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瓷俄

37527浏览    192参与
沐凤梨

@闻风听雨 太太的文章配图

我是上色渣渣

____

红配绿没有特别难看吧👀(◦˙▽˙◦)

@闻风听雨 太太的文章配图

我是上色渣渣

____

红配绿没有特别难看吧👀(◦˙▽˙◦)

筱间闲碎月🎋

就前两天俄大使馆的事有些问题

就是…即使是站在俄的角度,也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挑衅我们(反正我觉得挑衅应该是没的洗了)毕竟目前俄也不可能和我们关系太僵…而且我觉得目前挑拨中俄关系对他们有啥好处?就纯为了恶心我们???


还有就是大家觉得应该怎么理性看待吧……

因为之前对俄的好感度都挺高突然这么一来真的恶心到

就是…即使是站在俄的角度,也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挑衅我们(反正我觉得挑衅应该是没的洗了)毕竟目前俄也不可能和我们关系太僵…而且我觉得目前挑拨中俄关系对他们有啥好处?就纯为了恶心我们???


还有就是大家觉得应该怎么理性看待吧……

因为之前对俄的好感度都挺高突然这么一来真的恶心到

37号真理

引火烧身

我想写一个单方面试探的故事。

也是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故事。

但我没怎么写好。

瓷→俄

(写吃瘪瓷是会上瘾的)

梗来自:

[图片]


OK?


“我不知道你还会喜欢这种游戏。”

RUS挑挑眉。


CN低垂着眼轻声说:“偶尔地放松也是不错的。”


扯淡,哪有人放松是玩这个的。

RUS没搞明白CN在打什么主意,但他本能地觉得这是个圈套。


“我不玩,你要是想放松,等会我给你几瓶伏特加,”RUS站起身来,“你们怎么说来着——一醉解千愁?”


“啊——”CN拖长了失望的语调,装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用怕,一场游戏而已,我不会误会什么。...

我想写一个单方面试探的故事。

也是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故事。

但我没怎么写好。

瓷→俄

(写吃瘪瓷是会上瘾的)

梗来自:


OK?





“我不知道你还会喜欢这种游戏。”

RUS挑挑眉。


CN低垂着眼轻声说:“偶尔地放松也是不错的。”


扯淡,哪有人放松是玩这个的。

RUS没搞明白CN在打什么主意,但他本能地觉得这是个圈套。


“我不玩,你要是想放松,等会我给你几瓶伏特加,”RUS站起身来,“你们怎么说来着——一醉解千愁?”


“啊——”CN拖长了失望的语调,装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用怕,一场游戏而已,我不会误会什么。”


怎么,你这口气像是觉得自己赢定了?

RUS转身坐回了椅子上:“来。”


CN微笑着推过去一杯刚泡好的茶。


——————————————————————

“我喜欢你。”

东方人的语调温柔又舒缓,他抬眼,有五星熠熠生辉。

RUS莫名想起来了自己曾经读过的《马可波罗游记》,那是自己对CN的最初印象之一——富庶、黄金遍地、神秘、东方女子温柔含蓄。

不过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狼狈样可和书里完全沾不上边,毕竟那时候他还……


“感觉怎么样?”


“嗯?什、哦……抱歉,我走神了。”


CN的脸色明显地僵了僵。

RUS的嘲笑在喉咙打几个转。最终还是咕咚一声吞了下去,还是给他留点面子。


RUS把情绪都往脸上写,CN瞅他一眼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东方古国用指节敲了敲桌子:“该你了。”


RUS这才觉察到大事不好。

他本就不太说得出这种肉麻话,尤其对面坐着的还是自己的全面协作战略伙伴。


“我……”

“RUS,不要用气音说话,我听不清。”


“我——”

“有点感情,RUS,你就这么想输吗?”


“我、我喜……”

“RUS,”CN站起俯身,手钳着RUS的下巴抬起,眼中波光潋滟“你要看着我的眼睛说。”


Ёб твою мать Пошёл на хуй Я тебя въебу на хуй——!!!

RUS脑子里飞过一片脏话的弹幕。


CN双手撑着腮帮,笑眯眯地:“不急,慢慢来。”


RUS看着这只狐狸,他甚至都能幻视到这狐狸的耳朵开心得抖动着。


RUS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说:“我·喜·欢——你——他·妈·的!”


CN无辜地眨眨眼。


RUS让步了,他迅速起身离开,就像半个小时之前他应该做的那样:“我认输!”

CN没能拽住他,只好面露可惜地挥手:“明天见。”


看着门啪地关闭,CN手臂放下,下意识地从裤兜里拿了一支烟,打火机啪的一声响,火星在烟头一明一黯地闪烁。

CN盯着那火花发呆。


他在想那句没说完的话和RUS烧得赤红的耳垂。

现在是夏季,他听到了雷雨滚滚而来,闪电劈开黑夜,有种子在他的心中扎根,盘根错节缠满了心脏。

就一瞬间而已。


在你想去点燃稻草堆的时候,得先瞧瞧自己是不是易燃品。


他最终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掐了烟。

医官吹

点梗。

[图片]啊这。

按照惯例,给几个cp写点东西吧。

毛家右位都可,不仅限tag里的。(除了水仙。

应该说长期有效,不过写不写能不能写或者写得行不行就看本人的造化了(

啊这。

按照惯例,给几个cp写点东西吧。

毛家右位都可,不仅限tag里的。(除了水仙。

应该说长期有效,不过写不写能不能写或者写得行不行就看本人的造化了(

若有人兮
沉迷老福特滤镜无法自拔 画这图...

沉迷老福特滤镜无法自拔


画这图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是超级ooc现场

俄:*调戏调戏战()略()伙()伴(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瓷:(表面配合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沉迷老福特滤镜无法自拔




画这图的时候其实脑子里是超级ooc现场

俄:*调戏调戏战()略()伙()伴(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瓷:(表面配合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医官吹

今日中美俄

淘汰赛。

RUS丢掉空了的烟盒,扯紧左臂的绷带。已经不洁白,蒙上尘土,渲开黑褐色。里面已经结了厚厚一层血痂。

他恍惚了。

AME看着他晃晃身子,就这么倒在自己面前。温柔色彩的草地只让身躯发出一声沉闷。连痛楚产生的呜咽都没有。

他上前,露出优雅的绅士笑容。那是英在很久之前教育他的,虽然年代久远却仍不影响骨子里那抹斯文败类的品性。

AME托起RUS的下巴,俄罗斯羔羊绒的帽子歪在一边,皮质部分沾上泥土芬芳的露水。他失神地任凭美擦拭嘴角的腥锈,脏污的印子在无所血色的脸颊连着后颈一片片都是。

“害怕吗……”

他涣散的瞳孔突然紧缩了一下,困兽一般猛地抬头,甩开AME的手。

“滚……别碰我…...

淘汰赛。

RUS丢掉空了的烟盒,扯紧左臂的绷带。已经不洁白,蒙上尘土,渲开黑褐色。里面已经结了厚厚一层血痂。

他恍惚了。

AME看着他晃晃身子,就这么倒在自己面前。温柔色彩的草地只让身躯发出一声沉闷。连痛楚产生的呜咽都没有。

他上前,露出优雅的绅士笑容。那是英在很久之前教育他的,虽然年代久远却仍不影响骨子里那抹斯文败类的品性。

AME托起RUS的下巴,俄罗斯羔羊绒的帽子歪在一边,皮质部分沾上泥土芬芳的露水。他失神地任凭美擦拭嘴角的腥锈,脏污的印子在无所血色的脸颊连着后颈一片片都是。

“害怕吗……”

他涣散的瞳孔突然紧缩了一下,困兽一般猛地抬头,甩开AME的手。

“滚……别碰我……咳呃……”

美笑了。

他认为是时候驱使自己觊觎已久的灰狼进到锁住金丝雀的牢笼之中,恐怖的愉悦感甚至让他有点头疼。

他拉开风衣链,取下防风镜,扯住RUS的高领,不顾猛烈的反抗和狠狠钉在手背的那颗利齿。

“这可真疼,亲爱的。”

俄被摁在草中,左脸近乎陷在枯枝败叶的腐烂气味里,可畏的凉意从皮肤蔓延到全身。他口中还残留着美的血液的齁甜,迷迷糊糊使他想起曾经列宁格勒的那些适合佐餐的甜品。

AME喜欢RUS的壮烈,斯拉夫人的猛劲让他近乎痴迷。特别是毫不畏惧他这世界灯塔的强光,打在阴雾迷蒙的海面,顶着波涛和风暴显现出一只只小舰艇。

“HUSH, my dear.”

他在孤狼颤抖的头侧大发怜悯地安慰道,再用军刀于RUS的右肩刻下条纹。

他不屑于把名字留下,而这正是AME首次认真画出自己的旗帜。

俄脱力到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好像刺痛感也渐渐模糊起来。

熟悉的,又使他惊恐的气息周身到处都是,绚丽的鲜红色低落在皲裂的之间,背上染开一层液体的冷冽。随后黏糊地变热,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红色。

无边无际的红色。

“CHI……”

细若游丝的气音惹恼了AME。

“看清楚你自己,俄罗斯。CN已经把你甩得很远了。你以为他会顾及曾经的那些情面而放你一条生路,这的确是的。”

“咳啊啊啊啊——”

刀刃的力度加大,可能已经见骨了。

“可是我救下了你,并且决定庇护你。不要太妄自菲薄了,毛子。

RUS因为失血过多差点晕阙过去,只是张开青紫的嘴唇,却什么都没说。他比AME高大得多,身躯传不出多余的热度,仅供苟延残喘而已。

——————————

快走出圈线的CN突然心下一紧,浓稠的腥气涌上喉口,咳出一摊温热出来。

“……嗯。”

他手中一直攥着那个伏特加瓶盖,是刚进决赛圈时和俄组队那晚上留下的。

他到现在都以为RUS扔下自己已经夺得前列了。

“我不明白。”

他捂住胸口,感受着隐痛和铿锵的搏动。

37号真理

占有欲

来了,我躺一会又爬起来了…


ABO 瓷→俄

有美俄提及

梗是佐诺的

来了,我躺一会又爬起来了…


ABO 瓷→俄

有美俄提及

梗是佐诺的

溯鸢

全拟注意

是在学校的摸鱼(我的桌子被前辈们整的太可怜了……抱歉抱歉)

有全拟的瓷俄/俄瓷,单人的瓷,俄,日,朝,韩,没有全拟的英

我好菜。快吐槽我。(暗示评论)

全拟注意

是在学校的摸鱼(我的桌子被前辈们整的太可怜了……抱歉抱歉)

有全拟的瓷俄/俄瓷,单人的瓷,俄,日,朝,韩,没有全拟的英

我好菜。快吐槽我。(暗示评论)

沐凤梨

早早画完了,一直想再改改,结果啥也没加,下午再考两科就考完了

画世界还是好多功能不会嘤

____________________

(线以下文字有一个人在评论区或私信里发“删”,我就会把这段删掉的可能不能及时看到我智障了,突然想写

在网上都是说ch圈乱,×××欢迎你或如果实在想进就去外网,突然想能不能建个群,讨?论?一下(我是SB,真就突然想到

早早画完了,一直想再改改,结果啥也没加,下午再考两科就考完了

画世界还是好多功能不会嘤

____________________

(线以下文字有一个人在评论区或私信里发“删”,我就会把这段删掉的可能不能及时看到我智障了,突然想写

在网上都是说ch圈乱,×××欢迎你或如果实在想进就去外网,突然想能不能建个群,讨?论?一下(我是SB,真就突然想到

♪

【瓷俄】喝酒

一点突发奇想。

瓷俄。注意避雷。

有极微中苏中。


俄罗斯平日里就一直很喜欢喝酒,伏特加那是一吹直接好几瓶,若是有人过来陪他喝酒,不喝点儿能烧起来的酒他都是觉得你看不起他的。

俄罗斯酒量好,也没人喝得过他,于是便也没多少人能陪他喝酒。


除了瓷。


俄罗斯跟别人说过,瓷的酒量他至今不知道究竟有多大,至少他从未见过瓷醉酒的样子。明明每次都是喝同样分量的酒,可每次先倒下的都是俄罗斯。然后一边迷迷糊糊说着奇怪的话,一边被瓷艰难安置好在床上。

瓷却一直笑眯眯的,让人看不透。


“CN,你的酒量一直都这么好吗?”

“啊,酒量的话,其实也不是酒量好,只是对酒精有点儿免疫性吧。...

一点突发奇想。

瓷俄。注意避雷。

有极微中苏中。



俄罗斯平日里就一直很喜欢喝酒,伏特加那是一吹直接好几瓶,若是有人过来陪他喝酒,不喝点儿能烧起来的酒他都是觉得你看不起他的。

俄罗斯酒量好,也没人喝得过他,于是便也没多少人能陪他喝酒。


除了瓷。


俄罗斯跟别人说过,瓷的酒量他至今不知道究竟有多大,至少他从未见过瓷醉酒的样子。明明每次都是喝同样分量的酒,可每次先倒下的都是俄罗斯。然后一边迷迷糊糊说着奇怪的话,一边被瓷艰难安置好在床上。

瓷却一直笑眯眯的,让人看不透。


“CN,你的酒量一直都这么好吗?”

“啊,酒量的话,其实也不是酒量好,只是对酒精有点儿免疫性吧。之前其实喝得也不多,后来因为外交原因就练了练喝酒,加上特殊体质很快酒量便变多了。”

“真好啊,我还蛮想和你一样千杯不醉的,毕竟喝酒的话喝得不够多可一点儿也不爽。不过,是什么样的外交需要喝这么多,这个外交作风有点像——”


……啊。


俄罗斯突然觉得有点儿恼火。

瓷只是笑笑,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若有人兮
到了能吃雪糕的季节了 ( ̄ε(...

到了能吃雪糕的季节了 ( ̄ε(# ̄)


到了能吃雪糕的季节了 ( ̄ε(# ̄)


keeps

*有俄瓷俄要素!!٩(˃̶͈̀௰˂̶͈́)و

嘿嘿嘿嘿日常诈尸😂

从某种意义上阿美的确维护了世界和平,成为俄瓷基情纽带🌚👍

*有俄瓷俄要素!!٩(˃̶͈̀௰˂̶͈́)و

嘿嘿嘿嘿日常诈尸😂

从某种意义上阿美的确维护了世界和平,成为俄瓷基情纽带🌚👍

青石

画画军装 算情头(?)

俄军装参考自俄罗斯朋友给的图 瓷军装参考自《中国百年军服》

我尽力避免错误但还是可能有orz

画画军装 算情头(?)

俄军装参考自俄罗斯朋友给的图 瓷军装参考自《中国百年军服》

我尽力避免错误但还是可能有orz

医官吹

想搞中美俄三国运动。

就,很几把吊的俄扬言跟美打架,打输了就做下面的。

啊果然呢RUS还是太年轻了得让世界警察好好教育才行。

美: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是这个该死的斯拉夫人一直勾引我,就没停过。

瓷:………(瓷爹你说句话啊爹!

瓷是怎么插进来的呢。

谁知道,也许就是俄偏心。(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精美,请务必跟瓷爹拌嘴然后赢得斯拉夫美男归(。

想搞中美俄三国运动。

就,很几把吊的俄扬言跟美打架,打输了就做下面的。

啊果然呢RUS还是太年轻了得让世界警察好好教育才行。

美: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是这个该死的斯拉夫人一直勾引我,就没停过。

瓷:………(瓷爹你说句话啊爹!

瓷是怎么插进来的呢。

谁知道,也许就是俄偏心。(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精美,请务必跟瓷爹拌嘴然后赢得斯拉夫美男归(。

若有人兮

是安慰吗?

是帮助吗?

不,是寻找同类罢了。

是安慰吗?

是帮助吗?

不,是寻找同类罢了。

若有人兮

端午节河图瓷俄特供版~

某皮皮俄趁着瓷睡觉包了个粽子并带去联合国炫耀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端午节河图瓷俄特供版~

某皮皮俄趁着瓷睡觉包了个粽子并带去联合国炫耀



医官吹

countryhumans短打(中美俄

瓷拿来了酒精和棉签。

“这样太过分了。”

他一面帮俄清理伤口,一面小声地说。

“嘶……”

“啊,对不起。请忍耐一下。”

美非常暴虐,而且实在是有点神经病,什么都不说就跟俄打了一架。

“我实在想不出,打架竟然要用牙齿。”

瓷温和地看着他,和他肩背上的咬痕。有些已经磕破,血珠抹在内衬上。

俄嘴角几滴混着鲜红的涎水,滴在手中的帽子顶,弄湿了西伯利亚的羔羊毛。

“………”

他最近话少了很多,一般都是窝在家里喝闷酒。瓷有时候敲门他完全没有反应。

“别喝了,RUS。别喝了。”

瓷一把夺过酒瓶,地上那些空的应声倒下。

“好像……保龄球。”俄在醉眼中模糊地想到。

他被灌了中式特制的...

瓷拿来了酒精和棉签。

“这样太过分了。”

他一面帮俄清理伤口,一面小声地说。

“嘶……”

“啊,对不起。请忍耐一下。”

美非常暴虐,而且实在是有点神经病,什么都不说就跟俄打了一架。

“我实在想不出,打架竟然要用牙齿。”

瓷温和地看着他,和他肩背上的咬痕。有些已经磕破,血珠抹在内衬上。

俄嘴角几滴混着鲜红的涎水,滴在手中的帽子顶,弄湿了西伯利亚的羔羊毛。

“………”

他最近话少了很多,一般都是窝在家里喝闷酒。瓷有时候敲门他完全没有反应。

“别喝了,RUS。别喝了。”

瓷一把夺过酒瓶,地上那些空的应声倒下。

“好像……保龄球。”俄在醉眼中模糊地想到。

他被灌了中式特制的醒酒汤,然后开始剧烈地咳嗽。

“Ame……”俄下意识地躲开瓷的手,半垂着的眼睛里黯然无光。

但是动作却很惊慌,一点斯拉夫人的作风都没有。

瓷明白了,不过他不说,因为即使这样,他也站不到道德的制高点。

“RUS,清醒一点,我是……”

俄安静下来,脑袋半缩在立领中。他从未换过这件大衣,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穿过崭新的衣服。

略显陈旧的,领口外翻的,扣子补了又补的。

瓷更加讨厌那个该死的美/国/人了。

———————

瓷是一个外刚内柔的人,他喜欢和自己同样的,像俄一样家伙。

俄身上没有社会主义的一点儿影子。他明白,但是他们毕竟都是被红星照耀过的。

“……打倒美帝野心狼……”

瓷感到有点难过,还有点喜悦。俄像一只小猫,蜷缩在他怀里,虽然他快被这只小猫压得透不过气来。他安静地闻着伏特加未散去的浓郁,用自己的方式抹去美/利/坚在俄肌肤上刻下的痕迹,但什么都没留下。

什么都不留下,就是什么都留下了。他想。

瓷把亲吻蔓延到俄的唇沿,那里有一道小疤,结痂不久。他不小心舔破了,有点茫然地看着红色流到朋友抿直的嘴里。

哦,晚安,我亲爱的RUS,希望你可以做个好梦。

瓷莞尔,学着西方人的方式在他耳畔喃喃,微笑着看热气熏染的粉红色在耳尖散开。

———————

美听说瓷负责照顾那个该死的毛子,不屑地挑挑眉。

他百无聊赖地推开墨镜,摸出一根烟————当然,是从俄口袋里拿来的。

他才不是没钱呢。就是想看俄气急败坏的样子,然后抽屉里备好的套子和润滑剂就能派上用场了。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这样的。想要驯服猛兽就不能仁慈,于是美打着哈欠,上了锁。

他把钥匙就放在桌上,看向灰暗的窗外,吐出一口郁闷的白气。

下次把打火机也顺带弄来吧。

但是他仔细想想,觉得更加生气。

那家伙老是用中/国制造。

美重重地哼了一声,把玩着枪,想到一些鬼点子。

“啊,俄罗斯转盘。真是绝妙的注意啊,亲爱的。”

他笑了,眼睛里亮起狡黠的光。

———————

俄整个晚上都没能睡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