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生蚝

14143浏览    653参与
Queen秋明找到油田了吗
最近在嗑小花甲和生蚝的cp哇(...

最近在嗑小花甲和生蚝的cp哇(⁎⁍̴̛ᴗ⁍̴̛⁎) ʕ•̫͡•ོʔ•̫͡•ཻʕ•̫͡•ʔ•͓͡•ʔ 

最近在嗑小花甲和生蚝的cp哇(⁎⁍̴̛ᴗ⁍̴̛⁎) ʕ•̫͡•ོʔ•̫͡•ཻʕ•̫͡•ʔ•͓͡•ʔ 

橘野

同人|《死于凌晨三点》02

[图片]

因为各种原因咕咕咕的🍊来了...

小声讲  一会再传辆🚗

思前想后还是要把这部分内容写出来,不然后面写起来怪怪的,可能会有些枯燥,但好歹人物都上场啦,铺垫也足够了,不得不说我写点东西私设真的好多_(:τ」∠)_

食用愉快!


正文↓↓↓↓↓↓


02

四顾无人,白纳谦快速拉开门,闪了进去。

“阿宪……”白纳谦看着男人,唤出他的名字。

郑仁宪听到门声就转了过来,手里拿着文件夹,抬头看向白纳谦。

他连话都不说,轻轻挑了挑眉,是在问——怎么了?

白纳谦坐到他旁边,双手抠着椅子下边沿,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阿宪……我能不能不...

因为各种原因咕咕咕的🍊来了...

小声讲  一会再传辆🚗

思前想后还是要把这部分内容写出来,不然后面写起来怪怪的,可能会有些枯燥,但好歹人物都上场啦,铺垫也足够了,不得不说我写点东西私设真的好多_(:τ」∠)_

食用愉快!




正文↓↓↓↓↓↓





02

四顾无人,白纳谦快速拉开门,闪了进去。

“阿宪……”白纳谦看着男人,唤出他的名字。

郑仁宪听到门声就转了过来,手里拿着文件夹,抬头看向白纳谦。

他连话都不说,轻轻挑了挑眉,是在问——怎么了?

白纳谦坐到他旁边,双手抠着椅子下边沿,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阿宪……我能不能不去……”

郑仁宪挥手打断他,“不是早就说好了吗?”

“可是……”没有人和他说要这么早,更没有告诉他要用这么下/贱的方式。

郑仁宪见他泫然欲泣,几不可见地皱眉。

他放下手机的东西,站起身来把白纳谦摁到座位上,蹲下来和他平视,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些,“纳谦,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已经筹备了这么久,怎能功亏一篑?

白纳谦觉得自己正站在刀尖上,往前往后都宛如凌迟,微微侧一下身子便是万劫不复之地。

旧事的冤魂不散,嗡嗡作响,想把他直接拽入地狱。

见他还犹豫,郑仁宪只好把他搂进怀里,轻声劝着,“纳谦,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记住,你不脏,我也永远不会扔下你。等事情成功后我会接你出国,我们离开这里。”

怀里的人已经发抖,大概已经落泪。

“对,离开这里……你想想小恩,我们也是为了他……”

小恩——思及此,白纳谦觉得自己真是万般矫情。

最终,他抬手回抱住男人的腰身,这是他痴想了多年的相拥,竟然是因为那个恶魔而实现。

对,都是因为他,若没有尹胜浩那个混蛋,他们怎么会这般苟活。

白纳谦愤恨地闭上眼,带着决绝的悲壮,错过了郑仁宪眼底不可参的深意。

——————

酒会上觥筹交错,作为主角的尹胜浩收起平日里轻佻模样,规规矩矩见各位长辈,但也不卑不亢,进退有度,让老爷子很是满意。

“胜浩真是稳重多了。”

——说者未必无心,听者断然有意。

毕竟老爷子混迹黑白两道四十年,家族势力庞大,虽然长子英年早逝,但留下来的嫡长孙也不容小觑。

前几年还好,这小子目中无人,浪到无法无天,花边新闻都足够读三天三夜,幸亏只好男色,才没给老头整出一车重孙子。

浮躁,玩世不恭,私生活混乱,还是个同,搞出那等丑事,这个不成器的长孙原本很让邻系亲属放心,可谁知道人家脱胎换骨,一招浪子回头博得老爷子欢心。

今晚宣布尹胜浩进入总公司任高层的消息就是警钟。

抛开独占产业鳌头的尹氏集团不说,光是尹家盘根错节的巨大家族就足够诱人。

资本雄厚,政治手腕过硬,在灰色地带如鱼得水,这种家族还秉承一人掌权多人分权的传统,那堪比皇帝的位置,谁能不眼红?

金字塔尖只能站一个人,但没有人天生天生站在那里。

尹圣义站在角落里,没人打扰他,他也不去同别人攀谈。

他的目光穿过几个人,紧紧跟随着那个耀眼的男人。

尹胜浩……刚二十五岁吧……

他胡思乱想到。

其实年前他也很得老爷子宠。尹家在国内势力范围大,在国外正规市场却名不见经传,即使一直在洗钱,但这十年由于一些政治原因,压力不小。

去年他争取拿下的项目很适合开拓国外市场,老爷子也很看重,没想到最后被一家外企截了去。

地位一落千丈。

尹圣义靠在雕花落地窗旁,不动声色地瞟着侄子,暗自琢磨这次长孙回国要分一块多大的蛋糕。

说不定下一任家主……

“尊敬的各位来宾——”

正事开始,尹圣义也不想凑这个热闹,便放下香槟杯独自溜到洗手间。

出了金碧辉煌的会场,铺着厚地毯的长廊很空旷。尹圣义刚转过拐角,漫不经心地望了一眼走廊尽头。

只需一眼,惊愕百骨。

远处的男孩微低着头听面前的人说话,窗户开了半扇,夜风卷起他单薄的白衬衫,吹开半长的黑发,露出半张脸——猛地一看,和那个早已死掉的人一模一样。

那二人没注意到他,转身进了房间。

尹圣义完全清醒了,不可思议地盯着男孩的背影……

身形也很像。

“呼——”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理清思路。

郑恩绝对死了,四年前就死在异国他乡,连尸骨都没人知道在哪。

至于这个人……要么是整成那张脸,要么是天生如此。

可即便是后者,光是他为什么此时会出现在这里,也足够令人推敲。

——有意思。

房外的人已经迫不及待打电话,屋内的人也按捺不住。

郑仁宪递给白纳谦一杯水,安抚受惊的他。

“没关系,刚才是他没注意到你,不然肯定有反应。”

“……”白纳谦小口喝着温水,慌得睫毛都发抖。

他总是这样低着头,不轻易说什么,看上去与世无争,实则就是没主见,甚至懦弱。

优点是好拿捏,缺点也很明显——刀尖不够锋利。

这样软弱无能的人,若没有那张脸,郑仁宪连利用都觉得碍手。

“……这是小恩用命换来的优势,纳谦,我们别无选择。”

“要是失败了……”白纳谦根本不敢想,脑子里混沌无比。

眼泪滑落下来,滴在衣领上,留下浅浅的泪痕,和主人一样渺小。

“失败的话……就不可能找到小恩了……”

白纳谦哭出声来,话音未落便缓缓倒在沙发上。

——好看的人哭起来也我见犹怜,那双眼睛只有惶恐,闭上前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郑仁宪许久未动。

白色药丸滚出瓶子,小小三颗躺在手心上没什么重量。

他掐住白纳谦双颊,毫不犹豫地把药塞进去。

——不可能失败。

——————

晚宴结束,饶是酒量好如尹胜浩也有些微醉。

酒店是他家的,也是他要接手的产业之一,所以尹胜浩在最高层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刚出电梯,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尹大少爷?这人太容易查了,你这是杀鸡用牛刀啊。”

“有消息了?”以陈家的手腕查人,这个速度正常。

“嘁——”陈耀拉长声音揶揄尹胜浩,翻了翻手里薄薄的几张打印纸,“白纳谦,十九,挺普通的背景,没有什么特别的。”

白纳谦?

尹胜浩刚要问他,陈耀紧接着意味深长地说:“唯一特别点的就是职业——他在青幺有协约,c级,字是本人签的。”

青幺?

尹胜浩停下脚步。

那是他前几天晚上才去过的地方。

那是京城最大的会所的一个不可言说的分支,水深得很,而且就是陈家的地盘。

总部是达官显贵都爱去的地方,彰显身份,至于青幺……水深得很。

c级协约在青幺就是卖身契,卖得最彻底的那种。

“他——”

“别这么着急,”陈耀在那边忍着笑,“干净着呢,但我手下的人不清楚小男孩已经有人惦记了,正打算「装货」,我给你安排好了。”

老情人没了这么多年,这新的总算来了。

“这次可刺激了,尹少爷悠着点儿。”

“……回头谢你”尹胜浩收起手机,盯着几米外的房门。

「装货」就是要做好准备送给哪位金主了。

和a,b不同,c级虽然也是有男有女,但都是直接卖给一个人,身份身子都得干净,会伺候人,更能给会所带来长久利益。

联姻不能解决的问题,送几个情/妇也许就很容易。

在酒店停车场惊鸿一瞥,尹胜浩就猜到这个人绝不是路过。

看来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

尹胜浩将拇指贴在扫描仪上,啪嗒一声,门开了。

至于这送上门的熟肉,岂有推辞一说?

柏戎

野画集同人 恶欲(上)

car car 🚗 停到parking lot 了,有需要自己开

加班缝隙中肝出了三千多字的🚗……希望别被精神文明建设了,我真是一滴不剩了

野画集原著向同人,基本对应野画集到29话的剧情,以文字的形式把漫画表现出来,附加上看漫画时联想到的人物心理活动形成的一篇同人。本文是31话和32话刺激之下的产物,周五看完32话后控制不住手想搞一篇同人了。本来想写到南韩打桩机发威的32话,但是一下没控制住已经写到了三千多字,就分成了上下两部。如果有人喜欢想看下部,然后我也有时间的话,就春节的时候再搞出来下篇。

http://note.youdao....

car car 🚗 停到parking lot 了,有需要自己开

加班缝隙中肝出了三千多字的🚗……希望别被精神文明建设了,我真是一滴不剩了

野画集原著向同人,基本对应野画集到29话的剧情,以文字的形式把漫画表现出来,附加上看漫画时联想到的人物心理活动形成的一篇同人。本文是31话和32话刺激之下的产物,周五看完32话后控制不住手想搞一篇同人了。本来想写到南韩打桩机发威的32话,但是一下没控制住已经写到了三千多字,就分成了上下两部。如果有人喜欢想看下部,然后我也有时间的话,就春节的时候再搞出来下篇。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70d66965e55a85682af36a0d77a82222

传送门链接看评论

出久的猪排饭
临摹的,再次赞美太太绝美画风呜...

临摹的,再次赞美太太绝美画风呜呜呜呜太好看了

临摹的,再次赞美太太绝美画风呜呜呜呜太好看了

黑羽三不猴💓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Doreen
野//画/集的标签搜不到了Or...

野//画/集的标签搜不到了Orz  韩漫里的攻真的见一个爱一个555

野//画/集的标签搜不到了Orz  韩漫里的攻真的见一个爱一个555

宫泽泉

我明白了,没有辣椒的生蚝没法吃。

我明白了,没有辣椒的生蚝没法吃。

橘野

生蚝花甲同人《死于凌晨三点》01

[图片]


现代私设巨多严重ooc慎入

慢慢写


01

十几号人的晚餐,老宅的长桌罕见被坐满,连三岁的奶娃都乖乖地依偎在妈妈怀里,不吵不闹。

上位坐的是尹家老爷子,掌权四十多年,不怒自威。

尹胜浩坐在他左手边,背没有挺直,微微靠在椅子上,虽然收敛了些许,但还是众人里最散漫的一个。

他游刃有余地应对着明枪暗箭,带着纨绔子弟特有的玩世不恭,语气却不冲,甚至有些嘴甜,说到有意思的事还会笑笑,上挑的眼尾显得没那么凌厉。

父系的一个女眷他被哄得心花怒放,刚要他再说说见闻,却被别人抢了先。

“看来送胜浩出国是正确的,变化这么大,换了个人一样。”

众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偌大的...



现代私设巨多严重ooc慎入

慢慢写



01

十几号人的晚餐,老宅的长桌罕见被坐满,连三岁的奶娃都乖乖地依偎在妈妈怀里,不吵不闹。

上位坐的是尹家老爷子,掌权四十多年,不怒自威。

尹胜浩坐在他左手边,背没有挺直,微微靠在椅子上,虽然收敛了些许,但还是众人里最散漫的一个。

他游刃有余地应对着明枪暗箭,带着纨绔子弟特有的玩世不恭,语气却不冲,甚至有些嘴甜,说到有意思的事还会笑笑,上挑的眼尾显得没那么凌厉。

父系的一个女眷他被哄得心花怒放,刚要他再说说见闻,却被别人抢了先。

“看来送胜浩出国是正确的,变化这么大,换了个人一样。”

众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偌大的餐厅安静得吓人。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尴尬还没来得及凝聚,就被尹胜浩打破。

“都是叔叔的好办法,我还没正式谢过叔叔呢。”尹胜浩端着酒杯起身。

似乎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所有人——包括方才在角落里出声的尹圣义——都愣了。

“还有,当年我太胡来,叔叔那么为我考虑,我竟然不知好歹,实在是混账,给叔叔赔不是了。”

杯酒应声下肚,一滴不剩。

尹圣义眼神晦暗不明,良久才回答:“叔叔怎么会生气呢?”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都吃饭吧。”尹老点点头。

一家人……尹胜浩暗自琢磨这个词。

真讽刺啊。

______

十点钟,尹胜浩回到自己卧室里。

对于这种家庭聚会,他实在是感到厌烦。

不……不是家庭聚会的原因,而是和尹家打交道这件事本身就足够恶心他。

他站在落地窗前,望着漆黑的夜,薄唇微抿,心思却不在窗外。

手里铃声突兀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胜浩,出来玩吗?在会所。”背景音嘈杂混乱也挡不住那股亲昵劲儿。

尹胜浩揉揉眉心,问他:“都有谁?”

“没有外人,耀哥也在,”那边明显有人起哄,嬉笑声一片,“浩酱过来嘛,他们都成双成对的,只有我单着多可怜。”

怕尹胜浩不给面子,他快速小声加了一句,语气没有那么媚,但十分温柔——

“知画想尹哥了。”

尹胜浩没叫司机,打算一个人悄悄去,哪知道刚开门就和不速之客撞个正脸。

尹圣义刚想敲门,没想到猛地离这么近——他很久没仔细看尹胜浩本人了。

柳叶眉加上三白眼,矜贵得离谱,往下是高挺的鼻梁,两片薄唇,下颚线条分明,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没系,露出蜜色肌肤。

尹圣义顿时觉得自己呼吸急促。

“叔叔在这干什么呢?”尹胜浩冷眼看着亲叔叔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自己门前,顶着湿而不乱的黑发,水滴顺着锁骨流进松松垮垮的低领口。

其实不说的话,任谁也想不到尹圣义比他大了一辈。

“我……我来看看你。”

尹胜浩一脸惋惜,“真不巧,约了朋友。”

尹圣义无措地抿抿嘴,倒真像个纯情少年。

想到了那件事,尹胜浩心里犯恶心,不想再说漂亮话,“这样吧,下次我去见您,记得吹头发,叔、叔。”最后两个字咬得格外重,携着深意。

不再多言,尹胜浩转身离去。

尹圣义贪婪的目光看着自己侄子消失在走廊,直到转身下楼。

他靠在墙壁上艰难地喘气,面色潮红,然后慢慢蹲下来,抱住膝盖。

太像了……

______

尹胜浩毫不留恋地离开老宅,果断踩下油门,仿佛身后的大房子会吃人。

他心里烦闷,到了会所脸色也不好看,知画靠在他怀里,嗔怪尹胜浩没告诉他回国的事。

“我都没能去接你。”

尹胜浩压着心底的不痛快,陪他调情,“这么冷的天,怕冻坏你。”

见知画不接这个台阶,嘟嘴还想说什么,他只得凑近些,几乎在知画耳边说:“一会在床上好好接我就够了。”

回应的是知画娇羞一笑,以及手脚愈发不老实。

一旁的陈耀看得清楚,知道两人干什么勾当,不怀好意地坏笑,“尹哥只顾着哄知画,都不和兄弟们叙叙旧,重色轻友啊!”

尹胜浩笑骂他,屋里这才热闹些。

当晚尹胜浩没回家,搂着知画进了会所最高层的房间,享受香艳的接待。

第一波完事后知画香汗淋漓,抬腿勾尹胜浩的腰,舔舔嘴唇,“他们说尹哥在那边身边总有人呢……”

尹胜浩把他抱起,顺势进入,阻止了下一句话。

“泄欲的罢了。”

这是实话,尹胜浩找炮|友就跟春天花园里摘花一样,千朵万朵压枝低。

不过都是露水情缘,长久的……只有知画。

被紧扣在尹胜浩怀里的知画痴迷地亲吻男人的胸膛。

是的……只有知画,也只会有知画。

______

会所位于的大街是著名的销金窟,清一色消费场所,灯红酒绿。

白纳谦被一群混混堵在酒吧后的巷子里,至于原因,他虽然不清楚,但无外乎酒吧那群人又看他不顺眼了。

“你能别给脸不要地往郑经理身边凑了吗?”带头的是个男的,往多了说二十出头,比白纳谦高一点。

“阿宪有事找我……”

“找你妈!”带头的是个暴脾气,白纳谦的反应一点也不如他意,他当即拎起铁棍朝着肩膀挥去,“难道不是你整天献殷勤?你是没眼力见还是缺男人?”

话难听,家伙事倒不玩虚的,白纳谦险险躲过去,后背抵在墙上。

右边唯一的缺口被一个笑容下流的男人堵住,他彻底被围住。

群殴……白纳谦捂住脑袋,脑子里乱糟糟的。

第二下眼瞅着就要抡过来,看着蹲在地上的人怂得发抖,施暴者终于高兴了,打人的力气也就更大了。

没事的……只是挨打的话,没事的。

“嘿!搁着干嘛呢?”人群被一个女人拉开口子,铁棍打了滑,敲在白纳谦后背上,一声闷响。

齐烁推开那个带头的,仗着身高优势低头瞪他,“找茬?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她净身高一米七八,现在是冬天,穿上厚点的靴子立刻一米八。

巷子里灯光昏暗,齐烁也认出来这群人是谁,此刻看清楚些才发现都是熟人。

哟呵,还是内斗。

“郑仁宪出差了就都称大王了是吧?”

齐烁是酒吧乐队主唱,但这只是副业,正经干什么的没人知道,据说是老板朋友,想唱歌了就过来玩玩。

有没有靠山不知道,但刚来的时候有个背景不错的客人调戏她,赤裸色情,被她当场掰断了指头还浇了瓶酒,第二天该唱唱。

总之,惹不起。

其实带头的那个混混人缘也不怎么样,大家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来的,这种戏码怎么能没有围观群众。

现在来了更横的,他们只想把自己撇干净。

“齐姐,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过来看看。”

“你!”带头的人气急败坏,再看齐烁稳稳当当站在白纳谦面前,摆明是要护着他。

“行……行!你给我记住了!”他扔下铁棍,骂骂咧咧地走了,“一群傻逼。”

驱散了众人后,齐烁带着白纳谦去二楼,拿出医药箱。

“你怎么不还手?”齐烁利索地掏出药膏和绷带,“脱衣服……嘶,都出血了,我给你消毒,忍着点疼。”

白纳谦无声地点点头。

齐烁自问自答,“我怎么问这个……你还手也没用啊,对吧?只要你不离开郑仁宪,那小子怎么可能死心。啧,怎么都喜欢姓郑的,他……”

白纳谦打断她:“不关阿宪的事。”

齐烁:操。

白纳谦佝着背进来,消毒上药,一声不出,她刚要说郑仁宪的不是,他才终于理她。

齐烁暗自磨后槽牙,万分不解白纳谦怎么这么死心眼。

两个人都不说话,白纳谦察觉自己态度不好,好歹是齐烁救了自己。

“我……”

单弦音乐响起,是白纳谦外套口袋里的手机。

齐烁帮他掏出来,背对着白纳谦冲着屏幕上的称呼翻了个白眼。

「阿宪」

“谁的?”

她只好把手机递过去,“喏,你的盖世英雄。”

伤口已经包扎完,白纳谦披上外套往窗边走,接起电话。

齐烁刚把药品收拾好,白纳谦转过身来。。

“亲呼完了?”齐烁本想再教育教育他到底什么是渣男,但看白纳谦脸色不太好,大概是累了,也就作罢。

“药一天换一次,别碰水,回去早点睡。”

“……谢谢。”

白纳谦慢慢走出齐烁的屋子,合上身后的门。

隔音太好了,屋里面很安静,但出来就DJ爆炸,男男女女尖叫大笑。

烦。

他脑子里还是很乱,郑时宪的话使其更糟糕——

“纳谦,他回国了。”

“被打了?我不是叫你离他们远点。”

“记住,按原计划进行,不能出岔子。”

“纳谦,不要让我失望。”

Noviuiu_江

小花甲!花甲跟生蚝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酥酥的!

小花甲!花甲跟生蚝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酥酥的!

马港特蓝蚝
黑羽三不猴💓
自带低气压席卷而来的少爷!🤔...

自带低气压席卷而来的少爷!
🤔🤔🤔🤔

自带低气压席卷而来的少爷!
🤔🤔🤔🤔

m15653739379

你吃的法国高端品牌生蚝可能是假的,14元低端品转手卖40元!已流入多地

生蚝是牡蛎的别称,以法国沿海所产最为闻名,因此,法国的一些品牌生蚝常常被一些中高档餐厅作为食材的首选。但一些不法商家也因此看到了所谓的商机,用品质较次的生蚝冒充品牌生蚝在国内销售,蒙骗消费者。
 


   普通生蚝当品牌出售上海警方立案侦查

  2019年10月,上海宝山警方接到举报称,在上海的一些海鲜市场发现大量假冒品牌的 生蚝,且流向了华东多地,对此,上海宝山警方立即会同上海经侦总队成立专案组开展实地走访调查。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民警何君毅:公安机关根据这些假冒生蚝的物流信息,最后锁定了这些假冒品牌生蚝都来自于浦东的某水产经销商。...

生蚝是牡蛎的别称,以法国沿海所产最为闻名,因此,法国的一些品牌生蚝常常被一些中高档餐厅作为食材的首选。但一些不法商家也因此看到了所谓的商机,用品质较次的生蚝冒充品牌生蚝在国内销售,蒙骗消费者。
 



 


   普通生蚝当品牌出售上海警方立案侦查

  2019年10月,上海宝山警方接到举报称,在上海的一些海鲜市场发现大量假冒品牌的 生蚝,且流向了华东多地,对此,上海宝山警方立即会同上海经侦总队成立专案组开展实地走访调查。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民警何君毅:公安机关根据这些假冒生蚝的物流信息,最后锁定了这些假冒品牌生蚝都来自于浦东的某水产经销商。

  经过进一步摸排,专案组发现这家水产经销商不但让江西某地代产了与品牌相同的外包装材料,还对生蚝的外观和假冒标识做足了文章。

  民警何君毅表示,这两排 生蚝从外观上很难分辨出真伪,犯罪嫌疑人通过进口同品牌生蚝同海域、外形相似的低端生蚝,并刻制品牌商标的形式造假,以此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

  在充分掌握相关证据后,专案组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分别在北京、上海、杭州、江西四地开展集中收网行动,抓获以犯罪嫌疑人雷某、董某为首的团伙成员12人,捣毁产、储、销窝点9处,查获假冒某生蚝品牌的标签2万余张,假冒品牌生蚝1000余只,品牌包装盒900余个,涉案金额达4000余万元人民币。

   假冒品牌生蚝人被批准逮捕

  如此仿真的 生蚝,消费者食用是否存在安全问题?价差多大?又该如何鉴别呢?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这些从法国同海域进口来的低端散装生蚝的成本价在14元-17元每只,而经过假冒包装以后,每只可以卖到40元-50元。

  犯罪嫌疑人:每盒48只,放到木盒里出售给商家,据我所知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一盒。

  何君毅表示,经查本案的假冒的品牌生蚝均流向了北京、上海、杭州这样的一二线城市,但是经检测这些假冒生蚝均没有食品质量安全问题。

  警方表示,除了非同海域的 生蚝外形可以作为鉴别标准,消费者可在外包装的细节上进行一些区分。

  对比真伪两款品牌生蚝的包装,真品牌的包装做工细致,每一个钉子都用榔头敲平、没有锐角,可以保证在使用过程中不会割伤消费者的手。

  相反,假冒品牌的包装工艺粗糙,所有钉子全都外露,没有使用过的木质包装的钉子,都已经出现生锈情况。

  目前,犯罪嫌疑人雷某等7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已被当地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其余5名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以上就是你吃的法国高端品牌生蚝可能是假的,14元低端品转手卖40元!已流入多地的全部内容,更多精彩新闻资讯敬请关注 遛天津网社会万象频道。


超凶的小陆公子

晚饭or夜宵?😜

第一次做炸虾,连带炸了生蚝,还直接把橘子混合可乐一起喝hhh,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口味啦!😂

晚饭or夜宵?😜

第一次做炸虾,连带炸了生蚝,还直接把橘子混合可乐一起喝hhh,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口味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