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老病死

2777浏览    72参与
笑醉山外

有趣无趣,终将逝去

        又是夜深。

        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寂寞,孤寂,白日的喧嚣与热闹,似乎不存在。

        似乎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

        只是我的感觉,我知道。...


        又是夜深。

        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寂寞,孤寂,白日的喧嚣与热闹,似乎不存在。

        似乎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

        只是我的感觉,我知道。

        在感觉之外,依然很多喧嚣,热闹,伴随着无数的卑鄙或高尚,罪恶或善良,欢乐或眼泪……

        与我无关,我知道。

        终究是个无趣的世界。

        淡淡的看着日落月出,花开花谢,风起云涌………

        没有喜欢,却也有厌恶。

        阳光或黑夜,美丽或丑陋,有时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感觉而已。

        不同的感觉而已。可我似乎失去了感觉,或者不想有什么感觉,不是封闭,只是想洗去………

        有趣无趣,终将逝去。

        不知道还有多久。感觉很久很久了。

        时光淡淡的远去,我也将淡淡的逝去,不管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

        生老病死,一生,四个字而已。

        生不知,死不知。不过一直在生死时间,老病二字。一直在老病的路上,去向终点。

        总将逝去,来过与否,真的重要吗?

        也许不过是不甘而已。

        心无寄,终究是个无趣的空间和时间。

        有趣无趣,终将逝去。

        

期日风-

生老病死

关于这几天各种人逝世我想说的


其实我有个姥姥,在我出生几个月就没了吧   ,对她印象不是很深  只知道姥爷之后再娶的姥姥  记忆力只有这个“后姥姥”  但是好像因为一些事情就分开了  


前几年,姥爷搬回之前的家了  还是他一个人  之前下雪天路滑摔了  腿脚一直不好 加上暑假有摔倒  胃出血  住院了


记得搬回来的时候  姥爷还说:“过两天...

关于这几天各种人逝世我想说的


其实我有个姥姥,在我出生几个月就没了吧   ,对她印象不是很深  只知道姥爷之后再娶的姥姥  记忆力只有这个“后姥姥”  但是好像因为一些事情就分开了  


前几年,姥爷搬回之前的家了  还是他一个人  之前下雪天路滑摔了  腿脚一直不好 加上暑假有摔倒  胃出血  住院了


记得搬回来的时候  姥爷还说:“过两天上坟咯,告诉你姥姥  我搬回来了”  听我妈说之前我姥爷看我姥姥一直没哭 去年就哭了  还挺难受的  一直自己一个人  也七十了吧


就还挺怕他自己出点啥事咯  没人知道



再来说下我爷跟我奶吧


我奶一直生病 有执念  我爷就一直照顾她  吃饭都给她端她床上去   我奶一难受他就难受  


其实我爷在我印象里没怎么生过病  听妈妈说十几年前胃生了比较大的一场病  


我爷1949的,昨天刚过完72岁生日  贼匆忙 自己都不在乎  虽然说现在还能腰板很直  还能上山下山  但是真的怕有一天累到


我感觉真的很怕这种  尤其是上了寄宿学校  半个月回来一次  感觉时间真的挺快的


就到这吧  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也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一切都好

人间青玉案(原创文手)

【时空过客】习惯

“埋葬一个人,意味着死亡和失去。

埋葬一粒种子,代表着全新的生机即将开始。”


这是我十五岁的那年夏天,在书中偶然翻到的一句话。

我把这段念给奶奶听,她眯着眼,把已显出老态的手覆在我的手上。过了会儿她才似发出感慨一般:“生老病死,没有人能逃得过的。接受这些哪儿有那么容易。”


那是爷爷离开的第三天。


我和奶奶一起送完了他最后一程。夏日的炎热在外面,站在有无数小格子和抽屉的大厅里,我的心像被冻住一样,一直坠到地上,摔得粉碎。奶奶的身影却稳稳的,屹立着像座山。


但我瞥见她的手在颤抖,曾经着双手也像今天一样颤抖着为枕边人梳弄头发,听他抱怨:“怎么年纪越大越磨蹭了?我这点头...

“埋葬一个人,意味着死亡和失去。

埋葬一粒种子,代表着全新的生机即将开始。”


这是我十五岁的那年夏天,在书中偶然翻到的一句话。

我把这段念给奶奶听,她眯着眼,把已显出老态的手覆在我的手上。过了会儿她才似发出感慨一般:“生老病死,没有人能逃得过的。接受这些哪儿有那么容易。”



那是爷爷离开的第三天。


我和奶奶一起送完了他最后一程。夏日的炎热在外面,站在有无数小格子和抽屉的大厅里,我的心像被冻住一样,一直坠到地上,摔得粉碎。奶奶的身影却稳稳的,屹立着像座山。


但我瞥见她的手在颤抖,曾经着双手也像今天一样颤抖着为枕边人梳弄头发,听他抱怨:“怎么年纪越大越磨蹭了?我这点头发还用费心倒腾啰!”手的主人不轻不重在他脑袋上打一下:“少说话,弄乱还不得重来?”


四十多年的路一起走了下来,但爷爷没能挺过那一晚。奶奶默默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宣告他的离开。我不明白奶奶为什么要特意多等两天才送他去火化,正如她在之后的日子里总不忘替他搬出藤椅到阳台上那样。


当我听见她在厨房里突然喊了声爷爷的名字时,刚练好的字帖上晕开了一片,从模糊的眼帘后,我依稀辨认出那句话。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吃饭的时候我问奶奶,会慢慢习惯吗?

她放下筷子,思索良久后回答:“大半辈子都过去了,还有多长时间习惯。”我不再说话,沉默地吃完那碗没有味道的面。


少了一个人,或许也少了他递来的盐,若我刚刚练字时的那滴泪跨越时空到面碗里,吃起来就不会那么难过了吧。


某天下午奶奶把他们的信全部收起来,放进衣柜深处,然后到阳台上的藤椅里,微微闭上眼睛小憩。她的呼吸轻不可闻,最后变成了微风中的一缕,飘走了。

嘴角的那抹笑是真心的吧。我想。



那年我十八岁,一个人送走了奶奶。


夏天似乎都是一样的,又有些不一样。蝉声不知疲倦,响彻日夜。爷爷离开的那个夏天我问过奶奶,为什么蝉从来不知疲倦。

她的目光慈和安详:“他们用尽生命唱完这九十九天,就不会有下一个夏天了。”从此我再没抱怨过蝉声,或许是不自觉的怜悯,和那一点点的悲哀。


蝉的生命那么短,只够它唱完一个夏天;人的生命那么短,某天来不及告别就离开。而这份失去让人心口缺了一块,在以后的日日夜夜,任刺骨的风从中穿过,直到彻底习惯那份痛和失落。


但失去不可怕,可怕的是要去习惯失去后的世界。


回家习惯性打开水龙头,入手冰凉才想起那个总为自己调好水温的人已不在;习惯性衣服一甩准备洗手吃饭,桌上空空才想起那个总挂好衣服,早早做好饭菜的人已不在;习惯性给对方发信息,发出去才想起那端已永远成了空号。


我还有很长时间去慢慢习惯,这个过程很艰难,也没有多艰难。


搬家的时候发现了奶奶藏起来的那些信,纸张已经有些泛黄了,放在盒子里,没有一丝灰尘。从前车马慢的时代,这些书信就承载了那个时代的美好回忆。

想了很久,我才慢慢将信一一展开,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他们,在夏日蝉鸣里牵着手站在一起。少女眉眼弯弯,少年浅笑晏晏。


我小心翼翼把这些信重新放好,最上面的那封笔迹仿佛离今天还不远,写道:


亲爱的刘霞同志,在我不在的时候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睡太晚,也别来接我。在你面前我不好意思说什么,也不会说话。但我有句心里话想告诉你。我非常喜欢你,想和你生活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奶奶的那抹笑,她也许是去接他了。






-无用良品-

萧红:若问人活着为什么?不假思索:人活着是为吃饭穿衣。再问人死了呢:人死了就完了

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也就算了。 

老,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眼花了,就不看;耳聋了,就不听;牙掉了,就整吞 ;走不动了,就瘫着。这有什么办法,谁老谁活该。 

病,人吃五谷杂粮,谁不生病呢? 

死,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父亲死了儿子哭;儿子死了母亲哭;哥哥死了一家全哭;嫂子死了,她的娘家人来哭。 

哭了一朝或是三日,就总得到城外去,挖一个坑把这人埋起来。 

埋了之后,那活着的仍旧得回家照旧地过着日子。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外人绝对看不出来是他家已经没有了父亲或是失掉了哥哥...

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也就算了。 

老,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眼花了,就不看;耳聋了,就不听;牙掉了,就整吞 ;走不动了,就瘫着。这有什么办法,谁老谁活该。 

病,人吃五谷杂粮,谁不生病呢? 

死,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父亲死了儿子哭;儿子死了母亲哭;哥哥死了一家全哭;嫂子死了,她的娘家人来哭。 

哭了一朝或是三日,就总得到城外去,挖一个坑把这人埋起来。 

埋了之后,那活着的仍旧得回家照旧地过着日子。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外人绝对看不出来是他家已经没有了父亲或是失掉了哥哥,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关起门来,每天哭上一场。他们心中的悲哀,也不过是随着当地的风俗的大流,逢年过节的到坟上去观望一回。二月过清明,家家户户都提着香火去上坟茔,有的坟头上塌了一块土,有的坟头上陷了几个洞,相观之下,感慨唏嘘,烧香点酒。若有近亲的人如子女父母之类,往往且哭上一场;那哭的语句,数数落落,无异是在做一篇文章或者是在诵一篇长诗。歌诵完了之后,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也就随着上坟的人们回城的大流,回城去了。 

回到城中的家里,又得照旧的过着日子,一年柴米油盐,浆洗缝补。从早晨到晚上忙了个不休。夜里疲乏之极,躺在炕上就睡了。在夜梦中并梦不到什么悲哀的或是欣喜的景况,只不过咬着牙,打着哼,一夜一夜地就都这样地过去了。 

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什么?他们并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他们会直截了当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人活着是为吃饭穿衣。” 

再问他,人死了呢?他们会说:“人死了就完了。”

早安☀️公主👸

昨天是奶奶的葬礼,整宿的守夜,从凌晨花式拜到了中午,中午在30℃+ 的高温送上山了,整个人脱了一层皮!

昨天是奶奶的葬礼,整宿的守夜,从凌晨花式拜到了中午,中午在30℃+ 的高温送上山了,整个人脱了一层皮!

七南渡笳

🍀17

☞QNDJ 

今日小满。

碰上了五二零。

似乎和每天的早晨没什么两样,除了外卖员的车后载一束新鲜的中国玫瑰。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它好遥远。


一拖再拖,母亲终于在今天去医院检查。

问题肯定是有的,主要是看程度的深浅。

今天只出来一个结果,明天还得继续。

生老病死,每个人的必修课。

一件一件来……

不急,一件也不会少。


明天还得继续。

硬要说今天有什么不同,听道长的节目是一种安慰。

☞QNDJ 

今日小满。

碰上了五二零。

似乎和每天的早晨没什么两样,除了外卖员的车后载一束新鲜的中国玫瑰。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它好遥远。


一拖再拖,母亲终于在今天去医院检查。

问题肯定是有的,主要是看程度的深浅。

今天只出来一个结果,明天还得继续。

生老病死,每个人的必修课。

一件一件来……

不急,一件也不会少。


明天还得继续。

硬要说今天有什么不同,听道长的节目是一种安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