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甜甜眠

245浏览    59参与
甜甜眠

【非人生物异闻录|23:00】自白书

非典型非人类


 01


 宋挽一向不信所谓鬼神之说,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02


 盛夏满载绿荫与蝉鸣,湛蓝的天空铺满了鳞状流云。山里的季节来得晚,燥热的空气中依稀分辨出些许槐花香。宋挽坐在沾着尘泥污垢的破旧三轮车上,他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细汗,眼中是明显藏不住的兴奋。


 这天是他的生日,也是录取通知书到来的一天。


 宋挽高考时超常发挥,查分数那天他紧紧攥着延迟的破旧手机,看着斑驳裂纹之下的“664”一时失语,牙齿在泛白的下唇处咬出一排明显的深红印子。随后双眼爆红,高高跳起两下后蹲在石灰地面上,瘦弱...


非典型非人类


 01


 宋挽一向不信所谓鬼神之说,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02


 盛夏满载绿荫与蝉鸣,湛蓝的天空铺满了鳞状流云。山里的季节来得晚,燥热的空气中依稀分辨出些许槐花香。宋挽坐在沾着尘泥污垢的破旧三轮车上,他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细汗,眼中是明显藏不住的兴奋。


 这天是他的生日,也是录取通知书到来的一天。


 宋挽高考时超常发挥,查分数那天他紧紧攥着延迟的破旧手机,看着斑驳裂纹之下的“664”一时失语,牙齿在泛白的下唇处咬出一排明显的深红印子。随后双眼爆红,高高跳起两下后蹲在石灰地面上,瘦弱的身体在角落处团住,泣不成声。


 小女孩撩开塑料帘,见缩在角落里的哥哥发出压抑的低低啜泣声,将怀中的几颗苹果放到弹起木渣的桌子上,迈着小腿跑到哥哥面前,学着奶奶哄她睡觉的姿势将颤抖的脑袋搂进她瘦小的怀中,小手从发顶一路抚到轻耸的肩侧。


 “哥哥,不哭不哭……”


 七岁的小女孩并不知一向坚强的哥哥为何会突然像村口年幼的小弟弟一样哭泣,只是学着大人的姿态将哥哥揽入怀中,给予至亲纯粹的安慰。


 宋挽的泪中满含喜悦,但更多的是宣泄,宣泄骤然压在少年人肩上的负担,宣泄这压抑太久的情绪。


 他太久没哭过了。


 父亲在妹妹出生那年染上了赌瘾,输光了家里为数不多的积蓄,还欠下不少外债,像个过街老鼠一般到处逃窜,至今不知所踪。妹妹两岁呼吸困难检查出先天性心脏病,怯弱的母亲不堪重负在一个雨夜离开了他们,留下兄妹两个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


 那一年,宋挽14岁,刚拿到县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


 命运仿佛跟宋挽开了个很大的玩笑,将不幸与苦难压在了稚嫩的少年肩头。


 名为挽,却连父母都留不住。


 宋挽也曾想过直接去外地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但中考全县第三的成绩在小村庄过于耀眼,村长连同书记一齐到宋挽家中劝说他继续读书,并保证会好好照顾奶奶和宋甜,让宋挽不必有后顾之忧,好好读书。


 虽说如此,但宋挽还是将自己逼成了一根紧绷的弓弦,不得半点放松。


 察觉到妹妹的动作,宋挽仰起头来张开双臂将宋甜一把抱起,低低的声音中带着哭腔:“甜甜,甜甜……”


 “哥哥不哭,哥哥吃果果……”宋甜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安慰一向坚强的哥哥。


 宋挽止住眼泪,在通红的脸上抹了一把,站起身拉住宋甜的小手,吸了吸鼻子走出去。


 奶奶笑得合不拢嘴,村长坐在空调房里看着宋挽的成绩直直赞赏宋挽是个懂事有出息的孩子,并嘱咐他一定要去上大学。


 压抑了太久的少年忽逢晴空,喜不自胜。





下一棒@乔家说书人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是本人状态了(点烟.jpg)...

是本人状态了(点烟.jpg)



是本人状态了(点烟.jpg)






甜甜眠

【隐晦月光】04 糖果

“一颗糖不够,我还要。”


给予疼痛的大手正温柔地抚慰着黎牧不安分的小脑袋,萧凭澜顺着脊骨轻拍黎牧不住抽动的后背,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颗柠檬糖,撕开包装袋后递给黎牧。


硬糖外围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硬硬的糖壳,入口即化开在黎牧口腔中,纯粹的柠檬味酸得他微微蹙眉。糖壳完全化掉后露出内里,甘梅中和了柠檬的酸涩,恰到好处的酸甜味道。


黎牧哭够了才知道羞涩,从萧凭澜怀里慢慢抬起头来,眼角通红地看着萧凭澜,“一颗糖不够,我还要。”


萧凭澜轻笑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柠檬糖伸平手掌放到黎牧面前:“这些够把小牧哄开心么?”...



“一颗糖不够,我还要。”



给予疼痛的大手正温柔地抚慰着黎牧不安分的小脑袋,萧凭澜顺着脊骨轻拍黎牧不住抽动的后背,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颗柠檬糖,撕开包装袋后递给黎牧。

 


硬糖外围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硬硬的糖壳,入口即化开在黎牧口腔中,纯粹的柠檬味酸得他微微蹙眉。糖壳完全化掉后露出内里,甘梅中和了柠檬的酸涩,恰到好处的酸甜味道。

 


黎牧哭够了才知道羞涩,从萧凭澜怀里慢慢抬起头来,眼角通红地看着萧凭澜,“一颗糖不够,我还要。”

 


萧凭澜轻笑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柠檬糖伸平手掌放到黎牧面前:“这些够把小牧哄开心么?”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隐晦月光】03 实践(2)

“我想听你叫出来。”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我想听你叫出来。”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皓钰无瑕】04 凌乱

前排@云川漫步 


钟钰将全科试卷错题分析写完之后已经十一点半钟,身旁传来珞皓然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他悄悄关掉小台灯,全无睡意。


小学向来全满分的他,在初中的第一次月考中便产生了如此大的退步,钟钰不知该如何向钟坎渊和元学谦解释,更不知如何向自己解释。


他看过珞皓然的成绩条,科科都接近满分,断层式拿下拿下年级第一。钟钰曾经听秦陵讲过珞皓然第一的名次从未被超越过,优秀得过分。


情绪就像撩拨到野草的火种,任风一吹,便成燎原之势。


十岁的孩子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最后插上耳机听着轻音......


前排@云川漫步 



钟钰将全科试卷错题分析写完之后已经十一点半钟,身旁传来珞皓然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他悄悄关掉小台灯,全无睡意。


 


小学向来全满分的他,在初中的第一次月考中便产生了如此大的退步,钟钰不知该如何向钟坎渊和元学谦解释,更不知如何向自己解释。


 


他看过珞皓然的成绩条,科科都接近满分,断层式拿下拿下年级第一。钟钰曾经听秦陵讲过珞皓然第一的名次从未被超越过,优秀得过分。


 


情绪就像撩拨到野草的火种,任风一吹,便成燎原之势。


 


十岁的孩子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最后插上耳机听着轻音乐才勉强入眠。


 


傍晚时分,斜阳将天空染成大片的橘红色,斑斓又热烈。钟钰和珞皓然并排走出校门,一眼便看到靠在车门上的乌恒璟。


 


“乌叔叔。”


 


“爸爸。”


 


乌恒璟和两个孩子年龄差较小,满是蓬勃的朝气,也喜欢带着他们出去玩,两个孩子和他也亲近些。


 


乌恒璟摘下墨镜,发丝随着微风吹到他的眼角,“嗯,皓然小钰。他们都去出差啦,我来接你们,晚上想吃什么?”


 


都去出差了吗?钟钰心头闪过一丝情绪,却不知如何言表。


 


“爸爸,父亲说不可以吃太多路边摊。”


 


乌恒璟的表情瞬间垮了半分,他点了点珞皓然的眉心,留下一点浅粉色的痕迹,“我带你们去吃烤肉,前几天新开的,很不错。”


 


烤肉很好吃,钟钰内心愈加怏怏不乐。他把成绩单和试卷分析拍照发给了元学谦,现在还没有得到回复。


 


不知是他们忙还是对这个成绩失望了。


 


钟钰坐在飘窗前默默看着黑屏的手机,窗外缀有几颗星星的圆月,在枝桠的遮挡下显得疏朗。


 


“我们不在家要照顾好自己”


 


“考得很棒!!”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今天有点短,为了维护我日更的颜面不要face发出来了QAQ,下一更补上(ps:小钰挨拍)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画一些大饼(˵¯͒...

画一些大饼(˵¯͒〰¯͒˵)



画一些大饼(˵¯͒〰¯͒˵)





甜甜眠

【皓钰无瑕】03 轨迹

前排@云川漫步 


秦陵为了照顾钟钰的年龄和身高将他安排在了第一排,等钟钰放好书包又听到秦陵的声音:“钟钰同学,先来讲台上签一下到。”


“好的,老师。”


钟钰的字很好看,标准的小楷是元学谦带着他一点一点练出来的,端正中不乏大气。他长得漂亮乖巧,举止间可窥知良好的家庭教养,秦陵赞许地点了点头,眸中满是欣赏的目光。


钟钰坐回到座位上之后,秦陵便拿起了激光笔,“好的,现在我们全班同学都已经到齐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陵,将在这一学年担任初一一班的班主任兼语文学科教师,我的办公室在这层尽头201室。PPT...


前排@云川漫步 



秦陵为了照顾钟钰的年龄和身高将他安排在了第一排,等钟钰放好书包又听到秦陵的声音:“钟钰同学,先来讲台上签一下到。”


 


“好的,老师。”


 


钟钰的字很好看,标准的小楷是元学谦带着他一点一点练出来的,端正中不乏大气。他长得漂亮乖巧,举止间可窥知良好的家庭教养,秦陵赞许地点了点头,眸中满是欣赏的目光。


 


钟钰坐回到座位上之后,秦陵便拿起了激光笔,“好的,现在我们全班同学都已经到齐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陵,将在这一学年担任初一一班的班主任兼语文学科教师,我的办公室在这层尽头201室。PPT上的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有任何问题可随时向我打电话,我将不遗余力保障大家的生活学习顺利进行。”


 


“这张表格为作息时间表,空余的时间你们可以自由支配,可以进行校规校纪规范内的任何事情,当然,不要想着翻墙外出。”


 


“大家桌子上左侧的书籍是我们本学期所用到的教科书,右侧是配套的教辅资料。下午每人发两个木质的书箱,桌子上放不下可以放在书箱中。两套秋季校服已经分发完毕,桌子下方的抽屉中是军训服装,后天我们初一年级开始为期两周的军训,大家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秦陵的安排事无巨细,详细介绍了初一年级开学的注意事项。


 


这个年级的孩子本就缺觉,钟钰没睡多长时间,补觉也不过一时半刻,这时困意不断汹涌上来,钟钰用手遮住悄悄打了个哈欠。


 


秦陵讲完PPT已经十一点一刻,钟钰看了眼发在班级群里的时间表,还有一刻钟就下课了,思绪在困意中逐渐涣散起来。


 


“好,那我们最后来点一下名。先学号后姓名,同学们注意记下自己的学号。”


 


“0401001 赵飞晟”  “到”


 


……


 


“0401007  钟钰”   “到”


 


……


 


一班共28人,钟钰学号007算是中上游,但钟钰表情瞬间错愕了一下,变得有些呆滞。


 


素来只考年纪第一的孩子在一个新的学习环境中猛然间发现自己并非魁首,一股莫名的落差感在钟钰心里悄然而生。


 


十一点半钟下课铃声轻响,钟钰乖乖抱着两套军训服到一号门楼梯口处等着珞皓然。饭点人员流动大,钟钰的体格比一般的初中生要小一些,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挤着,他干脆站在旁边的树下。


 


九月的骄阳热切,叶影投射在钟钰精致漂亮的小脸上,钟钰微眯起双眼,将手掌放在额头处遮挡着太阳。


 


片刻后珞皓然从隔壁教学楼中走出来正好看到在树下乖乖等他的钟钰,他走过去接下钟钰抱着的军训服,“走吧,带你去吃饭。”


 


“皓然哥,你最喜欢吃什么啊?”


 


“嗯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不挑食。”


 


“那你要带我去吃什么啊?”


 


“明源一层,随便选。”


 


“皓然哥好有钱啊,皓然哥你包养我吧。”


 


“嗯?”珞皓然揪住了钟钰白嫩的耳尖,向上提了提。


 


“啊皓然哥我错了,痛痛痛。”


 


钟钰白皙的皮肤显伤,珞皓然松手后钟钰的耳朵上留下两道明显的红痕。


 


“皓然哥,你暴力了好多QAQ……”钟钰揉着余痛的耳垂闷闷说道。


 


“是吗?我觉得你倒是放肆了许多。”


 


食堂离教学楼并不远,珞皓然打包了一份石锅拌饭,而钟钰则选了一份酸辣土豆粉。


 


吃完饭后钟钰困意渐显,他踢下运动鞋上床打算睡午觉,却见珞皓然拿了一管药膏走了过来坐在他床边。


 


“裤子脱了,我看看。”


 


钟钰翻了个身,声音中带着含糊的沙哑:“唔不用,早不疼了……”


 


珞皓然直接在钟钰臀侧拍了拍,“快点让我看看,不然我不放心。”


 


“真的没事皓然哥,你就别担心了。”钟钰向后踢了一下,将自己裹成一只小毛毛虫在床上蹭来蹭去。


 


见少年不似作假,珞皓然稍稍放心回到自己的床位上,等听到隔壁绵长均匀的呼吸声后,珞皓然放轻脚步走了过去,看着少年的睡颜慢慢撩开他软软的一层小薄被子,解开扣子轻轻褪下西装裤,见钟钰xx上只有浅浅一层粉色才放下心来。随后又帮他系上扣子盖好小被子蹑手蹑脚走了回去。


 


“皓然哥,你有防晒霜嘛,我都晒黑了。”刚军训回来的钟钰喝了一口珞皓然为他准备的温水,照着镜子看着自己还残留着细细汗珠的脸侧吐槽道。


 


珞皓然从一本厚厚的书中移过目光,“没有。”


 


“那你怎么不被晒黑的啊,我看你比我还白呢。”


 


“天生的。”


 


“好嘛。”


 


钟钰适应能力极强,面对大两三岁的同学也能谈笑自如,加之漂亮乖巧的小脸,很快和全班同学都打成一片。


 


“同学们,很快我们便迎来了初一年级的第一次月考。这次的考卷我和各位任课老师已经看过了,创新性很强,这也是我们一中的特色——让同学们在试题的基础上充分发散思维,希望同学们都能认真答题。”


 


阶段性的考核有便于学生充分了解自己的学习状况,找到短板和不足之处,查漏补缺,所以初中的考试便从小学的只有期中期末变为月度一考。


 


钟钰明显感觉到初中的课业比以前吃力不少,但在珞皓然的监督和帮助之下有所缓解,考前也是增加了复习时间。


 


但成绩出来后钟钰则有些错愕。


 


语文   数学   英语   政治   历史   地理   生物  总分   


 

112     108    118     44      46     43      48      519   



班级排名      10



年级排名      12


 


珞皓然接过他的成绩条并未有太多表情,摸了摸钟钰垂下去的柔软发丝,“很棒了,明天把错题分析交给我。”


 


而钟钰则在落差的情绪中越陷越深。






这段略略略略略写啦(主要是为了更早拍小钰×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凑个九宫格,表白我的@安之🌿 小草老师



凑个九宫格,表白我的@安之🌿 小草老师





甜甜眠

【皓钰无瑕】02 “双重人格”

前排@云川漫步 


“那我懂了,你在他们面前是第一人格,在我面前是第二人格。”


钟钰默而不语。


珞皓然则看起来颇为愉悦,“那这个第二人格就是我们的秘密。”


钟钰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秘密?皓然哥你真的信啊。”


“怎么,第三重人格出来了?”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前排@云川漫步 


 


“那我懂了,你在他们面前是第一人格,在我面前是第二人格。”


 


钟钰默而不语。


 


珞皓然则看起来颇为愉悦,“那这个第二人格就是我们的秘密。”


 


钟钰眼神瞬间亮了起来,“秘密?皓然哥你真的信啊。”


 


“怎么,第三重人格出来了?”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皓钰无瑕】01 学长

前排@云川漫步 


元学谦微微俯身为钟钰整理着领带,看着如嫩竹拔节般长高的小少年,感慨万千。门外传来汽车鸣笛不耐烦的“嘟嘟”声,倒像是钟坎渊无声的催促。元学谦轻笑一声,揉了揉钟钰柔软的发丝,带他出了门。


十岁的小少年穿着整齐的校服,身形挺拔,神色是远超同龄人的镇静与冷淡。但半大孩子掩饰的技巧过于拙劣,眼神中时不时流露出兴奋。


期末全满分的成绩令两个家长都甚为满意,于是钟坎渊便主张钟钰跳级——秋季开学直接去上初中。元学谦虽不想给孩子太大压力,但看钟钰明显欣喜,也就应了下来。


钟坎渊为钟钰选择的初中...


前排@云川漫步 



元学谦微微俯身为钟钰整理着领带,看着如嫩竹拔节般长高的小少年,感慨万千。门外传来汽车鸣笛不耐烦的“嘟嘟”声,倒像是钟坎渊无声的催促。元学谦轻笑一声,揉了揉钟钰柔软的发丝,带他出了门。


 


十岁的小少年穿着整齐的校服,身形挺拔,神色是远超同龄人的镇静与冷淡。但半大孩子掩饰的技巧过于拙劣,眼神中时不时流露出兴奋。


 


期末全满分的成绩令两个家长都甚为满意,于是钟坎渊便主张钟钰跳级——秋季开学直接去上初中。元学谦虽不想给孩子太大压力,但看钟钰明显欣喜,也就应了下来。


 


钟坎渊为钟钰选择的初中正是珞皓然所在的那所中学——北庐一中,苏国首都北庐市最好的中学。但这所中学是寄宿制,元学谦担心钟钰年龄过小,便联系了珞凇,安排钟钰和珞皓然住在一间双人寝室里。珞凇甚是喜欢钟家这个乖巧的孩子,自是没有意见,珞皓然思索片刻,也便点头同意了。


 


学校离家中不过二十分钟车程,钟坎渊停好车后帮副驾的元学谦解了安全带,向后排钟钰打了个响指后下车。


 


一中建学史已逾百年,覆满枫藤的红墙厚重古朴,校内则是一应俱全的现代教学设施,这所百年老校在科技与文化的浸润下更具风采。


 


珞皓然正侯在校门不远处,他见钟坎渊三人便立刻迎了上来:“钟叔,元叔,小钰。”


 


钟坎渊回应了他一句,元学谦握住珞皓然伸出的右手,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钟钰则垂眸,心中默默应道:“小古板。”


 


转而他抬起头来仰视着珞皓然,清亮的少年音乖巧地说到:“皓然哥哥好。”


 


没办法,谁让这人比他大四岁高一头呢!


 


珞皓然接过元学谦手中的行李箱,带着他们走进了学校。


 


青春期的孩子一年变一个样,像钟钰这样跳级的少年并不是没有,但进校后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嗯是按照成绩进行分班的,小钰是分在了一班,在那栋教学楼。小钰和我的宿舍也不远,直走一百米就到了。”


 


珞皓然的安排过于完美,元学谦也便放下心来,他拍了拍钟钰的脑袋,“在学校要听话,有皓然管着你我放心,周五来接你。”


 


“嗯,先生再见,钟老师再见。”


 


二人走后的钟钰便现了原形,他一把拽下书包仍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随后脚尖勾住鞋底将两只鞋脱掉,懒散地倒在铺得平整的床铺上,将原本整洁的床铺压得有些发皱。


 


“啧,质量真差。”


 


这声响令珞皓然不得不转过目光,“你在家里也这样?”


 


他现在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小四岁的少年“乖巧”的含金量了。


 


“皓然哥哥,有些话可不能多问。”钟钰晃着脚,也不看他,“只要你不跟先生告状,其他都好说。”


 


小少年还没到变声期,声音清亮,尾音还带着一丝不经意的软。


 


珞皓然被他这拽得二五八万的态度逗笑了,“钟钰,你似乎没搞清楚情况。钟叔叔说让我管你照顾你,可不只停留在嘴上。”他的语气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我还能打你。”


 


钟钰则蛮不在乎:“怎么,你这么清楚?难道,珞叔打过你?”


 


珞皓然并不理睬钟钰的挑衅,他直接抓住钟钰的手腕将钟钰一把拎了起来,钟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锁住手腕压在宽大的木桌上。


 


钟钰发狠一般踢向珞皓然的小腿,结果全身上下都被压住,动弹不得。


 


在绝对的压制性力量面前,钟钰的那点小技巧格外可笑。


 


“你xx放开我……”


 


身下骂骂咧咧的小少年似被惹怒的小狗崽子一般,珞皓然总算知道他爸说的欠揍是怎么一回事了。但他也不恼,只是语气平静地回到:“怎么,你不该打?难道,元叔就是这么教你的?”


 


钟钰似是被揪住了七寸,安静半秒后又挣扎起来,珞皓然无师自通般直接在他翘起的xx上扇了一巴掌。


 


“艹,你xx打我xx,你要脸吗?!”


 


珞皓然很是淡定,在钟钰xx上又甩了一巴掌,“安静点,钟叔说让我管你,我自然会尽心尽力,也会向他汇报你的成绩,你的生活。”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 ̑̑





甜甜眠

【皓钰无瑕】文案

珍宝自会熠熠生辉。


——那是他的珍宝,他的美玉。


前期兄弟管教向后期CPds向


珞皓然×钟钰


@云川漫步 



珍宝自会熠熠生辉。


——那是他的珍宝,他的美玉。



前期兄弟管教向后期CPds向


珞皓然×钟钰


@云川漫步 





甜甜眠
感谢@时雨夏棠 的封面!!!...

感谢@时雨夏棠 的封面!!!


每天都为时老师尖叫!!!



感谢@时雨夏棠 的封面!!!


每天都为时老师尖叫!!!




甜甜眠

【一发完】牙医男友的规训

温柔腹黑Alpha&又脆又怂Omega


尿|布|式|抽|🌸|🌸


梁时&童郗


暮色渐深,送走最后一位预约复诊的患者,梁时摘下金框眼镜,抵在眉心处揉了揉发酸的眼角。


已经到了他的下班时间,童郗还是不见踪影,梁时想着这次复诊又被他鸽了。


看来明天得压着小Omega过来才行。


童郗爱吃甜品,但总不记得节制,牙疼疼到满地打滚的时候才学会后悔。拔了两颗蛀牙后梁时收拾了童郗好一顿,并提醒着他要按时复诊。


可童郗总说害怕那些冰凉的医疗器械,每次都要梁时压着他才肯来。...


温柔腹黑Alpha&又脆又怂Omega


尿|布|式|抽|🌸|🌸

 

梁时&童郗

 

暮色渐深,送走最后一位预约复诊的患者,梁时摘下金框眼镜,抵在眉心处揉了揉发酸的眼角。

 

已经到了他的下班时间,童郗还是不见踪影,梁时想着这次复诊又被他鸽了。

 

看来明天得压着小Omega过来才行。

 

童郗爱吃甜品,但总不记得节制,牙疼疼到满地打滚的时候才学会后悔。拔了两颗蛀牙后梁时收拾了童郗好一顿,并提醒着他要按时复诊。

 

可童郗总说害怕那些冰凉的医疗器械,每次都要梁时压着他才肯来。

 

梁时想了想,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随后他稍微理了理蓬乱的头发,收拾着东西准备下班。

 

啪嗒的开门声轻响,心不在焉的小Omega显然被吓到了,惴惴不安地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

 

“梁哥……”童郗的声音很轻,带着满腹的心虚感。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从窗帘中漏出几缕昏黄的光线打在童郗的侧脸上,显得小Omega更为可怜。





来自@jailbreak 的点梗。


求心心评评推推!!





甜甜眠

【一发完】实践对象竟是我未婚夫

8k+一发完


是喻哥和阿谌,之前莫名其妙被屏蔽了👉👈


       “沈先生您好,届于您已满25周岁,达到联盟法规定的Omega自由婚配最大年龄。联盟机构处将根据您的各方面情况和信息素契合度为您匹配一个Alpha伴侣,请您随时留意邮箱信息。


另外通知,您和您的伴侣将有一个月的磨合期。若在这一个月中您的伴侣对您有包括但不限于人身伤害、恶意侵犯等行为,您可以随时反映给联盟Omega保护协会,协会将不遗余力保障您的权益。


祝您愉快。”


当沈谌恍恍......


8k+一发完


是喻哥和阿谌,之前莫名其妙被屏蔽了👉👈


       “沈先生您好,届于您已满25周岁,达到联盟法规定的Omega自由婚配最大年龄。联盟机构处将根据您的各方面情况和信息素契合度为您匹配一个Alpha伴侣,请您随时留意邮箱信息。

 

另外通知,您和您的伴侣将有一个月的磨合期。若在这一个月中您的伴侣对您有包括但不限于人身伤害、恶意侵犯等行为,您可以随时反映给联盟Omega保护协会,协会将不遗余力保障您的权益。

 

祝您愉快。”

 

当沈谌恍恍惚惚看完这份邮件,终于意识到,自己将要有一个伴侣了。

 

也罢,反正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人了,和另一个人搭伙过日子也不错。

 

像沈谌这样年少便失去双亲孤苦无依的Omega,保护协会负责将他们抚养到18周岁成年。18岁后,他们或进入大学为自己谋一份可靠的未来,或进入社会从事Omega的底层工作,但更多的是早早嫁为人妻。

 

联盟法规定Omega在25周岁之前必须寻找到共度一生的伴侣,否则就会被归入档案,由联盟机构处统一分配适龄Alpha进行婚配。但多数被归入档案的Omega只有被选择的处境,要么被分配给平庸一生碌碌无为的Beta,要么被分配给醉鬼赌徒Alpha,可以说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沈谌不是没有想过寻找一个Alpha伴侣,但他过于冷硬。明明信息素是甜美的白桃味,但整个人就像是被扔在雪山上的冷铁。Alpha更倾向于甜美顾家的娇小Omega,像沈谌这样在生意场上抛头露面的就更为不受欢迎。

 

曾经也有Alpha选择和沈谌尝试一下,但没过几天就暴露了本性,在易感期疯狂亲吻啃噬沈谌的皮肤。沈谌当然没有善罢甘休,反手将Alpha送进了拘留所。

 

从此,沈谌这个名字在相亲市场上的名声更臭了。





这篇文一直没有头绪,大概率咕了👉👈👉👈





甜甜眠

【隐晦月光】02 实践

“铁石心肠萧凭澜。”


萧凭澜家里不算大,配色也很是简单,但颇具生活气息。


“想吃什么去看看冰箱,自己点菜。”萧凭澜将钥匙挂在卡通挂钩上,给黎牧递了双棉拖鞋。


黎牧将风衣挂在衣帽架上,“想吃大排骨!”


当初萧凭澜炖了排骨给黎牧发过照片,黎牧吵着闹着要吃。萧凭澜便直接买了五斤排骨五斤牛肉炖好,冷冻后抽真空给黎牧寄了过去。


“还想吃?明天买二十斤给你炖上。”


“嘿嘿,澜哥真好。”黎牧打开冰箱,里面是满满当当的蔬果和肉类。他在边角摸出一小颗薄荷硬糖,撕开包装袋塞进嘴里...


“铁石心肠萧凭澜。”

 


萧凭澜家里不算大,配色也很是简单,但颇具生活气息。

 


“想吃什么去看看冰箱,自己点菜。”萧凭澜将钥匙挂在卡通挂钩上,给黎牧递了双棉拖鞋。

 


黎牧将风衣挂在衣帽架上,“想吃大排骨!”

 


当初萧凭澜炖了排骨给黎牧发过照片,黎牧吵着闹着要吃。萧凭澜便直接买了五斤排骨五斤牛肉炖好,冷冻后抽真空给黎牧寄了过去。

 


“还想吃?明天买二十斤给你炖上。”

 


“嘿嘿,澜哥真好。”黎牧打开冰箱,里面是满满当当的蔬果和肉类。他在边角摸出一小颗薄荷硬糖,撕开包装袋塞进嘴里,随即慢慢悠悠地挑着自己喜欢的食材。

 


萧凭澜洗了把手,“喜欢吃什么就挑出来,先自己把菜洗了。”

 


“行。”

 


黎牧并不挑食,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好养活,萧凭澜看他挑出来的菜也寻思出了个七七八八。

 


黎牧将菜切好码在小盘子里,擦了擦湿漉漉的双手,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撒着坚果碎的冰激凌球,自觉地端了起来。



你一赞我一赞,澜哥小牧亲给你看。


你不评我不评,小牧何时追到老公。


求心心评评推推,(≧ω≦)/





甜甜眠

【隐晦月光】01 初见

“初次见面,我叫萧凭澜。”


咖啡馆的大提琴声空灵悠扬,萧凭澜正轻轻用金属小勺搅动咖啡上的心形拉花,阳光透过拼接的彩色大玻璃窗为他微黄的发尾镀上一层柔金。


风铃轻响,萧凭澜稍一抬眸,正对上来人的目光。


来人戴着白色口罩,俊秀的眉眼透露出他的年龄不过二十左右。身量清瘦,浅咖色的风衣衬得他像韩剧里的男主角。


小青年在玻璃门处张望两刻,最终目光停在了窗边的萧凭澜身上。


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指点了两下。萧凭澜摆在桌子上的手机轻响两声,他并未理睬,向那人打了个手势。...


“初次见面,我叫萧凭澜。”


 


咖啡馆的大提琴声空灵悠扬,萧凭澜正轻轻用金属小勺搅动咖啡上的心形拉花,阳光透过拼接的彩色大玻璃窗为他微黄的发尾镀上一层柔金。


 


风铃轻响,萧凭澜稍一抬眸,正对上来人的目光。


 


来人戴着白色口罩,俊秀的眉眼透露出他的年龄不过二十左右。身量清瘦,浅咖色的风衣衬得他像韩剧里的男主角。


 


小青年在玻璃门处张望两刻,最终目光停在了窗边的萧凭澜身上。


 


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指点了两下。萧凭澜摆在桌子上的手机轻响两声,他并未理睬,向那人打了个手势。


 


来人果然坐在了他面前。


 


“依山观澜?”


 


萧凭澜喝了一口温热的拿铁:“对。”


 


眼前人摘下口罩,露出精致漂亮的脸庞,“你好,我是牧之。真名黎牧,黎明的黎,牧童的牧。”


 


萧凭澜回握了黎牧递来的右手,“初次见面,我叫萧凭澜。风萧萧兮的萧,凭借的凭,波澜的澜。”


 


黎牧将手机放在浅褐色的棉质厚桌布上,招来服务员:“一杯卡布奇诺,谢谢。”


 


随后他将手肘撑在桌子上支着下颌处,“我可以叫你澜哥嘛?”


 


小青年的声音很清,尾音发软,听得人很是舒服。


 


萧凭澜无端想着他哭起来会不会也很好听。


 


“当然可以,小牧。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明明两人是第一次见面,略显亲密的称呼听起来却如此顺耳。


 


听到这话,黎牧轻抿了下嘴唇:“我之前跟你说过嘛,我是演员,虽然有点糊吧,但总归在一些热播的影视剧中露过脸。”


 


黎牧算个小有名气的演员,外形优越但资源始终有点虐。他自己也热衷于“摆烂”,并没有什么红透娱乐圈的顶级理想,人生目标就是早点退休回家蹦迪养老。


 


去年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的第四季,卡在第四名这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出了道,凭借外形和唱跳实力吸引了一圈迷妹粉丝。


 


选秀的浪潮已然褪去,掀起的泡沫依旧吸引着无数人上涌。


 


选秀让他知名度逐渐高了起来,但黎牧此人过于非酋,两部男二戏被压,折腾了两年还不如之前的发展。


 


咖啡很快上桌,黎牧用小勺轻轻搅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上唇处沾了些许白沫,黎牧用舌尖舔了下去。


 


除了酒吧蹦迪,黎牧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他是圈内的被|动,简言之,黎牧喜欢被打pg。


 


之前黎牧只约纯实践,他长得漂亮身材也好,虽说是个小脆皮,但不妨主动想约一约这个小美人。


 


但关注度变高之后,为了隐私安全,黎牧停止了约实践,并和四百公里外的“依山观澜”建立起长期关系。


 


网络上的情缘浅淡,陪伴在成年人的世界中过于吝啬,但聊天记录下的关心是藏不住的。


 


两个大男人不必寒暄过多,等黎牧喝完一杯卡布奇诺后他们便离开了咖啡馆。


 


萧凭澜为黎牧理了理被风吹得凌乱的头发,问道:“想去酒店还是我家?”


 


“嗯?可以去你家吗?”


 


萧凭澜笑着回应:“真不怕我把你拐走啊?”


 


黎牧摆了摆手:“那行,你把我拐回家包养我吧,我吃得不多。”


 


“嘴贫。”


 


萧凭澜打开副驾驶车门,“行吧大明星,上车。”


 


黎牧有些晕车,长久以来养成上车必睡的习惯。深秋有些冷,萧凭澜打开空调暖风将狭小的空间烘到暖暖的,没多久黎牧脑袋垂在安全带上,安稳地睡着了。


 


萧凭澜家里离这里并不远,半小时的车程足够副驾驶上的小脑袋补个觉。


 


“小牧,醒醒到了。”


 


萧凭澜为黎牧解开安全带,拍了拍他的肩膀。睡醒后的黎牧揉了揉眯起的双眼,打了个哈欠。


 


“澜哥,我饿了。”


 


“除了吃就会睡,上楼。”




久等啦,改了改大纲,原来的情节后面也会出现,也有稍许的改动。


设定是澜哥和小牧一年前在某圈内软件上加了好友,因为不同城距离远所以没什么关系。建立起长期关系是面基两个月前,小牧想找个主动,正巧澜哥也在空窗期,所以就建立起关系啦。


也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


最后新年啦,揪一位姐妹喝奶茶!!!




甜甜眠

【点梗帖】

新年啦,开放新的点梗。


立个flag,一月点的梗今年一定会写!!


[图片]



新年啦,开放新的点梗。


立个flag,一月点的梗今年一定会写!!




甜甜眠
算了一下今年写的文,虽然不多...

算了一下今年写的文,虽然不多,但我真的好开心!!


(文档压缩包发不出去,在afd发过电的朋友可以在🐧私聊我要文档)


✌️️✌️️✌️️



算了一下今年写的文,虽然不多,但我真的好开心!!


(文档压缩包发不出去,在afd发过电的朋友可以在🐧私聊我要文档)


✌️️✌️️✌️️





甜甜眠
送给大家一颗圣诞树,Merr...

送给大家一颗圣诞树,Merry Christmas!!


送给大家一颗圣诞树,Merry Christmas!!

甜甜眠

【一发完】如何教训一只记吃不记打的猫猫

温柔手黑教授&黏人脆皮猫猫


澄黄的落日余晖撒在滚到冒泡的番茄汤上,柏祁正颠着锅翻炒黄牛肉。


等凉拌菜倒入盘中,柏祁敲了敲卧室门:“条条,过来吃饭了。”


柏条条蹦蹦跳跳出来的时候嘴角还沾着薯片碎,柏祁擦了擦他的嘴角:“又吃零食了,不能吃太多听到没有?”


“知道啦哥哥,好香好香。”柏条条见餐桌上摆好的饭菜,眼中一亮,洗完手就跑去厨房打开保温的电饭煲,盛了两碗杂粮米饭端出来。


柏条条夹了一筷子小炒黄牛肉放进柏祁碗里:“哥哥辛苦啦,多吃点。”


可柏条条还没吃两口就打了个嗝儿,他断断续续咳了起来。柏祁给他倒了杯温水,柏条条喝完之后反而呕了起来。


“哥......


温柔手黑教授&黏人脆皮猫猫


澄黄的落日余晖撒在滚到冒泡的番茄汤上,柏祁正颠着锅翻炒黄牛肉。


等凉拌菜倒入盘中,柏祁敲了敲卧室门:“条条,过来吃饭了。”


柏条条蹦蹦跳跳出来的时候嘴角还沾着薯片碎,柏祁擦了擦他的嘴角:“又吃零食了,不能吃太多听到没有?”


“知道啦哥哥,好香好香。”柏条条见餐桌上摆好的饭菜,眼中一亮,洗完手就跑去厨房打开保温的电饭煲,盛了两碗杂粮米饭端出来。


柏条条夹了一筷子小炒黄牛肉放进柏祁碗里:“哥哥辛苦啦,多吃点。”


可柏条条还没吃两口就打了个嗝儿,他断断续续咳了起来。柏祁给他倒了杯温水,柏条条喝完之后反而呕了起来。


“哥哥,反胃,难受……”


见柏条条小脸苍白,声音也逐渐虚弱,柏祁忙把柏条条一把抱起,驱车去了医院,还不忘塞给他一个暖水袋。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医生翻看着检查单子对柏祁说到:“这是你弟弟吧,孩子没什么大问题。零食吃多了导致肠胃负担加重,食欲不振,吃点助消化的药。这个年纪的孩子尤其要注意饮食,不能吃太多零食,很容易营养不良。”


柏祁为柏条条揉着肚子,见他心虚地低着头,心下了然。


前几天刚因为这事教训了他,真是,记吃不记打。






想要心心评评推推,捧心心٩(*´◒`*)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