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生活日记

41979浏览    37758参与
leavelulu

珠穆朗玛峰过去一点,也是西天,从根本上看,任何一座山过去一点,均有机会到达西天。门票钱不贵,高鼻梁免费。 ​​​

珠穆朗玛峰过去一点,也是西天,从根本上看,任何一座山过去一点,均有机会到达西天。门票钱不贵,高鼻梁免费。 ​​​

野蛮鲸鱼
23. 古董花园里的下午茶 1...

23.


古董花园里的下午茶


11.2

23.


古董花园里的下午茶


11.2

leavelulu

乞力马扎罗山过去一点是西天,西天由楔形文字写成,这里的人以为西天是极乐世界。其实西天是他们的故乡,因此,祈盼着死后能回到故乡去。多少有点感情的,任何一个在外面经营、贩卖这个、投机那个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常回家看看的想法。而绝不能说,西天是一片虚无,已经荒废了光阴,由骨灰铸制。 ​​​

乞力马扎罗山过去一点是西天,西天由楔形文字写成,这里的人以为西天是极乐世界。其实西天是他们的故乡,因此,祈盼着死后能回到故乡去。多少有点感情的,任何一个在外面经营、贩卖这个、投机那个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常回家看看的想法。而绝不能说,西天是一片虚无,已经荒废了光阴,由骨灰铸制。 ​​​

墨下孑然
古老的村落,如奶奶精致古朴的抹...

古老的村落,如奶奶精致古朴的抹额,老绣片的颜色依然惹眼。

城乡分界线是一段宽广的柏油马路。两边的农田,树林,灌木丛,一切都被大自然井然有序的组合在一起,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奶奶不会骑自行车,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每天多数时间都在卧室的床上,她有三个儿子,爷爷很早去世了,留她一人守着那栋房子。

她厨艺很差,我吃不惯她做的饭,也很少回去,她也很少出门。年纪大了清楚的知晓自己的时间。每天最大的心愿是接到儿子们的电话,等他们回来。

年轻的时候,孩子们拼了命的要读书,要离开这破旧的村子,如今他们也各自在城里安了家,却怀念村里的生活。

田里的麦穗,树上的果子,地里的杂活,生活的单调。不是任何人都...

古老的村落,如奶奶精致古朴的抹额,老绣片的颜色依然惹眼。

城乡分界线是一段宽广的柏油马路。两边的农田,树林,灌木丛,一切都被大自然井然有序的组合在一起,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奶奶不会骑自行车,年纪大了腿脚也不方便。每天多数时间都在卧室的床上,她有三个儿子,爷爷很早去世了,留她一人守着那栋房子。

她厨艺很差,我吃不惯她做的饭,也很少回去,她也很少出门。年纪大了清楚的知晓自己的时间。每天最大的心愿是接到儿子们的电话,等他们回来。

年轻的时候,孩子们拼了命的要读书,要离开这破旧的村子,如今他们也各自在城里安了家,却怀念村里的生活。

田里的麦穗,树上的果子,地里的杂活,生活的单调。不是任何人都有魄力去承受的。奶奶说邻居的大伯起早贪黑忙碌了一年赚了两千块。

她知道,这个家是留不下孩子们的,她也不希望孩子们留下,因为在她眼里,那是没出息的。

家里的每一间卧室里她都准备了一床被子,太阳好的时候把它们晒得暖和,怕孩子回来睡不好。

每年只有三十晚上全家人才会聚在一起。奶奶还是会给我两个红包,尽管我经常怨她,冲她发脾气,尽管她的三个儿媳妇都不待见她,但我知道,亲情是扭不断的,对与错,在情感面前永远是模糊的。

甜味拾荒者

献给身边的Leaders

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他们总是活跃过了头,这种活跃表现在集体的任何一件事,任何活动,他们都喜欢插手,不仅喜欢插手,还非要让自己成为中心,当统帅众人的领导者,我们把他们成为“leaders”。Leaders呢,往往手中没有权利,和大家一样,是集体里非常普通的一份子,但同时,他们又不普通。

因为他们爱给自己加戏。

简单来说,就是一件明明轮不到他们来管的事情,最后都会成为他们展示自己的载体。于是,就有了以下说辞:某某能力不行,我可以;这是我擅长的领域,让我来;段位高一点的leader前期不屑于抢戏,他们悄无声息渗透进管理层,一点点架空其他人,最后成功篡位,成了“封建君主”,“皇权”至...

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

他们总是活跃过了头,这种活跃表现在集体的任何一件事,任何活动,他们都喜欢插手,不仅喜欢插手,还非要让自己成为中心,当统帅众人的领导者,我们把他们成为“leaders”。Leaders呢,往往手中没有权利,和大家一样,是集体里非常普通的一份子,但同时,他们又不普通。

因为他们爱给自己加戏。

简单来说,就是一件明明轮不到他们来管的事情,最后都会成为他们展示自己的载体。于是,就有了以下说辞:某某能力不行,我可以;这是我擅长的领域,让我来;段位高一点的leader前期不屑于抢戏,他们悄无声息渗透进管理层,一点点架空其他人,最后成功篡位,成了“封建君主”,“皇权”至上。

就拿班里办元旦晚会来举个例子。

成功主持大局的leader如新官上任般迫不及待开始行使大权:

把某某给我叫来,来确定一张ppt背景图,确定好了,你可以滚了;

某时间去排练。什么?没空?别人都有空就你没空?爱排不排,不排滚蛋;

某某出了什么状况?别人都没事就他屁事多,贱人就是矫情,踢出去;

什么?这人居然想唱两首歌?加起来都有8分钟了,都快赶上我自己20分钟的节目了,不行,裁掉;

某某有意见?有就有,我是负责人我说了算;

某某有建议?你以为你是谁,呵呵,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

结果呢,好好一场全班性的活动成了个人秀场。若是班里有好几个人相当leader,那就更完蛋了。不也不服谁,意见不统一。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一班也不容好几个leader。于是,leaders展开了斗争。最后只有一个打败对手,成了“Leader King”。其他败下阵来的,依然不服,怎么办呢?那就退出。不参加了。于是,全班的活动变成了五分之四个班的活动。

剩下的这些被领导阶级,依然有人不服。凭什么听你的?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

于是,五分之四个班的活动变成了儿分之一个班的活动。

剩下的二分之一个班里,有人对安排不满意,有人对活动没兴趣,于是就开始消极参与,更有甚者,干脆懒得参与,刷手机,打游戏,完全置身事外。

最后,二分之一个班的活动成了五分之一个班的活动。这十分之一里面,有leader,还有他的几个朋友。

对于这样的人,我一向不喜欢。总喜欢管别人,总喜欢让其他人都听自己的。仿佛只要管的东西多,自己就真能成为全班的中心,大家拥戴的对象。一天到晚带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拿着鸡毛当令箭,鼻子里插着葱就把自己当大象,无聊至极。最最关键的是,leaders大部分能力不足,打肿脸充胖子,浪费大家时间。若是真能很好地领导大家,也不至于管得名不正言不顺。

要我说呢,大家只要管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了,何必把手伸这么长,自己给自己找事,把自己整得比太平洋警察还忙。有那么多时间,多读点书不好吗???

谨以此文献给身边的leaders。

leavelulu

之前说到记忆存储能力。无知的人偏爱说大话,莫非不知现在这个网络已经用它独有的方式将一个人庞杂的一生中所发生的事情均井井有条地安置在每一个节点上么?

普通网民,不须用多高深的技巧,来,试着输入他的ID,拿他的照片去检索。

了解他人居然变得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了。呵,从某种角度来讲,一个人不该去考量自己的记忆了,想着要记得什么。

不如花点想想如何获得关于自己的被遗忘权。

我是我,我需要被网络遗忘;我不是我,我只是希望人脑记得我,而不是电脑记得我。

之前说到记忆存储能力。无知的人偏爱说大话,莫非不知现在这个网络已经用它独有的方式将一个人庞杂的一生中所发生的事情均井井有条地安置在每一个节点上么?

普通网民,不须用多高深的技巧,来,试着输入他的ID,拿他的照片去检索。

了解他人居然变得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了。呵,从某种角度来讲,一个人不该去考量自己的记忆了,想着要记得什么。

不如花点想想如何获得关于自己的被遗忘权。

我是我,我需要被网络遗忘;我不是我,我只是希望人脑记得我,而不是电脑记得我。

leavelulu

倾向于脱离语法限制的表述,无理由、不合逻辑的、只有上半部分、残缺不堪的小说。

譬如一男一女在公交车上相遇,两人相视而笑,下车后找一荒郊野外交合,全程不发一语,事后即分开行走,消失在茫茫大地。

读者认为他抨击了在某某统治下的某某现象,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问题,人性和欲望的联结,总之作者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小说里也没讲。


可能会更喜欢讲数字化生存环境下的故事,但却不是科幻。

倾向于脱离语法限制的表述,无理由、不合逻辑的、只有上半部分、残缺不堪的小说。

譬如一男一女在公交车上相遇,两人相视而笑,下车后找一荒郊野外交合,全程不发一语,事后即分开行走,消失在茫茫大地。

读者认为他抨击了在某某统治下的某某现象,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问题,人性和欲望的联结,总之作者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小说里也没讲。


可能会更喜欢讲数字化生存环境下的故事,但却不是科幻。

leavelulu

看了,不怎么样。再次为了这颗🌟,哈哈哈哈但也不会写就是了。说就是会说,写就不会写了。全身上下死全了只剩下嘴能动弹,那就痛快一点讲!我不喜欢。喜欢和不喜欢,只是一种倾向而已。未必喜欢,也未必不喜欢,不过竟然打开了,那便负责任地将它看下去吧。 ​​​

看了,不怎么样。再次为了这颗🌟,哈哈哈哈但也不会写就是了。说就是会说,写就不会写了。全身上下死全了只剩下嘴能动弹,那就痛快一点讲!我不喜欢。喜欢和不喜欢,只是一种倾向而已。未必喜欢,也未必不喜欢,不过竟然打开了,那便负责任地将它看下去吧。 ​​​

黑色的春天

好冷啊,我今天生病了

即使是轻微的小病也好让人不舒服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生健康了,没有大病,没有大灾。最近总在思索人生的意义,似乎年纪轻的人思考生命探讨生活总是一件可笑的事,但我现在确是在这个问题上不停打转,活过每一天是为了什么呢,这一生又是为了什么呢。

即使是轻微的小病也好让人不舒服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一生健康了,没有大病,没有大灾。最近总在思索人生的意义,似乎年纪轻的人思考生命探讨生活总是一件可笑的事,但我现在确是在这个问题上不停打转,活过每一天是为了什么呢,这一生又是为了什么呢。

leavelulu

找到了回击How dare you!的句子,那就是Don't guest gas.

对方因听不懂而火急火燎,战争由此停滞。 ​​​

找到了回击How dare you!的句子,那就是Don't guest gas.

对方因听不懂而火急火燎,战争由此停滞。 ​​​

一炉🐟🐟与🌧️🌧️
对称的电梯就很有趣 广告有一点...

对称的电梯就很有趣

广告有一点毁意境hhh

对称的电梯就很有趣

广告有一点毁意境hhh

leavelulu

去年爱糯米圆子的记忆仍鲜活,这里说,一个能经常回忆往事的人,一定有超大的存储容量和输入能力。是这样的,我可以清楚地告诉她,我两岁时住在一棵大杨桃树旁,每年夏天,地上全是杨桃,那种水果酸溜溜的,到底什么人会喜欢吃它?

我在罐子里摸出过一根骨头,毫无疑问,心知肚明,那是一个骨灰坛,只不过被打破了,且无后代认领,它就那样瘫在路旁。

我宁愿以一个无记忆的人以极其薄弱的存储设备进行活动,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

若那一天到来,人类不再依靠肉体,一团记忆芯片安在一棵树上,未尝不可,只不过冷了点,又有被雷电劈倒的危险,罢了。

对这样的人来说,过去之所以被反复提起,是因为过去有意义,即使是错误的、肮脏的...

去年爱糯米圆子的记忆仍鲜活,这里说,一个能经常回忆往事的人,一定有超大的存储容量和输入能力。是这样的,我可以清楚地告诉她,我两岁时住在一棵大杨桃树旁,每年夏天,地上全是杨桃,那种水果酸溜溜的,到底什么人会喜欢吃它?

我在罐子里摸出过一根骨头,毫无疑问,心知肚明,那是一个骨灰坛,只不过被打破了,且无后代认领,它就那样瘫在路旁。

我宁愿以一个无记忆的人以极其薄弱的存储设备进行活动,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

若那一天到来,人类不再依靠肉体,一团记忆芯片安在一棵树上,未尝不可,只不过冷了点,又有被雷电劈倒的危险,罢了。

对这样的人来说,过去之所以被反复提起,是因为过去有意义,即使是错误的、肮脏的、粗制滥造的过往,至少也不应当被经历者所遗忘所背弃。

为了证明这点,我是时候做点糯米圆子吃。

虽已一年多未进面食,今年只吃肉蛋奶过活,偶尔做点淀粉产品。

但是前几天在面包上找到了一点烹饪的趣味。

leavelulu

这个宿舍呀,像个仓库。库管员邻居继翻出两盒熏香后,寻寻觅觅,一袋小麦粉(曾用作制作葱油饼,后厌葱。)、两袋糯米粉(去年疯狂爱上糯米圆子、计划吃他个三天的小圆子,然苟计划赶不上市场变化,市场上的多口味圆子令我眼花缭乱,遂弃。

又找上一盏小铜灯,里面盛满了灰尘。两支美白霜抹脖子用,因脖子日益白过脸蛋,而闲置。

一些干豆角,不知从哪来的,几把茶叶,信阳毛尖,味道还行。

一罐蜂蜜,考虑到蜂蜜只是糖,近来无吃糖任务,只好视而不见。

很多本小说,未开封,摸过已看过。kindle,很少用,不喜电子书。

多袋奶酥糖,进一步加强吃糖能力,是当下需要着重强调的。

几百张毛边纸,产自四川,前不久购入,由...

这个宿舍呀,像个仓库。库管员邻居继翻出两盒熏香后,寻寻觅觅,一袋小麦粉(曾用作制作葱油饼,后厌葱。)、两袋糯米粉(去年疯狂爱上糯米圆子、计划吃他个三天的小圆子,然苟计划赶不上市场变化,市场上的多口味圆子令我眼花缭乱,遂弃。

又找上一盏小铜灯,里面盛满了灰尘。两支美白霜抹脖子用,因脖子日益白过脸蛋,而闲置。

一些干豆角,不知从哪来的,几把茶叶,信阳毛尖,味道还行。

一罐蜂蜜,考虑到蜂蜜只是糖,近来无吃糖任务,只好视而不见。

很多本小说,未开封,摸过已看过。kindle,很少用,不喜电子书。

多袋奶酥糖,进一步加强吃糖能力,是当下需要着重强调的。

几百张毛边纸,产自四川,前不久购入,由于一张纸写了毛笔字后又要用作草稿纸,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一天用不了一张,现在晒太阳。

长期以来,对于非正常的食食物者来讲,她向大自然提的要求是不合理的比合理的多。

处在仓库的集散地,正孕育着新的重大决策。

leavelulu

之前说过喜欢烧秸秆,这时节与条件,哪有秸秆焚烧。于是翻出两盒艾香,点燃,袅袅上升,一些烟熏眼妆。烧东西真得好玩,很多东西都需要被烧掉。考虑到任何焚烧活动皆后患无穷,主要是地上的灰尘和垃圾未收拾干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

之前说过喜欢烧秸秆,这时节与条件,哪有秸秆焚烧。于是翻出两盒艾香,点燃,袅袅上升,一些烟熏眼妆。烧东西真得好玩,很多东西都需要被烧掉。考虑到任何焚烧活动皆后患无穷,主要是地上的灰尘和垃圾未收拾干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