圣诞贺文 温馨童话故事

兔子总统给龙小孩发圣诞节礼物


为什么我的tag老是会被吃掉。。


🎄圣诞贺文 温馨童话故事

兔子总统给龙小孩发圣诞节礼物


为什么我的tag老是会被吃掉。。



这是我最后的文件了

“看兔子干嘛?看我!”

P1小条漫

P2龙龙

P3日常画茶布

B•F(Blueberry file)是我的圈名

“看兔子干嘛?看我!”

P1小条漫

P2龙龙

P3日常画茶布

B•F(Blueberry file)是我的圈名

火锅里要煮麻辣牛肉才好吃

我真的好喜欢这对,自己的腿肉再难吃也硬着头皮搞完了

我真的好喜欢这对,自己的腿肉再难吃也硬着头皮搞完了

火锅里要煮麻辣牛肉才好吃
改个图 原图我找不到了,好像是...

改个图

原图我找不到了,好像是汤/推特上的

改个图

原图我找不到了,好像是汤/推特上的

火锅里要煮麻辣牛肉才好吃
想了一下,这对可以叫彩虹情人节...

想了一下,这对可以叫彩虹情人节



想了一下,这对可以叫彩虹情人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