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田斗真

41.5万浏览    7399参与
十天

去做吧 这一步迈向生活

[图片]


《我的事说来话长》是一部日式日常的作品。男主岸边满31岁,单身,兴趣抬杠(几乎从无败绩,当然只要我不承认那也就不算输)。二十出头辍学攒钱开咖啡厅,创业失败后在家待业至今6年有余。收入以啃老为主,偶尔打零工。母亲房枝一个人支撑着阿满父亲留下来的咖啡店。姐姐绫子因家里装修,带着正处在青春期的女儿春海和二婚的丈夫光司暂回娘家居住。因感觉母亲对阿满太过偏爱,纵容了他的啃老行为,绫子决定要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让阿满出去找工作。

关于不去工作,阿满有着理直气壮的理由:“当初想要开咖啡厅那种热切的心情,再也没有产生过。庸庸碌碌的工作,纯粹是消耗人生。我没有放弃人生,而是在寻找自己......



 

《我的事说来话长》是一部日式日常的作品。男主岸边满31岁,单身,兴趣抬杠(几乎从无败绩,当然只要我不承认那也就不算输)。二十出头辍学攒钱开咖啡厅,创业失败后在家待业至今6年有余。收入以啃老为主,偶尔打零工。母亲房枝一个人支撑着阿满父亲留下来的咖啡店。姐姐绫子因家里装修,带着正处在青春期的女儿春海和二婚的丈夫光司暂回娘家居住。因感觉母亲对阿满太过偏爱,纵容了他的啃老行为,绫子决定要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让阿满出去找工作。

关于不去工作,阿满有着理直气壮的理由:“当初想要开咖啡厅那种热切的心情,再也没有产生过。庸庸碌碌的工作,纯粹是消耗人生。我没有放弃人生,而是在寻找自己想做的事情。只不过,找了六年还没找到而已。”

这么一个挺直腰杆在家躺平,对外界的声音毫不在意甚至用自己的逻辑反怼他人的啃老男,引发人思考:倘若家里的财产充分满足日常生活开支(比如,在一线城市住着一套房子,还有一套收租金这种规模的迷你资本家)且其本人的物欲较低,那么人到底为什么要工作?这让我想到曾经妈妈说,她的学生告诉她:“老师您不用管我,我就是不想学习,我家里拆迁好多套房子好多钱,就算我考不上大学也没关系的。”

1.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对于我来讲,对这样的家庭条件只有羡慕的份儿。别说六年,就算是六个月,家里是待不下去的,自己也会因焦虑而无法躺平。客观跟主观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就是,因为你有这个条件,所以你可以安心躺平,反之,你知道自己没这条件,你就躺不平而且就算是暂时的躺了也不会安心。

虽然“想要做内心充满热情的工作,想要做只有我才能做成的事情”是人一辈子在任何时期任何阶段都不晚都不“傻”都不“可笑”的追求,然而,在青春年少尚未独立时,这是成长中的探索;走上中年之路仍以说为理,无法独立,那就不失会沦为一种逃避生活的借口。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祖传的咖啡厅可以继承。

想要做、要做和做,是三件不同的事情。

所以,人到底为什么要工作?最简单的答案:为了生存,为了吃饱喝足,为了更好的生活。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人,本身就带有一定的优越。连基本的生存都保障不了的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手停嘴就得停的人,他们没有余裕去问这个问题,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没有“不工作”这个选项。

去做吧,先生存再生活。现实和理想往往存在很大偏差。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以此为工作且能糊口,是多么幸运和幸福的事情啊。也有可能停了好久都找不到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也有可能找到了喜欢做的事情却无法把它当成工作;也有可能把它当成工作了却不能靠它生存;也有可能靠它生存了却慢慢发现不再那么喜欢它了。人生啊,总是看似条条大路实则没有选择;人啊,总是心比天高实则胆怯懒惰。去做吧,人生本来就是一场马拉松,只要不停滞不前就会增加和喜欢的事相遇的机会。

2.

人生何其路,精神是支撑。阿满能在家里肆意平躺离不开他温馨包容的家庭氛围。他的妈妈觉得每天早上能喝到一杯儿子亲手泡的咖啡就心满意足且充满期待,哪怕他其他什么都不做,还会在加油做家务买东西的时候偷偷抹差价赚点儿零花钱。他的姐姐就算发狠“一定要在这几个月让他出去工作”,也并没有打击他的自信、数落他的不是、攻击他的人生、没日没夜的喋喋不休、见缝插针的阴阳怪气,他的外甥女不会因为自己的舅舅是家里蹲而看不起他,他的姐夫也平等的理解他当他是朋友——这是童话吧。

认真思考了一遍,这个家庭里任何一个人的心境我都做不到。我想从小到大我们都知道,在家里怎么样“生存”。让我们回忆几个场景:家长会前后、高考前后、出分前后、大学放假前和在家一个星期后、考研前后、上岸前后、过年走亲戚……那种怦然心跳的感觉、那种跌宕起伏的落差、那种无孔不入的窒息、那种萦绕不去的高压。想必都有经历。

当然也有远离原生家庭的情况,但大多数普通的我们都渴望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的肯定、兄弟姐们的尊重、亲朋好友的认可。工作只是工作,就算不能实现梦想,也能养活自己,让家里人放心,让周围的人开心,或多或少的成为亲人朋友的依靠,或大或小的为家里做一些自己的贡献,在给予一些付出后得到属于自己的安心。

去做吧!如果找不到想做的事情,那就从不讨厌的事情开始做吧;如果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不如先从好好生活开始吧。

 

 


Natsuki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X山下智久...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X山下智久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X山下智久


Natsuki
【自扫自裁】东新良和X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东新良和X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东新良和X生田斗真

Acias_野居

【海星x阿满】宿醉

“就只是,如此这般地喜欢、疼爱和宠溺着你,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开始的恋慕。”


早晨的阳光透过浅色的窗帘照进房间。单间公寓,布置简约,是酒保海星的家。

海星尚在浅眠之中,隐隐约约地,身体莫名感到不对,被什么重物压着,而心情也变得微妙了起来,似乎什么事情得到了解决一般的轻松感,像棉花糖和云朵一般将心充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即使还不能完全睁开眼睛,海星却禁不住露出了略带困惑的表情,翻了个身,便似乎碰触到了什么软软的物体。

海星凭借敏锐的天性,迅速醒来,面前放大的脸,是日常生活中无数次看过的、无比熟悉的脸。什么,阿满君……他略带错愕地意识到哪里不对,随即脑内闪过了一些带...

“就只是,如此这般地喜欢、疼爱和宠溺着你,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开始的恋慕。”

 

早晨的阳光透过浅色的窗帘照进房间。单间公寓,布置简约,是酒保海星的家。

海星尚在浅眠之中,隐隐约约地,身体莫名感到不对,被什么重物压着,而心情也变得微妙了起来,似乎什么事情得到了解决一般的轻松感,像棉花糖和云朵一般将心充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即使还不能完全睁开眼睛,海星却禁不住露出了略带困惑的表情,翻了个身,便似乎碰触到了什么软软的物体。

海星凭借敏锐的天性,迅速醒来,面前放大的脸,是日常生活中无数次看过的、无比熟悉的脸。什么,阿满君……他略带错愕地意识到哪里不对,随即脑内闪过了一些带着迷蒙酒气的画面:阿满被甩后,似乎很沮丧,便来Clutch Bar喝酒;打烊后,他见阿满还是不想回家,便邀他暂时在自家小住,回家后,他们又喝了几杯,甚至他喝得比满还要多些;之后,阿满嘟嘟囔囔了许多,忽然揪住他的领带吻了过来,而他也似乎少有地克制不住,当满上来扯住他手臂时,他倾了过去……剩余的部分,看满的身上,便知道了。

问题微妙地棘手。海星自己倒不觉得怎样,他虽说看上去不像是gay,不过其实是在恋爱上无所谓性别的,更何况,那个人是满。满,一直以来漫不经心笑着走进,靠近他身边,要一杯酒便开始坐下东扯西拉的满。对满来说,如果那个酒保海星变成了恋爱的对象,他应该会不舒服吧?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一瞬间,海星一面看着枕边熟睡的人,一面稍微有点担心的事是这个。

不过……真可爱啊。海星看了身边的那人一眼,禁不住留意起了阿满的睡相:所谓心无挂碍的人,就会睡得这么安稳踏实、目空一切吧。那平日里冒着光芒的狡黠眼睛,现在也温顺地闭着,皮肤被晨光照得温暖白皙,露出一只胳膊抱着被子熟睡着,这样安静、沉默和乖巧的满,海星是第一次见到。

海星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满在因初次有些不适而略带委屈抗议地叫了好几声“海星桑!”,而他温柔却不失强势地回应:“是,是,我明白了。”

海星低下头微妙苦笑,心中略带一丝无奈。真是难得……难得这么不做人,难得带了人回家,难得自己居然这么粗暴,对方还是自己一直喜欢的人。这样下去,Clutch的酒保海星的人设,估计很快就要崩塌了吧?不过,他本质上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是了,即便,对待酒吧里作为熟客的各位,他的心里留有一份关心,但让他一直以来留下的一大理由,是为了多见到满,多看见那漫不经心的笑容,来替他漫长无聊的生活,留有想象和推拉的余地,像看电影般,了解着满,发现着他身边的一切……说实话,之前将满推给明日香之前,他也未曾不想过满离开的可能性,但,看到满那种因邂逅了明日香而表露的隐隐愉悦和臭屁的表情,海星果然还是抵抗无能——为了看到那种可爱的表情,他便干脆坏心眼地顺水推舟。反正,根据他对满和明日香的了解,那两人也不可能真的在一起,不是么?

他喜欢满,喜欢满,像是对某一牌子的香烟上了瘾,如果不继续吸下去,便会感到呼吸滞涩,浑身不适。阿满,孩子气的时候,狡猾的时候,冷漠的时候,欢笑的时候,都令他感到有趣;阿满,无论何时总摆出一副歪理、游刃有余地面对世间各种刁难。自从他第一次见到咖啡馆中低头悠闲磨着豆子的满时,海星便知道,满的一切会是一棵树,从自己的心底长出,最终,便是亭亭如盖的思绪。

看着满,他几乎要喃喃出声,如此无奈、哭笑不得而温存的心情:“就只是,如此这般地喜欢、疼爱和宠溺着你……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开始的恋慕。”

恋慕,居然是恋慕。海星感到一丝惊讶,自己很久都没有用过这个字眼来命名自己对他人的感情。他总是如此,表面热情、实际冷淡,似乎只有满一个人,看到了这一层,依旧靠近他,笑着和他打趣。在他和满之外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人能够发现“海星”在Clutch之外究竟是怎样的人,当然,他也不希望被发现,因此,对于他和满的微妙关系,就只是单纯地感慨:满这孩子的观察力,不容小觑啊。从第一次,两个人彼此认识、试探、打招呼、乱扯话题的时候,海星便感到了有趣。满是能够触摸他人灵魂的人。如果灵魂都是一块原材料的话,那么,看出它本质、摸得到实体、懂得怎样对待它的人,无异于是别种意义上的雕刻家。

满一次又一次,这样触摸着自己,却又如此无所谓、随意、亲近地对他笑着。海星,只能在心中抑制着别样的感觉,就如以前一直做的那样——即便互有好感,也因恋爱的保质期太短,因为他有更想做的事情,又或者只是单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保持隐私、自由和安全的一个稳态,海星习惯于做出温柔又残酷的拒绝,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明日香便是一个好例子。但,最近,这一招却要对满失效了。

被明日香拒绝后的满,一蹶不振,久不来Clutch。一开始,海星以为他在闹脾气,虽然看上去,有着九成九的认真,满一向是那样随心所欲又轻易坚定的性子,因此海星并未格外担心。但过来好一阵子,这孩子真的不来了,他便稍微有点焦躁。某天,海星便出现在“北极星”咖啡馆,等候满,问询他。而满看上去已经好了很多,只是稍微还有点局促和任性,海星看着他大口吃布丁的样子,心中默默在微笑,知道很快会再见到。

而他也知道,满如果不再见他,不再想看到他,对自己来说,是还未出手便损失惨重的一步棋。即便满不知道自己的喜欢,又如何?能够留住满在身边,能够让自己这样看着满,不就很好了吗?尽管这样宽慰着自己的不安和焦虑,海星还是忍不住想要说话,想要对某个人说话,内心似乎有一万个声音想要冒出来,在满不在的空荡荡的空间里,他失去了开口的能力。

因此在满向自己吻来时,他的下意识替他斩断了最后的理智。

至于那孩子究竟把自己当成了谁,又为什么要吻自己,要做这种事,海星不得而知。他只是幸运地,从满身上,得到了一个晚上的爱而已。

他用指尖拂过满的刘海、眼睛、鼻梁和嘴唇,无暇顾及(却也明白)自己眼神中是怎样的温柔。他的指尖有些泛凉,碰触满的锁骨时,海星知道满或许会觉得冷,又或会不高兴地哼起来,但仅此一次也好,就让清醒的他,自由地碰一次满吧。

酒保那修长的手指,第一次如愿,受蛊惑般地抚遍了客人的上身。

“海星……”满挣扎着,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仿佛在埋怨和不满般,将“撒娇”的对方的名字哼了出来。

“是,是。”他温柔地应着,越发贪心,索性俯下身去,吻住了那双可爱的唇。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满忽然睁开了眼睛,清醒地望着他,甚至没有反抗,只是有些呆呆地微笑了一下,下一瞬又慢慢闭上了眼睛,却搂住了海星,开始反向索取这个吻。海星不再忍耐下去,便强势地掠夺走青年的气息,直到两人都无法再纠缠下去,再深爱也只得豁免出一秒来呼吸为止。

近在咫尺,呼吸都轻喷在对方面孔上,海星只能垂下睫毛掩饰,不让眼神出卖他的欲望,而即便如此,他也不舍得离开满,但几秒过后,又只得起身,无言地坐在满的身边。

满睁开眼看着他,莞尔笑了,但又垂下了眼睛,如小学生认错一般低声打起了哈哈:“昨天,我对你……其实……”

“满不用解释什么。我也很失礼,真是非常抱歉。”海星闻言,很快恢复平常的面孔,冷静而温和地打断了他,“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对待满,请不要担心。”

他下床,去捡起散落的衣服,却在听见满的声音时停下了动作:“我说……你不该对我负责吗?”海星的手在微微颤抖,而他转回身,看着满,又是那个面容没有丝毫破绽的完美男人,就像询问他要什么酒一般轻声道:“怎么了?”

满静静望着面前的人,直到自己忍不住擦了下眼角冒出的水,才倔强地重复了一遍:“你要我说多少遍,我说,我喜欢你啊,不然为什么,为什么会搞成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啊喂!”这样的满发出的宣言,完全失了平时的气场,再也辩不倒任何人,除了某位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被表白的酒保。

海星愣在原地,张开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满一面用被单擦眼睛,一面吐槽道:“这种时候不应该是扑上来说着‘好感动,我也是这样想的’然后帮忙擦眼泪吗?”

“抱歉。”看着眼前的人,海星下意识的回答,乱了阵脚,却还是上前傻傻地抱住了满,久久不能感受到真实,只是不住地问,“话说……你真的从宿醉中恢复了吗?请不要……对我开这样的玩笑。”

“嘛。(听到这句低沉的语气词,海星的心也跟着sink了一下)”满颇有些别扭地回应道;这孩子,头发也睡得乱糟糟,眼睛里也都是血丝,即便如此,还是看上去像是动物园里很有活力的狮子,带有独属于他的外向和不坦率,“如果我说是开玩笑,难不成现在还能收回吗?那种话是泼出去的水……我知道,我知道昨天才和你在一起吐槽明日香甩我,现在的告白对你来说是绝对可疑的酒鬼发言。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也不会想在明日香身上,像白痴一样找到以前我开咖啡馆,你开酒吧的那种安定感。我知道很白痴!可是,对你,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你是最了解我不过的人,不是吗,海星?”他的尾音微颤,令海星心疼,但又无奈,很想揍他一顿,可在这人的滔滔不绝中,海星又只觉得喜欢在止不住地往外冒出。

“好吵。”海星终于露出了平日举重若轻的“酒保”牌笑容,不顾满的抗议,少见地怼了过去,“为什么现在才对我说这些话?不过……”他侧过头去,唇触到满的耳朵,轻轻吻了上去,在青年的耳边吐气、呢喃,“现在开始,像昨天一样,闭上眼睛,但只想着我吧。”


深林赴远川

【龙段】还好我们都还活着

  灵感来源于cp沙漏,见图片

  三观非常之不正,非常ooc

  我的cp不需要科学

  激情码字,一发完,哦耶


  龙崎郁夫还在做警察的时候,偶尔会做噩梦,得益于他失去的那段记忆,他总是会在睡下不久被枪声惊醒,再难入睡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去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发短信去骚扰他,只是这样的短信并不总是会收到回复,但也有意外。

  松田组的少当家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有时候他也会在难以入睡的时候去思考未来的路

  多数时候,他们都是自己度过这样的夜晚,但有时候段野龙哉也会在刚入睡的时候收到好友的短信骚扰

  于是习惯于宠着好友的黑道少当家就会在夜黑风高的时候敲开好友的门

  ...

  灵感来源于cp沙漏,见图片

  三观非常之不正,非常ooc

  我的cp不需要科学

  激情码字,一发完,哦耶


  龙崎郁夫还在做警察的时候,偶尔会做噩梦,得益于他失去的那段记忆,他总是会在睡下不久被枪声惊醒,再难入睡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去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发短信去骚扰他,只是这样的短信并不总是会收到回复,但也有意外。

  松田组的少当家并不是那么好当的,有时候他也会在难以入睡的时候去思考未来的路

  多数时候,他们都是自己度过这样的夜晚,但有时候段野龙哉也会在刚入睡的时候收到好友的短信骚扰

  于是习惯于宠着好友的黑道少当家就会在夜黑风高的时候敲开好友的门

  有时候是吃宵夜,有时候是各自的工作,有时候是聊聊过去和现在,但他们很少聊未来

  他们就这样互相扶持着,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

  

  “乐园”事件结束后,段野龙哉受了很重的伤,龙崎郁夫带着他离开了北川家,那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不开段野龙哉了,他想着如果他走了,自己也会跟着去的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于是他驾车开往了乐园,拿起枪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

  是段野龙哉阻止了他

  彼时的段野龙哉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心愿已了的他,已经是心存死志,这一枪正中他下怀,他想自己就这样死了算了,死了说不定还可以见到结子老师

  但有个人不想他死,他失血过多晕晕乎乎间,听到龙崎郁夫在叫他,他听了龙崎郁夫一路的话,偶尔恢复力气还会回他几句,但到后来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他能感受到龙崎郁夫把自己搬到了乐园里,那时候他还在想自己能死在乐园真是太好了

  他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眼前甚至出现了已经死去多年的结子老师的身影,但他听到了手枪上膛的声音

  一瞬间他就意识到对方要干什么

  他那么了解龙崎郁夫,了解他的温柔,他的善良,也了解他有多离不开他

  对于段野龙哉来说,在为结子老师报仇这件事上,他可以牺牲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也包括龙崎郁夫

  只是段野龙哉终究是一个有心的人,所以他会在知道真相后选择抛弃龙崎郁夫自己行动,在知道龙崎郁夫想要追随他而去的时候去阻止他

  只是他太累了,想小小的休息一下

  

  对于这件事的知情人士来说,段野龙哉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但他确实是活了下来,并且活的相当的顽强

  对此,蝶野真一表示,这就是祸害遗千年

  已经脱离了松田组的段野龙哉作为一个无业游民和病号,就这么住进了龙崎郁夫的家里

  由于没有罪证,蝶野警官非常不满的放过了他

  倒是龙崎郁夫欢欢喜喜地递了辞呈,找了一份适合他的工作,一边工作一边陪着他疗伤

  反正有大姐头给的钱,吃穿总是不愁的。龙崎郁夫这样说道

  生活要求较高的段野龙哉表示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生活,于是带着深町重操股票就业,立志要在短时间内换个更好的住处

  

  在他们还小的时候,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是和彼此躺在一张床上的,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又一次躺在一张床上,彼此的关系比起那时亲近了不少,近距离甚至负距离的接触让段野龙哉不住的怀疑这个狗一般的人真的是他的郁夫吗

  但是第二天醒来面对龙崎郁夫留下的便利贴和保温饭盒里的早饭,他有会想,果然还是自己温柔体贴的郁夫

  他们是在段野龙哉刚醒过来的时候确定的关系

  刚醒来的段野龙哉还没搞清楚自己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就被守在一边的龙崎郁夫亲了个头晕脑胀,离不开彼此的两人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经历了这些的龙崎郁夫总是患得患失,所以总是会缠着段野龙哉,生怕他一个想不开不想活了

  对此,段野龙哉本人也很无奈,他并不是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那时候他刚刚实现自己的愿望,以为自己没救了,才会那样,但现在不一样,他不仅活下来了,还确定了自己的感情,那么生活就还要继续下去,所以他也会尽力去安抚新晋男朋友的情绪

  不过安抚归安抚,段野龙哉对于龙崎郁夫总是跟他贴贴的行为并不排斥,甚至很喜欢,也很乐意看到来探病的警察们的表情

  对此,日比野美月表示,我真是错付了

  三岛薰表示老年人受不了这惊吓

  橘都美子表示没眼看

  

  这一年对于他们来说是新生的一年,所以两个人都拒绝了其他人的邀约,选择段野龙哉新置办的房子里度过这一时刻,跨年钟声响起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收到了来自对方发来的信息

  段野龙哉的留言是:“希望接下来的一年,能让你每天都感觉到被爱着”

  龙崎郁夫的留言是:“我不用许愿来年好事发生,因为我知道有你在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红拂

  有没有人觉得秀一和须王环特别特别像啊!真的!感觉两个人都是很纯情,然后一开始都不知道女主是女生,还都傻傻的,真的感觉好像😿

  有没有人觉得秀一和须王环特别特别像啊!真的!感觉两个人都是很纯情,然后一开始都不知道女主是女生,还都傻傻的,真的感觉好像😿

Natsuki
【自扫自裁】风间俊介X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风间俊介X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风间俊介X生田斗真

Natsuki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X内博贵X山下智久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X内博贵X山下智久

波拉克丝和狗

  最近看了《老师!》的影片,被toma迷死了!!!!!b站剪悬溺的老师是真的绝,我就随手速剪一下

  最近看了《老师!》的影片,被toma迷死了!!!!!b站剪悬溺的老师是真的绝,我就随手速剪一下

Natsuki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坐飞机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坐飞机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坐飞机

Natsuki
【自扫自裁】关东jr.

【自扫自裁】关东jr.

【自扫自裁】关东jr.

Natsuki
【自扫自裁】喝热水~?(哈哈哈...

【自扫自裁】喝热水~?(哈哈哈哈瞎说)

【自扫自裁】喝热水~?(哈哈哈哈瞎说)

Natsuki

【自扫自裁】长谷川纯X生田斗真Xjimi

【自扫自裁】长谷川纯X生田斗真Xjimi

Natsuki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蓝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蓝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蓝

Natsuki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Natsuki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自扫自裁】生田斗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