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瓷苏

86060浏览    395参与
白茧
【瓷苏瓷无差】 是点图辣@童谣...

【瓷苏瓷无差】

是点图辣@童谣(树洞,可以和我说说啊) @笔墨浪费装置 

如何在不直接干柴烈火的情况下画得yellow一点呢?

past the point of Nno return本身就挺yellow的,建议去听鱼面版,代任何你喜欢的cp都能🐍爆

【瓷苏瓷无差】

是点图辣@童谣(树洞,可以和我说说啊) @笔墨浪费装置 

如何在不直接干柴烈火的情况下画得yellow一点呢?

past the point of Nno return本身就挺yellow的,建议去听鱼面版,代任何你喜欢的cp都能🐍爆

脱非在此一举(放过杂食吧)

我又来推歌代餐了(。)wolves,瓷苏,好妙,诚招评论区带文学家进行学术讨论x

我又来推歌代餐了(。)wolves,瓷苏,好妙,诚招评论区带文学家进行学术讨论x

Elle2.0

瓷苏,胡乱写,前半有点虐,后面是HE糖(?)

我流黑得深不可测的瓷

我流死了一次病怏怏的苏

前半段苏解预警,带私设,这算是纯糖的前传?

不懂历史,瞎写的


中苏4


瓷见过很多同类的死亡。


每一个意识体的死亡都很特殊(被杀死的不算,虽然很多都是被杀死的),瓷认为这大概和他们自身的本质有关系,在漫长的寿命中,瓷也乐得观察这些。


在五千年的时光里,瓷见过化作一缕青烟的、见过一睡不起变成石像的(现在要去看看甚至还收费)、见过被风吹散变成一地沙子的、见过突然自己掐断自己的脖子的、见过疯疯癫癫跳海的……


总之每一个意识体都有自己独特的死法,而且他们自己似乎意识不...

我流黑得深不可测的瓷

我流死了一次病怏怏的苏

前半段苏解预警,带私设,这算是纯糖的前传?

不懂历史,瞎写的




中苏4

 

瓷见过很多同类的死亡。

 

每一个意识体的死亡都很特殊(被杀死的不算,虽然很多都是被杀死的),瓷认为这大概和他们自身的本质有关系,在漫长的寿命中,瓷也乐得观察这些。

 

在五千年的时光里,瓷见过化作一缕青烟的、见过一睡不起变成石像的(现在要去看看甚至还收费)、见过被风吹散变成一地沙子的、见过突然自己掐断自己的脖子的、见过疯疯癫癫跳海的……

 

总之每一个意识体都有自己独特的死法,而且他们自己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异常。

 

而对那些新生的国家来说,他们大概也不太能分辨出成长和死亡的迹象吧。

 

于是在1991年的冬天,瓷刚刚下飞机,冰凉的碎片扑到脸上,他抬起头,就看到了漫天飘扬的血一样的红色大雪。

 

他和他的孩子们一起前往克里姆林宫,孩子们焦急的等在外面,红色的大雪打在瓷的身上消失了,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而瓷却有一种自己的一切、从里到外都被这场大雪染成了血红色,血红色冰冷的液体从脸上流淌下来,浑身犹如被雪扑打湿透了一般彻骨的寒冷。

 

在红色的风雪中,瓷看到从克里姆林宫蔓延向外的路上零零碎碎的散落着一些暗红色的碎片,瓷走过去弯腰捡起一块。

 

他感到自己的手掌好像被锋利的边缘划出了血,伤口很深,很疼,他的血液涌出来,和扑打在他身上的红色大雪融合在了一起。

 

然而这只是幻觉而已,红色的碎片就好像刚刚熄灭的火柴,在血一样的风雪中依旧顽强的散发着余热,并没有瓷想象的那样冰冷。

 

“还真是大场面啊,老师。”瓷用手指摩梭着锋利的红色碎片,感应着逐渐消失的温度,喃喃自语道。

 

红色的碎片零零碎碎的散落在路上不知通向了哪里,瓷甚至能想象到自己那个刚愎自用又幼稚的老师跌跌撞撞的走过这条路,走向了远方。

 

这完全是他自己的狂妄和自大导致的。

 

红色的碎片颜色更加黯淡了。

 

如果不跟过去的话,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吧?

 

被阿美的诡辩骗到这种程度,愚蠢、太愚蠢了。

 

红色的碎片温度要消失了,就连红色的风雪似乎已经也要结束了,瓷看向克里姆林宫的深处,或许下一秒,一个陌生的国家意识体会出现在门的另一端,或许已经出现了,只是还在忙自己的事情而已。

 

瓷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他现在或许应该在这里等待那个新出现的国家意识体的出现,然后笑着表示向他问好,但是越不想去想他的那个听不进人话还脾气暴躁的老师,他脑海里就越不断显现着老师的样子。

 

“抱歉,亲爱的孩子们,我不能不去送他一程,等一下如果有新的意识体出现拜托你们替我向他问好。”瓷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的孩子们担忧的看着他,几乎每一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不过他们只是说‘没关系,交给我们吧,祖国母亲。’

 

瓷笑了。

 

还是他家的人类好,多么可爱啊,为了他爱着的人类,他怎么可能低头呢。

 

瓷沿着红色碎片散落的道路跑了过去。

 

红色的暴风雪停止了。

 

手中的碎片不管怎么握紧、紧到瓷甚至产生了碎片嵌入了骨头里的错觉,那红色碎片还是在渐渐消失不见。

 

地面上的碎片越来越多,瓷甚至还有心情去判断这些碎片曾经是老师的哪一个部分,他想象着见到老师——或者是老师的尸 体会是什么样子,或许他只能看到完全看不出曾经是什么的满地的碎片而已。

 

我或许是在白白浪费时间。

 

瓷不合时宜的想到。

 

我或许应该继续等在门外,准备好说辞以便和新的意识体谈谈未来形势。

 

瓷冷静的想到。

 

但他没有放慢脚步。

 

当一路跑到红色碎片的尽头的时候,瓷看到了倒在一地的红色碎片中的老师。

 

瓷觉得自己有点想笑。

 

他不知道苏到底是要去到哪里,很明显他的老师并没有走到目的地就撑不住倒下了,他倒在一个没有任何重要意义的地方,附近只能看到关闭的食品店,旁边甚至还有一个垃圾箱。他的勋章都没有了,身上的大衣被血色侵染。

 

他像是一个死在寒冬中的流浪汉,渺小、凄惨又悲哀,一点也不……苏联。

 

在苏临死前,瓷并没有见到他,所以最后他们之前什么都没有说过。

 

手中的碎片消失了。

 

瓷走上前去,对着周围围观的、曾经是苏的人类的人们歉意的笑了笑,他去把他的老师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回去了。

 

他拒绝去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抱起一具很可能下一秒就会消失的‘尸 体’,也拒绝去思考带着‘尸 体’去见新的意识体会造成什么影响,他也不想思考老师在最后到底要去哪里,要说原因大概只是因为他想这么做而已。

 

他或许会留下什么,哪怕是现在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身体也好过彻底消失,就好像变成石像的古埃及。

 

瓷想到,他不自觉的抱紧了他没有温度的老师。

 

不知道现在我的孩子们有没有进入克里姆林宫,对新的意识体该采取新的外交手段了。

 

没有老师在前面,恐怕未来会过得很辛苦,要做好最坏的准备才行。

 

阿美对老师的那些手段,回去以后要好好总结经验教训。

 

将来的路线怎么走,该怎么改革要认真探讨一下……

 

瓷冷静的思考着未来的方向和计划。

 

怀里的重量越来越轻了。

 

瓷调整了一下姿势。

 

他需要不断的调整姿势防止老师从怀里掉下去,因为老师消失的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瓷感觉自己好像抱着一团包裹在大衣里面的雪,松散的雪花不断的从袖口等地方散落着,掉到地上消失,在散落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融化着,吸收着瓷的热量之后留下的只有刺骨的冰冷。

 

但瓷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现在没有去回忆已逝之人的时间,突变的形势带来了太多的不确定,他很忙。

 

最后,就连那件大衣也消失了,一枚布满裂痕的红星从大衣里掉了出来,落到了瓷的手中。

 

这是老师的心脏。

 

瓷的脚步没有停,他将这枚尚且还算完整的红星塞进了自己的心口,和自己的那颗红星心脏放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到这颗贴着他心脏的红星似乎又燃起了一点温度。

 

他终于到了克里姆林宫,他看见那个名字叫俄的意识体,那个意识体用陌生甚至有点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瓷。

 

瓷微笑着伸出手,说道:“你好。”

 

……

 

苏睁开了眼睛。

 

他仿佛睡了很久很久,睡到可能身体已经认定他死亡,连动都动不了。

 

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还记得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在碎裂、崩溃,他察觉到了自己的末路,而克里姆林宫不需要他,他走了出去。他好像已经产生了幻觉,他看到了向日葵花田和白桦林,红色的暴风雪就好像刀子一样划开他的身体,把他砍得七零八落。

 

然后他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所以这是哪里?我还活着?

 

不对。

 

苏已经明确的感觉到自己存在形式改变了。

 

他和他的人类之间的连接断开了。

 

“人类……我的人民……”可怕的痛苦从体内传达出来,而他却连动都动不了。

 

他没有人民了。

 

他失去了是他最爱的、最重要的存在。

 

这时,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他勉强扭过头往那个方向看去。

 

苏看到了那个他感情最为复杂的那个学生站在门口,逆着光他看不见瓷的表情。

 

“瓷……?”苏动动嘴唇,声音干哑的试探着喊道,“我在哪里?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

 

瓷没有回话,他沉默了两三秒的时间,才慢吞吞的走到床头。

 

“这里是北京——我在北京的住处。”瓷的声音也有些怪异,但很快就恢复了游刃有余,他甚至敏锐的看出了苏现在的窘境,伸手把苏扶了起来,让苏靠在他的身体上坐起来,瓷甚至还笑了笑:“好久不见,老师,您现在感觉如何?”

 

苏在瓷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有一个光圈正悬浮在自己的头上。

 

“感觉不太好,我现在无法动弹……”苏沉默了一下,诚实的回答道,实际上他不诚实也没有办法。

 

瓷把苏抱住,“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苏:“……这话你或许不用直白的说出来,而且希望你能把我放开。”

 

“不行。我感受到了某种与您的联系,您大概是变成了国家以外的概念。”瓷一口拒绝了苏的合理要求,他继续抱着,试图通过苏的状态来判断苏的存在形式。

 

苏动不了,当然也挣脱不开,只能通过不满的表情来抗议。

 

通过动手动脚来确认了苏的状态确实非常糟糕的瓷松了一口气,“真好。”他身体放松了些,抱得没那么紧了,他把头埋在苏的肩膀,喃喃道,“一个毫无威胁的老师,真好。”

 

苏:“……达瓦里希,现在害怕的是我。”

 

“老师,自古以来,我就是一个善良并且爱好和平的国家。”瓷又叹了口气,指责道,“您是心虚,才会觉得我有问题。”

 

“老师,您逞凶斗狠的性格给我们阵营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不等苏说话,瓷就开始义正言辞的抱怨起来,“虽然我认定您的理想崇高而伟大,并且也将其认定为我的理想,但是您可真是拖了不少后腿啊,老师。”

 

苏对这样的指责无话可说,然后就被脱了衣服按在了床上。

 

“等等,达瓦里希,你要干什么?”苏也反抗不了,只能用眼神反对。

 

“检查身体,老师,我一天前才看到您碎成无数片的景象,您摸起来像冰一样,我也会嫌凉,不要想太多。”瓷说道。

 

实际上老师的手感还不错,虽然也是凉的,但没有冰那么凉,有点像玉,如果没有那么多裂痕就更好了。

 

当然以前热乎乎的老师手感也很好,瓷一边给状态异常的老师检查身体,一边正直的想到。

 

 

 

是真·检查身体,不要误会!


另外红色暴风雪和满地碎片人类是看不见的

顺便苏觉得自己死了又以不同形式复活这件事瓷游刃有余似乎完全在对方掌握之中,黑得很

实际上瓷自己也很惊讶,他只是反应很快所以表现得游刃有余而已。



Elle2.0

瓷苏,瞎写,纯糖

我居然会被屏蔽???我写什么了???哪个词敏感??


我流黑得深不可测的瓷,我流死过一次病怏怏的苏


不提其他国家,苏状态异常,只有同阵营的国家和孩子能看到他,其他国家比如阿美只能看到瓷推着空轮椅自言自语


[图片]

我居然会被屏蔽???我写什么了???哪个词敏感??


我流黑得深不可测的瓷,我流死过一次病怏怏的苏


不提其他国家,苏状态异常,只有同阵营的国家和孩子能看到他,其他国家比如阿美只能看到瓷推着空轮椅自言自语


花刺子模的信使

童话

  • 文笔略渣请注意

  • 这是瓷左,瓷右请注意避雷


万里冰雪重归于地,


千里夕阳重返光颠。


冰封的伏尔加河泛起猩红,


寂静的西伯利亚漾起鸟鸣。


你破碎的制服崭新如初,


我溢出的泪消失不见。


杳霭流玉,红旗取代了三色旗,


水理漩洑,红星照耀万里疆域。


飞溅的鲜血收回鲜艳的色彩,


架起的大炮搬回尘封的仓库。


你记起苏维埃建立时许下的誓言,嘴角弧度不减,


我重新拼和碎裂的合约,轻嗅盛开的向日葵。


我脱口而出的“老师”收回嘴边,


悠扬的喀秋莎在红场上飘荡。


子弹划破空气重返枪膛,


出鞘的利刃收回剑鞘。...

  • 文笔略渣请注意

  • 这是瓷左,瓷右请注意避雷


万里冰雪重归于地,


千里夕阳重返光颠。


冰封的伏尔加河泛起猩红,


寂静的西伯利亚漾起鸟鸣。


你破碎的制服崭新如初,


我溢出的泪消失不见。


杳霭流玉,红旗取代了三色旗,


水理漩洑,红星照耀万里疆域。


飞溅的鲜血收回鲜艳的色彩,


架起的大炮搬回尘封的仓库。


你记起苏维埃建立时许下的誓言,嘴角弧度不减,


我重新拼和碎裂的合约,轻嗅盛开的向日葵。


我脱口而出的“老师”收回嘴边,


悠扬的喀秋莎在红场上飘荡。


子弹划破空气重返枪膛,


出鞘的利刃收回剑鞘。


绷带缠上瘦削的手臂,


我忘记了曾经我们共同的信仰。


黑暗笼罩一切,


无人向前。


万里冰雪重归于地,


千里夕阳重返光颠。


我闭上了眼。


冷炎(如果私信被吞了请告诉我!

瓷苏

向阳花花语:太阳,沉默的爱

面前是一片片金灿灿的向阳花,小心的走进去,轻轻抚摸着花瓣,回忆起以前,那个相处融洽的时候。

——————————————

“老师!”

吓得苏联差点没拿住酒瓶的瓷冲进办公室,拿着一把向阳花塞进苏联的手里。

“你小子,哪儿弄来的花。”

心疼的擦擦桌子上的酒,把花顺手放进边上的花瓶里,有点疑惑的问瓷。

“在一片很大的花田里摘的!有好多好多!”

瓷兴奋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比划那个花田有多好看,有多大,阳光下闪着金光,特别温馨。

“哦,花田啊……等等,花田?”

“对对,就是一个花田!”

苏联杵在原地,有点懵逼的看着瓷的笑脸,心里一疼,差点就原地去世。那可是...

向阳花花语:太阳,沉默的爱

面前是一片片金灿灿的向阳花,小心的走进去,轻轻抚摸着花瓣,回忆起以前,那个相处融洽的时候。

——————————————

“老师!”

吓得苏联差点没拿住酒瓶的瓷冲进办公室,拿着一把向阳花塞进苏联的手里。

“你小子,哪儿弄来的花。”

心疼的擦擦桌子上的酒,把花顺手放进边上的花瓶里,有点疑惑的问瓷。

“在一片很大的花田里摘的!有好多好多!”

瓷兴奋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比划那个花田有多好看,有多大,阳光下闪着金光,特别温馨。

“哦,花田啊……等等,花田?”

“对对,就是一个花田!”

苏联杵在原地,有点懵逼的看着瓷的笑脸,心里一疼,差点就原地去世。那可是自己种的啊,就这样让瓷给摘了。

“你个小家伙给我站住!谁让你摘花的!?”

“老师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啊!”

——————————————

“老师,非常感谢您给予我指导。”

礼貌的向苏联伸手,感谢苏联的指导,虽然苏联并不怎么喜欢这样的礼仪,但还是回握了一下。

“老师您还是喜欢向阳花吗?”

苏联顿了一下,点点头,笑着问瓷

“怎么了,是不是有东西要给老师看。”

“嗯,您先闭上眼睛。”

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照办了。等走过一段路后,瓷让自己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向阳花,不是很多,但长的特别好。

“老师,这可是我种的,给您道一个小歉。”

“噗,多久以前的事了,不过种的挺好。”

瓷摘下俩朵花,郑重的递给苏联,苏联接过花,轻轻笑了一下,转眼就恢复扑克脸。

“现在,我可以摘花给您了。”

——————————————————

“老师!您为什么要这样!”

瓷有些崩溃的喊着,面前的苏联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他已经偏离原来的信仰了。

“我想保护我的孩子!我只能武装自己!这样才不会被别人盯上,不会让你,让我的孩子受伤...”

瓷现在高了苏联半个头,抓住苏联的肩膀,瓷想救老师,把他救回来,不能让他干这事。

“没有用,孩子,只有强大起来才可以在世界上立足。”

苏联顿了一下,苦笑着。

“我想强大...”

甩开瓷的手离开。

几年后——

“对于苏联解体,我没有任何看法。”

瓷面无表情的离开,只是并没有回家,而是到一片金黄的向阳花田里,轻轻抚摸花瓣,喃喃道

“老师,您直到离去也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


对不起我很水,真诚的道个歉@笔墨浪费装置 

我头孢过敏
关于我重生变成一只猫并被学生上...

关于我重生变成一只猫并被学生上了的那件事???


——————————————————

关于我重生变成一只猫并被学生上了的那件事???


——————————————————

绒绒@

在大哥撤援的边缘徘徊

我被盯上了吧?明明是这么温情中带点沙雕的小漫画都要屏我,我太难了

点我~ 

我被盯上了吧?明明是这么温情中带点沙雕的小漫画都要屏我,我太难了

点我~ 

冷炎(如果私信被吞了请告诉我!

瓷苏

我们的信仰,只剩下我还在坚持吗……

我们的信仰,只剩下我还在坚持吗……

素食海苔点心面

(巨糊画质落泪)

是点图哼哼呃呃,(会删)就是那个从苏变成苏修的那个。其实台词是从qq代餐里改了下来的(草)


?好模糊啊这

(巨糊画质落泪)

是点图哼哼呃呃,(会删)就是那个从苏变成苏修的那个。其实台词是从qq代餐里改了下来的(草)


?好模糊啊这

时光清浅离别
斯人已逝。 没有苏出场的苏瓷苏...

斯人已逝。


没有苏出场的苏瓷苏无差,注意避雷

斯人已逝。




没有苏出场的苏瓷苏无差,注意避雷

mo
刚买的正经小说 一翻翻就看到这...

刚买的正经小说

一翻翻就看到这个

激动激动激动老大哥

( ̄y▽ ̄)~*捂嘴偷笑

刚买的正经小说

一翻翻就看到这个

激动激动激动老大哥

( ̄y▽ ̄)~*捂嘴偷笑

冷炎(如果私信被吞了请告诉我!

瓷苏

老师,您曾是我的太阳

您后来变成了我的噩梦

最后

您却变成那个冬天里最耀眼的红色

老师,您曾是我的太阳

您后来变成了我的噩梦

最后

您却变成那个冬天里最耀眼的红色

かまいたち是镰鼬
瓷苏微车 我还能在去学校之前挣...

瓷苏微车

我还能在去学校之前挣扎一下

瓷苏微车

我还能在去学校之前挣扎一下

白茧
【瓷苏瓷无差洁癖迅速避雷】 又...

【瓷苏瓷无差洁癖迅速避雷】

又是传统节目,点图腿进度

在我极度有限的水平下如何让这张画再yellow一点呢……好难啊

【瓷苏瓷无差洁癖迅速避雷】

又是传统节目,点图腿进度

在我极度有限的水平下如何让这张画再yellow一点呢……好难啊

Elle2.0

瓷苏,乱写,纯糖

我流黑到深不可测的瓷

我流死了一次现在状态就很惨病怏怏的没那么凶的苏

历史不好,不提别的国家

纯糖,纯糖


“我当然是爱着您的,老师。我观察了我的人类几千年,没有国家比我更懂爱情。”瓷对苏说道,然后他比划了一个手风琴的手势,他说得过于理所当然一本正经,几乎让人看不出来他在玩梗。


“……你每一次都会让我觉得我从未认识过你,亲爱的达瓦里希。”坐在轮椅上的苏诚实的说道,他头上有一个光圈,身体也是冰冷脆弱的,上面甚至还有一些裂痕,他扯了扯嘴角,“如果不是我还坐在这里,我甚至会怀疑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布尔乔亚。”


瓷推着轮椅在阳光下走着,被阳光...

我流黑到深不可测的瓷

我流死了一次现在状态就很惨病怏怏的没那么凶的苏

历史不好,不提别的国家

纯糖,纯糖


 

“我当然是爱着您的,老师。我观察了我的人类几千年,没有国家比我更懂爱情。”瓷对苏说道,然后他比划了一个手风琴的手势,他说得过于理所当然一本正经,几乎让人看不出来他在玩梗。

 

“……你每一次都会让我觉得我从未认识过你,亲爱的达瓦里希。”坐在轮椅上的苏诚实的说道,他头上有一个光圈,身体也是冰冷脆弱的,上面甚至还有一些裂痕,他扯了扯嘴角,“如果不是我还坐在这里,我甚至会怀疑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布尔乔亚。”

 

瓷推着轮椅在阳光下走着,被阳光晃到的苏眯起了眼睛,瓷笑眯眯和周围骑着单车路过的学生打招呼。

 

“老师,我从未忘记过我们的理想。”瓷说着,顺便拐到了树荫之下遮挡阳光,他笑了笑,“我们拥有正确的道路和永恒的时间,而您总是这么急躁。”

 

“你的性格真的很可怕。”苏回应道,“我本该更加认真的去了解你,虽然我很清楚你经常会从你长久的记忆里来获取经验,但是我却只是把你当作一个年轻热情的学生来看待,这是我的失误。”

 

“您想知道我永远保持年轻的方法?”瓷开玩笑一般的说道,“大概是因为我的名字的含义是中央之国的缘故?”

 

“我当然记得你说过你有着漫长的岁月,可是当年的你在我面前就好像一个对一切的充满好奇的新生儿一样。”苏陷入了回忆,“你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变,或者你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和我们完全不同,而我甚至并不明白你为什么重视我,对你来说,我背叛了理想,也做了不少伤害你的事情不是吗?”

 

“您的变化是可以预见到的,但尽管如此我那时确实非常、非常愤怒。”瓷坦城的说道。

 

苏自嘲的笑了笑。

 

瓷无视苏的表情,继续说道:“我已经和北边的邻居打交道几千年了,你们家世世代代性格大同小异,互相杀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甚至能总结出一点规律来——所以对于您的变化并不是不可预料的事情。”

 

“我见过太多、太多的国家了,老师。”

 

“所以我知道,您的诞生简直就像一个梦一样不可思议,是一个奇迹。”

 

“自古以来,我的人类深爱着我,在我有意识以来就能看到他们为我奉献他们的一切,一开始是头颅、心脏和血,后来是他们的灵魂,我也深爱着他们,我为他们指引方向,作为永远正确的中央之国,我认为这是我的义务。”

 

“就算当我失去了正确性的时候,当我质疑自己的永恒性的时候,我的人类们在向我说对不起,这是我最为屈辱的记忆,至今也不能忘。”

 

“是您在我无法为我的人类指出方向的时候先对我的人类付出爱的,哪怕掩藏在利益冲突和控制之下,我的确感觉到了某种来自您的、对我的人类的隐晦又真挚的爱,而这种爱也感染了我。”

 

“解放全人类……”苏已经明白了,他喃喃的说道。

 

“为了解放全人类,为了爱我的和我爱的我的人类。”瓷回应道,他将轮椅停到了一棵树下,转到了苏的正面,温和的看着他的眼睛。

 

苏看着瓷的眼睛,他的身体几乎动不了,所以也只能微微倾身,靠向瓷的身体,他叹了口气,“亲爱的达瓦里希,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我很抱歉……”

 

“我可以看在您是我的老师的面子上把这笔账算在沙俄的身上,当作是他阴魂不散,还污染了您的脑子,害的您变成了那个样子。”瓷笑眯眯的说道,然后抱住靠在身上的苏,“苏修是个脑子坏掉的混账,如果他再敢出现我就再联合阿美把他敲碎一次,然后给他修一座九百九十九米封土的豪华陵墓。”

 

“感谢你的诚实。达瓦里希,我认为你在骂我,而且还在威胁我。”苏的头被埋在瓷的身上,声音闷闷的说道,但谁让他动不了而且还是主动靠上去的呢,所以也只能说说。

 

“是的,我是。”瓷坦荡的说道,然后抱得更紧了,“为了宏大的目标,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完善我们的道路,而当年的您性格急躁、脾气暴躁、自以为是、刚愎自用、头脑简单、听不进我的话、对我使用暴力、又偏偏被阿美骗得团团转、天天在拖后腿的混蛋,我简直要被您气到失去理智。还好我的人类劝我冷静,而我冷静的结果就是准备让您也冷静冷静。”

 

“让您诞生的概念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只要社会主义国家存在,从理论上您就一直存在。即便是……作为国家解体了之后,也只不过是改变了存在形式而已。虽然我当年并不是想要让您解体,毕竟您若是走了,阿美就会来找我的麻烦了,这是我的失误。”

 

“谢谢你,达瓦里希,那主要是我的失误,我承认这一点,我现在非常冷静。”苏郁闷的回应道,他现在一点温度都没有了,颜色变得苍白,而且脆的像字面意义的瓷,确实是很冷静。

 

“不用客气,老师,作为您最优秀的学生,我有义务让您回归正途。”瓷笑眯眯的说道。

 

苏:“……咳,俄那个小子怎么样了?”

 

“他终于愿意承认您的存在了,尽管我觉得他还是心里不服气,等您身体好点了我带您去见他,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看见您。前几天我又给俄唱了一遍我们的爱情,希望他能从阿美的逻辑中清醒过来。”

 

说完这话,瓷似乎自己都被自己给逗笑了,他微微弯腰,调整了一下拥抱的角度,“喀秋莎——我们的爱情,我的人类真是太可爱了,他们真好,我爱他们。”

 

“人类……我也喜欢人类。”苏轻轻笑了一下,他闭上眼睛,“我不该忘记的,我非常喜欢人类。”

 

“让我们为了全世界的人类的幸福而继续努力吧,我的老师。”瓷微微低下头,呼吸交错之间,与苏交换了一个吻。


Elle2.0

瓷中心,微瓷苏,乱写

我流黑到深不可测的瓷,带私设

瓷苏

历史不好,全程意识流,不提别的国家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喜欢人祭。


国家是现代的说法,在我有记忆的时候,世界上并没有这种说法,但什么都好,毕竟那是我生命的早期,在三千年以前的事情,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曾经思考我究竟是什么,无数人在我面前狂热的死亡,将自己的头、心脏和血液洒向大地献给我,他们的爱和信仰直白赤诚,我感觉我大概是喜欢他们。


我想,也许我就是那些人类说的神吧。


于是我就开始喜欢人祭了。


那些人类对于我的意义如何,隐隐之中我也有所感觉,但他们都很快...

我流黑到深不可测的瓷,带私设

瓷苏

历史不好,全程意识流,不提别的国家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喜欢人祭。

 

国家是现代的说法,在我有记忆的时候,世界上并没有这种说法,但什么都好,毕竟那是我生命的早期,在三千年以前的事情,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曾经思考我究竟是什么,无数人在我面前狂热的死亡,将自己的头、心脏和血液洒向大地献给我,他们的爱和信仰直白赤诚,我感觉我大概是喜欢他们。

 

我想,也许我就是那些人类说的神吧。

 

于是我就开始喜欢人祭了。

 

那些人类对于我的意义如何,隐隐之中我也有所感觉,但他们都很快乐,为我奉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我理所当然要接受他们的奉献。

 

我喜欢那些温暖的东西。

 

之后我又不喜欢人祭了,我触碰的尸体和血液,还有刚刚挖出来的跳动的心脏,那是一种让我沉迷的感觉,但那温度转瞬即逝,渐渐又变得如同我的温度一样冰冷。

 

我知道那些人类对我来说很重要,但又想不通究竟有什么重要的,曾经看过无限次的人祭和人殉之后,转瞬即逝的温暖已经让我有些厌倦了。

 

太快了,那种少量的、不持久的温度。

 

那些温暖的东西献不到我这里,他们的心脏也成为不了我心脏。

 

我对他们说:

 

我想要一颗心脏,真正属于我的心脏。

 

于是人祭和人殉停止了,在这片大地上开始进行纷争,对我来说,好像一瞬间出现了好多的孩子,然后他们逐渐消失,最后的胜利者想我奉上一颗晶体,它的颜色就好像暗色的血液,我将它放在的胸口的空洞之中。

 

从那以后,我有了一颗心脏。

 

他向我祈求永生。

 

我亲吻他的额头,对他说:我会永远记住你,你与我的未来同在。

 

我明白了我应该是什么样子。

 

我是世界的中心,我的目光触及到的一切,都应该属于我,都应该听命于我,都应该以我制定的规则行事,都应该为我奉献一切。

 

我的名字变成了秦。

 

我大概,是一个国家。

 

我看着那些臣服的人类,我想那大概就是我的子民吧。

 

我想着在之前的几千年间,在无数的心脏之上获得的温暖,他们临死之前爆发的温暖,冰冷的暗红色心脏告诉我,那大概就是爱吧。

 

对我的爱。

 

我很高兴,所以我也是爱他们的,我的子民,我会带领他们走向正确的方向,他们应该听从我的一切。

 

我是爱他们的,他们理所应当维护我作为世界中心的威严。

 

于是在秦二世堕落之后,另一些人类到了我的面前,将我的名字改成了汉。

 

我说:我会永远记得你们,你们与我的未来同在。

 

我并不打算改变我的行事作风,因为我知道我是正确的,但人类的生命渺小如蜉蝣,眨眼间便会消失不见,他们不理解我的正确,我或许应该放缓我的脚步,以千年为尺度前进。

 

我当然是爱着他们的,他们也理所当然像以前一样爱我。

 

我的身体是冰冷的,我的心脏也未曾跳动过。

 

我是一个宽容的国家,一个宽容的哥哥,我可以给他们无数次机会,我可以更改很多次的名字,也开始为他们学着更加温和一些。

 

我读着他们爱着的书籍,我学着他们喜欢的样子来微笑。

 

他们必须要比过去更加爱我,为我奉献一切――鲜血、心脏、灵魂一切的一切。

 

而我,也会记住他们,让他们在我的记忆里永生。

 

这两千年来,在我身边不断出现一些年幼的国家,他们对我奉上礼品,我对他们微笑,回答他们一些幼稚的问题,和他们交换一些新奇的小东西。

 

他们没有心脏,也没有温度。

 

啊,很快就会消失吧。

 

我想到。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漫长的生命让我觉得有些孤独了,于是我开始随手帮助一些我看着比较有趣的国家,我对他们微笑,耐心的帮助他们解答我的问题,一些小打小闹我也可以不在乎,他们没有心脏,我可以教导他们,我可以为他们制造一些小的‘心脏’给他们。

 

请活得长一些吧,毕竟我还是很无聊的啊。

 

在漫长的时间里,我并非没有狼狈过,但那些冰冷的,没有心脏的如野兽一般的存在,对我来说也不过是笑话一样。

 

没关系,开心一会也没关系,毕竟我是一个温柔又宽容的世界中心之国啊。

 

笑吧,你可以在笑一会,接下来,你的子民将会属于我,他们会爱我,为我奉献一些心脏和鲜血,我会将你的心脏捏碎,而那些你身上让我觉得有趣的东西也该属于我吧。

 

不,一直都是属于我的吧。

 

我的孩子们,更加爱我、将灵魂也奉献给我吧。

 

我是全知全能永生不死的,我会为他们指引永远正确的方向,我是一切规则的制定者。

 

我在纸醉金迷之中,在无数的奉献之中漫不经心的想着。

 

……

 

我的梦被惊醒了。

 

什么东西刺穿了我暗红色的心脏。

 

是蓝色的心脏。

 

我看着那颗比我美丽得多的心脏,它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那是仿佛要把我的正确拖下地狱一般的魅力,对面的几个国家轻蔑的看着我。

 

“哦,一个固执的老不死。”

“一个有钱的蠢货。”

 

我想他们应该很年轻,他们的身体是冰冷的,比我的还要冰冷,甚至我触及一下就会感觉到从心里出现的恐惧。

 

我无法判断他们的存在。

 

他们在我认知之外,我千百年的一切的知识全部被推翻,我想象不到那颗蓝色的心脏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

 

这是什么……???

 

我看着我的那颗暗红色的心脏,回忆着我刚刚获得它的样子,它的颜色是这么黯淡的吗?它有这么渺小丑陋吗?

 

和那种美丽又冷酷的心脏比起来,我还能否称之为正确?!

 

我摔在了地上,我的心脏也落了下来,轻易的碎成粉末消失了。

 

我的头脑变得茫然了起来,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蓝色的,陌生的蓝色,不同深度的陌生的蓝色。

 

我想到了我的人类们。

 

我想到了那些消失的国家。

 

或许我就是下一个。

 

所以……我还是正确的吗?如果我不是永远正确的那个,我还有资格做世界的中央吗??

 

我所追求的温度真的是正确的吗?

 

千百年前在我手边慢慢消失的温度仿佛正在我的身上发生着,但我并没有可以消失的温度。

 

我没有心脏,也没有温度。

 

为什么这么冷呢,明明我本来就没有温度啊……

 

我听见我的人类在喊我的名字。

 

我听见他们试图拯救我的声音。

我的孩子们在死亡,在为了我而死亡。

 

我无法为他们指引正确的方向,他们不该如此为我奉献。

 

他们在对我说对不起。

 

他们爱着我,一如既往,如同五千年前热烈的挖出自己的心脏一般,直白赤诚的深爱着我。

 

可是我没有心脏,也没有温度。

 

我得一颗心脏,一颗属于我的、有温度的心脏才行。

 

……

 

在漫长的时间之中,我见过无数的和我相同的存在的消失,就算是我自己也承认与我相同强大的,也同样会消失。

 

若是说要为他们悲伤,也是没有的,毕竟我很确定我是不会爱我的人类以外的存在,同样我也从未质疑过自己的永恒性,若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也不必自称中央之国了。

 

所以我竟然会怀疑自己的永恒和正确,这大概是我生命中最耻辱的一段时间,我为了活下来而想尽办法寻找新的心脏,哪怕是我不喜欢的蓝色冰冷的东西,我慌不择路,甚至抛弃了我引以为傲的智慧,当世界到处都是蓝色心脏的时候,我是否该为此妥协。

 

但我依旧记得那些为我献上的、散发着热气的心脏,我喜爱红色、喜爱温暖的东西,这是我长久以来记忆最鲜明的一点,也是我想要去爱我的人类的起点,他们就是我存在的原因、我永远正确的意义。

 

就在那时,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在一片冰冷的蓝色之中,我听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红色的苏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我的眼前的。

 

那个新生的国家,就像是一个人类一样。

 

就像是那些热情的向我献出心脏的人类一样。

 

在茫茫的蓝色世界之中,我终于看到了我想要看到的答案。

 

我的执念,我想要的,我的人类向我献出的那些鲜活的心脏、那些直白的爱,我却不能将它们放到我的胸膛里,这是多么、多么让我遗憾的事情啊。

 

我远远的看着那个新生的国家,我已经找到了新的道路,我要那颗心脏。

 

“所以,你想要红色的心脏吗?”那个年轻的国家看到了我,他半蹲下来,向我伸出手,接下来,一颗散发着热气的红色心脏出现在我的面前。



 


瓷:我不会爱我的人类以外的存在!

瓷:……那个很像人类的除外。



瓷:你的温度变低了啊,老师。


瓷:……

瓷:寿命也很像。


我会永远记得你,你与我的未来同在

医官吹

突然看见(快吔糖

“向日葵一般的灿烂,好像爱人的索吻。”我脑袋里蹦出一句浪漫的话,吓得坐起了身。


昨天,我头很痛。


十分难受,让我想吐,而且看什么都迷迷糊糊。我明白是那瓶格瓦斯,心血来潮我就灌进了肚子里。
然后直到现在才痛苦地意识到我他妈的不是斯拉夫人,靠。


“……”
我看向墙上的那些手印,感到愧疚。昨天晚上哭得很厉害,几乎是栽倒在地上,左脸磨出了血,而且发了炎。

母亲扶起我,吻了吻灰扑扑的额角。


我在想,当年的祖国是否也得到过亲爱的老师的亲吻呢?即使是鼓励性的也好,挑逗性的也好。


第一次的吻,肯定是有选择性地落在瓷的鼻梁上————或者说,眉心跟鼻梁相接的那一小块皮肤。软软的,凉凉的,并且很快就被开放的...

“向日葵一般的灿烂,好像爱人的索吻。”我脑袋里蹦出一句浪漫的话,吓得坐起了身。


昨天,我头很痛。


十分难受,让我想吐,而且看什么都迷迷糊糊。我明白是那瓶格瓦斯,心血来潮我就灌进了肚子里。
然后直到现在才痛苦地意识到我他妈的不是斯拉夫人,靠。


“……”
我看向墙上的那些手印,感到愧疚。昨天晚上哭得很厉害,几乎是栽倒在地上,左脸磨出了血,而且发了炎。

母亲扶起我,吻了吻灰扑扑的额角。


我在想,当年的祖国是否也得到过亲爱的老师的亲吻呢?即使是鼓励性的也好,挑逗性的也好。


第一次的吻,肯定是有选择性地落在瓷的鼻梁上————或者说,眉心跟鼻梁相接的那一小块皮肤。软软的,凉凉的,并且很快就被开放的行止惹得快速升温,最终变成红红一片。


瓷不敢把脑袋埋进苏的怀抱,虽然后者随时准备安抚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小红星。


他觉得那样太看得起他,如果做了,也是自己太没有礼貌了。
不过瓷确实很想抱紧了老师,仔细嗅闻那种来自西伯利亚的温柔气息,是辣喉的烈酒,清香的花朵,飘扬的冷,深情的热,月光,晨晖,是他的一切。


这是苏联。


我感觉眼眶又湿润起来,赶紧用袖口抹了一把,跑到洗手间里。
镜子中我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衰样,可比祖国朝气蓬勃的模样差远了。我立马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头,冰得整张脸都像烧开了似的。


这双黑眼睛,是谁赋予我的,我很清楚。


苏亲亲瓷半垂下的眼皮,干燥的热气倾泄开来。
“啊!……啊。老师,抱歉。”
“不要在意,这对你来说的确难了点。”
祖国肯定再次腼腆地僵住身体,任他握住发汗的手心。皮质的手套滑滑的,也还是凉凉的。
瓷吓了一跳,缩回去小心地看苏。
“怎么了吗,达瓦里氏?”
他听出苏声音有些变哑了,而且和自己一样累得很。


我突然也很疲惫,再次感受到胃里还残存的酒的恶语和戾气。看了看镜中这个丧宅男,叹口气就带上门走开。
喝药的时候,觉得在旁边坐着的母亲和苏有着相同的影子。药意外是甜的,肯定加了陈皮甘草或者冰糖。我这么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