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甘茂

490浏览    17参与
北有嘉鱼

【地府AU系列】假如韩非给秦国君臣讲故事(下)【+纯注释干货】

上文戳此处:https://lilya43.lofter.com/post/1dcc88cd_1c93a77a6 

我之前居然落了一张图!!!

本图樗里疾名誉被害

======================

[图片]

====================
以下为注释
====================


图片1:吴起辕木立信

《韩非子·内储说上》:吴起为魏武侯西河之守。秦有小亭临境,吴起欲攻之。不去,则甚害田者;去之,则不足以征甲兵。于是乃倚一车辕于北门之外而令之曰:“有能徙此南门之外者,赐之上田、上宅。”人莫之徙也。及有徙之者,遂赐之如令...

上文戳此处:https://lilya43.lofter.com/post/1dcc88cd_1c93a77a6 

我之前居然落了一张图!!!

本图樗里疾名誉被害

======================



====================
以下为注释
====================


图片1:吴起辕木立信

《韩非子·内储说上》:吴起为魏武侯西河之守。秦有小亭临境,吴起欲攻之。不去,则甚害田者;去之,则不足以征甲兵。于是乃倚一车辕于北门之外而令之曰:“有能徙此南门之外者,赐之上田、上宅。”人莫之徙也。及有徙之者,遂赐之如令。俄又置一石赤菽东门之外而令之曰:“有能徙此于西门之外者,赐之如初。”人争徙之。乃下令曰:“明日且攻亭,有能先登者,仕之国大夫,赐之上田宅。”人争趋之,于是攻亭一朝而拔之。

这个《史记》里没有直接记载,找到一个疑似的:

《吴子·励士》:

行之三年,秦人兴师,临于西河。魏士闻之,不待吏令,介胄而奋击之者以万数。

武侯召吴起而谓曰:“子前日之教行矣。”

起对曰:“臣闻人有短长,气有盛衰。君试发无功者五万人,臣请率以当之。脱其不胜,取笑于诸侯,失权于天下矣。今使一死贼伏于旷野,千人追之,莫不枭视狼顾。何者?忌其暴起而害己。是以一人投命,足惧千夫。今臣以五万之众,而为以四贼,率以讨之,固难敌矣。”

于是武侯从之,兼车五百乘,骑三千匹,而破秦五十万众,此励士之功也。

有相似操作的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商鞅徙木立信

《史记·商君列传》:令既具,未布,恐民之不信,已乃立三丈之木於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民怪之,莫敢徙。复曰“能徙者予五十金”。有一人徙之,辄予五十金,以明不欺。卒下令。

《韩非子·饬令》和《商君书·靳令》内容高度重合,作者存争议。

然后这老几位都是死于非命的。

-----------------------------

图片2:秦伯嫁女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昔秦伯嫁其女于晋公子,为之饰装,从衣文之媵七十人。至晋,晋人爱其妾而贱公女。此可谓善嫁妾,而未可谓善嫁女。

这个故事是和买椟还珠一起讲的。

有记载被称作秦伯还把女儿嫁给晋国公子的就是秦穆公了,他女儿怀嬴先嫁给晋怀公,再嫁晋文公,因为重耳有一次洗手甩了甩手表示不尊重而发火。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侯无亲,外内恶之,吾闻姬姓,唐叔之后,其后衰者也,其将由晋公子乎,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大咎,乃送诸秦,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

-----------------------------

图片3:秦昭王和装神弄鬼的大棋子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秦昭王令工施钩梯而上华山,以松柏之心为博,箭长八尺,棋长八寸,而勒之曰:“昭王尝与天神博于此矣。”

-----------------------------

图片4:范雎失败的弓弩制作教程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范且曰:“弓之折,必于其尽也,不于其始也。夫工人张弓也,伏檠三旬而蹈弦,一日犯机,是节之其始而暴之其尽也,焉得无折?且张弓不然:伏檠一日而蹈弦,三旬而犯机,是暴之其始而节之其尽也。”工人穷也,为之,弓折。

这个用来比喻言辞华丽很有说服力但是没用的。没在其他地方看到相关记载,可能是地摊文学看来的(跟上一个连起来这对君臣哈哈哈太2了)。

附议的那几个人:

  1. 樗里疾见下文

  2. 李季被老婆浇一头屎出自《韩非子·内储说下》

  3. 郑人买履出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4. 宋国农民守株待兔出自《韩非子·五蠹》

------------------------------

图片5:昭王罚私自为其买牛祷病的百姓

《韩非子·外储说右下》:秦昭王有病,百姓里买牛而家为王祷。公孙述出见之,人贺王曰:“百姓乃皆里买牛为王祷。”王使人问之,果有之。王曰:“訾之人二甲。夫非令而擅祷,是爱寡人也。夫爱寡人,寡人亦且改法而心与之相循者,是法不立;法不立,乱亡之道也。不如人罚二甲而复与为治。

↑↑↑真的是夸↑↑↑

吴起嫌弃他老婆织丝带织太好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一曰:吴起示其妻以组,曰:“子为我织组,令之如是。”组已就而效之,其组异善。起曰:“使子为组,令之如是,而今也异善,何也?”其妻曰:“用财若一也,加务善之。”吴起曰:“非语也。”使之衣而归。其父往请之,吴起曰:“起家无虚言。”

韩昭侯的破裤子

《韩非子·内储说上》:韩昭侯使人藏弊裤,侍者曰:“君亦不仁矣,弊裤不以赐左右而藏之。”昭侯曰:“非子之所知也。吾闻明主之爱一嚬一笑,嚬有为嚬,而笑有为笑。今夫裤,岂特嚬笑哉!裤之与嚬笑相去远矣。吾必待有功者,故收藏之未有予也。”

↑↑↑真的也都是夸↑↑↑

------------------------------------

图片6:甘茂手下在洞里偷听陷害公孙衍

《韩非子·外储说左下》:甘茂相秦惠王,惠王爱公孙衍,与之间有所言,曰:“寡人将相子。”甘茂之吏道穴闻之,以告甘茂。甘茂入见王,曰:“王得贤相,臣敢再拜贺。”“寡人托国于子,安更得贤相?”对曰:“将相犀首。”王曰:“子安闻之?”对曰:“犀首告臣。”王怒犀道之泄,乃逐之。

樗里疾挖洞偷听陷害公孙衍

《韩非子·外储说左下》:樗里疾,秦之将也,恐犀首之代之将也,凿穴于王之所常隐语者。俄而王果与犀首计,曰:吾欲攻韩,奚如?”犀首曰:“秋可矣。”王曰:“吾欲以国累子,子必勿泄也。”犀首反走再拜曰:“受命。”于是樗是疾已道穴听之矣。郎中皆曰:“兵秋起攻韩,犀首为将。”于是日也,郎中尽知之;于是月也,境内尽知之。王召樗里疾曰:“是何匈匈也,何道出?”樗里疾曰:“似犀首也。”王曰:“吾无与犀首言也,其犀首何哉?”樗里疾曰:“犀首也羁旅新抵罪,其孤,是言自嫁于众。”王曰:“然。”使人召犀首,已逃诸候矣。

甘茂谗言公孙衍这个事在《战国策》也有记载:

《战国策·秦策二》:甘茂相秦。秦王爱公孙衍,与之间有所立,因自谓之曰:“寡人且相子。”甘茂之吏道而闻之,以告甘茂。甘茂因入见王曰:“王得贤相,敢再拜贺。”王曰:“寡人托国于子,焉更得贤相?”对曰:“王且相犀首。”王曰:“子焉闻之?”对曰:“犀首告臣。”王怒于犀首之泄也,乃逐之。

但是《史记》里跟公孙衍不合掐架的其实是张仪,而且《韩非子》里直接讲的是甘茂相惠王,感觉时间对不上号。

始皇幸梁山宫

《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帝幸梁山宫,从山上见丞相车骑众,弗善也。中人或告丞相,丞相後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语。”案问莫服。当是时,诏捕诸时在旁者,皆杀之。


=========================

大致内容就是这些,韩非的《储说》简直是地摊文学合集我的天,还有哪里落下的评论区走起~

子非

【昭白】你是个什么垃圾

•选做题:猪能吃的是湿垃圾,猪不吃的是干垃圾,猪吃了会死的是有害垃圾,卖了能换猪的是可回收垃圾,那么,白起不要的嬴稷又是个什么垃圾?


•收到灵魂暴击的嬴稷此刻正蹲在暂时交给他哥和甘茂负责的垃圾回收站,至于为什么把这种工作给他俩,还是因为地府人才太多了的缘故。

“白将军许是一时气话,昭襄王不若想想如何补救?”甘茂接过被丢弃的竹简往一旁的垃圾桶里丢去。

“说起来,你也不把事情跟我们说清楚,这让我们怎么帮你?”嬴荡捡起脚边从垃圾桶里掉出来的汤勺。

……

不是我不想说,可这让我怎么说啊?这种奇怪的事,就算是他哥也不会信的吧?

嬴稷用脚巴拉巴拉脚边的土,唉……

不过就是昨晚做了个噩梦罢了,白大哥也不知听见了什...

•选做题:猪能吃的是湿垃圾,猪不吃的是干垃圾,猪吃了会死的是有害垃圾,卖了能换猪的是可回收垃圾,那么,白起不要的嬴稷又是个什么垃圾?


•收到灵魂暴击的嬴稷此刻正蹲在暂时交给他哥和甘茂负责的垃圾回收站,至于为什么把这种工作给他俩,还是因为地府人才太多了的缘故。

“白将军许是一时气话,昭襄王不若想想如何补救?”甘茂接过被丢弃的竹简往一旁的垃圾桶里丢去。

“说起来,你也不把事情跟我们说清楚,这让我们怎么帮你?”嬴荡捡起脚边从垃圾桶里掉出来的汤勺。

……

不是我不想说,可这让我怎么说啊?这种奇怪的事,就算是他哥也不会信的吧?

嬴稷用脚巴拉巴拉脚边的土,唉……

不过就是昨晚做了个噩梦罢了,白大哥也不知听见了什么,竟生气成这样?

回想当初……

“王上~”婉转的女声让嬴稷硬生生吓出冷汗,面前这女子一身红装,正趴附在他身上低声唤着他。

嬴稷惊地当即用力把人推了出去,"你是何人 ?怎么会在寡人床上? "

“王上这是怎么了,妾身是白起啊。”那女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又靠近嬴稷,上半身贴着嬴稷,轻轻巧巧在嬴稷耳畔说着,“怎么,王上吃了就不认人了?”

!!!

白大哥??!!

她还带球撞人!!!

嬴稷被这话又惊又吓的是发了个寒颤,为什么,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白大哥?”嬴稷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要这么解释的话,好像也可以,白大哥正好昨夜被他哄着睡在自己身旁,只是——

一觉醒来白大哥你是去隔壁泰国了吗?

“呵呵,王上睡了一觉连我的性别都能认错了不成?”

……

白大哥,你不仅变成了女人你还崩了个人设吗?

“这……”嬴稷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话,求生欲扼住了他的咽喉。

下一秒,那自称白起的女人就贴着他,双唇主动送了上来,“既然王上不清楚,那就自己试试看吧。”

!!!

救命啊!

“唔啊!!!白大哥!?!”嬴稷只觉腰侧一股力道,眼前一黑,再睁眼,自己已然是在一个奇怪的视角看着白起。

闭眼,再睁眼,再闭,再睁,男的,是男的!

果然是梦吗?

……

这是又被白大哥踢下床了?

“白大哥?”嬴稷揉着腰从地上站起来,说起来白大哥来了地府之后,虽然不显什么,却也对他没那么拘束了,这都第二次把他踢下去了。

“……”白起沉默了一会儿,才转头盯着站在床边的嬴稷,“王上还是好好歇息,我先告退了。”

说完也不等嬴稷反应,推开门就径直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嬴稷。

?!?

刚刚说梦话被白大哥听见了?

白大哥这是又跑了?

他又不要我了?

!!!

救命啊!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补救,要不然,也不会到此地。”嬴稷看着正背对着他忙活的嬴荡甘茂,突然对生活感到了卑微。

“……”嬴荡实在是憋笑憋的厉害,这会儿为了维护嬴稷仅剩的脸面,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甘茂却是愣愣看了眼不远处,摇了摇头。

“王上……”白起的声音突然传进了嬴稷的耳朵,嬴稷大喜过望,转头,伸手,搂住,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白大哥!”我还没来得及去哄白大哥呢,白大哥这是自己把自己哄好了?!?

实在不忍心嬴稷继续打扰人家工作的白起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总会不觉幼稚起来的自家王上,叹了口气,拉过嬴稷的手,离开了垃圾回收站。

到底是自己选的王上,不能丢,不是垃圾。





[为我日渐辣鸡的文笔卑微Orz好久没写了,这篇算复健(然而复健失败www)]


foxxx99

关于芈八子的黄段子外交,我觉得有必要放出完整版。

一句结论放在开头:大多数影视作品都只把这件事拍了一半。这件事的完整版与很多人以为的其实大相径庭。

画出重点。

1.芈女士在这段策文中并不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出色外交家形象,这篇策文秦国方面的高光主角是甘茂。芈女士是个衬托用的“反派”。

2.芈女士不救韩不是为了秦国,是为了楚国。

3.芈女士的黄段子最终并没有起任何效果。秦王做出了与之相反的决策。

4.一个不是很要紧的。战国时期的其他太后对外使都自称老妇,芈女士却自称妾。Emmmm怎么说呢?角色还没转换过来?

我想说什么我觉得已经很明显了。

下附两段记载了此事的原史料。

《战国策 韩二 楚围雍氏五月》: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

一句结论放在开头:大多数影视作品都只把这件事拍了一半。这件事的完整版与很多人以为的其实大相径庭。

画出重点。

1.芈女士在这段策文中并不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出色外交家形象,这篇策文秦国方面的高光主角是甘茂。芈女士是个衬托用的“反派”。

2.芈女士不救韩不是为了秦国,是为了楚国。

3.芈女士的黄段子最终并没有起任何效果。秦王做出了与之相反的决策。

4.一个不是很要紧的。战国时期的其他太后对外使都自称老妇,芈女士却自称妾。Emmmm怎么说呢?角色还没转换过来?

我想说什么我觉得已经很明显了。

下附两段记载了此事的原史料。

《战国策 韩二 楚围雍氏五月》: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殽。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秦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殽。臣闻之,唇揭者其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太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尚靳归书报韩王,韩王遣张翠。张翠称病,日行一县。张翠至,甘茂曰:“韩急矣,先生病而来。”张翠曰:“韩未急也,且急矣。”甘茂曰:“秦重国知王也,韩之急缓莫不知。今先生言不急,可乎?”张翠曰:“韩急则折而入与楚矣,臣安敢来?”甘茂曰:“先生毋复言也。”

  甘茂人言秦王曰:“公仲柄得秦师,故敢捍楚。今雍氏围,而秦师不下殽,是无韩也。公仲且抑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果下师于殽以救韩。

译文:

  楚军包围了韩国雍氏城长达五个月。韩襄王派众多使者向秦国求救,使者车辆络绎不绝、冠盖相望于道,秦国的军队还是不出崤山来援救韩国。韩国又派尚靳出使秦国,对秦昭王说:“韩国对于秦国来说,平时就像个屏障,有战事时就是先锋。现在韩国万分危急,但秦国不派兵相救。我听说过这样的话,'唇亡齿寒',希望大王您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秦宣太后说:“韩国的使者来了那么多,只有尚先生的话说得有道理。”于是召尚靳进见。宣太后对尚靳说:“我服侍惠王时,惠王把大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疲倦不能支撑,他把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时,而我却不感觉重,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对我来说比较舒服。秦国帮助韩国,如果兵力不足,粮食不多,就无法解救韩国。解救韩国的危难,每天要耗费数以千计的银两,难道不能让我得到一点好处吗?”

  尚靳回国后把宣太后的话告诉了韩襄王,韩襄王又派张翠出使秦国。张翠假称自己有病,每天只走一个县。张翠到了秦国,甘茂说:“韩国已经很危急了,而先生还抱病前来。”张翠说:“韩国还没有到危急的时刻,只是快要危急了而已。”甘茂说:“秦国堂堂大国,秦王智慧圣明,韩国的危急之事秦国没有不知道的。现在先生却说韩国并不危急,这样行吗?”张翠说:“韩国一旦危急就转向归顺楚国了,我怎么还敢来秦国?”甘茂说:“先生不要再说了。”。

  甘茂进宫对秦昭王说:“公仲以为能够得到秦国的援助,所以才敢抵御楚国。现在雍氏被围攻,而秦军不肯去援救,这就势必要失去韩国。公仲因为得不到秦国的援救而忧郁不上朝,公叔就会趁机让韩国向南去跟楚国讲和。楚国和韩国结为一体,魏国就不敢不听从,这样一来楚国就可以用这三个国家的力量来图谋秦国。这样,它们共同进攻秦国的形势就形成了。我不知坐等别人来进攻有利,还是主动进攻别人有利?”秦昭王说:“不错。”秦军终于从崤山出兵去解救韩国。楚国很快从韩国撤军了。

《史记 樗里子甘茂列传》:

原文:

武王竟至周,而卒於周。其弟立,为昭王。王母宣太后,楚女也。楚怀王怨前秦败楚於丹阳而韩不救,乃以兵围韩雍氏。韩使公仲侈告急於秦。秦昭王新立,太后楚人,不肯救。公仲因甘茂,茂为韩言於秦昭王曰:“公仲方有得秦救,故敢扞楚也。今雍氏围,秦师不下殽,公仲且仰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於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然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乃下师於殽以救韩。楚兵去。

译文:

武王终于通过了三川之地到了周都,最后死在那里。武王的弟弟即位,就是昭王。昭王的母亲宣太后是楚国女子。楚怀王由于怨恨从前秦国在丹阳打败楚国的时候,韩国坐视不救,于是就带兵围攻韩国雍氏。韩王派公仲侈到秦国告急求援。秦昭王刚刚即位,太后又是楚国人,所以不肯出兵救援。公仲侈就去托付甘茂,甘茂便替韩国向秦昭王进言说:“公仲侈正是因为可望得到秦国援救,所以才敢于抵抗楚国。眼下雍氏被围攻,秦军不肯下殽山救援,公仲侈将会轻蔑秦国昂着头不来朝见了。韩公叔也将会让韩国向南同楚国联合,楚国和韩国一旦联合成为一股力量,魏国就不敢不听它的摆布,这样看来,攻打秦国的形势就会形成了。您看坐等别人进攻与主动进攻别人相比,哪样有利?”秦昭王说:“好。”于是就让军队下殽山去救韩国。楚国军队随即撤离。

松枝

秦国臣子进修班

【梗来自  @青册留笔 】

必修课程:

《如何在国君换人的情况下生存》

商鞅:50

张仪:60

甘茂:60

嬴疾:100

王翦:100

吕不韦:55

李斯:50

注:白起、范睢无资格参加该课程考核

*似乎是商君唯一挂科的课程

该课程受到了一致好评,其他六国班的学员纷纷申请旁听。但据某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员称:“道理我们都懂,只是不愿意这么做。毕竟,有些东西比官爵甚至性命更重要。”

《如何取得并保持国君对你的信任》

商鞅:100

张仪:100

甘茂:100

嬴疾:100

白起:50

范睢:53

吕不韦:100

王翦:100...

【梗来自  @青册留笔 】

必修课程:

《如何在国君换人的情况下生存》

商鞅:50

张仪:60

甘茂:60

嬴疾:100

王翦:100

吕不韦:55

李斯:50

注:白起、范睢无资格参加该课程考核

*似乎是商君唯一挂科的课程

该课程受到了一致好评,其他六国班的学员纷纷申请旁听。但据某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员称:“道理我们都懂,只是不愿意这么做。毕竟,有些东西比官爵甚至性命更重要。”

《如何取得并保持国君对你的信任》

商鞅:100

张仪:100

甘茂:100

嬴疾:100

白起:50

范睢:53

吕不韦:100

王翦:100

李斯:100

扎心了,前面无资格参加课程考核的二位。

该课程同样受到了一致好评,其他六国班的学员纷纷申请旁听。

《如何怼死六国》

恭喜全体通过!

【插播一道战国课程】

《如何逃脱“武安”封号的诅咒》

以下为大秦二把手选修课:

《如何忽悠六国》

恭喜全体通过!

商鞅:100

张仪:100

甘茂:95

范睢:100

李斯:100

【旁听】苏秦:100


《如何逃过大秦二把手的诅咒》

          无人生还







一别经年

真.大秦美食帝国(续二)

这篇文居然还有续二,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其实我也没想到,群里居然有姑娘催这篇文,因为十分难得,我这个十分不喜欢被催更的人也打算顺应一下民意,写写吧。

 @妄言_幻想 朋友,来吃!

前文回顾: 01 02

#一家之言,切莫较真#

#论大秦帝国与美食的关系#


佳节恰逢中秋,当年我渣仙四的时候,主角有一句经典台词我记得最熟,天河说的,月亮好圆,像个饼。

那必须的是个特别大的饼啊,可不要是五仁的,别的都好说。

中秋的月亮教我想起当年白发的秦王在月下吹箫的画面,后世万载山河,却也如他所愿,秦月皎皎,照我千秋。

虽我若要说他像月饼,良心尚且有些疼...

这篇文居然还有续二,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其实我也没想到,群里居然有姑娘催这篇文,因为十分难得,我这个十分不喜欢被催更的人也打算顺应一下民意,写写吧。

 @妄言_幻想 朋友,来吃!

前文回顾: 01 02

#一家之言,切莫较真#

#论大秦帝国与美食的关系#


佳节恰逢中秋,当年我渣仙四的时候,主角有一句经典台词我记得最熟,天河说的,月亮好圆,像个饼。

那必须的是个特别大的饼啊,可不要是五仁的,别的都好说。

中秋的月亮教我想起当年白发的秦王在月下吹箫的画面,后世万载山河,却也如他所愿,秦月皎皎,照我千秋。

虽我若要说他像月饼,良心尚且有些疼,但要说他儿子像月饼,我就没压力了。

荡儿是苏式鲜肉月饼,皮酥肉嫩,新鲜出锅时,皮上泛着黄,看着十分可口,烫虽太烫了点,但酥皮上还带着煎过的芝麻的香味,闻着也十分蛊惑人心,咬开一点,皮酥而不碎,再入一点,肉质鲜嫩可口,是精选的上品五花剁成的,软嫩入味,恰如武王夺三川临二周,威武天成,结果一入舌尖,肉馅是甜的,不是红烧肉的那种咸鲜的甜,而是腻人的糖味,这惊吓程度,比之武王绝膑,也是不虚的。

月饼只说苏式未免不妥,广式月饼里最出名的款式还是要说双黄莲蓉,广式的皮是柔软的,带着点奶蛋的香气,莲蓉甜腻,蛋黄重咸,合在一起时口味却相融的极恰,年少时第一次吃到,也是十分惊艳。家中长辈年少时游学广州,偏好这一口,我跟着吃了几年,其心情一如嬴稷待白起,从惊艳到厌倦宛如被放置了太久而皮软馅硬的月饼一样,终于腻歪到了“除了他什么都好”的地步。

大抵还是因为不够真心,我的真心给了故里那一碗糖芋苗,而昭襄王的,终究也只予了那山河大好的秦。

我大概是真的不太喜欢月饼的,但冰皮的又是另一种算法。

不同于糖浆熬制外皮的广式传统月饼,冰皮月饼是用糯米粉做的皮,最好吃的口味其实是绿豆沙,浅黄绿色的豆沙透过薄薄一层冰皮显得颜色越发浅淡,但味道是好的,豆沙绵软,冰皮甜糯,好吃的停不下来,但大约不停下来是不行,冰皮冷,绿豆凉,吃多了便要伤肠胃。忽然觉得有些像是甘茂,他对待秦国的态度也更显得冷静自持,总是难得在北地得善终的秦相了,大概是因当断则能断的清醒。


力邀我来更这篇文的姑娘是洛阳人,洛阳这个地方提起的时候总是先说繁花似锦再说纸贵无两,但我对此地的联想永远都第一是已经被拆了金谷园旧址留下的那一道金谷街,第二便是当地的锅贴。

洛阳的锅贴与别的地方不同,名叫小街的小店就开在街边,听说队要排的好长,去的晚了便没得吃。我心心念念,奈何没有机会。

锅贴要趁热吃,才出锅的,底边煎的焦黄脆硬,咬一口便淌出滚烫的肉汁来,肉馅剁的细碎,油香肉香再混合着小葱花的味道,沾上西北佐面食最好的陈醋,那是没人能拒绝的美味。有点像是,范睢,这个魏国士子入秦的时候年纪尚算不得大,但的确有才,昭襄王五跪求来的先生说,王不如远交而近攻。

初入秦宫的范先生在王殿上,戳中秦王心思的时候,大概便如这一口才出锅的锅贴,香鲜美味,教人停不下来箸。

他的结局并不十分明了,但也不太受人关注,大概是因为冷了的锅贴,便没了才出锅的美味,肉馅汤汁凝固的边边角角也都有些腻人,吃不得,便轻易的被扔了,也没人在乎。


#应该也许不会在有后文了吧#

#为防打脸我划掉了上面一句话#


团团的矢车菊
二舅你alter化了哟,甘茂:...

二舅你alter化了哟,甘茂:瑟瑟发抖+委屈.jpg
老实人上线
稷鹅你也有八卦之魂的吗,吃橘就吃橘还越坐越近了,果然是亲生的
图源官博@大秦帝国之崛起

二舅你alter化了哟,甘茂:瑟瑟发抖+委屈.jpg
老实人上线
稷鹅你也有八卦之魂的吗,吃橘就吃橘还越坐越近了,果然是亲生的
图源官博@大秦帝国之崛起

Grass on stones

《战国史料辑证》里考证,《战国策》里张仪向甘茂借兵一则,是在第一次第一次相魏的时候。

觉得不对。杨先生自己考证,第一次相魏时张仪甚至仍然可能遥兼秦相(有对应年代的出土文物张仪戈),可见嬴驷对他的宠信。“魏王不肯听仪。秦王怒,伐取魏之曲沃、平周,复阴厚张仪益甚。”因为魏王不听张仪的话,嬴驷都要气得打一架,他可以直接跟嬴驷沟通的,借兵这种事根本不需要通过甘茂。

而甘茂因为张仪和樗里子的引荐,得以开始在秦国的仕途,前期的履历并不明确,直至在张仪第一次相魏十年后,才出现他明确记载的工作,辅佐魏章攻略汉中。所以对当年的甘茂而言,这时候怎么会有张子若在秦必高子的说法。两个人此时根本不是一个地位。

且...

《战国史料辑证》里考证,《战国策》里张仪向甘茂借兵一则,是在第一次第一次相魏的时候。

觉得不对。杨先生自己考证,第一次相魏时张仪甚至仍然可能遥兼秦相(有对应年代的出土文物张仪戈),可见嬴驷对他的宠信。“魏王不肯听仪。秦王怒,伐取魏之曲沃、平周,复阴厚张仪益甚。”因为魏王不听张仪的话,嬴驷都要气得打一架,他可以直接跟嬴驷沟通的,借兵这种事根本不需要通过甘茂。

而甘茂因为张仪和樗里子的引荐,得以开始在秦国的仕途,前期的履历并不明确,直至在张仪第一次相魏十年后,才出现他明确记载的工作,辅佐魏章攻略汉中。所以对当年的甘茂而言,这时候怎么会有张子若在秦必高子的说法。两个人此时根本不是一个地位。

且张仪相魏时可以“令”甘茂的老师史举在魏王前进言——虽然被犀首套路了,倒是证实了我以前的猜想,甘茂和张仪在政治上是一党。史举甘茂这对师徒,不管谁先谁后,谁引荐的谁,总之当一个人受到张仪的欣赏之后,另一个人也随之拜入张仪门下。

张仪的政治理念是善魏攻韩,念念不忘打下三川,去周王畿到此一游,狼子野心大逆不道。大概因此和善韩的宗室樗里子结仇。而武王即位后,虽然张仪离秦,作为左丞相而受到武王宠爱的甘茂依然忠实追随和执行了张仪路线,他亲自出使魏国,劝说魏王和秦国结盟,并攻下宜阳,也让武王确确实实去周王畿过了一把瘾(就死)。

可见在张仪离开和去世后,甘茂继承了他在秦,魏两国的政治遗产,而秦国依然走在他设计的道路上。

也只有在甘茂为左丞相的时候,他才有必要顾虑张仪在魏国混不下去了回来,张子必高子。路线的总设计师回来了,后继的执行者怎么办呢。事实上武王对张仪的政治理想,完成的比嬴驷都热心。嬴驷在张仪嘚吧嘚吧打韩国的时候,觉得还是听司马错的去打巴蜀吧……

如果武王不作死,甘茂大概还可以再撑几年,将亲魏策略继续贯彻下去。然而不幸的是武王死得早……樗里子和张仪,甘茂这股延续两代秦王的亲魏势力政治角力应该持续了很多年,当然没想到最后杀出了新起的宣太后的势力,把他们都碾压了。





Grass on stones

【战国系】息壤在彼(2)

张仪的门客先去到楚国,楚国请他出使齐国。当他在齐国的王庭交接完齐楚事宜,故意做出随意的样子说,我听说张仪离开秦国的时候与秦王相约,他将去魏国,齐王憎恨他,必然会出兵伐魏。趁齐魏交战时,秦王可趁机伐韩,下三川,临周室,挟天子,案图籍,成王业。张仪可借此再取信于秦王。

齐王一听,气得立刻退了兵。战事平息。

然而张仪并不需要再取信于秦王,魏王,或者是天下任何一个王了。

甘茂在大梁见到魏王的时候这样想,张仪在离开秦国后一年死于魏,那也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甘茂被魏国奉若上宾,当他侃侃而谈说服魏王,秦魏两国相约攻韩时,面对魏王无力招架的表情,深觉在秦魏王庭的斗拱之下,每一根檐柱,每一道帷幕背后,...

张仪的门客先去到楚国,楚国请他出使齐国。当他在齐国的王庭交接完齐楚事宜,故意做出随意的样子说,我听说张仪离开秦国的时候与秦王相约,他将去魏国,齐王憎恨他,必然会出兵伐魏。趁齐魏交战时,秦王可趁机伐韩,下三川,临周室,挟天子,案图籍,成王业。张仪可借此再取信于秦王。

齐王一听,气得立刻退了兵。战事平息。

然而张仪并不需要再取信于秦王,魏王,或者是天下任何一个王了。

甘茂在大梁见到魏王的时候这样想,张仪在离开秦国后一年死于魏,那也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甘茂被魏国奉若上宾,当他侃侃而谈说服魏王,秦魏两国相约攻韩时,面对魏王无力招架的表情,深觉在秦魏王庭的斗拱之下,每一根檐柱,每一道帷幕背后,都藏了一个在笑的张仪的影子。

张仪的影子笑着说,甘卿呀,你也成了靠嘴吃饭的人了。

甘茂说,张子呀,世上的人谁不是用一张嘴在吃饭呢。

当甘茂自魏归秦时,秦王迎他于息壤,一起回咸阳去。

秦王在车上携着秦相的手,为他们驾车的近臣听到秦王对秦相说,甘卿啊,寡人若能车通三川,以窥周室,死不朽矣。

死而不朽的是张子那张嘴。甘茂腹诽,他坐在车边,也有了和张仪一样的冲动,恨不得把自己从秦人疾驰的战车上抛下去。

甘茂忧虑地说,为大王远行千里去攻打韩国要塞,太难了。昔日曾参居于费,鲁国有与之同名者杀人,路人三告其母曾参杀人,曾母投杼下机,逾墙而走。如今我不如曾参贤明,大王对我的信任又不如曾母对儿子的信任。疑臣者不止三人,我怕大王投杼呀。

甘茂看着秦王,羁旅之人,怎么能与樗里子宗室近亲相比。若臣久攻不下,樗里子及宗室近臣挟怨必然劝说大王收兵,到时候就是大王负了与魏国之约,臣也要受韩相怨恨了。

秦王握着他的手,笑道,寡人与甘卿就在此地盟誓,必不听之。

甘茂并不相信秦王的誓言,然而他又不能拒绝一位君王非要与他盟誓。

另一方面,攻陷宜阳的可能幻化成一个张仪,那张嘴开合吐出美妙动听的话语,倾倒了先王和楚王,也煽动得如今的秦王和他一起欲火中烧。

张仪在他耳边笑到情难自禁,甘卿呀,成则周公旦。

于是如当年入蜀,甘茂只能将自己再次捆上滚滚前行的秦国战车,与披坚执锐的秦军远征宜阳,深陷于战事的泥潭。

然而不成,张子。甘茂背着手眺望远处的城池,只能以宜阳之郭为墓了。

甘茂有自知之明,可不指望秦王能信他,如先王信张仪。

战事不顺,羁旅之人更容易多愁善感,他想起年轻时候侍奉先王和张仪被迫吞下的那些狗粮,酸溜溜的,并不抱希望的让带来诏令的使者转告秦王。

息壤在彼。

以君王之自作多情攻君王之出尔反尔,甘茂觉得自己应该算是畅快的出了一口鸟气,然而还是委屈得天怒人怨。

直到使者回来告诉他,秦王在朝堂上说,一切听相国的。才顿时感觉好多了。半个丞相做到今天,才做出一点滋味来。

秦军破宜阳,斩首六万,满地枯骨。

甘茂于宜阳城头,想到会笑会说话的张仪。

张仪甩着袖子,眨着眼睛说,甘卿呀,甘之如饴吧,我的一切都会是你的哟。


Grass on stones

【战国系】息壤在彼(1)

来一个丧病的段子汇编……


甘茂年轻的时候离开楚国的下蔡去了秦国,被张仪和樗里子赏识,推荐给惠文王。甘茂有才而性格柔顺,谨小慎微侍奉惠文王和张仪,被喂了很多狗粮。
惠文王也觉得甘茂不错,他就喜欢这样才色兼备的士子,还是张仪推荐的。在眼前忍不住就要去撩,甘茂不能拒绝,惠文王撩着撩着就跟睡张仪陈轸一样自然而然也睡了甘茂。
张仪知道了,呵呵一笑。
甘茂惶恐,羇旅之人,张子懂我的身不由己。
张仪叹道,甘卿呀,甘之如饴,怎会是身不由己呢,以后我的一切都会是你的。
然后甘茂就成了张仪一伙的,跟着和张仪一样从魏国来的魏章出去当参谋长了。
这时节大国有三,其中齐楚萌好,对秦不利。张仪便入楚,以商于六百里地为诱饵欺骗怀...

来一个丧病的段子汇编……


甘茂年轻的时候离开楚国的下蔡去了秦国,被张仪和樗里子赏识,推荐给惠文王。甘茂有才而性格柔顺,谨小慎微侍奉惠文王和张仪,被喂了很多狗粮。
惠文王也觉得甘茂不错,他就喜欢这样才色兼备的士子,还是张仪推荐的。在眼前忍不住就要去撩,甘茂不能拒绝,惠文王撩着撩着就跟睡张仪陈轸一样自然而然也睡了甘茂。
张仪知道了,呵呵一笑。
甘茂惶恐,羇旅之人,张子懂我的身不由己。
张仪叹道,甘卿呀,甘之如饴,怎会是身不由己呢,以后我的一切都会是你的。
然后甘茂就成了张仪一伙的,跟着和张仪一样从魏国来的魏章出去当参谋长了。
这时节大国有三,其中齐楚萌好,对秦不利。张仪便入楚,以商于六百里地为诱饵欺骗怀王,让他与齐国绝交。

甘茂深深叹息,他故乡的高贵的国君并不蠢笨呀,却被张仪蛊惑了。

楚国和齐国分手以后,楚使入秦索地。张仪说并没有这回事,我怎么能送出秦王的土地给楚王呢,但我可以献给怀王我自己的六里封地。

惠文王开心而满足的笑了。

愤怒的楚王发兵来打秦国,魏章与甘茂败楚于丹阳。

后来甘茂就跟太子搞上了,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搞上的。魏章知道了说,甘卿呀,这样不太好吧,太子不喜欢我们这些客居秦国的人呢。

张仪笑一笑说,甘卿呀,你已入门了。

太子这样的健气肌肉男,就觉得甘茂这样又有才又温和的性格才好呀,理解不了秦王和楚王的审美,张仪有什么的。

他又不喜欢张仪。

张仪出使外国,归来时惠文王去世,太子即位为武王。

武王刚即位,还不习惯做一个王。还是有节操的男人。推己及人,他想到了楚王,就很忧虑周围亲戚跟他说的,张仪事先王不忠。

张仪站在那里跟他说,我想去魏国,引齐国来打魏国,让他们自相残杀,其利在秦。

张仪说,王可趁机下三川,出函谷,临东周以窥周室,挟天子以令诸侯。
武王不是太子是王了,站在天下的版图前,他当时就觉得心跳过载,练举重卧推的时候肾上腺素分泌都没这么多,随便想想都硬了。

张仪太刺激了,只能送走吧送走吧送走吧。
甘茂送张仪走,依然柔顺的说,张子还有什么可以教甘茂的。
张仪指着武王送他的革车三十乘,将军魏章在其中指挥着这两千士卒。

张仪说,这就是我最后能教你的了,羇旅之人,要走,不走,就死了。
甘卿呀,现在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甘茂于是像张仪一样离开咸阳和秦王,远征蜀地去平定叛乱,在遥远的地方,丈量张仪构筑起来的坚实的城墙。

当他回来的时候,就成了左丞相,和樗里子一起分享张仪的权力和荣耀。
他开始和樗里子互看不顺眼,理解张仪为什么看很多人都不顺眼了。

他们以前看不顺眼张仪,现在也看不顺眼自己了。

这时候他竟然收到了张仪的信。

张仪离开了秦国,依然是相国。魏相在魏国的都城大梁写信给甘茂,齐国来打魏国了,请秦相出兵。

甘茂读着信,看了一眼面前送信的士子。

这样的寄身于权贵门下为之奔走以求进身的士人很多呀,他想起年轻时的自己。

甘茂问送信人,你的主人向我借兵,你说,我应不应该借给他呢。

送信人笑起来的时候,甘茂心里抖了一下,又想起张仪。

送信人说,借。

甘茂说,借兵于魏,打退齐国,你的主人在魏国的地位会更稳固。

送信人说,如果不借兵,魏国败于齐,魏相失去了魏王的庇佑就不能留在魏国。天下之大,其他的国家不是深恨魏相,就是无力庇护魏相,除了秦国,魏相又还能去哪里呢。

甘茂说,可是魏相如果回了秦国,地位永远在我之上,是吧。

甘茂和送信人相对露出了大家都知道对方是老狐狸的了然笑容。

甘茂说,魏相一步一步算得都很清楚,这个时候,他的其他的门客,又在哪里呢。

送信人说,大概在从楚国去齐国的路上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