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生化危机

64.3万浏览    4728参与
茶茶

【原创】爱丽丝个人混剪(早年作品)


能美能打的爱丽丝实在是太酷了!

【原创】爱丽丝个人混剪(早年作品)


能美能打的爱丽丝实在是太酷了!

卜一影视圈
腿超短的柯基

【授权翻译】ICaRUS 8

第八章


【授权搬运/翻译】

作者: OerbaIzalith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3596/chapters/11645623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放在了第一章.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Kill “Jill”


Chris倒在地上的声音,替代了开枪声. Chris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无法证明他在那些子弹的突袭中幸存下来. 当Piers怒吼着Chris的名字时,Jill倒吸一口冷气,在那个身体下面逐渐的流出了一滩血. ...


第八章

 

【授权搬运/翻译】

作者: OerbaIzalith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3596/chapters/11645623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放在了第一章.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Kill “Jill”

 

Chris倒在地上的声音,替代了开枪声. Chris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无法证明他在那些子弹的突袭中幸存下来. 当Piers怒吼着Chris的名字时,Jill倒吸一口冷气,在那个身体下面逐渐的流出了一滩血. 

 

“告诉过你了”Carla沾沾自喜,但还没等她能过说出下一句话,一双白羽,看似十分沉重但是极度轻盈,将她抬离了地面. Piers已经将她抬离地面,双脚在空中蹬了几下.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Carla里面就没有挣扎,反而是嘲笑,因为她掌握了这个拥有双翼的武器,然后将他们插进自己悲伤,长出来时,如同天生的一样,没有被破坏的样子. 

 

“终于啊,有挑战的了”她开始狂笑,身体也逐渐开始变得扭曲,变成了恐怖片里的怪物一样. 她身体变大的很快,笑声也逐渐地变得黑暗和丧失人性,正如同的连脸一样. 额头几句突起;凹下去的眼睛上蒙了一层阴影,阴影散去,所有的颜色都不复存在,除了覆盖了整个白色球体侧面的红色静脉. 她的嘴唇如同花朵般,只露出了一排尖锐的牙齿. 她的舌头如同一条鱼一样,舔舐着空气,如同品尝着一样. 膝盖向后弹,韧带撕裂的声音让Jill畏缩了一下,她赶忙去往Chris身旁,保住了他. Carla的手,手指像蠕虫一样旋转,之后掉在地上,随后向上伸出. 皮肤撕裂,使她十分的不适,拒绝闭合,她的体型增加巨大,憎恨使她疯狂转摆弄着,现在不管什么武器都对这个怪物都没有用了. Piers出来,看见这副悲伤又疯狂的一幕,疯狂的翅膀—但无济于事. Ada已经采取了下一步动作,她已经对付过了这样变异的Carla过了. 正当疯狂增长的怪物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已经举起了她的十字弩,瞄准Carla的右眼,发射一枚炮弹进去了.

 

随着爆炸弓弩划破空气的时候,命中目标,爆炸使这个怪物稍微退缩了一下,被炸掉的部分也没有立马长回去,看来这是一件好事. “好吧,至少这发值了” Ada耸肩 “是时候进行B计划了”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包,拿出了Chris给他的样本. 她小心翼翼地将血液涂在了弓弩上. 在Leon和Jill问他在干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将那支涂了的射向了Carla. 虽然过了几分钟才显示了效果,但那个怪物开始哭嚎,然后倒在地上

 

Leon看过去,问着“她死了吗?”

 

“没这么容易”Ada小声嘀咕,然后又换上了爆炸箭,“我这只是让她变得更容易受到伤害而已,哦,马上就要发脾气了,3,2,1…”

 

一声巨吼让所有人捂住了双耳. 那个怪物又站起来了,但是这个时候的怪物有些在融化. 生长出来的部分逐渐脱落. 一种新的形态出现了,一个高大利落的人,显然是女性,虽然还是很怪异但是优雅了一些. 这个身体从原本的身体中冒了出来,她的双脚离开了地面. 看向比较昏暗外表,她的身体和面容都十分的黑暗与虚无. 此时已经是完全升空了,Leon和Ada已经将两份用掉了,此刻的Piers总算双翼生长完毕,飞过去迎接那个东西了. Jill让Chris躺在自己的腿上,他也很生气. 这一刻让Ada看见了,让她想起了,原来她和Leon与Simmon战斗时,Leon照顾,保护着她. 只不过,Chris并不是和当时的她一样,失去意识,而且Carla的目标是Piers.她开始告诉自己,如果今晚我们能挺过去,或许她会给Leon一点机会. 当她看到了空中Piers和那个黑色的东西战斗的时候,她抛开了这样的念头

 

Piers伤到了那个物体,看到伤口处更加黑暗,他觉得内部可能会更黑. 他们足够进的时候,黑色的物体扑向了他,Piers急忙躲开,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熟悉飞行,毕竟这是第一次. 这感觉就像第一次学习走路,每挥打一次翅膀,就如同走钢丝一样,他也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上面,不想适得其反. 他赌了一下,飞过去,用手臂调整自己的飞行

 

当他的手臂松脱并摔倒时,那个东西尖叫着,猛烈的冲刺,但是与伊卡洛斯没有任何联系. Piers注意到了,在这个黑色东西的最深处,是一个黄色的小点,没有他的眼睛大,但是瞬间就在重新归位,到了舌头后面. Ada和Leon专心的瞄准,每一次射击都有可能误伤Piers. Jill拖着Chris的身体,想要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Piers冲向那个黑色的生物,飞过了屋顶.

 

Ada用了自己的抓钩,轻盈的如同一只猫,抵达了屋顶. 然后发现两个生物飞的太高了. Piers一边躲闪着,一边攻击那个黑色生物的心脏. 但是每次都被尾巴接下了Piers的攻击. 此刻Ada想要再一次发射净化了的Piers的血液. 命中目标,当然了. Ada的精准的如同一个外科医生一样. 那个黑色的生物,恐惧的看着,揉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晃来晃去. Piers看准了时机,再一次重击过去,双翼也切割着那个生物. 弱点也在攻击之中出现了

 

“Piers,接住了!” Ada向他呼喊,然后一个玻璃试管被扔了过来. Piers差点没有接住. 但是接住的同时,感觉试管好像碎裂了一点. 看来这个试管经不起下一次了,他将试管捏碎,然后将自己的血液涂满被炸开的玻璃片上,然后猛击那个弱点. 

 

那个怪物低吼,然后从空中掉了下来,Ada立马往旁边躲开,以免被砸到. 掉下来后,Ada走了过去,然后看见那个生物开始变回了以前的模样,那个有着金发的科学家, CarlaRadames. 尽管她所做的一切实在是十分可恶,但是Ada还是很心疼她. 她只是一个受害者,一个不幸的小白鼠. 她低头看着她,Carla也重新的看向Ada,但是眼中只有害怕和委屈. 一滴眼泪流了下来. 此刻的她不可能在是所谓的女皇了. 她与死亡做生意,可从未想过自己正也要面对死亡. 当她最后一口气吐尽时,可悲在她的眼中一闪而逝. 他们什么也见不到了. 下面,Leon背着Chris沉重的身体,Jill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悲伤,哭了出来“Chris死了!“这也是她能够说出来的,自己也哭倒在地上. Piers也回到了他们身边. 楼顶上,Ada往下眺望着,然后决定这一刻她并不打算加入. Chris的死,她什么也做不了. Carla被打败了,但是代价巨大. 遗憾地叹着气,她将Carla的尸体收集起来,打算研究一下,然后消失了

 

“不“Piers哭喊着,他的脸上被多种情感侵蚀着”不!” 他小声的,重复着哭喊着,将冰冷的手举起来,亲吻了一下. 嘴唇还是贴着手“我不会让你离开的,不能像这样. 我不能失去你”

 

“Piers…”Leon试图呼喊他,Jill已经抱住Piers,头放在他的肩上,大声的哭泣着

 

翅膀有些轻轻挥舞的时候,他们同时突然后退了几步. 翅膀将Piers和Chris包裹在一起,如同一座羽毛砌成的屏障


柯基:所以,真的就没了吗??还我克叔!!!

明天应该能完结,还剩最后一章

随夜行

我永远喜欢阿尔伯特威斯克

我永远喜欢阿尔伯特威斯克

虚无的彼岸

《生化危机2重制版》特朗普暴君MOD UP主: z蔚蓝z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109260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2104786536

《生化危机2重制版》特朗普暴君MOD UP主: z蔚蓝z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109260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2104786536


虚无的彼岸

《生化危机2重制版》局长被绑架 UP主: z蔚蓝z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713697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2104337114

《生化危机2重制版》局长被绑架 UP主: z蔚蓝z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713697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2104337114


Rolyn

沙雕联机⑨

别,永远别让两个沙雕一起玩游戏

@腿超短的柯基 腚是真的硬我手好疼呜呜呜

沙雕联机⑨

别,永远别让两个沙雕一起玩游戏

@腿超短的柯基 腚是真的硬我手好疼呜呜呜

腿超短的柯基

【授权翻译】ICaRUS 7 下

第七章 下

【授权搬运/翻译】

作者: OerbaIzalith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3596/chapters/11645623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放在了第一章.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死亡警告(算吧,反正这章是这样)


在乔治敦的另一侧,Leon S Kennedy正在静静的赶往实验室,那个实验室在一夜之间完全荒废了,也正是Jill想要拘留Chris和Piers的理想场所. 他从较远的一处打开了门,进入到了走廊,然后找到了一个昏暗的储藏...

第七章 下

【授权搬运/翻译】

作者: OerbaIzalith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63596/chapters/11645623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放在了第一章.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死亡警告(算吧,反正这章是这样)

 

在乔治敦的另一侧,Leon S Kennedy正在静静的赶往实验室,那个实验室在一夜之间完全荒废了,也正是Jill想要拘留Chris和Piers的理想场所. 他从较远的一处打开了门,进入到了走廊,然后找到了一个昏暗的储藏间,房间被清理的很干净. Piers在椅子上被捆绑着. 在他身旁的静脉输液袋从手中的针头将镇定剂稳定的输入到血液里. Piers睁开沉重的眼睛,发现Leon站在他身前

 

“我很抱歉,Piers.你不应该经历这一切”

 

Piers什么也说不出来,除了低吼和呻吟,他什么也做不到. Leon拿着战斗匕首靠近他. 此时此刻,他以为自己一定会死在这里,死在Leon的手下,至少是一种仁慈

 

“我希望你能发自内心的原谅我”

 

随后,Leon将他松绑了. 针头拔了下来,然后Leon再将他脚上的绳子松开

 

“她骗了我们” 背后传来声音,是两个女人站在她身后. 发现居然是Jill Valentine和 Ada Wang. 她们俩就像一个由两名完全错误的女性组成的队伍,在长远的道德目标上截然不同的女人. 接下来是谁,Leon想着,Jake和Chris当搭档了?奇怪的事情总是在发生

 

“重点是,我及时的找到了Ada”Jill说着,瞥一眼旁边的女人.以前如果有人建议找Ada做同伴,她肯定会笑话死给她提建议的人,虽然现在他们只是临时的. 当她从Carla的实验室逃脱出来的时候,她是第一个接触到Ada的. 他们都是鸟翅膀上的羽毛,他们的身份都被同一个女人偷走了,那个假扮她们的人犯下了可怕的罪行. Ada曾经与她打过交道,所以自然而然,找她是最佳人选,特别是以你为Carla导致整个BSAA被他玩弄在手掌中

 

“我只希望Chris没事,我们应该给他打过去,我很担心他知不知道那个是真的我”

 

“哦,他会知道的.Carla并不是很享受Chris的退休生活,这使她担当起了BSAA负责任的全部负担,让她完全无法进行她的下一个目标和统治,她的状态实在是太不好了,嗯…我们都知道是你的功劳. “Leon和Jill听到这样的称赞惊呆了,这样的赞美很少了

 

“谢谢…”Jill有些尴尬的说着. Leon站起来,加入她们,然后点点头同伴,”他会好起来吗?“Jill问他

 

“他没事的,镇定剂的作用过一会儿应该就没了.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了.” Leon看这Ada,眼中无法抑制,无法掩盖的倾佩. “我就知道我能相信你”

 

嘴角轻轻的向上仰,在那一瞬间似乎有些脸红,Leon也就知道了,他们之间还有这那种感情. 但是事实上,Ada并没有脸红,她怎么可能会脸红,她可是Ada Wang

 

“你确定她的血液能够的制造出解药吗?对付所有一切病毒的?“Jill打断了Leon和Ada

 

“当然这有些夸大其词了. 但是我能保证这个解药能够抵挡住大部分的生化恐怖袭击.” 

 

“大部分的?”她询问,叹气是因为果然一切并不能很简单的过去

 

“大部分. 往好的一面看,BSAA也没有这么忙了”

 

“天哪,这个真是让人感觉好多了,Ada. 我等着一刻等了20年了”

 

“我们都等了很久了”Leon提醒了她. “我们会一直撑着,直到有人能接下我们的火把“

 

“我也这么希望“ Jill的声音充斥着疲惫. 厌倦了战斗,厌倦了当英雄. 她只想安顿下来,找到一个特别的人,就像Chris和Piers一样. 或许还可以要孩子. 她所珍藏的爱,无处给予

 

“等一下再闲谈,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过来了“Ada的声音让人警觉了起来. Chris被退了进来,那个假的Jill就在身后,Chris身体被捆绑住,双手也被捆住了,胶带封住了嘴

 

Carla一看到Jill和Ada,停下了脚步. 她看见了Piers还在椅子上,但是并没有被约束起来. 她的脸开始抽搐,嘴唇向后卷曲,眼睛看着Ada,愤怒的尖叫着:“你!”

 

Ada,Leon和Jill同时在瞬间掏出了枪,避开了Chris指向了Carla

 

“你从来就没吸取教训,是吗,Carla?下次试试自创一下把”Ada嘲笑

 

正当Leon瞄准这Carla的脑门,他听见Piers喊着Chris的名字. Leon轻轻的按着扳机,Carla一说话,他就开枪

 

“你真的以为子弹能伤到我?你也从来也吸取过教训…Ada” 她缓慢的突出名字只是为了再一次嘲讽她”那你试试这个,Bxxxh” 随着一声枪响,Leon,Ada,Jill,和Piers看着Chris倒在地上,毫无生气

 

柯基:Carla,你完了,开枪搞我的男人…Piers的男人….你敢开枪!!!你完了!!!!(怒气值max)

这章很短,我明天如果没问题,我会继续翻译和发布的

番茄饺

We unlucky few(暂未授权翻译)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300

AO3上的一篇文章,发布时间是2013年,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篇LA文,尝试着翻译一下,水平有限,我平淡的文字不足以表达原作者万分之一的文笔。

19年的时候有一则翻译授权的评论(不是我),我不知道是否需要再要一次授权或是联系已有授权的太太,所以暂且标注未授权状态吧,如果有任何问题会马上删掉。

————————————————————

死亡或者退出,在他的领域里只有这二者是最终归宿。

然而对于里昂来说,退出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他的职责是帮助阻止B.O.W.的扩散,并且尽他所能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7300

AO3上的一篇文章,发布时间是2013年,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篇LA文,尝试着翻译一下,水平有限,我平淡的文字不足以表达原作者万分之一的文笔。

19年的时候有一则翻译授权的评论(不是我),我不知道是否需要再要一次授权或是联系已有授权的太太,所以暂且标注未授权状态吧,如果有任何问题会马上删掉。

————————————————————

死亡或者退出,在他的领域里只有这二者是最终归宿。

然而对于里昂来说,退出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他的职责是帮助阻止B.O.W.的扩散,并且尽他所能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

但就算是里昂·S·肯尼迪本人也不得不承认,退休的想法偶尔会同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

没错,比如现在。

当他踏进淋浴间,滚烫的热水让他肌肉紧绷,身体痛苦地尖叫着宣告每一处伤痕时;当他低头让热得烫人的水浸没自己,感受水流浸透他的金发继而顺着面部滑落时;当蒸汽在他周围升起,用那疲惫的手指摸索着那一小块肥皂尽力搓出泡沫时——气息平淡又无足轻重,就像这家酒店里的其他东西一样(他连酒店的名字都懒得去记)。

里昂用沾满泡沫的手滑过肌肤,描绘着那些曾经面目可憎而今只不过是些胶原蛋白组织的旧伤,感受着苍白的由纤维堆积而成的伤疤如山脉在皮肤上升起。哦对了,当然还有那些最近任务(为了逮捕西蒙斯而穿过了大半个地球)中留下的新伤:这儿有一个需要缝合的伤口,那些应该会自我愈合得很好,到时候应该不会留下疤痕。

没人是坚不可摧的*,死里逃生也不是每回都有的事儿。

D.S.O.的特工短命。没有什么可以像这样推动一个组织发展:每年加入一批更加年轻的血液。找到熟悉的人和面孔很难:其中一些人到了能盛任文书工作时便转出去,说实话在那面对的最大危险就是扭伤手腕。另一些人则只为家人留下了那一份巨额的赔偿。

热水让他感到洁净。他试图去洗掉——黏糊糊的汗水,粘在皮肤上粘稠结块的血液,天知道还有些啥。哦,对了,还有恐惧和心碎,但这可不像丧尸血一般容易冲走。

在兰翔市的一切发生后,在哈尼根的汇报后,是清道夫登场。毫无疑问联合国想要兜住这次最新生化危机泄露的秘密,B.S.A.A.则坚称他们可以掌控局面,毕竟这是他们的工作。然而,B.S.A.A.半数的特工已失踪或是牺牲,克里斯雷德菲尔德的队伍明面上可不会对D.S.O.的队伍透露半点消息。见鬼,他们可能甚至对此感到窃喜。站在克里斯的角度想,他会的。**

里昂就这么站着,直到身下的水流变得清澈,直到他感到那肩上的紧张感终于随着热水流走。随后他关掉水龙头,走出淋浴间,将一条毛巾裹在腰间,另一条则围在脖子上接住从发丝滴落的水珠。

微量的肾上腺素仍残留在血管中,他觉得自己被无形的手拧紧了。里昂·S·肯尼迪处于他的巅峰状态(每个人都这么说),但他实在是太累了。或许此时正是来一个假期的好时候。哈尼根应该不会介意他……消失几个星期的,对吧?毕竟他们刚帮助清理了一个满是丧尸的城市。另一个事实是,尽管他经验丰富,未来几周恐怕还是免不了会有噩梦。

尽管丧尸已经失去了人类一切的表象,里昂认为杀死那些披着人类外表的东西仍会永远缠着你,玷污你的双手。不管你杀了多少丧尸,你永远无法抛诸脑后。他们会蛰伏在脑海深处,一旦你回到那表面上平静普通的生活,便出来猎食你的梦境。

里昂担心有一天他会不再因冲着那曾经是人类的怪物的脸射击而感到不安,更担心这一天或许早已存在于他的过去只是未曾发觉。

他微微向前倾,抹去镜子上的雾气,冰冷的瓷质水槽压入他的髋骨。他的头发湿漉漉地垂着,颜色发暗,勾勒出那饱经风霜的面部线条。他的黑眼圈很重,看起来有些悲伤,有些脆弱,像是一个不再知道怎么微笑的人。日光灯让他的面色灰黄,衬出面部的棱角,顽固的下颚线,以及紧锁的眉头。他的颧骨突出,加上头顶的灯光,在面部投下了诡异的阴影,让他看上去更加憔悴。

还有,更加苍老。

他看着镜中的倒影,指关节划过胡茬,他忘了剃须。比起刚接任这份工作还是个菜鸟的时候,他现在更少花时间在打理胡子上了。因为他发现,他从来没有机会将脑海里的那些借口说出,因为所有应该听到它的人都死了。

十五年前,一无所知的他踏进那地狱般的浣熊市,走出时,那个男孩已不再。

回想过去,他一度对逃脱失去希望。当那些怪物的数量远超弹夹中的子弹时,当他害怕、绝望、走入绝境时,却总是想象着要节约出那最后一颗子弹...... 

如果没有那些指望着他的人,那些需要他拯救的人,最重要的是,那救了他的人,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会把那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用在丧尸身上。

在那最绝望的时刻,似乎失去了所有希望的时刻,他暗自发誓他是为了所有关心他(无论生死)的人而活着,再多救一个人,就像他们拯救了他一样。

这个想法使他坚持下去,使他紧紧专注于手头的任务,使他面对人类的极限时保持镇静。

然而事实是,他没能救下所有人。每个他没能保护的人:本福特,他在安保摄像头上看见被丧尸袭击的绝望地求救的人们,高橡树市的整整七万条人命,Tatchin的无数生命... ...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像一块石头,把他拖入绝望的海底,直至无法呼吸,消失在深渊。每次失败都是一百万个“如果”:如果他更强壮?如果他更快?如果他做出一个更好的选择多救一个人?

他知道这么想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每个他所求原谅的人都已不再。

——————————————————————

注释:

*原文里用的是:No one is made of Kevlar all the time

Kevlar:凯夫拉,美国杜邦公司研制的一种芳纶纤维材料(聚对苯二甲酰对苯二胺)产品的品牌名。这种材料密度低,强度高,韧性好,耐高温,易加工成型,在军事上被称为“装甲卫士”。(来自百度)

译者吐槽:我严重怀疑作者是个学理的,什么collagen tissue ,fibrous nodules,把scar描写得如此高端(雾)

**译者:我想不通克里斯为啥会开心,也许是我翻译错了,以下是部分原文:the B.S.A.A. insists they can handle it, that it’s their job. But with half their agents either deceased or missing, Chris Redfield’s team isn’t going to say a thing when they see D.S.O. on the ground. Hell, they might even be happy about it. Leon knows he would have been if he were in Chris’ shoes.

——————————————————————

这个对里昂的描写实在是!太!厉害!了!感觉没有翻出原文那种感觉😂

这是第一部分,接下来艾达登场有一段非常好吃的车然而之前我借了朋友的AO3号看评论,自己的号还在申请中😂,所以不知道啥时候放得出来

——————————————————————

之前除夕的时候向高中同学表白失败了,加上后来关注疫情,没啥心情写文(这不是你鸽的理由啊喂)

之前一直想试试翻译,每天抽空翻译一小段,几天下来也好歹搞出了点东西就打算分享出来。

祝所有人都健健康康的!加油!


Corpse Designer设计尸

深行-摆渡-此岸-光临-不安-奔逃

还是先说废话[这人废话好多]

要说前几篇是意识流失眠产物的话,这次的两篇应该是意识流酒后产物,错别字如果有还请原谅

过了这两章他俩就能见面了

等这一系列结束的时候揭示一下时间线,这里面有个坑...


还是先说废话[这人废话好多]

要说前几篇是意识流失眠产物的话,这次的两篇应该是意识流酒后产物,错别字如果有还请原谅

过了这两章他俩就能见面了

等这一系列结束的时候揭示一下时间线,这里面有个坑


                                    不安

        这一夜注定了辗转难眠,Piers躺在床上连放空都很难做到。也许是因为他的思绪,窗外的声音时而祥和,时而又有动物走动的窸窸窣窣,甚至是什么的低吼声。不过这一切终究抵不过一瞬间的疲惫,再次醒来早已天光大亮。

        简单收拾后就继续出发,推开房门,外面的景色也已经不再是街道,而是一片白桦林,树林的尽头是一些低矮但陡峭的山丘。雪还在下,山丘的模样看的不是很真切。

        “嘿,我们还要走多久?”

         明明还是早晨,平原上的太阳却像正午似的直直地照着地面。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就能赶到峡谷,到了那里就是永夜了,你得确保一切都听我的。”

        摆渡人说得轻描淡写,Piers也没在多说什么。桦树的叶子落了,有的被埋在雪里,有的落在雪上,踩上去会有清脆的声响。

        “等今晚我们到了安全屋”摆渡人盯着地上的叶子“我就要离开了,你就在安全屋里等着,直到Chris回来,无论如何也不能一个人出门,记住。”

          “我明白。”

        此时Piers心里只想着怎么再次面对Chris,平原终究会到达尽头,他要Chris再一次目送自己离开吗,这会不会有些自私,尽管他心里有好多话想要在最后的时刻给Chris讲。当Chris醒来的时候会相信这些吗,相信摆渡人,相信平原,以及自己即将要对他说的那些话,还是说他只会以为这是个梦,梦里的一切只是在自己安慰自己。BSAA会像给其他人那样,给自己也举办葬礼吗。一个书本大小的盒子,里面只放一些袖章,军牌。他简直能想到Chris穿着黑西装念诵悼词的模样,这让他不禁笑了笑。不过这些东都要等到以后了吧,他记得摆渡人说这儿的是静止的。

        桦树进就要到达尽头,平原还是这个平原,只是风雪越来越大了,能看清楚的距离只有几十米远,温度也急剧下降。太阳落下的速度几乎是追逐着他们前进的步伐,一点刚过,平原上已经是一片金色的夕阳了。“看起来就快到了。”Piers说不上来是期待还是紧张。“我们能行进地这么顺利也算是难得。要知道大部分人还是不太愿意接受这些。”

        “原来你的任务不止一个......大部分人都会怎样?”Piers把手从兜里掏出来揉了揉冻僵的鼻子。“很多人都会待在起点不愿意离开,他们有的会哭,有的会央求我带他们回去,还有人抱有比较强烈的敌意。那些不愿意离开的在平原上待的越久,灵魂的颜色就会越浅,直到消失。”说到这,摆渡人上下打量着Piers的身体。“你还没有。”

        天开始有些阴沉,树梢上有乌鸦此即彼伏的叫声,他们已经快要绕过这些山丘了。今天的安全屋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奔逃

        手腕上轻微的震动提醒着Piers距离八点还有不到一小时,Piers关掉闹钟,但这点轻微的声音还是被摆渡人捕捉到了

        “你还定了表?”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难以置信。

        “这多少能让我心里有些准备。”Piers抬头,太阳几乎已经完全落下去了。这说明不用等到八点就会有昨天那样的怪物出现在平原上。

        不出几分钟,不远处积雪覆盖的地面上渐渐显露出一个黄褐色的东西,里面好像有一点光在攒动,紧接着那团黄褐色的顶端忽然爆裂开,一个长着翅膀的什么东西从里面扑腾两下便腾空而起。待它飞近了Piers才发现那翅膀上到挂着一个长着四五个大大小小眼珠子的人。

        “是J'avo!它们会像真正的BOW那样攻击我们吗!” Piers的手下意识拍了一下摆渡人的后背,但很快又尴尬地放下。

        “应该不会,他们本质上还是平原的怪物。”摆渡人不止从哪掏出两只手电筒,他把其中一只递给Piers。“没关系,我们慢慢走过去,他会惧怕摆渡人的光。现在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

        越往深处走光线就约稀少,峡谷也并不是真的有山存在,而是一个见不到光亮的漆黑的地带。电筒以外的地方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两个人的表在手腕上发出淡绿色的荧光。再往前走是山丘之间的吊桥,桥头上有个不太可靠的探照灯,能让人依稀辨认出桥的位置,风雪中那点忽闪的白光似乎也是冷的,照的桥头的地面是苍白色,苍白得让人有些熟悉。

        风的呼啸声似乎变大了,周遭好像还掺杂了一些别的什么。“嗖---”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风里一闪而过。等Piers意识到什么回头看向摆渡人的时候,对方已经在捂着正流血的肩膀了。

        “快跑!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已经开始攻击了!”摆渡人拽了Piers一把,两个人开始在漆黑的峡谷里狂奔。大片的雪像是在刻意遮挡视线,左右两边都能听到怪物的咆哮声和利爪摩擦地面的声音。Piers稍稍一扭头用余光瞥了一眼侧后方,几对红色的光点正迅速向他们逼近,那是BOW的眼睛,Piers确信,是船上那种有装甲的BOW。

        就要靠近吊桥了,摆渡人从背后拔出一把匕首划开面前的黑影,那是一只舔舐者。有了第一只,接着就是第二只,第三只...怪物越来越多,越来越近,面对扑上前的那些怪物,Piers只能依靠拳头和手里的电筒把它们暂时击退。不能这样下去,其实他一直担心的就是这样,因为自己的经历,那些怪物不出意外地都是BOW的模样,他最担心的就是万一那些怪物手里有枪,谁也不可能做到手无寸铁在这些怪物面前毫发无伤。

        “你怎么样,肩膀的伤要紧吗!”因为怪物的袭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被拉开了一些,Piers只好朝摆渡人喊话。

        “我不像你们,这都是小事,习惯了!”收到答复他心理稍微踏实了一点,他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那些并不是真正的BOW,那些只是峡谷里的影子,他得让自己相信这些都是假象。还有几步就到吊桥了,那盏忽明忽灭的灯像是什么生还的希望一样召唤着他。三步,两步,倏地一下身体侧面有个影子呼啸而来,手里的电筒应声而落,在地上滚了两下直直滚下了吊桥。

        “用我这只!”身后的摆渡人迅速冲上前,一把把电筒抛给Piers。

        惊人的相似,就像在中国的那条巷子里,Chris把手里的冲锋枪抛给已经打空了子弹的Piers,说的也是同样的话。

        不过这次狙击手良好的素养让他一刻也没多耽搁,翻身一跃接住电筒,落下的时候踹开眼前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影子。那怪物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年久失修的吊桥上,“啪”得一声,不知道哪根绳索崩断了。   

        失去了绳索的木板像骨牌一样坠入谷底。Piers身后不知道被什么推了一把,刚刚好抓住绳索勉强爬上对岸,当他回头去看摆渡人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在奋力地扒住岩壁,半身悬空在峡谷间,断掉的吊桥下面无数的黑影在飞速朝着有光的地方逼近。

        “我这就拉你上来!”Piers想俯下身子伸手去抓摆渡人的手,话音还未落就被怼了回去。

        “你一直往前跑,前面就是安全屋,我帮你拖住它们!你在安全屋等我,等不到我就等Chris来,现在就走!”摆渡人松开手,任由自己被那堆黑影包围。

        “那你得安全回来!”Piers顾不了太多捡起电筒继续向前跑,换作那是Chris他说什么都不会留下他独自离开,Chris身形的摆渡人跌落进峡谷的一幕来回在Piers脑子里闪,即使是在这种不顾一切地狂奔的时候。风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明明还是山丘,山路的前面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条灯火通明的...街道?中国的街道!他认得那里!Piers奔着那条街头也不回地跑,跑到风吹得耳朵里面发疼,跑到耳畔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跑到真的不想再向前迈一步。身后追上来的怪物跟之前相比数量已经少了很多,但总有一份不安驱使这他,告诉他不能停下。

        街道路口五十米远的地方有家店铺挂了灯笼,那是家中医馆,没错就是那里!

        三十米,十米,五米!此时的Piers几乎已经是为了支撑前倾的身体不得已交替迈开双腿来维持平衡地向前移动。他终于跌跌撞撞地摔进门里,把沉重的木条拉下来闩上门。紧跟着有东西砸在门上发出剧烈地声响,也砸得正倚在门上平复呼吸的Piers一个趔趄。好在安全屋就是安全屋,撞在门上的怪物只得在街道上发出不满的嚎叫。

        接下来便只是漫长的等待了。摆渡人怎么样了,他说过让自己听他的话,他有办法对付那些怪物,Chris会来吗,梦里的他会是什么样子?

        谁给我期盼,谁让我不心安。

敉

我爱她

画风越来越了

不会画aa

我爱她

画风越来越了

不会画aa

N頭骨3

g图预警,我梗图不小心被清完了,sorry

g图预警,我梗图不小心被清完了,sorry

AdaWong💋

chapter21.换命

艾达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


她只知道自己打开绳枪再收回的动作已几近机械,为了更快赶到目的地,她重复了大概有上千次这个动作。


如血的残阳光辉照在她身上,更像是浴血而行。艾达出过很多任务,她受过伤也曾命悬一线,经历过比这危险百倍的状况,但没有哪次比这更让她煎熬和感到极度疲惫。


毫不停歇的剧烈奔跑让喉咙泛上来一阵血腥味。艾达的速度很快,耳边的风也变得格外锋利。她能感受到自己的气管在干冷的夜风中,犹如被利箭划裂。


心里的声音告诉自己,她从来没有这样不间断的奔袭,这早就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负荷。她应该停下来找到个地方喝点水,休息一下再继...

艾达不记得自己跑了多久。

 

她只知道自己打开绳枪再收回的动作已几近机械,为了更快赶到目的地,她重复了大概有上千次这个动作。

 

如血的残阳光辉照在她身上,更像是浴血而行。艾达出过很多任务,她受过伤也曾命悬一线,经历过比这危险百倍的状况,但没有哪次比这更让她煎熬和感到极度疲惫。

 

毫不停歇的剧烈奔跑让喉咙泛上来一阵血腥味。艾达的速度很快,耳边的风也变得格外锋利。她能感受到自己的气管在干冷的夜风中,犹如被利箭划裂。

 

心里的声音告诉自己,她从来没有这样不间断的奔袭,这早就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负荷。她应该停下来找到个地方喝点水,休息一下再继续。可是她没有时间,或者说,死神没有给她留时间。

 

里昂还在等她。

 

艾达没有想过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直到里昂为了救自己染上了那该死的病毒。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病毒阀门会被突然打开,被彻底暴露在病毒之下的里昂根本没有时间做思考,将艾达死死锁在怀里。他第一次如此手段强硬,任凭她挣扎都没有放开,直到确认自己将艾达拖出了那个危险的化学区域才松开了她。

 

准确来说,是跪倒在地上。

 

他低垂着头,艾达伸手拉他时,里昂怎么都不愿意看自己,直到艾达发狠抓着他抬起头,她才发现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想象。他的脸色很不对劲,皮下的血管泛起青紫且变得十分明显。

 

他被感染了。

 

“起来,我带你离开这里。”艾达蹲下身来,伸出手试图扶他站起来,里昂却反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你走吧。”他那双温柔的蓝色眼睛,暂时还没有因为病毒变得混沌不堪,艾达依旧能借着周围的警示灯看见他注视自己眼神。

 

很多年来,里昂一直都希望艾达能够留在自己身边,别再过那种飘忽不定,居无定所的生活。他也告诉过艾达,自己不喜欢这种分离。

 

这次是他第一次让艾达走。

 

“起来,我会想办法。”艾达一反常态地坚持不愿离开,她拉着里昂站起身,已经感受到他皮肤高得不正常的温度:

 

“西班牙你活下来了,这次你也可以。”

 

里昂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一声。

 

艾达拖着里昂沉重的身体将他带回了自己的安全屋,离开前还带走了所有实验室看上去像疫苗的东西,她不知道这些东西能不能救他的命,但至少,这起码能让她多一些挽回的时间。

 

里昂不停咳嗽,他捂着嘴的手掌上已经有了血迹。等艾达将他放在床上,才看清他那张苍白的脸。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里昂的呼吸很重,他的表情像是个病到无力的小男孩,只是定定地看着艾达。

 

“我先给你注射血清。”艾达的声音听上去十分镇定,这份血清是从之前爆发的生化病毒而来,她知道这并不会完全治愈里昂,但至少能延缓他彻底变异的速度。

 

可她给里昂注射的手却在颤抖。

 

即使在西班牙,她都没有这样担心过。艾达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更不知道这样的病毒会不会有治疗的方法。她的心里很清楚,死神的脚步不会停下。

 

时间不允许多余的慌乱和丝毫质疑,她安排妥当便立刻动身去找解药。临走前,里昂毫无预兆地拉住艾达的手腕,气若游丝:

 

“你最好还是把我绑起来。”他不想等艾达回来,而自己已经变成了那种怪物,更害怕变异了的自己伤害她。

 

里昂能看到自己的手上开始出现像是蛛网一样的血管。

 

很意外地,艾达只是低头看着里昂,她神色悲戚又决绝,片刻便把手抽了回来:

 

“我不会绑你,如果你不想伤到我,就保持清醒扛到我回来。”

 

长途奔波之后,艾达依旧记得自己离开时里昂满是疲惫闭上的眼睛。她要去的地方离安全屋很长一段距离,里昂还要在安全屋里呆很久,以防万一,艾达还是打开了安全屋每个角落的监视。

 

赶路的时候,艾达一直不敢去看,她担心自己会看到里昂已经变成曾经无数死在自己枪下的孤魂野鬼,更担心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接受这一幕。

 

挣扎过后,艾达最终还是按下PDA上的监控按钮,屏幕里,里昂极为安静地躺在床上,时而他会忍不住咳嗽或是抽搐。

 

模糊的画面里,他皱眉紧闭双眼的样子却清晰到令艾达心痛。

 

以往艾达印象中的里昂,总是高大、健康,时常在床上让自己精疲力竭,他像是永不知疲倦的雄狮。即使是在凶险的浣熊市,她也从未觉得里昂虚弱过,正如艾达从未觉得自己会这样无助。

 

看着尚有一段距离的病毒研究所,艾达内心的煎熬与时俱增,她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过,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能感受到里昂的呼吸和生命在被抽离,而她还在寻找那一丝丝让他活下来的可能。

 

她从不是这样执念的人,但这次是例外。

 

她不接受这样的结果,在西班牙里昂曾经在plagas的寄生下安全存活,这次她一定也可以想到办法。

 

「如果你还有同情心,就应该给她个了结」

 

这句话艾达曾经对海伦娜说过,事到如今,她才知道,这没这么容易办到。

 

在奔袭途中的艾达就这样隔着屏幕,一点点亲眼看着里昂的变异过程同受折磨。她曾经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人在感染病毒之后的变异,但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整个过程漫长又令她痛苦。

 

她无法体会到里昂所承受生理变化带来的病痛,那种感觉像撬开了他的灵魂缝隙,一丝丝缓慢渗透进他的身体。里昂时而会觉得自己置身烈火烹油,转瞬又掉到极地的冰窟之中。

 

极冷极热之间,里昂的身体本该失去所有反应,可他还撑着自己的意识不愿放弃。他很痛,仿佛四肢百骸都被生生折断打碎。

 

他的心脏在病毒的作用下心率已经超过正常的速度,胸口也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又像是有一只看不到手想生生把自己的心脏从胸腔中拽出来。即使房间里安静无声,耳膜却已快要被心跳震破。

 

连呼吸都颤抖。

 

闭上眼却睡不着,里昂眼前跃过的是那些他记得清和记不清的往事,而大部分都与艾达有关。他看见还年轻的艾达举着枪从自己面前走过,也看见穿着红旗袍的她和自己坐在快艇上,甚至那天从耳边拂过的风,都还记得清楚。

 

以前听教堂的神父说,人在死前,总是会看见过去的事或人,或是记起自己的未完成遗憾。在眼前闪过的画面里有很多人,他唯一能看清的,只有一袭红衣的艾达。

 

不知为何,里昂尤其对在西班牙掐了艾达的事情记忆犹新。他想,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那次自己应该吻她。

 

里昂不后悔自己牺牲救了艾达,他只是遗憾,他们之间有很多话还没有说,还有很多事还没有做。

 

所以,他这次要等到她回来。

 

“很遗憾,我们无能为力。”

 

艾达长途跋涉回到组织的研究所,像是疯了一样的举枪指着那个救过自己的研究员,可他只是满眼惋惜地望着自己说:

 

“如果换成是你,我们也救不了你。”

 

她没有想到,自己怀揣着最后能拯救里昂的一丝希望,就被这样被现实轻易彻底抹灭。心像是被一点点沉到了大西洋的海底,呛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当艾达失魂落魄返回安全屋时,她甚至没有打开门的力气。

 

那个当下,艾达觉得心里有什么被一点点撕裂成绝望。

 

里昂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不是那些对生化病毒一无所知的平民。从他正式成为警察的那天起,就在和这些东西打交道。里昂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尚未有疫苗和血清的病毒,他知道自己的运气一直不差,但如果艾达没有找到解决办法。

 

他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高烧,艾达曾经吻过的里昂的嘴唇已干得起皮。他的眼神涣散中仅剩的一丝理智,强迫克制自己越发无法压抑的痛苦,就这样望着艾达。

 

和印象中那个冷静又优雅的艾达完全不同,她回来时狼狈至极,风尘仆仆,满身都是伤痕和绝望的味道。

 

空气中沉默又沉重得令人无法喘息,艾达一言不发静静地蹲在床边,眼神里光像是寒风中摇曳的脆弱烛火。

 

里昂也从未看过她这副模样。

 

“咳咳........艾达。”里昂的咳嗽声打断了房间里的安静,“我有点冷。”

 

他满眼都是红色血丝,甚至快要染红了那双好看的蓝色瞳孔,艾达不敢看他,迅速挪开自己的眼睛,为他盖上了毛毯。

 

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落泪。

 

“嘿,艾达。”病毒的变异症状已经很明显,里昂的语速越来越慢,连声音都变得嘶哑,只是那份温柔还没有消失。

 

“别难过,至少这次你回来了。”虽然那双布满血管的手,早看不出曾经拥抱过她、抚摸过她的样子,可依然能真切的感受到有眼泪掉落在手背上的感觉。

 

“我很抱歉。”艾达想说的话有很多,嘴巴张张合合只挤出这一句话,这像是医生宣判病人死亡时的官方用语,可里昂能听出她声音里最深沉的悲伤。

 

直到这一刻,她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无能为力的现实。望着里昂身上开始出现的密集伤口,她却做不了什么。

 

她被这股无力和挫败感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么长时间以来,艾达内心深处明白,里昂在自己身上倾注的感情,远远比自己付出的要多。她的忽冷忽热,她的怪异和不告而别,他总是照单全收,而自己总是习惯性贪婪地在他身上汲取温暖和爱意。

 

里昂直到生命的尽头,也一直在等她。

 

艾达和里昂曾经也因为两人始终无法跨越所有障碍在一起而争吵过,也曾厌倦地想要彻底隔绝彼此。至于艾达,她很清楚,这份感情的结局根本由不得自己。

 

只是在不知不觉,艾达和里昂一样毫无察觉地投入太多在其中,所以她才会此刻无法冷静的抽身而退。

 

“没关系,死在你手里的结果也不算很糟。”里昂反握住艾达的手,他握得很紧,也许他掌心仅存的是他作为人类最后的温度。

 

他自己也没想过有天会如此从容赴死。

 

以往里昂面前的艾达总是冷静得过头,连多余的情绪都少见。她很强势也很坚强,他相信艾达这样聪明,早就预想到这样的结果,只是她还需要时间接受。

 

艾达眼眶通红却没留下泪痕,像是要将他最后的样子深深记住,又像是在做无声的告别,她伸手缓缓抚摸里昂的脸庞。他面色苍白如纸,紧紧抿着嘴唇,脖子到下颚都是清晰的血管纹路。

 

尽管如此,里昂依旧英俊得像电影里帅气的吸血鬼,身上也没有丝毫病毒的诡异气味。

 

有太多太多想说的话,和遗憾后悔的事在这一刻都被放大,翻涌而起又无从说起。

 

里昂已经没有多余的神智计算艾达这次外出的时间,但他能感受到她的疲惫和到极限的紧张。

 

她的脸上有太多太多情绪,里昂已无暇去消化。因为他意识深处已经出现饥饿感,艾达的心跳声也如丧钟般让他心惊肉跳。

 

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

 

“艾达。”里昂轻轻唤她,“我死以后,你别换名字。”

 

“这样天堂相见,我还能叫住你。”

 

一切归零在一声枪响。

 

······

 

“里昂!”艾达喊着里昂名字从梦中惊醒。

 

“你怎么了?”熟悉的声音从身旁传来,随即房间的灯被点亮,黑暗一挥而散。

 

里昂坐起身关切的查看睁眼却还没从睡梦中回过神来的艾达,她满脸是汗,头发都粘在了脸上,呼吸极其紊乱,看样子一定是做了噩梦。

 

“做噩梦了?”男人温热的手掌敷上她额头的感觉熟悉又美好。

 

的确是一场噩梦,也还好只是一场噩梦。艾达微微闭眼在心里庆幸,想到自己在梦里亲眼目睹他的死亡,这个梦真实得令她分不清现实,而她绝望又悲伤到极点的情绪也不是虚幻。与此同时,身旁这个男人却睡得格外安稳,还一无所知。

 

怒意莫名瞬间滋长。

 

“闭嘴。”艾达不由分说拍掉他的手,转过身背对着里昂,扯过了大半边被子。

 

也许是这场梦真的很糟糕,连带着艾达的脾气都差了很多,本想出声安慰的里昂被艾达的突如其来的情绪化弄得一头雾水。

 

唉,女人。 


Rolyn

沙雕联机⑧

和柯基联机差点没把我笑死

沙雕联机⑧

和柯基联机差点没把我笑死

好奇的菲菲
撸了一个和王一博同款鼻子的里昂...

撸了一个和王一博同款鼻子的里昂  画完才觉得好迷  😂😂

撸了一个和王一博同款鼻子的里昂  画完才觉得好迷  😂😂

虚无的彼岸

游戏史上最恐怖boss们,打完之后三天睡不着觉 UP主: 奥兰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946840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1927366624

游戏史上最恐怖boss们,打完之后三天睡不着觉 UP主: 奥兰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946840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668F9748-7E48-47A9-8B2B-58544E683D562064infoc&ts=158192736662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