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于黄沙

65浏览    6参与
三聲夜鷹.

放一个废了的手书分镜草稿


有cp向,大概是狮鸟、暮禁/雨禁、刺菇、神明x旅人向,bgm是无问


最后一p是个旅人和孩子的印象画,想表达那种“他的血并不四下飞溅也不沾染黄昏,却透过时光流到我身上”的感觉


这些都是oc,所有oc介绍走这里 

放一个废了的手书分镜草稿


有cp向,大概是狮鸟、暮禁/雨禁、刺菇、神明x旅人向,bgm是无问


最后一p是个旅人和孩子的印象画,想表达那种“他的血并不四下飞溅也不沾染黄昏,却透过时光流到我身上”的感觉


这些都是oc,所有oc介绍走这里 

三聲夜鷹.

占tag致歉/自信人的自信oc

#cp向,且洁癖,且私设如山,时间轴我下次写,这次先构架整个世界观

#狮鸟/暮禁/轻度雨禁/航风(侦察先祖x风行向导)/刺菇/且含有风之旅人要素/甚至还有新季节的向导x猫猫头先祖(我不知道有没有tag 卑微求一个

#我画图了,但懒得发,就文设了

#所以,因为是oc,不太能接受“卡卡西”“指甲盖”“两边秃”这种诡异的称呼,虽然我打tag还是照打,但……很介意这样称呼,他们有名字

#可以的话,👇?


狮鸟

霞谷重点那个滑冰的先祖 Santiago 圣地亚哥


男性,私设是狮族人,因为不像其他族人那么莽而被称为懦夫、胆小鬼,成为俘虏后被当...

#cp向,且洁癖,且私设如山,时间轴我下次写,这次先构架整个世界观

#狮鸟/暮禁/轻度雨禁/航风(侦察先祖x风行向导)/刺菇/且含有风之旅人要素/甚至还有新季节的向导x猫猫头先祖(我不知道有没有tag 卑微求一个

#我画图了,但懒得发,就文设了

#所以,因为是oc,不太能接受“卡卡西”“指甲盖”“两边秃”这种诡异的称呼,虽然我打tag还是照打,但……很介意这样称呼,他们有名字

#可以的话,👇?





狮鸟

霞谷重点那个滑冰的先祖 Santiago 圣地亚哥


男性,私设是狮族人,因为不像其他族人那么莽而被称为懦夫、胆小鬼,成为俘虏后被当作“野性的仆人”被带去取悦北国的傀儡皇帝,私奔后在暮土干生鲜养自己的殿下



音韵向导 Goliath 歌利亚


男性,私设是北国战争中被杀害的上一任国王的遗孤,小时候流浪到天空王国被禁阁长老收养为养子,长大后被北国贵族强行带回北国变成傀儡皇帝,遇到Santiago之后和他在一个雪夜私奔了,后来定居霞谷圆梦村,一直和他的仆人在一起。因为Santiago舍不得他干粗活,目前是插画师

他有一双就像霞谷那些依崖而建的房屋与桥梁那样色彩密集的蓝眼睛——Santiago

北国贵族:焯




暮禁

暮土长老 Lamel 拉梅尔


男性,守卫暮土的战士,在天空王国的最终战役中牺牲


禁阁长老 Sameth 萨梅斯


男性,守护王国回忆的可怜人,Lamel去世后自己的一部分也随着他死去了,在王国重建得差不多、确认有人具备接替自己职务的资格后选择了从禁阁塔顶一跃而下



雨林长老 Teth 泰斯


女性,勤勤恳恳手艺人,从前爱过Sameth,因此和Lamel一直不大对付,但在最终战役里用尽全力去保Lamel活下来(然而失败了)最后在雨林死于腐蚀

(真是坚强的女人啊



航风

侦察先祖  Soma 索玛


男性,一个拥有着梦幻般的爽朗性格的直男(物理),感情方面非常别扭,易脸红体质


风行向导  Sollaya 索拉雅


男性,很温柔的男孩子,善解人意,不定期突发恶疾()沙雕发作,很爱笑,而且笑起来很美(Soma亲评


刺菇

霞谷刺头长老  Alef  阿勒夫

双子中的弟弟,本来和哥哥关系不好互掐多年,但在哥哥牺牲后选择了以在黑夜中永生、在黑夜中与暴力血腥作伴为代价,换取遗忘方舟商人的药水,那种药水可以让他在每一个黄昏短暂地见到哥哥,虽然那只是个影子,没有温度,也碰不到手指尖。

每一次与哥哥见面,他都悲痛欲绝——每一次都悲痛欲绝

其实只要他放弃嗑药,自然死亡,就能在和哥哥团聚的。哥哥一直在星轨等着他,直到变成蝴蝶,再也无法转世。由于长期嗑药,他自己也再也无法转世,死后也许会变为蝴蝶吧


霞谷平菇长老  Daleth  戴勒斯

双子中的哥哥,从小就背负着沉重的责任。从不知什么时候起注意到自己对弟弟产生了奇怪的感情,故一直尽力避着弟弟。

直到在最终战役里牺牲,那句爱也没有说出口来啊。



旅人

来自异乡的旅人,一身红袍,脸色苍白,身体似乎很差


孩子

麻花辫小姑娘,眼睛里有一种野兽的气息


神明

白袍神明,平时戴着面具用来遮掩脸上的黑色火焰状伤疤



表演季向导  Goethe  歌德  (你怎么还没出就急着搞了)

之前是剧团里的一把手(主演),来到霞谷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带着整个团队定居了,平时靠唱唱戏吃饭,口碑一直很好。不知道怎么认识了Goliath,两人莫名其妙成了朋友。

后来因为一次奇怪的意外,Goethe再一次演出过程中负伤需要输血,Goliath出于替朋友着急就试了一下,没想到血型对上了。在经历了一番奇奇怪怪的对话后两人终于闹明白了Goethe是Goliath舅舅的孩子,当初就是他发动了政变。但是坏人没好报,他自己也被其他虎视眈眈的贵族吞了,自己的儿子四处流浪被一个戏班子捡到,成了戏子

顺便一说,在我这里禁止把他和Goliath连同音韵向导这个发型混为一谈,特别是叫他低配。别人那里我管不着,只要出现在我这里这种人我直接拉黑



猫猫头先祖  Hugo  雨果

剧团里的二把手,擅长扮猪吃老虎,平时一股无辜相,但是实际上是个黑泥少年。目前正着力把自己剧团的一把手变成老婆,但后者情商太低(太高?)一直避着他各种明里暗里的旁敲侧击

——

没有对风旅部分仔细介绍是因为恩我不喜欢过于刻画他们

就这样吧

三聲夜鷹.
占tag致歉 我给大家看笑话...

占tag致歉

我给大家看笑话

《我的光遇世界长这样》


全是我的私设,懒得一点点磨索性直接把框架写下来了 (是截的之前那个号的问答 我懒得拍

包含狮鸟/暮禁/刺菇/旅人x孩子x神明/另一个旅者x另一个小孩/斜正/阿元那个诡异的支线/巫师x那个彩虹帽子

巴拉巴拉的一大堆就不细说了

世界观非常庞大 要一个个建合集太麻烦 等我什么时候写了再建吧

除了狮鸟全be

还包括自己开创的地图-【边疆】(有时候是边境


顺便一说 主线狮鸟设定鸟是边疆国王的遗孤 被禁阁长老收养 长大后被后来的贵族抓回去当傀儡皇帝(那段时间...

占tag致歉

我给大家看笑话

《我的光遇世界长这样》


全是我的私设,懒得一点点磨索性直接把框架写下来了 (是截的之前那个号的问答 我懒得拍

包含狮鸟/暮禁/刺菇/旅人x孩子x神明/另一个旅者x另一个小孩/斜正/阿元那个诡异的支线/巫师x那个彩虹帽子

巴拉巴拉的一大堆就不细说了

世界观非常庞大 要一个个建合集太麻烦 等我什么时候写了再建吧

除了狮鸟全be

还包括自己开创的地图-【边疆】(有时候是边境


顺便一说 主线狮鸟设定鸟是边疆国王的遗孤 被禁阁长老收养 长大后被后来的贵族抓回去当傀儡皇帝(那段时间我在看故宫三部曲

《二次死亡》是if线 有空我再补 就先这样吧


附:有几个tag怕有争议先不打了

三聲夜鷹.
画了 其实我不愿意过多地去描绘...

画了

其实我不愿意过多地去描绘他


我还画了神明和孩子,但是不满意就不发了


天灾之前的他大概长这个样子吧。

画了

其实我不愿意过多地去描绘他


我还画了神明和孩子,但是不满意就不发了


天灾之前的他大概长这个样子吧。

三聲夜鷹.

这个神明又普通又自信

#我发疯了。你们自便

——


—— 神啊,宽恕我,怜悯我,因为我知道你是最为慈悲的。


—— 旅人啊,铭记我,构筑我,因为我知道你是最为虔诚的。


——


“我是他的罪,他是我的罚。我是他未曾蒙受的恩泯,亦是他不应承载的苦难。我是他穿越轮回的痛苦,我是蚕食他精神的剧毒。我是他所有孤独的来路和归宿,我是他至死不渝的主。”


——


神说:“我爱你。”于是黑色的火焰攀上祂的双颊,荆棘在祂肩上留下伤疤。

这时神说:“这就是我自私的代价。”

于是神从此不再言爱,祂比任何人都知晓爱的沉重,祂知道爱足以颠覆所有经卷里记载的一切苦难,祂知道这个字...

#我发疯了。你们自便

——



—— 神啊,宽恕我,怜悯我,因为我知道你是最为慈悲的。


—— 旅人啊,铭记我,构筑我,因为我知道你是最为虔诚的。



——


“我是他的罪,他是我的罚。我是他未曾蒙受的恩泯,亦是他不应承载的苦难。我是他穿越轮回的痛苦,我是蚕食他精神的剧毒。我是他所有孤独的来路和归宿,我是他至死不渝的主。”



——


神说:“我爱你。”于是黑色的火焰攀上祂的双颊,荆棘在祂肩上留下伤疤。

这时神说:“这就是我自私的代价。”

于是神从此不再言爱,祂比任何人都知晓爱的沉重,祂知道爱足以颠覆所有经卷里记载的一切苦难,祂知道这个字可以压垮一切,包括爱情本身。



——

不明原因的质问:


……清算了一切,又如何呢?如此地痴恋着痛苦的人,不过是为了自己活下去罢了。就像我告诉他的那样。

“但我告诉你,他不爱痛苦,更不爱你。”






tbc.



最后一句话是孩子说的。


三聲夜鷹.

【生于黄沙】神明和阿元的闲聊

#两个月前写的,用于补充设定

#君元和君羽属于另一个故事(光遇),没想好发不发他俩,大概不影响阅读

#很抱歉删了阿元的大部分,我只想发与旅人有关的

#我爱他


“你哥知道你抽烟吗?”

当那个白袍神明的声音响起时,阿元正裹着斗篷坐在霞光城断崖的石凳上吸烟。

“我没在他面前抽过,但他应该猜到了。”阿元皱了皱眉,“他应该闻到烟味了。”

“你这瘾该戒了,别再让你哥为你操心。”

“戒不戒他都操心,这种事多一件少一件没关系。倒是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管管旅人先生。”

阿元朝上吐出青色烟圈,“他似乎不吃饭了。”

“是吗。”

“他收养的…那个谁,这几天老在庙里跪着,我都撞见好...

#两个月前写的,用于补充设定

#君元和君羽属于另一个故事(光遇),没想好发不发他俩,大概不影响阅读

#很抱歉删了阿元的大部分,我只想发与旅人有关的

#我爱他




“你哥知道你抽烟吗?”

当那个白袍神明的声音响起时,阿元正裹着斗篷坐在霞光城断崖的石凳上吸烟。

“我没在他面前抽过,但他应该猜到了。”阿元皱了皱眉,“他应该闻到烟味了。”

“你这瘾该戒了,别再让你哥为你操心。”

“戒不戒他都操心,这种事多一件少一件没关系。倒是你,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管管旅人先生。”

阿元朝上吐出青色烟圈,“他似乎不吃饭了。”

“是吗。”

“他收养的…那个谁,这几天老在庙里跪着,我都撞见好几回了。”阿元说着把烟头扔到雪上,“呸,烟都冻灭了。”

其实按辈分来算阿元应该叫那个孩子“姐姐”,但出于某种无法宣于口的原因,出于某种孩童的威胁意识,她提起那个孩子时会选择用“旅人先生收养的那谁”代过。好像对那个孩子下了这样的定义,就能减轻她所感受到的、赤裸裸的敌意。

“是吗。”

神明依旧是平淡的语调,似乎这个信徒与祂毫无交集。阿元从凳子上转过身来面对着祂,语气急躁了一分。

“你就不能救救他吗?他这个身体状况,”她迟疑着,选择了展示她的不安:“他会死的。”

“我想是吧。”

“你不救他?”

她颤抖着问出了这个问题,然而神明并没有急着回答她。祂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然后叹了口气,两眼之中尽是颓唐。

“我救不了他。”祂说。

“你知道,我并非天生的神明。我被远古的信徒捧上神坛,作为宽恕他们的存在。他们自愿地追随着我,赋予我神性。可我也并非无所不能,阿元。”

“为什么?”

很多时候,阿元面对着这个自称神明的人,总会惊觉自己只是一个肤浅且矫揉造作的小孩。比如说现在,她听到自己问出一个愚蠢的问题——她常常以人间最无望的小孩自居,然而眼下,她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哭着要糖的、痴昧的儿童。

神明注视着她。“作为神明,我无法自由地垂青与任何一个凡人。我只能聆听他的祈愿,在他死后护佑他的灵魂,直到他重新降生在黄沙之中。”

“作为神明,我只能保护他不再受到任何伤害,因病死去。”祂的目光从阿元身上挪开,投向胜利谷群山之后无垠的云海,“就像我告诉过你的那样,死于战乱、天灾、杀戮的旅人们,再也无法进入轮回。”

“到那时,即使他失去了所有记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也不在乎吗?”

有滚烫的液体模糊了阿元的眼眶。哥哥君羽曾说过,神爱世人。她懵懂地感受到眼前的神明似乎的确爱着他的信徒,但这份爱太疏离,就像那些淡蓝色的先民的影子,带着冲淡的悲伤,触不到手指间。她在无意识中用一个孩童的直白又不顾一切的方式努力,想为他们编织一个美好的结局——尽管那是用哀痛与苦难拼凑的美好。

“……我给你讲过许多故事,”神明似乎陷入了回忆,“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当我还是个年轻的神的时候,曾遇见了一个改变我此生的人。一个将我改写的信徒。”

“我追随他的脚步直至他的生命走向尽头,然而当注视着荒原上明亮的星河的时候,我发现在属于我众多星星中,一直有一颗星星,用尽了余生奉我为神明。后来我渐渐地知道,每一次那颗星星落下,落在这黄沙之中,这世间就会有一个人来到我身边——有时是漂亮的年轻人,有时是垂暮的老叟。但是阿元,你知道吗?那些人,那些来了又走的旅人,他们眼中的坚定从未改变,就像你所知道的,那个孩子所熟悉的那样。”

“有时我甚至觉得,他才是无上的天父,而我只是他的宠儿。一个幸运儿。我目睹他参与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一次又一次地出生与死亡,在如此漫长的时光中,唯一不变的是他每一次都会来到我身边。”

“我始终无法跟上他的脚步,只好留在原地看着他来了又走。幸运的是,无论他在这世间的何处漂泊,他总能找到我,就像我总能找到他。”

“十多年前的那场天灾,是你保护他离开了地下城?”

阿元看着神明脸上的黑色痕迹,祂从未解释过它们的来历。

“我所能做的,只有托起他使他不至于搁浅。”祂伸手抚上那些火焰状的疤痕,“你看到了,这些伤疤就是我自私的代价。”

“那这一次,你会去找他吗?”

你会像从泥潭里捕捞流萤一样,拂去他脸上的尘沙吗?

神明笑着,没有回答。融化了雪香的寒风吹皱了祂身上的长袍,也卷走了阿元呼出的白色雾气。暮色笼罩了山谷,远处雪隐峰的轮廓被黯淡的天光模糊了边界。神明望着辽远的天空,阿元看见,在祂浅色的瞳里,倒映着什么人的星座。


tbc.


神明是我,阿元是我,孩子是我。他们构成了我。

我是旅人一生中所有的苦难。

我是他不该背负的罪孽。而他用他的双唇亲吻我膝上的黄沙。


三聲夜鷹.

【风之旅人x光遇】一个if线

#心情不好的作品,如有不适请立即退出

#第一视角是完全崩坏的孩子(毕竟孩子是根据本人来变化的嘛

#文风改了,希望是往好处走


——

好想死啊。

想要死在圣山下的风雪中。

旅人啊,为我立个碑吧。

虽然我只是个惹人讨厌的孩子。

你也不喜欢我吧?


——


旅人啊,为什么呢

早在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要知道的答案

为什么,要留我在身边

并且还做出心甘情愿的样子,那么努力地工作

生于黄沙的灵魂,真的愿意一辈子待在阴暗窄小的地下室,为了灯油钱献出眼睛吗

你在仇恨我吧 一定是的

不过现在看来你也不会再回答我了。


——


是啊,我杀了他...

#心情不好的作品,如有不适请立即退出

#第一视角是完全崩坏的孩子(毕竟孩子是根据本人来变化的嘛

#文风改了,希望是往好处走


——

好想死啊。

想要死在圣山下的风雪中。

旅人啊,为我立个碑吧。

虽然我只是个惹人讨厌的孩子。

你也不喜欢我吧?





——


旅人啊,为什么呢

早在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要知道的答案

为什么,要留我在身边

并且还做出心甘情愿的样子,那么努力地工作

生于黄沙的灵魂,真的愿意一辈子待在阴暗窄小的地下室,为了灯油钱献出眼睛吗

你在仇恨我吧 一定是的

不过现在看来你也不会再回答我了。



——


是啊,我杀了他

杀掉这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连着他苍白的皮骨、见不得光的眼睛

一并融化在夕阳里了!

很美啊,不是吗?我算是帮他完成愿望了吧,他想再看一次霞光城的艳阳天——他亲自告诉我的哦。

或者说,这恰好被我听见了呀,他留给这个可憎末日的最后一点声音。

很奇怪,他明明那么脆弱,就连血也没有溅出来多少——在城墙上流到一半就全部干涸掉了嘛。

将死之人都是这么不可理喻吗?



——

什么嘛,我哪有把他扔在城墙上恐吓群众

我是看他太可怜了

一生卑微虔诚,却从未被神明注视过哪怕一次

我想,把他放在城墙上,哪怕是神明也没办法视而不见了吧。

毕竟他浑身开满花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

花的颜色也足够鲜艳。

被花簇拥着的他,是不是也显得年轻了许多?


——

“我是被神明所抛弃之人,

哪怕毫无尊严地伏倒在祂的白袍下,用泪水洗涤着祂的双足,

也无法得到哪怕一瞬的温暖。

我的生命仅仅存在严寒,

而我心存希望,捱到融雪之时,

等来的却是生命的终结。

与其这样无为一生,还不如趁着心脏尚未停止跳动,

朝着那虚无的方向前进,

即使死在风雪中也没有关系,

因为总会有人为我立下墓碑。

这样一来,就算是神祇也无法完全沉醉于童话之中了吧

虽然祂仅仅愿意盘踞在自己那高渺的王座上

嘲笑着我所经受的苦难。”





---


很乱,看不懂正常

其实就是孩子将旅人杀掉了

毕竟她认为,与其让旅人在这样的世界里湮没,还不如亲手将他杀掉

这样他就永远洁净,永远清澈,永远不会被污染。

至于杀人,不过是末日里又一桩无关紧要的罪恶。毕竟人们也不会知道,孩子杀掉的是一位怎样的圣徒。而对于孩子自己来说,她无所谓自己将会因为杀死一个好人而受到怎样的处罚,对她来说,让旅人停留在生前的模样,就是她的目的。

至于把旅人的尸骨放在城墙上,那时的孩子精神已经不大正常了

她只是很愤慨 为什么神明自始至终都不肯看这个信徒哪怕一眼(后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在主线里面解释)因此用这种极端的方法向神明展示了她的怒火

所以她还是爱旅人的吧,即使她觉得旅人不爱她。

(啊怎么说,旅人其实对她没有别的想法,emmm就是那种,呃,博爱?但是if的孩子对旅人有奇怪的意思还付诸了行动就是把他强x了,比起主线的孩子if的这一位更加疯狂更加不幸更加歇斯底里)



(其实旅人也不完全干净,他曾经收养孩子就是因为她有一双和神明一样的眼睛,他的信仰最初不完全坚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