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生贺

91716浏览    19365参与
THE_HERMIT

【妹妹生贺】2021.12.2

如题,给亲妹妹的五岁生贺

以后要每年写一篇!

今年她分外迷恋小美人鱼,所以……


※写给五岁孩子的,我看谁敢说幼稚玛丽苏!

※谁小时候没幻想过当公主或者奥特曼


人鱼公主早就知道自己的生日到了,但是她发现周围的人,父皇,母后,姐姐,没有一个人提起了她的生日。


难道大家都忘记了吗?


人鱼公主闷闷不乐。


母亲提议说要带着人鱼公主去拍几张照片,她指着漂亮的黄色上衣说:“穿这件吗?”


“好呀!”


这件黄色上衣是人鱼公主最喜欢的衣服。


小公主开开心心的跟着母亲出去拍照。


今天是人鱼族的小公主的生日诶,...

如题,给亲妹妹的五岁生贺

以后要每年写一篇!

今年她分外迷恋小美人鱼,所以……


※写给五岁孩子的,我看谁敢说幼稚玛丽苏!

※谁小时候没幻想过当公主或者奥特曼













人鱼公主早就知道自己的生日到了,但是她发现周围的人,父皇,母后,姐姐,没有一个人提起了她的生日。


难道大家都忘记了吗?


人鱼公主闷闷不乐。


母亲提议说要带着人鱼公主去拍几张照片,她指着漂亮的黄色上衣说:“穿这件吗?”


“好呀!”


这件黄色上衣是人鱼公主最喜欢的衣服。


小公主开开心心的跟着母亲出去拍照。



今天是人鱼族的小公主的生日诶,海底的小海龟,小丑鱼,小螃蟹,都准备上一颗小贝壳,来到了人鱼公主的宫殿里。


金碧辉煌的宫殿外,海马大总管正在安排小海马们用五彩斑斓的贝壳装饰皇宫。


“快点,快点,小公主马上就要回来了!”


“我想这里需要一个紫色带着花纹的贝壳……”海马大总管看着宫殿前的大柱子,转悠了一圈,说道。


一只粉色的小丑鱼游了过来,把紫色带着花纹的贝壳递给了海马大总管。


“哦,谢谢你,小家伙!”海马大总管拿起贝壳,把它放在了柱子的最高的地方。


至此,人鱼公主的宫殿装饰完了。



人鱼公主在外面遇到了她的好朋友,她是另一个国家的琪琪公主,两个人见了面,都非常高兴。


母后朝琪琪公主眨了眨眼睛,琪琪点点头。


“要不要来我们家玩?”母后问道。


“好呀,那我们走吧!”琪琪回答道。


一路上琪琪都在吸引小公主的注意力。


“咱们玩另一个游戏好不好,你先闭上眼睛。”琪琪对小公主说。


小公主闭上了眼睛。


“那么,向后转,看!”


天哪,被贝壳环绕着的美丽的宫殿!


贝壳大小不一,五彩斑斓,漂亮极了!


小公主走进宫殿里,看见姐姐端着蛋糕出来。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四周不约而同的想起了生日歌,原来是躲藏在四周的动物们,他们都来陪小公主过生日啦!


小公主许了愿,吹了蜡烛。


至于许了什么愿望,这可不能说,说了就不灵啦!






吹蛋糕时——


我和琪琪:唱生日歌

我妹:吹——

五根蜡烛还剩一根亮着。

我:再次点燃。

(重复上述步骤)

我和琪琪:唱生日歌

唱完了

我妹:吹——



虽然说没许愿但是我妹开心就好!





✨✨✨✨

童话风真的为难我……

因为疫情出不去买礼物,在家准备材料又不够,所以写文庆祝了。

希望等我妹认全字的时候能感受到我对她的爱。



✨生日快乐✧*。٩(ˊωˋ*)و✧*。✨✨

✨祝我们家的小公主每天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青染玄陌

那什么我先发个预告,今天我们小孩过生日,过一段时间会补不知道几个生贺,今天有点晚先不弄了,祝我们小孩越长越高,学习越来越好,永远和花花@欣品奶棠 和海燕@M 一起蒸蒸日上啊!!!最后再说一句生日快乐👀✨

所以想看耽美还是百合还是言情

注意是我原创人物

那什么我先发个预告,今天我们小孩过生日,过一段时间会补不知道几个生贺,今天有点晚先不弄了,祝我们小孩越长越高,学习越来越好,永远和花花@欣品奶棠 和海燕@M 一起蒸蒸日上啊!!!最后再说一句生日快乐👀✨

所以想看耽美还是百合还是言情

注意是我原创人物

方糖糖糖sweet~
迟了点。 不过老斜生日快乐。

迟了点。

不过老斜生日快乐。

迟了点。

不过老斜生日快乐。

言
室友生日,小白送画(❀」╹□╹...

室友生日,小白送画(❀」╹□╹)」*・

室友生日,小白送画(❀」╹□╹)」*・

瞎起个名字算了

卡夫卡酱生日快乐耶

希望能看到你剧情w以及如果有新衣服我还有源石给你买www

好啦,希望新的一岁里能开开心心的呦

(过几天看得社死了呜

卡夫卡酱生日快乐耶

希望能看到你剧情w以及如果有新衣服我还有源石给你买www

好啦,希望新的一岁里能开开心心的呦

(过几天看得社死了呜

玲子-看置顶

【灵契】团圆

  ◆无CP群像(算是吧

  写给敬华的生贺。

  第三年。

  1201杨敬华生日快乐。

  超久没动过笔,ooc抱歉,赶时间潦草抱歉。

  今年虽然忙但依然写了,夸我!

  

  

  

  

  

  “今年冬天也挺冷的。”

  

  端木熙和神龙章轩一起把折叠桌放在草地上摆好,随口道。

  

  “是啊。”

  

  杨敬华坐在石阶上,看路上来往的人把手揣进羽绒服的口袋里,被大人领着的孩子呵着气,把手放在旁边的同伴帽兜底下。

  

  秦诗瑶和欧阳阳从车上下来,秦诗瑶把手上酒瓶放在桌上,朝杨敬华的方向扬头,“他肯定喜欢。”

  

  端木熙把杨...

  ◆无CP群像(算是吧

  写给敬华的生贺。

  第三年。

  1201杨敬华生日快乐。

  超久没动过笔,ooc抱歉,赶时间潦草抱歉。

  今年虽然忙但依然写了,夸我!

  

  

  

  

  

  “今年冬天也挺冷的。”

  

  端木熙和神龙章轩一起把折叠桌放在草地上摆好,随口道。

  

  “是啊。”

  

  杨敬华坐在石阶上,看路上来往的人把手揣进羽绒服的口袋里,被大人领着的孩子呵着气,把手放在旁边的同伴帽兜底下。

  

  秦诗瑶和欧阳阳从车上下来,秦诗瑶把手上酒瓶放在桌上,朝杨敬华的方向扬头,“他肯定喜欢。”

  

  端木熙把杨敬华面前的杯子倒满:“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

  

  “好香啊,”杨敬华凑近了使劲地嗅,有点遗憾地看着他们,“可惜我不能喝了。”

  

  神龙章轩把他们带出来的食物摆满桌子,又摆上碗筷,“少主人,好了。”

  

  端木熙温声道:“辛苦。”

  

  “没有。”

  

  “好了。”

  

  端木熙话音落地,围站着的人就一起坐下了。

  

  “今天你生日,我就不和你抢肉吃啦。”秦诗瑶笑着把鸡腿夹到他碗里。

  

  “嘿嘿。”杨敬华咽着不存在的口水,“那我不客气啦。”

  

  神龙章轩也跟了一筷子,“不用客气。”

  

  端木熙的筷子不能碰肉,神龙章轩也替他夹了一筷。

  

  欧阳阳离得远,也伸长了胳膊往杨敬华碗里夹东西,“哈士奇不吃肉怎么行。”

  

  竟愣是等都给他夹过了才动筷。

  

  杨敬华笑他们将生日看得太重。

  

  食物的热气在冷空气里格外明显,将这顿难得人齐的饭染出一点烟火气来。

  

  今天是个晴天,冬阳依旧很浅,照进丝缕拉扯的冷空气里,没什么温度。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欧阳阳特地订的蛋糕到了。

  

  “有蛋糕才叫生日嘛。”

  

  拆开包装,甜香四散。

  

  “寿星切第一刀哦。”欧阳阳随口笑道。

  

  空气忽然沉寂下来。

  

  欧阳阳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难得地有些手足无措。

  

  过了一会,秦诗瑶看着杨敬华,抿出一个笑来,拿过餐刀,“我们替你切吧。”

  

  “好啊。”

  

  杨敬华坐在石碑上,看着因为他沉默下来的朋友们,轻声道。

  

  他面前的的酒杯和碗筷都还在原地,里面的食物因为天冷已经结了一层油脂。

  

  “生日快乐,杨敬华。”

  

  杨敬华看着放在他面前的蛋糕碟,迎着他们四个人的声音,语气轻快地说。

  

  冬天挺冷的,一年也到头了,烟火映红联,家家都团圆。

  

  

  

  

  今年的很潦草,超时抱歉。

  这学期略忙,两个重要的证,有个过两天就考了。专业课任务也多,几乎没怎么动过笔。所以又短又潦草,看看就好了。

  祝我好运。

莫莫子
好耶!祝我生日快乐,恭喜我又老...

好耶!祝我生日快乐,恭喜我又老了一岁!

我也只有在这几天能拿到手机了ಥ_ಥ

(内个之前找我接无偿的对不起奥,可能拿不到了(´д⊂)对不起)

好耶!祝我生日快乐,恭喜我又老了一岁!

我也只有在这几天能拿到手机了ಥ_ಥ

(内个之前找我接无偿的对不起奥,可能拿不到了(´д⊂)对不起)

怀特(脸癌杀我)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祝唐...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祝唐丧(唐狼/狱林)生日快乐!(11月30日)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祝唐丧(唐狼/狱林)生日快乐!(11月30日)

笙城

(赶上末班车了!!!

凯子哥生日快乐!!!

(赶上末班车了!!!

凯子哥生日快乐!!!

桜鸽鸽
给…朋友的…生贺… 求求你了老...

给…朋友的…生贺…

求求你了老福特给我点流量吧!!!!

给…朋友的…生贺…

求求你了老福特给我点流量吧!!!!

月伴悠悠

浅末星彩【弄潮、钰生贺第三弹】

   “大大的文章是按照时间段写的,好棒!尤其是文章里的诗词,给文章添色不少。这种写法让我想到了戏剧《雷雨》,把故事集中在24个小时内,不管是冲突还是什么都会更明显。还有大大的细节描写,羡羡的心理,都特别好!”


  “谢谢喜欢哇,让我瞬间有了动力”


  “噗!大大本来就很棒啊!加油哦!以后绝对一周一次来捧场”


  “好激动,谢谢谢谢”


……


  今年的4月18日。我注册了LOFTER的账号账号,给自己起了一个lD名:月伴悠悠。同时也在4月18日,我看到了一...

   “大大的文章是按照时间段写的,好棒!尤其是文章里的诗词,给文章添色不少。这种写法让我想到了戏剧《雷雨》,把故事集中在24个小时内,不管是冲突还是什么都会更明显。还有大大的细节描写,羡羡的心理,都特别好!”


  “谢谢喜欢哇,让我瞬间有了动力”


  “噗!大大本来就很棒啊!加油哦!以后绝对一周一次来捧场”


  “好激动,谢谢谢谢”


……


  今年的4月18日。我注册了LOFTER的账号账号,给自己起了一个lD名:月伴悠悠。同时也在4月18日,我看到了一篇《鹊桥仙》,从此认识了@弄潮丶钰 。那时候你的ID号还是“如钰兮”,我为你写下了第一条评论,你是我关注的第一个人。甚至……你也是第一个关注我的人。


  ……


  “@一只闪亮的干饭王 @小团子长草了 @八块腹肌的猛男 @莫娜丽莎的死亡微笑 @月伴悠悠 @星星【对不起,叫星星的太多了,找不到你】”


  “我的天啊,谢谢大大艾特我,还烫手呢!”


  ……


  猝及不防被艾特,从来没想过居然有大大会记得我。当时的惊讶麻溜的化作一个个的小红心,小蓝手,默默支持。


……


“@弄潮 @魏茗伊【魏阁主】 @刎笙 @故里归长安 ”


  “啊啊啊~太太也磕博君一肖啊!我一直以为磕忘羡的都讨厌博肖呢!激动死我了,王座真的好好看,引子一下子就代入感觉了”


  “哈哈,怎么可能呢?我喜欢魔道,喜欢陈情,喜欢忘羡,喜欢博肖……每个都很棒!”


 ……


  第一次艾特,却被心目中的大大喊了太太,共同的CP让我不禁惊喜。


  后来我不小心弄丢了账号,建了小号却舍不得之前的文章,便有了第一次私聊。


  认真的说,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会为潮潮写生贺。直到这次联文。别的话现在也说不出什么了,总之,祝我们的潮潮@弄潮丶钰 12岁生日快乐,天天开心!顺顺利利小升初!


――――――――――――――――――――


  “水平光滑绝缘轨道AB与半径为R的光滑绝缘轨道BCD平滑连接。匀强电场场强为E,方向水平向右,一个质量为m的带电滑块所受电场力等于重力,在A点静止释放,它能……”


  哈欠连天的教室里,物理老师拿着这次的考试卷子抑扬顿挫。可惜这声音并不能闯入几个人的心田。


  一缕阳光被径直投入教室,洒在一张纸上。刚刚写出的字在阳光下闪着微微的光。舒荼在自己并未察觉的情况下勾起嘴角。


  眼看就要下课,舒荼心情大好的抬起头,随手转了两圈笔,看向黑板。不过须臾,她便对上了物理老师审视的目光。


  开小差的恐惧使她心中一紧。手随心动,蓦地一僵,“啪嗒”一声,手里的笔即刻不听话的掉在了桌子上。


  冯老头眯了眯眼,开口道:“舒荼,又写什么了?”舒荼眼中的情绪瞬间消失,干笑着:“哈哈哈,老师您说什么呢……”


  冯老头放下手中的卷子,皮笑肉不笑的踱来:“跟我还装什么装,我看看你是写到什么情节了能乐成这样?你学考靠这个?这次考了几分?”


  舒荼心中苦笑,知己知彼,怪自己一时大意。老老实实回答:“23。”


   冯老头依旧神色不明,又向前踱了几步。


  看来今个是逃不掉了。舒荼马上站起来,拿起刚刚写满的纸,“刷刷刷”几声就撕成了十六块。


  冯老头这才停住脚步,转身走上讲台。时间刚刚好,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私语》在诡异的气氛中奏响。


  悠扬的钢琴曲响起的瞬间,舒荼如获新生。



  冯老头刚出教室,舒荼便窜出座位,直奔第一排的离棠。而后者却还在收拾桌面上的物理书。


  舒荼不满道:“好学生,书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离棠抬起头来瞥了她一眼,轻飘飘的道:“那是小说重要还是我重要啊?”


  舒荼语塞,瞬间想起两人还在闹别扭。不过来都来了,离棠和脸哪个重要?那还用选?当然是离棠了!


 舒荼立刻赔笑道:“你!绝对是你!”离棠冷哼一声:“切,你自己想想这有几分真心?”


  舒荼料知不妙,心一横,直接跪坐在地上,抱住离棠的大腿哭嚎道:“啊~我错了!离棠我再也不敢了!!!下次你一喊我我就走,绝对不痴恋小说痴恋聊天!你就原谅我吧!!!”


  这一哭嚎,立刻吸引了全班的目光。离棠浑身僵硬,迅速把舒荼的手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把这个戏精拖出教室。


  与此同时,翟笛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捅了捅自己的同桌。他道:“你看你看,我就说她俩坚持不到半天吧!”说完,径直从林琳书桌旁捞下奶茶,喝了一口,“愿赌服输啊!”


  林琳有些不忿:“都怪冯老头。再说舒荼怎么这么不争气!”翟笛几口就干完了那杯奶茶,叹气道:“唉~没法子啊,自己的媳妇当然要自己宠。咱荼姐真是双标到家了。”


  林琳弹起来,激动道:“什么啊!棠姐才是攻!那占有欲,十里之外都能闻到醋味!”


  翟笛争辩道:“攻受也得看体力吧,咱荼姐不当1多可惜!再说你看刚刚那话,分明就是男朋友哄女朋友的话嘛!再说,天天中午那饭,荼姐都喂到嘴边了!”


  林琳再次弹起来:“你看看棠姐那清冷的气质,你怎么能想象她是0呢?白天你照顾我,晚上我‘照顾’你,多香啊!”


  竹个个刚好经过,好奇道:“你们俩在讨论什么呢?”林琳和翟笛异口同声:“咱班第一大cp,还有人没入股吗?”


  竹个个顺了顺头发:“不用推荐了,她俩这橘里橘气的,班里全是股民。”说着,她从林琳笔盒里掏出一根皮筋,“借个皮筋用用。”


  扎完头发,她蹲下来神神秘秘的道:“诶,历史课上那个大冒险,咱来造个糖尝尝,如何?”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林琳和翟笛立即一脸兴奋的凑了过去。


  当舒荼和离棠挽着胳膊粘成一团进门的时候,几个人早经回了位置,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离棠快步走回自己的位置,又把头埋在课桌里。舒荼站在过道泫然欲泣:“好学生,怎么又不理我了?难不成,你要和课本过一辈子吗?”


  离棠翻出胶带,手向上扔了过去,无语道:“你那张小说不要了?”舒荼恍然大悟:“我爱你,我的好学生!”离棠早就习惯了,不动声色的反撩舒荼一个wink,:“我也爱你,小可爱。”


  舒荼刚要转身,离棠又扑过去拉住她的衣角,好奇的问道:“诶?物理课上你到底写了什么?”


  舒荼却突然显出几分局促:“没什么,就是上课的时候写的开心了,习惯性转了下笔。”


  离棠挑了下眉,道:“跟老冯斗智斗勇这么长时间,你还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小可爱,老实交代到底干什么了?”


  舒荼看了她一眼,有点底气不足的开口:“咳……嗯,吻戏。”她说完,立马心虚瞥了离棠一眼,有一瞬间好像看到离棠的脸黑了一下。


  但随即,离棠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小可爱,你难道亲身试验过?”舒荼一惊,立刻抬头,却见离棠不过满脸的戏谑。


  她怔了一下,嘀咕道:“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离棠失笑,把手顺着她的下颌骨向上滑,趴在她耳边小声道:“呦~小可爱害羞了。过几天是不是要写……”


  话还没说完,舒荼立马意会到她在说什么,脸不由得红上几分,争辩道:“不写这个的!”离棠把手撤下了,笑道:“怎么这么不禁逗。行了行了, 要上课了,回去吧。”


  仿佛为了迎合离棠的话,《天空之城》缓缓的响起。舒荼不甘不愿的回到座位,打算继续和“被分尸”的小说较劲。


    

  历史老师一脸春风得意的抱着一堆答题卡踩着钢琴曲进了教室。朗声道:“同学们好!”



   见此情景,班上的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回道:“老~师~好~~~!”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被他们拖了有大半分钟,历史老师居然也不见生气。果然,不出片刻就听得隔壁班“嘭”的一声,想来那位“邻居”被气的不轻。



  历史老师笑眯眯的开口:“这次我们考试的第一名依然……”同学们默契非常,再次齐齐开口道:“不~在~重~~点~~班~~~!!”


 

  午后的阳光化作斑驳的树影,轻轻飘落在洗的发白的校服上,竟巧妙的中和了教室中的勃勃生机,让人产生了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历史老师向下压了压手,道:“行了行了,得瑟得瑟就行了,这次考试第一……”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抢了话:“还~是~舒~~荼~~!”


 

   第二次被抢话,历史老师居然依旧笑得如沐春风。毕竟第一名在自己班,什么气也生不出来,更何况还能顺便气一气隔壁每天不可一世的重点班,何乐而不为呢?


  

  历史老师扬了扬手中的答题卡:“别得瑟了,考第一的又不是你。人家舒荼也没你们这么兴奋啊!”冷不丁被call的舒荼抬起头看了一眼,见离棠并未看向自己,便继续低头和那几片纸较劲。


 

   可惜安安静静的做工已经不太可能,因为大家已经熟门熟路的开始起哄了:“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大冒险!”


  

  离棠叹了一口气,也转身道:“舒荼!快点吧!”此言一出,班上立即响起一片:“咦~”的声音。


 

  舒荼终究还是坐不住了。用美工刀划断胶带,扬手扔回第一排,自己也“自暴自弃”的飘到前面倚着讲台,幽幽道:“真心话。”


 

   话音刚落,竹个个便跳起来:“用一种文雅的比喻描述一下离棠的声音!”


 

   早知道离不开离棠。舒荼轻轻翻了个白眼,却又认真的凝神思考起来。片刻,她张口道:“像……像寒露清晨那滴垂在薄荷叶上欲坠的露珠。”


  

  怔神片刻,班上的人又开始集体起哄。


  

  这节历史课意料之中过的飞快。因为老师压根就没讲课。这仿佛成了他们班的规矩:历史考试的第一名一定要玩一次真心话大冒险。


 

  原因无他,这一习俗得以保留大概是得益于这些青春期的孩子们无处安放的荷尔蒙。而这习俗的源头则大概是隔壁重点班的目空一切的学霸们以及他们那位看到年纪轻的老师非但不照顾反而总是装作不小心内涵几下的班主任。


 

  人总是会偏心的,更何况被欺负的是自家老师呢?离棠可能永远都忘不掉舒荼第一次碾压重点班考了历史第一名时,舒荼那个小可爱明朗的笑容。


  

  不仅历史老师扬眉吐气,同学们也放肆了一场。而隔壁的重点班则低气压了好几天。


  

  “喂喂喂,想什么呢?”舒荼毫不客气的在离棠面前打了个响指:“赏你个榧子吃。”


 

   离棠回过神,笑骂:“在想要不要转到理科班。”舒荼一听,也笑问道:“这次我们的理科学霸物理又比我我高了几十?”离棠也笑道:“不多,也就勉强40。”说完,她还得意的向舒荼挑了挑眉。


  

  下节课是难得一见的体育课,舒荼完全不想和这个文科班的奇葩争论成绩。她一边拉着离棠向外走,一边转移话题。


  

  “诶,好学生。你也来描述一下我的声音呗?”


  

  离棠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像午后干燥的阳光。”恰好一片云飞过,阳光“刷”的洒下,映的女孩的瞳孔无比清澈,舒荼好像在那对眸子中看到了自己――只有自己。


  

  舒荼感觉自己的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这时,苏煦煊跑来,远远的便喊道:“离棠!班主任喊你去办公室!”离棠猛地停下脚步,有些慌张的看向舒荼。


  

  舒荼从内心的悸动中缓过来,忙推了离棠一把:“赶紧去啊!”少女的心思何曾不细致?只不过是自乱了阵脚,才没有查出身边人的反常。


  

  离棠转身回了教学楼,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舒荼才彻底喘上一口气。她承认,她刚刚被撩到了。尽管离棠并没有干什么。

  

  

  这是必然的。因为有一句话叫做:认真你就输了。没错,舒荼早就输了。她早就不知不觉的动了心。早到等她意识到的时候,火星早已燎原,毒药早就入骨,杀人于无形。


  

  厌倦了学校千篇一律的饭菜,她每天都会抱着一个保温饭盒。然后在中午拖着某位从不去食堂的好学生一起吃饭。只能拿一副筷子成了她每天心安理得投喂对方的理由。那一声声宠溺的“啊――”也仿佛救赎心灵的良药。


  

  她觉得离棠转到这个学校就是老天爷的厚赠。即使这句喜欢她说不出口。


  

  她不是没有过小心思,不然怎么可能允许全班人磕她们俩磕到上头。只是……离棠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百合。即使两人日日很是暧昧,甚至离棠对她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烈,在操场上打滚你压我我压你更是常事。因为离棠会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罢了罢了,舒荼想。还待在离棠身边就好,如果两人不过是两条平行线,那便不会有交集了。


  

  可老天爷不知抽了什么风,再也不要遂人愿。舒荼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故。


  

 “你要回去?”舒荼感觉自己已经死机了:“你不是从那边转过来的吗?”


 

  离棠有一丝心虚:“本来我留下来时间还有很多,但是我爸妈不同意。他们觉得我的成绩不算在这里,老师不会用心。”


  

  舒荼张了张嘴,却终究哑口无言。什么都改变不了。原来,比平行线更残忍的,是两条线的相交。


  

  离棠还是走了。书啊本啊装了一整个行李箱,和离棠一起走了。舒荼试着劝自己安心一点,至少两人还在一座城市,两所学校相隔也不远。


 

  可是,这种分隔残忍的意味着,一周超过100个小时都在学校的高中生,几乎没有了再见面的机会。


  

  翟笛觉得最近舒荼有点不对劲。怎么说呢?就好像这一段时间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虽然是正常学习、生活,但好像是一个假人,一个提线木偶。


  

  他小声对同桌八卦:“是不是离棠走了荼姐不习惯啊?”林琳猛地给了他一下子,眼见着舒荼脊背绷紧又放松。林琳道:“会不会闭嘴?”


  

  翟笛比了一个OK的手势,开始低头传纸条。


  

  “这是求而不得苦?”


  “滚吧,棠姐走了舒荼都什么样了你还说求而不得?”


  “嗯……难不成咱们的cp真的be了?”


  林琳无语,她看着自己的傻同桌,产生了一种这孩子没救了的想法。


  其实两个学校都有电话卡,她和离棠完全可以打电话。但是舒荼不想给她打电话,单纯不想。


  这一阵子她简直乖巧的不像话,她的小说停留在那页破碎又完整的纸,曾经风雨不动的更新似乎变成了过去式。老冯也非常意外,连续多次的突然袭击都没有抓到把柄,现在文文静静的舒荼让他觉得那个一直与自己斗智斗勇的女孩仿佛只是自己发了臆想症。


  

  舒荼的文综依旧第一,班里却再也没有了历史课上真心话大冒险的习俗。她的数学英语依旧一塌糊涂,拖的她的综合排名依旧徘徊在年级50名。


 

  离棠的离开仿佛改变了什么,又仿佛没有改变什么。非要说的话,那就是班级里少了一个年级前20,他们班主任少了一个用来向理科班得瑟的资本:离棠确实称得上好学生,尽管她中考的分数比全班人都低。


  

  这个月末假的前几天,有一位生物教授来到他们学校做演讲。

  

  

  翟笛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捅了捅旁边的苏煦煊:“班长大人,你说一个讲荷尔蒙的干吗要讲这么多?咱文科生能听懂什么啊?”


  

  苏煦煊赞成的点了点头,透露出一股疲倦:“真的,咱坐在这能听到什么?互动都找不到咱们。”


  

  话音刚落,礼堂突然响起了一片起哄的笑声,还有几个人大声喊着:“慢跑可以。”不知道前面的老师又说了什么风趣话。


  

  翟笛刚要吐槽,就被竹个个推了一把。竹个个疯狂暗示他有情况,翟笛一转头就愣住了。然后,他转头向林琳求证:“诶诶?荼姐刚刚两眼放光是不是?”


 

  月末假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舒荼深吸一口气,拿起了电话。仿佛又回到了学校的礼堂,她的耳边再次响起教授的声音:“……如果这个时候你们再恰好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他眼里只有你,你眼里只有他!荷尔蒙达到了,他不爱上你,爱上谁!”


 

  11位的号码被输入。“嘟……嘟……”的声音仿佛无穷无尽。舒荼突然产生了挂电话的想法。


  实际上,不过片刻。“喂?”曾被自己描述过的声音在那头响起:“舒荼?”


  舒荼用力眨了眨眼睛,轻声道:“离棠,一起去晨跑吗?”


  耳畔突兀的响起班主任的评价:“离棠这孩子,不知道怎么了。明明理科明显强过文科,非要来文科班。”“不是我吹,要不是现在文理分家,我们班离棠分分钟碾压你们!”“考了80多怎么了?就这张生物卷,我们班离棠来了不考到95以上我跟你姓!”


  蓦地,一声轻笑打断了舒荼的思绪。耳畔依旧是离棠的声音:“好啊,现在?”






――――――――――――――――――――


  @魏茗伊【魏阁主】 @刎笙 @故里归长安♡. @谢允子. @一个人可以 @北城以念. @弄潮丶钰 @筱笙樱梦(新号) @知音觅 @落叶灬黛安娜【12月回归】 @墨Seの天空 @社会你拽妃 


  有两个彩蛋:


彩蛋1:《论舒荼的心动瞬间》又名《相信我,这真的不是应付前世今生才写的》


彩蛋2:《论悠悠那些想写又没写的想法》又名《我真的不是为了骗粮票《》




  

  

  

 

 

 

 





书蕊没有意思
入坑一年 第二次给你过生日 为...

入坑一年 第二次给你过生日

为你的诞生而欢呼

(可恶才下晚自习呜呜呜)

入坑一年 第二次给你过生日

为你的诞生而欢呼

(可恶才下晚自习呜呜呜)

蕊馨明
生日快乐! 今天大家都给凯亚准...

生日快乐!

今天大家都给凯亚准备了礼物!

旅行者亲手做了一个大蛋糕作为礼物,用巧克力在蛋糕上写了凯亚的名字。

琴团长用蒲公英花纹的礼盒精心包装了她的礼物,并特批了凯亚今天放假一天。

丽莎用丝带在礼物上别了一朵蔷薇花作为装饰,十分优雅淑女的造型。

安柏用发饰同款的造型做了礼带,让礼盒看起来和侦察骑士一样可爱。

可莉送了凯亚蹦蹦,并希望凯亚能和凯亚蹦蹦成为好朋友。

砂糖的礼花是用自己的独家收藏做成的,里面可能有甜甜花种子?

诺艾尔用心准备了一个大礼盒并做了礼花花纹等装饰,并表示今天什么活都可以交给她。

迪奥娜表示这瓶不是特调只是实验的失败品没有地方处理才送过来。

天使的馈赠今天...

生日快乐!

今天大家都给凯亚准备了礼物!

旅行者亲手做了一个大蛋糕作为礼物,用巧克力在蛋糕上写了凯亚的名字。

琴团长用蒲公英花纹的礼盒精心包装了她的礼物,并特批了凯亚今天放假一天。

丽莎用丝带在礼物上别了一朵蔷薇花作为装饰,十分优雅淑女的造型。

安柏用发饰同款的造型做了礼带,让礼盒看起来和侦察骑士一样可爱。

可莉送了凯亚蹦蹦,并希望凯亚能和凯亚蹦蹦成为好朋友。

砂糖的礼花是用自己的独家收藏做成的,里面可能有甜甜花种子?

诺艾尔用心准备了一个大礼盒并做了礼花花纹等装饰,并表示今天什么活都可以交给她。

迪奥娜表示这瓶不是特调只是实验的失败品没有地方处理才送过来。

天使的馈赠今天突然开了活动赠送了一瓶用礼带包扎精美的午后之死并且酒水免费。

今天所有人都会祝福凯亚,给我们最好的骑兵队长。

他值得所有人的祝福。

妄术

你逆光而来,带着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生日快乐🎂来日方长

p2为无文字版

你逆光而来,带着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生日快乐🎂来日方长

p2为无文字版

凯嘟嘟酒馆

来发一下 我都忘了

提前祝凯亚亚生日快乐 呜呜

来看看我们家的貌美谷谷

一个约稿 一个画师寄售

群内还有6个不同柄的小料

都在微店上架 微店店名:凯嘟嘟酒馆

来发一下 我都忘了

提前祝凯亚亚生日快乐 呜呜

来看看我们家的貌美谷谷

一个约稿 一个画师寄售

群内还有6个不同柄的小料

都在微店上架 微店店名:凯嘟嘟酒馆

姜言不止
龚老师,生日快乐啊!!! 11...

龚老师,生日快乐啊!!!

1129♥是在温州这边的投屏~

(注意看底下小字哦)

龚老师,生日快乐啊!!!

1129♥是在温州这边的投屏~

(注意看底下小字哦)

73号按头小分队

【嘉瑞】以前的那点儿糗事儿(米米子生快~)

@鱼鱼没有被讨厌 


恭喜阿米又老了一岁!


为了米米子!肝了嘉瑞的糖!


嘉瑞!的糖!阿米感受到我的爱了吗!


很草很渣,但我尽力了嘤


ooc预警,私设众多预警,沙雕向预警


幼嘉&幼瑞的日常(根本完全没有糖啊喂)


(短小.jpg)


直接往下吧嘤


格瑞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是在八岁的时候。


那是个暑假,爸妈出差,让他寄住在圣空集团。虽然他一直表示他照顾的了自己,但爸妈显然并不放心。


于是他就被送到了圣空集团的别墅里。


于是他就遇到了热情的嘉父。


于是他就一脸嫌弃地看到一个比他矮好一截的小...

@鱼鱼没有被讨厌 


恭喜阿米又老了一岁!


为了米米子!肝了嘉瑞的糖!


嘉瑞!的糖!阿米感受到我的爱了吗!


很草很渣,但我尽力了嘤


ooc预警,私设众多预警,沙雕向预警


幼嘉&幼瑞的日常(根本完全没有糖啊喂)


(短小.jpg)






直接往下吧嘤






格瑞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是在八岁的时候。


那是个暑假,爸妈出差,让他寄住在圣空集团。虽然他一直表示他照顾的了自己,但爸妈显然并不放心。


于是他就被送到了圣空集团的别墅里。


于是他就遇到了热情的嘉父。


于是他就一脸嫌弃地看到一个比他矮好一截的小屁孩在他房间里嚣张地冲他喊:“渣渣!”


于是格瑞就看见了一个被弄得乱糟糟的房间。


格瑞:血压上升.jpg


格瑞黑着脸,把这个一直吵不拉几渣渣叫的肉团子dia出了房间。


“渣渣渣渣!你也有那套题?”某个被dia起来扔到门口的黄毛团子扒着门缝,指着格瑞最新买的限量题册喊着。


“是的,但我不叫渣渣,我叫格瑞。”


“那你来跟我比试比试!渣渣!”


“我·叫·格·瑞,还有,我要把房间收拾干净。”


“不!格瑞!来跟我比试比试!!”某个团子钻进格瑞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格瑞的行李上,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与格瑞同款的题册。


格瑞:血压急剧上升.jpg


“格瑞!来比奥数!!就比这这一套题册!!!”


“不要,出去。”格瑞又一次dia起了某个团子,却被某团子挣扎下来了。


“来嘛格瑞!比试比试嘛!!”


据某非常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嘉父表示:自己热情好客的儿子和挚友的可爱儿子聊了一个下午,相处非常和谐,令其无比欣慰。




最终,我们的格瑞还是在某团子的诚挚邀请下与其进行了激烈的比试,最终打成平手,并为某团子超前的学习进度而惊讶。


某格瑞看向旁边的某黄毛团子,猛然想到一个无比严峻的问题——


“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嘉瑞祝你生日快乐~

(画的又渣拍的又烂,然而还是发出来了)


后续等元旦(然而我觉得我还能写好多)


我以为我很短,码完了才发现竟然这么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