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死线

19311浏览    380参与
AKA南天门守墓人

用那一句经典永流传的话来形容我剪的视频就是“这他妈剪的是什么东西”

剪的粗糙 感谢观看

演员张译 实至名归


已经改了四版…将近十二三个小时

没有这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是真的

用那一句经典永流传的话来形容我剪的视频就是“这他妈剪的是什么东西”

剪的粗糙 感谢观看

演员张译 实至名归



已经改了四版…将近十二三个小时

没有这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是真的

海绵宝宝的羊羔毛外套

【龙何】一些蜜恋期的小动物

打龙乌鸦tag是因为我怕和团座搞混……


“龙乌鸦。”何莫修扯扯龙文章的军服,憋足气音叫他。

“咿呀,你扮鬼呐!?”龙文章扣上脖子上最后一颗纽扣,拍拍钻在被子里装鬼的何莫修。“龙乌鸦……”何莫修又叫了一声,拖长了调子,后面什么也不跟。“我都说了不要叫我乌鸦!”龙文章要发飙,何莫修软软冒出一句:“我有点难受。”

龙文章一下凑过来问他哪儿难受,何莫修委屈巴巴地戳戳小腹,一声不吭。龙文章煞时脸上起了一阵火烧云,顿顿拉过被子,盖在何莫修肚子上伸手去揉弄。

“疼你了啊……你也不跟我讲。”何莫修撇嘴,抚上龙文章的手:“我在美国的时候,老师跟我说这样会怀……孕。我以为可以呢……”龙文章咋了咋舌,团......

打龙乌鸦tag是因为我怕和团座搞混……


“龙乌鸦。”何莫修扯扯龙文章的军服,憋足气音叫他。

“咿呀,你扮鬼呐!?”龙文章扣上脖子上最后一颗纽扣,拍拍钻在被子里装鬼的何莫修。“龙乌鸦……”何莫修又叫了一声,拖长了调子,后面什么也不跟。“我都说了不要叫我乌鸦!”龙文章要发飙,何莫修软软冒出一句:“我有点难受。”

龙文章一下凑过来问他哪儿难受,何莫修委屈巴巴地戳戳小腹,一声不吭。龙文章煞时脸上起了一阵火烧云,顿顿拉过被子,盖在何莫修肚子上伸手去揉弄。

“疼你了啊……你也不跟我讲。”何莫修撇嘴,抚上龙文章的手:“我在美国的时候,老师跟我说这样会怀……孕。我以为可以呢……”龙文章咋了咋舌,团着何莫修的头发道:“你果然蠢。”“我不蠢!”何莫修反驳,却被龙文章的湿吻堵住舌根。

“试试吧。”何莫修莫名其妙得看着他,一声“what”没说出口,龙文章就捞过怀里的人,一同钻进被子里,“要一个孩子。”

大长老说电影
女学生荒岛游玩,遇到变态三兄弟,竟被强行拉去洞房
女学生荒岛游玩,遇到变态三兄弟,竟被强行拉去洞房
大长老说电影
女学生荒岛游玩,遇到变态三兄弟,竟被强行拉去洞房
女学生荒岛游玩,遇到变态三兄弟,竟被强行拉去洞房
大长老说电影
女学生荒岛游玩,遇到变态三兄弟,竟被强行拉去洞房
女学生荒岛游玩,遇到变态三兄弟,竟被强行拉去洞房
AKA南天门守墓人

小何是宝贝,是天使。

小何也是孤独的。

小何是宝贝,是天使。

小何也是孤独的。

西皮逆流成河

双龙哲袁互穿 第三章

接稿by P头士


要想从浩瀚的史料中查证,存在如当时战火纷飞的华夏大地上飘浮尘埃的两个龙文章,注定是一场持久战,更别提齐桓还要操劳A大队的日常训练事宜。也多得他逢人就绘声绘色地描述袁朗和吴哲伤得有多重(“得不受打扰地好生修养才行呀!”齐桓表示。)并且,他还贴心地咬重了“不受打扰”的发音,所有听了这番说法的人自然就不自觉地联想到这些年隐隐约约听说过的传闻,皆露出恍然大悟、“我早就知道”等神情,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这么一来,既尽可能地减少了死啦死啦和龙乌鸦与其他人的接触、降低了暴露的危险,又确实给两人提供了充足的叙旧时光。

经过几天的休养,两人身上的伤口基本都结了痂,总算是得到...

接稿by P头士


要想从浩瀚的史料中查证,存在如当时战火纷飞的华夏大地上飘浮尘埃的两个龙文章,注定是一场持久战,更别提齐桓还要操劳A大队的日常训练事宜。也多得他逢人就绘声绘色地描述袁朗和吴哲伤得有多重(“得不受打扰地好生修养才行呀!”齐桓表示。)并且,他还贴心地咬重了“不受打扰”的发音,所有听了这番说法的人自然就不自觉地联想到这些年隐隐约约听说过的传闻,皆露出恍然大悟、“我早就知道”等神情,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这么一来,既尽可能地减少了死啦死啦和龙乌鸦与其他人的接触、降低了暴露的危险,又确实给两人提供了充足的叙旧时光。

经过几天的休养,两人身上的伤口基本都结了痂,总算是得到了主治医生的恩准——可以洗澡,虽然头两天只能用湿毛巾擦拭身体。但对于永远不知道死亡和明天哪个先来的死啦死啦和龙乌鸦而言,这已经是奢华的享受。

“你们真的不需要护士帮忙?”巡房的医生再三和死啦死啦确认。

龙乌鸦赧然一笑:“这多难为情……”

医生头也不抬:“我们也有男护士的。”

“医生,我现在真没什么事了,”死啦死啦这时候搭腔了,“不过他就不行了……”

龙乌鸦笑眯眯地把巴掌盖在那张贱兮兮的脸上,侧身让出一条道:“医生,您慢走。”

“你刚刚干嘛呢?”把医生送出病房,龙乌鸦不满地嘟囔,扭头便看见死啦死啦已经挎着盆、提溜着毛巾推开了淋浴间的门。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分明是你的伤更重。”龙乌鸦说着逼近死啦死啦,收着劲往他腰上捶了一把。

死啦死啦配合着龇牙咧嘴:“我现在可是老A队长,这说出去脸上挂不住啊。你这么关心我这个伤员……”他话锋一转,把盆和毛巾都塞给龙乌鸦,“要不,你给我搓搓呗?”

“怕被你身上的灰呛死,”龙乌鸦爽快地接过工具,闪进淋浴间,“我给自己搓。”

死啦死啦摸摸鼻子,看着被掩上的门,思来想去拉来一张板凳在门口坐下。

龙乌鸦进去之后就没了动静,死啦死啦等了会,嚷嚷起来:“你是不是不会用那些玩意啊?”

话音刚落,里面传出来流水声,嵌在门上的毛玻璃被蒙上了一层水汽。从门缝里钻出来的热气熏得很,死啦死啦把位置挪远了点,思绪却随着一团团雾气飘回在沽宁守备团的那些时日。

当兵的冲澡都是拉够一拨人就上的,十来个军人在狭窄昏暗的澡堂子里坦诚相见的侃大山似乎是联络战友情、拉近关系的绝佳方式之一。但纵使平日里两人再怎么勾肩搭背的,死啦死啦都无法做到靠近赤条条的龙乌鸦。守备团骄傲的上尉副官生得人高腿长,许是因为他在澡堂里的身影显得像个地府来的讨债恶鬼,在沽宁的几年光阴里,死啦死啦都是如此安慰自己的。后来,他到西南捡了川军团,即便一丝不挂的迷龙站在眼前,死啦死啦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地上手把人摁到大锅里洗白白,大约在那时候,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对龙乌鸦的裸体如此介怀。

而这种情绪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淋浴间的门打开了,龙乌鸦探出头:“你怎么还不进来?”

死啦死啦一愣:“你不是要给自己搓吗?”

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愤怒地摇晃起来:“今天心情好,就想伺候你了,爱来不来吧!”

话已至此,死啦死啦见龙乌鸦不给半分拒绝的余地,便挂上那副嬉皮笑脸的神色故作轻松地推门而入,旋即就和赤着上半身的龙乌鸦撞个满怀。

“哎呦喂,我还是自给自足吧!”

还没迈出一步的死啦死啦就被捞了回来。

龙乌鸦不由分说地把人按在身边:“你还不好意思了?”

“我这,你说我这,”死啦死啦徒劳无功地和那只有力的臂膀对抗,“我这不是怕你打击报复吗?”


TBC

西皮逆流成河

双龙哲袁互穿 第一章

白情发个稿~主CP龙乌鸦X死啦死啦,副CP哲袁

希望明年白情之前能完结吧……


接稿by P头士

边境的夜晚大多是寂静的,在丛林的掩护下,那些游走于黑色地带的活动,往往只有清冷的月光作为见证者。今夜,子弹划破长空的声音不绝于耳,告示着这片土地难以入眠。

老A们被袁朗分成两个小队追击一伙逃窜的毒贩。这次的目标已经被盯了很长一段时间,即便老A们在这里蹲点了好几天,要抓捕那群对地形了如指掌的犯罪团伙也不是一件易事。夜视镜虽然能够帮助他们获得一部分“视力”,但笼罩的夜幕依旧极大地提高了任务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短暂的多次交火之后,意识到队员们的体力已经被无用的行动消耗了不少,袁朗示...

白情发个稿~主CP龙乌鸦X死啦死啦,副CP哲袁

希望明年白情之前能完结吧……


接稿by P头士

边境的夜晚大多是寂静的,在丛林的掩护下,那些游走于黑色地带的活动,往往只有清冷的月光作为见证者。今夜,子弹划破长空的声音不绝于耳,告示着这片土地难以入眠。

老A们被袁朗分成两个小队追击一伙逃窜的毒贩。这次的目标已经被盯了很长一段时间,即便老A们在这里蹲点了好几天,要抓捕那群对地形了如指掌的犯罪团伙也不是一件易事。夜视镜虽然能够帮助他们获得一部分“视力”,但笼罩的夜幕依旧极大地提高了任务的难度和不确定性。

短暂的多次交火之后,意识到队员们的体力已经被无用的行动消耗了不少,袁朗示意转变队伍行进的方向。吴哲放低枪口从队伍中间穿过,站在他的队长身后,堪堪听到袁朗的最后一句话:

“……执行紧急预案。”

吴哲寻思着他应该是在给另一位小队长下命令,便接了一句:“你是怎么想的?我以为你会趁机追上去,毕竟我们的距离已经拉近了太多。”

“怀疑精神,我们的大硕士,”袁朗向后摊开一只手,“这可是你教我的。”

吴哲递上一排弹夹:“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袁朗咂吧咂吧嘴,想象嘴里现在叼着根烟,夹紧了95式自动步枪:

“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事实证明,袁朗临时改变作战方案的决定是正确的。A大队接下来的任务过程算得上有惊无险,在预计的时间之内无人员伤亡地将毒贩捉拿完毕。

或者说,大部分的通缉犯。

“他们的头头带着两个亲信往边界线的方向逃了,”对讲机里传来齐桓的声音,“队长,追不追?”

袁朗和吴哲几乎是同时看向了对方。

没有太多的犹豫,袁朗下达了命令:“我带一队人去截住他们,你负责押送其余的犯人。”

掐掉通讯,袁朗一刻也不停地重新整装:“吴哲!”他扭头,对上年轻少校明亮的双眼,确定对方已经武装完毕,不自觉露出一个颇为放松的笑。

“走吧。”袁朗的音量降了下来。

“是!”

 

 

然后呢?他们活着回来了吗?

我为什么会知道他们的故事?

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轰炸机!”

多亏了他那双耳朵,龙乌鸦永远是那个第一时间发现敌情的存在。他一边在心里对那群永远教不会的同僚们骂骂咧咧,一边尽心尽责地扯起嗓子招呼他们跟上自己的步伐

“跟上!炮弹可不长眼睛!”

龙乌鸦拼了命地奔在前头,脑中疯狂地复盘着来时勘察的路线,时不时还要确认有没有落后太多的四道风成员。

最终,他找到了先前发现的洞穴。

“愣着干什么,”他一把抓起身后的六品,连踢带踹地把人硕大的身躯塞进狭小的洞口,“进去啊!”

完了,他像个操心的老母鸡,即便脚下的土地被密密麻麻的炮弹炸得地动山摇,也得确保后面的战友一个个安全抵达。

“乌鸦,进来吧!”窦六品很努力地把自己贴在石壁上给战友们让出一条路,朝洞外的龙乌鸦不间歇地输出呼唤。

“晦气,”龙乌鸦大骂,“能不能别喊我乌鸦了!”

下一秒他就看见最后落单的一个小四道风失去重心摔了一跤,来不及多想便冲上去把人扛起。还没跑多远,听见炮弹飞落直下的声音几乎就悬在脑袋上方,龙乌鸦将怀里的小孩猛地推向守在洞口的六品,踉跄几步就被身后震天的爆破冲击波掀翻,五脏六腑仿佛被震碎不说,后脑勺还被狠狠地磕了一下,意识已经处于游离的状态。

迷蒙间,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六品拖进了洞穴,接着他隐约听到了欧阳和小何的声音:

“他烧得很厉害……”

“我们没有药,只能给他物理降温……”

然后他彻底昏过去。他又经历了一场爆炸,在意识中,在名为吴哲和袁朗的两位军人的记忆中,前者与自己有着相同的相貌,后者有着他逝去的、无缘的爱人一样的眉眼。

虚幻里的痛是如此真实,意识再度出走的龙乌鸦却在思考,为什么死前看到的不是自己一生的走马灯——他是多想再看那个人一眼。

 

 

死啦死啦最后的记忆停留在瘸子副官和自己呛嘴的那副贱兮兮嘴脸,即使他知道孟烦了本意不过是想让他不要把自己逼得太过——我有几天没睡了?三天?五天?总之是不太记得了,所以他下一秒就在炮灰团一众人面前直挺挺地倒下,甚至不用劳烦兽医过来检查,他自己也知道最后的裁决是过劳死。

有那么一瞬,死啦死啦确实以为自己死了。他忧,他愁,忧他的炮灰团,愁虞啸卿会不会遣散了他的团,还牵着念着南天门上的一千座坟。但又有那么一瞬,他在窃喜,就那么一瞬,都说人死后魂不会马上消散,还得看一下自己到人间这一趟的走马灯——回忆里会有真正的龙文章,那个他偷来的名字的主人。

然而,死啦死啦很快就发现他看的不是自己的一生,而是袁朗和吴哲这两名军人的一生。

再然后,一股无名的力量把他拉回了人世。只是……

死啦死啦盯着洁白的天花板,对自己身处的、干净得过分的房间产生了怀疑。

假如真的是虞啸卿好心把自己拉到了精锐们才配用的医疗室,这样的环境对于战时来说还是过于……死啦死啦动了动手指。

……过于平和了。

“队长?!”

在死啦死啦反应过来之前,一双手已经稳稳地把他扶坐起来,还顺手把他背后的枕头立起来好让他坐得舒服。死啦死啦看向那人,正准备感谢一番,话语却因一张熟悉的脸庞哽在了喉咙里。

“康丫?”

那人一愣,不明所以:“队长,你说什么呢?”

死啦死啦也一愣,往手臂狠掐了一把,疼得他龇牙咧嘴:“所以是你没死还是我死了?”

齐桓这下是真懵了:“队长,你别吓我……吴哲被炸傻了,难不成你也被炸坏了脑子?”

“去去去!什么炸不炸的,哪来的炸弹!吴哲又是……”

这回轮到死啦死啦懵了。

炸弹,吴哲,袁朗。

他扭头,对上一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睛。

他偷走了那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偷走了他的心。

 

“龙文章,”死啦死啦舔吧舔吧干裂的嘴唇,想伸手但又顾虑着,“龙文章。”

 

“我以为你死了。”

西皮逆流成河

双龙哲袁互穿 第二章

接稿by P头士


一时间,齐桓在认真地考虑病房的空调是不是已经罢工了,因为他只觉得燥热不堪。

龙乌鸦眼圈泛红,眼神焦灼地黏在死啦死啦身上,生怕那人随时会消失:“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死啦死啦不敢去看龙乌鸦,但一扭头又对上齐桓关切的眼神,只好垂下头盯着洁白得过分的被单,努力扯出笑容:“这不是活生生地在这吗。”他用手指去绞被子,布料紧紧缠绕着、压迫着的痛感告示着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我后来回去了,”他哑着嗓子,颤巍巍地闭上眼,看到了一片战火纷飞,“沽宁人都说,蒋司令死了,守备团完啦。”

房间里此时安静得过分,呼吸交错起伏,谁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目前的局面。

“龙文章。”...

接稿by P头士


一时间,齐桓在认真地考虑病房的空调是不是已经罢工了,因为他只觉得燥热不堪。

龙乌鸦眼圈泛红,眼神焦灼地黏在死啦死啦身上,生怕那人随时会消失:“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死啦死啦不敢去看龙乌鸦,但一扭头又对上齐桓关切的眼神,只好垂下头盯着洁白得过分的被单,努力扯出笑容:“这不是活生生地在这吗。”他用手指去绞被子,布料紧紧缠绕着、压迫着的痛感告示着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我后来回去了,”他哑着嗓子,颤巍巍地闭上眼,看到了一片战火纷飞,“沽宁人都说,蒋司令死了,守备团完啦。”

房间里此时安静得过分,呼吸交错起伏,谁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目前的局面。

“龙文章。”

这一声叫得极轻,但又叫人听得真切。

死啦死啦想大剌剌地掀开被子,却牵动了伤口痛得龇牙咧嘴,皱巴着脸挣扎着下床,又被身上的医疗检测装置牵制得绊了一跤。龙乌鸦眼疾手快抓住他胳膊把人稳住,齐桓骂骂咧咧地把他架回床上,死啦死啦倒没心没肺地在那笑:“他娘的,你真不是我招来的魂!”

龙乌鸦又气又笑:“你就是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还招魂呢?”

在守备团插科打诨的那些日子好像又回来了,死啦死啦忽然想来上一段招魂,就像他之前做过的无数次那样。但他看到了齐桓,齐桓也在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

“康丫,”死啦死啦又下意识地叫出故人的名字,“不对,你是……”他在继承的记忆中搜寻,“齐桓?”

齐桓抱臂靠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也不知是在应和还是单纯地表达情绪,眼神在死啦死啦和龙文章之间打转:“你们到底是谁?”

 

 

 

祭旗坡无战事,但鸡飞狗跳是常见的事,只是这一次发生的事着实把炮灰团吓得不轻。

死啦死啦在给炮灰们训话时,毫无征兆地、直挺挺地、两眼一翻地栽倒在地。兽医指挥克虏伯把他们的团座运到一处阴凉地,然后把他的家伙什一一掏出来,挨个地在死啦死啦的脑门揉揉、又在人中那摁一摁,最后不知从哪扒拉出两根歪歪扭扭的针,开始往病人身上扎。

“哟,”孟烦了在人群中左探右探,“会不会把他给扎成瘫痪啊?”

兽医抓起烟杆作势要敲他:“净说些不吉利的话!”

“我看他死不了啦!”蛇屁股说,“死啦死啦死不了啦!”

迷龙凑上前瞅了眼还在昏迷中的死啦死啦,大手一挥:“这孙子哪有这么容易死?我看他气色老好了,说不定就搁那装呢。”

兽医还在按死啦死啦的人中,顾不上和这群人嘴贫:“还在那看呐?把人搬进屋里去吧!”

“小太爷估摸他就是这几天过劳累的,让他再躺会看看。”孟烦了说着,脚底抹油瘸远了。

“好嘛。”兽医逮住克虏伯,招呼他把人抬进房里。

炮灰们见也帮不上什么,便呼啦散开,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寻乐子去了。

没跑多远,炮灰们就听见克虏伯嗷嗷叫起来:“醒啦,醒啦!”

炮灰们奔腾的脚步一滞,有的人已经调转方向往回走了,迷龙扭头看了眼挣扎着从克虏伯肩上下来、歪歪扭扭地站稳的团座,松了松裤腰带撒腿就跑:“团长您好好休息咯!”他还赶着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

“今天休假咯,休假咯!”不辣见状,也跑远了。

炮灰们再次呼啦啦散开,彻底没影了。

“孟……孟烦了!”团座逮着视野里那个怎么也瘸不快的副官,猛地一拍脑袋,“三米之内!”

那个单薄的身影顿了一下,然后带着怒气又瘸回来了。

“怎么了,这位军爷?”

孟烦了一脸爱咋咋地地在他的团座身边站定,看着克虏伯被撵走,然后那位爷笑嘻嘻地盯着他,就是不说话。孟烦了被看得心里发毛,一方面当然是因为那副贱嗖嗖的笑容实在令人生厌,另一方面则是……直觉。

川军团团长的魂,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能信你吗?”

袁朗问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何莫修用完了仅剩的消炎药,又把手头上能用得上的药都敷在伤口上,小心翼翼地缠上最后一卷纱布。

“你别担心,欧阳他们很快就回来了,”收拾好后,何莫修有些拘谨地坐下,“他们这次一定能找到药。”

“我相信他们。”床上的伤员闷哼了一声,决定把何莫修紧张得破了音这件事抛到脑后。

谨记着欧阳“多和他说说话”的叮嘱,何莫修绞尽脑汁地让这场对话延续下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伤员看向他,被真诚发问的物理学家逗笑。

“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真的。”

“小何,你相信科学。”

这是个肯定句。何莫修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点头表示赞同。

“但你真的没有遇见过连科学也无法解释的事情吗?”

何莫修认真地回忆起自己这一生,然后把小板凳挪得离床更近了:“你说说,我也许可以给你解释。”

吴哲盯着眼前这个目光坚定的博士,长叹一声,把自己裹进棉被里:“等欧阳回来再说给你俩听吧。”

 

 

 

夕阳的光照透过窗帘落在洁白的床单上时,最后一批来探访的人后脚才刚踏出房门。除去恨不得栓在死啦死啦和龙乌鸦病床前不走的老A们,高城也来了,还有前来表示慰问和嘉奖的上级,好在有齐桓打掩护,两人才不至于露陷。

“你们好好养伤,”齐桓临走前嘱咐道,思忖了一会又补充,“我会去查证你们的说法,不过……这段时间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我。”

晚餐过后,龙乌鸦、死啦死啦被安排了一番详细的检查,接着又是一连串吊针和服药的治疗流程,几乎被搞得晕头转向,直到夜幕深沉躺回病床上时才真正拥有独处机会。

龙乌鸦翻过身,目光落在身边人此起彼伏的胸膛上。感受到灼热的视线,死啦死啦阖上眼,两人交织且纷乱的呼吸声被放大无数倍,而后才重重地砸到耳膜上,难以压抑的倾诉欲不断侵蚀两人的故作矜持,逐渐加快的呼吸胶着在一起,竟生出难言的缠绵。

终于,随着一阵布料的摩擦声,月光下,龙乌鸦看见了死啦死啦的一双眼睛,眼角下垂着、耷拉着,眼神交汇的刹那,龙乌鸦琢磨着自己的心跳怎么还是那么不争气地染上了点欢欣的意味。

“睡不着。”死啦死啦说。

“嗯呐,看出来了。”

“总觉着,还是随时会有炮弹袭击,暗处里可能埋伏着敌人。”

“齐桓说了,我们现在是在和平年代。”龙乌鸦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你总是想太多。”

“那你呢?”死啦死啦的鼻音有点重,“加入了四道风,还惦记着我军呢。”

龙乌鸦愣了楞,突然迸出的轻笑仿佛一片羽毛,拂过死啦死啦的后背:“打那样的仗,总得有个念想。”

死啦死啦没有接话。

过了一会,龙乌鸦听到他翻身的声响。

“什么样的念想?”

“之前觉着那是一个再也找不回的空想,”龙乌鸦把脸埋进枕头里,嗓音闷闷的,“现在……莫名其妙到了这个地方,却让我找回来了。你说我走不走运?”

“嗯,”死啦死啦也笑了,“是挺走运的。”

房门外遥遥传来脚步声,两人默契地掐住话头,直至声音逐渐远去。

“他们都说我脑子里尽是疯疯癫癫的想法,”死啦死啦的声音很轻,“可我只是想做我应该做的、我们应该做的事。但一个人,真的很难熬。”

“龙文章。”死啦死啦又说。

“嗯?”

“我娘跟我说过,拿走逝去的至亲之人的名字,安给自己,如果有人再喊起这个名字,那个人的魂就会被招来。”

龙乌鸦无言。

 

 

“我叫龙文章。”龙乌鸦坦荡荡地对上齐桓审视的目光,说。

感受到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死啦死啦惨白的嘴唇颤抖着,说:

“龙文章。”

齐桓挑眉:“同名?”

 

 

“龙乌鸦!”

“别喊我这个名!”

死啦死啦又恢复了往常那副贱嗖嗖的模样,说:“现在我俩用一个名,那不得区分一下哈?”

不给龙乌鸦一丝恼火的间隙,他屈指在墙面敲了三下,迅速把自己塞进被窝里,只留给龙乌鸦一声“睡了!”

看着隔壁床上鼓起的山包,龙乌鸦不知该骂还是笑,只是坐在那把脸埋进掌心里,嘴角却忍不住上翘。

他也伸手在墙上敲击了三下,就像他们之前每一晚都会做的那样:

“睡觉咯。”

红茶拿铁
小吴,乌鸦,蒋司令,吉祥三宝(...

小吴,乌鸦,蒋司令,吉祥三宝(?)祝大家开心每一天,比心❤~~

(进度4/4)

让蒋司令借了隔壁双车老兄的私服233姿势有参考

小吴,乌鸦,蒋司令,吉祥三宝(?)祝大家开心每一天,比心❤~~

(进度4/4)

让蒋司令借了隔壁双车老兄的私服233姿势有参考

瓶还要不

【群宣】

杂食什么都可以聊,群文件有一个g的大文包兵团线什么分类都有

【群宣】

杂食什么都可以聊,群文件有一个g的大文包兵团线什么分类都有

我陈捍东

你跑起来就像飞一样,我脑袋都要炸了

你跑起来就像飞一样,我脑袋都要炸了

犬養

他兴奋地对着四道风喊,喊他可以回去了——终于能回到他等了七年的队伍里去!他兴奋、呐喊、嘶吼,再也不是当年空谈报国的表演家。

龙乌鸦挑着那杆破破烂烂、东拼西凑的中正式步枪,清楚的记着那一千发子弹的故事。记得他曾经的爱国梦,记得他的党,他的旗。他把军装小心翼翼地藏好,穿上还真有些中规中矩的模样,像个当兵的秀才,把他那个钢板一样的要背衬得肥大。

四道风看愣了,一边看一边笑,他说好看,他们都不在乎,不在意那帽子上的徽,也看不见领口闪闪发亮的小三角。

四道风咯咯乐到了岔气,他只记得眼巴前这个汉子,叫龙文章。

[图片]


他兴奋地对着四道风喊,喊他可以回去了——终于能回到他等了七年的队伍里去!他兴奋、呐喊、嘶吼,再也不是当年空谈报国的表演家。

龙乌鸦挑着那杆破破烂烂、东拼西凑的中正式步枪,清楚的记着那一千发子弹的故事。记得他曾经的爱国梦,记得他的党,他的旗。他把军装小心翼翼地藏好,穿上还真有些中规中矩的模样,像个当兵的秀才,把他那个钢板一样的要背衬得肥大。

四道风看愣了,一边看一边笑,他说好看,他们都不在乎,不在意那帽子上的徽,也看不见领口闪闪发亮的小三角。

四道风咯咯乐到了岔气,他只记得眼巴前这个汉子,叫龙文章。


又游淮
小何。 选了绿色来写他,生命的...

小何。

选了绿色来写他,生命的颜色,生机盎然的颜色。

小何。

选了绿色来写他,生命的颜色,生机盎然的颜色。

老电影故事迷
年轻女孩误入荒岛,被三个村民绑回家,连夜就要拜堂成亲
年轻女孩误入荒岛,被三个村民绑回家,连夜就要拜堂成亲
红茶拿铁
进度(3/4)……画个何博士...

进度(3/4)……画个何博士

『 』——记录这世间的美好❤


想看小何的相册

进度(3/4)……画个何博士

『 』——记录这世间的美好❤




想看小何的相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