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甜蜜苏爽

68浏览    11参与
吴寒柚

白衣情(结局)

第一次在lofter上写文,有很多不足,以后我会慢慢修改,谢谢支持。

要高考了,我们暑假见呀!


吴世勋将她的碎发别在脑后,温热的指腹摩擦着吴汐面部的轮廓。

“吴汐,我喜欢你。”他淡淡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中国,不在这里。”

吴汐惊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中国见过你”吴世勋耐心回道。

“……不……上一句。”

“……傻子”吴世勋有些好笑的挑挑眉。

“……”吴汐呆住了“不是……那个李智恩不是你……”

“是不是傻,那是我姐。”

“啊……哦”吴汐懵懵的“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呀?”

“在中国中央音乐厅 ,去年七月,你穿着一身白裙十分孤傲的弹奏着你自创的曲子,我至...

第一次在lofter上写文,有很多不足,以后我会慢慢修改,谢谢支持。

要高考了,我们暑假见呀!


吴世勋将她的碎发别在脑后,温热的指腹摩擦着吴汐面部的轮廓。

“吴汐,我喜欢你。”他淡淡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在中国,不在这里。”

吴汐惊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中国见过你”吴世勋耐心回道。

“……不……上一句。”

“……傻子”吴世勋有些好笑的挑挑眉。

“……”吴汐呆住了“不是……那个李智恩不是你……”

“是不是傻,那是我姐。”

“啊……哦”吴汐懵懵的“那……你为什么喜欢我呀?”

“在中国中央音乐厅 ,去年七月,你穿着一身白裙十分孤傲的弹奏着你自创的曲子,我至今仍记得,叫《白衣》”他顿了顿“所有的表演者只有你最清薄,没有任何繁饰。”

“可是……那是中国呀,你听得懂中文?”

“嗯,自学。”他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然后呢?”吴汐乖巧的依靠在他的肩头

“然后我听说学校里有一个清高的中国小姑娘,我便常去等待你的表演,哪里知道你还挺脆弱的。”吴世勋低低笑道,“后来我打听到你的班级,又不好去找你,只能在下雨天笨拙的塞给你一把伞,上次听我姐说有个小姑娘在她店里寂静又孤独,不知道是不是失恋了,那天我来就看到你了……”

“所以你才会弹钢琴,目的是给我听?”吴汐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嗯,所以,你是失恋了吗?”吴世勋定定的看着她。

“……以前以为你有喜欢的人了,所以郁闷了很久……”吴汐咬咬唇“……吴世勋,我,也喜欢你”。

“……嗯 我看出来了。”

“你……”

“所以,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啊?”

“……吴世勋,我上一次参加比赛是为了拿到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学习资格。”

“所以呢?”吴世勋松开了环着她的手臂。

“教授说可以带一个名额”吴汐伸手勾住了吴世勋的脖颈“所以,未来多多指教呀,男朋友。”

时光恰好,赐他此生珍贵,此般他再不愿放手,也情愿“Anywhere I would follow you”。

而她想告诉他,如果未来没有他,就算有人将她守候,她也只愿孤独了了此生。


(๑>؂<๑)作者有话:啊啊啊啊,吴昏昏和吴汐的故事结束啦,我打算叫稀世珍宝CP咋样啊!

爱你们(ɔˆ ³(ˆ⌣ˆc)

吴寒柚

白衣情(3)

谢谢宝贝点赞和浏览,蟹蟹喜欢

爱你(ɔˆ ³(ˆ⌣ˆc)


再遇见他是比赛结束的晚上,她为了逃离纸醉金迷的庆功宴,来到这家咖啡厅,入眼,却是吴世勋与别的女孩打闹的画面,她原本喜悦的心情顷刻跌入谷底。

也不知是欠虐还是找虐,吴汐总是每天下午来到咖啡厅,一面是想再见见他,一面又忍不住为他与女孩嬉笑的画面黯然神伤。她在得到与失去的边缘徘徊,一直到了这天夜晚,第十五天了呀。

吴汐知道自己哭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委屈什么,她慌乱的扯出一张纸巾,胡乱的擦拭着,她准备转身离开,却又想听完这首曲子再走,纠结着,纠结着,吴世勋按下最后一个音符结束了这场即兴演奏,他微笑着抬头,清澈的...

谢谢宝贝点赞和浏览,蟹蟹喜欢

爱你(ɔˆ ³(ˆ⌣ˆc)


再遇见他是比赛结束的晚上,她为了逃离纸醉金迷的庆功宴,来到这家咖啡厅,入眼,却是吴世勋与别的女孩打闹的画面,她原本喜悦的心情顷刻跌入谷底。

也不知是欠虐还是找虐,吴汐总是每天下午来到咖啡厅,一面是想再见见他,一面又忍不住为他与女孩嬉笑的画面黯然神伤。她在得到与失去的边缘徘徊,一直到了这天夜晚,第十五天了呀。

吴汐知道自己哭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委屈什么,她慌乱的扯出一张纸巾,胡乱的擦拭着,她准备转身离开,却又想听完这首曲子再走,纠结着,纠结着,吴世勋按下最后一个音符结束了这场即兴演奏,他微笑着抬头,清澈的眸子与吴汐相接,吴世勋怔了怔,对着钢琴旁的话筒说“如果你很难过,别怕,总会有人在你的前方守候,你只需无畏无惧的向前走就好了”。

吴汐的瞳孔一晃,就好像他近在眼前,读懂了她的悲伤。她有些狼狈的转身慢慢的走出了咖啡店。她没有带伞,因为她知道她的心里有场磅礴大雨,撑不撑伞,都已然无所谓了。

咖啡店里,李智恩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已经表演结束的吴世勋仍坐在钢琴前发呆,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是一抹孤单的白色的倩影 她轻抿一口红酒,思绪不知飘向了何方。

三天后,咖啡店。

“say something.I given.up on you”

“I am sorry I”

"Anywhere I would follow you"

吴汐坐在台上的三角钢琴前,低声吟唱她刚刚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李智恩询问能否小弹一曲,没料到竟然成功了。她不知道今天吴世勋是否会来,只是想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来与他告别。

毕竟,他们只是萍水相逢一场。

吴汐哽咽着,仿佛在与谁诀别,咖啡馆在最后的音节落下时彻底陷入安静,每个人都好像明白女孩的痛苦,吴汐放下琴盖,用手背抹去脸上斑驳的泪痕,准备离开。李智恩见吴汐要走,慌忙拦住了她的去路“我请你喝杯饮品,就当谢谢你今天的表演啦。”

“不不……不用了,我也没帮……”吴汐连忙摆手拒绝,她一边向后退去。突然的,她的后背撞上了什么温热的东西,她回头望去,是他。

“世勋啊,你带着小姑娘去窗户那边坐,我去煮两杯巧克力奶茶。”知恩冲着吴世勋眨眨眼。

“走吧”他开口。他瞧着女生低垂的眼睑,柔顺的黑发衬得她小脸雪白,吴世勋伸手,莫名的,想揉揉女孩的头顶,他下意识的拉了拉她的发尾,就像撒娇一样。

吴汐因为吴世勋的动作飞红了脸颊,她疾步想要离开。

吴世勋拽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大门方向走去。“姐,奶茶给我留着,我等会回来”。

“喂,你带我去哪?喂……”

“去学校”吴世勋握着她的手腕紧了紧,。怎么像个小野猫一样?

“去学校干嘛?我和你不熟,不跟你去”吴汐被吴世勋拽着的手腕滚烫着他的体温,她想起他在咖啡店里与店主的亲密,不禁一恼,“你快放手”她用一只手去扯他的胳膊,却别吴世勋大手一捞,整个人扑进了他的怀里。

“吴汐,你应该知道,多次巧遇就不能算巧遇了吧”

“……什么?”

吴世勋抬手将她的碎发别在耳后……


作者有话(๑>؂<๑):吴昏昏要表白啦,明天完结,爱你们(ɔˆ ³(ˆ⌣ˆc),晚安。

吴寒柚

白衣情(2)

嘿,宝贝们,我又肥来啦


她一次又一次不厌倦的重复,不行,不行……还是不行,她有些颓然地趴下,钢琴键被她的手臂压出一串杂乱无章的音符,在空旷的音乐厅里十分刺耳。

吴世勋一直都坐在观众席的边角,他比她先来,但一直没有出声,他目睹了吴汐反复的挣扎,有些遗憾的摸了摸耳朵,准备离开,他刚起身,便听见舞台上女孩略有隐忍的哭声,心中一动,朝着舞台走去。

“你…还好吗?”吴世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女孩的肩膀。

吴汐一惊,慌忙坐直身子,胡乱的擦了擦脸,她偏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容颜,也遮住了她的狼狈不堪。

吴世勋将长腿搭在台阶上,顺势坐在舞台的边缘,也不在意女孩的不答话,兀自说到:“有些事如果真的做不...

嘿,宝贝们,我又肥来啦


 

她一次又一次不厌倦的重复,不行,不行……还是不行,她有些颓然地趴下,钢琴键被她的手臂压出一串杂乱无章的音符,在空旷的音乐厅里十分刺耳。

吴世勋一直都坐在观众席的边角,他比她先来,但一直没有出声,他目睹了吴汐反复的挣扎,有些遗憾的摸了摸耳朵,准备离开,他刚起身,便听见舞台上女孩略有隐忍的哭声,心中一动,朝着舞台走去。

“你…还好吗?”吴世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女孩的肩膀。

吴汐一惊,慌忙坐直身子,胡乱的擦了擦脸,她偏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容颜,也遮住了她的狼狈不堪。

吴世勋将长腿搭在台阶上,顺势坐在舞台的边缘,也不在意女孩的不答话,兀自说到:“有些事如果真的做不到,就换条路走一走,你现在的状态像极了两年前心高气傲的我,我听的出你曲目的用心,但缺少了感情,你的焦躁,压制住了你的音乐”他顿了顿,抬头看了看女孩被灯光映得昏黄的脸庞,浅浅笑道:“跟着心走,你才不会迷路。”

吴汐盯着他被灯光拉长的阴影没有说话。

就在吴世勋以为她不会再开口时,略显软糯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如果…是为了未来呢?”

“什么?”吴世勋被她柔柔的声音缠住,一直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我输了这场比赛,我可能…就不会再弹钢琴了。”吴汐将手放在琴键上一寸寸的摸索,像是在寻找什么。

“为什么?”吴世勋不解的抬头问道。

“……”吴汐并未回答,只是微微仰头,盯着空悬的水晶吊灯。

“那就把这一场当成最后一场”吴世勋翻身下了舞台“最后一场当做告别吧,这样你会不会轻松许多?”

吴汐望着吴世勋离开的背影,出了神,仿佛有什么从心里破土而出,她恍惚记得有一个下雨天她忘记带伞,停滞在教室里,她看见同班的女生一个个被别人接走或结伴回家,孤独感刹时涌入心口,十分钟后,只剩她和另一个姑娘,那女孩好像在等她的男朋友,吴汐有些难过,在异国他乡,很少会有人关心她的冷暖,独来独往惯了,却也会羡慕别人的幸福。吴汐江长发绾在脑后,准备用书包顶在头顶,冲进雨幕,却被一只干净修长指节分明的手拦住了去路“借你用”,清凉的薄荷音撞进吴汐的耳朵,她抬头,是一张如雕刻般的容颜。吴汐的耳朵突然变得滚烫,她下意识的摆摆手,却被打断“一把伞而已,我还有另一把”吴世勋挑挑眉,把伞放在她手中转身离开。吴汐犹豫的打开伞,深蓝的伞面上有零落的星星,像一望无际的大海,“也想他”吴汐忍不住想着,面庞上带着微微的笑意。

吴汐张了张嘴想叫住吴世勋,却哑了嗓子。她贪心了,想自私的把伞藏起来,这好像是她第一次,不愿意归还他人的所以物,她这样想到。


 

(❁´◡`❁)*✲゚*作者有话说:初三应该能完结吧……过年,懒癌犯了QAQ


吴寒柚

白衣情

本来要写点虐文,大过年的,写个小甜饼吧。(谢谢喜欢)


医袂蹁跹,是我第一次见你;惊鸿一瞥,你变成了窗前月,我想碰,又不敢碰。

后来,我一直都在等你,在初遇的咖啡店里。

那天,巴山夜雨涨秋池,西窗烛,只带与你共剪。

                ——《寒柚的回忆录》

首尔的夜,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随着从汉江来的风吹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夜幕已深,刚至初春的首尔总喜欢在半夜流露伤感。淅淅沥沥的雨给华灯蒙上阴影,隔着玻璃望去,像雾里看花,浮浮沉沉,沉睡在...

本来要写点虐文,大过年的,写个小甜饼吧。(谢谢喜欢)


医袂蹁跹,是我第一次见你;惊鸿一瞥,你变成了窗前月,我想碰,又不敢碰。

后来,我一直都在等你,在初遇的咖啡店里。

那天,巴山夜雨涨秋池,西窗烛,只带与你共剪。

                ——《寒柚的回忆录》

首尔的夜,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随着从汉江来的风吹散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夜幕已深,刚至初春的首尔总喜欢在半夜流露伤感。淅淅沥沥的雨给华灯蒙上阴影,隔着玻璃望去,像雾里看花,浮浮沉沉,沉睡在梦里。

吴汐环抱着自己的膝盖,缩在咖啡厅大大的藤蔓摇椅上,她的目光盯着被路灯照的昏黄的街道,一动不动,而灯光随着她咖啡杯里的拉花的消失而逐渐逝去,半块提拉米苏,也逐渐失去了原来袖珍的模样。这是她停留在这里的第十五天。

“叮叮咚咚”的风铃声在安静的咖啡馆里响起,李智恩收回放在窗边女孩身上的目光,向吧台走去。

“智恩姐,一杯巧克力奶茶”一道阳光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氛围,李智恩慌忙的扯住男孩的鸭舌帽,一边回头向客人道歉。

“喂,小鬼,你知不知道公共场合不能大声喧哗”李智恩圆圆的眼睛里盛满了愤怒,仿佛在嗔怪男孩的不懂事。

“唉唉,智恩姐,我只是想要一杯巧克力奶茶,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男孩不满的撇撇嘴。

“吴世勋,你不好好学习,就来我这捣乱,小心我告诉朴灿烈。”李智恩放开扯着吴世勋的手开始给他做奶茶。

“姐,咱能不能别拿灿烈哥威胁我吗?你跟他青梅竹马,他就只会护着你,哪里还顾得上我啊?”吴世勋单薄的唇角向上一挑,“不过,如果智恩姐以后与我哥一起琴瑟和鸣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哦。”

“吴…世…勋!!!”李智恩咬牙切齿的叫着吴世勋的名字,后者则扬扬眉向吧台边的舞台走去,他理了理白衬衫上的褶皱,打开舞台中央的钢琴琴盖,冲着李智恩的方向眨了眨满是戏谑的眼睛,李智恩暗骂一句“衣冠禽兽”,转身拉下四周的灯光,只留墙壁上的小夜灯隐隐发光,流畅的音符从吴世勋的指尖滑落,像是一泻千里的星河,光芒万丈,让人移不开视线,干净的刀削面庞被灯光映出剪影,仿佛世间万物都为他而安静。

吴汐抬起头,向舞台望去,杏眼微微睁大,须臾有泪水滑过,她微怔,想起十五天前的下午,风和日丽——

吴汐背着单肩包向首尔大学的音乐厅走去,她要赶在比赛开始之前再练一遍钢琴。她带着耳机,睫毛止不住的颤抖,她知道如果这次失败了,以后,她便要告别舞台了。耳机里的声音还在低吟,张碧晨干净的声线倾诉着白芍花海的爱恋,这是她在中国就爱听的歌,仿佛花海里一袭白裙的姑娘就是自己。她这么想着,脚下的步伐加快,仿佛这片陌生的土壤也会开出中国的白芍花。

吴汐一路小跑着来到音乐厅的门前,紧张的握了握裙摆,然后伸手推开了音乐厅的大门,大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在略微黑暗的大厅里摸索到了舞台的灯光,“啪”的一声将其打亮,她长吁一口气,拾级而上,打开角落里钢琴的琴盒,冲着无一人的座位席鞠躬,坐定后,她按下了第一只键。吴汐选的歌是伤感又带着期冀的《say something》,她为了更好的完整表现hook的张力,将hook的乐谱进行了改编,左手每秒要按准五个音,每两个音之间间隔很大,对左手的灵活性要求极高,就是这样吴汐才不断的练习,可结果往往差强人意,若是普通的表演她或许不会如此较真,但这次不一样。


ヾ(❀╹◡╹)ノ゙❀~作者有话说:我们汐汐到底为什么较真呢?吴昏昏啥时候出场呢?

宝贝们明天见呀


顾纤曲

许你对我一见如故,眉目成书【第1章】

我,悄悄苏醒,展开遇见你的大门.

———————

A大的每S班的门窗口都挤满人,议论纷纷。走廊里顾霖习以为常;却低下了眼帘加快了步子——半低下的头,及腰的长发随风飘着,微翘的眼睫毛,高挺的鼻翼,白嫩的皮肤,微红的唇,墨黑的瞳使她更不食人间烟火。

“什么鬼!这是谁!妈妈我爱她!”

“我的天呀,她是哪个班的?”

“这身材这颜值!堪比两大校花了啊!不,比校花还漂亮!”

“小姐姐,收下我的膝盖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菜。”

“我去!我一女的看了都心动,更何况他们男的?!”

“现在不是应该关心那两大校草不会为动心吧?!”

“哎呀!没那回事!自打我来A大,一,没见过顾大校草为女生动过心!二...

我,悄悄苏醒,展开遇见你的大门.

———————

A大的每S班的门窗口都挤满人,议论纷纷。走廊里顾霖习以为常;却低下了眼帘加快了步子——半低下的头,及腰的长发随风飘着,微翘的眼睫毛,高挺的鼻翼,白嫩的皮肤,微红的唇,墨黑的瞳使她更不食人间烟火。

“什么鬼!这是谁!妈妈我爱她!”

“我的天呀,她是哪个班的?”

“这身材这颜值!堪比两大校花了啊!不,比校花还漂亮!”

“小姐姐,收下我的膝盖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菜。”

“我去!我一女的看了都心动,更何况他们男的?!”

“现在不是应该关心那两大校草不会为动心吧?!”

“哎呀!没那回事!自打我来A大,一,没见过顾大校草为女生动过心!二,墨奈校草不是公开了他有喜欢的人了吗?不过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咱们现在也就只能在梦里想一想,现实中就摸不到咯!”

……

顾霖实在是无法忍受周围的目光了,低着头,快速走过。

……

顾霖独自逛着,男子沉重的呼吸打破了后花园的幽静。但这不安的沉重呼吸,让顾霖闻声走近。

这是,顾璨宸?

此人名声,不可小觑!虽说此人是一个大学生,但谁不知道整个A市都是他们顾家的!而这顾璨宸却又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自然追他的人数不胜数。

顾霖也不知怎的,内心有个声音教唆着她上前,她直径上前问道:“学长?你事吧?”顾璨宸抬起眼眸——这是一双看着柔光波波,深处却藏着冷冽的神色。

顾璨宸没有回答。

空气沉默了几秒。

忽然,顾璨宸像顾霖猛地一靠近,一双桃花眼上下大量着顾霖的脸,似是想要确认什么。

顾霖呆住了,她看着这一张帅气的脸逐渐在她的眼眸里放大。

红唇白齿的少年,薄荷般清凉的唇附在了少女的樱唇上。

顾霖愣了一秒“唔……”

顾霖费力的捶打着男人的胸膛,想要挣脱,可男人却上手抱住了少女的腰。

“嗯?!小猫不听话了?乖”顾璨宸说完又向前俯身,吻上了少女的唇,自己大抵是上瘾了吧。

“顾少!”

少女忙挣脱了顾璨宸的怀抱,猛的睁开墨瞳,如惊醒一般,咬着唇,转身跑走了

妈的,我还没亲够!顾璨宸式失落

“顾少,你没事吧?!”陆司说。

顾璨宸抬眸看了他一眼,不想理他。

陆司拿出一粒白色药丸,压声道:“顾少,那个女孩儿是……”

顾璨宸看着跑远了的身影,一笑:“我等了十二年的人”

中午是在学校餐厅吃的饭。顾璨宸吃到第二口时才发现不对,但药已经入胃了。顾璨宸只得躲到后花园,等着陆司,可药效发作实在是太快了,虽然用量不多,但顾璨宸也是难受的。

正巧撞见了顾霖,时隔十二年,认出一人实属不易。不过还好,是她,是顾璨宸心心念念的人啊。药效正发作,顾璨宸心忍不住的颤,一冲动就吻上了少女温润的唇。又看着少女惊慌的面色,啊,他的小姑娘真可爱啊

原本下药是件坏事,但顾璨宸此时却想感谢那个下药的人。

顾璨宸嘲讽笑了笑——在刚接管这部分家业时,想要害他的人不计其数。现在他凭着当初自己的努力,赢得了众人肯定。如今大半个A市都是顾家的。想他的女人从A城排出去。自然也会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占有他,毕竟谁让顾璨宸有颜又有钱。

恶心

不过,顾璨宸又回想起刚刚吻上的粉唇,以及少女的粉嫩脸。嗯,值了!

眼前又浮现了一个小小的少女,回头冲他甜甜一笑“宸哥哥!”

顾璨宸回过神,望了一眼女孩离开的路,

小丫头,宸哥哥在这,你还记得我吗

Clam.🍒

竟然50fo了qvq

点梗吧诸位 啥都能写

竟然50fo了qvq

点梗吧诸位 啥都能写


Clam.🍒
短小一更///蓝二哥哥上线下一...

短小一更///
蓝二哥哥上线
下一更就是云梦的专场啦。

短小一更///
蓝二哥哥上线
下一更就是云梦的专场啦。

Clam.🍒
“你我,也来日方长。”温柔的涣...

“你我,也来日方长。”
温柔的涣哥哥上线啦 请注意查收√
我想我真的可以溺死在阿涣的温柔乡里///

“你我,也来日方长。”
温柔的涣哥哥上线啦 请注意查收√
我想我真的可以溺死在阿涣的温柔乡里///

janewm123

扒一扒那个究极玛丽苏

第一弹 霸道总裁玛丽苏初现形

论坛体


扒一扒那貌美如花,富可敌国的富二代

1楼给万恶的资本主义。

二楼(在我后面都是弟弟)

所以说这是个血泪剥削吐槽贴吗?


三楼:(前面那个才是弟弟)

大概率是秀老板的吧


四楼:(你们都是我弟弟)

我先来!我们家大公子帅气逼人,最重要的是温柔!!!


五楼:(其实我是你爹)

前面那个哥们,你家大公子是被架空了吗?对待螺丝钉的你们还会温柔?


六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温柔对待金钱制造机的话,貌似没啥问题?


七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呜哇楼上说的好狠。


八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没有哦,这是我们家小少爷私底下说的。差点被听到后...

第一弹 霸道总裁玛丽苏初现形

论坛体


扒一扒那貌美如花,富可敌国的富二代

1楼给万恶的资本主义。

二楼(在我后面都是弟弟)

所以说这是个血泪剥削吐槽贴吗?


三楼:(前面那个才是弟弟)

大概率是秀老板的吧


四楼:(你们都是我弟弟)

我先来!我们家大公子帅气逼人,最重要的是温柔!!!


五楼:(其实我是你爹)

前面那个哥们,你家大公子是被架空了吗?对待螺丝钉的你们还会温柔?


六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温柔对待金钱制造机的话,貌似没啥问题?


七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呜哇楼上说的好狠。


八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没有哦,这是我们家小少爷私底下说的。差点被听到后暴跳如雷的老板送去改造了哦。


九楼:(在我后面的都是弟弟)

八楼这个语气更变态了喂!是社畜压力太大了吗?


十楼:(其实我是你爹)

这个变态温柔的语气,是温氏的员工吧?那个温氏的花花小少爷前不久不是才泡了一个新晋小花旦吗?


十一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对啊,为了那位小天后,差点让我们广告部的同事猝死在办公桌旁呢?


十二楼:(前面那个才是弟弟)

话说你们温氏不是还有一个卧薪尝胆的大少爷吗?


十三楼:(你们都是我弟弟)

楼上说的那个大少爷,是那个妈妈被离婚,自己被送进国外封闭男校,堪称现代灰姑娘的那位吗?


十四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什么狗血剧情啊!


十五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严格来说,大少爷才是接手广告部的人哦。除了广告部,核心部门基本都没法进去的悲惨继承人。


十六楼:(你们都是我弟弟)

那这样的话,你们大少爷应该比较惨ho


十七楼:(其实我是你爹)

惨个屁,有那张冷酷帅气的脸,根本人生没有阻碍吧!


十八楼:(前面那个才是弟弟)

楼上有故事!


十九楼:(其实我是你爹)

并没有!!!我妹妹原来以为是他们家娱乐公司的练习生,拍了几张照来着。后来我妹妹发现,她心心念念的爱豆是总裁他儿子,在家里丧了很久好吗?快要长蘑菇了的那种!


二十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话说回来,那位温柔系大少爷脸应该也不错吧?


二十一楼:(你们都是我弟弟)

对!!!我们大少爷疯狂温柔又礼貌!!!分分钟想和他去浪漫的土耳其。


二十二楼:(和楼上们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啊,对哦,我们小少爷也是人模人样的呢。


二十三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我们大小姐也不差啊!秦家大小姐了解一下!就是有个超级不靠谱的亲爹有点惨?


二十四楼:(前面那个才是弟弟)

传说中亏四年赚一年,永远靠逆天运气搞定一切的秦家吗?


二十五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没错哦。我们大小姐惨就惨在这一点,赚的那一年还是大小姐亲自上手才搞定的。


二十六楼:(其实我是你爹)

所以你们大小姐不是号称财神爷投胎吗?女版赵公明嘛。


二十七楼:(在我后面的都是弟弟)

话说回来,秦家大小姐不是很漂亮吗?不是被夸赞“妙笔何能描芳容,仙姿从来只天成”吗?


二十八楼:(楼里唯一小可爱)

超级玛丽苏对不对?可是我们家大小姐没给面子,直接搞掉了那个夸赞她的人哦!


二十九楼:(你们都是我弟弟)

我知道,那位姓林的富二代对吧?不是说开始和秦家大小姐搞暧昧,结果发现劈腿隔壁小白花,然后一怒之下的秦家大小姐顺手收购了他们家的老牌产业吗?简直超级霸道总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