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甜品传说

2476浏览    18参与
億佰元溺斃於黑洞裡漂泊

【Desserttale-人类组-NC 17】成人日礼物

  ----


  分级:NC-17


  ----


  --青年间的友谊,就其本身而言,便具有爱情的全部炽烈性和它的一切特点:那种不敢用言语吐露感情的羞涩感,那种对自己的不信任,那种无条件的忠诚,那种离别时的凄侧惆怅,那种充满嫉妒的独占欲。


  -А. И. 赫尔岑《往事与随想》-


----


*是给爸比的AU一周年贺文,一周年怎么能没有肉肉吃(皱眉)


*福猹cp向,男福男猹


*分级NC-17


*谨慎食用


*昨天已经给爸比看过啦,就不艾特丢人现眼了XD


----


*正文跳这里↓


WB:传送门通...

  ----


  分级:NC-17


  ----


  --青年间的友谊,就其本身而言,便具有爱情的全部炽烈性和它的一切特点:那种不敢用言语吐露感情的羞涩感,那种对自己的不信任,那种无条件的忠诚,那种离别时的凄侧惆怅,那种充满嫉妒的独占欲。


  -А. И. 赫尔岑《往事与随想》-



----


*是给爸比的AU一周年贺文,一周年怎么能没有肉肉吃(皱眉)


*福猹cp向,男福男猹


*分级NC-17


*谨慎食用


*昨天已经给爸比看过啦,就不艾特丢人现眼了XD


----


*正文跳这里↓



WB:传送门通道 

石墨:传送门通道 

野草沼泽
Desserttale一周年快...

Desserttale一周年快乐!!!

生日快乐啊wwww

祝sans和papyus/鱼龙百年好合

Desserttale一周年快乐!!!

生日快乐啊wwww

祝sans和papyus/鱼龙百年好合

梵10x

2019-05-18——2020-05-18

祝贺甜品传说Desserttale建立一周年!!

六半仙是神!!!

2019-05-18——2020-05-18

祝贺甜品传说Desserttale建立一周年!!

六半仙是神!!!

寻梦大小姐💕

甜品传说的同人,是以前超喜欢的au,也是自己疯狂进步的一个阶段吧x

甜品传说的同人,是以前超喜欢的au,也是自己疯狂进步的一个阶段吧x

六六六半仙

Desserttale第八波ask完成| ᐕ)୨
最后两p表情包是群里的点图hhh(来自亲妈的迫害)
可抱走www

Desserttale第八波ask完成| ᐕ)୨
最后两p表情包是群里的点图hhh(来自亲妈的迫害)
可抱走www

億佰元溺斃於黑洞裡漂泊

【Gasriver Desserttale】【nsfw注意】借口.

*是riverster的车,和亲妈说好的我终于搞出来了【烟】

*我好菜我不会开车,写到最后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搞颜色,总之就是我原地磕头(?)

*是怪物热潮期(发//情期的意思),嗯

----

*在薄荷气味的寒风中,是什么,又亦是谁在永不停歇的河流上穿行?

—“我承认这只是个借口。”
——“爱你的借口。”

----

       “嘿!Ms.River!介意载我一程吗?”似乎有什么人在招呼着河流之上的船夫,Riverman轻轻搅动船桨停靠在岸边,长着猫耳的娇小女士冲他招着手,她的脸上挂着一个甜蜜讨好的笑,歪着头期待地等...

*是riverster的车,和亲妈说好的我终于搞出来了【烟】

*我好菜我不会开车,写到最后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搞颜色,总之就是我原地磕头(?)

*是怪物热潮期(发//情期的意思),嗯

----

*在薄荷气味的寒风中,是什么,又亦是谁在永不停歇的河流上穿行?

—“我承认这只是个借口。”
——“爱你的借口。”

----

       “嘿!Ms.River!介意载我一程吗?”似乎有什么人在招呼着河流之上的船夫,Riverman轻轻搅动船桨停靠在岸边,长着猫耳的娇小女士冲他招着手,她的脸上挂着一个甜蜜讨好的笑,歪着头期待地等着他的回答。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一个船夫从来不会拒绝所有想要登船的人,更别说这位小姐还是他们以前的同事。“上来吧,Jenny。下次直接称呼我为river就好,不必客气。”

       娇小的猫咪小姐轻盈地踏上了船只,一边与river谈论起了今天在工作上发生的事情:“River先生我跟你说啊,今天Gaster博士又调错了药剂,试药时候发生的化学反应真是让人笑的肚子痛,尤其是Gaster博士整个脸都写满了尴尬。”

       “啊,对了,river先生,我建议您最近多关注一下Gaster博士喔,最近他总是频频出错,总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

       “心不在焉?”river偏头看向猫咪小姐的座位,“好,我会去多关注一下他的。到家门口了喔,Jenny。”船舶与岸边隔了一尺款的距离,冰凉的薄荷糖河水在船底流动,隐隐约约倒影出了river帽檐下空虚的面孔。他目送着猫咪小姐离开后,才缓缓滑动船桨,向着另一头的方向驶去。

……

       四周的空气在逐渐升温,风中气味也从清爽的薄荷变成了粘稠的麦芽糖味,过分熟悉的景色映入眼帘,river的船轻轻停泊在岸边。到热域了。

       “您好!”“你们好。”在简单地向着门口的守卫轻轻地问了声好以后,他便毫不犹豫地向着不远处的白色实验室进发。

       心不在焉?他倒想看看gaster是个什么心不在焉的法子。

       实验室楼下的自动门为他敞开,river气定神闲地向着电梯口走去,在经过时也不忘和身边下班的老朋友们问声好。“喔!rive先生,你怎么来了?来找gaster先生的是吗?”刚从电梯里下来的alphys似乎是因为他的突然到访有点惊讶,同时语气也变得有点不安和慌张:“呃,我不知道,那个、怎么说好呢、现在不建议去找gaster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之就是变得很暴躁,现在谁都不愿意见,刚刚还在砸东西……”

       River歪了歪头,gaster砸东西?好啊,他这下还真是要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了。“你们有人受伤了吗?”“不、没有,就只是发出了很大响声而已……”alphys回答道,伸手扯住了对方的衣袖,“要不还是别去了吧,gaster他现在挺不稳定的、万一、我是说万一不小心伤到你……”“放心吧。”

       River安抚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按下了电梯按键。

       “他不会的。”

       随着电梯楼层数在慢慢增加的同时,river脑海中涌现的不安感觉也越来越甚。他们说的gaster……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确定自己不会受伤,毕竟gaster“发疯”起来的样子他还是见过的,那可真是一段可怕的回忆。

       电梯指示灯亮起,与楼层之间隔断的电梯门慢慢打开,映入river眼帘的是遍地狼藉一片:房间里的大型摆设七倒八歪地倒在一边,满地散乱的文件被丢的到处都是,污渍和地毯搅弄在一团,就连墙壁上的挂画都应声掉了下来。

       “老天……gaster,你到底做了什么。”river这么说着,接着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的物件。

       “Gaster!你在干什么!”他的声调提高了,奇了怪了,怎么没见到gaster的人影,不是说好了他在这里的吗。

       River向前又跨了一步,在瞬间便被一个黑色的影子扑在了旁边的办公桌上。“喂!什么……gaster?是你吗?”gaster的办公室没有开灯,窗帘也是拉上的,river仅仅依靠着一丝丝从窗帘缝隙中透进的微弱光线勉强分辨出了对方是谁。

       “拜托……别说话,也别动……”“gaster!果然是你!你在干什么,把这里弄得一团糟!”

       抱住自己的人没有回应他,只是更加收紧了手中的力道一些。

       River感知着对方身上不正常的感觉,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不会吧,你不会是……”

       “你不会是热潮期到了吧?”


----

明白人都知道评论区有些啥:P

億佰元溺斃於黑洞裡漂泊

【Desserttale/riversiter】BAS.Love.

*是一个中长篇这样,cp为Desserttale的riverster.


*刀子,嗯,是刀子.


*他们的爱情多美妙啊搞颜色也很棒我🐍爆TT(等等你在说什么)


*避雷.


----


如果生活如同梦境一样浑浑噩噩,那么做噩梦的人会比做普通梦的人更容易清醒。


-《The Power of Now》-


----


1.


        Gaster最近很不对劲。

  


        “我想这件事情只要化简就好...

*是一个中长篇这样,cp为Desserttale的riverster.


*刀子,嗯,是刀子.


*他们的爱情多美妙啊搞颜色也很棒我🐍爆TT(等等你在说什么)


*避雷.


----


如果生活如同梦境一样浑浑噩噩,那么做噩梦的人会比做普通梦的人更容易清醒。


-《The Power of Now》-


----


1.


        Gaster最近很不对劲。

  


        “我想这件事情只要化简就好,不需要那么繁杂,大不了直接把引起躁动的人杀了也行,无论怎么样全部后果推到我身上来就好。抱歉,我得先走了。”Gaster加快了语速,一边用着敷衍的话语打发着身边前来询问他的人群,明显的心不在焉。


  又来了,又是这种情况。


  Riverman的手握成了拳,同时也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该死的,他今天非要抓住这个家伙不可。”Hey!Gaster!Stop!”


        在听到他的声音的Gaster回头瞥了一眼,眼里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慌乱。接着他慌忙跑过一个拐角,紧随其后的Riverman不肯示弱,向着那个方向加速移去,但当他站在走廊拐角的时候却看不见那个熟悉的影子了。


        那家伙,绝对是又传送溜走了。


        在发出一声气馁的叹息后,明晰‘如果他不希望他自己被人抓到的话就永远不会有人能够抓到他’的熟悉操作,最终踌躇半天还是选择掉头离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了,经验告诉他再追下去也只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轻盈的步伐逐渐远去后,一直处在拐角处而无人问津的杂物间的门才缓缓打开,Gaster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左看右看确认此处无人后才走出来,一直被吊在嗓子眼的灵魂也安心地回到原位。“唉——”


        Gaster长舒了一口气,原本就疲惫的身心在放松的环境下让人感觉更累,他静静地靠在了铁质的栏杆上,单手支撑着下巴眺望远方的景色,白色的光芒包裹住了远方的景色,像是一片无底洞一般,吞噬着那些绚丽的颜色和景象。


        这是多久了?


        混沌的脑海中不断旋转思考,最后勉强计算出了时间:两个月已经过去了。

明明只是这样平淡的日子,也许这就是老天给他的报应?


        嘴角渐渐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攥紧的手心渐渐松开,一抹浓重的殷红出现在手心,视线里却是偏紫的色彩。已经出现偏差了啊,不过,以前的事情,倒也在逐渐遗忘呢,他自己已经基本上完全丧失传送能力了,最多也只不过两三米而已,现在就连正常的奔跑都会有点影响了。


        Gaster轻轻闭上眼,努力去回想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但脑海中却像是一滩糨糊,无论自己再怎么去回忆却只是空白的画页。


        唯一记得最清晰的,是那个穿着蓝色长袍的怪物,站在路的前方等他。“喂,Gaster.你在那里做什么?我们要出发了。”“好,我来了。”


        真实的微笑绽开于唇齿之间,满口冰冷的铁锈味被强行咽下肚中。


        好冷。


        真的好冷。


        虚弱的残阳被天空吞噬,心力交瘁的旅人回到了暂时的藏身之所。


        将雕刻着Mettaton模样的华丽蓝莓糖大门重重拍上,扑倒在柔软的床铺之中才让Gaster有了一丝真正的放松感。说实话,整天躲躲闪闪这件事情真的很累,尽管自己已经提前离开了,但是为了以防有人发现他且在自己不能传送的情况下,他必须绕一大段路从远离河道和热域主干路的岔道才能回到MTT的酒店。


        噢,还有要远离自己住的地方,以防Riverman会在那里找他。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受,更何况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要是被发现——不,他才不会让这种事情被发现,任何一个人都不行。


        想到这一点的Gaster感觉更疲惫了,他预计自己这病最多还能再撑一个月不到了,最近出血,色彩偏差,平衡能力和神经衰弱,视线范围缩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身体的状况一天比一天糟糕。他深知自己其实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但是这件事还是最好不要被别人知道,所以尽可能地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对,就是这样。


        Gaster在心里打着对自己毫无益处的算盘,一边合上沉重的眼帘,昏沉的意识当中夹杂着火一般灼烧的痛感。关节镶嵌的骨头缝里仿佛钻入了蚀骨的虫,钻心的痛楚在疲惫中压迫着他的神经,明明渴望合眼却偏偏不能陷入睡眠。困意和窒息一般的痛楚使他辗转难眠,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2.


        “好久不见了,sans.”


        略微空灵的嗓音自骷髅怪物身后传来,sans的脸上挂上了招牌式的笑容,转身礼貌性的向着对方伸出了右手。“确实,不过比起‘好久不见’,一般我们也只有在和Gaster在一起的话才会见上那么一面,今天你怎么有如此闲情雅致来找我们?Gaster呢?”以同样礼仪与sans握了握手,riverman在听见他所说的话后微微低了低头,嘴里自言自语道:“原来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什么?”“啊,抱歉,我走神了。我还以为他最近和你们住在一起,最近他下班以后就一直玩消失,他甚至没有回过他的家。原来也没有住在这里吗?”riverman将双手抱在怀中,夹杂着薄荷棉花糖香气的寒风拂过袍子,撩起衣角露出那不存在的腿部。


        “没有回家?他最近完全没有跟我和paps联系过,我还以为是他工作太忙也就没有去找过他。”sans的语气逐渐变得凝重起来,Gaster又在搞什么新实验了吗?不,不对,也不至于如此躲藏,按照他的性格,不管做什么都临危不乱,才不会因为这点事玩消失之类的愚蠢游戏。


        “好,我会去联系Gaster的,别担心。”sans抬起头向着riverman点头示意,接着闲聊了两句便分开各自回家去了。


        刚回到家里,人类孩童便从沙发上探出头来,手上还握着未放下的遥控器。“sans,你今天回来的好晚噢,我们都吃完晚饭了,papy给你准备的小蛋糕还在餐桌上,建议趁早吃噢。”Frisk说完便转过头去,继续看着电视上新一期Mettaton的节目。


        “当然,Kid.但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忙。”草草敷衍过人类善意的提醒,sans直径走向沙发并坐在了另一端,从口袋中拿出手机上下滑动,在拨到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后轻轻点了进去。“嘟——嘟——”电话在拨打中的声音持续着,但迟迟无人接听,电话那端传来忙音。没有接通。


        不对,这到底怎么回事?Sans的动作逐渐加快,就这样反复了好几次直到引起了一旁人类的注意。“sans?你怎么了?你在给谁打电话?”Frisk侧过头向着sans的手机屏幕上看去,上面赫然显示着“Gaster”的名字字样。“是Gaster的电话打不通吗?”


        “是的,我在找他。有点事情我必须找他问问。”sans滑动着手机屏幕,注意力却没有放在这上面。电话还是打不通,Gaster他,到底在干嘛?


        “Hey!!sans!!你没有吃掉你的晚饭,你这家伙别玩手机了!更不要带坏Frisk!!”Papyrus带着少许温怒的表情走下楼来,叉着腰指责着自己兄弟的这种行为。


        “噢,当然,当然,Bro.不过我现在有点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你最近见过Gaster或者是和他打过电话什么的吗?”sans将手摊开,表情却没有往日那样轻松。“父亲?并没有,我最近可没有和父亲——等等,是出什么事情了吗?”Papy的声音在一瞬间弱了下来,他可不是个傻瓜,总感觉sans的问题不太对劲,是父亲怎么了吗?!


        “不,别担心兄弟,我只是随口问问。”sans露出了一个让人信服的笑,接着摆了摆手,仿佛真的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好吧,那么我就上楼去了,别带着Frisk看那么多电视!!”Papyrus将信将疑地转身上楼,关门前还不忘叮嘱兄弟别带坏他的人类朋友。


        直到木门锁上的细微声音传来后,sans才如释负重地叹了口气,关上手机后仰天靠在沙发上,仿佛一个累极了的旅人。“为什么不告诉Papy你在干什么?”“我不希望他也为Gaster的事情担心,我只要悄悄地进行这件事就好。”sans这么说着,用手轻轻摸了摸人类的头顶。“你也别管这么多闲杂事情了,去休息吧。”“我也会帮你的。”Frisk的声音没有什么波动,只是简单的陈述句。Sans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觉得这是小孩子的玩笑话一般,不小心笑声便从嘴边漏出。“pfffffff…”


         稍微对他这番表现有点不甘心的Frisk一把将头上的那只手推掉,站起身向着楼上走去。“我会帮你的。”“好好好,现在你乖乖去睡觉就帮大忙了,别吵到papy了。”sans敷衍地挥了挥手,接着自己闭上了眼睛。


         真是的,这都什么事啊。



Tbc.


六六六半仙

Desserttale ask+日常第六波完成

最后2P是茶绘
不是同一时期画的所以画风一直在变_(:з」∠)_

Desserttale ask+日常第六波完成

最后2P是茶绘
不是同一时期画的所以画风一直在变_(:з」∠)_

六六六半仙

第五波ask+日常完成| ᐕ)୨
最后2p含有帕福帕和衫帕向,注意避雷💦💦

第五波ask+日常完成| ᐕ)୨
最后2p含有帕福帕和衫帕向,注意避雷💦💦

六六六半仙

第四波ask+日常
Gaster主场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被屏蔽了,到底哪里违规了啊_(:з」∠)_)

第四波ask+日常
Gaster主场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被屏蔽了,到底哪里违规了啊_(:з」∠)_)

六六六半仙

试着自己建一个au,叫Desserttale「甜品传说」希望有人喜欢吧💦💦

接ask

可以画or写同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地面上由两个种族统治着:怪物与人类。怪物从出生起就能够使用魔法,经过后天的不断努力可以变得很强大,而人类拥有较高的智慧和相比起怪物较高的生育能力。

起初人类和怪物之间多多少少有些小摩擦,但相处得还算和睦。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期与怪物的相处让人类意识到了魔法的强大,于是人类对于怪物天生就能够使用魔法的能力逐渐感到了恐惧,越来越多人认为怪物的存在就是威胁。

人类在惧怕魔法的同时,也有一部分人羡慕并渴望学会使用魔法,经过两百多年的研究,人们发现其实人类也可以使用魔法,...

试着自己建一个au,叫Desserttale「甜品传说」希望有人喜欢吧💦💦

接ask

可以画or写同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地面上由两个种族统治着:怪物与人类。怪物从出生起就能够使用魔法,经过后天的不断努力可以变得很强大,而人类拥有较高的智慧和相比起怪物较高的生育能力。

起初人类和怪物之间多多少少有些小摩擦,但相处得还算和睦。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期与怪物的相处让人类意识到了魔法的强大,于是人类对于怪物天生就能够使用魔法的能力逐渐感到了恐惧,越来越多人认为怪物的存在就是威胁。

人类在惧怕魔法的同时,也有一部分人羡慕并渴望学会使用魔法,经过两百多年的研究,人们发现其实人类也可以使用魔法,但那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这使那些对魔法有强烈渴望的人感到绝望。羡慕、嫉妒、恐惧、厌恶等情感糅合在一起,人类愈发不能容忍怪物的存在了。

终于在某一天,人类对怪物发动了战争。在战争的最后,怪物们节节败退之时,七个魔法师对怪物施下了魔咒,本是想将怪物们一网打尽,却因为其中一个最强大的魔法师“不小心”念错了咒语,怪物们被传送到了一个满是甜品的空间里。那个空间化成了一颗糖果,消失了。而那七个魔法师在战争结束后的几年内,被同族视为异类,认为魔法师本质与怪物无区别,都是充满「威胁」的存在。那位念错咒语的魔法师选择了隐姓埋名,以普通人的身份活下去,而其余魔法师都因各种“意外”身亡。

多年之后,一个人类小孩在一个偏僻的小角落捡到了那个糖果,一刹那间,被糖果吸了进去……



甜品传说的部分世界观设定

存在体力值的设定,体力值随着行动慢慢下降,吃东西可以同时回复体力值和HP值,体力值耗尽的话会开始每隔15秒扣一滴血量。

睡觉也可以同时回复HP值和体力值。和平线的frisk可以在羊妈家、雪镇旅馆「躺在床上时可选择小睡一会或者过夜」、骨兄弟家「可以选择和sans或papyrus一起睡觉,也可以选择睡沙发」、鱼姐家、W.D.实验室、MTT旅馆、新家睡觉,均可触发彩蛋。

怪物的所有生活用品都是用各种甜品制作,比如衣服大多数是由极薄的橡胶软糖和棉花糖制作而成。

怪物的房子大多由硬糖、饼干、较厚的棉花糖构建而成。

除了极小部分的怪物,怪物们使用的魔法也受到了空间的影响,变成各式各样的糖果饼干,但依然具有一定的攻击力。部分年轻的怪物喜欢用攻击力极低的魔法偷袭朋友或有好感的怪物,这对它们而言只是有一点危险的游戏和搭讪方式。

怪物的本身由魔法构成,除了死亡会变成糖砂外没有和原来太大的变化。

尽管糖果空间里到处都是食物,但吃进去并不会有饱腹感,只有被怪物用魔法进行加工后才能真正算得上是食物。

只有gaster造的食物加工房和魔法值较高的怪物才能对食物进行加工。

类似于蛙吉特、忧郁虫虫的小怪只能通过打工、行商之类的方式赚钱购买所需物资。

怪物可以私人加工食物,但进行售卖的话必须获得国王的准许和相关证件,由皇家守卫队不定期检查食物质量。

不存在手滑杀怪,即使是最低级的怪物也要攻击两次才会死亡。

怪物被杀死的话会变成糖砂,灵魂会变成一颗糖,吃掉就能提升LV。

猹和小羊没有死!没有!全员健在!福是在一切糟糕的事都还没发生的时候进入空间的!大体就是一个可以任意发糖也可以丢刀片的au,这就要看你走的是什么路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