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瓦尔莱塔

16.7万浏览    2439参与
粢蝶i
瓦尔莱塔也是超可爱的呢_(┐...

瓦尔莱塔也是超可爱的呢_(┐ ◟ᐕ)¬

瓦尔莱塔也是超可爱的呢_(┐ ◟ᐕ)¬

7ೃRachel

《你,我,花,我们》-正集V-【蛛机】

荼靡

荼蘼绽放的时候,恰好是春季之末,夏季之初,也是一年花季终结之时。


如果没有Ban,Violetta也许早就死了。

那天,他受Jack之托来到城郊的酒吧,帮他买几瓶威士忌。因为那位绅士在这里颇有“名气”,人们都不敢接待他。

他路过,听到一些激烈的打斗声。出于无聊的好奇,他踏上前去查看。

灯光昏暗的小巷,下流的混混淫语,还有无数金属碰撞的声音。

那女孩倒了又爬起,倒了又爬起。

Ban皱着眉,盯了这个女孩许久,他依稀有着点印象。他看着她背后的蜘蛛器械,他依稀记得某人给似乎跟他提过。

那女孩后面还有一个人,吓破了胆,瘫坐在地上。他眼见身旁这个“异形女”好像不...

荼靡

荼蘼绽放的时候,恰好是春季之末,夏季之初,也是一年花季终结之时。

 

如果没有Ban,Violetta也许早就死了。

那天,他受Jack之托来到城郊的酒吧,帮他买几瓶威士忌。因为那位绅士在这里颇有“名气”,人们都不敢接待他。

他路过,听到一些激烈的打斗声。出于无聊的好奇,他踏上前去查看。

灯光昏暗的小巷,下流的混混淫语,还有无数金属碰撞的声音。

那女孩倒了又爬起,倒了又爬起。

Ban皱着眉,盯了这个女孩许久,他依稀有着点印象。他看着她背后的蜘蛛器械,他依稀记得某人给似乎跟他提过。

那女孩后面还有一个人,吓破了胆,瘫坐在地上。他眼见身旁这个“异形女”好像不能再保护他了,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她需要搀扶的时候,他将她推向冲过来的人群,自己尖叫着跑走了。

唔,是Jack提起的那个女孩……

 

Ban救回了她,并把她带到庄园。

之后她加入了他们,成为了监管者。为了获得稳定的资金购得足够的药剂,勉强维持现状。

那些药物可以欺骗Violetta的身体,让它们在自认为未过载的情况下运作。时间一长,除了对药物上瘾,它们便不再清楚自己所支配的神经的状况。

现在的她,为了遏制恶化,只要整天无事她便终日大睡,有时候,精神好一点,她会稍微外出走走,但从来只是去那间酒吧。

以往,从傍晚出发,她和她可以独享一路的花香,直到夕阳落下,然后于欢乐后醒来,又可以继续伴着醉意,直至星辰也入眠

— —— —— —— —— —— —— —— —— —— —— —— —— ——

【荼蘼】花语:末路之美;感情的终结;最灿烂、最繁华或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失去


羲夏今天又佛了
要是我不打标,谁还看得出来这是...

要是我不打标,谁还看得出来这是瓦尔莱塔啊?

下次画个正常点的吧。。

要是我不打标,谁还看得出来这是瓦尔莱塔啊?

下次画个正常点的吧。。

点心配酒快乐我有

🎶哒哒~惊奇小屋的人气明星要登台啦🎪

这次阿星老师组织的二周年庆绘画活动视频中负责画「瓦尔莱塔」💚💚💚很喜欢长腿小姐这套衣服!2p附赠油画棒涂的迷你蛛蛛一只~(话说瓦尔莱塔打中求生的笑声,咿~哎嘿 我能学的惟妙惟肖呢!!!(骄傲脸(๑ `▽´๑)۶

祝第五人格二周年庆快乐!!!谢谢第五时报的扶持 ~

🎶哒哒~惊奇小屋的人气明星要登台啦🎪

这次阿星老师组织的二周年庆绘画活动视频中负责画「瓦尔莱塔」💚💚💚很喜欢长腿小姐这套衣服!2p附赠油画棒涂的迷你蛛蛛一只~(话说瓦尔莱塔打中求生的笑声,咿~哎嘿 我能学的惟妙惟肖呢!!!(骄傲脸(๑ `▽´๑)۶

祝第五人格二周年庆快乐!!!谢谢第五时报的扶持 ~

语文课代表
瓦假特威 极度沙雕😂 蛛机真...

瓦假特威

极度沙雕😂

蛛机真的好香,准备正式入圈了

瓦假特威

极度沙雕😂

蛛机真的好香,准备正式入圈了

1妮妮1

黑暗风(?)童话(?)

@DEP__一文不值 共同创作


从前,有一个蜘蛛女孩将她朋友的小蜘蛛新玩偶埋进了土里,夜晚,那个小蜘蛛玩偶挖开了土……


给大家带去了幸福和快乐!


(除了当事蛛感到头皮发麻)

私心是蛛机

@DEP__一文不值 共同创作


从前,有一个蜘蛛女孩将她朋友的小蜘蛛新玩偶埋进了土里,夜晚,那个小蜘蛛玩偶挖开了土……


给大家带去了幸福和快乐!


(除了当事蛛感到头皮发麻)

私心是蛛机

夜宵吃什么

去p站翻了,太太早期的拟人人设|•'-'•)و✧好康。

p6太太p站

去p站翻了,太太早期的拟人人设|•'-'•)و✧好康。

p6太太p站

化身为Hero的Line【加班形态】

想看蛛机穿小裙子就画了

私设蛮多的

⚠️!!!如果不想吃刀不要看p4!!!


一天肝完,啥都没干,厨力真强啊我

明天要好好学习然后肝大天使河图,不能这样了。

为什么搞刀子,因为不要停下来啊【我哭得好大声

果然心情会影响产出甜度

翔菲花吐症鸽了,因为根本不知道画什么花…下周去搞翔菲耍帅了。

好好学习!!!【大喊

想看蛛机穿小裙子就画了

私设蛮多的

⚠️!!!如果不想吃刀不要看p4!!!



一天肝完,啥都没干,厨力真强啊我

明天要好好学习然后肝大天使河图,不能这样了。

为什么搞刀子,因为不要停下来啊【我哭得好大声

果然心情会影响产出甜度

翔菲花吐症鸽了,因为根本不知道画什么花…下周去搞翔菲耍帅了。

好好学习!!!【大喊

凋の攻~
闲的没事,搞了个阿瓦的大头胸针...

闲的没事,搞了个阿瓦的大头胸针,我的手是真的垃圾

闲的没事,搞了个阿瓦的大头胸针,我的手是真的垃圾

Meow@随缘更新中

莫比乌斯(裘克x瓦尔莱塔)

#非游戏设


  “喂,我们可约好了哦,不可以回头,要一直往前走。”

  这样的声音从背后传出的时候带着笑意,贴着背部的掌心也温暖的不像话,偏偏发出来的声音却含糊不清,像是浸泡在什么之中勉力发出来的一样。裘克想要回头,可背上的手却更用力的将他往前推了一些,或许是借此将头埋下去了。

  于是裘克保持了直视前方的,不回头的动作。他的眼中是看不到尽头的前路,脚下是不知从何处蔓延而来的藤蔓,身后是那个过分熟悉的人。

  裘克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每一次听到这句话,都意味着梦境步入了尾声。他张了张嘴又闭上...

#非游戏设

 

  “喂,我们可约好了哦,不可以回头,要一直往前走。”

  这样的声音从背后传出的时候带着笑意,贴着背部的掌心也温暖的不像话,偏偏发出来的声音却含糊不清,像是浸泡在什么之中勉力发出来的一样。裘克想要回头,可背上的手却更用力的将他往前推了一些,或许是借此将头埋下去了。

  于是裘克保持了直视前方的,不回头的动作。他的眼中是看不到尽头的前路,脚下是不知从何处蔓延而来的藤蔓,身后是那个过分熟悉的人。

  裘克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每一次听到这句话,都意味着梦境步入了尾声。他张了张嘴又闭上,最终斟酌了许久才终于找到了声音,在逐步崩塌的梦境里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声音干巴巴的,甚至有些隐约的暗哑。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头,瓦尔莱塔?”

  他听到了轻轻的笑声,背上也有了被脑袋抵上的感觉。她说,很快,裘克,就快到了。

  原因不明,理由不明,仅仅是相信她所说的,男人有些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迎来了又一次的梦境的崩塌,迎来了又一次的目的地,迎来了又一个清晨。

 

  旅人醒来的时候,望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他抬起手下意识的抚上胸前不离身的怀表,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坐起来望向了梳妆镜,在那其中映照出来的是他有些蓬松杂乱的头发。随意的抓了几下让他不那么蓬松后,裘克才下床坐在梳妆台前发呆。

  那个梦出现意味着目的地的接近,说不定也意味着旅途进入尾声,和她的记忆也会被重新拾起。他有这样的直觉,或者说是这样的认知。瓦尔莱塔,瓦尔莱塔。这个名字仿佛融入了他的血液他的一切,除却自己的名字,他所记得的也只是拥有这个名字的面目模糊的姑娘,和一个地名罢了。

  而现在,他说不定可以重新找回曾经的记忆了。这么想着,他戴上了帽子拿上了包,重新将被那枚怀表又塞回了衣服里,重新踏上了旅途,向着最后的目的地。裘克觉得自己的心脏像第一次学会跳动那样剧烈的鼓动起来,连带着心情都变得稍有些愉悦了起来。

 

  旅人最终停下了脚步。

  悬崖边上的,看上去有些破旧的小小坟墓周边长出了白色的小花,在墓碑前方插着一柄剑,他的心脏又再一次猛烈跳动了起来。窒息感一阵接着一阵,他的眼前有些模糊,可还是尽可能冷静的深呼吸了几下,望向了那块墓碑。

  那是她的名字,那是他的名字。长眠于此的人,为她制作墓碑的人。于是她的形象清晰了起来——黑色的,带着有些苦闷笑容的,温柔的魔王就在他的怀中闭上了眼,同他做下了约定,声音轻轻柔柔的,甚至还捂住他的眼,不许他看自己。

  “啊啊,一路向前吧,别回头。”

  他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莫比乌斯的诅咒被他施予自身,只以此来自我安慰祈求谅解。勇者再一次认真的拂去了墓碑上落下的灰尘,紧紧的环抱住了那块墓碑,就像过去曾拥抱她的那样。

  而后他抬起手,又一次拨动了名为命运的发条。

 

  旅人醒来所望见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他坐起来,将手按在了稍微有些发疼的脑袋上,轻轻叹息起来。他发现自己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是裘克,而自己想去找一位名叫瓦尔莱塔的女性。

  下一个目的地是——


秋曲言

p1-2为 @待我迎娶韩信 的文的配图

(◉ω◉ )☆ 

p3 少女的茶话会 蝶蝶 瓦瓦(◉ω◉ )

p4-5为不同滤镜版本♪~(´ε` )

p1-2为 @待我迎娶韩信 的文的配图

(◉ω◉ )☆ 

p3 少女的茶话会 蝶蝶 瓦瓦(◉ω◉ )

p4-5为不同滤镜版本♪~(´ε` )

洛源溪

来了来了!当女生们代言了口红

【第二部分】【end】

【服装私设】

来了来了!当女生们代言了口红

【第二部分】【end】

【服装私设】

秋曲言

《共研服更新》腦洞(*´・ω・)

-女巫狗子的持续时间

-奈布少了个护腕

-小特儿子不控也掉电

(好奇以后的比赛阵容)

《共研服更新》腦洞(*´・ω・)

-女巫狗子的持续时间

-奈布少了个护腕

-小特儿子不控也掉电

(好奇以后的比赛阵容)

7ೃRachel

机械师 【胆怯】的 梗

ʕ •ᴥ•ʔ,之前听朋友说,喜欢Tracy这个特质,别人受伤就会胆怯,而自己受伤却不


时猎🕷️&哥特⚙️

(有后续,警告⚠️⚠️⚠️)


瞎j喷的血🩸


ps:这里沿用自己长篇蛛机文里的私设,蛛机小时候算是青梅竹马(详细请看合集)


lay了,一天暴gan

机械师 【胆怯】的 梗

ʕ •ᴥ•ʔ,之前听朋友说,喜欢Tracy这个特质,别人受伤就会胆怯,而自己受伤却不


时猎🕷️&哥特⚙️

(有后续,警告⚠️⚠️⚠️)


瞎j喷的血🩸


ps:这里沿用自己长篇蛛机文里的私设,蛛机小时候算是青梅竹马(详细请看合集)


lay了,一天暴gan

懒得动说不动就不动

这个赛季都没怎么上,上来就遇到这么可爱的孩子,真好(我是那个蜘蛛阿姨)😋

这个赛季都没怎么上,上来就遇到这么可爱的孩子,真好(我是那个蜘蛛阿姨)😋

泠

[图片]
瓦尔莱塔给特蕾西买了礼物

但看起来特蕾西和瓦尔莱塔想的不太一样呢(笑)


瓦尔莱塔给特蕾西买了礼物

但看起来特蕾西和瓦尔莱塔想的不太一样呢(笑)

楠木之秋

截肢

在已经堕落的都市里,人们总是要一些新奇的事物,而惊奇小屋就诞生了,诞生于欲望中。

人们在惊奇小屋外排起了长队,而他们无一不是被那使人拒绝不了海报吸引到这里的,谁不想看看企鹅与人的混合体呢?小屋的经营者麦克斯先生可是一向会抓住人们的心思,虽然出来的每个人都在感叹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但是那个戴着礼帽的男人从来不会顾忌这些,毕竟钱可是能让他快乐的。

即使有很多人被恶心得作呕,但总会有人回来到这个令人感到惊奇的屋子对吧。

观众是薄情的,新奇的东西总会有厌烦的时候,而无聊的开始也是抛弃她的开始,她已经带不给麦克斯先生什么了,即使她曾经亲昵的靠着麦克斯先生的肩,喊着这位商人爸爸,也改变不了自己身...

在已经堕落的都市里,人们总是要一些新奇的事物,而惊奇小屋就诞生了,诞生于欲望中。

人们在惊奇小屋外排起了长队,而他们无一不是被那使人拒绝不了海报吸引到这里的,谁不想看看企鹅与人的混合体呢?小屋的经营者麦克斯先生可是一向会抓住人们的心思,虽然出来的每个人都在感叹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但是那个戴着礼帽的男人从来不会顾忌这些,毕竟钱可是能让他快乐的。

即使有很多人被恶心得作呕,但总会有人回来到这个令人感到惊奇的屋子对吧。

观众是薄情的,新奇的东西总会有厌烦的时候,而无聊的开始也是抛弃她的开始,她已经带不给麦克斯先生什么了,即使她曾经亲昵的靠着麦克斯先生的肩,喊着这位商人爸爸,也改变不了自己身为商品的身份,毕竟作为商人只有金钱才是最好的寄托。

钱是买不了真心,可真心也换不来钱——麦克斯

商品可都是有使用期限的,她已经带不来利益,门外一个装着人的笼子被运上马车,戴礼帽的男人数着钱没有抬头。

Meow@随缘更新中

出逃(裘克x瓦尔莱塔)

#梗源wowaka的<sleepwalk>,平克先生x星空预言者

#非游戏设,特殊设定瓦尔之后会额外放在一篇总结


  平克先生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了解那位预言者小姐。他知道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但却不知道她望向那片星空时露出的表情包含着什么,又是透过那片星空在看着什么。即使听到了声响望过来,他也不明白她所露出的那样稍微有些疲惫的笑里包含着什么。

  只能一次次,一遍又一遍的将她抱在了怀中,哼起了带着安抚性的歌曲。怀中的姑娘也只是安静的闭上眼,把脸埋进了他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而平克先生也自然会假装没注意到自己...

#梗源wowaka的<sleepwalk>,平克先生x星空预言者

#非游戏设,特殊设定瓦尔之后会额外放在一篇总结

 

  平克先生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了解那位预言者小姐。他知道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但却不知道她望向那片星空时露出的表情包含着什么,又是透过那片星空在看着什么。即使听到了声响望过来,他也不明白她所露出的那样稍微有些疲惫的笑里包含着什么。

  只能一次次,一遍又一遍的将她抱在了怀中,哼起了带着安抚性的歌曲。怀中的姑娘也只是安静的闭上眼,把脸埋进了他的怀抱,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而平克先生也自然会假装没注意到自己衣服上一小片的湿润。

  关于预言者小姐他确实并不了解,他知道她从一个遥远的国度中被放逐,知道她作为一名预言者四处游走,知道她日复一日的在祈求些什么。像是没有正确答案的题目一样,他最终只是选择了一种能让她好受一些的方法安抚着这样的她。

  他想说些什么,却在双目交接时止住了话语,只是笑着说没什么。平克先生亲吻着预言者的发顶,为她轻轻摘下面上金属面具凑上前去轻吻她星空一般的面纹,一遍一遍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或许他是在害怕着什么的。意识到这一点,他又将怀里的姑娘抱的更紧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仅仅只能焦急着,试图追赶上仿佛浸泡在了蜜糖和星空中的姑娘,一刻不停。

  

  夜晚的海滩十分安静,伴着海浪声望向那片星空似乎已经是身着长裙的预言者的日常,她的双手自然下垂,仰起了漂亮的脖颈就这样静静的望着装盛着无数东西的星空,静静的摘下了面上遮挡了面纹的面具,突兀的笑了起来。

  并非因为情感驱使,归根结底,她甚至并不明了那些情感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表现。她只是一如既往的轻轻笑了起来,就像那日从星空中获取的未来让她被驱逐,就像那日同那位试图解开厄运的人告别一样。

  如同在梦中嬉戏般的夜里那样,今夜的星空实在是温柔的让人想哭。仅仅是冒出这样的念头,她便险些落下泪来,可最终,那滴泪还是被深深地咽了下去,她又再一次的双手十指交叉,静静的祈愿了起来。

  究竟为什么祈愿,究竟向谁祈愿,就连她自己都也已经不再清楚了。心底原本应该装有所谓正确答案的盒子早已同规则一起被破坏,最终只剩下了还在不断转动的发条一刻不停的继续了下去。

  她听到了声音。那是属于那个温柔的人的声音,他抬起手为她遮挡了外物。温柔的,静静的,悲伤的,将她拥入了怀中。预言者小姐听得到他的心跳,感觉得到他的温度,只觉得那个装有正确答案的盒子似乎又被重新构筑。

  “留下来吧,瓦尔莱塔。”

  近乎恳求一般的话语从歌唱着,安抚着亡灵的男人口中被吐露出。她沉默着打开了装有所谓正确答案的盒子,轻轻的笑了起来,用浑然不觉的,带上了轻轻哽咽的声音做出了回答。

  “带我走吧,裘克。破坏掉规则也好,徘徊在某处也好…”

  “带我出逃吧。”


vie小跞_薛陈皓

从二周年庆官网上偷跑的图/抱头/


监管者

第二弹:厂长(亚瑟王、“驯服”)、黄衣之主(死灵师、波塞冬)、鹿头(阿努比斯、林间狩猎)、蜘蛛(长腿小姐、光织守护、水晶烛台)

从二周年庆官网上偷跑的图/抱头/

 

监管者

第二弹:厂长(亚瑟王、“驯服”)、黄衣之主(死灵师、波塞冬)、鹿头(阿努比斯、林间狩猎)、蜘蛛(长腿小姐、光织守护、水晶烛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