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死

5274浏览    563参与
10585

41

你知道痛苦是什么吗?是早起留在眼中的痛感,是午睡脑中挥之不去的眩晕,是凌晨万籁俱寂的抛弃感,是黎明前风卷残云的破碎感。

你知道什么是痛苦吗?是你在抱怨出差住了不好的酒店,他睡了,是你十点工作结束抱怨傻逼领导,他睡了,是你拖着破碎的情绪置身一片黑暗,他说你为什么连续几天都回这么晚,我就说这一次,睡了……

你知道痛苦是什么吗?不是面试结果出来不尽人意,不是遥远不可触的距离,不是事事自己动手的无助感,是你在找借口……

人生的昨天已经死去,今天刚刚到来,未来还在路上,可是我真的很迷茫该怎么面对升起的太阳,迎面来的风,天空的云朵,傍晚的霞……

我突然想起,可能昨天死去的时候,我已经殉葬了吧,我只......

你知道痛苦是什么吗?是早起留在眼中的痛感,是午睡脑中挥之不去的眩晕,是凌晨万籁俱寂的抛弃感,是黎明前风卷残云的破碎感。

你知道什么是痛苦吗?是你在抱怨出差住了不好的酒店,他睡了,是你十点工作结束抱怨傻逼领导,他睡了,是你拖着破碎的情绪置身一片黑暗,他说你为什么连续几天都回这么晚,我就说这一次,睡了……

你知道痛苦是什么吗?不是面试结果出来不尽人意,不是遥远不可触的距离,不是事事自己动手的无助感,是你在找借口……

人生的昨天已经死去,今天刚刚到来,未来还在路上,可是我真的很迷茫该怎么面对升起的太阳,迎面来的风,天空的云朵,傍晚的霞……

我突然想起,可能昨天死去的时候,我已经殉葬了吧,我只是一只飘忽不定的鬼……

泠墨玉

庸人回忆录(节选)

  人的爱意确实是有限的,最先提出这个理论的哲学家可以瞑目了。


  我看着前方她开心的笑颜,心中酸涩不已:不是早就想好了,永不后悔吗,现在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太好了:妈妈终于下定决心甩掉了我这个拖油瓶、白眼狼、没良心、大骗子,过上了独享一人的快乐时光;妈妈终于遇到了她喜欢的、也喜欢她的人,虽然这个人有点老,但是她本来就喜欢大叔款的人;妈妈终于不用天天操心这操心那的,只需要关心自己一个人、不会再被别人伤心了…………


   这样的结局,只要不学习就好了,只要不学习就......

  人的爱意确实是有限的,最先提出这个理论的哲学家可以瞑目了。


  我看着前方她开心的笑颜,心中酸涩不已:不是早就想好了,永不后悔吗,现在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太好了:妈妈终于下定决心甩掉了我这个拖油瓶、白眼狼、没良心、大骗子,过上了独享一人的快乐时光;妈妈终于遇到了她喜欢的、也喜欢她的人,虽然这个人有点老,但是她本来就喜欢大叔款的人;妈妈终于不用天天操心这操心那的,只需要关心自己一个人、不会再被别人伤心了…………


   这样的结局,只要不学习就好了,只要不学习就可以达成了,不会再有下次了,因为妈妈她已经放弃我了……


   

  



   “哎,小伙子,你咋在哭呀?”


一个声音突然从我后面传来,我迟钝地眨了眨眼,这才发现妈妈已经走远了,看不见了,她真的再也没有回头。


   我对着后边的阿婆勉强笑了笑:“没有啊,阿婆,我很高兴呢,今天天气可真好呀!”


  阿婆愣了愣,狐疑地看着我:“娃子,你有没有搞错哇?今天下暴雨呀?”


  “没搞错没搞错,我最喜欢下暴雨了!”我勉力维持着开朗的语气,可惜好像维持的不太好,阿婆的神色都不对劲了,匆匆告别后我还听见了她随着距离的拉长而逐渐变小的声音:“这娃子怕不是有神经病吧?看着都不对劲哇……”


  “我没骗人啊,”我抬起头,看着黯淡无光的天空喃喃自语 ,“真的,我最喜欢下暴雨了。”暴雨将一切都掩盖了,没人会知道我在哪,没人会关心我的生死存亡,他们只会将其定义为一个意外。

 

  今天的湖边景色甚好,因为下暴雨而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雾,衬得湖对岸的树木朦朦胧胧,原本幽深骇人的湖底都迷茫了起来,更添一分迷离。


  这个湖离我家很近,隔着岸也可以看见,来往这里的人也有很多,我非常喜欢这里,作为埋骨之地再好不过了。


  人类的爱意是由荷尔蒙决定的,而荷尔蒙分泌只会维持三个月,90天,之后的就不算是爱了。我和妈妈相处了十八年,就算她有再多的母爱,也早就散完了,只剩下了执念和责任。既然如此,只要把她的所有耐心都耗光了,自然就会选择抛下我了,毕竟我也长这么大了,也不算是抛弃了。


  我缓缓向湖中心走去。午夜真是再好不过的时间,没有人在外面逗留,作为开放式公园的这里也没有人会留守,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声音,就不会有人阻拦我。

 

  就是……有一点点的寂寞与害怕罢了。


  突然想起了太宰先生,我总算感受到了他为什么如此受人欢迎了,在自杀的时候,是真的会本能恐惧死亡的,要是这个时候有人陪着我一起殉情的话,我是真的会在这一刻爱上他的。


  我……有好好的过完这糟糕的一生哦?虽然我这烂泥一样的人没有什么好结果,但是啊,我入妈妈获得幸福了哦!虽然这个人不是我,但我早就知道了,我无法给她幸福,我只会给她带来伤害。


  啊啊,如果真的有伟大之人存在的话,请让我不要再回到人间了,让我一直沉睡下去吧……


  再见,人间,再也不见。



                                    2022年6月9日18:49于湖边

                                                          绝笔

诗平果

致敬生死


假如我收获不治之症,

时日不多,

在我稍稍提前的葬礼上,

我说点什么算得上致敬生死。


我所指的是,

我生命中的一段时光:

那时我的灵魂被肉身劫持,

一半死去。


我对亲朋好友说:

我死去的部分不值一提,

无我的部分依然活着,

我面对星空一如星空面对我。


2022-06-08



假如我收获不治之症,

时日不多,

在我稍稍提前的葬礼上,

我说点什么算得上致敬生死。


我所指的是,

我生命中的一段时光:

那时我的灵魂被肉身劫持,

一半死去。


我对亲朋好友说:

我死去的部分不值一提,

无我的部分依然活着,

我面对星空一如星空面对我。


2022-06-08


零纪.

寄往明天的回忆之诗

上世纪的挂钟不断嘀嗒

是谁的身影驱走惧怕

指尖传来饼和烧肉的香气

田字格上拼读几分喑哑


稚嫩的时光定格成一幅画

如若笑靥的紫玉兰的烟霞

她们能否再等一等

看看今年这么美的盛夏


也曾是惊艳四座的碧玉啊

若肯再眷顾这世间一眼

定会不忍于肆意蔓延的棘刺

如年华淹没洁净的沙


许诺看着我将星辰披露的花

偷偷躲进了黑白交叠的刹那

梦可否架构通往天际的桥

我只愿 能牵住她的手

将这故事继续写下


后记:

……

回家后得知姥姥脑出血昏迷三天了

连夜转了两次医院

医生说情况很不好

第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人的生命是多么虚幻无常

人与生俱...

上世纪的挂钟不断嘀嗒

是谁的身影驱走惧怕

指尖传来饼和烧肉的香气

田字格上拼读几分喑哑


稚嫩的时光定格成一幅画

如若笑靥的紫玉兰的烟霞

她们能否再等一等

看看今年这么美的盛夏


也曾是惊艳四座的碧玉啊

若肯再眷顾这世间一眼

定会不忍于肆意蔓延的棘刺

如年华淹没洁净的沙


许诺看着我将星辰披露的花

偷偷躲进了黑白交叠的刹那

梦可否架构通往天际的桥

我只愿 能牵住她的手

将这故事继续写下


后记:

……

回家后得知姥姥脑出血昏迷三天了

连夜转了两次医院

医生说情况很不好

第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人的生命是多么虚幻无常

人与生俱来的无力感是多么虚幻无常。

……

思绪有些乱 对不起

可能是我过于情绪化了


次瓜的文之前在学校写了 抽空会发出来



晨鱼

escape(逃逸)

我们向往远方

那被云端托起的彩虹

那溢满世界的朝阳,

尽管孤独将视野

冲刷只剩黑白

也仍会在高楼之上

纵目眺望

听微风满楼

骤雨模糊梦境边界

满地都是天空的碎片


然后 ,出逃吧

远离那怒放的猩红、

那浑浊的日光

生灵最终走向沉眠

在尘埃里大梦不起

在尘埃里开出繁花

漫天的枯叶飞舞

奏响蝶云的涅槃

在无法跨越的河畔

等一束曼珠沙华绽放


人话:我们被生死束缚,尽管向往诗与远方,但免不了凡俗,但既然都要一无所有的离开这个世界,又何必纠结二者之间的割裂?为什么不活得精彩、洒脱一点?

所以这里的出逃指的是忽略掉那些很哲学性的鸿沟,

个人见解,......

我们向往远方

那被云端托起的彩虹

那溢满世界的朝阳,

尽管孤独将视野

冲刷只剩黑白

也仍会在高楼之上

纵目眺望

听微风满楼

骤雨模糊梦境边界

满地都是天空的碎片


然后 ,出逃吧

远离那怒放的猩红、

那浑浊的日光

生灵最终走向沉眠

在尘埃里大梦不起

在尘埃里开出繁花

漫天的枯叶飞舞

奏响蝶云的涅槃

在无法跨越的河畔

等一束曼珠沙华绽放


人话:我们被生死束缚,尽管向往诗与远方,但免不了凡俗,但既然都要一无所有的离开这个世界,又何必纠结二者之间的割裂?为什么不活得精彩、洒脱一点?

所以这里的出逃指的是忽略掉那些很哲学性的鸿沟,

个人见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VeisenX 鸠兮/乱石
峰尖 我站在高耸裸露的天台上...

峰尖


我站在高耸裸露的天台上

生死只有一线之距

我的身体在颤抖

但没有抖落太多星火


因此我种下一簇簇火花

乏力地抱起群花簇拥的它

栽培在最高的山峰峰尖上


山顶上长满了稻草 缀着点绿色

我试着攥紧它

盼它生根


人们嘲笑、唾弃声称

它既固执又古怪

看待世界的眼光和别人不同


当然了

山顶的风景自然和地上有差异

三分之二的感受

都在用力的手掌中


峰尖

 

我站在高耸裸露的天台上

生死只有一线之距

我的身体在颤抖

但没有抖落太多星火

 

因此我种下一簇簇火花

乏力地抱起群花簇拥的它

栽培在最高的山峰峰尖上

 

山顶上长满了稻草 缀着点绿色

我试着攥紧它

盼它生根

 

人们嘲笑、唾弃声称

它既固执又古怪

看待世界的眼光和别人不同

 

当然了

山顶的风景自然和地上有差异

三分之二的感受

都在用力的手掌中

 


bjyx.dys

小短文

就在刚刚,我死了。

    我叫陈里,就在刚刚我死了。杀死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我的生活很幸福,但是我悲观,压力大,自卑。到底是什么导致我这样,我自己也不知道。像是那些压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一直在思考。父母给的?朋友?老师?都不是,好像是我自己。我的成绩中等,相貌也不是出众的那个,在生活中就是个"小透明"。

    我很羡慕那些大方从容开朗的女生,羡慕她们有勇气在舞台上发光发亮,而我却从来都是默默在角落鼓掌的那个。我也曾试过大胆,却无济于事,所以后来我...

就在刚刚,我死了。

    我叫陈里,就在刚刚我死了。杀死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我的生活很幸福,但是我悲观,压力大,自卑。到底是什么导致我这样,我自己也不知道。像是那些压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一直在思考。父母给的?朋友?老师?都不是,好像是我自己。我的成绩中等,相貌也不是出众的那个,在生活中就是个"小透明"。

    我很羡慕那些大方从容开朗的女生,羡慕她们有勇气在舞台上发光发亮,而我却从来都是默默在角落鼓掌的那个。我也曾试过大胆,却无济于事,所以后来我变得更沉默寡言。用"冷漠"来包装自己。渐渐的别人也越发的疏远我。他们说我目中无人,说我心理有问题,说我矫情…都是他们说,反正没人听我说。

    看着现在我死去的样子,终于不再眉头紧皱了。一副从容的样子,果然,死比活着轻松多了。

     日落的光正好撒在我的尸体上,使我的脸上泛点橙光。看着我的脸,似乎从来都没有那么放松过。这是第一次以第三人称的角度来看自己,啧,脸有点油。于是我拿起化妆包,自己给自己的尸体化妆。铺些粉底,上些眼影,再涂上腮红和口红。我的化妆技术也算好的了,起码比刚才看着有气色多了。这把自己抬上床,盖好被子,像是睡着了一样。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让阳光透进来。我长舒一口气这一刻,我所有的压力都随风飘去,多美好的下午啊……

    "陈里是吗?"一个半透明的小人拿着个本子翻看。"是""你的时间到了,该跟我走了。"

(第一次在网上发文,多多指教啊~🙏🙏)

诗平果

成熟的桃


我对你的爱不与任何人比,

与任何人比都是削弱。


初夏成熟的桃,

它的心形,迷人的香气与味道。


我只想说这枚果子本身,

它完美定义了这个夏天。


它从自然生长出来,

却将自身摆放在自然的生死之上。


响应这枚果子,

是我能够做的最好的事。


2022-05-09



我对你的爱不与任何人比,

与任何人比都是削弱。


初夏成熟的桃,

它的心形,迷人的香气与味道。


我只想说这枚果子本身,

它完美定义了这个夏天。


它从自然生长出来,

却将自身摆放在自然的生死之上。


响应这枚果子,

是我能够做的最好的事。


2022-05-09


西泽

锦绣轮回

锦绣轮回

 “便是那有情人也落了个天涯相零落……”从梦中惊醒,磁带已经播到了这最后的一句,安小姐和她的江才人以那把最初定情的金钗子坠落为结自此阴阳两隔。

  枯叶一片片从那老树上落下,似是毫无留恋,带锈的铁门被吹的吱嘎吱嘎响,江槐慈还带着睡意的眼睛半眯着,躺在躺椅上望天,这天啊凉了,一切都要迎来从头再来的时间了。

   “ 小姑娘家家的,天天听这个干什么?晦气的很!”听到这尖锐的声音,她连眼睛都没睁开,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猜都能猜到,那矮个子的阿婆定是拿她那涂着红指甲油的指甲,指着这铁门叫骂。...


锦绣轮回

 “便是那有情人也落了个天涯相零落……”从梦中惊醒,磁带已经播到了这最后的一句,安小姐和她的江才人以那把最初定情的金钗子坠落为结自此阴阳两隔。

  枯叶一片片从那老树上落下,似是毫无留恋,带锈的铁门被吹的吱嘎吱嘎响,江槐慈还带着睡意的眼睛半眯着,躺在躺椅上望天,这天啊凉了,一切都要迎来从头再来的时间了。

   “ 小姑娘家家的,天天听这个干什么?晦气的很!”听到这尖锐的声音,她连眼睛都没睁开,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猜都能猜到,那矮个子的阿婆定是拿她那涂着红指甲油的指甲,指着这铁门叫骂。

    “你小点儿声,小点儿声”略微有些驼背的大叔小心的捂住他老婆的嘴,阿婆猛的拍开他的手“嘿,还不让人说了,大白天的搁这放什么丧曲,就是因为她这晦气,才没人愿意租咱们的房子”她边骂边被大叔往后拽“别说了,别说了,人小姑娘也不容易,家里没什么人了,就靠着这门手艺过活,咱回家,咱回家好吧”他小声央求着,一面向后退,一面大声喊着“对不住啊,对不住,小江,你继续听,我把你安姨带回去了,没事儿,你继续听”一阵鸡飞狗跳,才传来旁边院落的关门声。

   这事儿太稀疏平常了,每时隔两三天就要发生一回,附近的居民都希望她搬走,即便今天不是这个阿姨,明天也会是那个阿姨,江槐慈毫无波澜,已经习以为常。最终她起身关掉了呲呲作响的播放机,走向了那幽暗的小房间。

周泪泪

天命-周泪泪原创短句56篇

.

人生无知己

锦衣玉食独饮孤与寂

.

人生无子息

天命之责了悟生与死

.

.

.

2022年5月3日

2022年5月12日

.

.

人生无知己

锦衣玉食独饮孤与寂

.

人生无子息

天命之责了悟生与死

.

.

.

2022年5月3日

2022年5月12日

.

N-LAW

关于和朋友谈论[遗体捐赠]

[图片]

我们谈论到一些琐碎但沉重的事情,他说他也想申请的,以前。我说,这个一定要谨慎。

我过得像个孤儿一样,我至少认为,如果有什么,我仍然能为需要的人派上用场,再好不过。如果我未来会有一位长期、真心的爱人,如果对方想我撤销的话,我一定会撤销的。

“身体真的很重要,那不仅是看似一片的黑灰,一个并不宽敞的灵位……逝者已去后,那点晦涩的伤心药粉,装在空荡的人造矩形心脏里:是我们唯一可以见到对方的灵魂形态的最后体现。人们哪怕可以把人们记在心中,严实、满含泪水和爱与恨的包裹,锁紧。”

“……可是,脆弱的我们,依然想要、需要。留下点什么可以看到,触摸的。”

我们谈论到一些琐碎但沉重的事情,他说他也想申请的,以前。我说,这个一定要谨慎。

我过得像个孤儿一样,我至少认为,如果有什么,我仍然能为需要的人派上用场,再好不过。如果我未来会有一位长期、真心的爱人,如果对方想我撤销的话,我一定会撤销的。

“身体真的很重要,那不仅是看似一片的黑灰,一个并不宽敞的灵位……逝者已去后,那点晦涩的伤心药粉,装在空荡的人造矩形心脏里:是我们唯一可以见到对方的灵魂形态的最后体现。人们哪怕可以把人们记在心中,严实、满含泪水和爱与恨的包裹,锁紧。”

“……可是,脆弱的我们,依然想要、需要。留下点什么可以看到,触摸的。”

PM贰靛伍

纪录片《蒙古草原天气晴》

表现的很平淡,观看的时候我单纯的客观的去看他们的故事。可是结束后,越是去想其中的内容细节,越是难过而无法自持。

还是感觉生死真的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事情。尚且说世事无常。我一度曾认为伟大的人,或者说活出自己的人早早的逝去,就仿佛有个神秘的规则在他们触碰到秘密的时候将他们扼杀。但其实这并不可能存在,只是纯粹的巧合。

所有的因素,巧合的结合,甚至这些因素包含着善意:饱含着善意去送马,天黑,冰雪。然后坠马的母亲,又恰巧生于这个国家,国家体制和家庭原因无法就医身亡。

就是为什么那么轻易就逝去呢。我仍旧是无法相信。我认为生命一直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就仿佛死亡...

纪录片《蒙古草原天气晴》

表现的很平淡,观看的时候我单纯的客观的去看他们的故事。可是结束后,越是去想其中的内容细节,越是难过而无法自持。

还是感觉生死真的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事情。尚且说世事无常。我一度曾认为伟大的人,或者说活出自己的人早早的逝去,就仿佛有个神秘的规则在他们触碰到秘密的时候将他们扼杀。但其实这并不可能存在,只是纯粹的巧合。

所有的因素,巧合的结合,甚至这些因素包含着善意:饱含着善意去送马,天黑,冰雪。然后坠马的母亲,又恰巧生于这个国家,国家体制和家庭原因无法就医身亡。

就是为什么那么轻易就逝去呢。我仍旧是无法相信。我认为生命一直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就仿佛死亡都应该是慎重考虑过的模样。

我没有办法接受。

当我细细的去回想他们都这一切的时候,我就觉得极致的痛苦。

活着是幸福也是痛苦。逝去失去了幸福也摒弃了痛苦。不论是怎么样都不会两全。

作为希望的本身,也可能是灾难的来源。

不论怎么样,我都看不开。

我同类的对比到我身上,父母,外婆外公,我弟,我哥。

死亡真是飘渺又轻易的事情,揭开我长久的潜意识刻意忽略的东西。谁都无法确定在下一刻是否还存在明天。

我应该满足了,我也确实满足,目前一切尚好。

对灯情

半岛铁盒

《半岛铁盒》(谢谢杰伦我的灵感source)


男主从男朋友升级为老公不满一年,在一场车祸中失去意识,司机在关键时刻向右打满了方向盘是由于求生的本能无可指摘,但也导致坐在副驾的男主头部直接撞碎车窗,巨大的冲击力造成了严重的脑损伤,市里最好的医生团队全力抢救48小时后,女主得到的只有一份呈杂乱波形的脑电波图和植物人诊断报告。


司机对一切供认不讳,在接最后一单之前的晚餐和朋友吹牛喝了点小酒,心正飘忽,车也越开越快,岔马路那一块的路灯正在报修中,突然冲出一辆赶着去投胎的麻木车,他把方向盘拧到最右,却也无济于事。麻木车撞上来之后飞了出去,的士则撞上了右边的停靠的大卡车,撞上瞬间导...

《半岛铁盒》(谢谢杰伦我的灵感source)


男主从男朋友升级为老公不满一年,在一场车祸中失去意识,司机在关键时刻向右打满了方向盘是由于求生的本能无可指摘,但也导致坐在副驾的男主头部直接撞碎车窗,巨大的冲击力造成了严重的脑损伤,市里最好的医生团队全力抢救48小时后,女主得到的只有一份呈杂乱波形的脑电波图和植物人诊断报告。

 

司机对一切供认不讳,在接最后一单之前的晚餐和朋友吹牛喝了点小酒,心正飘忽,车也越开越快,岔马路那一块的路灯正在报修中,突然冲出一辆赶着去投胎的麻木车,他把方向盘拧到最右,却也无济于事。麻木车撞上来之后飞了出去,的士则撞上了右边的停靠的大卡车,撞上瞬间导致整个车翻了,司机被气囊保护避免了重伤,而男主则因为右侧的撞击当场昏迷。

 

整个车祸,危机生命的只有男主。那天他刚刚加完班,老婆在他下班前还和他说家里熬了绿豆汤,冰在冰箱里,回家了拿出来就能喝。

 

男主的意识早已脱离了身体,他看着拿着生死簿的黑白无常,不是很愿意走。

 

废话,他老婆正坐在他病床前哭呢。他们从高中毕业在一起到现在,八年了,他还没见过她哭成这样。要是靠着我的肩膀,肯定会打湿到前胸吧,他想。

 

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一只阿飘,他摸她眼皮的时候穿过去了。

 

黑白无常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愿意配合的死人,于是习以为常地拿出暴力手段,引出男主印堂中的黑气,让黑气驾着男主直接到了鬼门关。

 

踏上黄泉路的第一脚踩都没踩实,男主整个人还很懵,四处张望,路的尽头是一座桥,架在一条乌漆麻黑的河上,桥上站着个老婆婆。

 

倒是没有恐怖故事里那么吓人。

 

走上桥口,老婆婆拦住男主,说,要过这桥,先得喝这孟婆汤才行,否则就堕入畜生道,来世不得为人。

 

男主现在一闭上眼就眼前就浮现他老婆坐病床前哭的样子,没有声音,但是哭一下要呼吸好多个起伏。

 

他说,我还有放不下的人,你让我回去吧。

 

孟婆说我见过多少放不下的人,生死有命,你违抗不得!上一对这样抵抗的,下辈子做了一对蝴蝶,倒是双宿双飞,可你只有一个人也要入畜生道不成?

 

见男主坚决不从,孟婆气急,直接将那碗里的褐色液体引出,灌到男主耳朵里,毕竟人有七窍,一窍不成换一窍嘛。

 

可谁知孟婆汤靠近男主的一瞬间,像碰到屏障一样立刻被弹了回来,洒在了桥上。孟婆这才注意到男主左腕上的红线闪闪发光,她定睛一看,红线竟是将断未断!与红尘还有牵扯之人是不能入冥府的。

 

孟婆叹道,定是你那牵挂之人也一样不肯放弃你,两厢的情愿牵成这红线。罢了罢了,我老婆婆也是1700年来再一次看到这种状况,放你走吧,这桥下就是忘川河,活着的人都只以为这忘川之水喝了便能忘记前尘往事,可不知这忘川之底埋藏的就是每个轮回之人的记忆残片,你们要忘的,忘川都替你们记着呢。

 

我老太婆几千年来就是靠看你们的故事消磨时光解解寂寞,这凄冷的忘川,哪怕阎王许诺天好的条件,没有这些我可不愿意呆的!

 

说罢,孟婆指了那漆黑的河,问眼前的青年,你可愿意一跳?若是命不该绝,便能进入碎片回到人世,若是倒霉,只能被忘川吞食,永世不得轮回。

 

男主眼前再一次浮现了妻子弓起的背,弯下的脖子,低着的头,和那滴到地板上散开积了一掬的眼泪。他又想起不久前,和她说好开始备孕,希望年底家里喜添一枚新成员。

 

他走到桥边,回头看了眼孟婆,说了声谢谢,便俯下身跳进了忘川。

 

孟婆便瞧见眼前这年轻人被忘川的浪淹没,红线忽闪忽闪的。

 

男主入了忘川河之后,被不断涌来的浪压到了河底,也许是红线庇护,他并没有被忘川吞噬。他循着微弱的光亮找到了光源,直觉告诉他眼前发光的碎片就是孟婆所说的记忆碎片,握住的瞬间,他被吸入了碎片中。

 

再次醒来,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房间里乔丹的海报和路飞的手办告诉他这是他上大学之前的房间。正疑惑着,床头的手机响起,特别定制的铃声明示来电的是一位特别的人。

 

我已经到了学校门口的奶茶店啦,你约的我怎么比我来得还晚?电话里清脆的女声掩盖不住的高兴感染了他,他快忘了这声音在不久前因为的极度悲伤是怎样的哽咽。

 

他想起来了,这一天是2014年6月25号,上午高考出分后,得知他和班长(也就是他七年后的老婆)都能稳上X大,他决定向这个他喜欢了三年的人表白。

 

难怪记忆碎片那么亮呢,他心想,这是他除了她答应他的求婚之外最开心的一天。

 

由于和原本灵魂融合得太好,男主完全投入进了这个世界。他和生前一样,和她恋爱了,步入大学,选了不同的专业但依旧形影不离了四年,老婆读研出国,他也和以前一样等了她两年,两人工作一年后,他们结婚了。

 

只要我和上次做一样的选择,走一样的路,避过那个司机,就可以假装没有人在等我,就可以让那些病床前的泪水蒸发到空气不复存在,他欺骗着自己。

 

这一次,他们如愿地生了小孩,一个活泼强壮的女孩子,他喊她团宝,团圆的团。

 

这个世界太幸福了,没有生离死别,没有撕心裂肺,幸福到他快忘了生前的事了,他只记得不要打的士,讨厌医院和老婆的眼泪,像烙印在了灵魂上。

 

可是谁在等他啊?他忘了。

 

等他安稳走完这一辈子的时候,回到孟婆桥,他发现那个桥上老婆婆语重心长地看着他,好像他们以前见过一样。见鬼,谁要认识孟婆啊。

 

孟婆问他,这一次可圆满了?

 

他莫名其妙,孟婆却只是摇了摇头,唤出忘川底下一片发光碎片给他看,碎片放大成前尘镜,里面映出一个老人,拄着拐杖走到一个墓碑前,墓碑上的照片正是不到三十岁的自己。老人熟练地捧上一束花,放在碑上之后,靠在碑旁,睡着了,脚边是一个铁盒子,斑驳的印花依稀可以辨认出“半岛铁盒”四个字。

 

老人睡去了再也没有醒来。他的胸前涌上一股剧痛,奇怪的是,好像几十年前也体验过一样,在看到那个人的眼泪却无能为力的时候。

 

那一瞬间,他全部想起来了,他想起他原本只是想抹去一个人的眼泪,他想起他原本只是想叫她不要再为自己痛。

 

无尽的后悔和羞耻淹没了他,他知道他为了平行世界的安稳和快乐放她一个人在另一个空间孤独地思念了一辈子。

 

二十多年前这个老婆婆就来啦,我记得她,她手上戴着和你一对儿的戒指。孟婆告诉男主。

 

他再也抑制不住痛苦了,他大哭起来,跪在桥上,咬住手掌,没有出声。

 

他又一次入了忘川。忘川对这个老熟人留了情面,没有为难他,他四处游动,想要找到那个他刚出车祸的记忆碎片,可是记忆碎片并不会标识,他只能一次次尝试,他害怕再一次沉湎在平行世界,进入碎片之时给自己下了心理暗示:如果没有找到她,就立即死亡。

 

为了避免被平行世界影响,他在进入的每一个碎片里都做了同一件事,在那个拥有他们学生时代全部共同回忆的半岛铁盒里留了一张不可以活过26岁的纸条。26岁那年正是他出车祸的那年。

 

一次次自杀和离别都需要他不断割舍眼前的快乐,几乎耗尽他所有的心力。

 

在他快要放弃者无望的寻找之际,第九十九次进入碎片后,他睁眼看到了白色的病房和眼前的还在哭的妻子,他心想,终于找到你了。

 

爱人的苏醒让女主一瞬间都忘了还在哭,张着嘴任眼泪流到了嘴巴里。直到病床上的人想要抬起胳膊摸她的脸她才反应过来要喊医生。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奇迹。可只有男主知道,他手上的红线和他灵魂的归属度因为一次次进入记忆碎片已经大幅削减了,他的意识不到一周还是会脱离这具身体。

 

他笑了笑,用太久没有动而僵硬的手抚上她的脖子,他说,囡囡不哭。

 

之后的几天里他说到了半岛铁盒,他和她忆起在高中门口文具店一起买下这个盒子,把传来传去的小纸条和大头贴收进去,写满了对方名字的笔记本,打了二十七次底稿的情书,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她,她可爱的酒窝和高高的马尾,他和她说高考放榜后那个下午他因为太紧张在家里换了八次衣服才出门,还有还有,在公交车上共用的一副耳机里周杰伦的声音。

 

他渐渐哭了,他说,好舍不得你啊,囡囡,我要走了,你别怕,可以哭但不要哭太久,可以想但不要想一辈子,他断断续续地接着,虽然想要你一直记得我,但还是忘记比较好。

 

他搂紧了怀里的妻子,不敢看她满是泪水的脸,他这一次终于感受到了泪水浸湿前襟,他拍了拍她的脑袋,说,我们囡囡难道是水做的吗。

 

他收住自己的眼泪,按出她可爱的酒窝,囡囡的酒窝是用来笑的。

 

捂住她的耳朵,他最后还是不甘心地低喃,不要彻底忘记我,不要丢掉半岛铁盒。最后陷入彻底的沉睡,心电图平成一条线,滴滴地叫,女孩子压抑地哭。

 

“沉在盒子里的是

你给我的快乐

我很想记得可是我记不得”

——《半岛铁盒》周杰伦

 

马丁老师谈学商(学业规划)
中国人有多双标,你根本没有察觉吗?
中国人有多双标,你根本没有察觉吗?
东临碣石

关于虚无的又一次遐想

昨天睡午觉的时候陷入了最近较少的对死亡的恐惧与思考。

扑通一声淹没在了虚无主义的小水潭

之前也曾思考过即便如宇宙般“永恒”,若是无意识的,也似乎毫无意义

无非就是另一场“永恒”的沉寂

所以我已经明确恐惧的点不是“死亡”而是“永恒的无意识”

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要随机的给予人类这种“自我意识”?

当然,从现有的生物学角度来说,这是一种电流的协作,是一种基因的诡计

但它们终究堆叠出了“意识”

让人可以思考,思考一堆有的没的,思考完以后也解决不了很多问题

很多人会拿死亡是最终的公平来做自我宽慰

话是没错

若是死亡都可以被人类解决,上位者将永生,下位者将彻底沦为牛马

当然也不排...

昨天睡午觉的时候陷入了最近较少的对死亡的恐惧与思考。

扑通一声淹没在了虚无主义的小水潭

之前也曾思考过即便如宇宙般“永恒”,若是无意识的,也似乎毫无意义

无非就是另一场“永恒”的沉寂

所以我已经明确恐惧的点不是“死亡”而是“永恒的无意识”

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要随机的给予人类这种“自我意识”?

当然,从现有的生物学角度来说,这是一种电流的协作,是一种基因的诡计

但它们终究堆叠出了“意识”

让人可以思考,思考一堆有的没的,思考完以后也解决不了很多问题

很多人会拿死亡是最终的公平来做自我宽慰

话是没错

若是死亡都可以被人类解决,上位者将永生,下位者将彻底沦为牛马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上位者觉得实在无聊,最终选择了自杀

但这个似乎又不是我想讨论的内容

我很明确我想要的只是一种意识的保存

所以我全然不在乎存留形式

哪怕能做一个缸中之脑对我来说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但很遗憾,恐怕还远远不足以达到这样的科技水平

我依旧要面对永恒的无意识

这种宇宙所给予的随机馈赠

没有原因,只是随机

在永恒沉寂的那头忽然抛给你,你获得短暂的人生,随后又陷入永恒的沉寂

所以说这场短暂的人生又哪里会有什么意义呢

就仿佛只是一个感应器

打开开关来接受各种外界信号,随后被永恒关闭

但终归想感受更多的舒适,更多的快乐,更长的时间

大约没有人想感受无穷的悲哀,无尽的欺凌,无止的荒诞吧

但我想也会有人想感受杀戮、悲鸣与无序

这又是另外的话题了

所以每次思考最终,既然无法解决终极的恐惧

这种感应器还工作的过程中所接受的各类信号,似乎又显得无比渺小

悲观到极致就是一种乐观

虚无到尽头又是一种务实

希望意识到最终也可以成为一种循环

但也不太可能吧,毕竟谁又能记得“以前”的事呢。

既然没有来路,必然没有归途

这一点我并不怀疑





糯米教主
“衰老和死亡就像玫瑰一样随处可...

“衰老和死亡就像玫瑰一样随处可见。”

——《你的距离》

“衰老和死亡就像玫瑰一样随处可见。”

——《你的距离》

悦亦

活着能怎样,能活吗?


她坐在天台上。


这一生……怎么过的呢?


相貌不出色。成绩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没打过架。没混过社会。父母没出过事,对她也很好。没遭受过校园欺凌。也没接到过几个诈骗电话。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画画。没有特长。


明明是这样平凡而幸福的一生,可偏偏给了她一个不甘平凡的脑子。


她会想活着的意义,会探索宇宙奥秘,会莫名喜欢天文,会觉得一切都是假的,会整天整天的飘在不现实中,会忘记昨天的事,会在充满希望的生活中找不到一点希望。


昨天中午吃的什么呢……记不得了。

教的新单词是什么呢……记不得了。

上次月考考的怎么样呢……记不得了...


活着能怎样,能活吗?




她坐在天台上。


这一生……怎么过的呢?


相貌不出色。成绩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没打过架。没混过社会。父母没出过事,对她也很好。没遭受过校园欺凌。也没接到过几个诈骗电话。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画画。没有特长。


明明是这样平凡而幸福的一生,可偏偏给了她一个不甘平凡的脑子。


她会想活着的意义,会探索宇宙奥秘,会莫名喜欢天文,会觉得一切都是假的,会整天整天的飘在不现实中,会忘记昨天的事,会在充满希望的生活中找不到一点希望。


昨天中午吃的什么呢……记不得了。

教的新单词是什么呢……记不得了。

上次月考考的怎么样呢……记不得了。

有多久没去医院了呢……记不得了。

好像有过开心的事吧……记不得了。

我是谁来着……记不得了。

……


可惜,明明都记不得了,她却无时无刻不曾忘记曾经似乎有个阳光、开朗、自信、活泼、聪明、乐观、记忆力很好、对世界充满善意的小女孩。


为什么呢……为什么偏偏选中我?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想这么多?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懂我?

为什么妈妈要生下我?

为什么世界只剩下我?

为什么要记得曾经?

为什么要相遇?

为什么这样想?

为什么有我?

为什么孤独?

为什么活着?


为什么活着?


面对这个她思考了无数遍的问题,她找不出任何答案。只有一道声音在她心中肆虐


“怎么还不去死?怎么还不死?去死啊。”


她扛了很久。


直到终于扛不住了。


在无数个只有星华与她作伴的夜晚,她在小小房间里想明白了很多。


只是有一点,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想的这么深,为什么只有她一个陷在这泥沼里?


她不懂。


既然无法与这世界和解,那就与自己和解吧。


和解的方式很多,可她只认最极端的那种,也许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摆脱一切,真正与自己和解吧。


她的三观很乱很乱。


乱到无人理解,无人触及。




她不怕死。反正早死晚死早晚要死。况且,你怎么知道死后的世界呢?也许死后才是真正的“生”呢?


她信奉自己的歪理,即使她也觉得荒诞。


唯一放不下的是一部没更完的漫画,那漫画她很喜欢,她还没看到两个主角在一起。


算了算了,注定是有缘无分了。下个世界应该还能再看到他们吧?也许我就是他们。


想到这儿,她突然释怀了。


身体前倾,张开双臂,挂着一抹笑,只是眼角不自觉微微泛泪。


她终于完成了她的最后一个目标。达成了她所认知世界里最极致的浪漫。


结束了。









失重——


迟迟没有触到地面,她迟疑的睁开眼,却看见一切都在褪色。


很快很快,掉入一片黑暗。


视觉被剥夺。她甚至摸不到自己。


这就是死?


她轻笑一声,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可以笑的部位,意识和肉体终于是分离了。


一瞬间。她眼前闪过一片白光。许是灵魂被释放,许多不存在的记忆向她涌来,奇怪的是,她非常自然的接受了这些外来信息,好像它们本就属于她。




“我靠,不愧是学霸,玩游戏也比我们这些玩得好!”


“我去……半个小时就通关了…太秀了吧也……”


“我最高记录也只是没出bug”


“……怎么我不是被车撞就是生各种病啊?怎么次次都有bug?早知道我一出生就去‘自杀’啊。”


她缓缓睁开眼,没待适应光线,耳边就喧闹不断。


她摘下眼镜,周遭都清晰起来。面前显示屏打着几个字


“恭喜你,成功通关!”


“用时29分47秒”


她抬眸,没看见一个人,但耳边依旧吵闹。她应了声“呵。”便退出了聊天。想了一阵,又重新接了上去。


“各位,你们不觉得……这个游戏太真了吗?”


“还好吧。游戏而已,不用想这么多~”


“有点。能不能告诉我速通秘籍啊!”


……


她不再搭理。


只是突然有些害怕。


孤独感潮水般袭来。




死了又怎样?能死吗?




————————————

胡思乱想吧。。。。。。

不过真的,我坚信我掉进了循环,所有都是假的。

7228018

七日之下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第二章


吴染的第一反应便是有人落水了,随即脱下外套钻入水中,向那人游去,清晨的海水冰冷得刺骨,没有热身的吴染,还没游上多远就已经开始禁不住的颤抖起来,他脑中的医学知识不断的提醒他要尽快回去,否则会因为抽筋沉入海底,又或者因为低温而休克。可当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失去反应往下沉时,他还是鼓足勇气往前冲刺将他拉了上来。

一个人的力量,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吴染拼命的往回游,明明近在眼前的岸却死活到不了

“糟糕,真的撑不下去了….”吴染眼前一黑,靠着潜意识他奋力将那人往前一推。而他永远的躺在了那片起腰高的海水里。

太阳慢慢升到天空正中,海浪一层层的卷着雪白的花往岸上拍去...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第二章


吴染的第一反应便是有人落水了,随即脱下外套钻入水中,向那人游去,清晨的海水冰冷得刺骨,没有热身的吴染,还没游上多远就已经开始禁不住的颤抖起来,他脑中的医学知识不断的提醒他要尽快回去,否则会因为抽筋沉入海底,又或者因为低温而休克。可当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失去反应往下沉时,他还是鼓足勇气往前冲刺将他拉了上来。

一个人的力量,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吴染拼命的往回游,明明近在眼前的岸却死活到不了

“糟糕,真的撑不下去了….”吴染眼前一黑,靠着潜意识他奋力将那人往前一推。而他永远的躺在了那片起腰高的海水里。

太阳慢慢升到天空正中,海浪一层层的卷着雪白的花往岸上拍去,连带着那人和吴染的尸体一起拍上了沙滩…..

路过的行人报了警,当法医来到现场时,对两具遗体进行了勘测“一号尸体女尸,死亡时间超过两日尸体溃烂发白,有明显被啃噬痕迹,二号男尸,死亡时间较近机体未完全僵硬……

或许是真的如同脑科学研究所说人死后听觉是最后失去功能的,可是对于吴染却是巨大的打击,用生命作为代价去营救的,却是一具尸体,一具死亡已久的尸体!

吴染又想到自己的父母,女朋友,美好的未来…..悲愤席卷了他的全部思绪,懊悔充斥了他的全部情绪“为了一个尸体,我丢了性命,失去了未来!”怒火燃烧着他最后的理智,眼泪顺着他的脸颊倾泻而下,他呆呆的飘在原地,任由情绪将他自己浸泡在“硫酸”里侵蚀,无法呼吸,以至于他感到无比的后悔,对自己的善良感到不值,认为自己的善良是无比的愚蠢,自己当初就应该成为“不立危墙”之人,成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那一位,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学别人见义勇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深深的悔恨,也许是因为情绪笼罩,他并未发现,自己之前那洁白的灵体,此刻光芒竟然变得暗淡了些,也从脚底涌现起一丝的黑色…..

7228018

七日之下

死亡是,你加上这个世界再减去你


第一章


“叮铃铃…叮铃铃….”

远处桌上的手机铃声闹得很急,躺在床上的吴染被吵得脑瓜嗡嗡作响,终于无可奈何刚准备起身,却看见一个白大褂接起了那通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第四人民医院….”

刚准备再次困会儿的吴染刚刚翻过身就觉得头撞了一下,冰冷的金属贴在额头让他瞬时一个激灵,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又躲到太平间睡觉了。

“唉,好不容易中午下来摸个鱼,睡个午觉,被电话给吵醒了,真晦气,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可怜人要被领走了”

这般想着吴染走向远处那个白大褂,准备打杯水喝,却看那位同僚在案台上的登记表写着“卫理医学院取走大体老师:吴染”!!!

瞬时吴染大脑...

死亡是,你加上这个世界再减去你


第一章


“叮铃铃…叮铃铃….”

远处桌上的手机铃声闹得很急,躺在床上的吴染被吵得脑瓜嗡嗡作响,终于无可奈何刚准备起身,却看见一个白大褂接起了那通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第四人民医院….”

刚准备再次困会儿的吴染刚刚翻过身就觉得头撞了一下,冰冷的金属贴在额头让他瞬时一个激灵,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又躲到太平间睡觉了。

“唉,好不容易中午下来摸个鱼,睡个午觉,被电话给吵醒了,真晦气,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可怜人要被领走了”

这般想着吴染走向远处那个白大褂,准备打杯水喝,却看那位同僚在案台上的登记表写着“卫理医学院取走大体老师:吴染”!!!

瞬时吴染大脑一片空白,才突然察觉到今日的太平间里未感觉到往日的凉意,才发现那位陌生的白大褂不是往日见过的人,才发现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才发现自己的躯体是泛着微白光芒的透明!!!

“我…怎么就死了?!!”

吴染的心理受到了剧烈的冲击,脑子里一片空白,怀疑自己是否是在做梦,可是回头望向那被一步步处理,取出的“自己”时,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

吴染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那一步步被处理的“自己”躯体浮肿,身体无明显外伤,脑海里慢慢浮现出生前的那场事故….

那日清晨,实习期最后一天,吴染满心欢喜的骑着自己的电瓶车,顺着沿海公路前往医院,海风拂面,空气里弥漫咸咸的味道,日出染红了整片海岸线,手里的冰汽水,一个完美的夏日,吴染今天过后终于可以成为自己心心向往的医生了…..

赤红色海面,在微风的轻拂下波光粼粼,转正的激动让吴染早早出门,来到这片自己最喜欢的海岸边,吃着在楼下711买的廉价三明治,橘子味的冰镇汽水将整个夏日的氛围烘托到极致。吴染眼里的光好像穿过海面的薄雾将日出的太阳点燃,又好像他的眼睛被太阳给点燃,望着望着他却看见远处海面翻腾起来一朵朵四溅的水花,以及上下扑腾的人头。

潮生

活来死去


活成一条河流

尝不尽的愁

作不够的秀

喝不完的酒


活成一只野狗

大块吃肉

大步奔走

大胆袒露


活成一个沙漏

一点点参透

一步步自囚

一寸寸荒谬


活着就是悲剧

我死来又死去


活成一条河流

尝不尽的愁

作不够的秀

喝不完的酒


活成一只野狗

大块吃肉

大步奔走

大胆袒露


活成一个沙漏

一点点参透

一步步自囚

一寸寸荒谬


活着就是悲剧

我死来又死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