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瓦尼塔斯的手记

194.6万浏览    3373参与
安静

猎物(三)

一个瓦尼塔斯追着诺亚让他吸血的故事。


瓦诺主线,cp乱炖有


——————


4.诺亚的自白


在诺亚换装的同时,但丁敲开了瓦尼塔斯家的大门。


诺亚换好衣服走出卧室,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那位陌生人正在跟瓦尼塔斯诉说着什么,虽然刻意压低声音,但仍能看出情绪十分激动,瓦尼塔斯则依旧毫无形象地瘫在墨绿色沙发上看着那本童话书。诺亚一眼便判断出两人的关系应该很好。


见诺亚出来,陌生人立刻止住话头,尴尬地朝诺亚笑笑。瓦尼塔斯合上书,为两人引见:“这是但丁,巴黎地下之都消息最灵通的家伙,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他。这是诺亚,昨夜鲁斯文伯爵...

一个瓦尼塔斯追着诺亚让他吸血的故事。


瓦诺主线,cp乱炖有


——————


4.诺亚的自白

 

在诺亚换装的同时,但丁敲开了瓦尼塔斯家的大门。

 

诺亚换好衣服走出卧室,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那位陌生人正在跟瓦尼塔斯诉说着什么,虽然刻意压低声音,但仍能看出情绪十分激动,瓦尼塔斯则依旧毫无形象地瘫在墨绿色沙发上看着那本童话书。诺亚一眼便判断出两人的关系应该很好。

 

见诺亚出来,陌生人立刻止住话头,尴尬地朝诺亚笑笑。瓦尼塔斯合上书,为两人引见:“这是但丁,巴黎地下之都消息最灵通的家伙,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他。这是诺亚,昨夜鲁斯文伯爵府邸的逃亡者。”

 

诺亚礼貌问好后便问道:“鲁斯文伯爵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据说昨晚有人将伯爵府邸闹得鸡飞狗跳,十余名仆从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

 

诺亚摸摸鼻子。

 

“今天早上,鲁斯文伯爵吃了一块面包、一杯果汁,随后独自出门拜访马艾尔公爵;路加子爵和他的家庭教师完成了一幅油画,中午吃的是……”

 

“……”

 

“能说些有用的吗?”瓦尼塔斯忍不住插嘴。

 

“有,但是还没有探听清楚。”但丁瞥了眼诺亚,继续道:“昨晚诺亚先生刚走,一辆马车驶进伯爵府邸,车内之人只隔着窗户和伯爵说了几句话,就匆忙离开,全程没有露面。”

 

“嗯……有点可疑。”瓦尼塔斯托着下巴。

 

诺亚却全然不在意那位神秘访客,追问道:“那穆尔呢?有穆尔的消息吗?”

 

“穆尔?”

 

“一只白色的猫,能帮我找到吗?”

“昨晚和他一起逃跑的同……”

瓦诺两人同时回答。

 

瓦尼塔斯剩下的话卡在嗓子眼里,瞪着诺亚咬牙切齿地说:“你知道跟这家伙购买情报要花多少钱吗?你居然就为了找一只该死的蠢猫?!”

 

“穆尔才不是蠢猫……”诺亚弱弱辩白。“我会还你钱的。”

 

“我是再说钱的事吗?!”瓦尼塔斯提高音量。

 

诺亚头顶问号,不是吗?

 

“……”瓦尼塔斯败下阵来。

 

但丁顺势接下诺亚的委托,仔细询问了穆尔的特征,并保证3天内一定找到。

 

钟楼的钟声再次响起,瓦尼塔斯看看天色,无情地下达逐客令:“我们要吃晚餐了,你赶紧滚吧。”

 

但丁却似早已习惯了瓦尼塔斯的无礼,无所谓地耸耸肩膀,起身和诺亚道别。走到门口时,但丁又回过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瓦尼塔斯,之前跟你说的事,希望你再考虑考虑。”

 

瓦尼塔斯不置可否。

 

两人站在沿街的窗户边,目送但丁离开。直到但丁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角,瓦尼塔斯才收回目光,自言自语道:“多管闲事。”

 

诺亚听出瓦尼塔斯语气中的怅然,维持着上半身趴在窗台上的姿势,侧过头自下而上地看着瓦尼塔斯,“瓦尼塔斯,如果你遇到为难的事,我也能帮助你。”

 

瓦尼塔斯嗤笑:“我会有什么难事呢?倒是你,尊敬的诺亚先生,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惹上鲁斯文伯爵那种大人物。”

 

诺亚扭头,看向亮起路灯的街道,半边脸埋进双臂,闷闷地说:“这应该是个误会。我的老师让我来巴黎游历,并托我转交给鲁斯文伯爵一封信,鲁斯文伯爵看完后,邀请我住在他的府邸,说老师让他在我游历期间照顾我。”

 

“哦?看来你的老师来头也不小嘛。”

 

诺亚摇摇头,“我不知道,老师从来不向我说他的事。我们一直住在阿佛旺森林,只有他的孙子和孙女每年会来探望他。”

 

“嗯……”瓦尼塔斯摸着下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逃出来呢?”

 

“昨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鲁斯文伯爵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说有件事情需要我帮助他,然后他……”诺亚顿住了,他皱紧眉头,犹豫着如何开口。因为不想对瓦尼塔斯撒谎,最后只能说道:“瓦尼塔斯,他的行为太过分了,我不知该怎么跟你述说。”

 

瓦尼塔斯的眼神变得幽暗。

 

“我理解你。那些贵族不正是如此么,他们自诩血统高贵,是天生的领导者;他们穿着华丽的礼服,举办舞会和沙龙,在富丽堂皇的会客厅觥筹交错;他们总是热爱文学和艺术,优雅地端坐在歌剧院欣赏演出,为虚构的故事真情落泪。他们用一切美好的词汇歌颂自己。”

 

“然而现实却是,他们随意践踏平民的尊严,漠视平民的生命,他们看不见街边挨饿冻死的小孩,看不见夜晚在塞纳河边哭泣的母亲,他们把巴黎地下之都挣扎求生的人视作下等贱民,他们还会随意戏耍和玩弄无辜之人,并将之逼入绝境,以此取乐。正如鲁斯文对现在的你。”瓦尼塔斯将手缩进衣袖,攥紧拳头。

 

瓦尼塔斯的语调清冷平淡,如一名社会学家在理性地阐述自己的研究成果,但不知为何,诺亚仍敏锐地感受到某种旷日持久的仇恨,经历漫长的发酵,正要喷薄而出。

 

在这瞬间,诺亚突然对瓦尼塔斯的过去产生极大的兴趣。他开始好奇瓦尼塔斯的经历,好奇瓦尼塔斯为什么愿意帮助自己,目前来看,并不仅仅是因为瓦尼塔斯是个善良的好人。

 

瓦尼塔斯看着听完自己的话后,陷入长久沉默的诺亚。他披着和自己一样的黑色外套,柔顺的短发服帖地垂在耳边,那撮平时精神抖擞的呆毛耷拉下来。

 

诺亚是在为他的遭遇伤感,瓦尼塔斯想。自记事以来,他第一次萌生出想要认真地去安慰一个外人的想法。他抬起手想要揉揉诺亚的脑袋。

 

刚要碰到诺亚头发,诺亚突然直起身子,他的手掌尴尬地落到诺亚背上。诺亚惊喜地指着窗外,“下雪了!瓦尼塔斯,我们去玩雪吧!”

 

瓦尼塔斯悻悻地收回手,觉得一定是自己抽风了,才会认为这个单细胞生物会悲伤痛苦。

临毓尘
《人类早期驯服数位板珍贵资料》...

《人类早期驯服数位板珍贵资料》

因为今年才买板子,所以做了一年的汇总,明年继续加油吧!!

(话说拼完图之后好糊啊)

(话说我感觉我没有自己的画风诶,果然是画得不够多的缘故吗?!)

(好像水平也忽上忽下?我不李姐)

《人类早期驯服数位板珍贵资料》

因为今年才买板子,所以做了一年的汇总,明年继续加油吧!!

(话说拼完图之后好糊啊)

(话说我感觉我没有自己的画风诶,果然是画得不够多的缘故吗?!)

(好像水平也忽上忽下?我不李姐)

十井十井是十井
一个学院pa的福 ^一年级,讨...

一个学院pa的福

^一年级,讨厌体育老师罗兰但加入了篮球队

^扎了小辫子(方便运动)

^拒绝露出身体部分(看上去很热)

^力量不足但动作敏捷,投篮很准

^经常有人问篮球队那个粉发女生是谁的女友吗?

^与三年级对战时被对面挑衅了:“诶不会吧~他是男的真的假的噗噗——”


^编号是13

一个学院pa的福

^一年级,讨厌体育老师罗兰但加入了篮球队

^扎了小辫子(方便运动)

^拒绝露出身体部分(看上去很热)

^力量不足但动作敏捷,投篮很准

^经常有人问篮球队那个粉发女生是谁的女友吗?

^与三年级对战时被对面挑衅了:“诶不会吧~他是男的真的假的噗噗——”


^编号是13

单机语碍
激情的达成目地去下一站,想最后...

激情的达成目地去下一站,想最后不拖泥带水在终点站化成烟花。

激情的达成目地去下一站,想最后不拖泥带水在终点站化成烟花。

葱葱葱葱菌

瓦贞cafe的实物图出了!!!!

是妈咪的谷美🌹🌹🌹!!@安琪鱼鱼 

瓦贞cafe的实物图出了!!!!

是妈咪的谷美🌹🌹🌹!!@安琪鱼鱼 

猫不知

摸鱼都能被我拖一个月……(* ̄rǒ ̄)

摸鱼都能被我拖一个月……(* ̄rǒ ̄)

十井十井是十井

声音

(善良)


^各种要素都不擅长但还是硬着头皮画了…

声音

(善良)


^各种要素都不擅长但还是硬着头皮画了…

雲緋gring

【瓦尼塔斯的手札/羅奧】對你有感覺

瓦尼塔斯的手札:羅蘭X奧利佛

標題來自江美琪X光良「對你有感覺」

有些私設

審核要通過,CP要大熱


------------------------------------------------------------------------------------------

「真難得,你竟然會這麼執著於一個人。」

當蒼月的眷屬被羅蘭嚇得落荒而逃後,我有感而發的這麼說。

「執著?我有嗎?」

這個人竟然沒有自覺到嗎?

-------------------------------------------------------------------------...

瓦尼塔斯的手札:羅蘭X奧利佛

標題來自江美琪X光良「對你有感覺」

有些私設

審核要通過,CP要大熱




------------------------------------------------------------------------------------------

「真難得,你竟然會這麼執著於一個人。」

當蒼月的眷屬被羅蘭嚇得落荒而逃後,我有感而發的這麼說。

「執著?我有嗎?」

這個人竟然沒有自覺到嗎?

------------------------------------------------------------------------------------------

那是奧利佛還在念國中時,他躲在校園一個陰蔽的角落抽著從父親那偷來的菸。

「你根本不喜歡我!」

遠方一個刺耳的女聲打斷奧利佛抽菸的興致,奧利佛朝著聲音的方向轉頭過去,只見一個女生正大力的朝自己的兒時玩伴甩了一巴掌。

那個女生並沒有查覺到奧利佛,她邊哭邊跑的逃離羅蘭。


「你又被甩了嗎?」

「是啊。」羅蘭看到奧利佛在旁邊也不感到驚訝,他只是苦笑回答。

「你難道是劈腿了?」

「我怎麼可能會那樣啦。我想我們不適合,那她會跟我分手也是沒辦法的事,她如果有一天能找到適合她的人就好了。」

「說這種話還真是你的風格...」

「奧利佛,你剛才有約會嗎?」

「剛結束。」

奧利佛最近接受某個學姐的邀請,兩人事先說好是不談感情的關係,但就在方才學姐向他提出想正式交往,因此他當機立斷結束關係。

「菸味掩蓋不了香水味喔。」

「那我再多抽一根。」

羅蘭苦笑勸奧利佛別再抽菸。

只是奧利佛抽著菸,心中卻沉澱著某個想法。

如果不是像我這樣親近他的人,是不會知道這傢伙其實...

奧利佛甩了甩頭,彷彿是在把他的想法甩出腦子。

------------------------------------------------------------------------------------------

據奧利佛的了解,羅蘭看起來博愛,但他真正放在心裡的人用一隻手就能數出來。

那為什麼羅蘭會這麼在意蒼月的眷屬,是基於他的正義感嗎?

總覺得有什麼開始變得不對勁。

奧利佛心想自己是不是太累了,忙著對付吸血鬼,又忙著對付羅蘭,更還要去觀察加諾和教會高層的動向,根本是分身乏術。

「奧利佛大人,羅蘭隊長求見。」

「那傢伙不都自己闖進來的嗎?」奧利佛嘖了一聲,並要他的副隊長退下。

「奧利佛,要一起吃午飯嗎?我今天連你的份都一起煮好了!」

「好吧。」


「我的副隊長把其他人都帶去食堂,在一個小時內不會有人接近。」

「奧利佛,你都告訴他了?」

「不是全部,你也不是把所有事都告訴喬治和瑪麗亞吧。」

「我不忍心讓他們捲入危機...」

奧利佛知道羅蘭這句話只說了一半的原因,他知道羅蘭並沒有完全相信喬治和瑪麗亞,不過他也能認同羅蘭的行為。

「瓦尼塔斯和諾亞名義上是奧樂伯爵的客人,如果教會高層硬抓瓦尼塔斯可能會得罪奧樂伯爵。」

「高層如果確定瓦尼塔斯之書是真品,那就算和吸血鬼全面開戰也有勝算。既是如此,奧樂伯爵的存在就根本微不足道了。」

「那樣的話比起直接抓瓦尼塔斯,教會先抓諾亞不是更為合情合理。先抓身為吸血鬼的諾亞,再把和他形影不離的瓦尼塔斯一併抓來,這樣教會行動豈不是更名正言順?」

「的確如此。但是這樣加諾『不為所動』,就容易被人起疑了。」

加諾眾所皆知是主張吸血鬼要通通殺光的激進派,他們一黨遇到行蹤可疑的吸血鬼常常會二話不說的就地正法,他們會把吸血鬼「綁回」教會就已經夠讓人起疑了。

「那...果然還是會從瓦尼塔斯本人下手了...」

又來了。奧利佛心中一沉,只要聽到羅蘭提起蒼月的眷屬,心就會煩躁。

「高層到底想做什麼…真的想殺光所有吸血鬼?」羅蘭喃喃自語。

「至少有一派是那樣想的吧。但問題是加諾到底是哪一邊的?」奧利佛點了一根菸。「但我不覺得蒼月的眷屬會是坐以待斃的人。」

羅蘭帶著笑容反問奧利佛。「你不是才見過瓦尼塔斯一面嗎?怎麼這麼肯定?」

「雖然在戀愛方面純情的可笑,但其他地方都很精明,不是這樣嗎?否則持有瓦尼塔斯之書的他怎麼有辧法在龍蛇雜處的巴黎混下去。」

「說得也是。」羅蘭笑得更開心了「不知道瓦尼塔斯和他心上人進展怎麼樣,我好想知道呀~~~」

「重點怎麼偏了。而且你為什麼想見他的女朋友?」

「咦?朋友之間不是這樣的嗎?像我不是都把每一任女友都介紹給你認識嗎?」

「不是...我還以為你...」

「怎麼了?怎麼回事?」

奧利佛嘖了一聲,他差一點就那個模糊的念頭說出來了。

「奧利佛,你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什麼?你在說什麼東西?」奧利佛都忘了他和羅蘭在密談,他不自覺的拉高聲量。「我怎麼可能會!那種事、上帝不會允許的!」

「你在說什麼呢?」羅蘭嗓音變得低沉。「你到底在煩惱什麼?」

「沒有...」奧利佛為了逃避羅蘭那雙眼睛,他別開了視線。

「奧利佛,就算我在你面前都在談論瓦尼塔斯的事,你永遠也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家人和兄弟。」

「你幹麼突然說這麼肉麻的話...」奧利佛被突然被羅蘭的溫情攻勢殺個不知所措,但在下一秒鐘他明白羅蘭的意思。「啥?難不成你說的吃醋是這個意思?」

「咦?不然你以為是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是小學生嗎!」奧利佛頭痛得要死,會因為朋友交了除了自己以外的新朋友而感到失落的人就只有小學生啊!

「那奧利佛你現在在煩惱什麼?工作壓力太大?還是失戀了?」

「別小看我,我才不會被你交代那些事情給壓垮的!」奧利佛心想密談也要告一段落了。「至於失戀,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我是不會失戀的…」

------------------------------------------------------------------------------------------

「羅蘭隊長,您最近和奧利佛隊長吵架了嗎?」喬治出於關心主動詢問羅蘭。「自上次午餐後就沒再見你們有私下往來了。」

「那不可能呀?不管發生什麼事,奧利佛都不會討厭我的。」羅蘭笑嘻嘻的回覆。

正當喬治為羅蘭的回答緊張時,然而實際上羅蘭的思緒並沒有如表面上平靜。

難不成他真的失戀了?

羅蘭決定和他的朋友好好聊聊。

------------------------------------------------------------------------------------------

羅蘭想和奧利佛好好聊聊,但很快就變成了奧利佛單方面發牢騷。

「我真不該推薦你當隊長的!」

「這是什麼話?」

「如果你沒有那麼大的權限,你也不至於會和高層槓上!」

「說來說去,奧利佛你還是在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就算我發生什麼事,不還有你在嗎?」

「別給我說這麼不吉利的話。你的家人,你自己去保護!」

「奧利佛,高層是已經下定決心了嗎?」

「八九不離十。」

羅蘭沒細問奧利佛是怎麼把情報弄到手的,他知道奧利佛手段一向高明。「難不成你以為我會直接把高層都殺光?」

「你當然是不會,但你會搞出比那更嚴重的事。」

羅蘭沒有回答,形同是默認。

奧利佛被羅蘭的反應逼急了。「說到底,你為什麼會這麼在意蒼月的眷屬死活?」

「我不能在意嗎?我不能接受教會以神之名行迫害之實。你明明也不能接受…」

「別把我跟你相提並論!我和你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到底是哪裡不一樣,奧利佛?」

奧利佛被羅蘭的語氣被震住,他知道羅蘭真的被他惹火了。

「我知道我們有家世的差距,但我知道你和我是朋友。」

奧利佛把聲音壓低。「我也一直覺得我們是朋友,直到不久以前都這麼認為...」

有什麼事情開始變得不對勁,只是自己不想去查覺到罷了。

------------------------------------------------------------------------------------------

「喬治,最近你那個隊長是又惹出什麼事?連奧利佛隊長都受不了他了?」

不用阿斯托爾福對喬治這樣說,喬治也知道兩名隊長現在關係降到冰點。

他知道羅蘭隊長平時親切開朗,但如果有人踩到他的雷點可就無法挽回了,阿斯托爾福就最好的例子。

瑪麗亞小聲的問喬治。「喬治,我們該怎麼辦啊?」

「要是真發生什麼事,我們也無能為力。」喬治心想在兩名隊長教會內部情勢混亂的情況下鬧翻可絕不是明智之舉。

------------------------------------------------------------------------------------------

「這不是羅蘭嗎?你禱告竟然連部下都不帶?」

羅蘭回頭一看,來者正是加諾,他還帶著兩名部下隨行。

「我不過是想和神一對一的溝通,而且我單獨行動也不會有什麼大礙。」

加諾嘖了一聲,隨即冷笑道。「聽說你和奧利佛絕裂了?」

「你還真注意我的動向啊…」

「我記得你是被奧利佛推薦才能當隊長的,還有你的副隊長喬治以前也是奧利佛的人,你這下可是得罪你唯一的靠山了,要不要我替你向高層美言幾句?」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喜歡用實力證明自己。」

當羅蘭轉頭離去時,加諾又再嘲諷一句。「對了,你是真的在禱告?還是在懺悔?」

羅蘭四兩投千金的說道「感謝上帝讓我釐清思緒。我就先告辭了。」

------------------------------------------------------------------------------------------

奧利佛在自己的房間裡梳理自己的頭髮,當他梳到頭髮的小分岔時,他不禁嘖了一聲。

我到底是怎麼了?

門外有人傳出急促的敲門聲。

奧利佛不用看到人,就知道來的人是誰。

「可真少見,你竟然還會先敲門。」

「我幫你換個新造型,如何?」


奧利佛看著鏡中的自己,不禁皺起眉頭。

「這種可笑的雙馬尾,也算是造型?」

「偶爾換個風格也不錯呀。」

「真是夠了。」奧利佛不顧羅蘭的反對,將頭髮回復原狀。「你有什麼事?你不是來找我道歉的吧!」

「我直到不久前都在禱告。相對的我從來不懺悔,一次都沒有。」

「你真的是瘋了!你竟然對一個男人…」

「神愛著人類,也愛著吸血鬼,所以也愛異-性-戀,也愛著同-性...」

「你給我閉嘴!」奧利佛搶在羅蘭說完前就打斷他。「只有教會才能為上帝發言,就算不管教會和上帝,這個社會也不會允許的!」

「我不在乎社會怎麼想。」

「可是我在乎!」奧利佛氣得從椅子上站起來,他怒氣衝衝的瞪著羅蘭。


相較於激動的奧利佛,羅蘭的表現實在顯得異常冷靜。

「奧利佛,你是我見過最強大也最聰明的男人,為什麼你會甘心接受父親給你安排結婚對象?」

奧利佛握緊拳頭。「你說什麼?」

「你為什麼一直在逃避?」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這傢伙根本沒有真正喜歡過任何人,你就只喜歡你自己!」

奧利佛這話都覺得說太重了,但他卻不打算把話收回去。

「我沒有真正喜歡過誰...?」羅蘭輕輕笑著,並向奧利佛走近。「我喜歡你呀,奧利佛…」

奧利佛被這話弄得一愣一愣,但是他覺得那只是基於友情的「喜歡」。

「我得感謝瓦尼塔斯,因為有他在,奧利佛才會吃醋…」

正當奧利佛還沒有反應過來,羅蘭的臉就己經越靠越近,並且親了他。

「你...!」奧利佛一反應過來,就紅著臉推開他。

「我真正喜歡的人是你,所以你別再吃瓦尼塔斯的醋了。」

「你、你、你大白天說什麼夢話!」

「你也是喜歡我的。」羅蘭不是用反問句,而是用肯定句。

「不不不,你在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奧利佛竟然這麼遲鈍,真是可愛。」羅蘭臉上換上燦爛的笑容。

「什麼…!」

只是羅蘭再吻了奧利佛,這次奧利佛雖然當下很驚訝,但沒再推開他。

我肯定是瘋了....再繼續和這傢伙相處就真的會瘋掉...

不知道是誰先起頭,兩人相擁,然後熱吻,直到某個人失去平衡。

當奧利佛發現自己倒在床上時,羅蘭壓在他的身上並露出侵略性的眼神。

「不、給我停下!這太快了!」

「怎麼?」羅蘭沒有理會,低下身準備要吻他。「我們之間還需要時間熟悉彼此嗎?」

「混蛋,你給我停下!」

奧利佛滿臉通紅,他用力的把羅蘭推下床。

羅蘭後腦著地,痛得唉唉叫,但卻大笑不止。

奧利佛在床上轉過身,刻意轉向不面對羅蘭的一面。

當羅蘭的笑都還沒止住時,奧利佛終於回了一句話。「你這傢伙,難道曾經跟男人交往過嗎?」

「沒有喔。你曾經有過嗎?」

「怎麼可能有…」

羅蘭笑著站起身。「沒事的,奧利佛。」

奧利佛在這時轉過身把眼光放在羅蘭身上。

「因為是我和你,所以沒問題的。」

奧利佛見了羅蘭陽光的笑容後沒再多些什麼,只是長嘆了一口氣。

「對了,奧利佛,下次換你來我的房間吧!」

「什麼...!」

「每次都是我來你房間,這樣不公平呀~~~」

「你這傢伙,真是可惡...」

奧利佛把頭又埋進床裡,想藉此掩蓋自己的紅臉,但這一切都被羅蘭看在眼裡。

------------------------------------------------------------------------------------------

奧利佛大人似乎和羅蘭隊長和好了。

奧利佛的副隊長觀察著最近比往日笑更加燦爛的羅蘭以及比往日怒氣更大的奧利佛,他這樣想著。

這話絕對不能當面告訴奧利佛大人,不過奧利佛大人自己心裡也清楚---奧利佛大人根本拿羅蘭隊長沒輒。

勞碌的副隊長望了今天奧利佛的神情,他了然於心。

看來不用給奧利佛大人泡安眠的香草茶了,他今晚不需要。



END

------------------------------------------------------------------------------------------

完全就我的自HIGH文

原本還想寫更沉重,轉頭一想望月老師之後肯定會再沉重和更虐

那我就寫個輕鬆向的文吧www


人间废料

诺亚真的好可爱!!!!

话说又是北极圈呢呜呜呜

诺亚真的好可爱!!!!

话说又是北极圈呢呜呜呜

AkabaKiyoko

进行一个鱼的发

 (会勾线!)

进行一个鱼的发

 (会勾线!)

十井十井是十井

虽然欧欧西但很想看的


努力挑衅的屑瓦尼以及哭哭福(瓦尼:负罪感…

虽然欧欧西但很想看的


努力挑衅的屑瓦尼以及哭哭福(瓦尼:负罪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