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生田辉

18629浏览    608参与
エイ@Ais

瞬間陣亡(

お疲れ様です!!!

瞬間陣亡(

お疲れ様です!!!

姬汁土豆妮

【tray】即使被禁止下厨也要做巧克力

抱歉好久没更新了,超短篇,当情人节贺文看吧(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 狗头)

-------------

醒来后甚至还没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便是告诉自己「今天是情人节!」,像在给自己加油一样,这位怂货终于打算在情人节做些什么来改变她和那个伊藤室友不进不退的关系,拍拍脸颊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却差点被对面那个半睡半醒杵在门口的室友吓一跳。


「早...早上好」生田挠挠后脑,或许是希望对方能注意到自己头上的鸟窝。

然而对方不为所动,呆呆的看着她,亏她经常教育生田要有偶像包袱,再不吸溜一下口水都要滴到地上了。

好像僵尸……生田为内心失礼的想法道歉(也在内心)。


就这么对视几秒,也许该...

抱歉好久没更新了,超短篇,当情人节贺文看吧(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 狗头)

-------------

醒来后甚至还没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便是告诉自己「今天是情人节!」,像在给自己加油一样,这位怂货终于打算在情人节做些什么来改变她和那个伊藤室友不进不退的关系,拍拍脸颊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却差点被对面那个半睡半醒杵在门口的室友吓一跳。


「早...早上好」生田挠挠后脑,或许是希望对方能注意到自己头上的鸟窝。

然而对方不为所动,呆呆的看着她,亏她经常教育生田要有偶像包袱,再不吸溜一下口水都要滴到地上了。

好像僵尸……生田为内心失礼的想法道歉(也在内心)。


就这么对视几秒,也许该有一分钟,生田快怀疑她站着睡着时——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一个踉跄她才吓醒,悠悠说了句早安,工作加油,就又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什么嘛,亏生田还妄想了一下伊藤这么早起来,是想要说什么呢。


早上的小插曲并没有耽误生田的计划——情人节告白大作战,这是军师佐藤日向取的,虽然很土,像什么俗套电影里照搬来的,但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就姑且这么叫了。


昨天汇报行程的时候生田故意将自己的下班时间谎报了,也确认了伊藤今天是没有工作的,而现在,比声称的下班时间要早三个小时,生田来到了富田麻帆的家里,其实是来做巧克力的,「为什么不用你自己家里的厨房,又不是相羽,又不会又没有厨房」麻帆姐当然问了,还引得旁边帮忙融化巧克力的相羽差点掰断筷子

「老娘会的!」。


那当然不能用家里的厨房,被彩沙发现了计划不就暴露了嘛。


现在离那个下班时间还有一小时,婉拒那对老夫老妻的再坐一会邀请,将做好的巧克力放进冰袋,生田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楼道里有股奇妙的糊味,越靠近家门口越浓,刚刚心里还在想哪家姑娘居然不会做巧克力的生田此刻心情有点复杂,自家姑娘就不会啊,然后又向伊藤道了歉。


但是心情复杂的原因当然不止那点,伊藤在为谁做巧克力呢,如果只作为室友,那当然无法插手伊藤的事,但是……

好像能感受到口袋里冰块的寒冷了。


站在门口这么久不动,大概会被当成痴汉吧。

「自信点生田辉,她是喜欢你的,如果很不幸,那就当义理好了。」


轻轻转动门把手,可可的糊味越来越清晰。


「我回来了」和以往一样的生田辉。

却没有听到和以往一样的「欢迎回来」。


生田看着厨房里僵住的背影,满脸问号,

「て…てちゃん,怎…怎么回来这么早?」

像是谈恋爱被发现的羞涩小女生,怎么那么可爱,哈哈……算了,不太笑得出来。


「今天提前结束了排练,あやちゃん这是在做巧克力吗?」脱下鞋子,装作毫不在意的瘫倒在沙发上。


「もう、被发现了只好老实交代了,这是给てちゃん的巧克力,本命,你懂什么意思吗?」


生田辉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但是已经把口袋里的巧克力掏出来了,

「这是给あや的,也是本命……」

今天东京好像有点热


「先说好了,下个月我可不会再给てちゃん回礼了,没想到这么麻烦的。」


「好了啦,我来回礼行了吧,下次可别乱碰厨房了。」


「我会切菜的!」

Janice Lam

穿越?! (11)

*如未看之前的請先回去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正文)


在稍早前,聖翔的眾人突然收到香子的求救通訊,但香子只說了2句話便跟她們失去連絡,而現在華戀和真晝在haru的家出發去香子的位置,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好巧不巧的在出門前被haru發現


haru「華戀,真晝,你們去哪?」


真晝「那個……………」


真晝「華戀,我們應該怎樣解釋才好?(小聲)」


華戀「交給我吧(小聲)」


華戀「haru桑,那個……………我、我和真晝想出去散步」


haru「那好吧~記得小心點」


華戀、真晝「嗯」


華戀和真晝出門後便用最快的速度跑去香子的位置,她們在...

*如未看之前的請先回去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正文)


在稍早前,聖翔的眾人突然收到香子的求救通訊,但香子只說了2句話便跟她們失去連絡,而現在華戀和真晝在haru的家出發去香子的位置,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好巧不巧的在出門前被haru發現


haru「華戀,真晝,你們去哪?」


真晝「那個……………」


真晝「華戀,我們應該怎樣解釋才好?(小聲)」


華戀「交給我吧(小聲)」


華戀「haru桑,那個……………我、我和真晝想出去散步」


haru「那好吧~記得小心點」


華戀、真晝「嗯」


華戀和真晝出門後便用最快的速度跑去香子的位置,她們在路上看到也在跑去香子的位置的小光


華戀「小光」


小光「華戀,真晝」


真晝「前面就是香子的位置了,我們快走吧」


華戀、小光「嗯」


等她們趕到後,看到的是已經昏倒在地,全身的傷的香子,還有跪倒在地,被怪物不停虐待的双叶,而怪物也注意到華戀她們的到來


???「喔~又有人來了」


華戀「你、你到底是誰!?」


???「啊!抱歉,我還未做自我介紹呢~」


恐懼「我的名字叫恐懼,我原來打算附身那個女孩,但這2個人卻突然攻擊我,我只好給她們一些教訓了~嗯?好像少了一個人」


華戀「謝謝你那麼詳細的解釋…………」


小光「也感謝你給足夠的時間讓我們去救人」


當恐懼轉身看時双叶和香子都被真晝救走了,同時双叶也醒了


双叶「快…………」


真晝「双叶!你醒了」


双叶「快……跑………」


真晝「欸?」


恐懼「在我說話的時候救人,你的膽子不小啊,看來要給一些教訓了~」


小光「真晝!快跑!」


恐懼瞬間去到真晝的身後,並把真晝打飛,華戀和小光見狀便上前攻擊恐懼,但也被打飛,而就在恐懼打算繼續去「教訓」真晝時,一支箭從遠處射中恐懼的肩膀


恐懼「唔!痛………有援兵…!」


真晝「ban、banana!」


banana「抱歉,我們來遲了」


真矢「愛城桑,神樂桑,你們沒事吧?」


華戀「還行………」


小光「嗯………」


純那「西條桑,他是你們上次遇見的怪物嗎?」


克洛「不是」


恐懼「切!」


而這時双叶和香子也站起來了,克洛和真矢馬上去扶她們


克洛「沒事吧?」


双叶「嗯………他很強……你們小心」


真矢「花柳桑,石動桑,我們先扶你們去旁邊休息吧?」


香子「先別管咱們……伊藤桑有危險」


真矢「伊藤桑?」


恐懼「你是說這個女生吧~」


突然恐懼抓住ayasa的脖子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而華戀、小光和banana為了救ayasa立馬上前攻擊恐懼,純那也在後方支援,真矢和克洛安置好双叶和香子後也加入了戰鬥,真晝則照顧双叶和香子


但是在華戀、小光、真矢、克洛、banana和純那6人的攻擊下,恐懼卻一點傷也沒有,還只用單手就把6人的攻擊擋下


恐懼「玩夠了,該結束了,术式,束縛」


頓時所有人都動不了,正當恐懼打算拿走ayasa的記憶時,有一個人在背後偷襲了


teru「哈……哈……ayasa!你沒事吧?」


ayasa「te…ru……」


說完ayasa便暈倒了,又能活動的眾人便一同衝了過去,把被打倒在地的恐懼壓在地上,而真晝則把teru和暈倒的ayasa拉到双叶和香子的旁邊


克洛「這樣你就不能動了!」


恐懼「你太天真了,西條克洛迪娜」


克洛「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恐懼「你和天堂真矢跟憂傷戰鬥的事情,我們全部人都知道了」


真矢「你們…?」


???「术式,綑綁」


突然有一個人從遠處走來,同時也有一些藤蔓把克洛她們綁了起來


恐懼「啊!」


???「你還要玩到什麼時候啊,恐懼」


恐懼「抱歉,抱歉,我忘了時間」


???「再不回去那人又要生氣了」


恐懼「知道了……」


???「唉…走吧」


就在他們消失的瞬間,那些藤蔓和戰鬥的痕跡也消失了


banana「要不我們先把伊藤桑送回家吧?」


純那「嗯」


接着真矢和克洛負責背香子和双叶,teru負責背ayasa,純那、banana、小光、華戀和真晝則負責護送她們


到了ayasa家後,teru便把ayasa放到床上,然後出了客廳


teru「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嗎?」


teru這時的語氣是從來都沒有聽過,十分嚴厲


双叶「我來說吧………」


香子「双叶亲!」


双叶「反正遲早也要說的……」


(時間回到下午)


從teru家出來的双叶和香子竟然去了「響」的大樓


双叶「香子,你肯定伊藤桑在這裏?」


香子「不肯定啊~不過妾身的第六感告訴我伊藤桑一定在這裏」


双叶「不是吧……」


香子「双叶亲都說你要對妾身的第六感有信心啊~」


双叶「哈?」


香子「哼哼~你看」


双叶抬頭一看,果真看到ayasa從大樓裏出來,接着香子便上前跟ayasa打招呼,對方也嚇了一跳,不過隨後就跟香子聊起天來


双叶心想「那麼快就熟悉了嗎?!香子真的是……其他人又不見你是這樣子的」


看着那兩個人聊着聊着便去了逛街,當然身為香子男友兒時好友的双叶也跟了去


誰料,突然恐懼出現了,他把ayasa她們都傳送到後巷中,便打算拿走ayasa的記憶,双叶和香子為了保護ayasa跟恐懼戰成一團,但就如大家知道的,双叶和香子敗給了恐懼,如果不是眾人及時趕到,ayasa可能已經被拿走了記憶


双叶「就是這樣了………」


teru「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双叶「唔…………」


teru「為什麼!」


終於在一旁的香子忍不着了


香子「夠了!」


真晝「香子……」


香子「已經夠了!大家是為了什麼才令到自己遍體鱗傷的!大家是為了什麼才被迫突然離開自己的世界來到這裏的!大家只是為了你們!為了你們!双叶亲差點沒了性命啊!(哭)」


双叶「香子……別哭了,我沒有事……別哭了」


聽到香子這樣說的teru頓時沉默了,而一直在房間的ayasa也出來了,她也聽到香子剛才說的話,看到ayasa醒來的teru第一時上去打算看看ayasa有沒有受傷,但ayasa卻躲開了teru


ayasa「那個……teru…你先回去吧」


teru「但是……」


ayasa「先回去,我隔2天把双叶和香子送回你家」


teru「我知道了……」


等teru走後,ayasa便從櫃子中拿出藥箱,開始幫聖翔9人包紮


ayasa「會有點痛,你忍着」


双叶「嗯」


誰料!ayasa卻突然流下眼淚,眾人看到後開始慌張起來


ayasa「抱歉……抱歉…………(哭)」


双叶看到在哭泣的ayasa彷彿剛才的香子,便把手放在ayasa頭上


双叶「別哭了……別哭了…」


眾人看到後也一邊抱住ayasa,一邊安慰她


真矢「伊藤桑,我們沒有事,不用擔心」


克洛「只是一些輕傷而已啦」


華戀「哭了就不好看了~」


真晝「華戀!」


小光「唉……笨蛋華戀」


純那「你真的是……」


香子「我可不想看到我的中之人哭」


banana「香子總是口不對心(笑)」


香子「我那有!」


ayasa被她們逗笑了,大家的也跟着笑了起來


香子「你們不許笑!」


双叶「哈哈哈哈!」


香子「双叶亲也……!」


ayasa「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在這裏留宿吧,我去告訴大家」


真晝「那我們快包紮完傷口吧」


八人「嗯」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同一時間haru家)


(叮咚~)


haru「來了」


haru打開門後,看到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haru「那個………」


???「你是岩田陽葵小姐對吧?」


haru「是…?」


???「我們正式邀請你到「神」的身邊,做他的手下」


haru「神?」


不等haru做任何反應,那人便把她帶走了


(手機鈴聲)


ayasa:haru,真晝和華戀今晚在我家留宿了


haru:我知道了


???「原來就是她們,她們怎樣跟我們對抗啊,看來你選錯人了,風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續)


大家覺得如何?


我好像寫了ayateru的刀了(💦


別打我………


我看了一下


竟差1人就夠100粉了😂


當夠了100粉的時候,我會寫大家喜歡的cp

(當然是指九九組/九九組中之人)

(Roselia也應該可以的……………)


在評論告訴我你想我寫什麼,我會抽5組cp的(儘量……)


也好好期待穿越?!(12)吧!


記得支持我!!!!!!!!

是你的阿暮
在被网课折磨疯了的时候突然在自...

在被网课折磨疯了的时候突然在自己的笔上发现了个华点。我当初买笔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到。

自己推的偶像的昵称(是这样叫吧?)居然会出现在自己都笔上?!

病毒,学校,蝙蝠,我总要先疯一个。

当然我疯的可能性大。

(你永远都不知道网课能用什么样的方法逼疯一个人。)

在被网课折磨疯了的时候突然在自己的笔上发现了个华点。我当初买笔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到。

自己推的偶像的昵称(是这样叫吧?)居然会出现在自己都笔上?!

病毒,学校,蝙蝠,我总要先疯一个。

当然我疯的可能性大。

(你永远都不知道网课能用什么样的方法逼疯一个人。)

江江江江哥安小炎
最近太忙了,这算是复健? 家里...

最近太忙了,这算是复健?

家里的电脑老出问题,笔刷也不一样了,画得有些艰难.._:(´_`」 ∠):_ ...(借口!)

小人画大概会画成这样|ω•`) 

最近太忙了,这算是复健?

家里的电脑老出问题,笔刷也不一样了,画得有些艰难.._:(´_`」 ∠):_ ...(借口!)

小人画大概会画成这样|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