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甜橙

37078浏览    1244参与
皮卡丘

只想要你 第42章

正被陈瑞书吻着的陈智霆忽然意识到身后还有人,便抬手推攘着陈瑞书的肩膀,谁知下一秒却被楼得更紧了


“唔…书…有人”,在陈瑞书的攻势下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陈瑞书像是想要把陈智霆吞入腹中般,紧紧按着陈智霆的后脑勺好让自己的舌尖可以更加深入,温暖湿润的嘴唇和舌头在陈智霆的口腔里舔舐缱绻,陈智霆慢慢放弃抵抗张开嘴回应陈瑞书

这应该只是si后的一场梦吧…陈智霆在心里想着


“霆霆!”

“陈瑞书!”


伴随着两声怒吼,陈智霆和陈瑞书分别被拉向两边


“霆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陈智霆的妈妈对刚刚眼前发生的一幕既费解又生气

“他,他就是我说的男朋友…陈瑞书”,陈智霆看...


正被陈瑞书吻着的陈智霆忽然意识到身后还有人,便抬手推攘着陈瑞书的肩膀,谁知下一秒却被楼得更紧了


“唔…书…有人”,在陈瑞书的攻势下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陈瑞书像是想要把陈智霆吞入腹中般,紧紧按着陈智霆的后脑勺好让自己的舌尖可以更加深入,温暖湿润的嘴唇和舌头在陈智霆的口腔里舔舐缱绻,陈智霆慢慢放弃抵抗张开嘴回应陈瑞书

这应该只是si后的一场梦吧…陈智霆在心里想着


“霆霆!”

“陈瑞书!”


伴随着两声怒吼,陈智霆和陈瑞书分别被拉向两边


“霆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陈智霆的妈妈对刚刚眼前发生的一幕既费解又生气

“他,他就是我说的男朋友…陈瑞书”,陈智霆看着另一边的陈瑞书回答到


与此同时,陈瑞书也面临着同样的质问


“陈瑞书,你真把脑子摔坏了!?那可是个男的!”

黑棋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这么离谱的事情只可能在梦里发生

陈瑞书没有理会黑棋,而是深情地看着陈智霆,用唇形说到,“我爱你”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两人的眼眶都湿润,周围的人慢慢安静了下来,没了束缚的两人重新相拥在一起

一小时后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说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是si了么,还有我妈妈,周翰,你的下属黑棋……啊!”

陈智霆还在说着就又被陈瑞书一把搂进了怀里

“还没抱够么?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我啊”,陈智霆笑着说

”我不相信,也不确定,我害怕,我真的好怕”

陈瑞书的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烟花,什么海,我通通都不信,我不确定能不能再见,真的…不确定,我只知道我好怕,怕我再也见不到你,怕我再也不能跟你说我爱你”,陈瑞书紧紧搂着陈智霆的腰,将他整个人圈在自己怀里,只有从陈智霆身上传来的温度才能让他暂时感到心安


听到陈瑞书的话陈智霆心中猛的一震,鼻尖涌上一阵酸涩,陈瑞书对他的爱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陈智霆缓缓推开陈瑞书,双手捧起他的脸,眼眶含泪的看着他,然后一个一个吻落在陈瑞书的眼角,鼻尖,脸颊,泪水的咸涩在嘴里蔓延,陈智霆只觉得好甜


“是梦也好,你能不能不要再离开我了,求你了”,陈瑞书像小孩子一般一边抽泣一边说话,鼻尖微微泛红,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撒娇,这是陈智霆从未见过的陈瑞书


“你知道吗,我的人生充满了始料不及的遇见,但只有你是突如其来的欢喜,也是唯一的欢喜,如果不是被迫,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爱不是可望不可及的神殿,是人间的十里扬州,是生活的灯火不休

皮卡丘

暗恋那场盛大的烟火No.10

“kla…他没说什么”

最后,seu还是选择了暂时隐瞒


“没说什么!?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no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在seu面前走来走去

看着no紧张又兴奋的样子,seu垂下了眼眸,什么时候你也能为我这样呢?techno

翌日


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润红的骄阳为这个平凡的日子增添了几抹色彩,阳光下是在操场上跑得大汗淋漓的少年,是篮球场上肆意挥洒青春的学生,是三五成群结伴而行的小女生…,还有那个正满脸“忧愁”坐在操场边的techno


昨天no几乎一夜无眠,脑子里一直回荡着seu的话,“跟着你的心走就好”,心?no的心好像从见到kla的第一眼起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了...


“kla…他没说什么”

最后,seu还是选择了暂时隐瞒


“没说什么!?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no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在seu面前走来走去

看着no紧张又兴奋的样子,seu垂下了眼眸,什么时候你也能为我这样呢?techno

翌日


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润红的骄阳为这个平凡的日子增添了几抹色彩,阳光下是在操场上跑得大汗淋漓的少年,是篮球场上肆意挥洒青春的学生,是三五成群结伴而行的小女生…,还有那个正满脸“忧愁”坐在操场边的techno


昨天no几乎一夜无眠,脑子里一直回荡着seu的话,“跟着你的心走就好”,心?no的心好像从见到kla的第一眼起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了

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no决定今天和kla好好聊聊,于是在来操场之前no就递给kla一张纸条,告诉他自己在操场边等他


“no哥怎么不等我一起下来?”,kla在no身边坐下

“我有话要跟你说”,no没有转头看kla,而是一直盯着篮球场的方向


“如果no哥不愿意做我男朋友我也不会勉强,不过我会一直追你,直到你同意为止,所以不管no哥你现在的决定是什么,最后你都一定会是我男朋友”kla的语气十分笃定,言语之间仿佛在宣示他就是命运的掌舵者,他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


不过no此刻并不在乎kla说了什么,他只想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no扭头直视kla,十分认真地说到:


“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操场,而是一次考试,那天和今天一样天气很好,你也和今天一样”,no注视着kla眼睛上的红晕,“一模一样,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总是莫名会遇见你,慢慢地变成了我主动寻找你的身影,那时候好像每天能见到你就很知足了,不期待你能看见我,不期待你能和我说话,更不奢望能和你有什么交集,只要…只要能看见就好”


no顿了顿继续说到,“后来发现你就是nic的那个同学,突然间觉得你好像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那个晚上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我给你发了那条信息,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事,也是最后悔的事,我后悔告诉了你,但不后悔喜欢上你。”


“现在我想问你两个问题,希望你不要骗我”


看着no的眼睛,kla点了点头


“你,真的喜欢我吗?你要找的那个人还在你心里吗?”


对不起no哥,你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卑鄙这一次吧,至少现在的我满脑子只有你


“no哥你把眼睛闭上”,kla过了良久才开口道

no没有多想,缓缓闭上了眼睛


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印在no白皙的脸颊上,因紧张有些颤动的睫毛,微微嘟起的粉唇都让no显得好不诱人,kla缓缓靠近no,用唇形无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随后轻声说到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短短一句话像羽毛般轻轻扫过no的心尖,还不等no睁开眼睛,kla便将自己的唇轻轻印上no的脸颊

no惊讶的瞪大双眼,只见kla十分灿烂的笑着,将no的手放入自己掌心,又将另一只手覆上去,拇指不停摩挲着no的纤细的手指

“no哥,我是好人呐,所以做我男朋友吧”,kla咧着嘴角,露出了小虎牙


在kla面前no真的无法理智,即使知道kla没有完整回答自己的问题,即使在那好看的眼睛上依然有让自己难过的印记,no依然害羞地点了点头

皮卡丘

只想要你 第41章

一天前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第20届蓝海艺术节的颁奖现场”


聚光灯下是一个身着华丽礼服的女主持人,一袭黄裙在灯光的照耀下明亮无比,今天她将要颁发的奖项是最佳新人设计奖


后台


“霆霆,别紧张,妈妈相信你,你努力了这么久,一定可以拿下这个奖的”

“曼宁(陈智霆妈妈的名字),你去给霆霆倒杯水吧”,陈智霆的爸爸在旁边说到

“对对,喝水,喝水就没那么紧张了”

看着妈妈走开后陈智霆开口道,“爸,你还是让妈自己喝吧,我看她比我紧张”


陈智霆爸爸摇头笑了笑,抬手搭上陈智霆的肩膀,十分宠溺的看着镜子里的从小被自己宠大的儿子,“霆霆,别听你妈的,能不能拿奖都无所谓,你在爸妈心中永...


一天前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第20届蓝海艺术节的颁奖现场”


聚光灯下是一个身着华丽礼服的女主持人,一袭黄裙在灯光的照耀下明亮无比,今天她将要颁发的奖项是最佳新人设计奖


后台


“霆霆,别紧张,妈妈相信你,你努力了这么久,一定可以拿下这个奖的”

“曼宁(陈智霆妈妈的名字),你去给霆霆倒杯水吧”,陈智霆的爸爸在旁边说到

“对对,喝水,喝水就没那么紧张了”

看着妈妈走开后陈智霆开口道,“爸,你还是让妈自己喝吧,我看她比我紧张”


陈智霆爸爸摇头笑了笑,抬手搭上陈智霆的肩膀,十分宠溺的看着镜子里的从小被自己宠大的儿子,“霆霆,别听你妈的,能不能拿奖都无所谓,你在爸妈心中永远是最棒的”


“爸,其他奖我都无所谓,但这个奖我一定要拿到,你知道的,从小时候开始我就重复做着一个梦,虽然说不清楚原因,但我总感觉拿到这个奖后我就能明白这个梦到底是什么”,陈智霆很认真的说


“好吧,那爸也只能给你加油了”


话音刚落,陈智霆的妈妈就端着水回来了


“霆霆,你邀请周翰来现场了吗?我刚看他拿了一大束玫瑰花在观众席里坐着,你不是不喜欢他吗?干嘛邀请他来啊?霆霆,你不喜欢人家可不能这样吊着人家啊”


“妈你说什么呢!我没邀请他”,陈智霆大声反驳道


“要我说人家周翰这小伙子不错,长得好,家世好,关键是真心喜欢你,你跟他在一起爸爸也放心”


陈智霆表示很无奈,“爸妈,我真不喜欢他,也没邀请他,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来,可能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吧,放心,颁奖一结束我就会和他说清楚的”


周翰追了陈智霆差不多有5年时间了,陈智霆身边所有人都知道周翰的存在,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在心里默认周翰就是陈智霆的男朋友,就连陈智霆自己有时候都觉得是时候接受周翰的心意了,可不知为何每每有这种想法时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攥在手心里一般疼,为了不再耽误周翰,陈智霆决定和周翰好好聊一聊彻底拒绝他,可…显然周翰误会了陈智霆的意思


“大少爷,你是来工作的还是来享受的”,黑棋一边指挥着现场一边对着陈瑞书抱怨

而此刻陈瑞书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无聊的刷着手机,“你懂的,我爸让我做的事我向来是不做的”

“这可是蓝海艺术节!你家创办的奖项!你真一点不重视?”

“说你蠢你还真是蠢,这一届活动从开始策划到最后落实哪一项我没有亲力亲为?只不过布置现场这些事我是真不想管,也不知道我爸为什么这次非得让我来,我能来这坐着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

“得得得,你是少爷,我是打工人,那还请少爷在这好好坐着”


说罢,黑棋继续指挥现场去了,陈瑞书也继续刷着手机,不过界面一直停留在一个获奖候选人的照片上,手指摩挲着那人的照片,陈瑞书只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他


“下面将要颁发的奖项是最佳新人设计奖,获奖的得主是……陈!智!霆!,让我们恭喜新人设计师陈智霆!”


顿时,台下的掌声如电闪雷鸣般轰然响起,聚光灯从陈智霆迈上领奖台的第一步开始就打在他的身上,整个现场除了陈智霆身上的那一束光以外全被黑色笼罩,可即便如此陈智霆仍一眼看见了台下那个“陌生人”


在陈智霆走上台时陈瑞书也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陈智霆,明明是第一次见,可全身的血液都因此发烫发热,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靠近,它们…好像认识他


台上的陈智霆,台下的陈瑞书

目光相触的一瞬间,两人像坠入深海般同时晕了过去



“书书,我们是si了,还是穿越了啊,为什么身边的一切好像和过去一样又好像不一样,脑子里还有一些我不记得发生过的记忆”


陈智霆和陈瑞书还在医院的走廊相拥着,两人都想起了一些陌生的记忆


“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但有一件事我立刻就想做”

“什么?”


陈瑞书将自己和陈智霆微微分开一些距离

“就是…”

抬起陈智霆的下巴,陈瑞书轻轻吻了上去,许是失而复得的缘故,这个吻格外动情,陈瑞书一下一下吮吸着陈智霆的唇瓣,陈智霆也缠绵的回应着…

两人忘情的吻着,而跟着两人从病房出来的人都被这一场景惊得瞪大了双眼

皮卡丘

暗恋那场盛大的烟火No.9

听了seu的话no“畏畏缩缩”的回到了教室,一进教室就假装东张西望不去看kla,明明几步路就能回到座位上,no却故意从教室后面绕了一圈才慢慢悠悠走到自己的位置,但…no的位置靠里,kla不让,no也进不去

no就那样站在kla旁边一句话也不说,就满脸纠结的用手挠着头,kla看见这样的no真的忍不住想笑,但表面还是保持着镇静

“no哥想进去吗?”,kla发问到

“嗯”,no点点头,眼睛却瞟向别处

见no躲着和自己眼神接触,kla决定逗逗no


kla伸出自己的右手慢慢靠近no垂在裤缝边的手,就像捕食自己的猎物般,为了不打草惊蛇,一步一步慢慢靠近,狡猾的猎手离小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听了seu的话no“畏畏缩缩”的回到了教室,一进教室就假装东张西望不去看kla,明明几步路就能回到座位上,no却故意从教室后面绕了一圈才慢慢悠悠走到自己的位置,但…no的位置靠里,kla不让,no也进不去

no就那样站在kla旁边一句话也不说,就满脸纠结的用手挠着头,kla看见这样的no真的忍不住想笑,但表面还是保持着镇静

“no哥想进去吗?”,kla发问到

“嗯”,no点点头,眼睛却瞟向别处

见no躲着和自己眼神接触,kla决定逗逗no


kla伸出自己的右手慢慢靠近no垂在裤缝边的手,就像捕食自己的猎物般,为了不打草惊蛇,一步一步慢慢靠近,狡猾的猎手离小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猛然!毫不犹豫扑向自己的猎物!


“啊!”,被抓住手的no下意识叫了出来,顿时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到no身上,始作俑者kla也像其他同学般用疑惑的表情看着no,而身下却是在只有kla和no看得见的地方狠狠握紧no的手,不给猎物有一丝逃跑的机会


no一边挣扎着一边跟周围的同学说着,“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学习吧哈哈”


“kla,先让我进去”,no凑近kla的耳边咬牙切齿道

“no哥要进哪去?”,kla言语之间尽是调戏的意味,可我们单纯的no哪懂那些有的没的,只是很生气的回应到,“回我的位置啊,你能不能先别闹了”


“那no哥答应我进去之后不要松开我的手”

“好好好,你先让我进去”,no已经慌张到双脚不停跺地了,再不让他进去可能就要翻桌子了


kla用一只手挪了挪板凳,另一只手依然紧紧握住no


待no终于在自己位置坐下后,他拍了拍kla的肩

“kla,你看那边是什么?”

就在kla顺着no手指的方向看去时,no在0.01秒的时间内瞬间抽离kla的手掌,还不等kla反应过来就快速说到,


“seu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你,他有话跟你说,就这样我要睡午觉了”

说完no就立马背对kla趴下,动作一气呵成,就连一向淡定沉稳的kla看到这一系列操作也有些愣了,

不过下一秒kla就笑了,看来no哥也不是那么无聊嘛,还能把自己骗到


kla笑着抬手揉了揉no的后脑勺,随即便想到no刚刚说的话,seu?正好现在我也想见见你


还在被kla揉着脑袋的no已经感觉自己心脏快要爆炸了,从kla牵自己的手开始no就快呼吸不过来了,试问哪个人被自己喜欢的人牵着手不会兴奋呢?哪个人被自己喜欢的人摸头杀能保持淡定呢?

更何况是我们情窦初开的no


尽管no不理解为什么kla突然要自己做他男朋友,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还喜欢着kla,很喜欢很喜欢,自己…很愿意做kla的男朋友啊


放学后

kla和seu两人站在离校门口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


“你们接吻了”,这是一个陈述句

“所以?”,kla随意靠在墙上,双手抱在胸前,不屑地看着seu

“你不喜欢他”,又是一个陈述句

“你还挺聪明”,kla站直了身子,“不过他喜欢我”

挑衅的语气已经让seu接近爆炸的边缘


“所以就是喜欢和他接吻的感觉?看你眼睛还画着那玩意,你不会觉得对不起你喜欢的那个人吗?”

“我没必要跟你说这些,见你只是想让你知道关于no哥你永远没机会”

kla缓缓向seu靠近,凑到他耳边继续说到,“你很聪明,但做事太粗糙,你的录音笔我就拿走了”

kla从seu的校服口袋里拿出录音笔,在seu的眼前晃了晃,随后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seu站在原地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嗯,录的很清晰”,看着kla离开的方向,心想,如果不是no,或许我们俩会很适合做朋友


“怎么样怎么样!?kla怎么说?seu你知道吗?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kla,一靠近他我就心跳加速,今天他牵我手的时候我的心脏快从胸口跳出来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我真的还想和他在一起啊……”


no一看见seu回来就拉着他不停地说,seu本来打算立刻给no听录音,可见到no开心的样子又不舍得让他伤心,只好默默将手里的手机藏在背后

皮卡丘

只想要你 第40章

喘了几口气呼吸终于平稳下来的陈智霆依然被女人紧紧搂在怀里,睁大眼睛环顾四周,病床周围围满了人,每个人都是满眼的关切与担忧


“小霆,你没事吧,感觉还好吗?”

“霆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霆,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去给你买!”

……


周围的人一个一个向陈智霆发问,陈智霆只感觉头疼的厉害,闭上眼抬手使劲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时女人放开陈智霆,捧起他的脸,满眼心疼的问道,“霆霆,很痛吗?妈妈帮你揉吧”


听到声音陈智霆缓缓睁开双眼,随着上眼皮一上一下,那张经常出现在梦里的面孔逐渐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陈智霆不敢相信的使劲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那张面孔依然真实地充满了视野,陈智...



喘了几口气呼吸终于平稳下来的陈智霆依然被女人紧紧搂在怀里,睁大眼睛环顾四周,病床周围围满了人,每个人都是满眼的关切与担忧


“小霆,你没事吧,感觉还好吗?”

“霆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霆,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去给你买!”

……


周围的人一个一个向陈智霆发问,陈智霆只感觉头疼的厉害,闭上眼抬手使劲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时女人放开陈智霆,捧起他的脸,满眼心疼的问道,“霆霆,很痛吗?妈妈帮你揉吧”


听到声音陈智霆缓缓睁开双眼,随着上眼皮一上一下,那张经常出现在梦里的面孔逐渐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陈智霆不敢相信的使劲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那张面孔依然真实地充满了视野,陈智霆试探性的伸手抚摸,随之而来的不是梦里的烟消云散,而是实实在在的温热的触感!

顿时!陈智霆突然瞪大双眼,满眼惊喜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下一秒便紧紧抱了上去,眼泪也不受控的往下掉

“妈妈,我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呜呜呜,你不要再离开霆霆了好不好呜呜呜呜”

“霆霆,说什么呢,妈妈怎么会离开你呢”,女人一下一下拍抚着陈智霆的后背,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你知道妈妈看见你晕倒的时候有多害怕吗!以后不要再这样吓妈妈好不好?”


陈智霆没有听清女人在说什么,还只是以为自己死了,所以才又见到了妈妈,而此时另一间病房里正上演着另一幅场景…


“你可算醒了我的大少爷,你要是出什么事我的工作就不保了”,一个身材高挑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陈瑞书病床旁说到


“黑棋?”,陈瑞书双手向后撑在病床上让自己坐了起来,“我怎么在这,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呸呸呸!说什么呢!你死了我罪过可就大了”,黑棋说着还连拍了三下旁边的木质板凳


“你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随便?”,陈瑞书语气冷冷的,不管死没死,骨子里的傲气都让他接受不了自己的下属这么随意的跟自己说话


“随便吗?我们从小到大不都这样吗,你是不是晕倒的时候把脑子摔坏了”,说着黑棋还想上手检查陈瑞书的脑子,不过在快碰到的时候被陈瑞书一把拍掉


“没死的话,我这是在哪?陈智霆在哪?”,说话的同时陈瑞书拔掉了手上的针管,睁眼的一瞬间陈瑞书就发现陈智霆没在身边,所以不管怎样,先找到陈智霆再说


“陈智霆?那个今天上台领奖的设计师?说来也怪他和你几乎同时晕倒,只不过你们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


设计师?领奖?陈瑞书完全听不懂黑棋在说什么,掀开被子就想下床往外走,黑棋见状连忙上前阻拦,却在下一秒就被陈瑞书撂倒在地上,黑棋满脸黑线,这人怎么生病了力气还这么大


另一边陈智霆也在挣扎着要往外走

“霆霆你才刚醒,现在不能出去!”,陈智霆的妈妈极力阻拦着

“妈,我不走,我只是要找陈瑞书!他一定在等我!你能不能让我先去找他,求你了”

“谁是陈瑞书啊,你还有妈妈不知道的朋友吗?”

“不是朋友,他是我男朋友,很爱很爱的男朋友!所以妈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让我先去找他啊”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目光全都移向人群里的最后一个人


“霆,你,你说什么呢,你不是答应一领完奖就做我男朋友吗?”,那人似笑非笑的说着,语气有些颤抖


“周翰?”,陈智霆不敢相信的看向他

“是!是我!”,周翰连忙上前紧握住陈智霆的双手,不过一瞬间陈智霆就抽离了

陈智霆实在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看周围的人后还是转身走向了门外


陈瑞书和陈智霆同时走出了病房,一转身两人便目光相撞,刹那间一切疑惑好像都不重要了


“书书!”

“甜心!”


两人同时开口,同时迈开步伐奔向对方


相拥的一瞬间,一些陌生的记忆涌上两人脑海

皮卡丘

暗恋那场盛大的烟火No.8

“kla!kla!kla!”,nic用手不停在kla眼前晃,kla这才稍许回过神来

“哦,nic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nic听了只想暴打一顿kla,老子一开始就在这好吗?!不过nic也不敢有怒直言,不知为何他总是对kla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


“嚯,你想啥呢那么入神,我都在这好久了”

“想你哥”,kla一边扒饭一边说道

“我哥?”,nic满脸疑惑,“他有什么好想的?”


kla并不介意把所有事都告诉nic,但经过昨晚之后,kla心里一个邪恶的想法开始萌芽,如果告诉了nic,估计这颗邪恶的种子一开始就会被扼杀


“没什么,只是现在和no哥是同学,所以就想着怎么跟no...



“kla!kla!kla!”,nic用手不停在kla眼前晃,kla这才稍许回过神来

“哦,nic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nic听了只想暴打一顿kla,老子一开始就在这好吗?!不过nic也不敢有怒直言,不知为何他总是对kla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


“嚯,你想啥呢那么入神,我都在这好久了”

“想你哥”,kla一边扒饭一边说道

“我哥?”,nic满脸疑惑,“他有什么好想的?”


kla并不介意把所有事都告诉nic,但经过昨晚之后,kla心里一个邪恶的想法开始萌芽,如果告诉了nic,估计这颗邪恶的种子一开始就会被扼杀


“没什么,只是现在和no哥是同学,所以就想着怎么跟no哥好好相处”,说这句话时kla嘴角生出一抹不易被人察觉到笑意


“嗐,这你不用担心,虽然我哥是个书呆子吧,但绝对是最好相处的”,nic无所谓地说这句话,却不知他的亲哥no正在被一只狡猾的狐狸算计着


我当然不担心,该担心的是no哥才对,kla在心里想着,眼角泛着狡黠的目光


吃完饭回到教室,kla看见no正趴在桌上午睡, 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坐下,收拾好后kla也面向no的方向在桌上趴下


阳光打在no的脸上将no白皙的皮肤在kal面前展露无遗,睡梦中的人儿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般睫毛微颤,眉毛紧皱,kla忍不住上手为no舒展眉毛,食指轻轻扫过眉间,又顺着鼻梁缓缓向下滑动,最终停留在kla脑中挥之不去的地方,no的嘴唇


本以为只是一次失误,不曾想竟然有了贪恋,不过kla也不是什么优柔寡断,喜欢纠结之人,既然喜欢这种感觉,那就暂且拥有好了


kla食指在no饱满的嘴唇上轻轻按压,身体也整个缓缓向no靠拢,就在两人快要鼻尖碰鼻尖时,no瞬间睁开了眼睛,猛得撞入kla深邃的眼眸,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听见kal说,“no哥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一秒 

两秒

三秒


愣神三秒之后no一把推开kla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教室


“seu!seu!”,no站在seu的班级门口慌张地呼喊着seu

看到no来找自己seu自然是开心不已,连忙向教室门口走去

“怎么?才一上午没见就想…诶诶诶去哪!”

话没说完seu就被no二话不说拉向了一个没人的角落


“kla!kla他,他他他…要我做他男朋友”,no掰着自己的手指,眼神四处飘着,活像一只受了惊吓的森林小鹿


“什么!”,呃…又来了一只受了惊吓的老虎?“他不是不喜欢你吗?怎么突然要你做他男朋友”


“我不知道啊,我就知道昨晚去参加婚礼遇见他了,我不小心喝了酒,然后red姐告诉我我吐了他一身,今天早上一来发现他成我同桌了,现在又莫名其妙问我要不要做他男朋友,对了刚刚他还戳我嘴,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怪癖呀,难道他喜欢喝了酒会吐的人?不应该啊……”


no还在继续叭叭个没完,不过seu已经抓住了重点,

“喝了酒”、“red姐”、“吐”、“戳嘴”、“男朋友”

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no不记得的事


“no!no!你先别说了,你好好回想一下昨晚发生了什么?”,seu抓住no的双肩让他保持镇定


“昨晚?我不记得了,但red姐说kla送我回家,我还吐了他一身”


“你再好好想想,或者说你今天早上起来有什么感觉”

“感觉?就头痛啊”,no感觉seu问的是废话

“除了头痛呢?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跟平时不太一样的地方?”

“别的?”,no努力回想了一下,“哦,今天早上起来嘴好像肿了一点点,可能是喝酒喝的吧,不过你别管昨晚的事了,你快帮我想想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seu放开no的双肩,no又慌张起来,no的话引导着seu有了一个猜想,虽然十分希望这个猜想是自己想多了,但seu有80%的把握相信kla绝对做的出来,因为他知道kla和他是一种人。


“你先别回应他,让我去帮你探探口风”


seu死盯着no教室的方向,眼神里透露的完全是另一个人的气质,而我们慌张的小鹿毫无察觉

皮卡丘

只想要你 第39章

“书书”,陈智霆艰难地睁开双眼,用细弱的声音唤着趴在自己身边的陈瑞书


陈瑞书没有反应,陈智霆也没有力气再唤第二声,全身上下传来熟悉的疼痛感,让他想起了过去一个人在国外与病魔斗争的日子,原来上天并没有被他打动,只是短暂的放过他一次


泪水不受控的从眼角滑落,他哭了,不是为刺骨的痛而哭,也不是为自己不幸的命运而哭,只是这一次他真的要离开了


可他还是想问为什么?多少个日日夜夜蜷缩在病房的角落,无数次与心魔做斗争强迫自己活下去,最终却还是抵不过血淋淋的现实,为什么你给我的生活送来了生的希望,现在又要强制收回。


陈智霆从来没有埋怨过命运的不公,即使母亲早早离开了自己,即使父亲终...


“书书”,陈智霆艰难地睁开双眼,用细弱的声音唤着趴在自己身边的陈瑞书


陈瑞书没有反应,陈智霆也没有力气再唤第二声,全身上下传来熟悉的疼痛感,让他想起了过去一个人在国外与病魔斗争的日子,原来上天并没有被他打动,只是短暂的放过他一次


泪水不受控的从眼角滑落,他哭了,不是为刺骨的痛而哭,也不是为自己不幸的命运而哭,只是这一次他真的要离开了


可他还是想问为什么?多少个日日夜夜蜷缩在病房的角落,无数次与心魔做斗争强迫自己活下去,最终却还是抵不过血淋淋的现实,为什么你给我的生活送来了生的希望,现在又要强制收回。


陈智霆从来没有埋怨过命运的不公,即使母亲早早离开了自己,即使父亲终日与酒共舞混沌过活,他也从未哀叹,所做的仅仅是安安静静地生活,直到陈瑞书的出现,陈智霆仿佛在世界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明明两人有着云泥之别,可这是陈智霆第一次在世界上感受到了共鸣


一个人在陈瑞书的公寓时陈智霆去超市买了菜,想要正式的为陈瑞书做一顿饭,在路上陈智霆看到了网上热火朝天的报道,无数“惊人”的视频中他只看见了陈瑞书在那个小记者面前说的话


“有一点你们没有造谣,他的确是我的未婚夫,今晚我就会向他求婚”


一听见求婚二字,陈智霆心便跟着一颤

终于!终于可以永远不用离开你了!


一路上幻想着婚后生活的陈智霆一回到家就感受到一阵头晕目眩,接下来便是向地面倒去,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陈智霆知道终究他还是没有被放过


许是感受到陈智霆身体微微的颤动,陈瑞书醒了,他缓缓起身看向自己的甜心,没有安慰的话语,只是伸手温柔的为陈智霆拭去眼泪,在他的额头虔诚的落了一吻


两人额头相抵,相对无言,相对无需言,他们都知道他知道了……


一个月后 海边


陈智霆靠在陈瑞书的怀里,一张毯子披在两人身上,面朝大海,没有春来没有花开,但两人都挂着幸福的笑容


“书书,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烟花和海的故事吗?”

“记得”

“当时你还说一定会再见的,现在还这么觉得吗?”

陈智霆从陈瑞书怀里抬头看向陈瑞书,陈瑞书也看向陈智霆,抬手将毯子把陈智霆裹得更紧了些,又顺了顺他额前被海风吹散的碎发,不紧不慢地说,

“相信我不管在哪个世界一定会再见的”


陈智霆摇头笑了笑,接着说道

“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生活,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封闭自己了,我会难过的,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能生病,还有你不能再喜欢别人,不然我就诈尸吓死你了…唔!”

剩下的话语都悉数被陈瑞书用嘴堵住


傻子,你不在我怎么好好生活,除了你我怎么喜欢别人


“书书,我好累,好想睡觉”

“睡吧,我一直在”


一会,陈瑞书感到刚刚还握紧自己的手卸了力,他知道他走了

没有犹豫,没有难过,陈瑞书抱起陈智霆缓缓向海边走去,一双人影渐渐从海平面消逝





滴——滴——滴


突然!


陈智霆猛的从病床上坐起,大口的喘着气,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在哪就落入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接着耳边响起一阵抽噎的女声

“霆霆,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知道吗?”


与此同时另一间病房里,陈瑞书醒了过来……

皮卡丘

暗恋那场盛大的烟火No.7

“对不起!”


kla刚坐下,就见no突然朝他弯下了腰,郑重其事地向他道歉, 看着no的头顶,kla心想难道昨晚的事他记得?正当kla想要开口解释昨晚的事时,no突然又开口了


“昨晚吐了你一身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我可以帮你洗干净”,no依然低着头,没有勇气直面kla,先是告白被无视,再是醉酒的社死,现在竟然又阴差阳错成了同桌,no发自真心的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所以这辈子才成了上帝的“宠儿”


吐了我一身?他在说什么呀,他没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还有人喝醉了会出现一些不存在的记忆吗?不过也好,将计就计吧,昨天晚上的失误他忘记了也罢,也省的我再去解释...



“对不起!”


kla刚坐下,就见no突然朝他弯下了腰,郑重其事地向他道歉, 看着no的头顶,kla心想难道昨晚的事他记得?正当kla想要开口解释昨晚的事时,no突然又开口了


“昨晚吐了你一身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我可以帮你洗干净”,no依然低着头,没有勇气直面kla,先是告白被无视,再是醉酒的社死,现在竟然又阴差阳错成了同桌,no发自真心的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所以这辈子才成了上帝的“宠儿”


吐了我一身?他在说什么呀,他没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还有人喝醉了会出现一些不存在的记忆吗?不过也好,将计就计吧,昨天晚上的失误他忘记了也罢,也省的我再去解释


就这么想着kla若无其事的接过了no的话,

“没关系,衣服我已经扔了”,kla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课桌,俨然就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扔了?!”,no猛的抬起头,虽然kla看起来完全不在乎,可是对于从小就勤俭节约的no来说他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毁了别人的一件衣服,此刻内疚的情绪已经超过一切尴尬

“不行!我赔你一件吧”,no满脸严肃


kla看见no一脸认真的样子只觉得好笑,“no哥真的要赔吗?那件衣服是我爸特意从国外定制的,不仅价格贵,最关键的是全世界只此一件,no哥要怎么赔呢”


“哈?你爸特意定制的?那我更要赔你了,不然叔叔多伤心啊”,no的关注点总是在kla的意料之外


“ no哥,我的意思是这件衣服很贵,而且全世界只有一件,你想赔也是赔不了的,所以你就忘了这件事吧,我不在乎,我爸也不在乎。” 


叔叔当然不在乎,因为压根没有什么定制的衣服,只是kla为了no这段没有真实发生过的记忆胡编乱造的罢了


no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若有所思地转过了头继续做着昨天没有做完的作业


食堂

“你为什么非要转去我哥他们班,说,是不是看上他们班哪个妹子了?”,nic一边吃着饭一边对着对面的kla说道

而对面的kla完全没有听见nic在跟他说话,甚至不知道nic什么时候坐下的,只是下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嘴唇,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


18小时前


“no哥你怎么了”,kla将突然倒向自己怀里的no稍微扶正了些

“我不知道啊,我的头好晕,kla你能不能别转圈了啊,no的脑袋快被你转成一团浆糊了”


???no哥的语气怎么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 ,kla正纳闷怎么回事,就见no旁边的大叔举起酒杯朝kla晃了晃,kla这才明白原来这是喝醉了,no哥喝醉了说话会变成这样啊,怎么说呢,好像还挺可爱的


可爱!?

kla赶紧摇了摇头,甩掉这个荒唐的想法


此刻kla还不知道,当你开始觉得一个人可爱的时候,就是你开始动心的时候。


kla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带no离开了婚礼现场,好不容易把喝醉的no弄上了出租车,就在kla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no却突然像清醒了般冲kla大吼着


“你为什么看了我的告白不回应我!为什么要躲着我!直接拒绝我不行吗!你不知道你这样做我有多难受吗?”,no满脸通红地看着kla,等不及kla开口回应,no又突然倒在了kla的怀里,用不知道比刚才小了多少倍的声音怯怯地说,


“no的心憋得好痛啊,no的心好像想你一次就会变小一次,你没有别的小朋友可爱,别的小朋友明明都很愿意跟no玩的,kla一点也不好,no不要再喜欢kla了,可是一想到这个名字还是好喜欢啊,怎么办啊,no是不是没救了,seu你来救救我吧”


听到前面的话kla有些内疚的低下了头,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做得有些过分,可是一听到最后那个名字又莫名烦躁了起来,抬手想要将no推起来靠着窗,可没想到刚将no的身子立正,no就直冲向了kla的嘴唇


一瞬间天旋地转,kla无措的瞪大了眼睛感受着唇上的温热,no像吸果冻般吮吸着Kla的嘴唇,一下,两下,三下,no亲吻kla的频率逐渐与kla的心跳一致, 就在no有些气喘吁吁准备停下时,kla突然一把搂过no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主动权的转换让这个吻与之前完全不同,如果说no的吻是涓涓细流,那么kla的吻就好比奔驰而下的瀑布,热烈又急切

kla捧起no的双颊好让喝醉的no不往下滑,第一次接吻的kla无师自通般熟练的掠过no嘴里的每一寸领土


越亲越想要,越亲越停不下来,不知吻了有多久 ,直到司机一句“咳咳,小伙子,你们到了”,kla这才理智回归,放下了被亲得不省人事的no       




(以后会持续更新了)

甜橙酱
橙盒小队:甜橙酱带众小弟上分,组成橙盒小队,让敌人无处遁形
橙盒小队:甜橙酱带众小弟上分,组成橙盒小队,让敌人无处遁形
甜橙酱
甜橙趣事16:跟老橙子堵桥收保护费,反被后面的敌人盯上偷袭!
甜橙趣事16:跟老橙子堵桥收保护费,反被后面的敌人盯上偷袭!
不吃炸鸡

“既然点进来了,给俺点个赞送完钱再走”(伸手)

燐音喵的摸鱼!(越摸越像牛郎我哭x)

md就是说,有没有亲爱的朋友出个甜橙兄弟(燐音猫猫和一彩猫猫)的棉花娃娃给我,我会拜谢您,我干啥都行,掏钱画画我都很在行(x)价格不是问题呜呜呜

“既然点进来了,给俺点个赞送完钱再走”(伸手)

燐音喵的摸鱼!(越摸越像牛郎我哭x)

md就是说,有没有亲爱的朋友出个甜橙兄弟(燐音猫猫和一彩猫猫)的棉花娃娃给我,我会拜谢您,我干啥都行,掏钱画画我都很在行(x)价格不是问题呜呜呜

甜橙酱
甜橙酱:跟老橙子堵桥收保护费,反被后面的敌人盯上偷袭!
甜橙酱:跟老橙子堵桥收保护费,反被后面的敌人盯上偷袭!
除尘不除尘

【MarkGun】让自个儿媳妇儿吃醋的后果!(狠狠地甜)

  “我告诉你,陈瑞书,一天就二十块钱,能活就活,不能活拉倒!”陈智霆恶狠狠的把几张纸币甩在陈瑞书胸脯子上。


  陈瑞书不气也不恼,含着笑把地上散落的票子归拢起来,全塞进裤兜里,嘻嘻哈哈的还立正敬了个礼,煞有其事的说:“媳妇儿大人!都听你的!”


  就昨晚,陈智霆新戏的杀青答谢宴,陈瑞书也去了。女编剧对陈智霆呵护有加,陈瑞书在饭桌上一顿感谢,好一个敬酒,最后还豪掷千金送了一对儿金镶玉的耳坠。


  事儿是好,可惜这女编剧对陈瑞书有点意思,之前就总向陈智霆打听陈瑞书有没有对象。陈智霆看他俩一来一去...


  “我告诉你,陈瑞书,一天就二十块钱,能活就活,不能活拉倒!”陈智霆恶狠狠的把几张纸币甩在陈瑞书胸脯子上。


  陈瑞书不气也不恼,含着笑把地上散落的票子归拢起来,全塞进裤兜里,嘻嘻哈哈的还立正敬了个礼,煞有其事的说:“媳妇儿大人!都听你的!”


  就昨晚,陈智霆新戏的杀青答谢宴,陈瑞书也去了。女编剧对陈智霆呵护有加,陈瑞书在饭桌上一顿感谢,好一个敬酒,最后还豪掷千金送了一对儿金镶玉的耳坠。


  事儿是好,可惜这女编剧对陈瑞书有点意思,之前就总向陈智霆打听陈瑞书有没有对象。陈智霆看他俩一来一去反复互动,心里的火呲呲往上窜,这就有了今天的资金垄断行为。


  陈瑞书裹上外套,半哄半拽把陈智霆拉出了门。小倔驴,脾气还挺大。


  一晃到了中午,陈智霆待在工作室里,屁股像长了草,一会儿腾的一跃而起,一会儿又直直瘫倒在沙发。把手机掏出来,又撇桌上,憋憋小嘴儿,还是不放心,发了条消息:你中午吃啥了


  陈瑞书这程子正录着节目呢,哪来的功夫回?


  陈智霆表面挺淡定从容波澜不惊的,可心里的小动物嗷嗷的跳啊叫啊,挠啊咬啊,疼也不是痒也不是。这陈瑞书怎么回事,不会是因为钱这事儿跟我闹脾气了吧,不能啊,不会是没钱吃饭,快饿死了吧!人一闲就瞎想,真不知道这么一出是罚陈瑞书呢还是罚他自己呢。


  等陈瑞书录完节目,再打算回短信的时候,陈智霆已经一个电话彪过来了。


  “我她妈的问你吃没吃饭!你他妈的饿没饿死!”陈智霆的怒吼声如雷贯耳。


  好嘛,陈瑞书明白了,这之前问吃什么是假,旁敲侧击看他吃的饱不饱,钱够不够用才是真。


  但是规矩是自己定的,再拉下脸儿,追人家屁股后边问人家钱够不够花,够不够吃饭也不是个事儿啊。


  “小宝,我钱够花,别担心。”瑞书声音依旧温温吞吞,但却一针见血,一语道破天机,给电话那边儿的智霆臊的脸通红。


  你妈,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还真就知道我想的啥?陈智霆心里狂骂。


  陈瑞书兜里没钱,下了班开车找自己小媳妇儿吃饭。


  陈瑞书提着一杯冻奶推开了陈智霆工作室的门。陈智霆窝在转椅上,手指头狂杵手机,要是再晚一秒,陈智霆的电话就又得飙过去了。


  “吃饭,我都点好了”陈智霆扬了扬下巴,示意陈瑞书把门口的外卖拿过来。


  陈瑞书把外卖摆到桌子上,再把管插到那杯冻奶里,送到陈智霆嘴边儿。


  陈智霆总喝这个,标价正正好好二十块钱。猛吸一口,嚯,今天的这杯格外甜!


  “今儿的钱全花在冻奶上了,吃的节目组盒饭……”陈瑞书一条一条开始报备,时不时往陈智霆碗里夹肉。


  陈智霆没应他,闷头往嘴里扒拉饭,切!孽障!看你还敢作妖!再妖艳的jian货看见穷光蛋都得倒着走!


  回家的路上陈智霆领着陈瑞书去商场买了套新衣服。


  之后的日子就是陈瑞书天天晚上去找陈智霆吃饭,一天三顿的报备自己吃啥了,干啥了,哪儿花钱了。陈智霆就是隔三差五给陈瑞书置办一套新衣服,这也快入冬了,陈智霆特意挑了两件羊绒衫。陈瑞书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感直线上升。陈智霆倒是被折磨的不轻,管钱也太累了!


  这天晚上洪天逸王俊勇他们几个招呼陈瑞书去饭局。


  陈瑞书依旧笑的特绅士,摆摆手礼貌拒绝。


  “嘿,我说,这怎么回事儿,多少次了?”王俊勇音调曲溜拐弯,大手楔了一下陈瑞书后脑勺。


  陈瑞书摊手,淡淡吐出俩字儿:“没钱”。实在是看不过前面俩人惊讶的眼神,就把这事儿说了出来。


  洪天逸王俊勇捶腿憋笑,最后抱在一起狂乐,笑的说话都连不成句了,“我靠,哈哈,你活的,够累啊。”


  陈瑞书一脸我没钱我骄傲,我是妻管严我自豪的模样。


  “就因为这个,我现在一天能有14个小时都跟智霆待在一块,你们是没见过他时时刻刻挂念着我,惦记着我的小样儿,切。”


  “瞧着,甜心儿这又给我来电话了。”


优雅永不过时
哦哦哦尼桑答应了~ 最后是一彩...

哦哦哦尼桑答应了~

最后是一彩选的最后的挽歌

哦哦哦尼桑答应了~

最后是一彩选的最后的挽歌

甜橙酱
甜橙趣事13:老橙子偷偷开黑车,被我发现后,狠狠地教训了他一
甜橙趣事13:老橙子偷偷开黑车,被我发现后,狠狠地教训了他一
甜橙酱
甜橙躲猫猫:橙嫂变成钢琴,化身“咸鱼”躲在墙壁上,直接躺赢!
甜橙躲猫猫:橙嫂变成钢琴,化身“咸鱼”躲在墙壁上,直接躺赢!
优雅永不过时
“只有老零孤独的世界”成就达成...

“只有老零孤独的世界”成就达成了

oioioi……

巽露和甜橙的id是真的巧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有老零孤独的世界”成就达成了

oioioi……

巽露和甜橙的id是真的巧哈哈哈哈哈哈哈

优雅永不过时
首尾相望的甜橙哈哈哈哈 老零i...

首尾相望的甜橙哈哈哈哈

老零id直接双厨狂喜了姐妹们

首尾相望的甜橙哈哈哈哈

老零id直接双厨狂喜了姐妹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