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甜甜蜜蜜的夫夫生活

13浏览    7参与
Bezal

《叮咚~请给一顿饭》

(缓慢更新中)

明星设定/尹宗佑:当红小生,实力派的新生演员

明星设定/姜锡润:当红组合爱豆,正在转型演员

明星设定/徐文祖:三连影帝,童星出道的老戏骨

————

夏威夷群岛,碧海蓝天、暖风徐徐。

在金黄的沙滩上,人们肆意的嬉笑着、打闹着。

“So we're a team?” 排球滩上,身着简单白色衬衣的青年吸引着众人的目光,“This is my first time to play this. It's so fun.”

“啊,那是尹宗佑吗?”来寻找队友的嘉宾和主持人眯着眼看向沙滩,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在人群中格外的耀眼。

“是宗佑哥——!”同为一期嘉宾的姜锡润睁大了双眼,...

(缓慢更新中)

明星设定/尹宗佑:当红小生,实力派的新生演员

明星设定/姜锡润:当红组合爱豆,正在转型演员

明星设定/徐文祖:三连影帝,童星出道的老戏骨

————

夏威夷群岛,碧海蓝天、暖风徐徐。

在金黄的沙滩上,人们肆意的嬉笑着、打闹着。

“So we're a team?” 排球滩上,身着简单白色衬衣的青年吸引着众人的目光,“This is my first time to play this. It's so fun.”

“啊,那是尹宗佑吗?”来寻找队友的嘉宾和主持人眯着眼看向沙滩,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在人群中格外的耀眼。

“是宗佑哥——!”同为一期嘉宾的姜锡润睁大了双眼,开心的挥着手跑过去“宗佑哥!”

“锡润?”尹宗佑接住飞扑过来的大男孩,没站稳的倒退了几步,“你们已经到了啊。”

“宗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综艺节目吧?我以前都是从电视上看见你,这次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一号主持人打趣着“你和姜锡润很熟的样子?”

“啊,对。这是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尹宗佑笑了笑,“我和锡润是邻居,有时间的时候经常私底下约饭的。锡润是很乖的弟弟,特别可爱。”

“耶。”姜锡润在一边笑嘻嘻的比了个手势,整个人挂在尹宗佑的身上。

说是挂,其实是倚靠。

姜锡润和尹宗佑的身高相差不大,也就一两厘米。

“看得出来两位关系真的很好呢,”二号主持人说着“真的是第一次看锡润这么缠一个人。”

“因为我很喜欢宗佑哥!”姜锡润张大手臂把人圈在怀里,像树懒一样抱着。

“不要闹了…”尹宗佑无奈的晃了晃他的胳膊,“要出发了。”

“啊,哥!我的眼睛好痛!”二号夸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往一号身边倒。

“弟!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一号笑哈哈的扶住对方,转头挤出一两滴眼泪对着宗佑和锡润叫停。

姜锡润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尹宗佑在两位前辈的眼神暗示下快速窜到了一边。

“???”

无视掉对方可怜巴巴的目光,节目正式开始行程。

“啊…我懂了。”尹宗佑点了点头,“简单,没问题。”

简单解释了一下游戏规则,一号二号欣慰的笑着:还好这次的两个嘉宾英语都很好1551

欣赏完路途美丽的风景,一下车四人就分好了组:一号和姜锡润,二号和尹宗佑。

“好——现在的目标是找到夏威夷的南韩!”

“Excuse me, do you know anything in Hawaii that looks like the Korean peninsula? ... Oh, thank you. ”白色的身影一刻不停的跑来跑去,自信的面容像是在发光。

好看到让人停下步伐。

“宗佑欧巴!!!”

“啊啊啊是真人!!”

“要不要过去…我好想要签名…”

尹宗佑眨了眨眼睛,有些惊喜的看着产生骚动的那个方向——三个年轻女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看过来了!”

“哥哥太好看了1551”

“等一下…你们看后边那个是不是锡润小可爱!”

“润佑圆满,我此生无憾了姐妹们。”

“是韩国人。”尹宗佑冲三个女孩挥了挥手,转头对着赶过来的三个人说着,“好像是我和锡润的粉丝。”

“真的吗?那哥我们快去问问!”姜锡润高兴的声音都升了一度,拉着尹宗佑就往那边走去。

被拉着踉跄了几步,尹宗佑一脸无奈的调整了自己的步伐。

“牵手了!!!”

“啊啊啊!!!”

距离越来越近,少女们之间的小声交谈听的也越来越清楚。

姜锡润听着那边叽叽喳喳的润佑感慨,不自主的勾了勾唇角,手握紧了一些。

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这么牵着宗佑哥的手。

只有我一个人被宗佑哥宠着。

“真的好喜欢宗佑哥啊。”

“什么?”

“我是说她们,看起来真的好喜欢宗佑哥啊。”姜锡润用两人牵着的手指了指那三个少女,“当然!我是最喜欢宗佑哥的!”

“我第一次见到宗佑哥就超喜欢哥你。”

早就已经习惯了来自这个弟弟表白的尹宗佑笑着给了对方一个脑壳崩,“赶紧干正事吧。”

“是!”姜锡润笑嘻嘻的双手抱头。

“请问你们是韩国人吗?”

“是是是!哥哥们是在录节目吗?”

“叮咚~”姜锡润在一旁接着话,将自己挂在宗佑哥身上后才继续说着“请给一顿饭~”

“别闹了…”尹宗佑拍了拍窝在自己颈边的毛茸茸的脑袋,“快起来。”

“不要…就要这么趴着。”

“请问你们知道在夏威夷的哪里有形状像或者名称是南韩半岛的地方吗?”拉也拉不动某人的尹宗佑专心投入到了问路中。

“啊…我知道。”一个少女从做梦一般的感觉中挣扎出来,不可置信的说着“那是…我居住的小区。”

“真的吗?!太好了。”尹宗佑笑着说“能不能告诉我们该怎么去那个地方吗?”

——

看了哥哥请给一顿饭的节目真的羡慕到爆炸了1551

回家发现自己的偶像在家里帮忙做饭的感觉是什么样的1551

结果当天晚上就做梦了

梦见自己是当红演员(男),邻居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偶像(男)

我们两个私底下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吃饭喝酒串门,聊到晚了甚至在对方家里过夜。

(↑没有通告或者一天的行程少一点点的时候↑)

然后我们在不知道对方也参加的情况下参加了同一档节目。

你们知道被大型的可爱扑个满怀的感觉吗?我在梦里体验到了155551

我太幸福了(可惜是个梦)

Bezal

【祖宗】你是我的(?

实在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了

想直接叫:????

——————

“我不知道…”尹宗佑坐在警察厅里,平日明朗的声音低沉了下去,让人一下察觉出了他此刻低落的情绪。

“我是昨天才认识她的——就在门口那条街上,拐弯的时候我们撞到了,她的奶茶洒在我的外套上。”青年指了指放在一边的手提袋,里面是干净的衣服“她今天约我来拿衣服,我们一起喝了一杯咖啡就各自离开了。”

冬天临近,天黑得越来越早。

尹宗佑离开警署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越来越冷的气温也让路上没有了行人的身影。

一个月里第七个杀人案件,死者之间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刚刚离开的青年——尹宗佑。

“苏警官,连环案件查的怎么样了?”

“没有头绪啊...

实在不知道该起什么题目了

想直接叫:????

——————

“我不知道…”尹宗佑坐在警察厅里,平日明朗的声音低沉了下去,让人一下察觉出了他此刻低落的情绪。

“我是昨天才认识她的——就在门口那条街上,拐弯的时候我们撞到了,她的奶茶洒在我的外套上。”青年指了指放在一边的手提袋,里面是干净的衣服“她今天约我来拿衣服,我们一起喝了一杯咖啡就各自离开了。”

冬天临近,天黑得越来越早。

尹宗佑离开警署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越来越冷的气温也让路上没有了行人的身影。

一个月里第七个杀人案件,死者之间唯一的相同点就是刚刚离开的青年——尹宗佑。

“苏警官,连环案件查的怎么样了?”

“没有头绪啊…”年轻的警官叹了一口气,在纸上勾勾画画。

“死者之间唯一共同点就是与尹宗佑有过交集,但是他又有不在场证据…人证物证全部都有。”苏警官甩开笔,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他看着也干干净净的,不像是什么杀人魔(倒像是没毕业的大学生。”

“会不会是喜欢他的人干的…?”小警察半开玩笑的说着“不能忍受有人接触自己心爱的人…啊,我开玩笑的……”

“不,你的想法很好。”苏警官坐直了身体,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我再去确认一下。”

——

已经是第七个人了。

青年走在愈发黑暗的道路上,嘴中呼出的热气模糊了视线。

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不。

是围绕着自己发生的恶性杀人事件。

尹宗佑瑟缩了一下,冰冷的空气趁机钻进衣袖。

【我很害怕。】

【有一个很奇怪的人一直跟着我。】

【我怀疑这些案件就是他做的。】

【是男性?】

【不…我不知道,只是远远的看见他的身影。】

【他一直在跟踪您?】

【对。】

一团团雪白的热气消散,踏入家门的青年看着窗外。

树影中离开了几个身影。

哪怕将消息传达给警方,哪怕每天都有人跟着,围绕着自己发生的杀人事件都没有停止。

不知道下一个死亡的会是谁——陌生人、朋友,亲人。

最后轮到自己。

猛地打了一个冷颤,尹宗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他站在视线能够到达的24小时便利店门口,目光直直的射了过来。

“唰——”

拉上窗帘,房间顿时陷入黑暗。

“什么时候能结束啊…”青年站在窗前,微冷的光芒一闪而过。

“宗佑,早啊。”一身黑衣的男人依靠着门,声音中带着一丝倦怠,“一起吃早餐吗?”

“文祖哥,你先把睡衣换下来吧。”尹宗佑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心情愉悦的跟徐文祖搭着话,“今天早上是什么——不会还是三明治吧?”

“猜错了,”徐文祖伸出手,趁青年不注意时弹了一个脑壳崩,“这是惩罚。”

徐文祖晃了晃左手拎着的饭盒,熟门熟路的走进尹宗佑的家里。

这个男人叫徐文祖,三十多岁,在不远处的商业街上开了一家诊所,职业是牙医。

自己刚搬过来时,街坊邻居只有他最热情——每一天都过来串门。

一口一个亲爱的,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过后来发现,他并不是对谁都这样。

尹宗佑看了看吃完饭磨磨唧唧不回家换衣服的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今天不上班了吗?快回去换衣服。”

徐文祖长得非常帅气——是那种有沉淀感的帅。

俊美,并且越看越好看。

对人也温和有礼,平日里有很多人会主动去找他聊天。

哦对了,诊所里也是女病患多——不管是小女孩还是姐姐、阿姨,大婶。

超级吸引女人呢。

尹宗佑赶走大型犬一样的邻居,自己一个人站在窗边发呆。

楼下是一出门就被小区里几个阿姨围住的徐文祖。

——真的是,超级吸引女人呢。

——

“徐医生,今天晚上有时间吗?”年轻的女人笑着问到,脸上是精心准备的妆容。

“不好意思,李女士。”徐文祖摘下沾有鲜血的手套,平面镜下一双深邃的眼眸毫无波澜,“今天已经有约了。”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李女士耸了耸肩,故作可惜地说道。

“是啊,太可惜了。”尹宗佑挑了一块儿小一点的肉,一边嚼着一边回答,“为了我放弃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呢。”

坐在对面的人笑了笑,“亲爱的对我来说,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是吗。”尹宗佑轻飘飘的说着,毫无反应的继续吃着饭。

自从自己搬过来住之后,类似的情话已经被这一位叫做徐文祖的先生讲过不下百次了。

还会有下一个。

第八个人。

尹宗佑告别的徐文祖后自己一个人四处走着,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第八个人…

不远处,笑颜如花的年轻女人正在与同伴说笑。

【xx月xx日19:32分在xxxx发现一具女尸,死者李静蓉,27岁,美容师。于昨日晚十点左右被害于……】

青年又一次从警局走出来。

漆黑的天空中不见群星,唯有月亮熠熠生辉。

“文祖哥?”尹宗佑看着前面那个熟悉的身影,笑容满面的喊着。

“一起回家吗?”

——————————

苏警官:我找不到谁喜欢尹宗佑/再见.jpg

线索中断ing

——————————

感觉还是没有写出来自己想的那种感觉/爆哭

以后再继续努力吧!

Bezal

还是临摹/原图是小姐妹的P图。

画画使我快(悲)乐(伤)。

不会细修,肖老师和王老师的妆面给我搞得一团糟。

我觉得这已经是我画画的极限了。

希望两位老师百年好合。

对了,突然想起来。有一个事情我一定要强调一下。

两位老师身边的那个是泡泡!是泡泡!

实在害怕大家认不出来我画的这是什么玩意儿/跪。

还是临摹/原图是小姐妹的P图。

画画使我快(悲)乐(伤)。

不会细修,肖老师和王老师的妆面给我搞得一团糟。

我觉得这已经是我画画的极限了。

希望两位老师百年好合。

对了,突然想起来。有一个事情我一定要强调一下。

两位老师身边的那个是泡泡!是泡泡!

实在害怕大家认不出来我画的这是什么玩意儿/跪。

Bezal

哭唧唧的小鹿仔

我真特别想揉一把。

这个感觉特别像事后/…,霸总没给清理发烧了。

我整天再说什么胡话。

(有没有大佬来画这个的/嘿嘿嘿)

——

第十集剧情,我跟男二看直播的反应简直一模一样23333

干着急,恨不得替憨憨动手。

憨憨得现场教学才能会

越来越期待后面的发展了。

看预告女主已经开始追憨憨了(追捕的追),憨憨跑了?

男二是真的睿智,褒义词的那个睿智。

除了老变态都被他玩的团团转。

这种人设我太爱了。

每集都在担心男二因为憨憨留下什么把柄23333

哭唧唧的小鹿仔

我真特别想揉一把。

这个感觉特别像事后/…,霸总没给清理发烧了。

我整天再说什么胡话。

(有没有大佬来画这个的/嘿嘿嘿)

——

第十集剧情,我跟男二看直播的反应简直一模一样23333

干着急,恨不得替憨憨动手。

憨憨得现场教学才能会

越来越期待后面的发展了。

看预告女主已经开始追憨憨了(追捕的追),憨憨跑了?

男二是真的睿智,褒义词的那个睿智。

除了老变态都被他玩的团团转。

这种人设我太爱了。

每集都在担心男二因为憨憨留下什么把柄23333

Bezal

【祖宗】祈求(2)

“亲爱的,你受伤了。”

黑夜,男人站在身前。

被挑起的怒气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满脸鲜血的尹宗佑抬起头。

“…大人。”

可怖的血迹与灿烂的笑容融合在一起,徐文祖看着对方透彻的双眸,唇边的笑意愈发浓厚。

“亲爱的,你受伤了。”徐文祖蹲下身去,细长的手指抚过青年的唇瓣,自唇边泄露出一丝餍足,“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是血色花朵绽放的序章:奄奄一息的猎物看向自黑暗中而来的“神明”,闪烁着的希冀在冰冷的光中湮灭。

残存的呼救声被炙热的血液与冰冷的空气吞噬。

“像火一样…”尹宗佑看着喷溅而出的花朵,向地狱伸出了双手。

沾染着鲜血的手穿过孩童的双臂,黑色的发划过耳畔。

高傲的“神明”将所有...

“亲爱的,你受伤了。”

黑夜,男人站在身前。

被挑起的怒气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满脸鲜血的尹宗佑抬起头。

“…大人。”

可怖的血迹与灿烂的笑容融合在一起,徐文祖看着对方透彻的双眸,唇边的笑意愈发浓厚。

“亲爱的,你受伤了。”徐文祖蹲下身去,细长的手指抚过青年的唇瓣,自唇边泄露出一丝餍足,“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是血色花朵绽放的序章:奄奄一息的猎物看向自黑暗中而来的“神明”,闪烁着的希冀在冰冷的光中湮灭。

残存的呼救声被炙热的血液与冰冷的空气吞噬。

“像火一样…”尹宗佑看着喷溅而出的花朵,向地狱伸出了双手。

沾染着鲜血的手穿过孩童的双臂,黑色的发划过耳畔。

高傲的“神明”将所有的喜爱与偏执归于一人。

“我忠实的信徒,你将永远追随于我。”

“我的神明,我会为您带来无上荣光。”

——————

不老的恶魔徐与“人类”小孩尹(?

我爱死养成了

想要评论!!!!!(暗戳戳

Bezal

【祖宗】祈求(1)

【你将忘却你所经历的一切,轮回在无尽的地狱中,直至这一份漆黑的罪孽消散于世,不得结束、没有终止。】

黑色的羽翼张开,遮挡住洁白的月光。一片静谧的夜色中,恶魔血色的双眸注视着无知的绵羊。

“唰、唰——”

黑鸟穿过树梢,停落在路灯之上。

衣着单薄的孩子仰头望去,坠下的树叶掩盖了危险。

黑色的羽毛飞舞着,孩童纯净的双眸望进一片血色。

“就是你吗,”收敛起獠牙的恶魔饶有兴趣的笑着,苍白的手指抚上温热细腻的皮肤,停留在纯黑色的眼眸旁。

“那个离家出走的孩子,就是你吗。”

“尹宗佑。”男孩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人,如同路灯上的黑鸟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

“宗佑。”男人的声音中泄露出愉悦的笑意...

【你将忘却你所经历的一切,轮回在无尽的地狱中,直至这一份漆黑的罪孽消散于世,不得结束、没有终止。】

黑色的羽翼张开,遮挡住洁白的月光。一片静谧的夜色中,恶魔血色的双眸注视着无知的绵羊。

“唰、唰——”

黑鸟穿过树梢,停落在路灯之上。

衣着单薄的孩子仰头望去,坠下的树叶掩盖了危险。

黑色的羽毛飞舞着,孩童纯净的双眸望进一片血色。

“就是你吗,”收敛起獠牙的恶魔饶有兴趣的笑着,苍白的手指抚上温热细腻的皮肤,停留在纯黑色的眼眸旁。

“那个离家出走的孩子,就是你吗。”

“尹宗佑。”男孩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人,如同路灯上的黑鸟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

“宗佑。”男人的声音中泄露出愉悦的笑意,曲卷的黑发遮挡住深邃的轮廓。

苍白的肤色、玫红的唇瓣。

犹如腐地中生长的玫瑰,致命的诱惑着让人坠落。

“要跟我一起生活吗。”越发污浊的夜,冰冷的空气钻入男孩的腔道。

男人站在灯光下,刺眼的白光模糊了视线。

“要跟我一起生活吗。”

“亲爱的,我的天使。”

【被引诱的人类吃下禁果,与黑暗为伴坠入无尽深渊。】

“你是我的神吗?”冰冷的月色中,男孩伸手拉住黑暗,“带我离开这里。”

——

/短篇(1)/童养媳(???)系列/老徐要娇养自己的小媳妇了。

Bezal

【祖宗】Manasseh(一)

ooc是我,甜蜜是他们。

我,想让兔兔主动回应老徐。

我太爱老徐这个怂怂的变态了,苦恋始终得不到回应真的好心疼/哭

_🙆_

阳光极为灿烂的午后,纤细的青年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服,黝黑的眼眸中带着迷茫和没由来的安心。

“尹宗佑。”男人站在一片阴凉中,苍白的面孔上是满足的笑容,“亲爱的,好久不见。”

“我很想你。”

尹宗佑刚在巡警的陪护下办好了出院手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警察跟着自己,但还是乖乖的听着她说了很多注意事项。

原来首尔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啊…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朋友,说不定可以去他家里暂住几天。

【不要再因为便宜就住进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了,你也要注意安全啊。】...

ooc是我,甜蜜是他们。

我,想让兔兔主动回应老徐。

我太爱老徐这个怂怂的变态了,苦恋始终得不到回应真的好心疼/哭

_🙆_

阳光极为灿烂的午后,纤细的青年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服,黝黑的眼眸中带着迷茫和没由来的安心。

“尹宗佑。”男人站在一片阴凉中,苍白的面孔上是满足的笑容,“亲爱的,好久不见。”

“我很想你。”

尹宗佑刚在巡警的陪护下办好了出院手续——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警察跟着自己,但还是乖乖的听着她说了很多注意事项。

原来首尔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啊…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朋友,说不定可以去他家里暂住几天。

【不要再因为便宜就住进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了,你也要注意安全啊。】

巡警的话又浮现在脑中。

我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所以会有警察在身边…

“尹宗佑。”

正拉着行李箱的青年愣了一愣,停下了脚步。

一身黑衣的男人从不远处走过来,亲切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亲爱的,好久不见。”男人笑着,带着一股微不察觉的冷意,音尾长长的拖了出去“我很想你。”

“啊,您好。”尹宗佑下意识后退了一小步,礼貌的鞠了一躬,小心翼翼的问着,“您认识我?”

“……”男人笑容一顿,眼中有一丝明了,“你忘记了?”

“那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吧——徐文祖,以前住在你的隔壁。”徐文祖走近对方,低头看着被自己的影子笼罩着的青年,“第一眼见你就很喜欢你,但是亲爱的好像很怕生,一直对我很冷淡呢。”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好像很讨厌我呢。】

男人看似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声音中带着点点笑意“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我还以为不会再碰见你了呢。”

“啊…抱歉。”尹宗佑往后退了退,行李箱的轮子在地上摩擦着,“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如果以前我…”

“我很喜欢你,以前的也是。”徐文祖开口打断对方,伸手拉过了他的行李箱,“你在找住的地方吗?”

“啊…是。”尹宗佑看了看走在自己身旁的人,下意识的回答道。

徐文祖一只手拉着行李箱,一只手揽上青年的肩膀。

“我刚找到了一个住处,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住。算是合租?一个月十九万房租,不收你押金。”

这个人是自己的朋友吗?为什么这么热情…

尹宗佑抬头看了看心情不错的男人,有些犹豫。

这么便宜,会不会是骗子?

“啊…不是所有人都这个价的。”徐文祖笑着说,“只有亲爱的你才有这个优惠。”

【亲爱的,我很喜欢你,你知道我很喜欢你吧。我想和你一直一起生活。】

“………”尹宗佑顿了顿,没有回话,却一直跟在男人身边。

也许以前真的是很好的友人。

因为关系很好,所以才会想依赖他吧。

徐文祖看着在身旁偷偷瞄自己的青年,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我脸上有什么吗,为什么一直在看我?”

“啊,对不起…因为觉得大叔你很可靠。”尹宗佑歪着头继续看着对方,认真的回答“跟在你身边,莫名的有一些…安心?”

“噗…哈哈哈。”苍白的手抵在血红的唇上,满足的笑容从手缝间泄露出来,“真的越来越喜欢亲爱的了。”

两人走在洒满阳光的路上,斑驳的树荫铺在地上。

“我可以叫你哥吗?”

“什么?”

尹宗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虽然感觉叫大叔也很近亲…但是叫哥好像更没有距离感了。”

“啊…大叔你不是说以前我很冷淡吗,所以现在想…”

“可以。”徐文祖停下了脚步,略长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让人察觉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慢了半拍的尹宗佑转过身来看着停在原地的男人。

被树荫包围,站在黑暗里的男人。

“文祖哥,”青年笑了起来,眼眸中轻快的笑意比午后的阳光还要耀眼,“以后请多指教啦。”

“……”徐文祖定定的看着对方,唇边罕见的没有一丝弧度。

这个人。

徐文祖垂下眼帘,手指不受控制的动了动。

“嗯…文祖哥?”尹宗佑向男人走近一步,脚还没有落在地上就被对方一把拽了过去,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徐文祖将头埋在青年的肩窝,满足的喟叹着。

“我很高兴,亲爱的。”

尹宗佑听着对方颤抖的声音,伸出手环住了男人的腰。

徐文祖轻笑着,身体也跟着颤抖。

这个人,背对着阳光,拥抱了黑暗。

苍白的手插进青年的发丝,深邃的眼眸中疯狂的爱意与笑意交织着,将一切阳光吞噬。

——极尽的光明就是黑暗。

“亲爱的,我很喜欢你,以后我们一直一起生活吧。”

【亲爱的,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以后就麻烦文祖哥了。”尹宗佑弯起眼眸,打趣着说“不过哥你是不是该放开我了?路过的人都在看我们了。”

“啊,抱歉。”徐文祖松开双臂,手从青年的肩膀上顺着脊柱滑落,“是我太激动了。”

“我们回家吧。”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