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甄姬

16.4万浏览    2057参与
创世神斯罗姆大人

(魔煌全员)包饺子

大年三十晚上

钟会:我说,能不能换个台?

甄姬:不行,这是气氛

钟会:可是真的很无聊耶

周胤:喂,魔能那边打起来了

其他人:?

周胤:有人从日本那边带回了一些鱼,气的周瑜孙策那些猫妖以为他要谋杀他们,所以打起来了。现在他们在包饺子

邓艾:什么东西?

周胤:就是把一些黏糊糊的东西放在水和面粉的混合物上

斯罗姆:还是上网察一下吧

臧洪:看起来挺有意思的耶,里面还可以包硬币,吃到的人会有好运

钟会:是这个吗?我有好多

斯罗姆:那我们也包呗

孙休:等等,这个里面有铁吧,那不就——

甄姬:那换成虫子?

其他人:你开什么玩笑!

马谡:那让22号去找替代物,我们先包着

甄姬...

大年三十晚上

钟会:我说,能不能换个台?

甄姬:不行,这是气氛

钟会:可是真的很无聊耶

周胤:喂,魔能那边打起来了

其他人:?

周胤:有人从日本那边带回了一些鱼,气的周瑜孙策那些猫妖以为他要谋杀他们,所以打起来了。现在他们在包饺子

邓艾:什么东西?

周胤:就是把一些黏糊糊的东西放在水和面粉的混合物上

斯罗姆:还是上网察一下吧

臧洪:看起来挺有意思的耶,里面还可以包硬币,吃到的人会有好运

钟会:是这个吗?我有好多

斯罗姆:那我们也包呗

孙休:等等,这个里面有铁吧,那不就——

甄姬:那换成虫子?

其他人:你开什么玩笑!

马谡:那让22号去找替代物,我们先包着

甄姬:那一点灰尘都不能有哦

臧洪:邦!

臧洪:干净的东西,干净的东西,这个应该最干净了吧

吃过饭后

钟会:等等,怎么没人吃到,22号你放东西了吗?

臧洪:放了啊

女娲:喂!谁吧香皂切了一半啊!有病啊!

(时间静止了)


长恭家木兰呐
真的,,,,没人磕这对吗 是幽...

真的,,,,没人磕这对吗


是幽恒和飞衡,,,的小花花(懒了hhh)

真的,,,,没人磕这对吗


是幽恒和飞衡,,,的小花花(懒了hhh)

创世神斯罗姆大人

假如马谡参加联合狩猎

我是马谡,是一名机械师。

我的工作是制造机关,

可是最近我和同事们的相处上似乎出了亿点麻烦

甄姬:机关墙刮烂了我的裙子

周胤:打断了我的追击

马岱:还打断了我的冲刺

“什么破机关墙,还不如路障好用”

“毫无绅士形象可言”

“误伤体型较小的魔种”

“有伤风化”

“塑料同事情”

”鸡肋“

经过一系列diss后,

我,自闭了

(孤独的蹲在墙角)

杜预:他怎么了?

甄姬:自闭了

杜预:原来,这才是机关墙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我是马谡,是一名机械师。

我的工作是制造机关,

可是最近我和同事们的相处上似乎出了亿点麻烦

甄姬:机关墙刮烂了我的裙子

周胤:打断了我的追击

马岱:还打断了我的冲刺

“什么破机关墙,还不如路障好用”

“毫无绅士形象可言”

“误伤体型较小的魔种”

“有伤风化”

“塑料同事情”

”鸡肋“

经过一系列diss后,

我,自闭了

(孤独的蹲在墙角)

杜预:他怎么了?

甄姬:自闭了

杜预:原来,这才是机关墙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zokey_林郃林君弈

【蜃情集·申时】《长此此情》

[丕甄/现代]

[《魏院十二拆》番外]

      五月的夏花像祷告般慢慢开放,湖心的风和过去一样温柔,满树丁香依旧透着清香,一袭紫衣的人在树下,倩影如故。

      “有两年没回来了呢。”甄宓靠在魏院池塘的栏杆上望着曹丕,浅笑的梨涡像一朵迷迭香让人挪不开眼,浅色的发丝被湖风吹起,缠绵在耳后。“想逛逛吗?这里改变很大。”曹丕伸手触碰那缕柔软的发丝,凑近去,是栀子的气味,“下次用兰花味的洗发水吧,栀子太香了,我怕你被其他人闻到,换个味道,我就能独占了。”“嗯,只要你喜欢...

[丕甄/现代]

[《魏院十二拆》番外]

      五月的夏花像祷告般慢慢开放,湖心的风和过去一样温柔,满树丁香依旧透着清香,一袭紫衣的人在树下,倩影如故。

      “有两年没回来了呢。”甄宓靠在魏院池塘的栏杆上望着曹丕,浅笑的梨涡像一朵迷迭香让人挪不开眼,浅色的发丝被湖风吹起,缠绵在耳后。“想逛逛吗?这里改变很大。”曹丕伸手触碰那缕柔软的发丝,凑近去,是栀子的气味,“下次用兰花味的洗发水吧,栀子太香了,我怕你被其他人闻到,换个味道,我就能独占了。”“嗯,只要你喜欢。”甄宓抬头对上那双温柔又带一点霸道的眼眸,曹丕与以往已大不相同了,他变得更成熟,更纯粹,更有魄力,已经不是当年懵懵懂懂在图书馆泡咖啡等她的小男孩了,“带我逛逛吗?”她少见地提出小小的请求,身形在静谧的夜色中显得如此娇小。

      曹丕顺势挽住甄宓的胳膊,将她靠到自己身上。“走吧,等逛完魏院,去西餐厅吃个晚饭如何?”“是魏院的西餐厅吗?好久没去了,还挺怀念的。”“当然,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的玉米马蹄烙,特地安排了一下。”甄宓也靠在曹丕身上,两人漫步在湖边的小桥上,傍晚的红霞渐渐落下,天边最后一抹日光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满天星辰,曹丕的身形并没有多少伟岸,但只要一靠上去,就能感到无比的安心。

      魏院的改变很大,曾经的小花园扩建到校旁的人工湖,围住东侧半个人工湖,湖上加建木桥和亭子,用过腰的木栏杆加固。旧实验楼改成教学楼,另建了一幢新式实验大楼,操场增加了许多设施,就连礼堂都重新装潢了一遍,看起来更像一座高级学府。

      餐厅依旧是分很多区域,不过装潢比以前更加精致,中餐区添加许多中式窗花隔间,镂空的木窗系着红结,西餐厅增添落地窗帘,仿水晶吊灯,还有高脚餐桌。魏院正在筹办建个大学,与高中共用校区,餐厅是最先靠近大学配置的。想要抓住一个人,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曹校长是这样想的。

      曹操在曹丕高二时才发现他在和甄宓谈恋爱,不过他倒是没阻止,反倒是说:“这小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在那之后,还邀请甄宓一起在食堂西餐厅里吃了一餐,只是当时三人都各怀心事,没有好好尝西餐的味道,唯独餐后甜点的玉米马蹄烙令甄宓印象最深。曹丕钟爱甜点是因为从小就在和弟弟比较,曹操不常给他们买甜点吃,偶尔有甜食,曹丕只能忍痛割爱给弟弟,以体现自己哥哥的肚量,久而久之曹操便只给曹植买甜食,曹丕只能自己偷偷买。甄宓钟爱甜点是从小吃不到,家境并不好的甄宓光是上学就花光了家里大部分的积蓄,她不会给父母添乱,每次经过甜品店的橱窗只是望一眼便走,她第一次吃甜点,正是曹操请他们吃饭时点的玉米马蹄烙。越是得不到的越弥足珍贵,在这一点上,两人似乎达到了独特的默契。

      浅紫色长裙背后的丝带如蝴蝶般翻飞,甄宓推开西餐厅的门,流苏耳坠闪烁得如同星辰,曹丕为她搬好椅子,对服务员吩咐了几句。

      “想吃什么,这里多了很多新菜,虽然比不上外面餐厅的高级,但这里更有纪念意义。”曹丕还未等甄宓拿起笔,就在玉米马蹄烙的后面打了个勾。“我记得,你喜欢茄汁通心粉来着,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啊,在这。”灯光映着甄宓的脸颊微微泛红,还有找到对方喜欢菜品的一丝惊喜,耳坠随着头一起晃动,划出一道闪亮的弧影。今天魏院餐厅只有他们两个人,做菜的都是特地请来的厨师,这点只有曹丕知道,他是好不容易说服曹操满足他这一点任性的,毕竟有意义的日子就要在有意义的地方过。

      服务生端来两杯葡萄酒,安静的夜晚正应该配一点小酒来调剂西餐的甜腻。“来,今天心情好,陪我喝点。”曹丕举起酒杯向她示意,他知道甄宓没喝过酒,特地吩咐服务生选度数低的葡萄酒,还往酒里掺了些水,只要不是一杯倒都不是问题。两只酒杯轻碰一声,像轻快的夜莺短鸣。

      曹丕看着甄宓吃完盘里的小份牛排,又将剩下的葡萄酒抿完,酒力似乎上来了一些,热韵从嗓尖一直蔓延到腹部,背上有些发汗。

      五月是慵懒的,是知倦的,是迷蒙的,是诱惑的,像眼前的她,沉醉在半梦半醒之中,恍惚间笑着露出梨涡,看向对面的人。

      “我去一趟洗手间。”“嗯,好。”甄宓本身就带一些忧郁气质,酒劲上来后更是有些轻飘飘的,她目送曹丕离开,看到对面的茄汁通心粉并没有吃多少,剩下的已经有些凉了。他已经不喜欢吃这个了吗?啊,也是,都已经好几年了,饮食习惯总会改变的啊,不该自作主张给他点这个的,总该先问问他的意见,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是被开心冲昏了头吗?

      甄宓纠结着尝了一口通心粉,酸甜的味道还是和第一次吃到的一样,即使冷了也毫不减少它的韵味。是为什么呢?感情的长度也会像喜欢的食物一样随时间改变吗?

      “阿宓,转身。”

      甄宓闻声转过头,曹丕没有从厕所那里出来,而是换了一套西装,胸口衣袋中插着一支红玫瑰,周围几个服务生捧着花束让出一条道路,他向她走过来,仅仅几秒的时间,却觉得如此漫长。

      而下一秒,甄宓甚至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就像每个女孩梦想的那样,曹丕单膝跪在她面前,手中缓缓打开一个小盒子,其中是一枚颇具设计感的钻戒,他笑着,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

      “甄宓,你愿意嫁给我吗?”

      闪亮的钻戒在红丝绒盒中闪闪发光,但更让甄宓注意的是曹丕的眼神,他好久没用如此深情的目光注视她了。曹丕在慢慢转变,慢慢成熟,高中时青涩的孩子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与甄宓分离一年后的冷酷,再后来是慢慢回温的眼神,两人重拾的爱意像发酵的面团一般膨胀,小别胜新婚,的确没有错。眼眶突然湿润起来,泪水载着欣喜从眼角落到长裙的裙摆,甄宓站起来,用同样热烈的眼神予以回应,伸出白皙如纸的右手。

      “我愿意。”

      钻戒戴上的一刹那,曹丕拥住甄宓,用最温柔的语气在她耳边轻语。

      “我爱你。”

【END】

鲲宝
阿宓,嘿嘿(º﹃&o...

阿宓,嘿嘿(º﹃º )

阿宓,嘿嘿(º﹃º )

风闻天下
曹操父子都喜欢的甄姬,最终成了曹丕的妃子,为何还会凄凉地死去
曹操父子都喜欢的甄姬,最终成了曹丕的妃子,为何还会凄凉地死去
鲲宝
又是现代篇 哎嘿,,Ծ^Ծ,,

又是现代篇

哎嘿,,Ծ^Ծ,,

又是现代篇

哎嘿,,Ծ^Ծ,,

兔子型泡泡
【吐槽】策乔520情皮 ※占t...

【吐槽】策乔520情皮

※占tag致歉,吐槽群友这眼神绝了

※策乔情皮图源网络,一切请以实际上线图为准哦!

原本群里发图讨论这皮肤怎么样,一个只看到图没看到前面讨论的沙雕开口来了一句:暃啥时候和甄姬结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个群都绷不住了

【吐槽】策乔520情皮

※占tag致歉,吐槽群友这眼神绝了

※策乔情皮图源网络,一切请以实际上线图为准哦!

原本群里发图讨论这皮肤怎么样,一个只看到图没看到前面讨论的沙雕开口来了一句:暃啥时候和甄姬结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整个群都绷不住了

鲲宝
哎嘿,,Ծ^Ծ,,,小魔女甄姬

哎嘿,,Ծ^Ծ,,,小魔女甄姬

哎嘿,,Ծ^Ծ,,,小魔女甄姬

zokey_林郃林君弈

《魏院十二拆》13

Chapter.13

       我叫曹操,我现在开心得一批。

       办学以来的第二次毕业典礼,郭嘉特地从临县的老家赶回来看学生们,他可是一直心心念念魏院,好几次和我说要回来看看的,只是因为身体需要治疗,不能离开医院太远,现在听说手书已经结束了,修养一段时间后又能回来当我的副校长。

       有些上届毕业的学生也回来看了,比如说夏侯渊,夏侯惇跟我说了好几次要防着他弟弟...

Chapter.13

       我叫曹操,我现在开心得一批。

       办学以来的第二次毕业典礼,郭嘉特地从临县的老家赶回来看学生们,他可是一直心心念念魏院,好几次和我说要回来看看的,只是因为身体需要治疗,不能离开医院太远,现在听说手书已经结束了,修养一段时间后又能回来当我的副校长。

       有些上届毕业的学生也回来看了,比如说夏侯渊,夏侯惇跟我说了好几次要防着他弟弟,不过毕业典礼嘛,想玩就玩啊,能防个啥。

       “诶!曹校长,来我们摊位玩一玩拼图啊!”各种社团的小摊摆在操场上,拼图社、滑板社、摄影社、中二社、rap社……有些我这个前辈都欣赏不来,年轻人真是有活力,能搞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花样。最吸引我的当然是舞蹈社了,毕竟有校花甄宓撑着场面,就算围着她跳的是一群僵尸,也丝毫不挡她优美的身段和俊俏的脸。

       “咳,父亲,您在看哪?”曹丕总爱破坏气氛,这也是我要鞭策他的一点。听说这小子和台上的甄宓感情还挺好,前一个学期刚读高一时,就是甄宓帮他把文科成绩搞上去的。啊对,这是司马懿告诉我的。“不过是看看台上表演而已,你那文学社写的杂文集哪有台上漂亮姑娘好看……”我被曹丕白眼了。

       可能我不是个合格的好父亲,但我在努力做一个好父亲,现在却因为看了一眼女人被亲儿子白眼了,啊,我好寒心好失望啊。

       魏院的毕业典礼不同于其他学校,一般的毕业典礼仅仅是评选优秀学生、开个冗长复杂的集会。去年魏院第一次实施不一样的措施,将社团展示节和毕业典礼放在一起,社团节为期两天,在后一天的白天通过校园广播全校通报表演优秀学生,并让人自己来教务办领奖状和奖学金,最后一小时集会做一个简短的演讲,这样能让学生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也能和社团和班级的朋友好好聊聊。这个措施去年反响极好,导致报考魏院的学生几乎翻了一番。

       远远能看到郭嘉被荀彧拉去茶道社,听说郭嘉回乡一年为了治病,把嗜酒如命的坏习惯给戒了,这倒是件好事,如果荀彧能让郭嘉喜欢上喝茶的话,我还挺想向他推荐一下碧螺春和白毫。以前在办公室,我要问郭嘉事情时总会为他备一杯酒,酒柜里郭嘉买来珍藏的那瓶八二年的拉菲已尘封许久,人在老,人也在变。啊哈!既然他不喝那我就不客气地带回家啦!到时候就说被清洁工不小心清理掉了好了。

       回音社的展台也挺热闹的,rap、对唱、流行歌,展台周围围着一群女孩,回音社男生比较多,记得夏侯渊也是从滑板社转到回音社的,那时他正高三,我还纳闷他为啥在那节骨眼上突然换社团,不过看到他成绩突飞猛进,又考上了清河大,便没去说他什么,这孩子上进心挺强的,估计也有张郃的帮忙。张辽张郃两个人都在回音社,刚刚是他俩唱的《GimmeXGimme》,这会是夏侯渊硬拖着张郃来了首《发如雪》,听台下女孩子说,等会还有夏侯渊和张辽对唱《LOSER》。理科男能说会道能唱会跳的确实很招女孩子喜欢,我要年轻个二十来岁,还不是一样能招女孩子。

       虽然很想听张辽和夏侯渊唱歌,但他们是无法阻止我转回去舞蹈社看甄宓跳舞的!

       很好,曹丕又来截我胡。

       “父亲,来看看钟会和邓艾的辩论社吧,也不错的,您以前不是喜欢和我和弟弟讨论辩题吗,辩论社一定很和你口味的,一起啊。”曹丕热烈的眼神看得我心慌,算了算了,一天看不到美女而已,不跟小孩子计较,哼,等他毕业了我天天去舞蹈社看美女跳舞。

       我借上厕所的机溜走了,我不是好父亲,那我就不做好父亲吧,哼,摆烂得了。

       棋艺社也挺热闹的,不过焦点不是学生,倒是荀攸和司马懿搬了小马扎在下棋。“这局不算!再来!”司马懿脸上贴满了白纸条,旁边贾诩又给他递过去一条新的。荀攸都看不下去了:“司马老师,你脸上都贴不下了,你是赢不了的,放弃吧。”“不行!荀攸你给我等着,我下一句就掰回来!读书人的输,怎么能算输!废话恁多,再来一盘!”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黄昏来得太快了,校广播组织学生整理操场,在学校礼堂集合。校长发言学生向来不喜欢听,我也很讨厌这种冗杂的演讲,稿子尽量写得短一些,反正是送别嘛,学生考到同一所学校不是又能见了嘛,又不是永别。但是我看得到,在三分钟简短的演讲中,学生们都听得很认真,并没有交头接耳的人。

       一届一届的学生被我们送出高中,还会有一届一届的新学生跨入高中的大门,沉舟侧畔千帆过,从没有人是站在原点停滞不前的,我也一样,人在老,人在变,新的时代应该交给台下这些孩子们。

       今天的魏院,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啊——

       发言完毕的我刚想下台,一只尖叫鸡便从头顶上掠过。

       嗯?尖叫鸡?

       “上呀!”高一的学生一人一只尖叫鸡丢上来,喜笑颜开,霎时间礼堂里闹哄哄一片,旁边司马懿和荀彧他们笑得合不拢嘴,连郭嘉和荀攸都在捂着嘴偷偷笑。

       好啊,敢对校长整活是吧!我气得啊,当机立断从地上捡起几只尖叫鸡,想都不用想这主意肯定是他们出的,郭嘉主使,另外三个打下手通知学生,好,好好好——看我不丢死你们!我迈开小短腿抱着一堆鸡向他们跑过去。

       “几个小兔崽子,给我站住!”尖叫鸡在礼堂的上空飞来飞去,喧闹的学生们也玩起来,所有人打成一片,社团节的音乐重新放起来。

       哦,这样下去魏院迟早得拆!

【END】


最后一篇写曹老板来个首尾呼应哈哈!

连载终于结束了,感谢支持我的小伙伴!5月20还有《魏院十二拆》的番外会放送,超超超甜的大糖!都来蹲!

那些歌很好听,写文时循环播放(ง •̀_•́)ง
《GimmeXGimme》 《发如雪》 《LOSER》 

欧蓝月

三国杀国战中郭嘉的奇妙组合

(单纯讨论游戏,没有明确CP向)

(不喜勿喷)

1,郭嘉&曹操

曹:吾好梦中杀人!

郭:哦。

(台词满分,似乎是嘉嘉对草瞒很不屑的样子)

这组可谓是买血流,如果能活过一轮,输出应该也不差。

2,郭嘉&荀彧

荀:借你之手,与他一搏吧!

郭:就这样吧!

(台词完美对上!)

不愧是颍川双花,又一组双买血。不过如果没有桃子估计会很尬。

3,郭嘉&司马懿

司马:天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咳咳咳咳……

(台词很微妙呢😏)

这组属于是买血外加无代价改判,堪称一绝。司马懿的天命弥补了郭嘉发动率感人的天妒,就很神奇。

4,郭嘉&甄......

(单纯讨论游戏,没有明确CP向)

(不喜勿喷)

1,郭嘉&曹操

曹:吾好梦中杀人!

郭:哦。

(台词满分,似乎是嘉嘉对草瞒很不屑的样子)

这组可谓是买血流,如果能活过一轮,输出应该也不差。

2,郭嘉&荀彧

荀:借你之手,与他一搏吧!

郭:就这样吧!

(台词完美对上!)

不愧是颍川双花,又一组双买血。不过如果没有桃子估计会很尬。

3,郭嘉&司马懿

司马:天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咳咳咳咳……

(台词很微妙呢😏)

这组属于是买血外加无代价改判,堪称一绝。司马懿的天命弥补了郭嘉发动率感人的天妒,就很神奇。

4,郭嘉&甄姬

永动机组合,就算没有手牌也不怕,只需要一个八卦阵。红色打闪还能拿牌,即使是黑色,天妒加倾国直接打出。洛神还能多拿一张。目前没有发现这个组合的缺点🧐



鲲宝
是参考一位太太的图的姿势,已经...

是参考一位太太的图的姿势,已经和太太说过啦

还是双冰,超好嗑

是参考一位太太的图的姿势,已经和太太说过啦

还是双冰,超好嗑

zokey_林郃林君弈

《魏院十二拆》10

Chapter.10

       我叫司马懿,我现在慌得一批。

       你以为我知道的我一定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的我还是知道,论这事,我才是魏院最大的情报商。最近曹丕同学上课有些心不在焉,很显然,这和甄宓有点关系,但目前只能算是好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作为魏院的最年轻的老师,我当然清楚清河县对学校的管理是有多么严格,去年严厉打击校园暴力事件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而其他方面也抓得更严厉了,逃课、顶撞老师、早恋、不良行为……学生的德育方面需要看得更紧,......

Chapter.10

       我叫司马懿,我现在慌得一批。

       你以为我知道的我一定知道,你以为我不知道的我还是知道,论这事,我才是魏院最大的情报商。最近曹丕同学上课有些心不在焉,很显然,这和甄宓有点关系,但目前只能算是好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作为魏院的最年轻的老师,我当然清楚清河县对学校的管理是有多么严格,去年严厉打击校园暴力事件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而其他方面也抓得更严厉了,逃课、顶撞老师、早恋、不良行为……学生的德育方面需要看得更紧,这点我和荀彧老师倒是不谋而合。

       所以是趁早拆散他们呢,还是再看看呢?

       这倒是让我想起自己谈恋爱那时候了,好像可能也许大概都不算恋爱。也是高中,当时没现在抓得严,张春华是我同桌,整天神神兮兮的,化妆、打人、围殴,一小太妹,后来才知道她居然是为了追我让我多关注一下她才这么做的,安静下来到也算是个好看的女孩子。高三那年还是我帮她提高成绩,才能继续和我在一个大学读,这样看来谈恋爱居然促进了学习吗?据我所知甄宓成绩也是高二文科生中的佼佼者了,说不定能帮曹丕变得稍微感性一点?

       怀着这个想法,我通过情报商找到了甄宓,她现在是程昱的得意门生,高一在袁院读,拿过奖学金,袁绍下台后就转来魏院主校区,去图书馆的习惯是从初中就开始养成的,喜欢看一些忧郁文学,近期迷上了一个叫“子健”的作家,而这个“子健”,很有意思,他就是曹丕的亲弟弟曹植。

       “那么甄宓同学愿不愿意帮一下曹丕同学呢?”

       是的,我安排了他俩正式见面,光明正大地。

       曹丕文科的确差一点,又因为上次说的大话,现在估计是一筹莫展,不如让他安心去和甄宓交流,也好过躲躲闪闪不敢见人。“啊,当然可以,如果文科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的。理科有问题的话,我推荐高三的张郃学长,以前在袁院,他的奖学金总是刷新学校记录呢。”

       “你呢,曹丕?”我感觉自己像个婚礼司仪,左一句“你愿意吗”右一句“你愿意吗”然后两个人就在一块谋生了。曹丕挠着头,显然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这……我才高一,冒昧让高二的学姐来指导虽然能提高文科成绩,但也会占用学姐的时间吧。况且我更偏向理科,可能和学姐不是很合拍……”

       这小子废话怎的恁多!

       “一个字,行还是不行!”“行……”很好,我就喜欢给别人做没得选的选择题。

       第二天我趴在办公室的窗口往教学楼望,远远就看见他俩。“这是我用来复习的文科资料,给你复印了一份。”甄宓把厚厚的一摞文件交给曹丕,那时曹丕的脸色呦,哈哈,跟他喜欢吃的葡萄一个样,又青又紫。“啊,谢谢,但是全都要背下来吗?”“嗯哼。”好了,他的脸色更像葡萄了。

       虽然我是高一的老师,负责教数学,但我实际上各门课都会一点,这也是曹操为什么一定要招我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做老师的原因,一方面是说明我有能力,另一方面是要我做个年轻教师的表率。不过说真的,管教学生这方面我是真的菜,闹哄哄一片时,还得靠荀彧老师来稳住局面。高三的学生里也有不少来问问题的,比如上次甄宓提到的那个张郃,有时讨论出两种不同的解法,他绝不会认为我的是更方便的,嘛,总有这样的学生,自以为读了几年书就能比老师更有学识,唉,总有一天要吃亏呢。

       另一个老与我作对的是钟会,每每上课都是他反对旗号打得最响,班里问题学生还挺多的;邓艾口吃,一旦我把他叫到办公室要交代点事,他总是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虽然人不傻,但这口吃的毛病绝对要改过来;曹丕自然不用说,有些自负,现在还在早恋确定期……这样看来,得针对每个人写个教学计划表了,啊,又要加班呢……月考成绩下发的那天,曹丕兴冲冲地举行了“受封仪式”,还兴冲冲地给我送来一袋水果。魏院每天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张辽没法找郭嘉辅导功课就加了他歪信约周末在咖啡店学习,钟会在努力矫正邓艾每个字的发言但他不知道更严重的问题是邓艾根本说不出什么来,曹丕大晚上偷偷跑到高二给甄宓塞情书和巧克力,上届优秀毕业生夏侯渊回来找张郃旷了一整个晚自习但老师们根本没说什么。

       班级里盛行尖叫鸡的现象我没制止过,直到那天有一只鸡从我头上掠过,我转头,和曹丕四目相对。

       这帮问题学生必须管管了!

       我有个死对头,蜀院的诸葛亮,鼎鼎有名的教师,不仅精通计算,还精通算计。不但一直和我一个学校,而且还老在我隔壁班,老和我比这比那,一副要卷死我的样子。更要命的是,他是个教育学生的专家,对付问题学生的招数我只有问他。

       “喂,村夫,问题学生怎么解决?”我相信我的语气已经非常委婉了,委婉到老祖宗都要夸我的那种程度。“嗯?谁啊?哦,是你啊,上次校毕业照片集看得怎么样啊?”“废话恁多,别给老子扯开话题。问你问题学生怎么解决!”我火大地想把手机摔出去,但一想到这部手机是上个月用第一笔工资新买的就突然舍不得,虽然我家并不缺钱。

       诸葛村夫真的不靠谱,半个小时里绕来绕去永远搭不到我提的问题上。我发了什么疯才会想到去问他啊?

       看来这帮问题学生是没救了,年轻教师的未来,要与这群木呆呆的人度过了。

       得,这样下去魏院迟早得拆!

zokey_林郃林君弈

《魏院十二拆》9

Chapter.9

       我叫曹丕,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从小活在弟弟的阴影下,他写作比我优秀,画画比我优秀,书法比我优秀,连追他的女生都比我多,每次父亲都只会夸奖他。我发过誓我一定要考到比他更好的大学,虽然他现在还在初二,对我并构不成实质性的威胁,但是我们的父亲是绝对不会满足于此的。是的,我的好父亲,是魏院的校长曹操。

       这层身份让我这个高一生毫不......

Chapter.9

       我叫曹丕,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从小活在弟弟的阴影下,他写作比我优秀,画画比我优秀,书法比我优秀,连追他的女生都比我多,每次父亲都只会夸奖他。我发过誓我一定要考到比他更好的大学,虽然他现在还在初二,对我并构不成实质性的威胁,但是我们的父亲是绝对不会满足于此的。是的,我的好父亲,是魏院的校长曹操。

       这层身份让我这个高一生毫不费力地稳固了自己在班中的帝位,对,我是生来就要做一个王者的,当上班长只是称霸魏院的开端罢了,而日后这所高中也终将成为我的。

       “呃……华歆,你来当临时班长吧。”司马懿老师看着手里的名单,很显然他还没认全班里所有人。

        啥?

        “司马老师,我不是也参与竞选了吗,为什么班长不是我?”我一下课就跑去办公室“质问”司马懿,这个男人一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看我不给他个好看。“啊,是曹丕同学啊,是你父亲吩咐的,我也不敢不从啊。”父亲?又是父亲?

       “曹校长这么做,一定是为了培养你的心性,看看你到底适不适合以后接替他的位置。”好吧,既然如此,只能换种方式了。“那么,老师,来打个赌吧。”“嗯?”“月考时,如果我拿了全校第一,班长就给我。”我相信这个赌注没有问题,毕竟父亲也希望我能更加优秀,能有班长之职更是锦上添花。“我觉得可行。”

       司马懿同意了,接下来就简单很多,提高成绩,讨好一下和父亲熟识的荀彧老师,贿赂一下喜欢小外快的贾诩老师,多参加几个活动,基本的素质分是不会低的,今年的奖学金,我必拿下!

       可惜,我待的不是个好班。魏院入学时没有分班考试,因此好学生和差学生混杂在一起,导致班里有许多怪人。比如那个钟会,明明一副好学生的皮相,却每次都要顶撞老师,用各种奇奇怪怪的刁钻的问题为难他们;又比如那个邓艾,长得有点大叔相,乍一看凶巴巴的,没想到居然是个口吃,有时好像不知道在和谁说话似的;更别说那一群爱打闹的了,华歆怎么都管不住……在这种怪人颇多的班级里,要好好学习真是件难事。

       “同学,抱歉打扰你了,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我睁开眼睛,默背的西凉课文被拦腰截断,图书馆原本是最清净的地方,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响声呢?我怒气冲冲地看向那人,却被那肤如凝脂唇白齿红的脸给迷住了。

       “呃,可以。”图书馆的桌椅不多,其他椅子都被占用了,只有我旁边的椅子放着包。我机械地拿开包,眼神飘忽。“谢谢!”天哪,她声音真好听。

       整整两个小时的晚自习时间我都泡在图书馆里,西凉语课本停滞在老师新教的一页,笔记本上不知记了些什么鬼画符,直到她离开我才意识到自己也该走了。消息灵通的钟会告诉我,那个女孩子是高二的学姐,叫甄宓。甄宓,名字也好听,我就喜欢喜庆的。甄宓是从袁院转来的,品貌兼优,但是似乎受人排挤,难怪那天在图书馆没人给她让座。

       自那以后我常常能在图书馆碰见她,每次看到她踮起脚拿高处的书,看到她安静地坐在窗口看风景,看到她泡好一杯咖啡在晚自习时学习,我都会忍不住走到她身边,和她坐在一起时总会有种静谧感,图书馆的时间停滞在那一刻,凝固的空气中只有两人轻轻翻书的声音。坐在窗口的她是个郁郁寡欢的美丽女子,而我是常伴她身边的安静男人。我可能……喜欢上她了?

       久而久之,甄宓知道我也要来,会泡两杯咖啡,还在里面加些热牛奶,我们的第一次深入交流竟然是她先开口。“看你常看一些学科类的书籍,是理科生吗?”“啊,对,是的,你是文科对吧。”“嗯,”她笑了笑,举起手上的小册子,“你看过这本《白马篇合集》吗?在理性之中穿插感性,这本书的作者一定是富有生活情趣的人。”《白马篇》?这不是我弟弟曹植去年写着玩的文章吗!他出版了?甄宓很喜欢他的文章吗?但她这时笑得那么幸福,我又怎么好意思提这种事。“唔,也许吧,不过不能仅凭一本书就判断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还是多注重当下,好好珍惜拥有的。”“不愧是理科生啊,看得比我通透多了。”她笑着叹口气,也许是在感慨这世道的残酷,在任何人都需要竞争的世界中,一旦落后就很难追上来了。

       我转着笔思考那天她叹气的含义,全然没听司马老师讲了些什么。

       “曹丕同学,你来解一下这道题。”司马懿笑眯眯地像只老狐狸,指着黑板上的例题。虽然我走神许久,但这道题是书上的例题,对昨晚预习过的我并没有什么难度。“根号五。”“好,请坐。”

       “曹丕啊,最近在想什么呢?”不出所料,我果然被叫到办公室了,以课代表去搬作业的名义。司马懿泡着枸杞茶吹了吹,又用那眯起来像狼的眼睛看我。“最近没怎么睡好,所以有点走神,抱歉,以后不会了。”我也只能找到这样的借口了,总不能说我喜欢上了高二的学姐导致上课走神吧!司马懿好像知道些什么,但总藏着不说,我老觉得他比贾诩老师还阴险,但确实,过几天就是第一次月考了,应该好好端正一下学习态度。

       什么?过几天就是第一次月考了?

       啊!怎么办!完蛋了!最近虽然天天去图书馆泡着,但是好像除了看甄宓也没干什么别的事!在月考这种危急关头,华歆、钟会、邓艾他们一定早就开始卷了,而我每天去图书馆是为了泡妞!我在干什么啊我!要是没拿到第一我的称霸之路还怎么开始!

       但是不去图书馆教室那么吵根本学不下去,去图书馆又满心满眼是女人。

       咳,这样下去魏院迟早得拆!(这跟魏院要拆有什么关系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