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瓷巴

70695浏览    300参与
徐胖胖的徐贴贴

激情改图!(•̤̀ᵕ•̤́๑)

激情改图!(•̤̀ᵕ•̤́๑)

木木草芝

【瓷巴】星月组

ooc严重,慎入

放飞自我,没有脑子


小巴暗恋瓷好久了,可是始终不敢表白。虽然两人的关系最好,但是一旦和家里有矿的俄和那个超有钱的石油狂热爱好者美丽卡比起来,自己就算回去扣吧扣吧掏光家底也比不过他们。


抱着自己的星星储存罐的小巴.jpg

小巴:穷到讨不到老婆怎么办?


这天小巴去了瓷家玩儿,可去了才发现瓷不在家。哦!一拍脑门才想起来瓷哥今天好像去开会了。


小巴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把频道调到了瓷的画面。


荧幕上


众多记者不厌其烦的询问着瓷和俄他们贸易协定以及之后的发展方向。


小巴撑住小脑袋,心里默默羡慕着。如果自己厉害起来,是不是可以像...

ooc严重,慎入

放飞自我,没有脑子




小巴暗恋瓷好久了,可是始终不敢表白。虽然两人的关系最好,但是一旦和家里有矿的俄和那个超有钱的石油狂热爱好者美丽卡比起来,自己就算回去扣吧扣吧掏光家底也比不过他们。


抱着自己的星星储存罐的小巴.jpg

小巴:穷到讨不到老婆怎么办?


这天小巴去了瓷家玩儿,可去了才发现瓷不在家。哦!一拍脑门才想起来瓷哥今天好像去开会了。


小巴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把频道调到了瓷的画面。


荧幕上


众多记者不厌其烦的询问着瓷和俄他们贸易协定以及之后的发展方向。


小巴撑住小脑袋,心里默默羡慕着。如果自己厉害起来,是不是可以像俄一样站在阿中哥哥旁边了。


这时一个记者突然提及两国关系。


“请问您这次合作的程度会超过和巴基斯坦的合作程度吗?您巴基斯坦又是什么关系呢?”


瓷镇定回答:“合作没有大小,合作内容协议里已经很明朗了。”

“至于我和小巴的关系……”


沙发上的小巴屏起了呼吸,同时,瓷身边的俄也捏紧了手中的钢笔。


瓷满眼真诚,右手捂上心口:“巴基斯坦偷走了我的心……”


嘎哒一声,俄手里的笔碎了。


小巴满心满眼都是开心,这……这…算是表白了吧?啊啊啊啊好开心!


小巴开心地在瓷家等他回来,谁知等回来的不仅是瓷,还有后面那个瞪着自己的俄……


小巴:啊这……


瓷却像是没看到似的摸摸小巴的脑袋“要乖乖的喔,我去给你们做饭。”


厨房里的瓷热火朝天,厨房外俄和小巴在沙发上相顾无言。


俄斜睨着小巴,仿佛很瞧不起似的开口:“别以为你和瓷是铁哥们就了不起。”虽然俄满脸不在乎,但语气怎么听怎么有种酸溜溜的味道。


小巴开心地笑了,从兜里摸出一张纸摔到俄脸上。


《cn外交关系等级》

NO1巴基斯坦


小巴露出一贯天真的笑容,两颗小虎牙,笑里隐隐掺杂了点嚣张

“知道吗,本宫一日不死,尔等终究是妾哦。”


俄先是皱眉,刚要起身,而后又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迅速整理表情,默默望向别处。


小巴觉得有点不对劲,一扭头瓷似笑非笑的脸撞入视线。

小巴:(ʘ̆㉨ʘ̆)

心一慌,刚想解释“阿中哥哥……我只是……”


“你很担心我们的关系。”是肯定的语气。

小巴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的青年。


纤长分明的手抚上小巴的头。


“你是我的月亮啊,小巴……”瓷语气里的真切满的似乎能溢出来。


闪烁着星星的眼睛凝视着身下的人,思绪跨越了时空,越过了那些两人一起并肩作战的岁月……




那年的瓷刚和苏的阵营决裂,雪夜里独自游走在街上。


凄凉的的笑挂在嘴角,倚在路灯上举头望月。

月色零落,散发着柔和的荧光。

“真不公平啊,被所有人都拥有的月亮……明明有些人什么都有了……”



“唉,是cn先生吗?”有些开心的语气。

瓷蓦然低头,一个清俊的少年立在自己面前。


少年带着自嘲的语气传来。


“我也和您一样没地方去了哦,不如…以后咱们报团取暖吧。”


“……好啊。”瓷直愣愣地凝视着少年的眼睛。

那里面飘着一泓清朗的弦月


啊啊…我好像找到我的月亮了……




小巴看着瓷的目光,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了青年怀里。


闷闷的声音传来。


“我一直以为你忘了……”


“好了,你是最好的。”


………


过了许久两人才发现坐在一旁心如死灰呆坐的俄。


小巴:扔出去吧,碍眼。

瓷:别,你抬不动他,我来吧。







作者:唉呀,超喜欢巴瓷的,它就像一个盒子,每次打开里面都装着满满的(C6H10O5)n


文笔不好,将就看吧(,,Ծ㉨Ծ,, )  
















冕大鸽子

好糊…

还是瓷突然有了兔子耳朵

彩蛋是苏德

好糊…

还是瓷突然有了兔子耳朵

彩蛋是苏德

是维子啊

进行一个中巴的画,就是说,小巴那边的人对中国人真的很热情友好🥺

进行一个中巴的画,就是说,小巴那边的人对中国人真的很热情友好🥺

TiAmo九渊_【别连赞赞就拉黑】
草ch复健,瓦达西冷圈银 🈶...

草ch复健,瓦达西冷圈银


🈶cp元素注意

是瓷巴【友情变质】bushi】妈的甜死我算了。这么甜的梗真的非常适合🥺乌乌。

草ch复健,瓦达西冷圈银


🈶cp元素注意

是瓷巴【友情变质】bushi】妈的甜死我算了。这么甜的梗真的非常适合🥺乌乌。

夜间约会

列表点的瓷巴,欢迎点图!(不画除美日外的,与美或日有关的cp!)

列表点的瓷巴,欢迎点图!(不画除美日外的,与美或日有关的cp!)

岁岁平安√
“和偶像合影了耶!”

“和偶像合影了耶!”

“和偶像合影了耶!”

拢
我看着她 却只敢在心里说一句...

我看着她

却只敢在心里说一句

“我爱你”


那天,我遇见了她,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挺立着,即使身处困境,却好似永远不会低头,正欲同她讲些什么,只见大哥充满威胁的眼神,一切好奇都咽了下去


再遇她时,我腹背受敌,先是大哥的放弃,后是阿三的侵略,我无力抵抗,但她却站在我身前,赶走了阿三。


后来,我就有了一个新大哥,更好的新大哥。


我喜欢她那双红色的眼睛,里面藏着星星

我喜欢她温柔的声音,对一切都很耐心用心

我喜欢她眉眼弯弯的样子

但常常看见的是她因我的老大哥皱眉

她常常熬夜,总是为了公务而彻夜不眠

她喜欢在早上吃油条配豆浆,还会来几个油亮亮的肉包子

但我很...


我看着她

却只敢在心里说一句

“我爱你”



那天,我遇见了她,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挺立着,即使身处困境,却好似永远不会低头,正欲同她讲些什么,只见大哥充满威胁的眼神,一切好奇都咽了下去


再遇她时,我腹背受敌,先是大哥的放弃,后是阿三的侵略,我无力抵抗,但她却站在我身前,赶走了阿三。


后来,我就有了一个新大哥,更好的新大哥。


我喜欢她那双红色的眼睛,里面藏着星星

我喜欢她温柔的声音,对一切都很耐心用心

我喜欢她眉眼弯弯的样子

但常常看见的是她因我的老大哥皱眉

她常常熬夜,总是为了公务而彻夜不眠

她喜欢在早上吃油条配豆浆,还会来几个油亮亮的肉包子

但我很少见到她吃认真吃早餐

她很喜欢在口袋里塞满大白兔奶糖

。。。

她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知道,什么难题都难不倒她



她很好

我很爱她

想把她藏起来

但不行



因为

她不爱我

那只要待在她身边

我就心满意足了







Mr.茶韵

就是说最近嗑上了糍粑,瓷左瓷右我都可,只不过和小巴在一起必须是左(叉腰)

P1 我流小巴

P2&P3 论小巴手上那条红色丝带是怎么来的

就是说最近嗑上了糍粑,瓷左瓷右我都可,只不过和小巴在一起必须是左(叉腰)

P1 我流小巴

P2&P3 论小巴手上那条红色丝带是怎么来的

生死看淡

【瓷all】反驳(part3)

我不是只想写现瓷的部分

但是我每次一写龙瓷的部分就写一点脑子就短路忘记自己要写啥(泪

然后想了想还是来写现瓷吧(卑微

仍然巨ooc

是脑嗨产物

可以接受下滑

————————————

“哈啊——”

瓷打了个哈欠,从床上醒来。'这种没有一醒就想到特别繁忙的工作的时候还真是很少了啊'他立起身子看向墙上的表“4:32”难得晚了点(?您)。他打开房门,看到三个家伙的房门依然禁闭着,他笑笑,下楼进了厨房


“履行一下住在这里的义务好了~”


“5:24”


巴是闻着一股很好闻的气味醒来的,一种带着淡淡的茶香以及好像刚做完饭环绕在身上油烟的味道。一睁眼,便看到瓷微笑的脸,巴瞬间...

我不是只想写现瓷的部分

但是我每次一写龙瓷的部分就写一点脑子就短路忘记自己要写啥(泪

然后想了想还是来写现瓷吧(卑微

仍然巨ooc

是脑嗨产物

可以接受下滑

————————————

“哈啊——”

瓷打了个哈欠,从床上醒来。'这种没有一醒就想到特别繁忙的工作的时候还真是很少了啊'他立起身子看向墙上的表“4:32”难得晚了点(?您)。他打开房门,看到三个家伙的房门依然禁闭着,他笑笑,下楼进了厨房


“履行一下住在这里的义务好了~”


“5:24”


巴是闻着一股很好闻的气味醒来的,一种带着淡淡的茶香以及好像刚做完饭环绕在身上油烟的味道。一睁眼,便看到瓷微笑的脸,巴瞬间红了耳根,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


“瓷瓷瓷……瓷哥!”“哈哈,早上好啊小巴。洗漱完了下来吃饭。”“哦哦,好。”


看到他这样大的反应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依然是保持着那个微笑,叫他下来吃饭。等到巴洗漱完下楼时,看到另两人依然红着的耳根,心里多多少少也明白了,尽管有点醋。从未见过瓷做饭的几人一脸不是很相信地看着瓷,身上还系着围裙从厨房里端菜,一副娴熟的样子。端完所有东西后他解下围裙挂在一旁坐到桌子前,刚想说些什么看到三个被香味馋到不行却还依旧等待他动筷的家伙,先是一惊后笑道


“噗,你们其实可以先吃的。”“可是按照你们的习惯…”“这是在你们家,我只是个暂住的罢了。”

(咳,这里插句话,瓷暂时不回去的原因是不想成天被美骚扰顺便养伤,我懒没写(你这)


语罢,瓷依然笑着,看着巴率先动筷,夹了一口之后满脸幸福地开始狼吞虎咽般干饭吃着,边吃边朝瓷望去


“瓷哥!你做饭这么好吃,之前怎么还老点外卖啊?”“……啊,没时间做嘛。”


'睁眼说瞎话。虽然早不止一次了。'瓷脸上表情丝毫未变,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把“瓷”好好教训一下'点 外 卖 ?能经常干出这种事的不应该只有阿美吗?!'烦,但奈何不能揍人。


“慢点,没人和你们抢。”


看着护食一般的巴,想抢却抢不到的塞,吃着旁边菜看着俩人争的朝,'真是好久没有这么惬意的早晨了啊。'瓷这样想着。饭后,瓷和家庭主妇一般担任起了刷碗和收拾的任务,几个拦也拦不住的家伙只能坐在一旁和收拾好的东西一同在沙发上待着。一会儿后,完成“工作”的瓷去到卧室换绷带,听到客厅传来塞的声音


“话说,瓷,你今天还要去会议室吗?”“当然啊,不然在家里干嘛。”“可是瓷哥,他们之前那么欺负你,今天会不会还…”


听到巴的话,瓷手中的动作没停出声打断


“不会。”


'话说既然我的子民都是兔子,那我能不能……'想着,瓷试着控制自己的龙尾和龙角,在闭眼冥思一会儿后后面俨然没有了那条长长的龙尾,头上好像也轻了些。他站在镜子前,看着头上的兔耳和在身后晃的“白球”,'还是这样稍微不张扬一点,就这样吧。'瓷重新穿上长衫,出了卧室。看着沙发上几人异样的目光,瓷笑笑


“怎么,很奇怪吗?”“没没没,就是,有些不太习惯。”“那就行,那么,走吧?”


几人从屋子里出来,上车前往会议室。


五常会议室门前,瓷看着备注“俄”的聊天栏内有一条几分钟前刚发出的消息


“中午有空吗?我找你有事。”


瓷没回,把手机放在兜里对朝抱歉地笑笑


“啊,真是抱歉,中午没有时间了。等晚上回家了在讨论昨晚的问题吧。”“好的老师,对了,我们的会议室在另一边,您记得小心点。”“嗯,再见。”


在和三人分开后,瓷进了会议室,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坐在会议室主座对昨天的事丝毫不知的阿联看着今天这么早就来办公头上还由龙角成了兔耳的瓷满心疑惑却又不敢直接声明,而注意到阿联时不时飘来的目光,瓷主动问道


“怎么了?”“嗯…瓷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起早了。”“……”


一阵安静,看着瓷一改往常的沉默,脸上挂着微笑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想给现在的世界霸主默哀一下(?)。一会儿,英打开会议室的门,和法一并走进会议室,坐在瓷对面的二人很快就发现了不同,但不怎么好的关系让英阴阳怪气地对瓷说话


“没想到瓷今天来这么早,怕不是想来干些什么不好的事?”


看着英嘴上编着胡话手里却还平稳地拿着茶杯准备喝茶,瓷一脸“和善”地回以笑容说道


“英吉利先生对我有意见?不过在没看见我干这事我也没提出过的情况下您就这样说,怕不是把自己心里想干的说出来了。”“噗呲。”


法看着丝毫没想到会被怼的英被瓷说的一口茶喷了出来后迅速的拿出手帕擦净喷出的茶水维持好绅士形象不禁捂嘴偷笑


“咳…瓷先生说笑了,我可从来没想过。”“虽然我跟瓷关系不怎么好,但我不介意现在和他'统一战线'哦~”“好啊,那就希望能在这条线上合作愉快?”


瓷的回答倒是让法很满意,而英被两人怼的只气的脸红而说不出任何其他反驳的话。在他刚想找个借口离开时另外两个家伙来了,他没法,只得坐在位置上生闷气。看着气氛不太对的俄美二人也没管那么多,只坐到各自的位置上去。会议开始前,俄想拍拍瓷问下他到底同不同意,却又感到不太妥当,而瓷正忙着整理电脑上的资料,准备着重新崛起的东西,没有注意到。最终到会议开始,俄也没问成。


三个小时后,会议结束。(我懒了)当瓷正打算拿上东西走时被俄一把拉住,本来打算先放下东西再去问俄的瓷被俄强拉着到了杂物间,被俄询问


“你到底同不同……你头上…”“现在才发现,你还真是心大啊。”


正想询问的俄被一对雪白的兔耳吸引到,看着这对耳朵正笔直的竖着。而耳朵的主人则是一脸淡漠地看着他


“有什么事?”“咳,我今天给你发的消息,你…看见了吗?”“怎么,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也不是,就……”“没事我就走了。”“不是,你等等!”


刚想转身离开的瓷又被强行拉回来面对着俄


“我,我……对不起…”“什么?”


瓷一脸茫然,看着面前的家伙边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又让刚刚啥都没听清的瓷不知道如何说,只得叹了口气


“额,你叫我过来只是为了让我看你哭吗。”


瓷以一种长辈的语气对俄说顺手帮人抹去眼泪。


“不…我不是…”“好了好了,不管有什么事你先把情绪稳定一下怎么样?”“嗯……”


在瓷的安慰下,俄停止了哭泣。'毕竟还是个孩子'瓷想着。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无视美打你的。”“……没事。”“那我们还…”“看你表现。”


仿佛提前知道一切,瓷在他还没说完时就回答他。尽管在说没事时还是犹豫了片刻,毕竟如果不是瓷传过来,这个身体的原主可能已经去了。看着熟悉的面孔,瓷不忍心选择不原谅,却又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便又加上一句


“下次注意。”“!好。那我中午能请你吃饭吗?”“荣幸之至。”


看着立起来的熊耳,瓷笑了'这个耳朵控制不好还真是容易暴露心情啊。'

TBC——

————————————

把题目换了换

感觉突然和龙没什么关系了

没提到或少提到的标签就不标了

望各位不嫌

扁挑挑挑挑挑挑挑体

就是说,是五角星就要屏掉吗——老福鸽?(泪目(抹泪)

就是说,是五角星就要屏掉吗——老福鸽?(泪目(抹泪)

御见零

从垃圾手书里挑几张能看过眼的发发

做了九个小时做出了两分钟的垃圾,可恶

想看的话就在合集上一章(不建议看,辣眼睛……)

从垃圾手书里挑几张能看过眼的发发

做了九个小时做出了两分钟的垃圾,可恶

想看的话就在合集上一章(不建议看,辣眼睛……)

御见零

(微苏瓷/微瓷巴)孤勇者

bug好多救命,一些想表达的意思画出来就变味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被看懂TAT

(微苏瓷/微瓷巴)孤勇者

bug好多救命,一些想表达的意思画出来就变味儿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被看懂TAT

冕大鸽子

小小的日常

估计会有后续(摊

彩蛋是俄美

小小的日常

估计会有后续(摊

彩蛋是俄美

👊😡👊

翻一下【】

事🇨🇳🇵🇰贴贴

习惯性加点兽耳👐

🇵🇰:薅你墨镜


肥肠欧欧西就事了😢

翻一下【】

事🇨🇳🇵🇰贴贴

习惯性加点兽耳👐

🇵🇰:薅你墨镜


肥肠欧欧西就事了😢

阿匿

是糍粑!我好喜欢小巴依靠爹的感觉ww

是糍粑!我好喜欢小巴依靠爹的感觉ww

生死看淡

【瓷all】交换?交换!(part2)

yeee——

虽然我很屑但我还是来了(芜湖

说实话我是不定时更新

一般有空就写,没空就不写(你搁着搁着呢?

咳,和上次一样

别问是几几年,作者也不知道(其实是懒得编

巨ooc

可以接受就往下滑吧

————————————

在现瓷这边——


“嘶……靠,我这是在哪。”


瓷从一片草丛中醒来,缓缓起身却感到头上和臀部有什么东西,回身一看——哦豁


“这啥啊啊啊!??等等,这好像是…龙尾?那我头上岂不是…”


一摸头顶,果不其然,一对龙角。唯一的不同是角和尾巴上都是干涩的血迹和还未愈合的伤痕。瓷试探地摸了一下,在感受到彻骨的疼痛后他撕下一块穿过来时带着的手帕,在清理...

yeee——

虽然我很屑但我还是来了(芜湖

说实话我是不定时更新

一般有空就写,没空就不写(你搁着搁着呢?

咳,和上次一样

别问是几几年,作者也不知道(其实是懒得编

巨ooc

可以接受就往下滑吧

————————————

在现瓷这边——


“嘶……靠,我这是在哪。”


瓷从一片草丛中醒来,缓缓起身却感到头上和臀部有什么东西,回身一看——哦豁


“这啥啊啊啊!??等等,这好像是…龙尾?那我头上岂不是…”


一摸头顶,果不其然,一对龙角。唯一的不同是角和尾巴上都是干涩的血迹和还未愈合的伤痕。瓷试探地摸了一下,在感受到彻骨的疼痛后他撕下一块穿过来时带着的手帕,在清理了角和脸上的血迹后绑在尾部的伤疤上,在刚想出去看一眼时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哟,瓷?还没死呢?”“呵,不愧是你,美丽卡。”


从欠揍的挑眉和嘲讽的语气中瓷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估计是这身体的原主被这**追杀来着,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和自己换了身体。你问我瓷怎么知道的?因为他看到美后面的两个鸡翅翅膀就知道这绝不是他原本的世界。看着对面的家伙搓搓手坏笑一声


“那我就大发慈悲的送你一程吧~♪”“……啧。”


【片刻后】


“你**什么时候会的功夫?!”“哼,你管我。”


一只手死死地把美摁在地上另一只手把玩着从美身上搜出的木仓'我那边的美力气可没这么小,而且他可都是直接用木仓的。真不知道着原主是怎么栽在他手里的。'心里想着,瓷冷笑一声嘲讽回去


“看来,你这世界霸主也不过如此嘛。”“你!给我闭嘴!”


看着美一脸愤怒却又不能把自己怎么样的样子,瓷不由得来了兴致,蹲下扭着美的头强wen了上去,肆意地剥夺着对方口中的空气,直到对方面色潮红快喘不过来气时才松口,满意地舔舔嘴唇松开了摁着美的手,看着对方羞红的脸不禁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阿美你也太害羞了吧。”“你这…混蛋!”“喂,美,你解决完了没。怎么这么久都不出……瓷?”


看着又一个老熟人拨开树丛走过来,看到在定神看清自己时不由得颤抖了一下的俄,瓷一脸茫然,走过去刚想询问就被一把军刀抵住了脖子


“站住…你干什么。”“俄,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怎么帮阿美不帮我?”“……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哦”


瓷一脸平静地听着俄略带颤抖的声音阐述着事情,仿佛在听一件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事。而俄却一脸震惊地看着瓷,明明之前还挽留他来着,现在直接冷漠到作势都不打算了吗?


“你难道……不想…”“为什么要挽留你?你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我为什么还要劝你?”


瓷摆出客套的微笑,拿出随身带着的折扇缓缓抵开俄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军刀。看着低下去的熊耳他拿着折扇掩面笑了声'还真是好懂啊'


“那我,就告辞了。”


面对二者的沉默他也没想什么,拖着伤痕累累的龙尾朝树林外走去,看到外面等的焦急却又不敢进去的朝,他轻笑一声,地上的尸/体和手上还残留血迹的朝都让他明白也欣喜了几分,微笑着朝着对方走去张开双臂


“朝?”“老师!”


摸摸扑进自己怀里人的头发,感受到来自那人的颤抖以及胸前的潮湿,拍拍那人后背安慰


“好啦好啦,这不是在这嘛”“老师……我真的好害怕”


'看来这个原主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嘛'看到对方看见自己身上的伤和血迹时迅速将西服外套披在自己的长衫外,丝毫没有感觉到身高和服饰的任何不对,只是搂着自己上了车,边包扎边询问


“老师今天怎么想到穿你们家的衣服了?”“嘛…想穿就穿了嘛。”“而且老师好像更开朗……老师!”


看着对方低着头为自己包扎,瓷没忍住在其额头轻吻一下,没想到对方反应如此大'如果有兽耳此刻一定会很可爱吧'瓷坏坏地想着,但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笑着看着对方


“怎么了?”“老师……下次不要这么突然了…”


朝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瓷没想到朝居然没生气,便答应下来,任由对方包扎,没再干些什么过分的事。包扎过后,朝在前面开着车,瓷在后面靠着窗,看着外面。一路上,瓷问着朝一些关于他的事,用自己头撞到失去了些记忆作理由搪塞过去,即使朝满心奇怪,也没在问些什么。到家之后刚开门瓷就被巴抱了个满怀,一低头看见巴异样的眼神


“瓷,你什么时候这么高了!明明前几天还和我一样高来着!”“哈哈,晚上睡前一杯牛奶,很快就能长高了哦。”“原来!你之前都不告诉我…”


看着巴委屈巴巴的样子,瓷不禁满心负罪感,进屋后安慰着


“你不也没问我嘛。”“就是啊小巴,不能这样无理取闹啊。”


塞从屋子里出来,帮着瓷说话,身后黄黑相间的尾巴晃晃,似乎在求夸奖。瓷冲塞笑笑,看到一对平着的老虎耳朵瞬间竖起来不由得感到可爱,看到朝突然一脸气愤的样子


“可恶的美,居然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偷偷欺负老师。”“他们明明就是想把瓷从五常中排出去。对了瓷,我看看你的伤口”


在巴说完之后塞也一脸担心地凑过来要看,瓷还在摆手拒绝时朝冲过来把瓷的长衫扣子解开,瞬间露出了胸前的伤痕,尽管龙尾恢复的很快但人身毕竟是人身,恢复不了那么快。看着三人黑气逐渐实体化的样子,瓷笑笑,不紧不慢地扣上扣子,摸摸三个家伙的头


“好啦,今日之仇必将百倍偿还,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可是…”


三人互相看看,都叹了口气


“我们和你现在都发展不起来啊。”“嗯……这样吗。”“美都有火箭了……”


巴小声说道,他自己虽然知道现在四人被其他人压着根本发展不起来,但还是满眼都是羡慕。瓷思考片刻,走去卧室拿出设计纸来,轻车熟路地在其他三人的注视下画出了火箭的构图


“嗯……大概就差一些材料和数据了,家里有计算机…不,算盘吗?”“有啊。”“好,明天招一些人,来研究这里所需要的东西,像………………”


瓷研究东西是总是很专心,认真讲着,没有一点其他心思。塞看楞了,他说的话几乎一点没听进去,只是专心地看着瓷。注意到视线的瓷用右手敲敲塞的脑袋,示意他继续听。


“大概就是这些。你们……没事吧?”


看着仿佛烧脑的几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写的东西'也对,他们现在还不是很清楚,还太早了'他把设计纸卷好放在卧室里,借身高优势再次摸摸几个家伙的头,尽管是一米九几的塞被他一个一米八几的摸。


“去睡觉吧,明天再说。”


说罢回以一个温暖的微笑,去了卧室。剩下三人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各自捂着发烫的脸回到房间


'之前怎么没发现老师/瓷哥这么帅呢!!'


TBC——

————————————

嘤,希望我这无脑文没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