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瓦格纳

5408浏览    185参与
只是半个幽灵

破案了?! | 婚礼上使用瓦格纳和门德尔松的传统原来是这么来的…

如今婚礼上一般会使用两首著名的婚礼进行曲。分别为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中的第五幕前奏曲,和瓦格纳歌剧《罗恩格林》第三幕开始时的一段混声合唱<婚礼大合唱>。

然而为啥要选这两首曲子,这个传统从何而来,堪称千古悬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很好奇……


直到在扒拉其他文献的时候发现了它的初次使用者

1855年6月11日,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王子一起参加了倒数第二场爱乐乐团音乐会,在幕间休息时被介绍给瓦格纳。

In 1858 Queen Victoria’s daughter ‘Vicky’ was married to kaiser Frederick III. The...

如今婚礼上一般会使用两首著名的婚礼进行曲。分别为门德尔松《仲夏夜之梦》中的第五幕前奏曲,和瓦格纳歌剧《罗恩格林》第三幕开始时的一段混声合唱<婚礼大合唱>。

然而为啥要选这两首曲子,这个传统从何而来,堪称千古悬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很好奇……


直到在扒拉其他文献的时候发现了它的初次使用者

1855年6月11日,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王子一起参加了倒数第二场爱乐乐团音乐会,在幕间休息时被介绍给瓦格纳。

In 1858 Queen Victoria’s daughter ‘Vicky’ was married to kaiser Frederick III. The Bridal Chorus (i.e. Here Comes The Bride) from Lohengrin, which premiered in 1850) was chosen, along with Mendelssohn’s Wedding March. This Wagner and Mendelssohn double act has played a part in millions of weddings since then.

1858年,维多利亚女王的女儿Vicky嫁给了皇帝腓特烈三世。婚礼大合唱(即:1850年首映的《罗恩格林》中的选段)和门德尔松的婚礼进行曲被选中。

此后,新娘入场时演奏瓦格纳,步出教堂时演奏门德尔松成为传统。



(The Wedding of Vicky and Frederick by John Philip.)

这是描述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王子的大女儿维姬公主嫁给普鲁士王储弗雷德里克的婚礼的画作。他们的婚礼在伦敦圣詹姆斯广场的皇家教堂举行,双方的家庭都参加了婚礼。


婚礼上使用的两首曲目分别是:

♪ 《罗恩格林》新娘来了(Here Comes The Bride)

这是《罗恩格林》第三幕中贵妇们引导新人入新房的混声合唱。其实第二幕出现的那个,罗恩格林与爱尔莎到教堂举行婚礼时的庆典音乐《到明斯特去》,才是剧中真正的婚礼音乐。

♪ 《仲夏夜之梦》婚礼进行曲(Wedding March)

《仲夏夜之梦》配乐(Op. 61)作于1842年,里面包含12首,婚礼进行曲是其中的第九首。



但是……如果认真看一下原剧的剧情我想也许就没人想用瓦格纳的曲子了吧…………

瓦格纳是一个著名的殉情爱好者(《Wagner and suicide》一书就是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的),《罗恩格林》中的剧情也是如此:

就在罗恩格林与艾尔莎的新婚之夜,善良、单纯的新娘被女巫挑唆而破坏誓约,使得新郎罗恩格林被迫回归天国,艾尔莎悲痛而死。

他的其它剧作如《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尼伯龙根的指环》也都是差不多的套路(剧本都是他自己写的,锅不归别人)。

特里斯坦:特里斯坦在伊索尔德的怀中死去,伊索尔德在特里斯坦旁边唱完一曲《爱之死》(原文“Mild und leise wie er lächelt”,直译是:恬淡轻柔如同他的微笑)后悄然逝去。

指环:布伦希尔德将丈夫火葬,自己戴上指环一同殉身。

特里斯坦中的著名殉情唱段《爱之死》还被李斯特单独改编了钢琴版:

♪ Tristan and Isolde Liebestod(很久以前我上传到b站的,很喜欢这个演奏的小姑娘)


P.S. 罗恩格林这部剧是题献给李斯特的,在魏玛时期被他指挥了46遍。据说他俩还二重唱过剧中的罗恩格林和艾尔莎……

相比而言,门德尔松虽然也跟林德有过差点私奔的黑历史似乎比见谁绿谁还喜欢殉情的瓦格纳要好那么一丢丢……

只是半个幽灵

记一些奇奇怪怪的历史梗(1)

就是记录一些没什么机会用,但又觉得很好玩的史梗和脑洞。


【1】

[图片]

李斯特在一封信件中表示,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和一位D夫人竭尽全力想要安排一场婚礼,但被他逃过去了。

你也有今天(无情嘲笑)

[图片]

后来李子写给母亲的信中表示:

“Truly, you are quick at work, dear mother; whereas I advance like a snail....”确实,您做事雷厉风行,但我的效率,就像一只蜗牛…


【2】

[图片]
李斯特写给公主的信中提到的,有一位小姑娘“Her hair style is like my...

就是记录一些没什么机会用,但又觉得很好玩的史梗和脑洞。


【1】


李斯特在一封信件中表示,在他二十一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和一位D夫人竭尽全力想要安排一场婚礼,但被他逃过去了。

你也有今天(无情嘲笑)


后来李子写给母亲的信中表示:

“Truly, you are quick at work, dear mother; whereas I advance like a snail....”确实,您做事雷厉风行,但我的效率,就像一只蜗牛…


【2】


李斯特写给公主的信中提到的,有一位小姑娘“Her hair style is like my own(她的发型跟我一样)”真的笑到我了……………妹妹头实锤


【3】


图:以柏辽兹名字命名的巴黎音乐学院的图书馆主页

当年……他在音乐学院取得的最高职位就是当上了图书馆管理员(1838)和图书馆馆长(1850),没有一个跟音乐相关的职位┓( ´∀` )┏

He failed to obtain any post at the Conservatoire higher than Librarian (Assistant Librarian in 1838, Librarian from 1850). 


【4】



图一:德拉克罗瓦画的肖邦和乔治桑

图二:肖邦对美术不感兴趣,尤其不喜欢德拉克罗瓦的作品。


【5】




图一:年轻时的勃拉姆斯

图二:后来的勃拉姆斯

图三:

Just look! Do you see these asterisks instead of a name?

你看!你能不看名字认出这是谁(我)吗?

That is me! When I was a very young man…

这是我!当我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时候……


【6】


在一次宴会上。(前面太长就不翻了)

瓦格纳深知李斯特非常厌恶做各种演说,于是打算捉弄(tease)一下这位朋友。他走到对方身边,故意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说:“什么?你准备开始一段讲话吗?”,李斯特很惊讶地看着他,随后摇头,回复道:“为什么,我可没打算做那种事。”为了继续这个玩笑,瓦格纳又转过身向宾客们做了一个耸肩膀的姿势,叫道:“女士们,先生们,什么事都没有。”

所有人都笑了。


【7】



伟大的动物爱好者瓦格纳。

图一:讲自己的初恋是一条狗

“这是我最初的爱情悲伤,我想我永远不应该忘记它,但是,”瓦格纳以他惯有的大胆说道,“我想我更关心那只狗,而不是那个犹太人。”

图二:知道了,《唐豪瑟》的作者是狗

他过去常说,他的狗[ Peps ]帮助他谱写了《唐豪瑟》 :

“似乎在钢琴前的时候,那只一直在主人脚边唱歌的狗,偶尔会跳到桌子上,盯着主人的脸,可怜巴巴地嚎叫。然后,瓦格纳会对他的“雄辩的批评家”说:“什么?不符合你的口味吗?”然后摇动它的爪子,“好吧,我会温柔地听从你的命令。”


【8】



维特根斯坦公主写给李斯特的信也是绝了23333

各种各样的小天使称呼


【9】


瓦格纳给了他(李斯特)一顶他很喜欢的淡粉色的帽子…………


只是半个幽灵

接上条,截图了一些galgame要素,是导演太敢拍。这个片子的基调就是一边攻略一边换装

下面是勉强辨认出的人物解码:

P1-3柏辽兹 P5拉门奈神父?P6亲王?P7-8瓦格纳

接上条,截图了一些galgame要素,是导演太敢拍。这个片子的基调就是一边攻略一边换装

下面是勉强辨认出的人物解码:

P1-3柏辽兹 P5拉门奈神父?P6亲王?P7-8瓦格纳

只是半个幽灵

评论集 | 人人都爱吐槽瓦格纳(第二弹)

新的只是黑没有粉笑话,新的快乐。很久以前的上一篇:


Richard Wagner, a musician who wrote music which is better than it sounds.

-- Richard Wagner

自黑:理查德·瓦格纳,一位音乐家,他写下来的音乐比听起来要好。


Wagner's music is better than it sounds.

-- Edgar Wilson Nye

瓦格纳的音乐比它听起来要好。

-- 埃德加


I have been told that Wagner's music is...

新的只是黑没有粉笑话,新的快乐。很久以前的上一篇:


Richard Wagner, a musician who wrote music which is better than it sounds.

-- Richard Wagner

自黑:理查德·瓦格纳,一位音乐家,他写下来的音乐比听起来要好。


Wagner's music is better than it sounds.

-- Edgar Wilson Nye

瓦格纳的音乐比它听起来要好。

-- 埃德加


I have been told that Wagner's music is better than it sounds.

-- Mark Twain, Autobiography (1924)

有人告诉我,瓦格纳的音乐比听起来要好。

-- 马克·吐温《自传》(1924)


I can see Richard Wagner standing at the gates of heaven. “You have to let me in,” he says. “I wrote Parsifal. It has to do with the Grail, Christ, suffering, pity and healing. Right?” And they answer, “Well, we read it and it makes no sense. ”
-- Philip K. Dick, VALIS

我看到理查德·瓦格纳站在天堂的门口。“你必须让我进去,”他说。“我写了《帕西法尔》。它与圣杯、基督、苦难、怜悯和治愈有关。对吧? ”他们回答说:“但我们读了之后,发现它毫无意义。”


Everybody feels oppressed during a Wagner performance. That is part of the appeal.

-- Richard Taruskin, The Danger of Music and Other Anti-Utopian Essays

在瓦格纳的演出中,每个人都感到压抑。这也是吸引力的一部分。

-- Richard Taruskin,音乐的危险和其他反乌托邦论文


We needed germans in Paris to hear Wagner.

-- Marcel Proust

我们需要巴黎的德国人去听瓦格纳的音乐。

-- 普鲁斯特(当时法国有一股抵制瓦格纳的潮流)


I can't listen to that much Wagner. I start getting the urge to conquer Poland.

-- Woody Allen

我不能听那么多瓦格纳。我开始有了征服波兰的冲动。


For me Wagner is impossible... he talks without ever stopping. One can't just talk all the time.

对我来说,瓦格纳是不可能的……他说话从不停顿,一个人不能总是说个不停。 

-- 舒曼


It is impossible to communicate with Schumann. The man is hopeless; he doesn't talk at all.

和舒曼交流是不可能的,这个人无可救药了,他根本不说话。 

-- 瓦格纳


If one has not heard Wagner at Bayreuth, one has heard nothing! Take lots of handkerchiefs because you will cry a great deal! Also take a sedative because you will be exalted to the point of delirium!

-- Gabriel Fauré (1845-1924), letter, 1884

如果你没有在拜罗伊特听过瓦格纳,那么你就什么都没听过!多带些手帕,因为你会哭得很厉害!还要服用镇静剂,因为你会兴奋到谵妄的地步!


Wagner's art recognises only superlatives, and a superlative has no future. It is an end, and not a beginning.

-- Edward Hanslick, Hanslick's Music Criticism (1950)

瓦格纳的艺术只能认出最高级的东西,而最高级的东西是没有未来的。它是一个结束,而不是一个开始。


That kind of opera that starts at six o'clock and after it has been going three hours you look at your watch and it says 6.20.

-- David Randolph on Wagner's opera Parzifal

这种歌剧从六点开始,演了三个小时之后,你再看看表,上面显示的是六点二十分。(评论《帕西法尔》)



最后分享笑话:哪里有喷瓦格纳哪里就有李厨

乔沐青青

艳势番之热血同行(四)

翌日,艳势番突然得到了密令。

大家聚集在一起,解开密令却发现是三日之内要诛杀舒尔泰。

崇利明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他能有今天都是舒尔泰给他的,舒尔泰待自己恩重如山,自己怎么能对他下手呢?

此时,另一边,杨语初去了关押阿易的地方。

阿易见到杨语初,有些意外。

“你怎么来了?”

“你犯了什么事?被神机营关在这里?”

阿易看了一眼杨语初身后的可颜辛,可颜辛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一言难尽。”

“那你想不想出去?”

“当然想。”

杨语初听闻,嘴角微微上扬。

“好,那我问你,那批 军火你是怎么知道的?崇利明要那批军火干什么,打算卖给谁?”

阿易一脸傲娇的说道...

翌日,艳势番突然得到了密令。

大家聚集在一起,解开密令却发现是三日之内要诛杀舒尔泰。

崇利明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他能有今天都是舒尔泰给他的,舒尔泰待自己恩重如山,自己怎么能对他下手呢?

此时,另一边,杨语初去了关押阿易的地方。

阿易见到杨语初,有些意外。

“你怎么来了?”

“你犯了什么事?被神机营关在这里?”

阿易看了一眼杨语初身后的可颜辛,可颜辛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一言难尽。”

“那你想不想出去?”

“当然想。”

杨语初听闻,嘴角微微上扬。

“好,那我问你,那批 军火你是怎么知道的?崇利明要那批军火干什么,打算卖给谁?”

阿易一脸傲娇的说道,“先放我出去。”

“把门打开。”

“这……”一直在一旁热闹的可颜辛为难了。

“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他弱弱的说道,当日在神机营外,杨语初打司三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颜辛可是不敢得罪语初格格。

“步军统领衙门要审这个犯人,开门!”

“步军统领衙门,怎么能审我们神机营的犯人呢?”

杨语初听闻,索性自己去开门。意识到大事不妙,可颜辛立刻挡在牢房前。

“你想阻拦我?”

“格格,你不要为难我啊~这是神机营的牢房,没有都统大人的命令,这谁也提不走他啊。再说了,这小子,犯得事可大了。”

杨语初懒得跟他继续周旋,她问可颜辛:“崇利明呢?”

“这我哪知道啊?要不您亲自去府上找他~”

杨语初白了可颜辛一眼,“你给我等着!”

看着杨语初离开的背影,可颜辛松了一口气。他忍不住感概,这个语初格格嚣张跋扈的很啊,真不知道自家爷为什么喜欢她。

杨语初离开神机营的牢房,直接去了崇利明的府邸。

这时,瓦格纳、司三和杨真正在讨论这什么。

杨语初推门而入,吓得司三从椅子上直接跳了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谁让你进来的?”

“语初格格?”

 

杨语初扫视了一眼众人,并未发现崇利明的影子。

“崇利明呢?”

“爷不在!”司三正了正身子,有些傲娇的说道。

杨语初听闻,径直做到了沙发上。

“你……你怎么坐下了?谁让你坐的?”司三继续不怕死的说道。

“他太吵了,让他出去!”

“你……”司三的话话还没说完,就被瓦格纳和杨真拉了出去。

“你们干嘛呀!”

“格格让你出来你就出来呗~”

“现在爷不在,你得罪了她到时候她打你我们可不敢帮你。”

瓦格纳和杨真你一言我一语的,司三也想起那天挨打的事情。

后来爷好像也没有对她怎么样,反倒是自己,白白挨了疼。

崇利明因为刺杀舒尔泰的事情,忧心忡忡,他忙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他刚来到大厅,就看见了“正襟危坐”的杨语初。

崇利明勾唇,他记得她小时候可是闹得很,怎么也没想到长大后,杨语初竟然这么端庄大方了。

只不过她对自己太凶了,要是再温柔一点得话,会更好的!

想着,崇利明大步流星的来到杨语初面前。

 

 

 


助攻鲸的拆迁办

清早水:原来2018年拜罗伊特音乐节那场《罗恩格林》舞美那么好看的吗?这个色调绝了!

不过这部剧的舞美普遍好看像开了挂一样,最早的概念图就很好看(最后一张),不愧是被李斯特指挥了46遍的剧……

清早水:原来2018年拜罗伊特音乐节那场《罗恩格林》舞美那么好看的吗?这个色调绝了!

不过这部剧的舞美普遍好看像开了挂一样,最早的概念图就很好看(最后一张),不愧是被李斯特指挥了46遍的剧……

Karl aus Preussen

【翻譯】史詩版《天鵝騎士》原文解析(第二部分:V.180-219)

**驚了驚了,這個版本《天鵝騎士》裡面的國王卡爾竟然暗示查理曼大帝(Karl der Große)????(我真的有很多?)

正文:


180-972卡爾在Nijmegen的宮廷會議


在Nijmegen的皇帝普法爾茨(Kaiserpfalz)的場景對整個敘述佔據何種高度的位置,對此已經被測量了,它大概佔據了800行詩句,近乎半本《天鵝騎士》。在國王卡爾以及世界各地的君主和高級神職人員們齊聚他的宮廷會議之前,存在一個上訴和讓人調解的機會。該片段被創作,除了天鵝騎士的出現以及對他詳細的描寫之外,首先通過Brabant女公爵和薩克森公爵的法庭訴訟,雙方嘗試...

**驚了驚了,這個版本《天鵝騎士》裡面的國王卡爾竟然暗示查理曼大帝(Karl der Große)????(我真的有很多?)

正文:


180-972卡爾在Nijmegen的宮廷會議


在Nijmegen的皇帝普法爾茨(Kaiserpfalz)的場景對整個敘述佔據何種高度的位置,對此已經被測量了,它大概佔據了800行詩句,近乎半本《天鵝騎士》。在國王卡爾以及世界各地的君主和高級神職人員們齊聚他的宮廷會議之前,存在一個上訴和讓人調解的機會。該片段被創作,除了天鵝騎士的出現以及對他詳細的描寫之外,首先通過Brabant女公爵和薩克森公爵的法庭訴訟,雙方嘗試從可以為他們辯護的法律體系出發從而(使自己)變得可信。該場景的最後在天鵝騎士和薩克森公爵之間被同意有兩場戰鬥,作為對爭執的兩派而言可接受的遺產糾紛的解決方式。


180-236宮廷會議的開場


 該場景通過敘述宮廷會議的動機被引入,該會議當地的固定班底以及對在場領主們的描述。這之後是法庭討論的開始,Brabant女公爵對薩克森公爵的控告被天鵝騎士奇跡般的到來打斷了。


180-203宮廷會議的動機


181  von wilder abentůr also]在第1636行碰到‚wilden aventiure‘這種表達方式,在敘事詩結束前不遠更新了【譯者:《天鵝騎士》全書一共是1642行詩】。人們可能會問,把那種aventiure-Konzept作為這篇文章的基礎,它如何被勾勒出輪廓以及如何詳細說明,作為‚wilde‘如何被理解。這裡它解釋了卡爾出現的原因,但是在表達上想的是一個偶然,無法預見的事件或者一個特殊的,也許奇妙的異聞?國王卡爾事實上只是偶然來到該地區,為了主持法庭嗎?


182  kůneg karle]這裡查理曼大帝被認為作為最有可能世俗的權威的形象。他的統治期間同時進行了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巴勒斯坦,年份不一致在此敘事詩中被接受。

或者相反,它有意展現一個沒有時空或者超時空的場景。


183  romscher foget]卡爾作為神聖羅馬帝國的統治者,也是它的最高法官。


184  niderlant]被認為是在萊茵河下游某地,它的邊界在現在的Flandern【譯者:比利時,法國,荷蘭的交界處】和Emsland【譯者:在下薩克森Ems河中游以及北萊茵-威斯特法倫西北部。】之間,沒有確切的輪廓。


185-186 richten[…] verslichten]為了澄清法律衝突有兩種可能性被考慮:判決或者調停對手和解。

196 Neumagen]值得注意的是,敘述者顯然不十分瞭解在所謂的荷蘭,因為Nijmegen位於——那在13世紀也——不在萊茵河河口,而是超過100千米在Waal旁邊的內陸,萊茵河南部的支流。墨洛溫(Merowinger)時代的普法爾茨被建立,從777年起,查理曼大帝定期在此停留。


198 Er bat kůnden[…]]卡爾的宮廷法院不定期,沒有固定班次舉行,因此他必須首先讓人宣佈他打算要來的消息。公開澄清法律爭端的機會只是不定期出現。同樣,判決必不可少的貴族陪審員必須首先被通知,他們被法庭需要。


204–219出席者

204  pravant]1183年,早期的Brabant侯爵被皇帝巴巴罗萨授予公爵头衔。


205  mere]在最深遠的意義上,這個概念表示口頭或者筆頭被告知的真相,一條消息,雖然同樣是為了確定意義推移到“被想出來的”,“編造的”。Mere5次出現在流傳的詩句中,還有3次與天鵝騎士奇跡般的到達有聯繫。


212-219以下被列舉的精神和世俗的君主和領主們符合來自中世紀盛期著名而常見的軍隊等級制度的《薩克森之鏡》【譯者:Eike von Repgow寫的法典,在1220年和1235年之間出現。它被認為是德國中世紀最古老的法典。】,它規定了采邑的授予和臣民的采邑義務。首先,國王是最高采邑領主,之後第二,第三的軍隊等級是精神和世俗的君主們,主教們,以及伯爵們,附庸和公爵們。男爵在第四等級,而那些被劃入第五,第六等級的臣民們,不一定保留,只是被表示為maneg richer fůrste klůg。在《薩克森之鏡》中第七等級也不佔用。(1)

【注釋】

  1. 關於《薩克森之鏡》的7個等級簡要版(摘自德語維基百科):

第一等級:國王

第二等級:精神君主們

第三等級:世俗君主們

第四等級:男爵們

第五等級:可以作為陪審員的自由民,男爵的附庸,部長們

第六等級:可以作為陪審員的自由民的附庸們,等

第七等級:未命名

備註:農民們和市民們不算在這裡面。

順便,想要瞭解更多關於《薩克森之鏡》,歡迎:https://de.m.wikipedia.org/wiki/Sachsenspiegel

Eike von Repgow玉照

null















Karl aus Preussen

【翻譯】史詩版《天鵝騎士》原文解析(第一部分:V.141-179)

**大家好,我又來玩《天鵝騎士》了(咳咳)。這個解析就是針對之前提到的Konrad von Würzburg寫的《天鵝騎士》

作者:Jan Habermehl

正文:

-179前傳,以及在Brabant的戰爭

在前大約180行直到卡爾到達Nijmegen,他宮廷會議的開場被解釋成了接下來要講述的一場影響深刻的法律糾紛。儘管缺失了第一頁,劇情被修補了。【譯者:現在出版的《天鵝騎士》原文都是從第141行開始的】Gottfried vonBrabant公爵沒有從十字軍東徵返回之後,他的弟弟薩克森公爵被視作下一個Gottfried的男性親屬,Gottfried這片地按照當地傳統的遺產...

**大家好,我又來玩《天鵝騎士》了(咳咳)。這個解析就是針對之前提到的Konrad von Würzburg寫的《天鵝騎士》

作者:Jan Habermehl

正文:

-179前傳,以及在Brabant的戰爭

在前大約180行直到卡爾到達Nijmegen,他宮廷會議的開場被解釋成了接下來要講述的一場影響深刻的法律糾紛。儘管缺失了第一頁,劇情被修補了。【譯者:現在出版的《天鵝騎士》原文都是從第141行開始的】Gottfried vonBrabant公爵沒有從十字軍東徵返回之後,他的弟弟薩克森公爵被視作下一個Gottfried的男性親屬,Gottfried這片地按照當地傳統的遺產繼承法是屬於薩克森公爵的。但是,Gottfried親自為他死後這件事寫下筆頭指示,Brabant領地統治權應交給他(Gottfried)的妻子和女兒。因此起衝突的兩派人馬無法就法律形式和遺產規定達成一致,變得敵對。Brabant被薩克森軍隊佔領,毀壞。無能為力的女公爵和她的女兒由於缺乏軍事力量,無法反抗薩克森的暴行。

143 薩克森公爵的名字在流傳的詩句中沒提到,在流傳頁數中的第459行首次提到Gottfried的名字。也許那個人(薩克森公爵)的名字已經在第一頁【譯者:就是缺失的那一頁】提到了。同樣,Gottfried無名的妻子,她在第204行以Brabant女公爵被描述,照這麼說是他(薩克森公爵)的嫂子。

146 hohen ůber můt]這個表達不僅表示一般的過度驕傲或者自大的行為,而且也在法律辯論中使用。一場出於目空一切的爭鬥是非法的。敘述者抓住被攻擊的一派,也在對女公爵的性格刻畫中(把她)作為品德高尚(第162行)來呈現。

150  vor den herren] 筆頭協議關係到遺產繼承人在別的下等國家的統治者,證人面前找到,而不是公開證實他們(繼承人)的有效性。

151  mit rechte daz gedinge]女公爵在遺產紛爭中以一條筆頭記錄的法律作為依據;她不認同她小叔子的法律觀點,它以傳統的,一代代口耳相傳的,因此最終無法得知其起草人的習慣法為依據。在需要決定的法律衝突時,之後總是在暴力和施加武力的實體呈現,為了與「合法的」建立聯繫,書面化的法律作為從施加武力的主體抽離出的法律也在法律制定者死後,在Gottfried這種情況下,它的有效性。

166-168 an lůden [...]in ir gewalt]Brabant的國民被迅速大量屠殺,不僅由於薩克森的進軍,而且似乎由於女公爵缺少命令她的騎士和侍從的力量。也許這些人改投了他們的陣營,對這片區域行使實際力量的人。

176 der brach irtůrfer unde stede]村莊和城市被薩克森軍隊燒殺劫掠。Brabant承受巨大經濟損失,它超過了合法爭鬥的正當界限。









Karl aus Preussen

我也來搞事!

p1: 虐 弟 事 件,大概就是小時候奧托不願意在角色扮演遊戲中演下人,遂被路德維希差點勒死。(詳情見往期)

p2: 反瓦先鋒Pfordten首相上線,詳情見首相寫給路德維希的信。

p3: 柳特波德怒扔路德維希(咳咳咳)柳特波德用的是年輕時候的畫像搞的。

我也來搞事!

p1: 虐 弟 事 件,大概就是小時候奧托不願意在角色扮演遊戲中演下人,遂被路德維希差點勒死。(詳情見往期)

p2: 反瓦先鋒Pfordten首相上線,詳情見首相寫給路德維希的信。

p3: 柳特波德怒扔路德維希(咳咳咳)柳特波德用的是年輕時候的畫像搞的。

Karl aus Preussen

尼采1869年某封信中的“巴伐利亞小國王“

尼采致Carl von Gersdorff

我昨天還讀了一份他(瓦格納)交給我的手稿。《關於國家和宗教》,一篇更浩大,意義更深刻的論文,堅持向他“年輕的朋友”,巴伐利亞小國王澄清他的國家和宗教的內部立場。(它)從未以(比這次)更莊重更哲學的方式被說給一個國王聽;我被這個觀念深深鼓舞和感動,它看上去一定來源於叔本華的精神。這位國王不像別的凡夫俗子那樣能夠理解人生的悲劇,因此他適合(被)恩賜,等等。

1869年8月4日,於Pilatus


***尼采你明明只比別人大1歲啊,喂!怎麼就叫別人“小國王”呢?最後那句評論小國王的話,我估計尼采把小國王當成了叔本華某句話的真人版,那句話大概就是:“...

尼采致Carl von Gersdorff

我昨天還讀了一份他(瓦格納)交給我的手稿。《關於國家和宗教》,一篇更浩大,意義更深刻的論文,堅持向他“年輕的朋友”,巴伐利亞小國王澄清他的國家和宗教的內部立場。(它)從未以(比這次)更莊重更哲學的方式被說給一個國王聽;我被這個觀念深深鼓舞和感動,它看上去一定來源於叔本華的精神。這位國王不像別的凡夫俗子那樣能夠理解人生的悲劇,因此他適合(被)恩賜,等等。

1869年8月4日,於Pilatus


***尼采你明明只比別人大1歲啊,喂!怎麼就叫別人“小國王”呢?最後那句評論小國王的話,我估計尼采把小國王當成了叔本華某句話的真人版,那句話大概就是:“一個被偏愛的人過著如下,除了他的個人生活之外,還(過著)第二種(生活),即一種理智的,漸漸成為他真正的目的的生活,他只是把第一種生活看成達到第二種生活的方法:當其餘人不得不把這枯燥乏味的,空虛的,悲哀的存在自身看作(生活的)目的。“(不過如果尼采真這樣想,快看巴伐利亞內閣幽怨的眼神。)

叔本華某句話原文:Ein sobevorzugter Mensch führt in Folge davon, neben seinem persönlichen Leben, nochein zweites, nämlich ein intellektuelles, welches ihm allmählich zumeigentlichen Zweck wird, zu welchem er jenes erstere nur noch als Mittelansieht: während den Übrigen dieses schale, leere und betrübte Dasein selbstals Zweck gelten muss.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intellektuell怎麼解釋才合適,不過感覺小國王和這個詞沒有關係的樣子(小聲)

 


只是半个幽灵
做了一个我流dnd阵营九宫格,...

做了一个我流dnd阵营九宫格,梗都是真的。

某个人出现两次当然是因为精分

做了一个我流dnd阵营九宫格,梗都是真的。

某个人出现两次当然是因为精分

L.I.F.E.

音乐方面有如此高的造诣。
我自知我从瓦格纳的音乐中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虽然上面的叙述好像略显不妥,但既然要尊重历史,就不必在意这些。况且,瓦格纳已经随着历史远去了,那些他诋毁过的人,被他骂得狗血喷头的人,被他欺骗过的人,甚至遭受他迫害的人,也都早已埋进了坟墓。历史就是历史,诸多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我们不可否认他给我们留下了优美的音乐,虽然这些音乐可能会被蒙上历史的尘埃,但尘埃不能掩盖它的光彩。音乐是不分年代的。他的音乐今天听起来,仍然优美和动人,就像是刚刚创作出来的一样。因此,我们不要因为他的人而抛弃他的音乐。好比一朵玫瑰花,不管它生在哪里,它的美丽和香味是不会改变的。莎士比亚说过,不管把玫瑰改...

音乐方面有如此高的造诣。
我自知我从瓦格纳的音乐中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虽然上面的叙述好像略显不妥,但既然要尊重历史,就不必在意这些。况且,瓦格纳已经随着历史远去了,那些他诋毁过的人,被他骂得狗血喷头的人,被他欺骗过的人,甚至遭受他迫害的人,也都早已埋进了坟墓。历史就是历史,诸多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我们不可否认他给我们留下了优美的音乐,虽然这些音乐可能会被蒙上历史的尘埃,但尘埃不能掩盖它的光彩。音乐是不分年代的。他的音乐今天听起来,仍然优美和动人,就像是刚刚创作出来的一样。因此,我们不要因为他的人而抛弃他的音乐。好比一朵玫瑰花,不管它生在哪里,它的美丽和香味是不会改变的。莎士比亚说过,不管把玫瑰改成什么名字,香味永远幽香。好了,不要多加责怪了,让理查德·瓦格纳的灵魂也能得到安息吧。谁敢说自己不曾犯错呢?如果非要给瓦格纳定罪,那么曲解他非凡才能的庸人们难道就是对的吗?对于他表现出来的非凡才华,他们难以理解,于是由嫉妒而生恨,不断地毁谤他,取笑他。如果非要这样做,什么罪名都可能给他安上!他去世多年之后,那些诋毁和谩骂声仍然不断。

只是半个幽灵

翻译 | 瓦格纳自传中与李斯特的初遇

翻译前言: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标准的galgame剧情?

----------------------------

(时间大概在1841年左右)


我短暂的柏林之行,因为与李斯特的一次会面而令人难忘,后来证明这次会面非常重要。这件事发生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下,这使他和我都处于一种特别尴尬的境地,这是由[威廉敏娜]施罗德-德夫里恩特夫人那令人恼火的任性行为所造成的。


我已经告诉我的女赞助人我早些时候与李斯特见面的故事。在我留在巴黎的那个决定命运的第二个冬天,当我终于对施莱辛格的订单心存感激时,有一天我收到劳贝的消息……李斯特要来巴黎。当他在德国的时候,他曾提到并推荐我给他,并建议我不要浪费...

翻译前言: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标准的galgame剧情?

----------------------------

(时间大概在1841年左右)


我短暂的柏林之行,因为与李斯特的一次会面而令人难忘,后来证明这次会面非常重要。这件事发生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下,这使他和我都处于一种特别尴尬的境地,这是由[威廉敏娜]施罗德-德夫里恩特夫人那令人恼火的任性行为所造成的。


我已经告诉我的女赞助人我早些时候与李斯特见面的故事。在我留在巴黎的那个决定命运的第二个冬天,当我终于对施莱辛格的订单心存感激时,有一天我收到劳贝的消息……李斯特要来巴黎。当他在德国的时候,他曾提到并推荐我给他,并建议我不要浪费时间直接去找他,因为他很慷慨,一定会找到办法帮助我。我一听说他真的来了,就到旅馆去看他。那是一个清晨。在我进门的时候,我发现几个我不认识的先生在客厅里等着,过了一会儿,李斯特本人也来了,他和蔼可亲,穿着他的室内外套。谈话用法语进行,话题转到了他最后一次在匈牙利旅行时的经历。由于语言原因,我无法参加,我听了一会儿,感到非常无聊,直到最后他愉快地问我他能为我做些什么。他似乎想不起劳布的推荐了,我只能回答说我想认识他。对此他显然没有反对意见,他告诉我,他会小心地安排人送我一张很快就要开演的下午场的票。我唯一想尝试的艺术话题就是询问他是否像了解舒伯特一样了解Loewe的《Erlkonig》。他以否定的方式回答,挫败了这个有点尴尬的尝试,于是我给了他我的地址,结束了我的访问。


他的秘书贝洛尼很快就给了我一张音乐会的入场券,这张入场券完全由大师本人在埃拉德的沙龙亲自颁发。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我适时地走向拥挤的大厅,看到了钢琴所在的平台,巴黎的女性和精英们紧紧地围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她们为这位当时的世界奇迹的大师所带来的热烈欢呼。此外,我还听到了他的一些最精彩的作品,比如《恶魔罗伯特的幻想曲》(改编自梅耶贝尔的同名歌剧) ,但除了震惊之外,没有给我留下真正的印象。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放弃一条违背我真实本性的歧途,现在我在无声的痛苦中断然转身离去。因此,我没有心情去公正地赞赏这位神童,因为当时他正在白天炽热的阳光下闪耀,而我却把脸转向了黑夜。我不再去看李斯特了。


我讲给施罗德-德夫里恩特夫人的只是这个故事的一个大概,但是她特别注意到了,因为我碰巧触到了她职业嫉妒的弱点。由于李斯特也曾被普鲁士国王命令出席在柏林举行的大型国家音乐会,所以碰巧他们第一次见到李斯特时,就怀着极大的兴趣询问她关于《Rienzi(黎恩济)》的成功。于是她注意到那个歌剧的作曲家是一个完全不为人所知的人,并且用奇怪的恶意嘲笑他显然缺乏洞察力,事实证明,那个现在激起他浓厚兴趣的作曲家,就是他最近在巴黎“轻蔑地拒绝”的那个可怜的音乐家。这一切她都带着一种胜利的神情告诉我,这使我非常苦恼,我立刻着手纠正我以前的叙述所造成的错误印象。当我们还在她的房间里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吃惊地听到下一首歌中唐·安娜在《复仇》中那著名的低音部分,在钢琴上以八度的速度快速演奏。“那是李斯特本人,”她喊道。然后李斯特走进房间接她去排练。令我极为尴尬的是,她带着恶毒的喜悦把我介绍给了他,把我介绍为《Rienzi(黎恩济)》的作曲家,说他以前曾在他那辉煌的巴黎把他扫地出门,现在却想认识这个人。


我郑重声明,我的女赞助人——毫无疑问只是开玩笑——故意歪曲我以前拜访他的事实,在我看来,这显然安抚了他,另一方面,他无疑已经形成了自己对这位冲动的歌手的看法。他承认他不记得我去巴黎拜访过他,但当他得知任何人都有理由抱怨在他身上受到的这种待遇时,他仍然感到震惊。李斯特关于这种误解的真诚的话语,与这位不可救药的女士那种奇怪而又充满激情的胡言乱语形成了对比,给我留下了最令人愉快和迷人的印象。这个男人的整个举止,以及他竭力避免受到她无情的嘲笑的方式,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东西,使我对他的性格有了深刻的了解,他的和蔼可亲和无限的善良本性是如此坚定。最后,她拿刚刚由柯尼斯堡大学(University of Konigsberg)授予的博士学位开玩笑,假装把他当成化学家。最后他俯身在地板上,恳求她的怜悯,声称自己对她的谩骂毫无抵抗力。然后转向我,衷心地保证他会把听《Rienzi(黎恩济)》当作自己的工作,无论如何都会尽力给我一个比他那位邪恶的明星迄今为止所允许的更好的评价,我们就这样分手了。


他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词语所带的近乎天真的简单和自然,特别是他的强调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有人不会同样受到这些特质的影响,现在我第一次意识到李斯特对所有与他有密切接触的人施加的近乎魔法般的力量,并意识到我以前对其原因的看法是多么错误。


Karl aus Preussen

《路德維希二世》傳記翻譯(1)

原書名:Ludwig II

作者:Dirk Heißerer 

聲明:lofter一直說裡面有敏感詞,所以只能發圖了

《路德維希二世》傳記翻譯(1)

原書名:Ludwig II

作者:Dirk Heißerer 

聲明:lofter一直說裡面有敏感詞,所以只能發圖了

❤️L🌟lago

《默然陪伴》 第七章,下

       司三的一只手已经自由了,他接过碗,一饮而尽。冰冷的水和奇怪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司三瞬时感觉胃里一阵翻滚。“这什么东西啊。”

       “特别简单,就是菊花和金银花,没想到这么快就见效了。”芳儿用手绢儿擦了擦司三额头冒出的虚汗。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瓦格纳每天训练没我在会不会无聊呢。”司三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司三的一只手已经自由了,他接过碗,一饮而尽。冰冷的水和奇怪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司三瞬时感觉胃里一阵翻滚。“这什么东西啊。”

       “特别简单,就是菊花和金银花,没想到这么快就见效了。”芳儿用手绢儿擦了擦司三额头冒出的虚汗。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瓦格纳每天训练没我在会不会无聊呢。”司三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很快就会出去的,瓦格纳他还在等你呢。”芳儿只得这么安慰着,眼中也不禁噙着泪水。

       “芳儿,谢谢你啊。我可能很快就出去,也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了,我感觉我每天被关在这里,可能马上就要……我如果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消失,瓦格纳就会忘记我吧,然后娶妻,生子。”司三的嘴唇开始颤抖,眼泪簌簌流下,“真是的,他若能如此,本应是喜事,我怎么哭起来了。”

       “司三,别说这些丧气话,一定要好好吃饭,不知这药效怎样,别到时身子撑不住。”芳儿也是一心难过。内日夜晚,司三就感觉难受不已,莲二这几日一直见司三面色不佳,如今有所不适也在情理之中,也没想着是芳儿做出来的事。自这天以后,司三这身子终是撑不住了,芳儿也没再被叫来,莲二也为司三请了郎中,只是这药一吃,紧接着就会吐出来。床头柜儿上的那盏煤油灯照着司三的憔悴的脸,莲二坐在一把木椅上,手里端着一碗稠黑的药汁,一勺一勺地喂给司三,他肚子里没食儿,这中药入胃一刺激,刚喂进去的汤汁就又都吐了出来。莲二也看不下去了了,将碗咣的一声放在床头柜儿上,对着身后的老徐道,“这都找的什么郎中,这司三爷如果有什么好歹,你我都别想活命。”莲二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这威慑力足以让老徐冒出冷汗。

       “莲爷,咱们快把这京城中的好郎中请了一溜够,不见司三爷有所好转,恐怕这……”还没说完,莲二就转过身来,用眼睛盯着老徐。

       “莲爷,我这就再去找郎中去。”老徐哈了哈腰,就默默退了出去。

       “怎么,我都这样了,还不肯放过我嘛。”司三弱弱地说道,“瓦格纳可是个什么都干的出来的事情,如果他知道我死了,肯定会一番调查,到时候,哼哼。”司三又轻笑了两声。

        莲二没有说话,“您再我这儿没几日,就病成这样,我不是没天天好生招待。京城里的人都知道您和瓦格纳爷如影随形的,真到是瓦格纳爷是水,您是鱼,谁也离不开谁。”莲二再三思索着,要不要放司三回去,他知道司三肯定不会说出是自己绑架了他,但是这王爷这边……如今司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每天不食不饮的,这样下去怕是早晚的事儿。莲二转灭煤油灯,那浸过煤油灯的帕子又在司三面前一晃。约摸寅时,街道上还没人影儿,莲二背着司三回到神机营的门口,他实在怕目标太大,又放心不下别人来做这事儿,只得亲力亲为。挑在这快清早的时间,就是怕司三太长时间在外面睡着会着凉,他把司三放在了门口,把厚毯子给司三一裹就离去了。

乔沐青青

艳势番之热血同行

可颜辛一脸焦急的看着崇利明。

突然被耽误了好事,崇利明一脸的生气。

“爷,不好了!”

崇利明:“发生什么了?”
可颜辛有些为难的看向杨语初。

崇利明却是不以为然,“有什么还不能当着语初格格的面说呀?”
可颜辛有些为难,“这……”

“让你说你就说呀,婆婆妈妈干什么!”
“咱们的那批货……被步军统领衙门给抄了!”

崇利明有些难以置信,“抄了?”
他愤愤的看向正站在一旁的杨语初,“算你狠!”

杨语初不屑的笑了笑,“贝勒爷慢走!”

崇利明赶忙找芮臻谈判,要以五百万卖给他这批军火,可是芮臻只要三克沁火炮,其余的还给崇利明。

两个人讨价还价,最后崇利明只答应芮臻一挺马克沁和一万发子弹。

崇利明...

可颜辛一脸焦急的看着崇利明。

突然被耽误了好事,崇利明一脸的生气。

“爷,不好了!”

崇利明:“发生什么了?”
可颜辛有些为难的看向杨语初。

崇利明却是不以为然,“有什么还不能当着语初格格的面说呀?”
可颜辛有些为难,“这……”

“让你说你就说呀,婆婆妈妈干什么!”
“咱们的那批货……被步军统领衙门给抄了!”

崇利明有些难以置信,“抄了?”
他愤愤的看向正站在一旁的杨语初,“算你狠!”

杨语初不屑的笑了笑,“贝勒爷慢走!”

崇利明赶忙找芮臻谈判,要以五百万卖给他这批军火,可是芮臻只要三克沁火炮,其余的还给崇利明。

两个人讨价还价,最后崇利明只答应芮臻一挺马克沁和一万发子弹。

崇利明处理完回到家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杨语初,他十分惊讶,这个时候她居然来了。

“你怎么进来的?”

杨语初:“走进来的。”

崇利明做到了她旁边,“你是来跟我示威的是吗?杨语初啊,杨语初,你说你捣鼓我这批军火干什么,芮臻转头就还给我了。你折腾来折腾去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用吗?要不是我,你会白白送给他马克沁机枪和一万发子弹?”

崇利明无语了。

“能让你这么憋气,看来我真是没白忙活。”

崇礼明:“你说吧,你要干什么?”

杨语初:“真想听?”

崇利明:“你说吧,我听。”

杨语初:“那你做好,我们好好谈谈。”

崇利明忍不住吐槽,“说就说呗,事儿还挺多。”

但还是乖乖的坐好了。

杨语初问道:“现在京城里的麻烦事已经够多了,你这个时候弄一批军火,就不怕引火焚身吗?”

崇利明无奈:“谁引的火?你告诉我,要不是你,谁会来查我?”

杨语初只得给他讲起道理来,如今帝后之争闹得沸沸扬扬,文武百官避之不及。如今这个时候崇利明弄一批军火,势必会引人猜忌。

杨语初问崇利明,若是真有一天,到了他做抉择的时候,他会如何选择。

听杨语初这一番话,崇利明似乎料到她是哲聿的意思。

崇利明问道:“这个问题,是你要问,还是哲聿王爷要问?”

“要是我问呢?”

崇利明:“舒尔泰大哥支持皇上,那是为了大清的未来,我当然跟他的立场一样。”

杨语初:“那要是我舅舅哲聿问呢?”

崇利明这时站起来,郑重的说道:“我对太后的忠心天地可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杨语初气结,“你!”

“崇利明,你到底有没有句真话?”
崇利明挑眉,“有啊~”

这时,他走过来搂住杨语初,“你今天真漂亮~”
杨语初看着他这般,更生气了,立刻推开他跑了出去。

当天夜里,司三,可颜辛,瓦格纳和瘟狗来找崇利明,他们对那批军火爱不释手,随后就开始玩扑克。

就在崇利明回房间换衣服的时候,阿易突然跳出来要杀崇利明。

崇利明和阿易大打出手,几个回合下来,阿易渐渐体力不支败下阵来。

崇利明苦苦相逼,阿易只好说明当年神经营将他居住的村子烧杀殆尽,他要杀了神经营来为村民和家人报仇。

 

 


轻舟

呜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哭死了,落了好久今晚把艳势番结尾看了,我后悔了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瓦格纳你还得回家呢呜呜呜呜呜,我的艳势番啊啊啊啊啊啊QAQ我要给编剧寄刀片啊啊啊啊啊啊

呜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哭死了,落了好久今晚把艳势番结尾看了,我后悔了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瓦格纳你还得回家呢呜呜呜呜呜,我的艳势番啊啊啊啊啊啊QAQ我要给编剧寄刀片啊啊啊啊啊啊

❤️L🌟lago

《默然陪伴》 第七章 中

       神机营内,仍是死气沉沉,所有人都在暗里寻找着司三的下落,随着司三失踪的还有站瓦格纳,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天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再做些什么。崇利明这些日子也后悔不已,但同时也要调查董连海一事,天天在外,审查先帝去世那一日伺候先帝饭食的奴才。

       芳儿一边跑着一边向后看着,怕有青帮的人在后面,今天她必须要办成司三托给她的事情,只有成功才能使司三更快地回来。这时她突然撞上了一个人,她心中暗叫不好,怕是自己的行踪已被青帮的人发现,她缓缓抬起头来...

       神机营内,仍是死气沉沉,所有人都在暗里寻找着司三的下落,随着司三失踪的还有站瓦格纳,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天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再做些什么。崇利明这些日子也后悔不已,但同时也要调查董连海一事,天天在外,审查先帝去世那一日伺候先帝饭食的奴才。

       芳儿一边跑着一边向后看着,怕有青帮的人在后面,今天她必须要办成司三托给她的事情,只有成功才能使司三更快地回来。这时她突然撞上了一个人,她心中暗叫不好,怕是自己的行踪已被青帮的人发现,她缓缓抬起头来,那人竟是瓦格纳。

       瓦格纳略蹙着眉,问道在:“你怎么从上林仙馆里出来了,如此慌张是去做什么。”

       芳儿看着瓦格纳不知如何开口,想越过他赶快去置办自己需要的东西,却被瓦格纳一把抓住了手腕,“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芳儿如何都无法挣脱被钳住的手,“如果你为了司三好,就不要再盘问我。”

       “你知道司三在哪儿。”这名字一入瓦格纳的心脏,手上的力度小了一些,芳儿趁机甩开了瓦格纳,奔着药店跑去。瓦格纳只是在原地愣愣地站立着,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芳儿很快就到了药房,跟掌柜的一通描述。

       “掌柜的,来多点儿金银花和菊花,磨粉。 ”芳儿转过身来竟见是瓦格纳。

      “这东西寒性大,吃了定会身体不和,虽不知道你想要吃了不适的药方做什么,但是想必有急用。”瓦格纳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谢谢……”芳儿接过用牛皮纸包好的药粉就回到了上林仙馆。翌日,莲二又请她去了那个住着司三的地方,临去前,莲二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开始摆弄着自己的戒指,芳儿见他好一会子不说话心里难免慌张。

       “昨天我听人说姑娘你昨日偷偷去了药房,还和神机营的人有交谈。”莲二抬起眼睛看着芳儿。

       “我昨日确实去了药房,只是因身体不适抓了些药,而且因为这个我昨天连课都没接。至于您说的什么神机营的人,我真的是怎么不知,只是有个穿着洋装的公子哥儿帮我抓了个药方儿。”芳儿抓着手绢儿,偏着头说着,“莲爷您也真会说笑的,我一个小人物,又怎能认得了神机营的各位爷呢。”

       莲二又盯了芳儿几秒,随后又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去司三的房间了。司三依旧是面无表地瘫在床上,见门开了个缝儿,芳儿走了进来。司三瞬时来了精神,赶忙问道,“怎么样,找来了么?”

       “唉,你也是个难为我的,这药我跟那药房掌柜说了好久,人家都说没这样的房子,还是瓦格纳帮忙抓的呢。”芳儿姑娘小心翼翼地摊开手绢儿,药粉随即散开。

       “他不会……”司三有些紧张。

       “没有,只是路上正好撞见了我,但是以瓦格纳的脑子,他多多少少也应该知道我已经跟你见上面了。”芳儿见床头柜儿上正好有一碗剩水,就将粉末往里一撒。



     在这里给大家讲一句抱歉,消失了这么久没跟大家说明原因,导致一些小伙伴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lago只是这一段时间在准备考试,昨天刚刚考完,还有一个比较蠢的原因,那就是文里那个会使人呕吐的药房,我找了好久,其实这个只是我看见少数人在网上有说这两种东西合在一起自己吃了难受,所以大家不要太对这个深究哦,实在是在百度上找不到这么清奇的药方😂😂希望大家原谅哦😊😊

哟,我家住海边啊

突然有一个沙雕ooc脑洞

西蓝花看到瓦格纳桃和李子在一块,吃醋了呢

“呜呜呜我生气了需要弗朗茨亲亲,不然我就炸了罗西尼!”「硬 核 撒 娇」

罗西尼:???你吃醋了gwps「不在图中」

之后李子就真的亲了

花:“瓦格纳我告诉你你不可能泡到李子的!你在想peach!”

瓦:“可是我就是一只peach啊”

不行了不行了太沙雕了我边写边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有一个沙雕ooc脑洞

西蓝花看到瓦格纳桃和李子在一块,吃醋了呢

“呜呜呜我生气了需要弗朗茨亲亲,不然我就炸了罗西尼!”「硬 核 撒 娇」

罗西尼:???你吃醋了gwps「不在图中」

之后李子就真的亲了

花:“瓦格纳我告诉你你不可能泡到李子的!你在想peach!”

瓦:“可是我就是一只peach啊”

不行了不行了太沙雕了我边写边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栗酱

就这样

我们说好绝不放手


           ——致艳势番兄弟

就这样

我们说好绝不放手


           ——致艳势番兄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