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命

44317浏览    10113参与
蓝调调lolo

暗河

  Chapter4: 惋惜进行曲


       E.似乎是已经摸清了规律。他不再拥抱着Joe流泪,而转过身去看他的脸。看着他那么有生气的面颊从粉红色变成淡橘色,直到Joe一点点消失在泪水模糊的视线中。


      E.没有去挽留,他知道留不住。


      E.是个聪明人。自从他的表针逆时针转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走在半生不死的不归路了。我们都清楚,我们与身旁的一切都有同一样......

  Chapter4: 惋惜进行曲


       E.似乎是已经摸清了规律。他不再拥抱着Joe流泪,而转过身去看他的脸。看着他那么有生气的面颊从粉红色变成淡橘色,直到Joe一点点消失在泪水模糊的视线中。


      E.没有去挽留,他知道留不住。



      E.是个聪明人。自从他的表针逆时针转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走在半生不死的不归路了。我们都清楚,我们与身旁的一切都有同一样的节奏,我们的表走的一样快,且都是顺时针。但设想 E.的生命开始倒流,他是不是就在某些程度上,快人一拍?如果别人的表顺时针走着,我们的时间凝滞不动,我们就可以停留在自己这一刻xy轴的交点处。我们就不必变老。在每个人独特一生的时间线中,每一个瞬间的坐标,都是不同的。再设想我们的表针都转成逆时针,大概能在时间倒流的轨迹上快人一步吧。


      “我不想奔走着前进,我知道人生是单行的列车。可我看见,过去的日子里我所给予我的一切,感受和经历,他们全都正在再现。只一刻,又消失在瞬间。”

     “当我被囚禁于固定生活模式的地下室中,我曾经把锁链和绳子撕扯得那么凶,我曾经选择不再挣扎只躺在那里间歇性地满足我的欲望和本能,假装我看不见这种政治格局一样。后来我选择了站在高处,视角有所不同,看到的内容更有所不同。”

     “是的,做我喜欢的事。直到那时我才发现我有多依恋稳定,我曾是嗑药上头的瘾君子,我恋痛,在自己的受害幻想里爽得一塌糊涂。我发现真正的addiction,是稳定。”


    “人类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破除社会格局不说,人们既向往着'多元'和'新意',又自己把自己拉进泥潭死水中。人们既勇敢又懦弱。要记住我们是人,不是别的什么。”


    "我现在平和多了,我也更加接近生,更加接近死亡。"



晚安土豆泥

鼠鼠我啊

 是悲伤的鼠鼠文学,所有鼠鼠可替换成自己。

  鼠鼠我啊,虽然不是在下水道生活的,鼠妈和鼠爸对鼠鼠很好,还有一个每天会给鼠鼠带零食的鼠哥哥。但鼠鼠总是在幻想自己的未来,不停的担忧着,鼠鼠有普通的幸福家庭,虽然他们真的是很好的父母,但毕竟因为时代的不同,他们和鼠鼠的思想也有很差异。

  他们已经在尽力的理解我,但是一定会有和我思想撞车的时候,在我跟高兴和他们分享日常的时候,总会在他们嘴里听到我不想听的东西,比如:考不上高中怎么办啊,要好好学习啊…偶尔还会有我最不喜欢的饭桌教育,可是只要我还一直读书,我就一直能理解自己的痛苦,一直与自己的无知狭隘偏见和阴暗,见招拆招。

  鼠鼠总是觉得不自由......

 是悲伤的鼠鼠文学,所有鼠鼠可替换成自己。

  鼠鼠我啊,虽然不是在下水道生活的,鼠妈和鼠爸对鼠鼠很好,还有一个每天会给鼠鼠带零食的鼠哥哥。但鼠鼠总是在幻想自己的未来,不停的担忧着,鼠鼠有普通的幸福家庭,虽然他们真的是很好的父母,但毕竟因为时代的不同,他们和鼠鼠的思想也有很差异。

  他们已经在尽力的理解我,但是一定会有和我思想撞车的时候,在我跟高兴和他们分享日常的时候,总会在他们嘴里听到我不想听的东西,比如:考不上高中怎么办啊,要好好学习啊…偶尔还会有我最不喜欢的饭桌教育,可是只要我还一直读书,我就一直能理解自己的痛苦,一直与自己的无知狭隘偏见和阴暗,见招拆招。

  鼠鼠总是觉得不自由,迫切的想要获得精神寄托,鼠鼠很听话没有什么青春期的叛逆脾气,也不会想要谈恋爱,喜欢追星,这大概是鼠鼠的唯一爱好,但是父母并不理解,但是也不会干扰,这些东西也可以在他们面前出现,他们不太懂鼠鼠为什么会想要追星,解释的时候鼠鼠也会嘴笨说不出口,也会觉得鼠鼠买的那些东西是没有用的玩意,我也能够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也懒得去解释,我觉得他们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仔细想想如果不是这种应试教育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很喜欢历史、喜欢诗词歌赋那些书里的诗文我到现在才真正理解,其实只要不考试,我挺享受那种上课听课,下课做题的感觉,可是为什么现在压抑的环境让鼠鼠感觉休息的时候就是在犯罪,网络发达让我知道了很多事清,看得很清,所以很累,因为知道也改变不了什么。

  鼠鼠什么都知道,知道要更努力的学习,更勤奋的读书,可是鼠鼠生下来不是为了这些的,鼠鼠也知道鼠爸很难,生活也很难,挣钱也很难,人们都在忙里偷闲的生活中幸福着,我什么都不会,但我的特长是精神内耗

  鼠爸鼠妈已经做的足够好了,鼠鼠能够感觉到自己是被爱着的,每一代父母的理解都不同,对教育也是不同的,鼠鼠更能理解自己,鼠鼠以后会做一个好父母的,我的孩子能考一个好的分数我会为他骄傲,他能够烤出来软软面包我也会为他骄傲,比起在众多人选择的读书这条路中,我会更看重一技之长。鼠鼠我啊以后会再自己的孩子身上补齐自己成长的缺陷的。

  我希望自己是自由的,鼠爸鼠妈好像更希望我在他们身边,但鼠鼠实在受不了国内的压抑的教育环境,鼠鼠迫切的想要去旅行,到处去走走,想要出国,想要自由,鼠鼠的梦想是能够出国留学,并不是对自己不留恋,而是对外面的世界太过好奇了,鼠鼠总觉得外面是自由的。但鼠鼠自己知道,自由的代价是获得所谓的自由前要经受更大的压力,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我的灵魂是自由的 但我不是

  鼠鼠喜欢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觉,鼠鼠很爱自己的朋友,朋友是鼠鼠可以自己挑选的家人。但是我总觉得一个人走路好像会更快,一个人走路是和灵魂思想的约会,只不过两个人走路会很快乐。可是我很享受一个人走在路上的那种感觉,我固执的认为我要一个人去各地尝尽各种孤独。

  自述,留下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故事,希望父母能看到,所以没说什么丧气话,鼠鼠感觉这样写下来也能够更了解自己。

  好困,但我睡不着,一闭眼都是不太开心的事情在脑袋里转来转去,我不想掉眼泪,我想早点睡,总觉得自己很装 莫名其妙的情绪 明明生活也没什么大起大落 但就是莫名其妙地有点难过

  事已至此,先睡觉了

  

雲木创意

春天书写在枝杈上

冬天如此漫长,

如此难熬

但春天终将来临

这是自然的铁律

春天已在写枝杈上

春天书写在枝杈上

冬天如此漫长,

如此难熬

但春天终将来临

这是自然的铁律

春天已在写枝杈上

Q

生命的意义

[图片]

[图片]

[图片]



爱吃李子的夏目

凶手

我是攀附在枝干上的藤蔓,向上生长着,不断吸取枝干里的养分,它们干枯了,而我被死亡孕育

我是攀附在枝干上的藤蔓,向上生长着,不断吸取枝干里的养分,它们干枯了,而我被死亡孕育

芒果大小姐
“上帝不会无缘无故创造你,他一定会为你做最妥善的安排”
“上帝不会无缘无故创造你,他一定会为你做最妥善的安排”
垣来
  过年回去看望外公,他给了我...

  过年回去看望外公,他给了我们很多肥皂,妈妈说,这每块肥皂都是死了一个人。

  外公年纪很大,在工地上做事。工地上每死一个人,让他们去抬棺材,都会发一块肥皂,或者毛巾,或者一包烟。

  我在排肥皂的时候,妈妈就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是外公死了。

  过年回去看望外公,他给了我们很多肥皂,妈妈说,这每块肥皂都是死了一个人。

  外公年纪很大,在工地上做事。工地上每死一个人,让他们去抬棺材,都会发一块肥皂,或者毛巾,或者一包烟。

  我在排肥皂的时候,妈妈就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是外公死了。

哈哈😶

  张家界天门山

  不会剪辑 不要喷 看看就好了

  雾很大 近了才能看清

  张家界天门山

  不会剪辑 不要喷 看看就好了

  雾很大 近了才能看清

终极规律

死亡边缘的生命真谛

  字数接近2500,比较长,内容以议论为主,可能会有点无聊。可以试试选择我推荐的链接。

  

  

  原著人设恶搞倾向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c6ded0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f477d6

  

  

  

  程心一直在这个公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系统也非常人性化地播放了一些立体影像——都是一些人,面貌身材衣着都不相同,这是他们的教材上面储存的影像。

 ...

  字数接近2500,比较长,内容以议论为主,可能会有点无聊。可以试试选择我推荐的链接。

  

  

  原著人设恶搞倾向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c6ded0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f477d6

  

  

  

  程心一直在这个公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系统也非常人性化地播放了一些立体影像——都是一些人,面貌身材衣着都不相同,这是他们的教材上面储存的影像。

  

  万有引力号有一些人储存了从公元时代起的很多影像,其中就包括街道,虽然说录像的时间普遍不长,但是利用AI也可以组合出不同的效果,比如说重置人的排列顺序,比如说调整他们的身材,将模型进行微调或者互换,并且调整服装的外形和颜色……

  

  程心也并没有发觉异常,事实上她现在“看”的并非眼睛所见,她沉浸在脑海中的影像。她当然不会注意到其中的一些微妙的规律。

  

  

  

  程心已经没有思考以前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正在看那块强护作用力材料的屏幕,电子设备中的服务甚至非常的人性化,有各种各样的餐饮,而且设备里面还宣言说什么——生态循环系统可以在几分钟内进行制作。

  

  菜单里面都是一些程心非常熟悉的东西,比如说冬眠药“梦河”,比如说哈瓦那雪茄……前者差点就吃了,后者抽过,据说那雪茄曾经就因为古筝行动的提出者而名声大响。

  

  据说那是一个出色的反恐专家,他甚至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程心听说这个史警官还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虽然说这极可能是来自营销号的小道消息。

  

  听过威慑纪元时的广告,她甚至还听说陆军少将常伟思将军就是被史强用这雪茄讨好,这样才有了古筝计划。或许这些都是传谣,并且来自这可恶的营销号……

  

  传闻面壁者就曾被他救过好几次命,甚至曾经面壁者原以为自己想象中不存在的情人都被他找到了,不知道看望局长那次抽这个雪茄,算不算是对自己有什么祝福的想法?

  

  反正局长抽这个就没什么好运,连枪都能出问题,水下射击的箭形子弹,一个弹夹七发的那种,打空了竟然只中两枪……如果自己这时候手上有枪,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也许这雪茄成了一些人口中的梗,甚至在亚文化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古筝行动就是其重要的影响力支柱,这也就类似于撞碎水滴的长安汽车,以及光速飞行的南孚电池,无坚不摧的冰冻罗非鱼,和永生的自己所映射的那个词语……当然后者只是人们的口嗨,真实情况当然不是。

  

  

  

  等待吧,等待吧,现在有大批的时间可以做任何事情。常规的安眠药也是存在的,古代的安眠药也是有的,这里的仪器都能够做出来。对于这种轻度自残的因为受到打击失去活力而摆烂的人而言是很不错的。

  

  公元时代的安眠药吃进去以后会有一种弥漫在口腔里的苦味,非常强烈,并且伴随着头脑的昏沉。这种苦是会使口腔的神经非常麻木的,配合这种感觉,塞一根冰棍到口腔里面,神经又瞬间可以感受到极强的刺激,就好像是在用疼痛的感觉去验证自己的存在,然后让神经更加清楚的感觉苦涩。

  

  这可能比雪茄更合适,程心并不感觉很无聊,这种封闭的环境已经呆了很长时间,如果能够再看到广阔的天地,或者能看到什么新的场景,这算是比活着还要幸运的事情。

  

  

  

  活着本身也是极具魅力的,以前有一个叫威纳尔的科学家在日记中这样提到:“其实吧,从科学角度讲,毁灭一词并不准确,没有真正毁掉什么,更没有灭掉什么,物质总量一点不少都还在,角动量也还在,只是物质的组合方式变了变,像一副扑克牌,仅仅重洗而已……可生命是一手同花顺,一洗什么都没了。”但这也似乎可以说明生命的无限可能性。

  

  

  想想那里的三颗恒星所象征的遥远世界:他们在乱纪元中的记忆仿佛是断了档,到了恒纪元的时候,他们依旧从脱水中苏醒,他们依然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一样,努力生活。

  

  他们依旧歌颂一切,对着生命中所遇到的一切都充满着乐观情绪,不论是恒纪元还是乱纪元,不论是一个太阳还是三个太阳,他们赞美的主体也包括人,这个幸运的拥有生命,但不幸地生存艰难的生物。

  

  这个世界也存在文学和艺术,他们的表达十分张扬,开放,一切的东西都是别人所得知的,他们之中这样有才华的群体是靠这种方法让人们继续维持着生活,他们仿佛忘记了乱纪元时人口大幅减少的苦难,他们在一切苦难中寻找乐趣……

  

  

  同样是生命,同样是文明,同样是有智慧有情感的生命,他们都有存在的理由,他们都有存在的权利,他们都向往美好,但是他们都需要紧急避险,而这些行为很可能都会带来双向的影响。

  

  虽然他们后来都在星辰大海中得到了新生,但是对于他们的价值观是不是也是一种崩塌?他们离开了自己的母亲,换了另一种价值观,实施了另一种自己以前不敢接受的事情,这是否还称得上文明?

  

  

  文明从最开始对生存权的争夺演变为价值观的互相碰撞,两个文明都在这时完成了飞跃的成长,但是他们也许也失去了很多,甚至有可能会只剩下生命。

  

  

  

  从地球出来的人,对土地都有一种迷恋,但如果需要永远的离开,他们很可能将为了生存而永远不再是地球人。记得在《飘》里面,郝斯嘉的父亲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孩子,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为之拼命和流血,除了土地。

  

  与此同时,人们也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拼尽全力,失去一切,或许有的时候连文明的覆灭都是代价之一,失去这些对于生命而言的确是可悲的,生存未必是文明的第一需求,但有谁又能够坚定的保持自己的理想呢?

  

  

  这些生命是多么的不幸,命运是怎么样的戏弄他们。程心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思考。是的,她(他们?它们?)本来是能够成功的,且每一次都几乎成功了,但人类每一次都凭借顽强、狡诈和机遇挽回了败局。三个世纪的漫漫征程,最后只落得母星家园在火海中陨灭。

  

  但人类也同样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每一次都在几乎要成功的敌人面前顽强狡诈,凭借机遇挽回败局,但在这六个世纪夹缝生存的过程中仍然没能避免毁灭的结局。

  

  

  对生命而言,为了理想,为了追求目标而献出生命在内的一切,似乎的确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放大了群体里就不是这样,为了长远的考虑保存一切似乎是更加重要,但对于部分的个体放弃,这一切似乎比放弃生命更加的困难,在文明生死存亡面前,这种艰难抉择才是最大的痛苦。

  

  

  

  其实有的时候痛苦所传达的是一种自我的存在,或许在生死之交间,这样的事情也能让人感到幸运,感到舒适,那是心灵上的安慰,其实质也不能带来心灵的欢愉,悲剧是命运的核心,这可能只能让人感到庆幸,但可能对于悲剧的人而言,这也足够了。

  

  程心现在实在是闲到没有任何事可做,也不能够去做什么,现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是新的能够切换场景,对于她而言这已经令人感到迷恋了。

  

  

  

  她现在一直就坐在那里,享受这里的气氛,气氛带来的这种感觉非常的熟悉,令人忍不住离开,令人想要一直留念着,停留下来。

终极规律

死亡边缘的生命真谛

  字数接近2500,比较长,内容以议论为主,可能会有点无聊。可以试试选择我推荐的链接。


  


  


  原著人设恶搞倾向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c6ded0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f477d6


  


  


  


  程心一直在这个公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系统也非常人性化地播放了一些立体影像——都是一些人,面貌身材衣着都...

  字数接近2500,比较长,内容以议论为主,可能会有点无聊。可以试试选择我推荐的链接。


  


  


  原著人设恶搞倾向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c6ded0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f477d6


  


  


  


  程心一直在这个公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系统也非常人性化地播放了一些立体影像——都是一些人,面貌身材衣着都不相同,这是他们的教材上面储存的影像。


  


  万有引力号有一些人储存了从公元时代起的很多影像,其中就包括街道,虽然说录像的时间普遍不长,但是利用AI也可以组合出不同的效果,比如说重置人的排列顺序,比如说调整他们的身材,将模型进行微调或者互换,并且调整服装的外形和颜色……


  


  程心也并没有发觉异常,事实上她现在“看”的并非眼睛所见,她沉浸在脑海中的影像。她当然不会注意到其中的一些微妙的规律。


  


  


  


  程心已经没有思考以前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正在看那块强护作用力材料的屏幕,电子设备中的服务甚至非常的人性化,有各种各样的餐饮,而且设备里面还宣言说什么——生态循环系统可以在几分钟内进行制作。


  


  菜单里面都是一些程心非常熟悉的东西,比如说冬眠药“梦河”,比如说哈瓦那雪茄……前者差点就吃了,后者抽过,据说那雪茄曾经就因为古筝行动的提出者而名声大响。


  


  据说那是一个出色的反恐专家,他甚至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程心听说这个史警官还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虽然说这极可能是来自营销号的小道消息。


  


  听过威慑纪元时的广告,她甚至还听说陆军少将常伟思将军就是被史强用这雪茄讨好,这样才有了古筝计划。或许这些都是传谣,并且来自这可恶的营销号……


  


  传闻面壁者就曾被他救过好几次命,甚至曾经面壁者原以为自己想象中不存在的情人都被他找到了,不知道看望局长那次抽这个雪茄,算不算是对自己有什么祝福的想法?


  


  反正局长抽这个就没什么好运,连枪都能出问题,水下射击的箭形子弹,一个弹夹七发的那种,打空了竟然只中两枪……如果自己这时候手上有枪,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也许这雪茄成了一些人口中的梗,甚至在亚文化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古筝行动就是其重要的影响力支柱,这也就类似于撞碎水滴的长安汽车,以及光速飞行的南孚电池,无坚不摧的冰冻罗非鱼,和永生的自己所映射的那个词语……当然后者只是人们的口嗨,真实情况当然不是。


  


  


  


  等待吧,等待吧,现在有大批的时间可以做任何事情。常规的安眠药也是存在的,古代的安眠药也是有的,这里的仪器都能够做出来。对于这种轻度自残的因为受到打击失去活力而摆烂的人而言是很不错的。


  


  公元时代的安眠药吃进去以后会有一种弥漫在口腔里的苦味,非常强烈,并且伴随着头脑的昏沉。这种苦是会使口腔的神经非常麻木的,配合这种感觉,塞一根冰棍到口腔里面,神经又瞬间可以感受到极强的刺激,就好像是在用疼痛的感觉去验证自己的存在,然后让神经更加清楚的感觉苦涩。


  


  这可能比雪茄更合适,程心并不感觉很无聊,这种封闭的环境已经呆了很长时间,如果能够再看到广阔的天地,或者能看到什么新的场景,这算是比活着还要幸运的事情。


  


  


  


  活着本身也是极具魅力的,以前有一个叫威纳尔的科学家在日记中这样提到:“其实吧,从科学角度讲,毁灭一词并不准确,没有真正毁掉什么,更没有灭掉什么,物质总量一点不少都还在,角动量也还在,只是物质的组合方式变了变,像一副扑克牌,仅仅重洗而已……可生命是一手同花顺,一洗什么都没了。”但这也似乎可以说明生命的无限可能性。


  


  


  想想那里的三颗恒星所象征的遥远世界:他们在乱纪元中的记忆仿佛是断了档,到了恒纪元的时候,他们依旧从脱水中苏醒,他们依然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一样,努力生活。


  


  他们依旧歌颂一切,对着生命中所遇到的一切都充满着乐观情绪,不论是恒纪元还是乱纪元,不论是一个太阳还是三个太阳,他们赞美的主体也包括人,这个幸运的拥有生命,但不幸地生存艰难的生物。


  


  这个世界也存在文学和艺术,他们的表达十分张扬,开放,一切的东西都是别人所得知的,他们之中这样有才华的群体是靠这种方法让人们继续维持着生活,他们仿佛忘记了乱纪元时人口大幅减少的苦难,他们在一切苦难中寻找乐趣……


  


  


  同样是生命,同样是文明,同样是有智慧有情感的生命,他们都有存在的理由,他们都有存在的权利,他们都向往美好,但是他们都需要紧急避险,而这些行为很可能都会带来双向的影响。


  


  虽然他们后来都在星辰大海中得到了新生,但是对于他们的价值观是不是也是一种崩塌?他们离开了自己的母亲,换了另一种价值观,实施了另一种自己以前不敢接受的事情,这是否还称得上文明?


  


  


  文明从最开始对生存权的争夺演变为价值观的互相碰撞,两个文明都在这时完成了飞跃的成长,但是他们也许也失去了很多,甚至有可能会只剩下生命。


  


  


  


  从地球出来的人,对土地都有一种迷恋,但如果需要永远的离开,他们很可能将为了生存而永远不再是地球人。记得在《飘》里面,郝斯嘉的父亲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孩子,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为之拼命和流血,除了土地。


  


  与此同时,人们也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拼尽全力,失去一切,或许有的时候连文明的覆灭都是代价之一,失去这些对于生命而言的确是可悲的,生存未必是文明的第一需求,但有谁又能够坚定的保持自己的理想呢?


  


  


  这些生命是多么的不幸,命运是怎么样的戏弄他们。程心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思考。是的,她(他们?它们?)本来是能够成功的,且每一次都几乎成功了,但人类每一次都凭借顽强、狡诈和机遇挽回了败局。三个世纪的漫漫征程,最后只落得母星家园在火海中陨灭。


  


  但人类也同样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每一次都在几乎要成功的敌人面前顽强狡诈,凭借机遇挽回败局,但在这六个世纪夹缝生存的过程中仍然没能避免毁灭的结局。


  


  


  对生命而言,为了理想,为了追求目标而献出生命在内的一切,似乎的确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放大了群体里就不是这样,为了长远的考虑保存一切似乎是更加重要,但对于部分的个体放弃,这一切似乎比放弃生命更加的困难,在文明生死存亡面前,这种艰难抉择才是最大的痛苦。


  


  


  


  其实有的时候痛苦所传达的是一种自我的存在,或许在生死之交间,这样的事情也能让人感到幸运,感到舒适,那是心灵上的安慰,其实质也不能带来心灵的欢愉,悲剧是命运的核心,这可能只能让人感到庆幸,但可能对于悲剧的人而言,这也足够了。


  


  程心现在实在是闲到没有任何事可做,也不能够去做什么,现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是新的能够切换场景,对于她而言这已经令人感到迷恋了。

  

  

  

  

  她现在一直就坐在那里,享受这里的气氛,气氛带来的这种感觉非常的熟悉,令人忍不住离开,令人想要一直留念着,停留下来。

终极规律

死亡边缘的生命真谛

  字数接近2500,比较长,内容以议论为主,可能会有点无聊。可以试试选择我推荐的链接。

  

  

  原著人设恶搞倾向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c6ded0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f477d6

  

  

  

  程心一直在这个公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系统也非常人性化地播放了一些立体影像——都是一些人,面貌身材衣着都不相同,这是他们的教材上面储存的影像。

 ...

  字数接近2500,比较长,内容以议论为主,可能会有点无聊。可以试试选择我推荐的链接。

  

  

  原著人设恶搞倾向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c6ded0

  

  https://xinjinjumin703644639177.lofter.com/post/7646de0f_2b7f477d6

  

  

  

  程心一直在这个公路边的椅子上坐着,系统也非常人性化地播放了一些立体影像——都是一些人,面貌身材衣着都不相同,这是他们的教材上面储存的影像。

  

  万有引力号有一些人储存了从公元时代起的很多影像,其中就包括街道,虽然说录像的时间普遍不长,但是利用AI也可以组合出不同的效果,比如说重置人的排列顺序,比如说调整他们的身材,将模型进行微调或者互换,并且调整服装的外形和颜色……

  

  程心也并没有发觉异常,事实上她现在“看”的并非眼睛所见,她沉浸在脑海中的影像。她当然不会注意到其中的一些微妙的规律。

  

  

  

  程心已经没有思考以前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正在看那块强护作用力材料的屏幕,电子设备中的服务甚至非常的人性化,有各种各样的餐饮,而且设备里面还宣言说什么——生态循环系统可以在几分钟内进行制作。

  

  菜单里面都是一些程心非常熟悉的东西,比如说冬眠药“梦河”,比如说哈瓦那雪茄……前者差点就吃了,后者抽过,据说那雪茄曾经就因为古筝行动的提出者而名声大响。

  

  据说那是一个出色的反恐专家,他甚至没有什么文化水平,程心听说这个史警官还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虽然说这极可能是来自营销号的小道消息。

  

  听过威慑纪元时的广告,她甚至还听说陆军少将常伟思将军就是被史强用这雪茄讨好,这样才有了古筝计划。或许这些都是传谣,并且来自这可恶的营销号……

  

  传闻面壁者就曾被他救过好几次命,甚至曾经面壁者原以为自己想象中不存在的情人都被他找到了,不知道看望局长那次抽这个雪茄,算不算是对自己有什么祝福的想法?

  

  反正局长抽这个就没什么好运,连枪都能出问题,水下射击的箭形子弹,一个弹夹七发的那种,打空了竟然只中两枪……如果自己这时候手上有枪,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也许这雪茄成了一些人口中的梗,甚至在亚文化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古筝行动就是其重要的影响力支柱,这也就类似于撞碎水滴的长安汽车,以及光速飞行的南孚电池,无坚不摧的冰冻罗非鱼,和永生的自己所映射的那个词语……当然后者只是人们的口嗨,真实情况当然不是。

  

  

  

  等待吧,等待吧,现在有大批的时间可以做任何事情。常规的安眠药也是存在的,古代的安眠药也是有的,这里的仪器都能够做出来。对于这种轻度自残的因为受到打击失去活力而摆烂的人而言是很不错的。

  

  公元时代的安眠药吃进去以后会有一种弥漫在口腔里的苦味,非常强烈,并且伴随着头脑的昏沉。这种苦是会使口腔的神经非常麻木的,配合这种感觉,塞一根冰棍到口腔里面,神经又瞬间可以感受到极强的刺激,就好像是在用疼痛的感觉去验证自己的存在,然后让神经更加清楚的感觉苦涩。

  

  这可能比雪茄更合适,程心并不感觉很无聊,这种封闭的环境已经呆了很长时间,如果能够再看到广阔的天地,或者能看到什么新的场景,这算是比活着还要幸运的事情。

  

  

  

  活着本身也是极具魅力的,以前有一个叫威纳尔的科学家在日记中这样提到:“其实吧,从科学角度讲,毁灭一词并不准确,没有真正毁掉什么,更没有灭掉什么,物质总量一点不少都还在,角动量也还在,只是物质的组合方式变了变,像一副扑克牌,仅仅重洗而已……可生命是一手同花顺,一洗什么都没了。”但这也似乎可以说明生命的无限可能性。

  

  

  想想那里的三颗恒星所象征的遥远世界:他们在乱纪元中的记忆仿佛是断了档,到了恒纪元的时候,他们依旧从脱水中苏醒,他们依然像是什么都不记得一样,努力生活。

  

  他们依旧歌颂一切,对着生命中所遇到的一切都充满着乐观情绪,不论是恒纪元还是乱纪元,不论是一个太阳还是三个太阳,他们赞美的主体也包括人,这个幸运的拥有生命,但不幸地生存艰难的生物。

  

  这个世界也存在文学和艺术,他们的表达十分张扬,开放,一切的东西都是别人所得知的,他们之中这样有才华的群体是靠这种方法让人们继续维持着生活,他们仿佛忘记了乱纪元时人口大幅减少的苦难,他们在一切苦难中寻找乐趣……

  

  

  同样是生命,同样是文明,同样是有智慧有情感的生命,他们都有存在的理由,他们都有存在的权利,他们都向往美好,但是他们都需要紧急避险,而这些行为很可能都会带来双向的影响。

  

  虽然他们后来都在星辰大海中得到了新生,但是对于他们的价值观是不是也是一种崩塌?他们离开了自己的母亲,换了另一种价值观,实施了另一种自己以前不敢接受的事情,这是否还称得上文明?

  

  

  文明从最开始对生存权的争夺演变为价值观的互相碰撞,两个文明都在这时完成了飞跃的成长,但是他们也许也失去了很多,甚至有可能会只剩下生命。

  

  

  

  从地球出来的人,对土地都有一种迷恋,但如果需要永远的离开,他们很可能将为了生存而永远不再是地球人。记得在《飘》里面,郝斯嘉的父亲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孩子,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为之拼命和流血,除了土地。

  

  与此同时,人们也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拼尽全力,失去一切,或许有的时候连文明的覆灭都是代价之一,失去这些对于生命而言的确是可悲的,生存未必是文明的第一需求,但有谁又能够坚定的保持自己的理想呢?

  

  

  这些生命是多么的不幸,命运是怎么样的戏弄他们。程心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思考。是的,她(他们?它们?)本来是能够成功的,且每一次都几乎成功了,但人类每一次都凭借顽强、狡诈和机遇挽回了败局。三个世纪的漫漫征程,最后只落得母星家园在火海中陨灭。

  

  但人类也同样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每一次都在几乎要成功的敌人面前顽强狡诈,凭借机遇挽回败局,但在这六个世纪夹缝生存的过程中仍然没能避免毁灭的结局。

  

  

  对生命而言,为了理想,为了追求目标而献出生命在内的一切,似乎的确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放大了群体里就不是这样,为了长远的考虑保存一切似乎是更加重要,但对于部分的个体放弃,这一切似乎比放弃生命更加的困难,在文明生死存亡面前,这种艰难抉择才是最大的痛苦。

  

  

  

  其实有的时候痛苦所传达的是一种自我的存在,或许在生死之交间,这样的事情也能让人感到幸运,感到舒适,那是心灵上的安慰,其实质也不能带来心灵的欢愉,悲剧是命运的核心,这可能只能让人感到庆幸,但可能对于悲剧的人而言,这也足够了。

  

  程心现在实在是闲到没有任何事可做,也不能够去做什么,现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是新的能够切换场景,对于她而言这已经令人感到迷恋了。

终极规律

一路欢歌——《致敬阿甘》

  电影结束时,我坐在公路边,仰望天空。看着天上的晚霞;看着天空中的蓝色逐渐加深,以至于越来越黑;我又看着太阳逐渐升起。这坐在公路旁的,是我自己?还是阿甘?

  

  看着路边,平视着来往的车辆,也仰视着那些道旁的树木。

  

  我静静的坐着,或者站着,又时而蹲着。我观察着车在路上走过,扬起了漫天灰尘,同时带动了空气,使我感受到了冬天的格外寒冷的空气,它很刺人,像一把钢制的扫帚刮过地面,路面的各种装饰越来越灰暗,仿佛他的风化在时间的作用下可以没有任何声响地摧毁一切坚固或者柔软的东西。

  

  

  我看着道旁的树,他们是那样的高大,他们是那样的健壮。郊外荒凉的地带,风沙早已覆......

  电影结束时,我坐在公路边,仰望天空。看着天上的晚霞;看着天空中的蓝色逐渐加深,以至于越来越黑;我又看着太阳逐渐升起。这坐在公路旁的,是我自己?还是阿甘?

  

  看着路边,平视着来往的车辆,也仰视着那些道旁的树木。

  

  我静静的坐着,或者站着,又时而蹲着。我观察着车在路上走过,扬起了漫天灰尘,同时带动了空气,使我感受到了冬天的格外寒冷的空气,它很刺人,像一把钢制的扫帚刮过地面,路面的各种装饰越来越灰暗,仿佛他的风化在时间的作用下可以没有任何声响地摧毁一切坚固或者柔软的东西。

  

  

  我看着道旁的树,他们是那样的高大,他们是那样的健壮。郊外荒凉的地带,风沙早已覆盖了那富含水分的土层。

  

  车辆行驶带动了空气,空气也带动了地上的灰尘,灰尘扑在我全身各处的衣物、毛发、皮肤的表面。与此同时,它也穿过了树的枝干和叶组成的树的四肢百骸间。

  

  这风是吹在我的身上?还是吹在阿甘身上?

  

  

  在这周围的一片区域里,宏观下的生物可能也就是来往车辆里的人、站在树边的人(我)、树,即便是这样恶劣的环境里,生命依然会存在,一百万年前这里有生命,一百万年后仍然是这样,他们像楔子一样钻进土地里,从未离去。

  

  生命如此般的笑着,邀请着一个个灵魂进入了这场游戏,他们或许充当相同的角色,互相配合,互相竞争,互相帮助。也许加入不同的角色,在生态系统中发挥不同的作用。是阿甘在邀请我进入他的游戏?还是我的一路欢歌,让阿甘进入了我的游戏……

  

  生命如此变化着,配合着,交错地舞动着,一百万年前是如此,一百万年之后还是如此。

  

  

  DNA的运动,无变化的规律可循,只是留下一些风吹叶舞游戏世间时的共同规律。它就像天体物理学里面的三体运动一样,恒星和行星之间的相对运动无规律可循,它们进行着某种奇怪的鬼魅一般的舞蹈。这些核糖核酸的排列顺序,依样本交错舞动着变化,而这种运动从未停止……

  

  自然界中最最有意思,当然是吾辈人类呀!毕竟我们站在自然界中食物链的顶端,拥有最强大的智慧。在自然界中,我们的生存难以受到威胁,以至于我们有井然的秩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们在乎的东西。

  

  我们的历史发展得如此之快,简直就是一场五千年的奔跑,原始人目光准心前的木头被点燃时,烟还没冒出来,就变成了火箭引擎末端的火焰。

  

  

  不论从生物进化的尺度来看,还是从宇宙演化的过程来说,这样的技术进程简直不是发展,而是爆炸。可是如果有什么灭顶的灾难,人们想要留下一点什么都不可能。在这五千年的奔跑中,人们越来越厉害,仿佛逐渐拥有了神的力量,可是我们如果想要留下什么,却比再创造如此的世界还要困难,因为时间会缓慢地破坏掉一切柔软或者坚固的事物。

  

  不论个体的生命还是群体的生命,在这世界演化的进程中就像海洋中孤单的船只,只有死亡是唯一亮着的灯塔。热力学也认为世界的秩序被毁灭是不可逆转的。

  

  生命都在走向消亡,唯有死神永生。

  

  那么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我认为人们最大的乐趣应该可以归结为这几个方面——竞争、探索、创造、互助、进步。

  

  个体的延续的能力是那样的坚强,使整个群体永生不息。四百百万年前有了雏形的人类文明,不知道一百万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在这世界的演化进程中,个体难免会感到茫然,阿甘的故事让我感觉内心十分的平和。

  

  这平和而又浩大的冲击,就如同几年前我读到的诸葛亮那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世界轰轰烈烈的演化进程和惊心动魄的生命故事,就像跌宕起伏的过山车一样激烈。渺小的生命在这面前苍白无力如蝼蚁,只有被强大有力、如铁腕一般的演化进程卷入狂流。而内心宁静致远的境界,却可以让我们如坐在云端般宁静平和地看着这一切。

  

  

  赋予时光以生命,而不以时光限制生命。

  

  时光是永恒的、寂静的。而生命给时光带来了活力带来了色彩,带来了生机。生命用时光告诉我们珍惜的真谛,给每一天都赋予价值和意义,赋予生机,而不是去在乎生命的长短。

  

  不要让时光限制生命。如果为了让生命继续存活下去而丢掉了生命本该有的生机与活力,这样的生命即使拥有了永恒的时光,也不过是行尸走肉……

  

  

  ……阿甘坐在公路边,仰望天空。看着天上的晚霞;看着天空中的蓝色逐渐加深,以至于越来越黑;然后又看着太阳逐渐升起……

  

  电影结束了。我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站着,又时而蹲着…… 我看着路边,平视着来往的车辆,然后又仰视着那些道旁的树木……

  

  ……公交车来了。我坐在巴士上看向窗外,心中一路欢歌,就让这快乐的情感充盈我未来的路程,就让这内心的欢歌洒满未来的道路。


雲木创意

在一个阳光充沛的下午,

阳光是一首舒缓的乐曲

宁静

悄悄开放


在一个阳光充沛的下午,

阳光是一首舒缓的乐曲

宁静

悄悄开放



 

支链淀粉-
那是在茫茫的海洋之中,那一瞬间...

那是在茫茫的海洋之中,那一瞬间,转身的背影。

  幽灵朝我柔软地一笑——是的,我看出来了,从她身旁鱼群中微微的涟漪。

 就算消逝时连水痕都不留,可是这身影,

  像天空,像鸟,仿佛就是全世界最美丽最自由的事物。

  生命啊,为何要活在这只剩痛苦的世界?

  因为生命,它苦涩如歌,璀璨似花,

  因为我们都贪恋着某个时光,并为此寻找着。

  

那是在茫茫的海洋之中,那一瞬间,转身的背影。

  幽灵朝我柔软地一笑——是的,我看出来了,从她身旁鱼群中微微的涟漪。

 就算消逝时连水痕都不留,可是这身影,

  像天空,像鸟,仿佛就是全世界最美丽最自由的事物。

  生命啊,为何要活在这只剩痛苦的世界?

  因为生命,它苦涩如歌,璀璨似花,

  因为我们都贪恋着某个时光,并为此寻找着。

  

阝可 人
  妹妹去年这时候养的小鸡

  妹妹去年这时候养的小鸡

  妹妹去年这时候养的小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