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甜奶天配

67浏览    5参与
洛黎不是洛咕咕

救命啊这也太好磕了吧🆘

    我敢肯定我不是唯一一个冲着柴犬和二哈去看最新一期的人

  但是我点开之前真的不知道有这么好磕啊救命🆘!!!!!!

  从开始六元去敲若昀门俩人开始同框之后我就疯狂打滚流哈喇子

  这俩人怎么做到各自都帅的要命合起来还那么好磕的???

  大巴上心机挪位是你吧诡计多端的六元?

  

[图片]

[图片]

  被吓一大跳明明在黑暗里啥也看不见但是精准扑到六元身上的是你吧张若昀? 

[图片]

[图片]

[图片]

       (yysy芒果真的很会,这个特写我给满分)...

    我敢肯定我不是唯一一个冲着柴犬和二哈去看最新一期的人

  但是我点开之前真的不知道有这么好磕啊救命🆘!!!!!!

  从开始六元去敲若昀门俩人开始同框之后我就疯狂打滚流哈喇子

  这俩人怎么做到各自都帅的要命合起来还那么好磕的???

  大巴上心机挪位是你吧诡计多端的六元?

  

  被吓一大跳明明在黑暗里啥也看不见但是精准扑到六元身上的是你吧张若昀? 

       (yysy芒果真的很会,这个特写我给满分)

  你俩能不能给我留条活路?看个节目给我磕的死去活来的😭😭😭😭😭😭

  ps校霸拽哥六元扯领口的时候那个领带没开真的太涩了嘶哈嘶哈😍(附图)

丢失两小时.

形容词(上)

小学生文笔|民国be美学


商人刘源✖️教书先生张昀


勿上升🚫


“我将你当做我毕生的信仰与原则,因为我爱你”


1936年冬,抗日前线惨烈状况传到了百姓耳朵,北平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富家公子整天待在戏园子里听戏。


如今缺粮食缺武器但大雪却毫不吝啬,张昀撑着伞急匆匆的往醉仙楼赶。


撩开厚重的门帘,热气扑面而来,屋里烧的很暖和,公子哥们瘫在椅子上听着台上的名角儿唱戏,张昀四下看了看,在第一排的一桌提溜起来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


“你又不来学校上课!这周你都旷了几天课了”张昀声音虽不大但很有力,惹得其他桌的人也往这边望。男孩似乎觉得很没面子,趁张昀不注意便往......

小学生文笔|民国be美学


商人刘源✖️教书先生张昀


勿上升🚫


“我将你当做我毕生的信仰与原则,因为我爱你”



1936年冬,抗日前线惨烈状况传到了百姓耳朵,北平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富家公子整天待在戏园子里听戏。


如今缺粮食缺武器但大雪却毫不吝啬,张昀撑着伞急匆匆的往醉仙楼赶。


撩开厚重的门帘,热气扑面而来,屋里烧的很暖和,公子哥们瘫在椅子上听着台上的名角儿唱戏,张昀四下看了看,在第一排的一桌提溜起来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


“你又不来学校上课!这周你都旷了几天课了”张昀声音虽不大但很有力,惹得其他桌的人也往这边望。男孩似乎觉得很没面子,趁张昀不注意便往门外跑去,张昀一把拽住他,拉扯间不小心撞翻了隔壁桌的茶壶,撒了客人一身,那客人也是暴脾气,骂骂咧咧起身便要打张昀,在张昀不知所措时,客人扇出的巴掌被一个男人拦在了半空,男人比张昀要高出半个头,身着黑色长衫,领口纹着金丝,带着副眼镜,左手摇着一把折扇,文质彬彬的,若不看他右手还抓着客人的胳膊,低头笑着看他,张昀还以为他是哪个学校里跑出的学生。


“哟喂,什么风把刘老板您吹过来了”客人见了男人立马收了手,恭恭敬敬地道


刘源,刘家少爷,年少有为,留洋归来选择经商,如今混的风生水起


“哦,羊癫疯”刘源不紧不慢道,说罢便看向张昀


张昀眼底泪汪汪的还泛着一点红,不知道是方才被吓到了还是天生含情眼,加上鼻子上恰到好处的一颗痣惹得人十分心疼。刘源进屋时便注意到了张昀,穿着大褂也盖不住胸,腰细腿长,妥妥的美人身段…


还没等客人反应过来,刘源便搂着张昀往出走了,至于那个学生,早就趁乱逃跑了


走出园子,天空还下着小雪,刘源撑着伞讲着帮人帮到底,要送张昀回家,张昀没拒绝,两人漫步在雪中的街头,呼出的白气打湿了张昀的睫毛,睫毛像挂着几颗泪珠,他不说话,像冬日的一抹残阳…

(呼出的白气为水蒸气遇冷液化形成的小水滴,具体叫啥我不知道,这个知识点在八上物态变化那个单元)


张昀的家是小胡同里的一间砖瓦房,院墙里的梅花树枝探出墙头,鲜红的花瓣上点缀着雪花


“一枝红梅出墙来?”刘源喃喃道


“是红杏”张昀撑着伞走在前面侧了侧身道


张昀的面部线条流畅的像森林里蜿蜒绵长的小溪,刘源看的出神,不知不觉就跟张昀跟到了他家门口


“要进去喝杯茶吗”张昀转头笑着和刘源说,刘源也是这时才发现自己跟人跟到了家门口,真丢人…


带着茶香的白气飘转在茶杯上空,是的,为了缓解尴尬,刘源接受了张昀的邀请,其实他算是不请自来


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茶香入喉,糕点香甜软糯,再看看张昀那张精致的脸,刘源想在美人家赖一天不走


“对了,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啊”刘源边喝茶边边问张昀


“什么?哦,我叫张昀,国文教员”张昀对美人这个称呼似乎不太满意,但还是不好说些什么


“哦,先生好,我叫刘源,一个小商人”刘源感觉到了张昀的不满,立马笑了笑改口道


张昀没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阳光洒在脸上,衬得他格外温和,像一只在北京城游窜的小白猫,刘源想把他捡回家好生养着……


此时岁月静好


糕点所剩无几,壶里只剩茶渣,刘源起身与张昀道了别,踏出院门前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码,他不知道的是,如今战乱,国文教员工资减半,张昀自己生存都难,哪里来的大洋到电话亭给他打电话?


张昀以为刘源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路人,但没想到两天之后这狗皮膏药会在学校门口等他下班,刘源这次势必要抱得美人归


“先生,我请您吃饭”刘源站在学校门口超张昀喊,刘源虽身穿白西装但仍盖不住他身上的少年稚气,他生的好看,站在人群中本来就引人注目,再喊这几句,更是成了万花丛中最显眼的一朵。张昀心中的火直接烧到了耳根,快步走上前,把刘源拽进车里


汽车穿过人群开到了一家古香古色的酒楼旁,一上楼张昀便被窗边的古筝吸引了,刘源似乎看出来他的心思


“先生,您会弹琴吗”刘源歪头笑着问


“嗯,学过,你要是想听,我可以弹”张昀答


“好啊”有这种好事刘源自然是开心的,于是点了一壶酒坐在靠近窗的位置看张昀


张昀纤细白皙的手抚上琴弦,随着拨动琴弦,一个一个的音符串联成一首曲子,桌角放着的香炉升起一缕缕轻烟,所有景物融合,像是古人诗里的朦胧美,一曲终了,不知是许久未碰琴还是太用力了,张昀的手上硌出了几条充血的压痕。


“早知道不吵着让你弹了,我去给你买药”刘源皱了皱眉,有些自责。说罢便起身。


“哎,不用,我又不是小姑娘,只是很久没弹琴,有些生疏了而已”张昀急忙拽住了刘源


“嗯好”刘源看着张昀拽着自己衣袖的手,葱白纤细,应声道


张昀瞟见刘源看自己粘腻的眼神,盲松开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先生吃些什么?”刘源见此笑了笑,温声问道。


张昀觉得毕竟是人家做东,挑三拣四也不礼貌,反正自己也不挑,就忙说“我没什么挑的,你选就可以了”


刘源似看懂了张昀的想法,但是也没有点破,喊了一声“掌柜的”,那掌柜便颠颠的跑过来了。


“刘老板来点什么?”掌柜的问。姿态放的极低,一副讨好的模样,毕竟四九城里谁人不识得这刘家小少爷。


“来清蒸虾仁,红烧肉,糖醋里脊还有鱼汤。哦,对了,顺便来两壶桃花酿”


等待的过场并不沉默尴尬,因为刘源总会把话说的很有趣,让张昀笑起来。


菜都上桌后,刘源夹了块虾仁放到张昀碗里道“先生尝尝这个虾仁,味道很不错”


张昀拿起筷子夹起那块虾仁放入嘴中,清凉不腻,口感很好,咽下去后对刘源说“确实不错”


刘源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递给张昀一杯“先生品品这酒”


“好吧”张昀酒量很差,本想拒绝,但抬头对上刘源亮晶晶的眸子,嘴角还挂着笑,实在让人不好拒绝,便接过了酒杯


几巡过后,刘源依旧面不改色,但看张昀脸上早已挂上了一抹绯红。


酒足饭饱后,张昀走路有些发飘,刘源付过钱后搀着张昀走出酒馆,车被刘源的保镖开走了,刘源只能带着张昀一路晃晃悠悠的走着,最后干脆背着张昀走了


“先生,到家了”刘源晃醒了在他背上睡着了的张昀


张昀醒来后意识到自己在刘源背上睡了一路,赶紧从人家身上下来走到门前,刚要推门进屋,突然想到了什么


“先生,我过几天还能再听您弹琴吗”还没等张昀开口刘源便先说


“恐怕不能”张昀不好意思的扯出一抹笑回答


“为什么,先生是嫌弃我吗”刘源问


“当然不是,我家现如今没有古筝,早些年家里穷,我的那架古筝当掉啦”张昀急忙辩解道


“哦,那好吧”刘源虽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萌生出了一个主意


“对了,今天谢谢你”


“我还能将先生这样的美人独自扔下?那我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刘源打趣道


又贫嘴了


皎洁的月亮照在刘源的脸上,张昀看清了他的模样,二十刚出头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一颗虎牙导致他无论穿什么衣服,留什么发型,都遮不住脸上的稚嫩,但当他转身走到巷子口时,高大的背影又能给张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与心动。

张秋实

《心魔》序(二)

尘世是非,躲不开人间的风和月,人间风和月躲不开情深意长。......


尘世是非,躲不开人间的风和月,人间风和月躲不开情深意长。

                                                            ---题记


四季的更迭追不上少年们生长的躯干与青丝,也追不上少年心中渐浓的爱意。


小狐狸在两个人初识的时候便种下了一颗种子,种子借着几年的春意,肆意在两个人之间肆意生长着。

小狐狸悉心照料着这株深深扎根于吕归尘心中的幼苗,带着提前预定下的目的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前去收获果实。

小狐狸知道吕归尘喜欢听他作诗,吕归尘说他作诗的时候,眼中有他看不懂的世界与使他非常喜爱的光彩,是任何人都无法动摇的如同阳光般明媚闪耀。小狐狸让他变得爱诗,但小狐狸也让他无法理解诗中的世界,小狐狸嘴里的诗带着江海百川,鹏鸟黄莺,带着街头巷尾,带着阁楼烟雨,小狐狸说这诗来自李白,来自杜甫,吕归尘不在意这个,只当是小狐狸无意出名而找的说辞,小狐狸和他一同从烟雾缭绕的晨间寺庙探索到寂静的深林,同他穿过一条条小路走进街头巷尾。

小狐狸教他识文断句,与他说自己的过去,小狐狸同他讲他的红楼,讲他的三国,讲让吕归尘倍感熟悉的西游,如同吕归尘曾经历过似的,那一路的艰难险阻,那一路所经历的妖魔,仿佛被刻在心里,从小狐狸的嘴中尽数被有声有色的一一道出,那六耳,那白骨,那天上仙,那真经,以及那让听者万般不舍的女儿国。


世间千篇一律的故事,无非就是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躲不开,绕不过,世界上没有什么恰到好处,一切都是早有安排。

小狐狸早都知道,而且他也恰好擅长于此。

吕归尘需要陪伴,于是他便精准计算,并不是每一天的陪伴,而是需要无法剥离的“在乎”。

“这是柿子,你是世子,倒也有缘。”

于是此后吕归尘的身边总是会出现柿子,日后的日后,吕归尘常常会在心口处存放一个柿子,就连他也说不清原因。


世上有无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小狐狸曾经问正专心于佛经的吕归尘:“你信佛吗?”

“信又何妨?不信又何妨?”

“那你信来世吗?”

“许是不信的,那唐三藏不也没有在来世与国王长相守吗?”

“那若是你,大道大义之间会与国王长相守吗?”

“我或许是会的。”

“心跳,还是快了。”

小狐狸的视线正对上吕归尘投来的目光,露出一种诡计得逞的狡黠笑容。


小狐狸知道吕归尘的所有,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穿越时间的人,往往落入了他人的轮回。”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吕归尘读不懂这诗,而小狐狸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留一汪意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